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自動就為他補全了不準確的部分。

「先生,你是想要去裡面的花市吧?」

點點頭,他有些如釋重負的感覺。

對方能夠準確地理解他的意圖,那就再好不過了。

他也就不用擔心,把自己載到什麼莫名其妙的地方,丟下他再揚長而去。

「那麼先生,你是要去買鮮花的嗎?」

再次點點頭。

這不就是廢話了嗎?

難道大老遠地跑去花市,只是問一問花香就打道回府嗎?

「唉,先生,不是我說你哦。如果真像是你自己說的那樣。」 「單單地只是為了買花什麼的,沒有必要跑那麼遠的路程哦。」

「就是在你住的酒店附近,那SM購物中心裏面,就應該是有花店的啊。」

「為什麼要這麼捨近求遠呢?這種做法,沒有什麼意義啊。」

他順口就辯解到,

「這你就是有所不知的了。我也知道SM裡面有鮮花出售。」

「但是,那裡都是一小束一小束的鮮花。品種也還很少。」

「我是想要去卡本大市場,買那種新鮮的,很大一束的鮮花。」

「哦,原來是這樣。這倒還差不多。」

「如果你是存心要買大量的鮮花的話。」

「卡本倒也不失為一個好去處。」

對方想了想,又說到,

「不過,今天是星期天。不知道還有沒有本地的花農營業哦。」

「但是,C國人開的花店是肯定開門的啦。只是他們那裡的新鮮程度,就不能夠保證了。」

「我還是把你送到那條街的路邊吧。你多逛一逛,運氣好的話,應該還是能夠買得到的。」

「反正到時候,先生你自己去多看看吧。希望最後會讓你滿意。」

若愛能不朽 他點點頭,表示對這樣的安排的認可。

只是,對方稍微安靜了幾秒鐘。

卻馬上又開始話多起來。

「先生,為什麼你要去買那麼多的鮮花呢?」

「哦,我知道了,你一定是要準備去向自己的未婚妻求婚的吧?」

開什麼玩笑?

他一下子被這樣大膽的斷言,給震驚到了。

難道在這裡,鮮花如果一次性地送太多,就是求婚的節奏了嗎?

這真是很有些匪夷所思的說法呢。

然後他就堅決地搖搖頭,表示否認。

「那麼,先生你這至少也是打算向某個女孩子,告白什麼的了?」

這倒是稍微說得通一些了。

但還是和他的實際情況,完全不相符合呢。

難道送上一束鮮花,就應該是有這麼隆重的含義嗎?

他不禁有些懊悔。

真要是有著這樣的功能的話,當初就根本不用挖空心思地和Ane廢話那麼多。

耽誤那麼長的時間。

直接就是一大束鮮花遞過去。

什麼話什麼告白都包含在其中的了。

哪裡用得著現在才想到,用在另外一個女孩子身上。

不過,像是現在這樣的,為著Anna準備鮮花的時候,卻是想到了Ane。

會不會有點不太好?

