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臨走的時候,郭天雪突然轉身,墊起腳給了陸晨一個輕輕的擁抱,還在耳旁輕聲說道:“陸先生來湘港玩一定來找我!”

陸晨尷尬地撓撓頭,他還沒反應過來呢,郭天雪就下電梯了。

瑰麗珠寶主要經營翡翠,還有一些藍寶、紅寶、碧璽之類的珠寶和鑽石飾品,看成色還是不錯的,他本來想把這裏翡翠中包含的冰涼之氣統統吸走,反正對翡翠本身沒什麼損壞。

可是結果不如陸晨所想。

首先必須質地不錯的翡翠纔有那種氣體還非常少,再有一點就是陸晨發現他每天吸收的量都有個度,不是說想吸收就吸收,如果是那樣,他的特殊能力豈不是要進化到逆天的地步。

發現這一點後,陸晨索性欣賞起這裏的東西,放棄了吸收的打算,他是比較知足的,太貪心難免會走錯路,胡勇不就是個活生生的例子麼。

陸晨正準備去旁邊的櫃檯再看看,突然王嫣的聲音傳了過來,原來他們上來了。

“陸大哥,我看到天雪姐走了,你們辦完事了麼?”

小妮子剛說完,楊天就一臉壞笑地看着陸晨,後者也是有點小尷尬,尼瑪這話說的,辦完事了麼……

“咳咳,暫時沒事了,你買好禮物了嗎,買好我們就回去吧!”陸晨乾咳一下打斷了小姑娘奇怪的眼神。

“你瞧!”王嫣亮了亮手中的一個紅底秀金的錦盒,光從錦盒看,不錯,喜慶高端大氣上檔次。

“這是一個壽山田黃的壽星把件!花了不老少錢呢!”楊天插話說道。

王嫣對楊天插話不滿的撅了撅小嘴,“我在想,把件可以按摩手上的穴位,這點姥爺是中醫肯定明白,其次壽山石有福壽的意義,也挺適合給老人祝壽的!”

陸晨接過來放在手心掂了掂,石頭倒是真的,就是石頭的質地不是太好,頂多算是下板田。

他看過電視上的介紹,田黃石是壽山石中的帝王之石,僅存在於壽山溪下面的田裏,分爲上中下阪,越靠近溪流上游,田黃質量越高。

這塊就屬於低質量的,但這雞蛋大小也值不少錢呢,古代就有“一兩田黃十兩金”的說法,清朝雍正時期開始就是皇家貴族享受的神品,幾百年過去,即使下板的田黃也極爲稀少了。

“多少錢買的?”陸晨還給王嫣。

“不多,30萬!”

“嗯,的確……”陸晨還沒說出口,馬上反應過來,驚呼道:“30萬?”


看到王嫣點頭,楊天也是一臉肉疼,陸晨無奈地笑了笑。

“這塊田黃最多10萬,這還是體積大的緣故,單單雕工和質地遠遠不足!”

“啊?他們說是極品啊!騙子,我找他們去!”王嫣小妮子最吃不得虧了,當即要擼袖子找人家算賬。

陸晨壓了壓手,“人家是開店的,而且這個石頭本就稀少,不像翡翠有個公認的標準,他們要賣出去自然會說的好一些,買壽山石看的不是價格,是喜好。你就算找人家去,你也退不掉的,下次注意就行了!”

“那好吧,”不愧是富家女,就是想得開,王嫣立刻展顏一笑,道:“那下次買東西還帶陸大哥來!”

