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胖子明顯感覺到十分的不適應,他身體太胖,就靠兩根鐵鎖來維持自己的平衡然後一點點的向前移動,對於他而言確實有點爲難,但是這不能怪別人,只能怪他自己平時太缺乏鍛鍊,這些科目在我當兵的時候是每天的必修課,所以對於我而言絲毫沒有壓力。

麗麗害怕他真的掉下去,就用兩個尾巴扶住他的身軀,這樣胖子才放心大膽的繼續往前走。

我們過了那足足有好幾里長的深溝,下了鐵索,胖子滿頭大汗的呼呼喘氣,不停的在說,“孃的,孃的,真嚇死我了!”

後面跟着我們過來的靈魂們十個裏面有兩三個也跟着掉入了那深淵之中,我漸漸的琢磨過味兒來,要說這裏的管理制度還真的比十殿閻羅那邊科學規範很多,在這裏你根本就不需要什麼審判,完全是闖關式地獄遊,你要是幹過欺心的事情,不用鬼差押解你,你自己就會自動的掉入相應的地獄裏受苦,這樣一來又可以降低誤判的概率,省的一些地府陰官貪污受賄,跟我在第一殿經歷過的情景一樣。

過了火獄橫溝,我問達都:“這一獄我們經歷過後,下面是什麼地獄?”

“陛下,我們還沒有走完這一地獄呢,這只是開頭兒,這個地獄很長,後面時專門用來懲罰貪圖錢財的人的!”達都低頭說道。

“對了老達,這裏的惡魔什麼樣子的,我挺感興趣!”胖子又湊了過來。

我心頭一沉,這死胖子怎麼又想着惡魔的事情,剛纔惹的禍事還不小,自己的寶貝都快被那胖婆娘給啃掉了還不長記性!

達都並不說話,只是不停嘆氣,我見他不願意回答胖子的問題,也不方便再問他,於是跟着他的腳步繼續往前走。

繞過了一個山谷,我們來到了一片銀光閃閃的湖面前,達都指着這個湖水說道:“陛下,這裏全部都是燒化的銀子,我們要在上面走過去!”

“什麼?讓我們在上面走過去?”我心說老達你開什麼玩笑,這不活活的把人給燒成雕塑嗎?不禁緊張了起來。

達都見我露出了驚恐的神色,解釋道:“凡是生前沒有貪污錢財,搶奪佔有他人財物的人,踩上去後只是冰冷的銀子,但是生前貪婪錢財,佔有他人財物的人,就會如同行走在燒沸的銀水裏一般,和這些銀子永遠化爲一起!”

“孃的,這個好,呵呵,生前誰喜歡錢財,就讓他永遠和銀子融爲一體,這個招式時誰想出來的,真是個不錯的點子!”胖子帶着酸溜溜的語氣說道。

達都這次用一種類似於嘲諷的語氣衝胖子說道:“這位胖朋友,您一定很富有吧,我從你的命格里就能看出來,你現在擁有大量的金銀,這些錢來的都乾淨吧,小心死後過不了這一關!”

“我呸!胖爺我是有百八十萬的,但是這些錢都是胖爺我在大好政策下辛苦掙來的,哪像你們這些什麼亂七八糟的大臣,就知道盤剝老百姓的血汗錢!”胖子毫不吃虧的迴應了達都一句。

沒想到胖子說完這句話後,達都沒有像以往的那樣露出不屑的神色,而是低下頭深深的懺悔禱告。他的樣子引來了胖子的鄙視,只聽他酸溜溜的說道:“怎麼?老達,生前做過欺心的事情吧,到底貪污了多少金銀,現在當着你們蘇丹陛下的面前,你還不從實交代!”

達都微微的擡起頭衝我說道:“陛下,我們當日亡國跟我們官員的腐敗逃脫不了干係,現在沸銀湖水裏就有我們很多的官員,這些官員不值得可憐,等我們重新建國的時候,請陛下一定要整頓吏治,千萬不敢跟你父親一樣養這些寄生蟲了!”

