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至於房間里的狼藉,自有專門的人去收拾。

比起冷血和無情,沒有人比龍家更絕。

嬈嬈自是不知道有人因為自己的原因,間接性的就被發配了,此刻的她正領著帶著墨鏡的蘇慕辰在校園裡穿梭著。

畢竟是在這裡上了四年學,嬈嬈對於Z大的校園分部那是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

想到蘇慕辰挑剔的模樣,她直接進了Z大算是比較的高級的小食堂里。

「坐吧,想吃什麼我請客!」

嬈嬈將菜單推了過去,便摸出手機研究明天的課程。

忽然眼前多了一瓶飲料,讓她驀然一驚。

抬眼,便看到了楚少修和他那位小師妹在一起。

「嬈嬈,我記得你最喜歡喝這個!」

楚少修滿臉笑意的說道,看的出來,他今天還是刻意收拾過的,一身阿瑪尼的藍色西裝,白色的襯衣第二顆扣子被換成了金色,鼻樑上還架了一副金絲框眼睛。

可嬈嬈要是沒記錯的話,他似乎是不近視的。

「謝謝姐夫……」嬈嬈不咸不淡的回道,看了一眼楚少修旁邊的丁寧寧,不知是無意還是刻意,丁寧寧今天穿的是一條水藍色的長裙,看顏色只比楚少修淺一些。

從遠處看,可真是一對璧人啊……

「嬈嬈,不用這麼客氣,在外面叫我少修哥就好!」聽到姐夫兩字,楚少修只覺得的自己的心頭猛然間又被戳了一刀。

什麼姐夫!他不想的!

可誰知道陸家會是那麼個情況!

