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胡一菲是獵殺者聯盟的A級王牌獵人兼教官,對於異獸的了解要比孟白這個野路子出身的獵人要深的多。

顧名思義,雜血種就是純血異獸跟普通野獸雜交出來的後代,一般的雜血種異獸經過好幾代的繁衍血統早就斑駁不純,處於食物鏈最底端。

純血異獸是來自神話世界的原生種,天賦要比雜血種強大百倍,一些血統強大的原生種異獸甚至一出生就是超凡生命。

至於遠古種在地球上極難見到,都是來自數千萬年前的上古異種,其中一些遠古種身上帶著可怕的詛咒,詭異而恐怖。

而亞神獸種和神獸種只出現在神話世界中,由於這類異獸力量太過可怕的關係,無法通過靈光秘境降臨到地球上。

當然,也有一些喜歡作死的狂熱分子企圖穿越靈光秘境到各個神話世界尋找亞神獸種和神獸種,獲得它們身上的基因然後用現代基因技術進行複製克隆,但數百年來沒有一個人成功過。

「降臨在地球上的異獸只是實力最為弱小的一部分,絕大多數是雜血種。想要獵殺強大的原生種和遠古種異獸,需要穿越靈光秘境到異獸橫行的小世界中狩獵。」

不用胡一菲多說,孟白也知道穿越靈光秘境到其他世界獵殺異獸有多危險,一著不慎就可能變成異獸的晚餐。

「原來如此,看來收錄純血異獸的好處要比雜血種大的多,這本美食圖鑑倒是挺挑的。」孟白腦海中浮現出種種念頭,若是想要變強只是狩獵雜血種異獸只怕遠遠不夠。

但若是沒有人指引,隨便找個靈光秘境闖進去,無疑是自尋死路。

於是,孟白向胡一菲請教了一下哪裡可以得到有關靈光秘境和異獸的情報。

「若是成為獵殺者聯盟的正式成員,能夠免費獲得一些你想要的情報。說起來,半個月之後獵殺者聯盟會有一場試煉,通過試煉考核就能獲得獵人執照。」

胡一菲故意向孟白透露這個消息,有一點她沒有告訴孟白的是這場試煉的死亡率極高,能夠拿到獵人執照的都是覺醒者中的佼佼者。

「獵人試煉?」

回到江城庇護所之後,孟白跟小蘿莉和一菲姐告別,先去了一趟獵殺者聯盟分部交任務。

順利交掉獵殺獠牙獸的任務,拿到任務獎勵的七星刀,孟白向坐在電腦前的眼鏡妹子詳細打聽了一下有關獵人試煉的情況。

「獵殺者聯盟的試煉死亡率可是高達30%,能夠順利通過試煉得到獵人執照的只有10%不到,像你這樣腦子一熱就申請參加試煉的覺醒者,只怕撐不過三天就會死在試煉中。」

這個時候,一個略帶譏諷的聲音從孟白背後響起。

只見一個銀髮如雪,唇紅齒白的男人帶著一頭體型巨大的雪狼走進分部大廳,目光在孟白身上轉了一圈便不再關注。

獸寵?

孟白心中微驚,一般來說異獸有很強的攻擊性極難被人類馴服,沒想到這個男人身邊竟然有一頭被馴服的雪狼。

嗷嗚~汪!

