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聽到這話,袁剛烈沒有太多的表情,現在的袁剛烈,對於人類世界的價格還沒有什麼概念,但劉飛宇和三『女』,心中都是不自覺的一沉,這絕不是買東西的前兆,反而象是想謀奪的意味。

「不好意思,我們有自己的銷售渠道。」劉飛宇暫時沒有和對方打破臉的意思,從對面十人的氣息來看,都不是易於之輩,甚至不下於西『門』家族的九級修鍊者,貿然起衝突,對自己沒有什麼好處。

正常價格,劉飛宇他們的魔獸皮,九級的至少值五百萬到一千萬金幣,八級的能夠值到一百萬到兩百萬金幣,魔核的話,儘管裡面還有暴虐的氣息,需要先清除才能正常使用,但七級以上魔核,價格是正常魔核的一半。

對面狂獅傭兵團可是直接給出了那樣的低價,價格更低的是魔獸皮,直接就是近乎五分之一的價格,劉飛宇他們即便最大度,也不可能出手。

「呦呵!還不肯啊,那你準備什麼價格才能夠接受?」狂獅傭兵團為首的修鍊者好整以暇的說道。

「我可以以市場價九五折給你,再少就不成了,畢竟我們辛辛苦苦獵殺這裡的魔獸為什麼,不就是賺點錢買武器鬥技等,如果割捨太多了,我們不是白忙活了!」劉飛宇依然不卑不亢的說道,但已經示意三『女』他們做好戰鬥的準備了。

看他們的架勢,不是真心實意想買,而是想搶奪了,劉飛宇不得不防,同時也在拖延時間,讓後面的馬可8226;梅麗他們能夠第一時間支援,以劉飛宇的推斷,對面十人都不是易與之輩,比血魂十煞更加難以對付。

「你以為我們就在乎那麼點錢,既然你們不識相,那就不好意思了,我們還分文不出了,你們又能夠怎的,這個世界實力為尊,即便你們有個不錯的家族,但有些人是不能得罪的,破殘消災的道理都不懂,就象我們狂獅傭兵團,遠不是你們能夠冒犯的,我們團長可是高高在上的聖級修鍊者。」狂獅傭兵團為首的修鍊者肆無忌憚。

「想找麻煩,就看你的翅膀硬不硬了,不要以為一個聖級修鍊者撐腰,就足以讓你們肆無忌憚,你的話原封不動的還給你,有些人,不是你們能夠得罪的,奉勸一句,虧心事少做,哪一天就會遭到報應的。」劉飛宇已經示意袁剛烈將背上的魔獸皮卸下,和三『女』一齊站立在一起,準備迎接狂獅的挑釁。

「要打架?我喜歡!」袁剛烈大馬哈一個,好戰興奮情緒在臉上表現的一覽無餘,將狼牙『棒』抗在自己的肩膀上,一副要打^劫的模樣,讓人哭笑不得。 ?「哦,看來你的家庭背景實力不小啊,是有神級修鍊者還是一群聖級修鍊者撐腰啊,不過怎麼身邊沒有幾個得力的護衛,難道是庶出的,不受家庭重視?」.手機閱讀

「家族歷練,也不允許我們泄漏身份,你就不要瞎猜了,不過有一點我也認同,紫月大陸,強者為尊,這樣吧,不知道你們是要一起上,還是一個個的討教,我們都接著就是,不過醜話說在前頭,等下有所傷亡就不要怪我了,看到沒,我兄弟的狼牙『棒』,我可不敢保證他下手有分寸,到時候被砸成『肉』泥就不好了。」劉飛宇還在拖延時間。不過話說的有點重,好像狂獅傭兵團是土『雞』瓦狗似的。

但直覺告訴劉飛宇,對面的人很危險,或許一個兩個看不出來,但十個在一起的話,危險程度已經超過了血魂十煞和西『門』家族的修鍊者,劉飛宇隱隱的覺得,隨眠的十個修鍊者,應該有聯手對敵的磨練,一旦聯手,戰力翻翻的漲。

「哦,一柄狼牙『棒』而已,我可可是見過大陣仗的,不要拿一柄空心的狼牙『棒』來嚇唬我們,而且上面刻畫了漂浮陣,也不見得多重,我說的對嗎?」狂獅傭兵團眾人不為所動,指定劉飛宇是自己壯膽。

