未分類

若他在宏運大隊時,則可全力保護眾美人。

但現今他要去天江市爭奪血煞子,又不便帶美人們同行,這就棘手了。

如果能分身,羅陽也沒什麼好擔憂的。

可惜還不知去哪兒才能學到分身術。

想要讓留在村子里的美人人身安全得到保障,最可行的辦法,便是請人保護她們了。

村裡有羅陽的一眾徒弟,比如郎意鋒等人。

若敵手是普通混混,那叫郎意鋒帶人去就能輕易擺平了。

可惜是日苯忍者,那是專業的練家子。

郎意鋒等徒弟只是業餘武術愛好者。

正宗練家子,也有左右護法。

可二老的身手實力也並不強,那是相對羅陽而言。

菜鳥神探:大神,矜持點 這麼一來,想依靠左右護法和徒弟們來保護眾美人的做法,顯然是行不通的。

那就只剩下找張靜和祖孫二人這種高級練家子來保護美人們了。

問題在於,羅陽跟張靜和祖孫二人其實算是敵對關係。

眼下只因彼此還沒有撕破臉皮,才能和睦相處。

是以,羅陽不可能開口明言找她們幫忙。

有些事,當面說開,那並不見得有好的效果。

反而迂迴進攻,往往會取得意想不到的結果。

張靜算是羅陽的徒弟,雖說可能不是真心拜他為師,但終究有師徒關係。

而羅陽又救過小惠子的命,對她有恩。

憑這些恩情,羅陽猜如果安玉瑩等美人遇到麻煩,小惠子會出手救她。

羅陽對小惠子表現得非常友好關愛,也是為了籠絡住她的心,讓她願意在暗中保護他身邊的美人們。

「小惠子,要是想要買什麼,就跟我說。如果我不在村子里,就跟安姐和桂花姐她們說,讓她們幫你買,我跟她們說了,她們會幫你買的。」羅陽說道。

說時,仔細觀察小惠子的眼睛。

錯緣,溫柔暖 那是一雙清澈漆亮的眸子,確實是小女孩才會有的。

可誰又能知道抱在懷裡的這個小女孩是一位十分冷血的小美人兒呢?

回想起以前被小惠子追殺的情景,羅陽還心有餘悸。

當時若非腦筋還轉得快,恐怕早就死在小惠子的手裡了。

「陽哥哥,那你帶我去逛街,好不好?」小惠子稚聲道。

「行!你先想好要什麼,到時我就帶你去。這幾天內。」羅陽爽快道。

只有對小惠子百般疼愛,或許才能稍為感化她的鐵石心腸,使她會伸出友誼之手,幫助遇到危險的美人。

「陽哥哥,今天帶我去吧。」小惠子含笑道。

「今天不行。我還要帶貨到天江市。明天或後天,怎樣?」羅陽說道。

小惠子雙眸掠過一抹稍瞬即逝的失望。

這時劉奶奶笑道:「羅醫生,我家小惠子很頑皮,你……」

說著說著,當小惠子望過去時,劉奶奶戛然而止,不敢再往下說,只是尷尬的勉強笑著。

不知就裡的,自然無法明白劉奶奶為什麼在小惠子望過來時會突然閉嘴。

只有羅陽和花襲伊這種了解的人,才不會感到不解。

「沒事的,你們住在這裡,吃的,住的,用的,我全包。」

一面說,一面又摩挲小惠子的腦袋,接著說道:「小惠子,你就當這裡是你的家就行了,一家人,不用客氣。」

聞言,小惠子歡喜一笑。

「陽哥哥,那你以後多點陪我玩,好不好?」小惠子要求道。

「當然可以。等我有空了,我帶你去山裡面的原始溫泉泡澡。」羅陽說道。

話猶未了,只見小惠子的俏臉忽地飄上兩朵紅暈。 心中種種難堪都有,實在不喜歡這個季徇立,這傢伙為達目的不擇手段,是個不折不扣的小人,真不知道若木看上他什麼,要把一柄仙劍贈送給他。

不過現在說這些已經沒用了,沉下心來,繼續問道:「然後發生了什麼?」

逆仙龍帝 現在已經不敢撒謊,老老實實的交代道:「季徇立知道自己不是山神的敵手,要想控制山神無異於痴人說夢,於是決定除掉山神,當夜趕回酒肆帶上全部人馬和所有的霹靂彈過去,山神見他去而復返,也知道來者不善,就讓寨子里幾個當家人先走,但是季徇立要控制寨子,怎麼能允許這些反對他的人活著,就命令部下一個都不要放過。」