我聽完達都的話,心頭還是有些沉重,任何一個強大的國家,往往都是死在自己人手上,有荒淫無度的太后作威作福,讓自己的兒子根本靜不下心來應對強敵,又加上這些貪污腐敗的官員拉後腿,他們纔是花剌子摸滅亡的真正劊子手。

達都爲了顯示自己清白,先一腳踏在那個湖面之上,他的身子很穩,並沒有一點下沉的意思,繼而大步大步的走了上去。

我心想一方面達都說過,這些條款對於我們來說不起任何作用,再從另一方面講,我這輩子也沒有什麼貪污錢財的概念,我的好朋友胖子和老陳哪個不是有錢的主兒,雖然我自己沒有什麼錢,但是我真的沒有缺過錢花,也就毫無顧忌的踩了上去。

果然毫無壓力的我站在了上面,接着就是胖子和麗麗,他們也都踏上了這跟鏡子面一樣的沸銀湖地獄的水面。

然而老達的話,在後面那些靈魂的身上應驗了,這些靈魂踏上着銀水湖後,有些開始還沒有什麼反應,等到走了兩步之後,身上的袍子就直接的燃燒了起來,既然做極度痛苦的嘶吼狀,全身瞬間就被銀化成了金屬的顏色,沉入了這個湖底,每當有一個靈魂掉入湖中,湖面就會吹來一股股滾燙的熱風,烤的人的臉生疼。

胖子看見那一個個極慘的死相後唏噓不已,“老馬,真他孃的,這要是掉下去可多疼啊!”

“死胖子,你還說呢,我當時在夢境中就被這麼整過一次,你忘記了嗎?那一大鍋的銀水劈頭蓋臉的就給我砸下來,你們這幫王八蛋一點也不說救我!”我鄙視的衝胖子翻了個白眼。

麗麗這個時候馬上跑到了我的身邊,用胳膊挽起了我的手臂,眼眶裏流出了心疼的眼淚,好像一切都是她做錯了什麼事情似的。

正當我們走到湖中心的時候,突然原來平靜如同鏡子面般的湖面開始起了層層的波瀾,那些波瀾經過我們腳面的時候,那感覺就像是汽車在穿越一個個減速帶,一鼓一鼓的。

“老達,出了什麼事情!”我驚愕的問道。

“畜生!孽障!陛下莫要受驚,臣來收拾這個畜生!”老達一改在第二層黑沙漠地獄時的那種低調含蓄的姿態,表現出怒氣騰騰的樣子。 看到那一閃而過的白影,我身體本能地靠近那扇窗戶。

我睜着雙略帶慌亂的雙目透過木製的窗戶看向窗外。

我看到院子裏夜風強勁,小樹搖曳不斷,但卻沒有一個人影,安靜的後院,此時此刻看上去是再正常不過了。

只是它的正常,無一不昭顯着剛纔的白影只是我的錯覺。

是我的錯覺嗎?我在心裏向自己提問。

可爲什麼我會覺得那道白影並不是我的錯覺?

我細細揣摩着,右手不由自主地探向我的左胸最靠近心臟的部位。

那裏心率不尋常的加速。

我的視線來回的掃射着後院的每個角落,在確定沒有那道詭異的白影后,我才慢慢收回眼神。

“但願這只是我的錯覺。”

我捂着躁動的心口,努力平復內心深處的彷徨。

頭頂突兀地有什麼毛茸茸的東西來回觸動,我緊張兮兮地伸出手去抓。

可我這一抓,險些沒有自己給嚇死。

看我這是什麼鬼運氣,隨便一抓。頭頂毛茸茸的‘東西’就被我輕易的拽了下來。

這一拽下來,眼前猛地鑽出個七竅流血的白衣女人,她正張牙舞爪地朝着我揮動她半截都被血淋淋筋骨代替的雙手,她邊揮舞,還邊衝我齜牙咧嘴。露出的牙槽裏都是亂舞的蛆蟲。

“怪,怪物!”

初始我還不知道那是隻鬼,一聲驚嚇地往後退一大步,悲慘的腰部撞上桌角,疼得我淚花兒直在眼眶裏打轉。

“怪物?你敢喊我是怪物!我活着的時候,這臉不比你遜色,沒眼力見,我要你陪我一起給那老東西殉葬!!”

