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至於孔佳怡,她倒不會真找來跟張迎雪對質。張迎雪因何會知道清風林的事情,朱明玉覺得這件事跟雲雪脫不了關係,她不過是用孔佳怡來嚇唬下張迎雪罷了。

現在就算張迎雪說的是真話,恐怕也沒人信了。

不過這次倒真是委屈她了,因爲她說的確實是真的。

“張翰林有你這樣一個信口開河的孫女真是丟人,還是說你們張家就是這樣的家風,無憑無據就敢在妄議他人?還真是好家教啊!”

張迎雪的祖父雖然致仕。不過她的父親還在做官,沒想到朱明玉扯到了她祖父和張家上,張迎雪怒道:“你不要亂攀扯!”

“事關名節,怎能容你隨意詆。若是今日大家信了你的話,我以後還有何面目示人,不如去吊死在你家門口,以證清白!”

說着朱明玉的眼圈就紅了,聲音也哽咽了起來。看起來就是一副含冤受屈的樣子。

陳柔也道:“明玉你不要想不開,沒人相信你會做出那樣的事。”

剛纔發問的姑娘連忙道:“沒錯,今日我們什麼都沒聽過,你可千萬不要做傻事啊。”

朱明玉用帕子抹抹眼睛,對衆人福身道:“我知道你們都是明事理辨是非的人,我謝謝大家了。”

張迎雪大勢已去,見狀也沒臉繼續留下來了,匆忙跑了出去。

其他幾位姑娘也不好留下來,安慰了朱明玉幾句便也走了,只有宗思慧沒離開。看着朱明玉,道:“你那天真的沒去清風林嗎?”

朱明玉問道:“你看到了嗎?”

她質問張迎雪的時候就看出來宗思慧半點不信自己的話,能這麼肯定,那顯然宗思慧是知道張迎雪的話是真的,但張迎雪卻沒向她求助,顯然告訴張迎雪這件事的不是宗思慧。

“嗯。”宗思慧確實看到了,不過沒跟任何人提起過這件事,因爲她不光看到朱明玉和秦克己從清風林裏出來,還看到了秦克己和雲雪兩人親吻的樣子……

若是和朱明玉爭也許還有勝算,但是和郡主。算了吧,宗思慧決定只把秦克己放在心裏。

那天秦克己看到了雲雪也看到了宗思慧,覺得尾巴很多,爲了免得以後她們找朱明玉麻煩。才做出那樣的疑似親吻的動作,誆住了宗思慧,也嚇住了雲雪。

不過從宗思慧的角度看過去,確實看到的是秦克己和雲雪兩人重疊的樣子。

“我不會對任何人說的。”宗思慧不想說並不是因爲朱明玉,而是爲了秦克己。

說完,宗思慧就走了。

朱明玉表面很淡定。其實她心裏很抓狂,就知道大半夜跟秦克己那次見面太不保險了,看吧,不僅是雲雪看到了,宗思慧也看到了,總共就那幾個人,還有誰不知道嗎?她覺得秦克己就是棵活動的桃花樹,還是跟他保持距離比較安全。

陳柔則有些反應不過來,道:“明玉,你真的跟秦克己去了清風林?”

“沒有。”朱明玉繼續做泫然欲泣狀,道,“你也不相信我嗎?”

陳柔忙道:“怎麼會,我相信你絕對不會做出那樣的事兒,別哭了。”

兩人又在亭子裏休息了一會兒,等朱明玉的眼睛看起來不那麼紅之後才起身。朱明玉方纔有些壓抑的心情因爲這一流淚,倒是覺得舒坦多了。

不過她們剛要走,忽然不遠處有一個人道:“請等一下,裏面的是朱家小姐嗎?”