聽她這麼說,不由得嘆一句:「好歹毒的季徇立,你繼續說。」

他的聲音很不好,顯然對季徇立的做飯十分不滿,女子也回到自己這次必然難以善了,結果如何,還要看眼前的兩位的大仙是不是可伶她。

要想得到這兩個大仙的可伶,最好就是仙讓別人覺得她應該被可伶,過去的事情已成定局,她能做的就是說實話,然後把所有的責任都推到季徇立身上,讓自己看起來像是一個弱不禁風的女子,所做的一切都是無奈行為,都是出於恐懼和自保才有的行為。

那麼如何才能達到這個效果呢,很簡單,講述的時候盡量放大季徇立的罪過,所有的東西都是有限的,罪過也不例外,在過去的一件事裡面,一個人的罪過被放大,另一個人的罪過自然就縮小了,甚至可以被掩蓋。

懷揣僥倖,懷揣她可以騙過眼前兩個大仙的想法,繼續開口道:「與山神交手,若是只是各憑本事,季徇立斷然不是山神對手,可這邊人手多,又有霹靂彈這種超出九天的東西,就算山神法力高強也擋不住,所以……。」

她頓了頓,又繼續說道:「所以山神見到季徇立等人拿出霹靂彈之後,立刻就沒了氣勢,一邊施法結出結界,一邊讓寨子里的幾個當家人撤走,通知寨子里的其他人退出寨子,找有水的地方躲起來。」

她剛剛的停頓,顯然是有意漏掉什麼重要信息,不過哪吒不是很在意,說真的,他還在這裡耐心的聽故事,壓根就不是要懲罰季徇立,或者有心要救這女人,而是閑得慌,找個打發時間的東西,既然這女人有心要藏掉自己的罪惡,那就讓她自己自導自演自娛樂好了!

將哪吒沒有追究,以為是沒有發現她的小伎倆,或者是原諒了她的罪過,深呼一口氣,相對輕鬆一些的語氣繼續說道:「但是季徇立並沒有給他們機會,立即就親手擲出第一枚霹靂彈,一聲巨響之後,山神的陣法立即就土崩瓦解,山神也被打成重傷,但還沒有倒下,化出本體張大嘴巴就朝季徇立咬了過來。」

說道那大蛇咬向季徇立的場景,不由得有想起大蛇的魂魄還盤旋在她的頭頂,那場面,應該是一模一樣的吧。

驚恐之餘,強行壓住心中的恐懼,繼續給兩位大仙講道:「但即便這個時候,季徇立頂多也只有跟大蛇打成平手的本領,憑藉手裡的仙劍勉強壓制大蛇,卻無法在短時間將她斬殺,而時間一旦拖延下去,等寨子里的那些援手過來,自然是不敵的,生死存亡之際,季徇立下令讓部下投出所有的霹靂彈,在一波強大的爆炸聲中,山神跟幾個寨子里的當家人都奄奄一息倒在地上,絲毫反抗之力都沒有了。」

女子咽一下口水,那個場面太血腥,雖然她不是第一次見死人,甚至親手殺過不少人,但是那樣的場面,她見一次,終身都難以忘記。

「原本只以為這個地方是山神修鍊的地方,他的老巢在這裡,但沒想到,山神的族群也在,一陣爆炸之後,地上冒出密密麻麻的小蛇來,這些蛇圍成一圈將山神和幾個寨子里的當家人保護起來,季徇立也是修道之人,認得這是在給山神爭取時間等他恢復法力,到那時,遭殃的就是這邊了,他當機立斷,命令部下去火把,用桐油焚燒這些小蛇。」

