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自從龍飄來了之後,就成立女子保安隊,在這期間跟柳如雲的關係可以說是直線提升,就跟兩親姐妹沒多大區別,所以龍飄的來歷,柳如雲可是一清二楚,而且這件事情對於『綠葉』公司來說,可以說是一次免費的廣告,而產生的效應絕對是轟動的。

當看到龍傲天走下直升飛機的時候,龍飄首先就迎了過去,握住龍傲天的右手,委屈的說道:「龍組長,我任務沒有做好,沒有時時刻刻跟在葉問的身邊,請組織調我離開吧!」

「呵呵,沒事,你這情況我早就預料到了,畢竟葉問可是修鍊人士,閉關是很正常的情況,所以你就放心的工作吧,我們也不會讓你有任何的後顧之憂的!」龍傲天笑著說道。

「嗯!謝謝組織對我的信任!」龍飄很快的回答道。

接著柳如雲他們也跟著過來了,於是龍飄對著柳如雲說道:「柳小姐,這位是我常常跟你提起過的龍組組長龍傲天,武力值可是相當高的,這次來到幸福村,主要是為了後山那一百多畝蔬菜地,具體情況龍組長會親自跟你說的!」

聞聽這位就是龍組組長龍傲天之後,柳如雲就笑著伸出了小手握了一下龍傲天的右手,然後很快的就抽離,說道:「龍組長,我說怎麼喜鵲在枝頭亂叫呢,原來是貴客臨門啊!」

「幸會,幸會啊!我也常聽葉問說起過你,說你是一個溫柔又賢惠的妻子!這次我前來,準備多打擾你一段時間了,請你不要見怪啊!」反正是個人就愛聽恭維的話,因此,龍傲天盡撿些好聽的話笑著對柳如雲說道。

互相恭維了一番之後,龍傲天就在柳如雲的帶領下,直接往後山的那一百多畝蔬菜地走去,畢竟這次來的主要原因就是為了那一百多畝的蔬菜地,要是不弄清楚原因,龍傲天就覺得渾身都不舒服。

因為這一段時間,龍傲天為尋找靈氣充裕的地方,可是cāo碎了心,眼看著有一部極品的功法擺在自己面前,卻是因為靈氣不足,而無法大批量的製造後天高手,這就好比如一桌美味的佳肴放在你面前,你卻因為沒有碗筷而無法動口吃,這種感覺光想想就會讓人抓狂的!

正因為如此,所以龍傲天連坐都不想坐,直接在柳如雲的帶領下往後山走去。

當接近後山的時候,龍傲天就明顯的感覺到了此處與別處的不同,首先植物開始長得旺盛起來,但是這些植物卻不是雜草之類的植物,而是一些都能食用的食物,比如茄子、黃瓜、小白菜,而且這些植物當中,很明顯的有幾種不是這個季節生長的蔬菜,可現在卻長得很好,估計這些都是因為靈氣影響的緣故吧,至於有沒有其他的原因,龍傲天卻自動忽略了。

其次,這些生長的蔬菜,葉子上面卻沒有看到什麼蟲子之類的害蟲,蜜蜂倒是隨處可見,但是蜜蜂可不是害蟲啊。

最後,就是越往裡面走,蔬菜的旺盛長勢就越明顯,很顯然,裡面的靈氣濃度更高些!

了解到這些情況后,龍傲天當場就運行起了,很快許久不見增長的修為,開始緩慢的增長了一些,可見這地方的確是一個靈氣充裕的地方,至於這些受到靈氣滋潤的蔬菜,裡面含有一點點靈氣是很正常的事情。

可惜這個地方是『綠葉』公司的地盤,而『綠葉』公司剛巧被國家定位為重點扶持公司,這些還都不是主要的原因,主要的原因就是因為『綠葉』公司後面站著的可是葉問!葉問是誰?葉問可是地球第一高手,要不是顧慮葉問的存在,龍傲天真想把此地據為己有。

