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艾麗婭見到敲門的是彼得有些吃驚,畢竟現在已經很晚了。在聽到彼得說有話要和她說的時候她沉默了一會,然後讓他進了門。

“要吃點什麼?家裏有我剛訂的披薩,還有下班買回來的蛋糕。”艾麗婭從冰箱裏面拿出披薩盒子和蛋糕盒,“我也有點餓了,挑一樣我們一起吃吧。”

彼得表現的如同第一次遇見她一樣拘束,他看起來有些緊張,“披薩吧。”

艾麗婭把披薩拿出來加熱了一下,又拿出兩罐可樂,她坐下後隨意的拿了一塊披薩咬了一口,“那麼找我什麼事?”

這家店的披薩沒有她以前訂的那麼好吃了。

“雖然我這麼說你可能覺得有些突然……”彼得頓了一下,用他最大的勇氣說出了一直以來想要說的話,“艾麗婭,我希望你能成爲我的女朋友,我喜歡你。”

艾麗婭抿了抿脣,“我想今天不是愚人節?”

“我沒有開玩笑!”彼得不想艾麗婭把他的表白用一句愚人節的玩笑一筆帶過,“我是認真的,我想要知道你是怎麼想的,如果你拒絕的話我也希望我們還能是朋友。”

“……彼得。”艾麗婭嘆了口氣,似是無奈,“好吧,我們或許可以試試,不過有個條件。”

“什麼條件?”無論是什麼條件他恐怕都會立刻答應下來。

艾麗婭指了指桌上的披薩,“條件就是和我一起把今天的晚飯解決了。”

彼得一下子沒有明白艾麗婭的意思,剛纔他甚至在想如果艾麗婭要叫他讓蜘蛛俠站着不動讓她噴殺蟲劑的話該怎麼辦,畢竟他也不確定自己會不會殺蟲劑中毒,結果卻沒想到艾麗婭竟然提出了這麼一個要求。

也就是說,同意了?

“吃吃看?這家店的披薩味道還不錯的。”

彼得下意識的點頭,拿起一塊披薩放進嘴裏。

“你也覺得好吃的話,我們下次一起去吃?”

在看到艾麗婭的笑容後他才反應過來,“週六我沒有課,如果你不加班的話……我們去看場電影?”

“好。”

艾麗婭托腮看着彼得,她已經努力忽視系統的聲音了,但心還是不由自主的慢慢變冷,最終她的笑容也掛不住了。

【與彼得·帕克分享披薩達成,懲罰世界結束。】

作者有話要說:艾麗婭是喜歡彼得的,所以她把選擇的權利給了彼得。

她已經做好留下來的準備了,但是很可惜。

#論懲罰世界的真正含義#

順便劇透完結後蜘蛛俠篇的番外標題是:【假如彼得選擇了蛋糕】

插入書籤 現實世界(?)

從上一個世界結束之後,艾麗婭已經不知道在系統的空間裏呆了多少時間了,她每天都窩在系統出品的沙發裏看着毫無邏輯可言的肥皂劇,無論系統怎麼勸說,她都不願意進入下一個世界。

【既然這樣,那麼就讓您回到您的世界放鬆一下吧。】

時間一長,系統做出了這樣的對策。

理論上來說,無論艾麗婭在系統空間呆多長時間都是沒有問題的,但是前提是她並沒有消極任務的想法。

艾麗婭手上還捏着的薯片掉到了地上,她一下子沒有反應過來系統說了什麼。

“我自己的世界?我可以回去了嗎?!”