女子再次咽了口水,給兩人講述這些事,就等於自己再一次將這件事徹頭徹尾細緻的回想一遍,再想著那些大大小小的蛇都在等著啃噬她的身子,這種恐懼是無法言表的。

廢少重生歸來 她永遠不會忘記,當桐油倒下去的那一刻,蛇群沒有逃散,而是昂首看著她們。

她永遠不會忘記,當桐油被點燃的那一刻,蛇群沒有逃散,而是昂首看著她們;那種視死如歸的壯烈,那種怨毒的眼神,清晰的印在她的鬧海,每一個夜晚都會在夢裡出現。

她永遠不會忘記,當火海淹沒蛇群的那一刻,蛇群沒有逃散,只是嚶嚶的叫嚷,那種哭泣的聲音,每個夜晚都會把她叫醒,在她耳邊揮之不去,彷彿是再說「還我命來,還我命來。」

不做虧心事不怕鬼叫門,她做下這麼多的業障,難免噩夢纏身,報應肯定是會來的,只是什麼時候來的問題。

一路走過,參加那場屠殺的死傷殆盡,就剩下她跟季徇立兩個人,現在季徇立棄她而去,她自己肯定是沒有保命本領的,所以只能祈盼眼前的兩個大仙大發慈悲救她一命。

她在講述這些的時候,忍不住又要想起當火海吞沒社群的那一刻,那種身體炸裂的聲音,第一聲,第二聲,噼里啪啦的聲音接連響起,有幾段屍體被彈到她的身上,還帶著炙熱的火焰,她的肩膀現在還有燒傷,當時放聲狂笑的她,這一刻卻只能嚶嚶哭泣,這聲音,跟那時那些蛇的聲音何其相似。

想著想著,自己被嚇得大叫一聲。

她這一聲驚叫,讓哪吒不由得鄙視起來,同時冷冷的調侃恐嚇道:「揮之不去的夢魘不好受吧,那種心靈被吞噬的感覺是不是特別難過。」

再次重重的叩頭行禮:「大仙救我。」

「故事還沒有完,你繼續講。」哪吒的聲音很冷,冰冷的像是一個無關緊要的人在聽一個無關緊要的故事,毫不在意故事又怎麼樣的曲折迂迴,也毫不在意故事的結尾是怎樣的,只是因為無聊,才要繼續聽下去。

女子像是得到命令一般,繼續給他兩講述道:「先是霹靂彈,山神已經重傷不起,接著用桐油焚燒,那些小蛇根本沒有多少修為,霹靂彈參與的氣味就夠它們受的了,再用桐油焚燒,就是要斬草除根,而他們寧願死也要守護重傷昏迷的山神,這恰恰是季徇立要的,他把幾大桶桐油倒在地上,熊熊烈火瞬間就吞噬了蛇群。」

雖然已經在心裡嘗試很多次,但是當時的那種感覺,過後想起來實在後怕,不管多少次,這種恐懼都是有增無減。

深呼吸,讓自己看起來不那麼狼狽,才又繼續說道:「小蛇雖然被燒死了,但是這些蛇群還真有點本事,它們聚少成多裹成一個球將山神裹在中間,有了這層保護,山神逃過了烈火的焚燒,存活了下來。火勢退去,見到山神還活著,季徇立高興的手舞足蹈,他正愁山神和幾個當家的都死了找不到控制寨子的辦法,現在山神還活著,對他的整個計劃來說生了不少的麻煩。」

季徇立高興的手舞足蹈嗎,不像,哪吒不是第一次見到季徇立,此人雖然不是端莊君子,卻也是穩重之人,不會再手下面前失了風度,到是這女人,一個聰明又有很強權力慾望的女人,那樣的情況應該是值得高興的,而女人高興的手舞足蹈,那可是戰場上男人們的動力。

當然,這個不重要,心裡知道真相就行,至於這女人的自辯,就讓她在自己的小世界假裝騙到了全世界。反正她的死活兩人完全不關心,甚至如果她死了會覺得是死有餘辜。

對於不關心的事情,就懶得細細詢問,輕輕動了一下身子,對那女人說道:「繼續講,後來此事如何收場的?」

女子心底暗自高興,以為她就這麼騙過這兩個大仙,不過她是聰明一世糊塗一時,而這糊塗的一刻鐘,就是要她命的一刻鐘。

以為自己真的做的滴水不漏,心底暗暗得意因為如果這兩有心救他,那麼不要說一個小小的凡間半仙山神,就算是九天大羅金仙來了,她也能活命,深知眼前兩人的能耐,對那事的恐懼減弱不少。

恐懼少了一些,聲音也就好一些,抬頭看一眼兩仙,秋波暗送,如果她在求存之際還能得到其中誰青睞,那可真的是賺翻了,他兩的身份,只需要動動嘴皮子就能讓她位列仙班。

不過她是真的下錯注了,眼前的這兩個,哪吒是萬年金身不滅之軀,早已脫落七情六慾,加上身軀停留在五六歲的樣子,根本不可能對她這樣的女人有感覺,而囚焰的真身是女子,更加不可能被她誘惑。 這時花襲伊呵呵的笑了起來,好像聽到了很好笑的事兒。