現在佔據不了這個地盤,但是尋求一下合作還是很有必要的。

接著龍傲天就組織了一下語言,試探的對著柳如雲說道:「柳小姐,對於你們公司佔據這塊『洞天福地』,我可是羨慕的緊啊!不知道柳小姐能不能讓一部分位置給我們龍組修鍊用呢?」

「龍組長,你也知道,我們公司就是靠這一百多畝地生存的,要是讓一部分給你,那麼我們公司還怎麼經營呢?而且我老公葉問肯定是不會同意的!」柳如雲立馬推脫道。

心裡卻默念道:「老公,對不起啊,現在我只有把責任全部都推給你了,想必你也不會怪我的!大不了回來給你一些補償好了。」

「那不知柳小姐有什麼好的合作方法呢?」聽到柳如雲拒絕,龍傲天只好退而求其次的說道。

「龍組長,不瞞你說,在你來之前我已經想好了兩種合作方法,一種方法是我公司里的蔬菜以低於市場的價格銷售給你們;另外一種方法就是我公司免費提供一些蔬菜給你們,但是你們龍組得負責幫我打通一些銷售上面的渠道,不能讓任何人刁難我們正常的銷售!」柳如雲介面說道。

「為什麼其中沒有一條是讓我們龍組的人進去修鍊的呢?難道柳小姐是看不起我們龍組?」龍傲天疑惑的說道。

「當然不是看不起你們龍組,你也知道,這天地靈氣是有限的,用一點就少一點,你想想一顆植物生長需要多少靈氣?但是一個人修鍊的話,那需要的靈氣可都是海量了啊!為了可持續發展,還請龍組長見諒啊!」柳如雲解釋的說道。

「嗯,這個的確是欠考慮,想必這個地塊以前也是一塊荒蕪的地方,但是經過葉問這麼一弄,就變成了『洞天福地』般的存在,可見葉問的能力通天啊!」

「好吧,我也不求在這裡修鍊了,但是你們供應我們龍組的蔬菜必須足夠多,而且這些蔬菜不光是我們龍組一家吃的,zhongyāng的一些部委大領導也都會分一些去的,換句話說,你們這個蔬菜生產基地將會成為國家特供的蔬菜生產基地,不知柳小姐以為如何呢?」龍傲天介面說道。

; 韓臻回到玄都之後,見了花世榮,韓臻把自己醫好巫蓮花,以及巫與松答應巫蓮花痊癒就放自己走的事跟花世榮說了一遍。花世榮道「事情若真的如你所說,倒是挺好,不過就這麼幾天你就回來了也說不過,我派飛龍去玄清派,捎上我書信。這幾天你哪裡也不準去。「