找自己的?朱明玉轉頭一看,卻是個不認識的女子,年齡約有二十七八,容貌秀美,尤其是一雙眼睛生的極爲漂亮。

女子腳步很快,一會兒便走到了朱明玉面前,後面的丫鬟跟着費勁,被落開一段距離。

陳柔見到女子有些意外,低聲叫了句:“顧夫人。”怎麼聽起來都很沒底氣。

女子一副長輩的口吻,道:“你是陳家的阿柔吧,都這麼大了。”

¸ tt kan¸ c ○

朱明玉還真沒見陳柔這樣過,便疑惑的看向陳柔。

陳柔給朱明玉介紹了下,原來這女子是華家大少爺華藏的夫人,姓顧。

說到這裏,朱明玉總算是知道她是誰了,這就是傳說中有名的悍婦顧汐。

華藏很少在京中呆着,顧汐更是沒在京城貴婦圈裏露過面,但她的事蹟卻是廣爲流傳的。

顧汐是豫州總督的獨生女,當年她十八歲還未出嫁,來京後一眼看中了華藏,而華藏比顧汐還小一歲,風華正茂正值黃金期,前來打探他親事的人家不要太多。

傳言是顧汐先醉華藏展開了追求,當然沒有人看好這件事,讓誰都沒想到的是,不過半年,顧汐卻是抱得美男歸。

沒錯,華藏雖是華家大少爺,卻是入贅到顧家的。因爲顧汐說她家只有她一個女兒,而華家兒女那麼多,也不缺他這一個,華藏也沒有反對。

但華閣老自然不肯讓長子入贅到別人家裏去,不過華藏卻是鐵了心,因爲這個華藏和家裏差點斷了關係,最後還是華老夫人出面支持了華藏,這才讓他沒被逐出家門。

要說顧汐也真是個厲害的,華藏在與她成親後連個妾室通房都沒有,成親十年兩人只有一個女兒,對此,華家頗有微言,但無奈華藏無條件站在妻子這邊。

爲何朱明玉會知道這麼多,因爲原來的她喜歡華傲,對華家的事情可是進行過一番打探的,尤其對顧汐的逆襲事蹟更是感興趣,想從中學習些經驗,只是那些傳聞的有幾分真假就不知道了。

陳柔介紹過之後就一副不想多待的表情,對朱明玉道:“我先回去了。”然後與顧汐也道了一聲就匆匆離開了。

等陳柔走了,顧汐笑着對朱明玉道:“我是阿洵的姐姐。”

朱明玉恍然,關洵的生母姓顧,怪不得剛纔覺得她的眼睛看起來有些熟悉,原來是和關洵很像。

而陳柔的姑姑就是關洵的繼母陳氏,所以見到顧汐會有些尷尬。對於關家的事情,朱明玉也是聽說過的,關老夫人姓陳,與陳家帶着親。陳氏是陳家的庶女,與關瑞德從小熟識,兩人算是青梅竹馬,郎情妾意。

不過關老夫人覺得陳氏庶出的身份配不上關瑞德,所以執意爲她另聘顧氏。後來顧氏生下關洵後身體一直不好,沒一年就去世了,關老夫人這才同意讓關瑞德續娶了陳氏。

顧汐找上自己,恐怕是因爲關洵的緣故吧。。 158 還牙

顧汐打量了朱明玉一番,早在沒來京城之前就聽說了她的事情,便想來看看究竟是何方女子讓關洵一再出手相助。

是生得一副好相貌,不過年紀有些小,聽說明年才及笄。不過剛纔她在外面也聽到裏面的對話,沒想到是個伶牙俐齒的,倒不像是這個年紀的姑娘。

顧汐不是張迎雪那樣的小姑娘,自然聽出朱明玉是故意把焦點轉移到張迎雪人品作風問題上的,這樣一來,清風林事情的真假倒是其次了。

被人誣陷與人有染,關乎到名節問題,她開始不哭不鬧,還很冷靜,若是隻說自己是清白的,恐怕大家倒不會信,但從根本上否定了一個人的可信度,她的話自然也沒有真實性了。

這種做法自然比單純反駁張迎雪的話要有用的多,但也是在迴避問題,這麼看來,清風林的事情倒十有八九是真的了。

不會是關洵把自己告訴她的吧?