感受到關注的目光,那頭雪狼滿臉得意神氣活現的仰頭嚎了一聲。只是這一嚎,卻是暴露了它的真實身份。

原來這是一頭擁有雪狼血統的哈士奇…… 「獵人試煉的死亡率真有這麼高?」孟白無視了銀髮青年的嘲諷,眸光閃爍,裝出一副萌新的模樣,一臉好奇的問道。

「哼,那是當然,像你這樣的一般活不過兩章。你可知道試煉的地點在哪?」

徐雲龍完全沒有察覺到孟白是在故意套他的話,身後好像有一條大尾巴,在得意的搖晃。

「諒你也不知道,試煉的地點在天上。」說著,徐雲龍神秘兮兮的指了指頭頂。

「天上?」孟白沉吟了一下,露出一副「我讀書少,你可別騙我」的表情,狐疑的問道,「試煉的地點不是在靈光秘境之中嗎,怎麼會在天上。」

「你知道的還不少,靈光秘境的入口就在天上。不過這個靈光秘境之中的規則有點特殊,有些地方非常危險。一旦踏入,必死無疑。」

看到這個徐雲龍的臉色變得凝重,孟白知道他並非是在危言聳聽,這個試煉必定潛藏著巨大的危機。

即使如此,每年還是有不少覺醒者趨之若鶩的參加獵人試煉,其中的原因只怕跟這個靈光秘境不無關係。

「既然試煉之地這麼危險,怎麼還有這麼多人參加試煉。」

「你懂什麼,靈光秘境之中有大機緣,若能順利完成試煉任務並且狩獵到足夠多的異獸登頂獵人榜,有一定的幾率得到……」

說道這裡,徐雲龍突然好像明白了什麼,聲音戛然而止,神色不善的看著孟白。

此時,孟白若有斷章刀在手,定要將徐雲龍砍成十塊八塊的不可。

「反正你也無法上榜,能一直苟到試煉結束活著離開秘境就算謝天謝地了。」徐雲龍哼哼了一聲,將到嘴邊的秘密硬生生的咽了下去。

「你對試煉之地這麼了解,應該參加過好幾次了吧。」

見到徐雲龍對自己有了警惕,孟白打算曲線救國,再從他的嘴裡套點有關試煉之地的情報出來。

「小爺一共參加過三次試煉,曾經衝擊到獵人榜百強之列,就問你怕不怕。」

每一年參加獵人試煉的覺醒者足有上千人,能夠衝擊到獵人榜百強的確值得炫耀。只不過那次試煉徐雲龍浪過了頭,自信心膨脹,結果被一頭覺醒巔峰的原生種一招打爆,差點把小命留在那裡。

從徐雲龍口中孟白得知只有衝擊到獵人榜百強的覺醒者才能獲得獵人稱號,成為獵殺者聯盟的正式成員。也就是說,每年只有不到10%的覺醒者能夠順利完成試煉,競爭相當激烈。

「原來是這樣。」

孟凡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試煉之地的水相當深,從徐雲龍口中打聽出來的情報只是皮毛而已。衝擊到獵人榜百強肯定能得到意想不到的好處,否則不可能有這麼多覺醒者趨之若鶩的參加這種死亡率超高的試煉。

「像你這樣的菜雞,去了也是給異獸送口糧,我勸你還是放棄好了。」徐雲龍對這次的試煉很有把握,順便踩了一下孟白這個菜鳥。

「呵呵。」

孟白沒工夫跟徐雲龍玩什麼裝逼打臉的套路,獵人試煉還有半個月就要開啟,他要抓緊時間準備。

只是孟白不想惹事,事情卻總是會找上他。

「不知死活,小爺就做一次好人,讓你好好清醒清醒。」

徐雲龍眉宇間流露出一絲惱怒,對那頭體型巨大的雪狼哈士奇使了個眼色。

哈士奇會意,嗷的一聲撲了上來。

就在這時,一道冰冷的目光落在哈士奇身上,孟白在白雲山斬殺了上百頭獠牙獸凝聚出的煞氣一瞬間噴涌而出。

那頭哈士奇冰藍色的眼眸中湧起無盡恐懼,巨大的身軀猛的哆嗦了一下,嚇得縮成了一團,瑟瑟發抖。

徐雲龍原本只是想嚇唬孟白一下找回點面子,卻沒想到這頭蠢狗這麼沒用。

「蠢狗,給我起來。」

惱怒之下,徐雲龍硬著頭皮在哈士奇屁股上踹了一腳。哈士奇委屈巴拉的嗷嗚了一聲,縮在角落不敢動彈,顯然是被嚇懵了。

孟白磨蹭著下巴好奇的打量了這頭雪士奇兩眼,向它招了招手,「狗子,過來。」

哈士奇渾身一顫,夾著尾巴小心翼翼的走到孟白面前,把心一橫,撲通一聲趴在地上,翻過身露出柔軟的肚皮,使出了哈士奇一族的絕招,打滾賣萌。

「這傻嗶玩意,你他喵的身為雪狼一族的尊嚴呢?」

徐雲龍看到在孟白跟前不顧尊嚴打滾賣萌的哈士奇,恨不得將他宰了吃肉。

孟白彎下腰撫摸著哈士奇柔軟的肚皮,臉上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

嗷嗚~汪!