」弟子謹遵師命。「

韓臻退下,去給花夫人請安之後,便去找花飛龍,正遇著花飛鳳。」韓臻,這幾天在玄清派可過得快活,你那蓮花妹妹可好?「

」她沒事了。「二人的對話剛好被路過的花飛龍聽到。花飛龍調侃道」蓮花妹妹,我怎麼聽著酸溜溜的。這是誰家的醋罈子翻了。「

」說什麼呢,花飛龍,你找抽啊。「韓臻道。

」哥,你是我親哥嗎,不著調。「

」我不著調,你才不著調呢,那巫蓮花屁大點的小孩,你吃的哪門子醋啊。他搶不走你的韓臻。「

」哥,你真壞。「花飛鳳紅著臉走開了。

花飛龍對韓臻道」巫與松怎麼肯放你回來,他是不是吃錯藥了,昨天我們還在擔心你呢。不想今天你就回來了。福大命大啊「

」不說這些了,我得了一件寶貝一直沒得空給你看,今天正好我拿給你看,走到我房間去。「

到了韓臻的房間,韓臻將那把從新打造的玄磨劍給花飛龍,花飛龍笑道「你整天就背的這東西啊。這樣子真好笑,這麼沉你拿得動嗎,這把劍要是想使出招數可難了。」

「你懂什麼,這可是神器,哪裡需要什麼招數,你的劍遇到它直接斷掉。」

「我才不信呢,你當這是玄磨劍那。」

「它一點也不比玄磨劍差。」韓臻反駁道。

「好,他不比玄磨劍差,只是玄磨劍不知讓誰拿走了。教主也不去追查,還把玄銘劍給了玄清派,這玄清派得了劍,竟然這麼安靜。」

「那你要怎樣,那劍本來就是玄清派的,只不過完璧歸趙了,而已。」韓臻說道。

「完璧歸趙?那玄銘劍原先可是沒開刃的,而我們送回去的可是開好刃的利器。就好比拿了一塊石頭,被雕磨成美玉。真不知道教主怎麼想的。」

「這些不該你想,教主自有他的道理,誰也不知道這世界上有幾把玄銘劍,幾把玄磨劍,冒然出手是取禍之道。」

「什麼幾把玄銘劍,幾把玄磨劍的,說什麼胡話呢,你把南宮家那把假玄磨劍當真了吧,不過那把劍也挺厲害,竟然把玄磨劍砍斷了,是不是我們的玄磨劍也是假的。「

「假的會有那麼大的威力嗎?」

「也是啊,不過那事以後教主不是說誰也不準再提起那晚的事嗎?」

「我沒提是你說的。」

「好了,不管怎麼樣,你這劍也太沉了,要不然咱們找個鐵匠,把它做成兩把,你勻我一把。」

」想的美,這劍豈是鐵匠能鍛造的。「

」逗你玩呢,你這神兵利器,整天帶著不沉的慌嗎。「

」沉什麼沉,不就兩把劍的重量,以我現在的功力駕馭它,輕而易舉。「

」現在的功力,你內力又長進了?從小你的內力就好,你煉什麼邪門武功了吧?「

」沒有,我練的可都是正經功夫,不過這次功力長進是因為我吃了上等的補藥,你看看我胳膊上的肌肉。「說著韓臻把袖子擼了起來,手臂上的肌肉凹凸有型。

花飛龍嘆道「不會吧,你吃的什麼?這麼補,人家說吃什麼補什麼,你不會吃人了吧。」

花飛龍剛說完,韓臻忍不住乾嘔了一下。

花飛龍驚恐地喊道」韓臻你真吃人了。「

」瞎說什麼,你才吃人了。我吃的是蛇。我跟你說,逮到一條蛇,就像燒制的瓷器一樣,我就把他烤著吃了,那味道太鮮美了,不過我吃完之後就全身燥熱,我就跳進河裡泡了一會兒,就這樣了。「