我看着那恐怖的怪物衝我亂嚎了幾句,隨後面色極難看地朝我再次揮動她血淋淋的雙手,一副要送我下地獄的模樣,簡直是恐怖到極致。

在她飛過來的那一刻,我第一個念頭就是趕緊跑。

我心裏這麼想着,轉身就往門口跑。

可詭異的是我剛纔回來的時候明明沒有鎖門,這門卻突然就從外面反鎖。無論我怎麼開都無法打開。

眼看着那白衣怪物就要攻擊過來,我急得後背都被冷汗浸溼。

千鈞一髮,我靈機一動,閉上眼集中精力,將渙散在四肢百骸的靈氣聚集在丹田裏。

直到丹田中的靈氣越積越多,我突然睜開眼,原本清澈的雙目裏迸射出精銳的厲光,厲光化作不可逆轉的鮮紅光束直直地射向白衣女怪物。

白衣怪物被鮮紅的光束擊中,竟然連連敗退。

“找死!”

白衣怪物陰聲厲吼,化形成骷髏的狀態陰森可怖地朝我露出她的尖銳恐怖的指甲。

我心底害怕極了,而此時丹田裏的靈力正不受控制的逆轉,我忍不住叫出聲,掌風帶着不可估量的靈力打向緊閉的屋門。

屋門被我帶有靈力的掌風擊碎,發出嘭地響聲。

這響聲乍然出現,我愣了一下,沒想到我的靈力居然會那麼大,這是以往不曾有過的。

還沒等我想明白,那白衣女怪物就衝我飛了出來,我不敢再怠慢,拔腿就往前廳跑。

我急衝衝地跑出前廳,白衣女怪物就在身後,每當她即將抓到我的時候,我總能有驚無險的逃脫掉。

我到了屋外才發現這夜風越發的肆虐,風裏夾帶着陰森森的鬼氣,呼呼地吹颳着我的身體及我的靈魂。

我光顧着逃命,也沒看清楚腳下,腳尖絆倒石頭,一個趔趄往前頭的黃泥路衝過去。

就在我以爲自己必然會遭殃的時候,腰上忽然一緊,一個渾然有力的手臂將我攔腰摟進懷裏後護在身後,隨即他祭出桃木劍躍身跟白衣女怪物打了起來。

我癡愣愣地望着突然出現來救我的慕桁,我沒想到他會出現,心底感到意外的同時多了幾分難以言明的甜蜜。

“慕桁,小心點,她似乎不怕你的法訣,要攻擊你的左肋!”

我害怕慕桁會受傷,於是雙目緊緊地盯着女怪物和慕桁,在女怪物使詐的時候及時通知慕桁。

重生之蘇晨的幸福生活 慕桁面無表情地掃了我一眼,隨即身手敏捷躲開女怪物的襲擊,他咬了口手指利用指血臨空畫出較爲厲害的符篆打向女怪物。

女怪物被打中後悽慘地叫了一聲,趁着慕桁沒注意時立馬給我扔了一團鬼霧。

我被她突然的襲擊嚇到叫出聲,“啊――”

慕桁爲了救我跑回來打散鬼霧,而這救我檔口,女怪物已經跑了。

慕桁發現女怪物跑了以後,臉色難看地瞪了我一眼,眼底似乎藏匿着對我的不滿與輕視。

“身爲蛇女族公主,你連個女鬼都對付不了,弱爆了!”

在我知道那個女怪物就是鬼後,我還沒得及消化新接納的認知,就被慕桁深深地鄙視了。

我委屈又無奈地咬着脣,他說的是時候,我弱爆了,被鄙視了,我連反駁的能力都沒有。

ceo先生,簽字結婚! 我心裏有些酸楚。

“我,我以後會變強給你看的。”

我不想永遠讓喜歡的慕桁討厭我,我擡起頭難得膽大的對上慕桁深如海淵的黑眸,斬釘截鐵地宣誓。

慕桁似乎沒料到我會反擊,聽到我的話後,他眸底一亮,隨後那亮光又轉淡。

他並沒有鼓勵我,甚至沒再搭理我。

他轉過身子不再看我,步伐穩健地往劉大叔和樑嬸子家走。

他的無言讓我心緒難平,看到進了屋子,我猶豫了下也跟着進去。

但我們倆都還沒進門,身後忽然又響起絕望的慘叫聲。

那聲音叫得我心中顫抖不已。

我和慕桁齊齊地轉過頭,兩雙眼睛同時看到屋門口不遠處的柏樹下,一個披頭散髮的女鬼正貪婪地吸食着一個幾近乾枯的男人。

“啊~唔!”