【是有時限的,相信三天的時間足夠讓您調整狀態了。】

艾麗婭一下子低落了起來,但是如果能夠回去看一看的話,就算只有三天的時間她也想要回去。

【三天時間結束後將自動進入下一個世界,是否現在返回您的世界?】

“恩。”

雖然明白系統打的什麼注意,但是能夠回到自己世界的話,這樣的條件她沒有理由不接受。這一次系統沒有直接傳送,而是打開了那扇一直被緊閉的門,透過打開的門,艾麗婭可以看到她久違了的臥室。

她不知道抱着怎樣的心情重新走進自己的房間,裏面的東西都沒有變動過,但是她卻覺得已經有些陌生了。

門外傳來她母親的聲音,艾麗婭打開門,門的另一頭已經不是系統空間,而是她家二樓的過道,就好像之前發生的一切都是她做的一個夢一樣不真實。

艾麗婭已經在其他世界呆了好幾年了,但是對於她的母親來說這些時間只是一眨眼的功夫。

見艾麗婭一個人呆呆的站在樓梯口,格魯斯夫人笑着的衝她招招手,“下來吃點點心,吃完記得去拆禮物。”

“好。”艾麗婭應了一聲連忙下樓。

印象裏母親做的點心的味道已經很模糊了,但是她吃着吃着卻還是差一點就哭了出來,爲了不被發現,她乾脆跑到家裏的聖誕樹下拆禮物。每年母親都會給她準備不同的禮物,這一次的禮物是一條項鍊。

艾麗婭把項鍊戴在了脖子上,項鍊上的墜子是刻着她名字縮寫的銀葉子。

在聖誕節結束後的第二天艾麗婭就獨自坐上了火車,她原本就是一個人住在其他城市,這次回來僅僅是想要和母親一起過聖誕而已,每一年都是如此,所以在過完了聖誕節之後她必須和以往一樣回到自己的生活。

在母親家度過了聖誕夜和聖誕節的現在已經是她能在這個世界的最後一天了,艾麗婭估計系統不會讓她睡個安穩覺,也許回到家再洗個澡看看電視,系統就要把她送到下一個世界了。

一路上艾麗婭都盯着她那條項鍊發呆,等她回過神的時候火車已經到站了,外面的天已經一片漆黑。艾麗婭打了個車回到了自己租的公寓,她住的公寓距離火車站也有一段距離,這麼長時間的路途也讓她覺得有些累了,艾麗婭考慮要不要上去補眠一會,卻無意間看到了個讓她有點在意的東西。

按理說艾麗婭所住的公寓安全設施還是不錯的,附近就有一個警署,一般不會出現什麼可疑人物,也很少發生偷竊事件。

那麼那個倒在路邊的傢伙是怎麼回事?

而且還穿着那麼奇怪的衣服。

艾麗婭猶豫了一下就走了過去,怎麼說她也當過三個月的警務人員,而且要不了多久她就要去下一個世界了,就當是攢人品。

那人完全昏死過去了,艾麗婭沒能叫醒他,於是乾脆打了個電話報了警。

在等待警官過來的過程中,她好好的研究了一下這人身上的這套衣服,研究的結果是怎麼看怎麼覺得奇怪。

附近的燈光稱不上亮,但可以看得出那個人披着一身墨綠色的披風,他的衣服也很怪,綠色的主色調上還有幾塊金色的金屬片,最重要的是那人頭上還帶着個奇怪的頭盔,頭盔上長着兩個角。

這是什麼的COSPLAY嗎?

看他的樣子也是個成年人了,沒想到竟然會這麼沒有分寸的穿着COS服到處跑,還昏倒在外面,看樣子也不像是個流浪漢啊。

艾麗婭托腮蹲在路邊無聊的發呆,很快警察就來了,他們沒能在他的身上找到任何可以證實身份的東西,甚至連手機都沒有,而作爲發現他的人,艾麗婭不得不跟着警方一起把這人送到了醫院,在被警方問了幾個問題之後就被放回去了。

好不容易回到家,艾麗婭去洗個澡就躺在了沙發上看起了電視,電視上正在播放斯塔克的個人演講,經過了那麼長時間,她對一些事情的記憶已經變得模糊起來了,但是這傢伙有錢和自戀的程度卻是讓她記憶猶新。

把頭髮吹乾的功夫,她又換了幾個臺,因爲不知道什麼時候系統會把她送去下一個世界,所以艾麗婭乾脆也就沒有睡覺的打算。

在艾麗婭都覺得有點困了的時候,門鈴突然響了,她雖然覺得大半夜的有點奇怪,但還是起身去開門了,門打開後才發現站在門口的是兩個身着制服的警官。

“你好,請問是艾麗婭·格魯斯小姐嗎?”