而且,這樣的方法,也都還只是在理論和輿論上,有一點奏效的影子。

但是,並沒有經過Anna的實際反應的檢驗。

現在就認為是必然會成功的,未免有些結論下得太早。

有了這樣的想法,語氣難免就有了一些不自信。

「我只是打算表示一下,對於她的好感。」

「鮮花的話,也就只是作為一份小小的心意罷了。」

「這麼做的話,在你們本地人看來,是會有什麼不妥之處,或者說是會帶來什麼誤會的嗎?」

於是,忍不住地他還是徵求了一下對方的意見。

「哦,先生你多慮了。這樣做怎麼會有不妥的地方呢。」

駕駛員哈哈大笑幾聲。

又出言安慰他一番。

「不要說是去和女孩子見面了。就是連和普通的女性友人聚會,或者是準備去見一個陌生的異性客戶。」

「帶上一束鮮花的話,都只是會讓你更受歡迎罷了。」

「而且,像是你這樣的用心,特地跑到遙遠的卡本大市場去選購最新鮮的花朵,就更是會得到她的青睞的啦。」

「說實話,我都是有些感動了。相信她也一定是被你這樣深厚的情意給感動到不行的。」

聞言他倒是鬆了一口氣。

這樣的說法,倒是很有些討喜的意味。

說不定,也正好是為自己帶來了好的彩頭呢。

於是在下車的時候,十好幾菲元的零錢找補,他也不要了。

駕駛員還要遞給他的時候,他乾脆就是大手一揮,

「算了,就當是小費吧。」

對方有些想笑的意思。

可能是覺得那錢並不算多。

儘管也沒有主動向他索要小費的意思。

但是,想想可能也是覺得聊勝於無了吧。

也就乾脆點點頭,調頭就要開走。

不過,剛走出去幾米,就是嘎然一聲急剎車。

探出一個頭來,在馬路對面,對他吼了一嗓子。

「先生,你一個人在這裡,一定要注意安全。」

「太偏僻的角落,輪流稀少的地方,千萬不要忍不住好奇地去逛。」

「還有,買東西的時候,不要和本地人很過分地討價還價。」

「那樣會導致他們的不滿甚至敵視。對你自己的安全也很不利。」

「先生,請你一定要記住這些話哦。凡事小心為上。」

暈,看來這位仁兄也是良心發現了。

還要對他仔細叮囑一番。

那筆小費雖然不多,卻還是有一點作用的嘛。

不過,也可能就是人家真是那種善良的人。

感覺就像是和小飯店女主人一樣的類型。

雖然稀少,但宿務無數的角落裡面,也還是不會完全缺少的。

他也沖著對方招招手,表示知道了。

心裏面還是有些不以為然的。

都說了這一大片區域,都算是華裔的勢力範圍來的。

裡面絕大多數的人,也都是和自己同種同族。

來到這裡,差不多也是和回到家鄉差不多的意思吧。

哪裡會有什麼必要,小心警惕到對方說的那種程度呢?

傳聞當中的種種不安全事件,怕也只是針對那些其他國籍和種族的觀光客發生的吧?

話說回來,這大名鼎鼎的卡本大市場,其實第一眼帶給他的感覺,還是很有些失望的。

就是幾條破破爛爛的小街道,從他下車的十字路口,朝四個方向延伸出去。

總裁只歡不愛 街道兩邊的房屋,也都是低矮又參差不齊的。

其中一條街道,房屋看起來要密集一些。

感覺是連街道的路面都要更為平整和古老一些。

看得出來,房屋都是商鋪一類的存在。

門前的過道上,也都密密麻麻地擠滿了各類生意的攤位。

那邊的房屋,都是老式的或者說是阿拉伯風格的帶著寬大門廊的格局。

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時時刻刻都可以起到為路人和過往的客商遮陽防晒的作用。

而且人流量明顯比其餘幾個方向的街道都要大上不少。

勉強算得上是熙熙攘攘的氛圍。

隱隱約約還有吉普尼車輛出沒其間。

應該那裡就是卡本市場的最中心的區域吧?

也只有是那個樣子,才能夠給人一種老牌商業貿易市場的感覺。

他暗自猜測著,卻有不大能夠確定。

也有可能,是因為自己下車的地點,是在比較偏僻的花市附近。

還有就是真是由於今天是星期天的緣故。

農家子的發家致富科舉路 本地人都不大愛出門來做什麼買賣的事情。

再看看自己面前的這一條街道,就很有些蕭條和冷清。

稀稀拉拉的建築。

佔道經營的攤位,幾乎就是沒有。

所以與其說是什麼街道,倒不如說就是馬路。

他不禁有些焦灼和不安。

這說好的花市呢?

不僅是看不到一絲絲的花色。

而且鼻子里也都聞不到一點的花香。

這樣光禿禿的路面和過道,有些安靜得讓人心生寒意。

情不自禁地開始懷疑起那個駕駛員的話來。

還那麼好心地勸告自己,不要去什麼偏僻的地方。

眼前不就已經是很偏僻,人流稀少的場所了嗎?

還要是有多麼的冷清,才夠得上對方口中聲稱的偏僻啊?

得。

看來這些駕駛員,沒有一個人嘴裡是靠得住的了。

不管是不是真正的好心好意。

反正面對這樣很是出乎意料的現實情況,他需要再一次的問路和打聽。

背後那些熱鬧的街道,會帶給他更多的回到現實的安全感。

但應該那裡是沒有鮮花出售的。

有的話,也只是花店那樣的二道販子吧?

既然是來到了卡本大市場,怎麼也得把真正的花市找到。

不能就這樣在邊上繞了幾步,就退縮回去。

如此才算是真正的對Anna上心和用心。

暗暗地為自己打著氣,儘力掩飾住心中的慌亂。

但現在情況不明,方向模糊。

他也不敢貿然選擇一個方向走下去。

只好是獃獃地站在原地,等待一個像樣的路人經過,先問個詳細再做打算。

這裡的人流真心是有些少了。

等了差不多七八分鐘,才撞見了一個中年女子,急匆匆地走過。

趕緊叫住對方。

連手帶腳地比劃了一通,要問清楚那傳說中的花市究竟是位於何方。

對方先是被他嚇了一跳。

本來是加快了腳步想要快步走開。

但可能看到他是一個外國人的份上,才勉強停下來,聽他嘰里呱啦。

不知道對方是不是也有著C國人的血統。

lixiangguo

「小丫頭!不許笑!」武藏氣得咬牙切齒,拿出一枚精靈球扔了出來,「接下來我就讓你們瞧瞧厲害!出來吧!噴火龍!」

Previous article

花臂男的喉中發出了咆哮,他沖著身後一揮手:「都在發什麼呆,動手啊。」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