劉飛宇是想要拖延一點時間,而狂獅傭兵團眾人是帶著貓戲老鼠的心態,也不擔心什麼,即便有其餘的修鍊者經過也不怕,如今紫月大陸開始動『亂』不安,隨處可見廝殺。

「到底打不打,不打就不要攔著我會鎮上喝酒了!」袁剛烈有心想打架,但有力無處使。

遠遠的,馬可8226;梅麗他們已經『肉』眼可見了,這時候劉飛宇繃緊的弦才放鬆一些。

「我說怎麼回事,原來是在等援兵,這就是你的底牌,不得不說,你就很幼稚,難道以為多兩個九級修鍊者就能夠逆轉戰局,無法是多添兩條人命罷了。」對於馬可8226;梅麗他們的到來,狂獅傭兵團眾人不置可否。

「算了,我的耐心已經用完了,接受我們的怒火吧,還有這幾個小姑娘,如果你們願意跟著我們,保證你們吃香的喝辣的,還有這小子,我也是可以網開一面。」狂獅傭兵團為首的修鍊者見時機差不多了,準備開工了。

在他們看來,這麼久的戲言,已經滿足了,無損拿下他們不在話下,至於葉秀雲三『女』,自然是作為他們的戰利品,以他們強大的實力,擒獲幾『女』自然是手到擒來。

「敢不敢打個賭,誰敢和我一戰。」劉飛宇忽的走上前,攔在狂獅眾人身前。

「有意思,一個八級修鍊者而已,不過膽識不小,既然是打賭,那麼賭注呢?」狂獅傭兵團為首的修鍊者斜眼看著劉飛宇,饒有興趣的樣子。

「如果你們贏了,我將這些魔獸皮全部給你們。」劉飛宇毫不猶豫,這些魔獸皮價值數億到十億金幣的樣子,但劉飛宇眉頭都沒有皺一下。

「哈哈,不夠,加上她們四個怎麼樣?」狂獅傭兵團為首的修鍊者滿是戲謔的看著劉飛宇。

「不行,她們不是我的物品,我無權做主,如果是那樣的話,我們之間再無轉圜的餘地,那就是你死我活,什麼事情都不要往好的方向想,理所當然,我但擔保,一旦血拚,你們絕對不是贏家。」劉飛宇盯著狂獅傭兵團的眾人,眼睛中釋放出可怕的光芒,一剎那,狂獅傭兵團眾人都感覺到了深處的寒意。

「真不知道你拿來的自信,不過先將你解決也好,省的礙手礙腳。記得我的名字叫布萊8226;克!」示意狂獅眾人不要輕舉妄動:「難道你們認為我連一個八級修鍊者都解決不了?」

「你輸了的話就請不要再糾纏我們了,還有,將你的武器作為賭注,不知道你接受不?」劉飛宇一字一句的說道,對於賭約,劉飛宇也不算很吃虧,這傢伙的武器也很不錯,估計也堪堪達到了亞聖器的地步,值個幾億金幣沒有問題。

「你倒是好眼力,我答應了,讓你輸得心服口服!九級修鍊者尤其是領悟了結界的九級修鍊者,可不是你這樣的八級修鍊者可以匹敵的。」布萊8226;克哈哈一笑。

騰出一片空間讓二人進行戰鬥,對此,劉飛宇這一邊眾人都是有點『摸』不著頭腦,直接一起絞殺就是,為什麼非要這樣?以前遇到西『門』家族還有血魂十煞,都是直接開殺的。

不過也都沒有拘泥於這樣,都是退到一邊,將自己的契約魔獸都是釋放出來,這樣一來,狂獅眾人眼中閃過詫異,對面的這些修鍊者,也不是普通的修鍊者,難道真的是某個大家族的歷練子弟?