我本能的想要大叫,聲音飆起的那一刻及時被慕桁捂住我嘴脣。

“叫什麼?安靜點。”

慕桁擔心我的叫聲會引來女鬼的注意。

他在確定我不會再叫出聲後,身形迅速地馳向那即將陽氣殆盡的男人。

我看着慕桁救下那出氣多進氣少的男人後,就跟女鬼撕鬥起來。

一個又一個黃色符紙從慕桁的懷裏扔出,女鬼節節敗退後準備迅速撤離。

慕桁沒有給女鬼逃離的機會,一劍刺中女鬼的胸口。

就在我們以爲她會灰飛煙滅的時候,劍底下的女鬼忽然擡起頭,衝着慕桁邪魅一笑,最後化成一團黑煙顯示在原地。

“該死的,是虛影!”

慕桁沒想到自己鬥了半天的女鬼竟然只是個虛影。 “老達,那是你家親戚嗎?看你激動的樣子,”胖子不失時機的嘴賤了一下!

邪王的廢材狂妃 “呸!我們帖木兒家族不出那樣的敗類!”說罷,老達就展開了自己的翅膀,兩扇巨大的蝙蝠薄膜翼出現在我們的面前。

“這孫子又要吸血了,咱們往後退看看熱鬧!”胖子在我耳邊嘀咕道。

我心說沸銀湖水裏的惡魔一定跟着帖木兒達都家族有淵源,坐山觀虎鬥確實是一個好計策,於是就拉着麗麗的手遠遠的退到了一旁,靜心的看下面出現的情況。

只見在那湖心處,銀水開始慢慢的散開,從裏面漂浮上來一個渾身都是銀白金屬鑄成的人,那人也是留着長長的大鬍子,身着一副伊斯蘭貴族的服飾,窮兇極惡的面孔偏偏又是一副獐頭鼠目的面相,一看就不是什麼好東西。

“達都,你也來這裏了,哈哈,跟我一起在這銀水湖裏享受榮華富貴吧!”那怪人張口叫道,聲音極爲難聽,簡直就像是金屬碰撞的時候發出的聲音,而完全不像是人聲。

達都並不說話,而是用自己的翅膀不停的忽閃,只見一片片的黑霧從他的翅膀下面升騰起來,繼而形成了一股股旋風向那個銀白色的金屬怪人颳去。

“老馬,看見沒,這哥倆以前就認識,咱們這次靜心的看他們敘敘舊!”胖子一副幸災樂禍的嘴臉。

那個怪人見旋風吹來,也不驚慌,只是冷冷的笑了笑,伸手挽起一把銀白色的金屬湖水,向達都的身上潑灑過去,達都輕輕的一跳,就躲閃開了那些銀水的進攻。

從他倆一交手我就開始認真的觀察和分析兩人的招式,達都在自殺者樹林那翅膀裹人的手法我是見識過了,但是這黑霧有什麼作用,我卻一點也不知道,只見那團黑霧來到了那銀白色怪人的近前,馬上就變成了一羣密密麻麻的點兒,還蹦來蹦去的,樣子很像時跳蚤。

看到這裏胖子不禁打趣道:“嘖嘖嘖,老馬你看見沒,這專門練習吸血本領的人,什麼也是跟吸血脫離不了干係,不是蝙蝠吸血,就是跳蚤吸血,總之都是這些破玩意兒!”