」好吧,你先休息吧,我還得準備行裝去玄清派,我爹寫了一封信給巫與松,讓我送去。我猜我爹肯定是怕你又惹出什麼亂子。才讓我去的。「

」師父永遠都這麼小心。那你去準備的吧。不過等有空了我寫一本武功秘籍給你,你想要哪一拍的武功儘管開口。「韓臻道。

「你自己編啊,這段時間那麼多人走火入魔,我可不想。」

「走火入魔沒事,我有辦法幫你。「

」說話越來越不靠譜了,我看你現在就走火入魔了。我回來之前你好好地,別再惹我爹生氣了。「

「要不然,我把玄天御龍訣,寫給你。回來的時候給你啊。」

「好,你隨便吧。只是這幾天老老實實的哪裡都別去。別再出亂子了。」

」好,我一定老老實實的哪都不去。「

花飛龍剛走,花飛鳳過來找韓臻。」我們去月光花海吧。「花飛鳳道。

」不去,師父讓我哪兒都不準去,就在家呆著。「

」你是不是真看上巫蓮花了。「

」想什麼呢,巫蓮花才多大啊。「

「l老牛吃嫩草唄。「

」牛老了牙就不好了,嚼不動嫩草了。「

」來,我看看,還剩幾顆牙。「說著花飛鳳便和韓臻大鬧起來。正遇著花世榮,花世榮滿臉嚴肅地說道」女孩子家,瘋瘋癲癲的成何體統。「說完就走開了。

花世榮走後,花飛鳳對韓臻道」那等哪天我哥回來我們一起去月光花海吧。「

」要不今天晚上我陪你去吧。「

」你不怕我爹知道?「

」只要我不惹事,師父不會為難我的。「

夜晚十分,韓臻和花飛鳳來到月光花海,遠遠的那月亮花還是那樣的美麗,散發出嫵媚的光芒。」要是哥和彩翼姐也在就好了,這幾個月發生太多事情。我們都不是以前的我們了。「

」你想多了,韓臻還是原來的韓臻,飛龍還是原來的飛龍。薛彩翼還是原來的薛彩翼。「

」你還是原來的你嗎?「

」我怎麼不是原來的我嗎?「

」是嗎?「

」飛鳳,我們不可能一直活在小時候,總要長大。長大了就會有自己的秘密。「

」藍鳥。「花飛鳳叫到。一隻發著藍瑩瑩光的鳥兒在花海里飛來飛去。

」藍鳥?「

」這是生活在花海里的鳥兒,很少會到花海的外緣來「花飛鳳說道。

那隻鳥兒在月光花海時而低空飛翔時而輕輕略過月亮花的梢頭。猶如魚兒在水裡游。

「聽說只要藍鳥來過,月亮花就會結果。」

「結果?」韓臻不禁想起了小時候穿越玄木林,再穿越花海的事。當時就是靠著月亮花的果子,自己才走出了絕境。但是花海裡面的月亮花和這裡的月亮花可不一樣。

「知道嗎月亮花的果子可是,上好的藥品,月亮花本身就用來做藥用。益氣健體,對於修鍊內功的人很有幫助。」花飛鳳道。

「可是月亮花,不是有毒嗎,我以前摘過的,後來我們不是把那朵花扔了嗎?」韓臻回道。

「月亮花是有毒但是正因為他有毒,才能入葯,正因為有毒才能幫助內功修鍊。」

韓臻看了看花飛鳳道「幾日不見,有長進啊。」

」那當然,現在好多葯的藥理我都知道。「

」藥理,飛鳳要做郎中了。「韓臻笑道。

而不遠處那藍鳥還在飛翔,在夜色中猶如藍色的火焰,在花海的上方跳躍。

」看你這麼了解月亮花,我挖一棵給你,養在花盆裡慢慢研究吧。「

」改天吧,今天這裡有藍鳥,別驚動了它。「於是二人便靜靜地看著月光花海,看著藍鳥。

不幾日花飛龍到了玄清山,由於恰值傍晚,便沒有上山,在一家客棧落腳,晚上吃飯的時候。旁邊有人在議論玄清派。

」你說邪邪門,玄清派掌門巫與松的千金巫蓮花掉下了懸崖,竟然沒死,過不幾天自己回來了。「

」我也聽說了,說是修鍊水雲經走火入魔,瘋了就跳進玄緣洞旁邊的懸崖。「

」不是聽說,那巫蓮花練那水雲經已經登峰造極,並且變成兩個人,巫掌門怕她危害武林忍痛把她打下懸崖。「

」變成兩個人,那是有兩個巫蓮花。「

」對啊,當時有人看見了,說第一個是自己跳下去的,第二個是巫掌門打下去的。對當時還有玄明教的韓臻。那小子也邪門的很。誰知道現在回來的巫蓮花還是不是巫蓮花。好好一個姑娘就這麼毀了。「