“是的。”

站在前面的警官拿出了他的證件,“我們找你是因爲之前你報警找到的那名男子,就在剛纔他從醫院逃走了,如果你有看到他的話,希望能和我們聯繫。”

那個警官又向她交代了一些注意安全的事項才離開,他們估計覺得那個男人是個可疑分子,畢竟穿着奇怪,身上還沒有任何可以證明他身份或者聯絡到他熟人的東西,這才特地來給她提個醒。

艾麗婭覺得他們是多慮了,就算那人真的是個什麼危險人物,難不成還能憑空出現在她家不成?只要他沒這種特異功能,她就沒什麼好怕的。

抱着這樣的心態,她關上門,在轉身的一瞬間僵住了。

“那是你們人類的自衛隊?”前一秒還被艾麗婭在心裏吐槽的傢伙此刻正穿着他那身怪異到不行的服飾站在她的面前,“哼,看來你們這些卑微低賤的中庭人就是靠這些維持那可笑的秩序的。”

洛基不屑的打量着這間屋子,他覺得這屋子簡直糟糕透了,甚至比不上仙宮任何一間雜物室。不過當然,他不會在這裏呆很久,只要在這個人的嘴裏得到需要的信息,他自然就會找到解決那些該死的傢伙的辦法,讓他們嚐嚐反抗他的代價!

客廳的燈光並沒有被開的很亮,但這已經足夠讓艾麗婭看清這人的臉,他擁有一雙艾麗婭都覺得非常漂亮的綠眼睛,但是這都不是關鍵。

關鍵他是怎麼進來的?!

“中庭人?這是你COS的角色的語癖嗎?還有你是怎麼進來的?”艾麗婭保證她出門前都有好好的關上門,而且這裏可是10樓,就算再怎麼樣都不可能從窗戶爬上來吧。

“誰允許你……”洛基剛準備說什麼,但在看到艾麗婭臉的時候忽的一愣,他表情怪異的看着她,“你叫什麼?”

艾麗婭被他突然轉變的話題給弄的一愣,“……我覺得我們還不是特別熟,或許你可以喊我格魯斯。”

洛基還是沒能把視線從她的臉上移開,他眯了眯眼,“格魯斯?”

“恩,艾麗婭·格魯斯。”艾麗婭點點頭,“你不覺得這不是重點嗎?重點是你到底……”

突然她就毫無預兆的被他一把掐住了脖子重重的抵在了門上,後背砸上堅硬的防盜門,被磕的生疼。她考慮是不是該換一扇門了,畢竟這門看起來防盜能力也不怎麼樣。

“你是誰。”洛基的語氣低沉危險,他緊緊的盯着她的眼睛,彷彿只要他看出她有一點撒謊的跡象,就會瞬間掐死她。

如果剛纔艾麗婭還覺得這人有可能是個中二病什麼的,那麼現在她就覺得這人是個神經病了。

“……你腦子有坑嗎,還是剛纔我說的話你都沒聽清楚?”纔剛失戀沒多久的艾麗婭脾氣不是特別好,特別是像現在這樣被掐着脖子,沒想到她還沒來得及報復社會,就有人自動送上門來了,“你知道私闖民宅是犯法的嗎?!”

洛基嗤笑,“那又怎麼樣?”

“他們會把你關起來,而不是像之前一樣客氣的讓你躺在病牀上。”艾麗婭努力去摸她夾在腰帶裏的槍,剛纔門鈴響的太晚了,她以防萬一就帶上了,誰知道會真的派上用場。

“關起來?”洛基似乎覺得她的話可笑之極,“誰能把我關起來?就憑你們這些渺小可悲的中庭人?”