陸晨絕倒……

三人先去了躺銀行,陸晨要把支票換成現金存入卡里,支票畢竟是一張紙,放在身上容易掉。

“多少錢了,兄弟?借哥們兩個花花!”楊天一臉討好的探過頭來。

“要死啦!陸大哥辛辛苦苦掙的錢,你要花錢自己去掙啊,陸大哥纔是真男人!”經過一天的時間,王嫣就被陸晨折服了,尤其是賭石上展現的驚豔,讓她無比崇拜。

楊天快哭了,什麼叫辛辛苦苦掙得,貌似全是運氣來的,陸晨這小子幾乎沒出一點汗。

聽着兄妹倆吵鬧,陸晨無奈的笑了笑,這兄妹倆就是活寶,吵吵鬧鬧感情卻是沒的說。

加上這次賭石的錢,陸晨的卡里已經有1100萬的鉅額存款了,在他這個年紀絕對算是小土豪級別的。

才幾天啊,就從存款不到兩千的苦逼實習生變成了千萬富翁,陸晨內心感慨萬千,他有時候真怕這是一場夢,醒來就付之東流了。

在路上,陸晨想起了老爹陸清源說過的買房子的事,現在也有錢了,他準備在寥城市買一棟大點的房子,最好是別墅,安靜環境好,到時候把父母都接過來養老。

“楊天,王嫣妹子,你們認識賣房子的麼?”陸晨問道。

“陸大哥你要買房子啊,找我啊!我哥他不行!”王嫣拍了拍胸脯,胸口立刻洶涌了起來,讓陸晨略微失神。

楊天癟嘴苦笑,啥叫不行啊,拜託把話說清楚……

這次他倒是沒和王嫣爭辯,因爲他知道自己這個妹妹在某些圈子裏比他面子大,交際廣。

“這樣吧,陸大哥,你想要別墅還是普通住宅?”王嫣繼續問道。

“最好是大點的別墅吧,最主要是環境好,你幫我參考下。”陸晨略作思考,回覆道。

陸晨剛纔就把1100萬存款的事告訴他倆了,這又不是什麼祕密,他相信王嫣會幫他參考的。

最後辭別的時候,王嫣說等楊老70大壽過後就帶陸晨看房子去。

時間很快,幾天時間眨眼即逝,楊老的壽辰就到了。

楊天一大早就來接陸晨了,王嫣沒來,她在家幫忙招呼那些給楊老祝壽的年輕人。

“我說你真打算給我爺爺送那小破碗啊!”

在路上,楊天一臉不屑的挑逗陸晨。


“佛曰:這是寶貝!”陸晨裝作和尚唸經的樣子,遭到楊天一頓白眼。

兩人說說笑笑,很快來到郊區的一棟別墅,這別墅和王嫣家的別墅在一個別墅區,此時,別墅區內外停了好多名車。

鹿虎、汗馬、保時傑、蘭寶基尼等各類豪車,越野、敞篷、轎跑各種類型,看得人應接不暇,宛若豪華車展。

陸晨這才意識到楊老的能量和威勢,這位老院長很強悍啊!陸晨發出一聲感嘆。

別墅很大,楊老平時都和楊天一家子住在別墅裏,今天楊天的老爸楊忠實也從省城趕回來給老爺子慶生,還有一名氣質高雅的貴婦正與幾位大老闆談笑風生,王嫣站在她身旁,一副乖乖女的樣子,看的陸晨大跌眼鏡。

看兩女幾分相似,陸晨便猜到了貴婦的身份,王嫣的母親,那個生意女強人,楊惠蘭。

看到陸晨走過來,王嫣興奮地叫了起來,“陸大哥來了,走,我帶你去見姥爺!”


這一嗓子很多人的目光都投向了陸晨,這個穿着一身地攤貨的普通年輕人身上。


幾個追求王嫣的公子哥則是滿眼的不屑與妒火,陸晨何德何能,可以得到王嫣的熱情迎接,還要介紹給楊老爺子。

走進裏屋,楊天趕緊給老爹和爺爺打招呼。

“陸小子,你也來了,哈哈!”楊老看到陸晨,顯得格外驚喜,對於這個小夥子,他印象很好。

“楊天的沉香筆筒是你給他選的吧,我就說這小子平時對古董不上心怎麼還能弄到這東西!”楊老忽然恍然大悟,拍手叫好,弄的陸晨有些不好意思了。

“那是,陸大哥可厲害了!”王嫣也在一旁幫腔,說完還衝楊天吐了吐舌頭,那樣子真是調皮可愛。

“仇老您也來了!”陸晨擡眼間看到了和楊老坐在一起聊天的仇老,趕緊恭敬地上前打招呼。

“不錯不錯,你們那天的經歷王嫣丫頭告訴我們了,你小子真是運氣驚人,賭石一道竟然也有這等天賦!”仇老毫不吝嗇的誇讚讓不認識陸晨的大佬們都驚疑不定,連續得到幾位老傢伙的稱讚,這可不常見。

“喲?這不是陸先生麼,你也是來給楊老祝壽的麼,不好意思,你穿的太普通了,沒注意到你!”

陸晨正準備拿出壽禮時,一個不和諧的聲音響了起來,聽到這,陸晨不由得皺起了眉頭,原因無他,此人正是追求函聽蘭無果、獻媚失敗自取其辱的高輝。

只是有些意外,沒想到在這裏也能遇到這個二逼。

不但陸晨不悅,楊老和幾位老友包括仇老都面露不滿,高輝的語氣很明顯是諷刺陸晨窮人一個沒品位。

“高輝,你怎麼說話呢!”王嫣不樂意了,她不允許有人詆譭陸晨,她是陸晨的鐵粉。

高輝的身份在今天到場的年輕人中也算是比較顯赫的,誰讓人家有個牛掰的老爹。

“抱歉抱歉,陸先生別介意,我只是一時口快,呵呵~”高輝連忙虛情假意地拱手致歉,這才讓仇老等人沒有發作。


隨即,高輝從身後拿出一個小盒,打開來,裏面是一枚祖母綠男式戒指。 “這是我從金星瑰麗珠寶給楊老選的壽辰禮物,願您老和這枚戒指一樣,萬古長青,生機永駐!”這枚戒指的確好看,可惜陸晨瞥了一眼就笑了出來。

“你笑什麼?莫非你的禮物比我的還好不成?”高輝的臉色陡然下沉,咄咄逼人。

“不是好不好的問題,那天我幫瑰麗珠寶的郭天雪小姐查出了店裏的幾枚祖母綠戒指是染色假貨,郭小姐當場將戒指扔了,沒想到出現在這裏。”陸晨剛剛查探了,這的確是那三枚假貨中的一枚,估計是被人拾起來當作真貨賣了。