羅陽也感到說的話有點兒造次了。

不過話說回來,他說話時心裡可是很單純的,並沒有摻雜著不純的想法。

可花襲伊等美人可能想歪了。

其實羅陽的意思是這樣的,帶小惠子去溫泉,不是跟她一起泡澡。

只是沒有說清楚,引起了誤會而已。

羅陽訕訕解釋道:「花姐,你笑什麼?我帶小惠子去泡澡,劉奶奶當然會跟著去的。」

言下之意,即是說不會偷窺之類的。

花襲伊嘴角的揶揄笑意更濃了。

這時羅陽也覺得哪兒有點不對勁,一時之間沒有領悟過來。

當掃視一圈,瞥見阮茵茵,祝子姍兩位美人的俏臉時,羅陽立時明白過來了。

小惠子是小女孩,怎麼那麼容易臉紅?

按理說,莫說羅陽沒有說什麼,就算開了黃腔,也不見得小女孩能聽懂。

小惠子聽了居然臉紅,那表明她能聽懂羅陽的話。

這說明小惠子比正常小女孩要早熟。

再看劉奶奶,只見她也笑了,但又不說什麼。

便在此時,羅陽的手機鈴聲響了。

拿出一看,來電顯示上顯出「雪妹」的字樣。

懷裡抱著小惠子,不方便接谷雪的電話。

羅陽說道:「小惠子,我出去接個電話。」

說著,握了握她的手。

小惠子從羅陽的大腿下來后,羅陽便起身出了房間。

在走廊處,羅陽接通了電話。

只聽谷雪幽幽道:「噯,你又放我們的鴿子!」

這話讓羅陽無言而對。

昨天下午,若非羅陽說謊,他還脫不了身。

估摸在村尾那塊草地邊的疏林里,羅陽的身體就讓白蕙和谷家三姐妹給佔有了。

當時為了脫身,才不得已出此下策,說到了晚上就會採摘白蕙和谷家三姐妹黃花閨女嬌軀的第一次。

結果晚上回來,當白蕙暗示羅陽跟她們到外面兌現承諾時,羅陽卻裝起糊塗來了。

這讓白蕙和谷家三姐妹格外氣憤。

明明講好了,等晚上回到村子里,羅陽就要跟她們睡覺的。

哪知羅陽又放了她們的鴿子。

一而再再而三的被放鴿子,白蕙和谷家三姐妹是忍無可忍了,她們都打算找其他美人來公布跟羅陽的真實關係了。

羅陽的苦衷,白蕙和谷家三姐妹難以理解。

他是血氣方剛的少年,怎麼可能對充滿了青春活力的美人嬌軀不感興趣?

只因想到若採摘了白蕙和谷家三姐妹黃花閨女嬌軀的第一次,那就真正跟她們有了斬不斷理還亂的關係。

若又一次讓她們都懷孕了,那羅陽就得一輩子幫她們做事。

如果只是給錢她們買奶粉,買房子給她們住,照顧她們和寶寶,那都算了。

關鍵白蕙和谷家三姐妹個個都是胸懷大志的美人,這讓羅陽感到壓力山大。

她們要振興萬魂宗,要找八仙堂等大勢力報仇,這些艱巨的任務,每一個都能將羅陽壓得喘不過氣來。

他只想安安靜靜的發展成為世界首富而已,並不想過那種天天打打殺殺的日子。

是以,在還沒有完全作出決定之前,羅陽不敢輕易奪走白蕙和谷家三姐妹黃花閨女身子的初次。

只有雙方保持一定的距離,屆時若分手了,才不會產生巨大的怨恨。

須知,美人若是因愛生恨,因恨成仇,那是可以做出很瘋狂的事兒來的。

為了避免悲劇的產生,羅陽不得不小心對待。

現今谷雪打電話來責問,羅陽只得說道:「行,我過去給你看看吧。」

因在走廊,若正常跟谷雪侃起來,那花襲伊等美人就會聽出羅陽在聊些什麼。

lixiangguo

結果也證明如此,他成為了代表隊的一員!

Previous article

無奈之下,羅無生終於接受了殘酷的現實。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