洛基似乎不想再繼續這無謂的談話了,即便長得再像,她們也不是同一個人,洛基清楚的感覺得到,眼前這個冒牌貨就是個普通的人類。

他的耐心正在逐漸告竭,在短暫的思考過後他決定結束這個膽敢屢屢冒犯他的人類的性命,如果讓他那位許久未曾謀面的朋友知道在中庭有個和她長得一模一樣的女人,恐怕她也會感到這是一種侮辱。

掐着她脖子的手兀然收緊,艾麗婭一下子覺得呼吸困難,她想要拉開那個傢伙的手,但她的力氣卻不足以讓她這麼做。

呼吸逐漸變得稀薄,她的意識也開始變得模糊不清,她怎麼也沒有想到難得回到了自己的世界,竟然會遇到這種該死的狀況。

在最後她只來得及斷斷續續的說出四個字。

“提……前……傳送……”

作者有話要說:她雖然繼承了雷神世界裏的能力,但是神的身體卻不會被繼承。

就比如艾麗婭如果跑去魔戒,成了精靈,但是她回別的世界她就還是個人類。

所以雖然有着一樣的臉,但在洛基眼裏這個世界的艾麗婭就是個中庭人。

順帶着女主在雷神那時候瞎的徹底,根本不知道洛基長什麼樣。

於是差點被掐死的女主終於知道武力的重要性了。

爲基妹點個蠟,等他們下一次碰見,就是另一場單方面的虐待了(哪裏不對……

中秋快樂~

插入書籤 啪!(一)

艾麗婭是在一片黑暗中醒來的,她一邊接收着這個世界的資料一邊摸索着打開了房間的燈。

在這個世界裏,艾麗婭的身份終於不再是一個大小姐了,即便如此她的身份卻也沒正常到哪裏去,她的父母均是暗殺專家,他們在艾麗婭還小的時候就離開了她,所以當時年齡尚幼的艾麗婭對此一無所知。

那麼艾麗婭現在又是怎麼知道的呢?實際上就在昨天,有一個黑人老頭找到了她,告訴她,她的父母其實是殺手,並且他們所屬的組織叫做兄弟會,希望繼承了她父母能力的艾麗婭能夠加入他們。

當時的艾麗婭把那老頭當薩比一樣的轟走了。

現在艾麗婭到了這個身體裏,接收完這段信息後,就覺得這次攻略的對象肯定在這所謂的兄弟會裏沒跑了,因爲系統總是會把任務目標安排在她容易接觸到的環境裏。

更何況,聽那老頭的說法,進入兄弟會之後,他們就會把她培訓成最優秀的殺手。

想到一分鐘前她還被一個莫名其妙的人掐着脖子差點就嗝屁了,艾麗婭就淡定不下來,連好不容易回到家和母親團聚的喜悅也被沖刷的一乾二淨了。

她總有一天會回到自己的世界,在她任務期間,她世界的時間是不會流動的,也就是說一回去她就會再次遇到那個人,照這樣下去,自己回去估計就會被那傢伙給掐死,她需要提升自己的能力。

她需要讓自己就算再次回到自己的世界,也有能力從那人的手裏活下來。

現在看來爲了完成任務也好,儘快提升自己實力也好,無論怎麼樣加入這個組織都是最優先的選擇。

艾麗婭現在閉上眼睛都能回憶起那傢伙的模樣,那麼非主流的穿着,中二病的語氣,還有頭上長角的頭盔,她就算再經歷十個世界也絕對忘不掉。

“系統,這次任務是什麼?”現在是晚上,情報少的可憐的她什麼都做不了。

【本次的任務目標爲:韋斯利·吉普森,請在連續一個月內每天給他一耳光。】

韋斯利·吉普森?果然是系統給她的情報裏面沒有的名字,話說這個任務是怎麼回事啊?一耳光?是她想的那種一耳光嗎?

“你不是說你的宗旨是爲那些童年缺少疼愛的人們送上溫暖嗎?所以你想說這次的任務目標是個抖M?被抽耳光會覺得愉快嗎?”