朱明玉總覺得顧汐的目光裏帶着審視,讓她想起了原來面試時候的感覺。不過越是這樣的時候,越是不能表現出緊張,只要大大方方的小一下就好了。

朱明玉笑了下,道:“顧姐姐看得我都要不好意思了。”

顧汐也覺得自己盯得朱明玉有些久,不過她就關洵這麼一個弟弟,對他的事情自然上心,便道:“不用害怕,不過是少見你這麼標誌的姑娘,就想多看兩眼。”

顧汐這話像是調戲一般,朱明玉忍不住猜測,難道說當年顧汐就是這麼和華藏搭訕的嗎?

朱明玉笑道:“我原來就聽過顧夫人的事情,今日一見還真是與衆不同。”

“哦。”顧汐也笑,道,“我也聽說過你的事情。”

華傲是華藏的弟弟,不過華傲的愛慕者衆多,讓顧汐記住的倒沒幾個,而朱明玉因爲表現的太過笨拙才被她記住了。

不過今日一見,倒覺得不像是傳言中的那種人。而且既然能被關洵看中。總歸是有他的道理的。

被顧汐這麼一說,朱明玉回憶起了一些丟人的事情……

原來的朱明玉爲了追華傲可也是動了一番心思的,混進賞荷會那種不過是小意思。她還爲了製造偶遇把華傲的馬腿打傷了,要來個雪中送炭,也不知道她是從哪兒想出這樣的法子來的。

最後華傲是沒傷到,但馬卻是廢了。傷了腿的馬是沒辦法在上戰場的,而朱明玉傷了的那匹還正是華傲最喜歡的坐騎。

雖然事後。恆王妃爲了彌補朱明玉的過錯,找了幾匹良駒送給華傲,但因爲這件事,華傲更是對朱明玉深惡痛絕。也難怪他後來見到朱明玉都沒好臉色了。

這樣的蠢事簡直不要太多了,雖然不是她做的,朱明玉想起來還是有些想要捂臉的衝動。

朱明玉乾笑兩下。道:“那時年少輕狂,不懂事。給人帶來了麻煩還不自知,顧夫人就不要提了。”

木棉也是知道朱明玉那些過去的,覺得現在的小姐不再那麼任性,真是她們的福氣……

顧汐的丫鬟才追過來,看到顧汐,略帶埋怨道:“夫人,您小心些。”雖然語氣有些急,不過聽得出她是真的緊張顧汐,不過看到還有人在亭子裏,連忙住嘴了,不過還是頗爲哀怨的看了顧汐一眼。

“你跑慢些,我又不會丟。”顧汐又對朱明玉道,“快開戲了,我們一同過去吧。”倒是不再提那些事情。

朱明玉點頭,便與顧汐一同出了亭子。

路上,顧汐問朱明玉:“你是怎麼認識阿洵的?”

“就是我回來京城不久,打馬球的時候正巧三皇子帶着幾個人也來了,那天我的馬受驚了,差點把我摔出去,幸好被他救了。”

朱明玉想起真正第一次見關洵應該是在普濟寺,他還用劍抵着自己的脖子,沒想到後來他會救了自己幾次,這世事還真是難料,當然這次碰面就不要拿出來和顧汐說了。

後來在客棧那次也是被他救了,但他沒露面,自然也不能說,想了下,也就是打馬球那次能說了,況且那次被很多人都看到了,想必顧汐也早就知道。

第一次見面關洵就會出手救人,這可不像是關洵的作風,不過顧汐也沒繼續追問:“阿洵的騎術很好,不過打馬球就差多了。”

顧汐與朱明玉說起了關洵小時候的事情,講他從小不愛笑,她費了好大的工夫把他弄笑,沒想到他笑了之後就哭個沒完,害得她爹以爲她欺負弟弟,還罰了她。

聽着顧汐的話,朱明玉想起了自己小時候帶弟弟也是這樣,總喜歡逗他,現在他應該在大學校園裏吧,不知道他最後報的什麼專業……

朱明玉也忍不住和顧汐聊了起來,關於帶弟弟的心得,與顧汐聊得頗爲投契。倒是一旁的木棉聽着有些納悶,小姐什麼時候帶過弟弟妹妹了?