那些小黑點附着在那銀白色怪人的身上,開始慢慢的變大,待我仔細看清楚時,竟然是一個個拳頭大小的屍鱉,它們身體膨脹的同時,身體也由之前的黑色變成了金屬般的銀白色。

而那個銀白色怪人,身體似乎開始慢慢的乾癟,好像是被吸乾了體內的銀水一般。

看到這裏,我心中似乎明白了一些,這個看起來很像金屬雕塑的銀白色怪人,他的體內都是一些銀水,而達都所釋放出的吸血屍鱉附着在他的身上,把體內的銀水也給吸了出來,繼而讓這個傢伙變成癟下去的氣球。

“老馬,麗麗,看見沒,我們以後要是跟這個傢伙交手的時候千萬要注意,不要被這團黑霧給碰上,這些黑霧都是蟲子!孃的,他那件破黑袍子多少年沒有洗過了,怎麼那麼多的跳蚤!“胖子小聲嘀咕道。

總裁老公太凶猛 然而,那湖水中出現的金屬怪人並沒有被達都的這一招式給擊敗,他撲通一下又跳入了銀水之中,繼而一陣陣青煙升起,那些黑色的屍鱉全部被燒死,沉入了那銀水湖中。

達都此時顯得有些緊張,往後微微的挪了挪步子,突然在他身後的湖面鼓起了一個很大的銀色的包,那個金屬怪人再一次出現,不過這次他的身材好像時大了很多,他用水挽起了一大把銀水,猛的向達都的後背潑去。

達都此時似乎已經感覺到了有什麼不對勁兒,這個時候再想躲閃已經來不及了,於是他乾脆用翅膀把自己包裹住來做防禦。

那些銀水濺在達都的身上立刻就燙出了一個個大口子,一股股濃烈的烤糊的味道傳來,達都那半透明狀的翅膀瞬間就千瘡百孔像一把破雨傘般。

看到這個場景,我感到有點發憷,這個金屬怪人到底時誰啊?他和這個沸騰銀水湖融爲了一體,而且還能利用沸騰的銀水來傷人,你是打也不是,不打也不是,而且可以隨時隱蔽在湖水之中神出鬼沒防不勝防,達都雖然之前給我們的印象一準不是什麼好東西,但是一路走來,多少還那麼一點點微乎其微的感情,看他也不是這個金屬怪人的對手,我心中不由得開始緊張起來。

當達都再次展開翅膀的時候,那狀況簡直慘不忍睹,渾身都是已經冷卻凝結的銀水,就像時嘎巴一樣附着在他的身上,而左邊的那個翅膀簡直就不能看,完全成了一大塊兒破布,像時被衝鋒槍打過的一般。

那個金屬怪人看見達都的樣子哈哈大笑,一個猛子又扎進了湖水之中,消失不見了。

一切又好像時恢復了正常,平靜的湖面上死一般的寂靜。

我看達都的身形有些踉蹌,就上千扶了他一把,“老達,看樣子,你好像認識這個人!他到底是誰?”

重生空間八零小媳婦 達都用疲憊的眼神看着我說道:“那是你的表弟,也是一千年前那場災難的罪魁禍首,海爾罕!當時就是他貪圖成吉思汗的500人商隊,殺光了所有的人,搶奪了所有的財物,才讓成吉思汗調動20萬大軍來進攻花剌子莫,當時如果不是他,我們也不會有亡國之恨!”

“我靠!老馬!你的表弟很操蛋!良心大大的壞了!”胖子說道。

我一聽達都這麼說心中不由的升起一股子怒火,心說這個王八蛋我在查資料的時候也看過他的事蹟,當時他駐守着花剌子莫國的東部邊陲,因爲貪圖成吉思汗本來用於通商的500人商隊的財物,把這些人全部都殺光,而且在成吉思汗的使者在來花剌子莫交涉的時候,把使者也殺了,簡直就是個操蛋透頂的畜生,這麼操蛋的人,歷史上沒有幾個,而他的行爲足以標榜千秋了!”

我扶着達都說道:“老天不公啊,這麼混蛋的傢伙居然還讓他來守護第三層的地獄,真是……咳!”

達都咳嗽兩聲說道:“不是守護,是囚禁,歷史上沒有比他更加貪財的人了,所以才讓他在這裏永世墮落!”

胖子看見老達受傷,悻悻的走過來說道:“什麼囚禁,我看是享福,你看人家蹦來蹦去的多自在,而那些犯了一點小錯的人,又是被狗啃,又是被火燒的,你們的那個真主啊,真的時不公平!”