哈士奇見自己的賣萌戰術起了效果,大尾巴搖的更歡實了,好像剛上完小母狗一樣。

「都說狗肉滾三滾,神仙坐不穩。這狗子擁有雪狼血統,味道應該不錯。」在孟白眼中,自動將那頭哈士奇分解成了裡脊、肋排、五花、腱子肉、肥肚腩等。

「嗷嗚?!」

聽到孟白的喃喃自語,這頭哈士奇頓時嚇尿了,生怕被他一刀剁了狗頭,飛也似的逃出了獵殺者聯盟分部。

牽著哈士奇的徐雲龍猝不及防被一股巨大的力量甩飛了出去,顧不得跟孟白抬扛,鼻青臉腫的追這蠢狗去了。

從獵殺者聯盟分部回到家,蘇小小已經做了一桌子熱騰騰的飯菜等他。

「小白哥哥,你真要參加那個獵人試煉?」飯桌上,聽到孟白提到試煉的事,蘇小小臉上浮現出擔憂之色。

「沒事的,這次試煉的危險性並不高,以我的實力自保還是沒問題的。」

「加油,小白哥哥是最棒的。」

看到孟白信心十足的樣子,蘇小小心中的擔憂逐漸散去,握著粉拳給孟白加油打氣。

吃完飯之後,孟白將那口完成獵殺獠牙獸任務獎勵的七星刀拿了出來,手指磨蹭著鋒利的刀刃。

這口七星刀的材質特殊,是一種從靈光秘境中採集到的七星寒鐵鑄造而成,在覺醒者中算是比較常見的武器。

據孟白所知,七星寒鐵蘊含微弱的星辰之力,硬度比起現代技術冶鍊出的合金還要強出不少,在古代就是削鐵如泥的神兵利器。

他手中這口七星刀雖然不是百鍊,但用來對付一般的覺醒層次異獸還是綽綽有餘的。

「對了,弒神弩!」

孟白腦海中閃過一道靈光,打開電腦在獵人之家網站上搜索了一下,找到了一家打造武器道具的老字號店鋪。令他意外的是,這家店鋪里就有用七星寒鐵打造的弩箭。 七星寒鐵並非地球上的礦物金屬而是出自靈光秘境,因此產量並不是很高。像孟白手上這口七星刀,這種寒鐵的含量只有不到5%。若是百鍊七星刀,七星寒鐵能達到30%以上,連超凡異獸披甲龍龜的甲殼都能輕易劈開。

孟白搜索了一下這家店鋪中打造的弩箭,頓時被價格後面一連串數字嚇了一條。

一套七星寒鐵含量5%的疾風箭矢居然要8888華元,而附帶炎爆效果的爆炎箭更是要18888華元,其他附帶冰凍、撕裂、毒素、詛咒效果的箭矢價格更是貴的讓孟白肝疼。

「修行的世界果然是氪金,你會變得更強。問題是洒家氪不起啊。」

孟白揪著頭髮一陣發愁,上次從龍虎盟手上賺到的十萬華元已經全部花在了修行上,現在他的銀聯卡裡面就只有這次獵殺獠牙獸的報酬,12000華元,只夠買的起一套疾風箭矢。

只是買了疾風箭矢之後,就沒錢購買其他狩獵裝備了。

這次獵人試煉的危險程度不必多說,若是沒有準備充分,別說衝擊百強就是苟活到試煉結束都有點困難,秘境中的異獸可不是吃素的。

不管是買狩獵裝備還是速效急救藥劑都需要一大筆錢,螞蟻花貝和京西白條那點額度顯然滿足不了自己。

難道……真的要去裸貸?