「哦?為什麼呢?難道你覺得和我姐姐在一起,很丟人么?」畢竟是曾經了喜歡了四年的人,嬈嬈對於楚少修的性格那是再了解不過了。

他不知道他和陸芷柔之間到底是怎麼樣的感情,只是不管怎麼說,陸芷柔都是她名義上的姐姐。

「嬈嬈……我不是那個意思……」

「是啊,陸小姐,您誤會了,楚師兄不是那個意思的,他只是覺得我們畢竟是在學校,那樣叫不太好。」

「而且師兄長長在我們面前提起芷柔姐呢,大家打心眼裡都覺得他們十分的般配呢!」

「是么?」

「對呀,我都是羨慕的緊呢!」

楚少修一句話未說完,旁邊女人便已經將話接了過去,嗲嗲的聲音配上那清純的外表引得路人紛紛側目。

嬈嬈忽然就想起來一句罵人的話,卡在喉嚨里卻又不好說……

正欲開口,自己碗里多了一個碩大無比的雞腿。

「嬈嬈,吃飯!」

「嗯。」

嬈嬈點了點頭,端起杯子喝了一口湯。

見楚少修還是沒挪位置,便忍不住轉過了腦袋:「少修學長,你還有什麼事情么?」

「沒事了,你慢慢吃吧,對了,這是學生會的歡迎晚會的入場券,我會表演節目,你要是沒事的話就過來看看!」

人多眼雜,楚少修又是個極其要面子的。

幾度想要開口和嬈嬈好好說幾句話卻都被堵了回來,一時間只覺得臉上掛不住。

將一張邀請函丟在了桌上,便沒有再糾纏下去。

嬈嬈低頭將飲料推到蘇慕辰面前,好胃口頓時少了一半,有楚少修在,鄰居還是個看起來就不好相處的男人,嬈嬈只覺得一陣頭大。

「慕辰哥……現在轉學來得及不?」

「來是來得及,可是你甘心么?」

「再說了,有我和阿琛在,不要怕……」

是啊……

有阿琛在,那自己還需要怕么……想到這裡,嬈嬈的心忽然安了些。

手機的屏幕,卻是恰好亮了起來。 嬈嬈劃開屏幕掃了一眼,是一個陌生號碼發過來的。

看結尾,似乎是群發,讓所有的表演系A班學生到B302結合開班會,掃了一眼鐘錶,只有20分鐘不到。

嬈嬈勾了勾唇角,不知這是故意還是偶然。

「慕辰哥,我就不送你了,要開班會!」

嬈嬈將手機在蘇慕辰面前晃了晃,待蘇慕辰點頭之後,這才拎起自己的寶寶。

重生暖婚:復仇悍妻霸道寵 「走吧,一起,我也要去開車。」蘇慕辰優雅的擦了擦嘴角,跟在嬈嬈身後。

晚風習習,兩人並肩走到Z大的林蔭路上,倒是自成一道風景。

強寵舊愛:七少的專屬情人 幾度蘇慕辰隔著墨鏡看向身旁的女人,可惜的是,她的眼睛里從來都沒有自己。

而且,因為他和秦琛的關係,怕是這一輩子他都不可能了吧。

「慕辰哥,那我就先上去了!」

教學樓拐角,嬈嬈止住了腳步。

蘇慕辰怔了怔,這才從自己的遐想中回歸現實,慌忙的點頭,卻又在嬈嬈轉身的時候叫住了她。

「嬈嬈,有時候的話,隨時給我打電。」蘇慕辰看了一眼她的肚子,頓了頓又道:「另外,不要怕人,你身後還有秦琛和我。」

「好…我知道的!」

沉默了半響,嬈嬈堅定的點了點頭。

直到她的身影再也看不見,蘇慕辰才邁開了步伐。

……

嬈嬈緊趕慢趕,終是在距離約定的時間還有5分鐘的時到了教室,因為來的晚,也只剩下門口的位置了。

沖台上的老師抱歉的笑了笑,她直接坐了下來。

然而凳子還沒暖熱,便被注意了。

「這位新來的同學,你是?」

「陸嬈嬈。」嬈嬈淡定的說著,竟在教室里發現了幾張熟悉的臉。

「哦…是陸同學啊,我說怎麼報名的時候沒見你。原來是玉教授的學生。」

「既然來了,就先做一個自我介紹吧!」

女輔導員推了推自己鼻樑上的眼睛,不由分說便把講台讓了出來,嬈嬈掃視了一圈在坐的同學,基本上一個個都是打扮得十分精緻,反觀自己,一條孕婦才穿的背帶褲,好像亂入一般。