“胖子你別廢話多,小心……”我提醒他道。

雖然我不知道爲什麼這裏的地獄是這個樣子,而不是我們在國內看見的形態,但是我多少感覺出了一點什麼東西,就是不同的文化範疇的人,所主管天地的格局,似乎略有不同,我不知道那十殿閻羅是誰安排就職的,但是在這裏,掌管一切的絕對不是我們中原的神祗!還是低調小心一點爲好。

沒想到胖子的這一句話竟然讓湖水下面的那個王八蛋給聽見了,他又一次露出了水面,不過這次只是露出了一個腦袋,衝我們嘿嘿的笑着。

“扎蘭丁,你也來了,你不是領導着花剌子莫的軍隊在和蒙古人作戰嗎,怎麼了?你戰死了嗎?你個廢物,盡給我們花剌子莫丟人,不過你身邊的那個胖子倒是很有見識,不錯,不如跟本汗一起在這湖水之中逍遙快活吧!”他猥瑣的笑着,那笑容簡直比胖子的笑容還要猥瑣。

我一聽這話,心中馬上就升起了一股子火,孃的,我給花剌子莫丟人,狗日的當年要不是你,這數百萬的老百姓會全部死於蒙古人的刀下嗎?見過不要臉的,沒有見過這麼不要臉的!

“陛下,這傢伙擁有第三層地獄的天時地利,我們一時打不過他,我們不要硬碰,臣下現在就派遣蝙蝠帶你們速速離開,到湖水對岸去!”達都有些緊張的說道。

胖子聽說要把自己也弄到這沸騰的銀水裏洗個澡也是嚇的渾身哆嗦,連忙對達都說道:“老達快點,這東西一點也不好玩,我們先到湖水對岸再跟這個孫子計較!”

那個銀白色的金屬怪人這個時候發出了歇斯底里的笑聲,“你們想跑嗎?不可能了,你們一起跟我在這個銀水湖裏接收高溫的煎熬吧,扎蘭丁,你也來了,我心裏平衡多了,我好滿足,我一點也不自怨自艾了,哈哈!”

面對這個臭流氓,我一點辦法也沒有,只能寄希望於老達蝙蝠軍團能夠快點救我們,不要讓我們掉進這沸騰的湖水裏活活燙死。

“達都!你不要以爲你那羣臭蝙蝠就能救了你們,如果我想讓你們馬上死,須臾之間就能辦到,我就是喜歡看見你們現在這樣驚恐的樣子!”海爾罕又一次無恥的狂笑。

“陛下,我帶你走!”達都大聲說道,隨即他變成了蝙蝠的樣子,把我託在身後,也不去管胖子和麗麗,強行的扇動翅膀就要離開。

但是他的翅膀,因爲被燒穿了很多個窟窿,無論他怎麼努力似乎都無法帶我高飛起來,一時間狼狽不堪,更引起了海爾罕的一陣狂笑。 我也沒想到那個女鬼竟然是個虛影。

而我更沒有想到的是那個消失的女鬼,在擡起頭那一刻露出的臉,居然跟之前追殺我的女鬼一模一樣。

將白衣女鬼和虛影對比起來思考,我總感覺今晚是有預謀發生的。

還不等我想通頭,我和慕桁所在的四面八方傳來一道道悽慘的尖叫,直叫得我們心中打鼓。

爲了避免再有人遇害,慕桁給柏樹下頻臨死亡的那位男同胞餵了顆丹藥後,就往發生源跑。

我看了眼吞下丹藥後陷入昏迷的男人,察覺到他不會死後,轉身追向慕桁。

慕桁跑得很快,他又是練家子,跑了一會兒就消失在我眼前。

我像個無頭蒼蠅一樣在村子裏尋找慕桁的蹤影。

可我找了半天也沒見到慕桁,反而是每到一個村子角落,就能看見白衣女鬼的虛影在吞噬男人的。

不要問我爲什麼知道那是女鬼的虛影,我的直覺告訴我,那就是虛影,沒來由的肯定。

lixiangguo

穆臣沒有繼續剛才的話題,反而轉了個話題。

Previous article

「我親哥哎!在咱們哥幾個面前咱就別裝純了行嗎?天乳女神都被你搞到手了,你會不知道什麼是ktv公主?」李輝無語道。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