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肖狩零幕度還有山無凌聞言,均難以置信齊刷刷的看向時亦,異口同聲道:「你居然沒作弊?你特么的在逗我呢?還老老實實答題?請告訴我,這絕逼是我幻聽了。我們都作弊了,就連阿度(我)這麼老實的人都作弊了,你居然沒作弊?這絕逼是我本年度聽到的最好笑的笑話和最難以置的事,沒有之一。」

白折:「……」雖然不知道你們所說的殿內的考核是怎麼一回事。不過聽起來很高大上的樣子,所以你們這麼討論作弊的事真的好嗎?

時亦:「……」

無語過後時亦忍住想打人的衝動,怒道:「老子才不是你們呢!老子當然沒作弊。我了個擦,老子哪裡像是會作弊的人?再說了,我需要作弊嗎?」

山無凌幾人聞言,上下打量了時亦一眼,眼裡的鄙視不要太明顯。「像,啊呸,說錯了。你哪裡是像,你吖的根本就是好嗎?你不需要作弊誰需要?」

時亦:「……」

「友盡吧!老子要離家出走,再也不回來了。」

肖狩聞言一臉的冷漠,「大門在那,出門右轉左轉直走都行,謝謝,慢走不送。」說著肖狩指了指大門。

零幕度也是一臉的冷漠:「對,慢走不送。」

山無凌表情同上:「嗯,走之前把那十萬屬於我們的還回來,你就可以走了。」

白折:「……」發生了什麼?為什麼會聊到散夥?他們不是在說關於我的事的嗎?這是什麼神展開?

時亦:「……」我了個擦,說好的比親人還親呢?你們怕不是個假的吧!

肖狩幾人看著吃癟的時亦,不約而同的笑了,笑過之後肖狩才有些後知後覺的道:「不對啊!時亦你什麼時候會看書了?你小時候不是應該比我們還調皮的才對嗎?即使不調皮也不像是會天天呆在書房的人啊!」

正在自艾自憐懷疑人生的時亦一愣,垂眼,掩蓋住自己眼裡情緒。他們又怎麼會知道,他小時候呆的最多的就是書房了。因為……

時亦眼裡閃過悲傷,但也只是一瞬間。然後當時亦再抬頭時鼻孔朝天。「哼!我才不是你們呢!我小時候可利害著了呢!啊呸,說錯了,我一直都很利害。

域內的考核還是我每次算著考的呢!不然你們以為為什麼每次我都剛好及格,不然就是或多一分或少一分呢?都怪審審說什麼及格就行了。

切,不然我還能考個第一呢!」說著時亦滿臉的鄙視。 正當幾人詢問之際,幾道身影激射而來,正是錦衣衛楊霆以及少林了凡等人,另外還有幾位陌生武者。

俱是元神境大能!

季川跟在楊霆身後,望著血色朦朧的神劍山莊,眉頭不由緊皺。

道心種魔大法,專修精神異力,對一切都很敏感。

以他超凡的魔種靈覺,感知著高空之上的血雲,竟然有種腦袋一陣眩暈之感,這還是季川第一次遇到這種事情。

豪門邪少:老婆你就從了吧 道心種魔視萬物為波動,一早一木是一種波動,武者真氣亦是一種波動。

生命力越強,波動越強。

例如,元神境武者真氣波動,肯定要比先天境武者真氣波動強,這是一種生命層次的不同。

而在那血色雲層中,季川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波動,讓人心悸的波動。

季川懷疑,那血色雲層正在孕育著一個可怕的生命。

望著許多人準備前往神劍山莊內部一探究竟,季川冷笑一聲,真是不知死活。

這些人甚至有些連先天境都不是,也敢在這裡湊熱鬧,就算裡面神功秘籍、武器神兵、稀世珍寶,你有命拿有命用嗎?