就在孟白為錢發愁的時候,一大一小兩道人影出現在他家門口。

「小白哥哥,你的朋友來找你。」

蘇小小細柔的聲音從房間外面傳來,孟白收拾了一下走出房間卻是發現不管走到哪裡都霸氣側漏的胡一菲正坐在客廳里跟蘇小小聊的高興。

小蘿莉王羽檬一進屋就跟回自己家一樣,眼睛發光的衝進廚房,從廚房裡找到一鍋孟白準備當夜宵的醬大棒骨。

「這大棒骨真香,唉,可憐本寶寶回去之後又要被菲姐的黑暗料理折磨了。」小蘿莉啃著大棒骨唉聲嘆氣的說道。

菲姐臉一黑,毫不客氣的彈指在小蘿莉光潔的腦門上給了一記爆栗。

「你已經決定要參加獵殺者聯盟的考核試煉了?」胡一菲顯然已經從蘇小小的口中得知了這個消息,語氣平淡的問道。

「嗯,我已經在獵殺者聯盟報名了。」孟白沒有隱瞞自己的想法,只有成為獵殺者聯盟的正式成員才能得到有關異獸的情報,而且他也對這個試煉之地也同樣好奇,想要去一探究竟。

「這個試煉之地十分神秘,那裡似乎存在著一些存活了萬年的活化石。」

「你是說,遠古種?」

孟白心中一凜,遠古種的異獸可不是什麼好招惹的,特別是有些存活萬年的遠古種身上帶著可怕的詛咒,天賦神通也非常詭異。

「只是傳說而已,畢竟真正的遠古種誰也沒有見到過。」菲姐說的輕鬆,但孟白總感覺似乎有什麼大事將要發生。

「再告訴你一個消息,黑龍堂已經查到是你拿走了那顆血魂珠,恐怕沒多久他們就會找上門來了。」

血魂珠對於黑龍堂極其重要,他們自然不可能輕易放棄。雖然在庇護所里黑龍堂的人不敢光明正大的對孟白出手,但只要他一離開庇護所,黑龍堂就沒有什麼顧忌了。

不過孟白也沒有過於擔心,這段時間他的實力提升的飛快。就算離開庇護所,黑龍堂的人也不見得對付得了他,至少保住小命是沒有什麼大問題的。

「至於這顆血魂珠,以你目前的修為暫時無法吸收裡面的能量,放在手中只是燙手的山芋。不如儘快處理掉。」菲姐給出了一個合理的建議。

血魂珠是那頭黃金大鵬的本命靈血和精魂的凝結體,沒有那麼容易被人類武者吸收。一個不小心甚至會走火入魔,被黃金大鵬的殘魂奪舍,也不是什麼不可能的事。

而且孟白有異獸美食圖鑑這個金手指,突破超凡境一點壓力也沒有,這顆血魂珠對他來說用處並不是非常大。

「不知道菲姐有沒有什麼門路?」

孟白有心將這顆血魂珠委託一些拍賣網站進行拍賣,但這樣速度太慢,而且容易招來麻煩。

胡一菲攪拌著咖啡,在他面前豎起一根蔥白般的手指,「九州葯閣有一味上古藥方就是以血魂珠為材料煉製。如果你願意,我可以代表九州集團買下這顆血魂珠。價格上不會讓你吃虧,這個數你看怎麼樣。」

小蘿莉和這個菲姐果然跟九州集團有關。

絕大多數人對九州集團的印象就是有錢,超級有錢。每年光是出售淬體液的利潤就達到上百億,而且九州集團跟軍方有合作,背後有軍方大佬撐腰,像黑龍堂這種小泥鰍根本招惹不起。

血魂珠對孟白來說暫時沒什麼用,自然不會拒絕胡一菲的建議。只不過他原本以為九州集團給出的價格是一千萬,而等他收到銀聯卡轉賬信息的時候,感覺自己被資本主義的糖衣炮彈一發入魂了。

「華夏銀行在19點55分,收到來自九州集團的轉賬,金額為120,000,000」

一億兩千萬!

孟白看到轉賬金額後面一連串的零,當場就震精了。

原生種的純血異獸死後凝結的血魂珠異常珍貴,不是有錢就能買的到的。若是委託拍賣網站炒作一下,價格炒到2億都不是不可能。

說起來,九州集團還欠了孟白一個不大不小的人情。

曾經有人在網上發起過一個討論,如果有一天中了彩票成為億萬富翁要怎麼花錢。有的人要包養一屋子嫩模每天嘿嘿嘿,有人希望能夠環遊世界,還有的人想跟當紅小鮮肉談一場驚天地泣鬼神的戀愛。

而孟白的願望就比較單純不做作,就是買買買!

天工閣鑄造的流光星隕箭、盤古生物公司研製的龍血藥劑、九州葯閣出品的極品洗髓丹、七寶閣的天蠶寶甲、未來仿生公司製造的高級模擬充氣娃娃(某冰冰款,百分百還原)……

甭管有用沒用的,閉著眼睛就往購物車裡懟。

有錢就是任性!

除了各類藥物和裝備,孟白還不忘給蘇小小買了一堆衣服和女生最愛的化妝品。只是蘇小小一眼就看穿孟白的小心思,最後還是把那個高級模擬充氣娃娃給刪了,順手將未來仿生公司加進了黑名單。

lixiangguo

「我的名字嗎?」妹子微微一笑,「我是麗娜!」

Previous article

頭顱雖然有種脹痛的感覺,但我依舊保持著冷靜,不斷在腦海中推演著剛才所看到的爆炸一幕,從中推演規則變化,也漸漸的找到了一些頭緒。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