」以前還有人去玄緣洞,現在沒人敢去了。「

」那玄緣洞本就是邪門的地方,雖說歷代掌門都會在那裡閉關修鍊,但是要是普通弟子要是誤入定是有去無回的。「

」而且每年都有一天會有笛聲響起,聽到的人就會忍不住跳下,那玄緣洞外的懸崖。聽人說那是索魂的鬼在吹笛子。「

「先不說那玄緣洞,單說她練的那水雲經,可是從元城地府里拿出來的,那能不邪嗎。」

「對當時,玄清派,玄明教,南宮家,歸真寺,的當家的都在,對還有那個水雲菩提,都在,而且都被困在地府里,可不知怎麼的就打開了,還出來一塊石碑說是誰找到傳人了。現在看來那傳人就是巫蓮花,水雲經就在她那。」

「水雲經不是水雲菩提的獨門絕學嗎,那水雲菩提不是在那兒嗎?」

「此水雲菩提非彼水雲菩提。現在的水雲菩提是自己封的,冒牌的。」

「啊,她那麼厲害竟然是假的?那水雲宮也是假的?」

「哈哈,水雲宮當然是假的。真的水雲菩提只活在傳說里。真的水雲宮不在人間,要講的故事那可長著了。」

「那說來聽聽唄,不說了今晚酒足飯飽,回家了。明晚,給你們講南宮家和世間的名劍。」說完那桌人便散場各自回家了。

吃完飯後花飛龍也回到房間,輾轉反側睡不著,心裡尋思道」這巫蓮花真的有那麼邪乎嗎?還有韓臻,怪事不斷,那水雲宮和玄清派都跟他有過節。他可從小就和我一起長大,怎麼會和他們有瓜葛。這次回來又說些瘋瘋癲癲的話。不過,我相信韓臻還是韓臻。只是這巫蓮花和玄緣洞可是大有學問的。要是能見到巫蓮花,看看玄緣洞就好了。水雲菩提真的是假的嗎?還有南宮家,為什麼南宮燕有一把玄磨劍,玄磨劍失蹤之後教主為什麼不追查,韓臻為什麼會說這世間不知有幾把玄磨劍幾把玄銘劍。他究竟知道什麼?還有南宮家,聽說南宮家有一個於四海,收藏了很多古今名劍,又不明不白地被人殺害。那南宮家本在閩南,卻與奐家,水月壇,近月壇有著千絲萬縷地聯繫。那近月壇地光華夫人明明就和水雲菩提一個鼻孔出氣教主卻不理不問。「在眾多地疑問當中花飛龍慢慢睡去。

第二天,花飛龍上了玄清山,見了巫與松,遞上華世榮地書信。巫與松看完信后笑道「在下的確和韓臻約定,只要他治好小女的病,以前的事就一筆勾銷。韓臻也的確治好了蓮花。只是未曾謝過韓臻,他就不辭而別了,還請花右使轉達。」

「那是一定。」花飛龍回到。「只是還請巫掌門修書一封,好讓家父放心。」

「好,我這就寫。」說完巫與松便拿起筆寫了一封信給花飛龍。此時正好巫蓮花從堂前經過。巫與松叫人把巫蓮花叫住,過了一回兒巫蓮花進來。巫與松對花飛龍道「小女,蓮花。」然後對巫蓮花道「蓮花,過來見過花右使。」

「巫蓮花,見過花右使。」巫蓮花道。

「小姐客氣了,花飛龍今天一睹小姐芳容,三生有幸。」花飛龍回道。

說話的同時,花飛龍仔細看了看,那巫蓮花,暗忖道「真的是人如其名,如蓮花一般。妖艷而不妖媚。猶如天然雕飾的清水芙蓉。清新脫俗。哪裡有傳言中的妖氣。真是那豆蔻年紀的西施,未及笄的貂蟬」一時間那花飛龍竟愣住了神。

lixiangguo

右手握住鎚子,老黑的左手,卻把溫婉兒拉到了身後。

Previous article

不遠處的樹上,一名身著黑色長袍的少女雙手抱胸觀望著發生的一切,她嘴中輕聲嘀咕道:「就當是我還你上次的吧……」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