季川遲疑道:「大人,我觀這神劍山莊詭異異常,我們真的要進去嗎?」

這句話很明顯,季川並不打算進去,這種危險的事情,他沒有必要以身犯險。

何況,手握天魔策,就是天下最大的瑰寶。

無論神劍山莊裡面有沒有什麼寶物,都不值得他前去冒險。

楊霆頭也沒回,嗡聲道:「放心,會有人替我們去探路,我們先等等,不急。」

世界上,永遠不缺鋌而走險之人,為了所謂的修鍊資源不惜一切,甚至自己的生命都可以置之度外。

這些散修並不是不知道危險無比,只為博那萬中無一的可能性。

楊霆說的沒錯,不一會兒,眾人在五大劍派那裡問不到所以然,實在沒有耐心等下去,一個兩個成群結隊走進山莊。

楊霆皺著眉頭,望著越來越黏稠的血霧,沉吟道:「季川,我們往後退一點,我總覺得心裡不安。」

何止楊霆,季川感受著那血紅雲層波動越來越大,臉色變得越發難看。

他都有種掉頭就走的想法,楊霆在此,此時又沒有什麼實質性危險,又不好直接離開。

季川沉著臉,急身往後退去,沒有絲毫留念,對神劍山莊發生何事也沒有興趣。

他與楊霆不同,楊霆身為寧州錦衣衛鎮撫使,寧州出了這等大事,當然要事先弄清楚,否則就是失職。

遠遠不止季川和楊霆在往後推,在場凡是元神境大能,恐怕都有心悸之感。

遠比剛才松域平掌門進去時更加恐怖,此時血霧已經不似一層薄紗,而是一層血布,圍攏著整個山莊。

在季川退後時,一批批江湖人不甘寂寞朝著神劍山莊涌去,庄內大門早已被轟碎。

剎那間,這些人就消失在黏稠的血霧中,不見蹤跡。

還剩下來的已經為數不多,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陌生之間也沒有打招呼,而是尋了一處較遠的地方,靜靜等待著進去這批人的動靜。

失去了這些人,又陷入沉寂中。

這麼多人湧入庄內,竟然連絲毫聲音都沒有發出。

不知過了多久,季川臉色忽然一變,猛然抬起頭,臉色難看的望著那凝聚在一起的血雲。

血色籠罩的上空,一團團血雲突兀扭曲在一起,覆蓋著這一整片區域。

越是聚攏,血色雲層越加鮮紅,這種妖異的紅讓人驚懼。

哪怕楊霆臉色都變了變,這等恐怖景象哪怕數十裡外亦能看到。

忽然之間,天地間變得極為壓抑,鮮紅色雲層似乎在醞釀,道道血紅色雷霆在雲層中盤旋飛舞。

「轟隆……」

這道雷霆不甘寂寞,終於展示了他的怒火,轟然落下。

妖異,而又可怕。

雷霆的怒吼,並沒有因此而結束。

緊接著,一道道血色雷霆不斷蓄積能量,朝著地面不斷落下。

「啊……」

這種無差別雷霆,落到一名武者身上,不論此人是何修為,一樣化為飛灰,消失於天地間。

季川憑藉著超凡的魔種靈覺感知,騰挪於危險邊緣,還未曾受傷。

可是那些後天境乃至先天境武者可就倒霉,遭受著血色雷霆無盡摧殘,觸之即死。

「轟!」

血色雷龍落下,地動山搖,風雲變色。

……

神劍山莊內部,劍冢!