聯想到上一個世界的托爾,艾麗婭已經能肯定系統曾經給她的解釋根本就是在胡扯,托爾絕對是在蜜罐子里長大的,根本不存在什麼童年缺愛。

系統沒有出來給她做任何解釋,在大多數時間裏,系統更喜歡保持沉默。

艾麗婭也不在意,“有沒有什麼辦法能讓這個世界的能力一定會繼承到下一個世界?”

【如果您選定繼承該世界的能力,那麼接下來連續三個世界將直接取消您的繼承資格,這樣的做法系統並不推薦。】

【但是如果您執意如此,那麼您只需要在該世界任務完成之前確定強制繼承即可。】

艾麗婭一下子被系統這種問了才肯說的態度驚呆了。

按照她前面經歷了四個世界才中了一次50%的機率來看,她運氣不怎麼好,但是要說這四個世界裏面最有用處的能力,還真就是唯一被她抽到了的。系統並不推薦的理由恐怕也是建立在正常情況下吧?她自己也被自己的運氣給震撼了,連續四個世界,對半開的機率她都能只抽中一次也算是黑的脫俗。

艾麗婭對自己的運氣沒什麼自信,現在她自己的世界都已經出現那種隨便潛入別人房間企圖殺人的變態了,她再不提升自己的實力以求自保恐怕也不行了。

按照系統給她的資料來看,她在這個世界應該也是有某種繼承於她父母的能力的,只是艾麗婭直到現在也沒覺得她的身體有什麼不同,真要說有什麼不一樣的話,那就是鏡子裏的她又比上一個世界看起來更成熟了。

是因爲她曾經說過希望系統讓她成爲御姐纔會這樣的嗎?!

系統開始裝死,艾麗婭對這個問題的答案也並沒有抱有太大的興趣,在沒有得到系統迴應後,她決定好好睡一覺,一切等明天早上再做定奪,更何況小說電影裏的那些組織不是都不達目的誓不罷休的嗎?那麼她只要等那些人自己再來找她就行了。

一胎倆寶,老婆大人別想逃 艾麗婭想的不錯,第二天她從超市採購結束,一離開超市就看到路邊停着一輛車,一個男人靠在車旁,見到艾麗婭出來後他摘下了眼鏡,衝她意味不明的笑了笑。

說真的,艾麗婭覺得這種橋段特別像是那些特工電影,一個眼神,你懂我懂大家都懂了的那種感覺。艾麗婭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提着塑料袋徑直的走了過去。

那個長的還挺不錯的男人側身爲她打開了車門。

萌妻入懷 看到他的這個舉動,艾麗婭原本那一點點的不確定也消失不見了,她非常淡定的坐進了副駕駛的位置,等那個男人也坐進來關上了車門後,她纔不緊不慢的開口,“你們這樣算不算誘拐?”

“如果你這麼認爲的話。”男人不在意的笑了笑,“我想我們還是需要自我介紹一下,畢竟接下來相處的時間會不少,如果你不介意我喊你艾麗婭,那麼你也可以稱呼我爲克洛斯。”

克洛斯。

艾麗婭將那三個字在心裏溜了一遍,開始肆無忌憚的打量起這人。她有點吃不準這個男人的年齡,看起來大約三十多歲,因爲常年鍛鍊的關係,他的身材很好,臉也長的不錯,應該很受女人歡迎。艾麗婭也不能確定這傢伙是不是那個什麼兄弟會的刺客,也有可能只是個跑腿的,但是如果一個跑腿的都是這樣,那看來她能在那獲得的東西會比她想象的還要多。

她從沒有像現在一樣那麼迫切的想要力量,但是她還不能急,首先她得弄清楚那個黑人老頭所說的能力是什麼。

“繫上安全帶。”克洛斯根本不在意艾麗婭的視線,他看起來遊刃有餘的雙手鬆開了方向盤,從口袋中掏出了一根菸開始四處尋找打火機,點上後才優哉遊哉的扶住方向盤,拐彎進入下一個路口。

比起她沒繫上安全帶這點來說,這傢伙的交通安全意識才更需要提高吧?