華家的戲臺搭在清池的東邊的院子裏,兩人沒走多久就到了,不過戲已經開始了,前面的位置已經差不多滿了,朱明玉沒想到前面去。

後面的位子有幾個,都是散落分佈的,因爲戲臺在外面,今日陽光又好,所以位子都安排在樹蔭下。

朱明玉與顧汐找了一棵樹下的兩個位子坐了下來。

沒一會兒,華嫿從前面過來了。

WWW⊙tt kan⊙¢ o

華嫿和顧汐很熟,見到她立刻親熱的挽住了她的胳膊,道:“好久沒見大嫂了,我都想你了,怎麼來了也不讓人通知我一聲。”

看到朱明玉,華嫿也沒落理,對朱明玉道:“明玉一起過去吧,阿柔好像還給你留了位子。”

顧汐與華嫿也十分親暱,道:“想我都沒去看我,一看就是唬我呢。”

朱明玉道:“我就不過去了,這裏也不錯。”

見狀。華嫿也不多邀了,挽着顧汐一起走了。

木蓉見狀,小心提議道:“小姐,前面能看到臺上的名角呢。”

朱明玉靠在椅子上,道:“聽戲,聽戲,能聽見就行了。”

昨夜她沒睡好。正好趁這會兒補補覺。

臺上的人唱的什麼朱明玉不知道。不過卻覺得遠不如自己在繁城聽的那場,樓小月的唱功確實不錯。她今天來就聽說了華藏抓住了行刺海陵王的人,不知道是不是樓小月。

朱明玉琢磨着。還真的漸漸有了睡意,就在她剛要睡着的時候,旁邊傳來一個聲音。

“你倒是悠閒。”

聽到聲音,朱明玉就不想睜眼。怎麼秦克己也來了?

早知道他來,自己纔不會來呢。昨天剛打了他一巴掌,現在見面真是有些尷尬,還是大家冷靜幾天再說吧。

於是朱明玉繼續閉裝睡,等着秦克己走。

前面唱戲的聲音很大。加上這裏位置又偏,倒是沒人注意到秦克己來了。

見朱明玉沒睜眼,秦克己直接伸手捏住了朱明玉的鼻子。

剛纔明明看到她的眼睛動了下。分明是在裝睡,她現在連正眼都不願意看自己了嗎?

朱明玉憋住氣就是不睜眼。悄悄用嘴呼吸,秦克己看到後更是起火,用手直接捂住了朱明玉的口鼻。

木棉見狀嚇了一跳,連忙上前阻止:“秦少爺您趕緊鬆手。”說着要拉開秦克己的手,木蓉被秦克己的容貌晃了下眼,也反應過來要一起拉開秦克己。

不過朱明玉憋得也受不了了,睜開眼,抓住秦克己的手腕拉下來就一口咬在他的手上。

這死小子,是想悶死她嗎?

朱明玉對秦克己怒目而視,看到他臉上還有個紅印子到現在還沒下去,有些心虛起來。

秦克己半點沒覺得疼一樣,看了眼被朱明玉咬出牙印的手背,道:“你不是睡着了嗎?”

他今天真是誠心要跟自己過不去啊。

朱明玉怕他在這裏鬧起來,又被人看到,自己就真說不清了,連忙起身出了院子,秦克己也跟了出去。

幽暗主宰 找了個僻靜的地方,朱明玉才停下來,本想教育下秦克己,回頭看到他一臉懊喪的表情,卻又說不下去了。

“你怎麼了?”

秦克己看着朱明玉關心的表情,更是有些難以開口了。

朱明玉以爲秦克己出了什麼事,又問了一遍:“到底怎麼了?”

需要浪漫 “木香被人劫走了。”

一早秦克己就聽說了這件事,高遠因此還被重重抽了五十鞭子,去了半條命,去了恆王府找她,卻被告知她來了華府,於是他也過來了。

“嗯。”這她昨晚就知道了。

見朱明玉如此冷靜,秦克己更是有些懊喪了,道:“我不知道表哥在城外埋伏着人,要知道我就親自去把她送走了,我已經派人去找了。”

原來秦克己因爲沒辦好這件事覺得對不住自己啊,朱明玉鬆了口氣,不過關洵把木香救走這件事她卻不能跟秦克己說。

“這也沒辦法了,不過人沒落在你表哥手裏就好。”

聽朱明玉這麼安慰自己,秦克己更是覺得沒辦好有些無顏見她了,轉身就要走。

朱明玉叫住他:“站住,你要幹什麼去?”