被掏空的整個山體內部,寬廣無比,比起神劍山莊不遑多讓。

原本應該熱浪騰騰的劍冢,此刻變得壓抑靜謐。

剛一入劍冢,松域平等人臉色大變,變得極為難看,陰沉的快要滴出水來。

他們終於明白為何山莊內部空無一人,明白這濃郁的血霧到底從哪裡來的。

劍冢內橫躺著一具具屍體,面目慘白,眼中充斥著驚恐,像是遭受非人的折磨。

松域平臉色難看,蹲下身來,仔細翻看著橫七豎八的屍體,臉色一變,隨後不斷翻著屍體。

「全身血液像是被什麼東西抽離,每一具屍體都是,這些人應該就是神劍山莊弟子。」

松域平一臉凝重,幾乎一字一句說道。

在場幾人聞言,紛紛蹲下身子查看,果不其然,興許是時間已久,每具屍體血液乾涸,形同枯槁。

「梅詢到底幹了何事,這神劍山莊究竟怎麼回事。」一劍門掌門望著劍冢深處,那裡彷彿正在孕育著大恐怖,讓他這個元神境都有些心驚膽顫。

「你們有沒有發現自從我們進來之後,血色霧氣越來越厚重黏稠。」青陽劍派一名長老伸出一隻手,在空氣中摟了一把,瞬間滿手血紅色血液,不由凝重說道。

不用他說,眾人都有所發覺,只不過一直沒有人提起而已。

一經提起,幾人心頭一沉,都有退卻之意。

劍冢內部恐怖氣息,他們只要不是傻子,都能清晰感覺到,這是一種極為邪惡血腥的氣息。

閃婚蜜寵:小嬌妻,甜又甜 松域平低頭沉吟,又抬頭看了看劍冢內部深處,一路上遍布乾枯的屍體,裡面蘊藏著大恐怖。

「走,我們離開劍冢!」松域平下定決心,果斷道。

試愛99天:首席未婚妻 不能為了一時好奇心,去撩撥這種恐怖的東西,丟了性命。 眾人聞言滿臉的鄙視之,肖狩率先開口了,語氣里是掩不住的鄙視,「你就裝吧!就你這樣的還故意的,哈哈哈,別笑死我了。去去去,邊兒玩去。」

山無凌瘋狂點頭,臉上滿滿的都是鄙視。「就是就是,裝逼也要有個限度啊!」

「就是,這逼裝的我給一百零一,多一分都不怕你驕傲。」說著零幕度還搖了搖頭,一臉的鄙視。

白折:「……」

時亦:「……」摔,說好的十年的感情呢?還能不能愉快的做小夥伴了?而且我說的是真的啊!你們為什麼不信?還能不能愉快的玩耍了?

果然,審審說的沒錯,自己要這麼說的話絕對不會有人信的,自己當時還不信呢!現在,好吧!打臉來得如此的快,猝不及防,淚流滿面。

肖狩沒管時亦那欲哭無淚的樣子,而是看向滿臉懵逼的白折。「白……小姐,你好,我重新再自我介意一下吧!我叫肖狩,而她叫山無凌,他叫零幕度,他叫時亦,這個叫時亦的貨是我們的店主。」說著肖狩依次指著自己、山無凌、零幕度還有肖狩。

頓了頓肖狩繼續道:「我們這家店,叫域之界,在現世專接那些詭異靈異的事。嗯……詭異靈異的事大多數是和妖精妖怪有關。我們都是魂力者,這個不用我說你也知道吧!畢竟不是魂力者的話誰敢接這些詭異靈異的事啊!是吧!

當然了,這只是對外而言的。實際上我們還有另外一層身份。」說著肖狩手一翻,頓時手上靜靜的躺著一條黑色夾雜著紅色的東西。仔細一看,會發現那是一條黑色印著似字非字,似花非花的紅色怪異圖案的鎖鏈。

白折看著靜靜躺在肖狩的那條鎖鏈,眼裡閃過震驚,脫口而出。「黑衣紅紋鎖妖靈,界域管理執行現!鎖妖靈,界域管理執行者?」

肖狩點點頭,眼裡閃過笑意。嗯,看來鎖妖靈還是一如既往的出名啊!那他就放心了。「嗯,你猜的沒錯,我們暗地裡的另一重身份就是界域管理執行殿的執行者。

也是負責把偷渡到現世和誤入現世的妖精妖怪送到界域管理執行殿,再由界域管理執行殿來送他們回原來的界域。當然了,也會根據他們所犯的事判定是否要坐牢。

嗯,換句話說,我們也就是你要找的界域管理執行者。」

白折愣了好一會才回過神來,嗖地一下從半空中竄到了肖狩的……

大腿旁邊。

正在肖狩疑惑這貨要幹嘛時,這貨刷地一下抱住了肖狩的大腿,同時抬頭,雙眼閃閃發光的看著肖狩。「執行者可算是找到你們了,嗚嗚嗚……寶寶要回家,寶寶再也不想在現世呆了,你們現世的人類都好可怕啊!嗚嗚嗚……快送我回去吧!現世真的太可怕,人類也太可怕了,我一刻都不想呆了。求送走啊!嗚嗚嗚……」