真要這樣的話,事情就得斟酌斟酌了,先看隊長的戰鬥吧,什麼,這小子也有九級的魔獸,狂獅眾人眼中開始閃爍起來。

暗影已經完全康復,劉飛宇沒有理由不讓他上場,有他的速度在,牽制對面的銀狐一點問題都沒有,銀狐是風光屬『性』的魔獸,同樣擅長速度,用暗影對付,也算是死敵類了。

要知道,光暗互克,又都有風屬『性』,可是有得一鬥了,對於自己的契約魔獸,劉飛宇和布萊8226;克都是相當的放心。

不過見到劉飛宇夠擁有九級的影豹,也是感到相當的驚訝,心中的某些已經認定的東西不知不覺已經發生了一些變化。

不過對於自己取得勝利,布萊8226;克沒有絲毫的懷疑,自己九級頂峰,武器是亞聖器,擅長速度,又領悟了結界,而且,自己的契約魔獸可不止一隻,還有一隻九級的銀雕,風水屬『性』,也是布萊8226;克的底牌之一。

狂獅傭兵團眾人對布萊8226;克一點擔心都沒有,布萊8226;克的底牌和實力,遠不是他們能夠比擬的,如果來年布萊8226;克都無法戰勝,呸!笑話,布萊8226;克會輸嗎,不會。

另一邊,儘管對於劉飛宇的舉動不是特別清楚,但對於劉飛宇,他們同樣有無窮的信心,這是很多次的生死之戰驗證了的。 ?「風之結界!」布萊8226;克沒有輕視劉飛宇,一上來就是結界展現,勢必要一舉拿下劉飛宇的樣子。有*意*思*書*院*首*發

「風之結界!」劉飛宇也不示弱,樣祭出自己的結界,同樣的風之結界,有與布萊8226;克針鋒相對的意思。

嘶!現場狂獅傭兵團的眾人倒吸一口涼氣:「八級的修鍊者,領悟出了結界,妖孽啊,難怪之前那麼狂,感覺比隊長都狂,原來是有底牌的!」一個修鍊者震驚之餘,不得不面對現實。

「嗯,或許這小子說的話是對的,儘管很狂,但確實狂的有底氣!」另一個接過話題。

作為當事人,布萊8226;克心中的震驚更甚,狂獅傭兵團眾人只是感覺到劉飛宇同樣是祭出了結界,但直接與劉飛宇對抗的布萊8226;克卻是深深的感覺到,對面這個少年的結界,領悟程度比自己還要略深。

自己可是有一個聖級的哥哥,自己領悟結界可是有著天然的優勢,數年下來,自己的結界已經接近大成了,自己曾經也是相當的自豪,同級中,自己也是首屈一指的,當然,和自己的哥哥比起來,自己就差上很多了。

一想到自己的哥哥,布萊8226;克又是充滿了崇拜,同樣也充滿了信心,自己的底牌可是很多的,光一個結界不能代表什麼,儘管布萊8226;克也是承認了劉飛宇的實力。

「風龍皇!」布萊8226;克開始頻頻調用魔法,作為一個九級的魔武雙修者,布萊8226;克當然能夠使用魔法,即便是普通的鬥氣修鍊者,只要達到七級,也是可以施展魔法的。

布萊8226;克一口氣釋放出六個九級魔法,想依靠魔法數量優勢一舉鎖定勝利,一次『性』能夠釋放六個九級魔法,布萊8226;克的『精』神力也算是相當不錯,事實也是如此,一般的九級鬥氣修鍊者,一次『性』能夠召喚兩個九級魔法。

『精』神力外放四五百米左右,當然,鬥氣修鍊者也有『精』神力不錯的,甚至有的鬥氣修鍊者『精』神力不亞於有高級『精』神力資質的魔法師的,不過那樣的鬥氣修鍊者,實在是太少太少。

而魔法修鍊者,依據『精』神力的資質,一般能夠一次『性』控制同等級魔法的數量為初級兩個,中級三個,高級四個,而布萊8226;克一次『性』能夠釋放控制六個,『精』神力的強悍可想而知了。

這也是布萊8226;克的底牌之一,強悍的『精』神力,能夠外放達到一千五百米,比一般高級『精』神力資質的九級魔法師外放的一千米,要高出不少。

然而,這一次布萊8226;克再一次的錯了,劉飛宇的『精』神力比他要強悍不少,目前,劉飛宇的『精』神力外放距離達到了三千米之巨,是他的兩倍,能夠控制的九級魔法也一樣達到了六個。

不過這一次劉飛宇召喚的魔法師三個九級的風龍皇和三個九級的土龍皇,整整齊齊的六個九級魔法,在魔法方面,劉飛宇同樣是火力全開。

「六個!九級魔法!」一個狂獅傭兵團眾人艱難的吐出這樣一句話,心中彷彿被千萬隻魔馬踏過,久久都不能平息。

相對於劉飛宇的面無表情,布萊8226;克實實在在的被打擊到了,八級領悟結界,比自己還要強上一絲,連自己引以為傲的『精』神力魔法控制上,自己同樣是輸了,雖然表面上看,都是一樣的六個九級魔法。