“你也是那個什麼組織的殺手?或許你們喜歡稱之爲刺客?”艾麗婭將最後停留在菸頭上的視線移開,她好似不經意的望向車窗外,“你也有家人在這個組織裏?聽那老頭說我父母好像曾經是你的同事。”

車並沒有開到什麼荒郊野外,艾麗婭記下了幾個標誌性的建築,以確保這傢伙如果把她帶到什麼奇怪的地方的話,她能順利逃回來。

不過假設這傢伙真的是什麼危險分子,她要逃起來估計也懸的狠,車門並沒有上鎖,車速也並不快,跳車看起來可行度很高,但是就算她速度再怎麼快,估計也沒他腰上那把槍來的快。

克洛斯根本沒注意她的小動作,他叼着煙,一手撐在車窗上,整個人看起來懶懶散散的,

“如果你真的決定加入我們,那麼斯隆會告訴你所有你想知道的。至於家人,我倒是有個兒子,年紀應該跟你差不多大。”

原本只是隨口一問轉移克洛斯注意力的艾麗婭被他的話給驚呆了,“你有個和我一樣大的兒子?”

“估計正在和你一樣爲工作煩惱吧。”克洛斯把煙夾在兩指之間,嘆了一口氣,表情說不出是懊惱還是煩躁,“好吧,說說你怎麼樣?爲什麼會被公司辭退?難不成你把老闆罵了一頓?”

原本的艾麗婭是有一份穩定的工作的,但是就在艾麗婭接收這個身體的前幾天,她被辭退了,辭退的原因有點可笑,只因爲她那女領導的老公對她有些‘另眼相看’。

艾麗婭覺得這個世界裏的她看起來的確成熟漂亮又有女人味,儘管如此這也不是什麼值得拿出來說的事,因此她回答的有些模糊不清,“女老闆和女員工總是會有些矛盾的,說了你也不懂。”

看上去完全沒有專心開車的克洛斯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他的語氣聽起來誠懇極了,“很快你會有新的女同事了,但願你和福克斯能友好相處。”

車在一座看似有些古樸的建築前停了下來,艾麗婭一路跟着克洛斯走了進去,這裏看上去是一座紡織廠,所有人都在做的自己的工作,看起來實在不像是什麼兄弟會的根據地。

很快艾麗婭就被領到了那個黑人老頭的面前,克洛斯說這老頭的名字叫做斯隆,應該就是這裏的頭兒了。

“我很高興能再次見到你,艾麗婭。”斯隆的年紀已經很大了,至少從他花白了的頭髮上就可以看出他大概已經六七十歲了,但是一想到克洛斯,艾麗婭頓時不敢妄下結論。

斯隆曾經對她說過,她繼承了她死去的父母的能力,這種能力究竟是什麼?對她的身體有什麼影響?這些她一概不知,卻也是她目前最優先需要知道的,而能夠爲她解答這個問題的只有斯隆,或許克洛斯也能告訴她。

lixiangguo

任由我們四個人聚在一起,顧泉自顧自的在手術檯上東摸/摸西戳戳。這擺明是一種蔑視,是的,一個兩個人偶或許不是我的對手,但是人家足足有三百個人偶啊,從剛纔的情形看來,他們什麼都不用做,全部撲上來壓都能壓死我們。最重要的是,顧泉根本不怕我們暗算,都特麼的刀槍不入了,還能有什麼好害怕的? 138 大戰人偶(三)

Previous article

雲祁也就事論事的點頭附和,“尊駕所言極是。只是,尊駕既然知道我們拿到了十二枚金水菩提,想來應該也知道我這位前輩對金水菩提的重視程度纔是。” 見那少年但笑不語,雲祁就又補充道:“再說,這金水菩提原本就在這藏龍洞裏,尊駕若真是想要,又何需等到今天再來與我等做什麼交易。我等滿懷誠意而來,希望尊駕也能敞開胸懷,開誠佈公與我們談談條件。”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