「……」零幕度幾人看著一臉生無可戀哭的凄慘的白折,對視了一眼,均在對方的眼裡看到了有故事。然後,幾人同時笑了起來,那笑容簡直不要太猥瑣。

此時的白折還不知道時亦應幾人已經在盤算著讓她講故事了,而應個故事的主人公自然就是她自己。不然,她一定會忍不住跳起來罵人的。

只可惜此的她不知道,此時的她正抱著肖狩的腿,雙眼閃閃發光的看著肖狩,時不時的嚶嚶一下。

被抱住大腿的肖狩,再看看雙眼閃閃發光的看著自己的白折,肖狩額上的青筋忍不住跳了跳。

看著還不打算鬆開自己的腿的白折,終於忍無可忍的道:「你特么的為什麼要抱我的腿啊?還有你要抱到什麼時候啊喂?女孩子要矜持啊!隨便抱一個男人的腿像什麼話?還不鬆開?」

白折聞言有些莫名其妙地看著生氣的肖狩,有些不解的道:「電視里還有百度上還有扣扣群里聊天不都是這樣說,大佬借個大腿抱一下嗎?難道不是這樣抱的嗎?之前老是聽別人說抱大腿抱大腿的,我老早就想試一下了。只是奈何一直沒機會,現在終於有機會試一下了。感覺……嗯,好像不錯。

不過,我還是個小孩子,不存在什麼女孩子要矜持,隨便抱一個男人的腿像什麼話的說法。所以,大佬你搞錯了哦!」

眾人:「……」

我了個擦,你是不是對抱大腿這三個字有什麼很深的誤解?

抱大腿是這麼理解的嗎?第一次聽說,漲見識了。

最方的莫過於肖狩了,他是第一次聽說,原來抱大腿還能這麼理解,而且,還能這麼……

好吧!請恕他才疏學淺,他完全找不到合適的詞來形容。

他是不是該回去讀個書再出來的好?不然,再遇到這種情況多尷尬啊!

啊呸!開玩笑的,差點被帶歪。肖狩看著仍然抱著自己大腿的白折,忍不住扶額。「抱大腿不是指真的抱著對方的大腿,這都是誰告訴你的?抱大腿就是抱著對方的大腿的?」

白折仍然一臉的天真無邪。「沒有誰說,只是我自己自行理解的,怎麼?不對嗎?」白折歪著腦袋,滿臉天真的看著肖狩。

肖狩:「……」

「噗……哈哈哈」來自眾人的豬笑聲。其中時亦笑的最為誇張。噗……哈哈哈,肖狩的表情好搞笑哦!真特么的,完全停不下來啊!不行了,完全忍不住啊!「哈哈哈……哈哈哈……」

「……」肖狩聽到時亦的誇張豬笑聲,忍不住狠狠的瞪了時亦一眼。「你特么的給老子閉嘴,不然老子讓你吖的知道花兒為什麼這樣紅。

還有零幕度小凌兒你們兩個也是一樣的,都給我閉嘴,不然……」不然什肖狩沒說出來,但眼裡的威脅簡直不要太明顯了。

山無凌三人聞言,收斂了自己臉上的笑意。嗯,樣子還是要裝的,畢竟雖然平時的肖狩看起來很弱,但也不知道怎麼回事,這貨越憤怒就越強。簡直猶如憤怒的小鳥般,讓人不敢惹。

想著山無凌幾人捂著嘴,扭過頭,肩膀一抽一抽的,那偷笑憋笑的樣了簡直不要太明顯。

肖狩:「……」

算了,這幾人就是這樣的讓人忍不住抓狂,還是無視之吧!不然,自己會被活活氣死的。

想著肖狩低頭看著還抱著自己大腿的白折,滿臉黑線的道:「抱大腿不是這麼理解的知道不?你放開我的大腿先,我來跟你說說何為抱大腿。」說著肖狩看向白折的抱著自己大腿的爪子。要不是看在這貨是女孩子的份上,他早就把這貨丟出去了。 「快,儘快離開!」

既然已有決心,絕不會拖拖拉拉。

趁著裡面恐怖的東西還沒有蘇醒之際。

離開!

lixiangguo

接著這殭屍又在林飛意念控制下在這片空間里蹦來蹦去,其神態動作十分好笑。

Previous article

「未。。未來??」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