此話一出,高輝臉色通紅,如同豬肝色難看,他咬牙切齒,心裏恨透了那個賣給他戒指的保安,那金星大廈的保安說這是機緣巧合弄到的,還有防僞標籤,他就信了。

但是他心裏更恨陸晨,上次額玉蘭花簪子和這次的祖母綠都是陸晨戳破的,讓他丟臉丟到了姥姥家。

幾位老人恍然大悟,那天陸晨幫助郭天雪的事他們都聽說了,當下都有些好笑地看着高輝,此時的高輝就像是一個小丑,表演砸了。

突然高輝陰險一笑,直視陸晨,不屑道:“就算是假的也是花大價錢買的,不知陸先生有沒有準備禮物啊?光動動嘴皮子可沒什麼意思!”

還沒等他得意,就看到陸晨從懷裏掏出一個小碗,他隨身攜帶了。

陸晨拿出了古玩,屋裏幾位老傢伙可就坐不住了,因爲陸晨好幾次都帶給他們驚喜。

“一隻破碗也好意思拿出來,地攤上買的吧?”高輝沒看到老傢伙們的表情,他一眼就‘看’出來,陸晨拿在手裏的,是一隻不值錢的仿品青花碗,太興奮了,在陸晨手裏吃癟不止一次,這次他要連本帶利討回來。

“閉嘴!”老傢伙們儘管有些不高興,卻礙於身份不好說什麼,揚天就沒有這樣的忌諱了。

“怎麼,他都敢拿出來,還怕我說嗎?”高輝自以爲抓住陸晨的短處,當然不會閉嘴。

“行,那我就聽聽你的高見。”陸晨笑了,把青花瓷碗放在桌子上,對高輝做出請的姿勢。

不作死就不會死,他不是針對高輝,然而面對高輝一而再的挑釁,他也不介意狠狠踩一腳。

“有什麼可看的,看,碗底上還有‘同治年制’的印章。”高輝從桌上拿起青花瓷碗翻過來,把碗底的硃紅印章展示給周圍的人看,生怕有人不知道,陸晨拿一隻不值錢的青花瓷碗賀壽。

“你真以爲這是一隻同治青花瓷碗?”陸晨笑了。

“難不成是一隻仿品,假的,那就更不值錢了。”高輝臉都笑成一朵菊花了。

人老成精,幾位老爺子看出其中有蹊蹺,都在一旁笑眯眯的看戲,根本就沒有阻止的意思,賓客們就更不用說了,連主人都沒出面阻止,他們也權當是消遣,不時還會品頭論足一番。

“有一點你說對了,確實有問題。”陸晨笑吟吟的說。

“明知是假的,你居然還拿來祝壽。”高輝得意的瞟了一眼幾位老爺子心中得意,他拿來假貨祝壽,是他被騙了,是無意的,可以被原諒,然而陸晨拿來假貨,是故意的,是不可以原諒的。

“居然拿傢伙來祝壽,真是太不給老爺子的面子了。”

“就是,年輕人太不懂事,也就是老爺子宅心仁厚,要是我直接轟出去。”

聽到瓷碗是假貨,居然還是親口承認的,周圍的人頓時站到高輝一面,對陸晨指指點點起來。

“我什麼時候說是假貨了?”陸晨心中有底不驚慌。

“剛纔明明是你說的有問題,怎麼轉眼就不想承認了嗎?”高輝步步緊逼。

“你想歪了,有問題不等於假貨,楊天,能幫我拿一把餐刀過來嗎?”陸晨拿過青花瓷碗。

“怎麼,被我揭穿了,你惱羞成怒想要持械傷人嗎?”高輝幸災樂禍的說。

他當然知道持械傷人是不可能的,他這樣說,只是想要陸晨更難堪,發泄心中的抑鬱之氣,他的好事接連被陸晨破壞,積怨已深,只要有一點點機會,他都會跳出來,狠狠踩陸晨一腳。

“你值得我動手嗎?”陸晨諷刺,乾脆不理會高輝,等一會兒,有他出大丑的時候。

他接過楊天找來的餐刀,在周圍賓客的議論聲中,在青花瓷碗碗底上一點點刮起來。

“難道是……”陸晨剛動手,楊老眼睛頓時一亮,見多識廣,他聽過不少撿漏的奇聞異事。

仇老也眼睛一亮,他同樣見多識廣,陸晨剛動手,他就知道要做什麼了。

底胎被人爲外加了一層,把裏面真正的款識掩蓋起來,只要把外面的款識除掉,就水落石出了,底胎外加的一層,看起來和瓷器一般無二,實際卻是另外的材質,很容易被一點點刮下來。




lixiangguo

即便是各國都有守護神,但伊辰身邊可是有着數個凌王強者,更有若家人在背後支持。屆時,伊辰想要做些什麼,憑着一個凌王強者,怎能護得了自身的安危?

Previous article

在場看熱鬧的人們都記住了龍英傑最後說的那句話:這裏是龍門,龍英傑的龍門!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