「我叫陸嬈嬈,很高興認識大家。」

嬈嬈說完,便直接朝著座位走去。

在座個個都是心思縝密的,立刻便拿起手機百度起來,在發現根本就查不到嬈嬈個人信息之後,便也都失去了關注。

有幾個不屑的,甚至已經在心中把嬈嬈當成了某個老闆的小蜜,懷了孕專門來鍍金的。

嬈嬈坐在位置上,便一言不發的盯著自己桌面。

看似是在發獃,腦子卻是在盤算著該給秦奶奶送什麼禮物才好,隱隱約約感覺身後有兩道目光一直在注視著自己,卻又不好回頭。

好不容易聽到輔導員宣布解散,嬈嬈便第一個出了教室。

「嬈嬈姐,等等我啊!」

丁寧寧熟稔的從後面挽住嬈嬈的肩膀,使得她猛然一驚,身子在樓梯上搖搖晃晃。

嬈嬈頓時心驚,兩隻手本能捂著自己的肚子,眼見得就要摔倒,忽然一隻有力的大手在暗處將她扶正了。

回過神,她皺著眉頭盯著丁寧寧。「丁同學,我和你有仇嗎?」

險些就摔倒的嬈嬈,壓抑著心裡的火,沒好氣的瞪了丁寧寧一眼。

剛才若不是有人暗中幫助,孩子怕是就要有危險吧。

丁寧寧瞪著大眼睛,巴掌大小臉皺成一團,很是震驚的捂住自己的嘴巴,委屈的樣子,像是嬈嬈把她怎麼樣的一般。

「嬈嬈姐,你在說什麼?我怎麼聽不懂?」

「聽不懂?那就離我遠點好么?」

嬈嬈冷冷丟下一句,轉身就要繼續走。

還好她和丁寧寧不是一個導師,不然還不知道以後得多糟心。

然而還沒走出兩步,丁寧寧卻是又追了上來,故技重施的又要拽嬈嬈的胳膊,只是這次卻是被嬈嬈給躲開了。

「嬈嬈姐…你…」

一連兩次主動獻殷勤都被拒絕的丁寧寧委屈的眼淚都開始在眼眶裡打轉,還不等嬈嬈說話,她的好友孫佳已經走了過來。

兩人一前一後把嬈嬈夾在了中間。

「你這人怎麼這樣啊,寧寧叫你你沒聽見啊?」

「還姐姐呢,走寧寧,我們別理她了!」

孫佳說著,就要去拽丁寧寧,然而女人非但不走,反倒是又湊到了嬈嬈身前,一邊掙脫著好友的手,一邊去拽嬈嬈。

「不是的…嬈嬈姐可能是沒太聽清。」

權傾南北 「嬈嬈姐,沒想到我們竟然是一個班的同學,請多多指教丫!」

「指教個什麼!咱們都不一個導師,你老和她湊一起做什麼!」

「不是的…雖然沒聽過玉祁教授的名,但是應該也是好教授的!」

嬈嬈哭笑不得的看著面前兩個演雙簧的人,只覺得真真是無比的讓人反感,一想到自己還有N多篇稿子要寫,頓時也沒了耐心。

只是考慮到人太多,她只得極力控制著自己的語氣:「兩位同學,如果沒事的話,我想先回去睡覺了,可以么?」

「睡覺?好啊好啊,孕婦是應該多睡的。」

丁寧寧順勢說著,一副無比天真的模樣,好似嬈嬈說什麼,她都覺得是極好的!

「丁同學,我不和你們一個方向!就此別過了!」

嬈嬈當真是對她無語了,過去蘇小安也是這般喜歡纏著自己一起,卻是從未有過這麼好的脾氣和臉皮。

這個丁寧寧則是分分鐘都在刷新她的下限。

那抹月光 幾度糾纏之下,嬈嬈才終於拐進了屬於自己該走的那條小道,然而一抬頭,卻又被一道身影給攔住。

「龍衍?」

男人是背著燈光站的,幾乎看不清他的容顏。

嬈嬈只得從他的衣服辨認,畢竟在Z大穿成這樣的沒幾個,尤其是這種紫色的長衫,特別挑人。

她見過穿古裝最好看的,一個是玉祁,一個便是自己的鄰居兼同學,龍衍。

「嗯。」

「有事么?」嬈嬈記得自己好像沒有得罪這位吧。

只是記得剛剛在教室的時候,他周圍好像坐了一圈女生來著。畢竟這男人看起來就像是在臉上寫了我有錢幾個大字。

龍衍靜靜的站著,似有似無的香氣縈繞在鼻尖,那是屬於嬈嬈特有的香氣,也是玉家先天就自帶的體香。

很淡,卻是異常勾人。如果說原先他不覺得自己和嬈嬈是命中注定的話,那麼此刻的悸動已然是給了他確定的答案。

等了這麼多年,一切似乎都是值得的。

「沒事…一起走吧,我們順路。」

男人的聲音波瀾不驚,很有磁性。

尤其是那順路兩個字,輕飄飄的,卻又重重的落在了嬈嬈的心上,偏偏是在她剛剛和丁寧寧說完不順路的前提下。

她…似乎找不出可以拒絕的理由了。

「嗯。」

嬈嬈應了一聲,便見男人挪開了身子。

兩人並肩走著,始終保持著安全距離。

嬈嬈是孕婦,走的很慢,通常都會落在人後面,可奇怪的是,兩人走了一路,都始終在一個平行線上,甚至步伐都幾乎是重疊的,像是有人在無形之中喊著口令一般。

直到走進教授公寓,刷了卡,龍衍才主動先一步進了電梯,替嬈嬈按下了樓層。

也嚇呆了隱藏在暗處的龍家暗衛!

這還是自家那個潔癖到爆炸的少主嗎?

竟然會不帶手套去碰電梯按鍵這麼髒的地方?

lixiangguo

「誰啊!」一個煩躁的男聲響起。

Previous article

束杼閉著眼睛拳頭緊緊攥著,嘴角露出一絲的笑意。尚默還真是出去了。現在就會剩下束薇了。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