“去找人。”秦克己道,“你放心,我一定把人給你帶回來。”這次他是不敢保證全須全尾了,人都丟了大半夜了,他知道的太晚了,而且他愈發覺得自己想做點事又多麼受限了。

頓了下,秦克己又道:“我沒有跟他串通騙你。”

“我知道,”朱明玉自然相信秦克己沒有和雲出海沆瀣一氣,攔住他,道,“別去了,木香不會有事的。”

聽朱明玉說的這麼肯定,秦克己楞了下,轉而皺眉道:“你知道是誰救走了她?”

“我怎麼會知道呢,我是相信她吉人自有天相。”朱明玉矢口否認。

秦克己卻不是那麼好哄騙的,眉頭皺的更厲害了,忽然他道:“是你把她救走的?不對,你身邊哪兒有什麼可用的人,是關二?”

巫師的童話 沒想到秦克己反應這麼快,一下子就想通了,朱明玉有些無奈,早知道就不安慰他了。

見朱明玉沒反駁,秦克己更是肯定了,想起關洵幾次三番對朱明玉的幫助,而且他還是個將軍,身上有軍功,自己除了秦家少爺這個身份就什麼都不是了。

秦克己忽然沉默了,看起來更是有些無助的感覺,朱明玉嘆了口氣,道:“不是我存心瞞着你,我事先並沒有找他幫忙,不過要是沒有你幫我把木香帶走,他還遇不上呢。”

事先沒找他,他都能不動聲色卻做好了一切,這是默契還是說早有準備,秦克己忽然覺得心裏有些發沉,他承認,關洵比自己要可靠……

感覺自己說完秦克己更消沉了,朱明玉都不知道要怎麼勸他了。

“你今天真是怪怪的,不是昨天把你打傻了吧?”朱明玉伸手把秦克己的頭扭過來,看了看,道,“回頭我找點藥給你,還疼不疼?”

秦克己扒拉開朱明玉的手,道:“這是蟲子叮的。”想起關洵的膚色,這被打一下肯定也不會像自己這麼明顯,更是覺得不高興,有些憤懣與自己的細皮嫩肉不禁打。

看他這麼逞強,朱明玉道:“我其實很感謝你,背棄你表哥幫我,做到這步很不容易了。”

秦克己悶聲道:“還不夠。”他要變得更強大才行,不然說什麼都是空話。

朱明玉笑了下,拍拍他的肩膀道:“有志氣,別讓我失望。”她看出來秦克己是因爲知道關洵,所以失落了,這種感覺她也體會過,就是覺得自己不如人。

兩人出來也有陣子了,幸好這會兒大多數人都去看戲了,這邊倒是沒人過來,不過朱明玉剛過來的時候就讓丫鬟守在路口了,她可擔心像鳴泉寺那次又被人看到。

看秦克己也沒事了,朱明玉道:“你回去吧,我也該回去了。”

見朱明玉要走,秦克己忽然抓起朱明玉的手迅速的咬了一口。

朱明玉吃痛,連忙把手抽回來,在看自己手背上也有了個整齊的牙印,靠近手掌的地方還有冒了點血。

“你又發什麼瘋啊?”朱明玉恨恨道,“你怎麼跟猹猹一樣。”

秦克己呲着牙對朱明玉笑得燦爛無比。

“以牙還牙。”(。) 159 一物降一物

雖說朱明玉出來的沒多久,不過還是有人注意到了,一個不起眼的小丫鬟在朱明玉帶着丫鬟離開後也跟了出去,看到木棉和木蓉守在兩邊便沒有出去,悄悄回去了,在華曉身邊停了下來,在她耳邊說了幾句。

lixiangguo

畢竟高明浩已經把凌寒冰當成了未來老婆,結果未來老婆跟人在羽毛球館裡面亂搞,動靜還這麼大……這不是純粹挑釁他高明浩嗎?

Previous article

還是老話,作者每天熬到半夜,明天直接一更6K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