但,控制魔法存在等級壓制,對於以八級修鍊者的身份,控制六個九級魔法,等對方達到九級,至少是同時控制九個以上九級魔法,再往上推斷,布萊8226;克都不敢了。

布萊8226;克控制著六個九級的風龍皇朝劉飛宇殺來,劉飛宇自然是全力攔截,二者都了個旗鼓相當,但如果細心的發覺,劉飛宇控制的魔法取得一絲絲的上風,這一次劉飛宇也沒有留手,將自己的全部威能都呈現出來了。

只有自己表現的夠強勢,夠分量,才能讓對面的這些傢伙有所顧忌,如果能夠不發展團戰,就是最大的收穫。

結界分不出勝敗,魔法勢均力敵,那麼就只有鬥氣決勝負了,儘管現在魔法依然絢麗,各自爭鬥不已,但都知道,靠魔法分出勝負,不是短時間能夠做到的了,而魔力消耗,都是從魔核中直接提取的。

兩人不約而同的準備鬥技,劉飛宇沒有用自己拿手的鬥氣彈,而是準備的水龍擊,對面的布萊8226;克準備的同樣是地級高階的鬥技裂天斬。

戰鬥到了這個份上,狂獅傭兵團的眾人對劉飛宇已經是一次次的高看,但總覺得和自己的隊長一樣,底牌同樣層出不窮,漸漸地,狂獅傭兵團眾人對劉飛宇,從認為是一個狂妄自大的傢伙,從漠視到重新認識,到現在的近乎拔高到隊長的地步了。

畢竟就目前來說,劉飛宇和他們的隊長一直都是旗鼓相當,不過他們對於布萊8226;克最後獲勝,確實沒有異議,儘管目前還是旗鼓相當,但布萊8226;克還有不少底牌,而且,布萊8226;克也不懼消耗戰。

轟!鬥技對轟,遠比魔法互毆的動靜來的大,恐怖的能量風暴席捲,將『交』戰的雙方都是『逼』退了不少距離,即便是周圍觀戰的眾人,同樣被能量風暴『波』及,好在眾人都是高級修鍊者,紛紛調集能量,都還能抗住。

不過對於『交』戰的雙方,都是有了一個最直觀的印象,他們兩人釋放的鬥技遠比一般的九級修鍊者釋放同樣鬥技的威力大,看來,都是有深厚背景的人。

到現在,狂獅傭兵團眾人對劉飛宇所言再沒有半句不信,要不然,是無法培養出劉飛宇這樣的傑齣子弟的,一般的家族都不行,還缺少這樣的底蘊,有些東西,只有到了一定的地步才能知道。

劉飛宇能夠有這樣的戰力,背後有聖級修鍊者的身影那是鐵定的了,這一次,狂獅傭兵團也是踢到鐵板了,沒有想到,隨隨便便一個看似普通的隊伍,就是一個聖級家族出來歷練的子弟。 ?「喝!」布萊8226;克大喝一聲,再一次發動了鬥技裂天斬,劉飛宇依然回以水龍擊,依然是旗鼓相當。有*意*思*書*院*首*發

「還真的得感謝歐陽老祖們,要不然,這一次就要徹底載了。」劉飛宇心道,劉飛宇經過歐陽老祖們的指點,筋脈拓展,鬥技威力才提示了許多,加上劉飛宇金屬『性』鬥技鋒芒畢『露』的加持,才和布萊8226;克再鬥技上拼了個旗鼓相當。

劉飛宇心中明白,布萊8226;克的筋脈拓展程度要遠超自己,要不是自己的鋒芒畢『露』,還無法在鬥技上和這個布萊8226;克抗衡。

而布萊8226;克,心中同樣已經認可了劉飛宇的背景,同樣是有聖級修鍊者撐腰的,要不然,鬥技的威力決然達不到這樣的程度,而且,地級高階的鬥技,也不是一般的家族能夠獲得的。

另一邊,暗影和銀狐同樣鬥了個旗鼓相當,不過二者並沒有生死相鬥,都是速度型的魔獸,在速度上也相差不大,充分利用魔法攻擊,但儘管相剋,對二者也太過實質化的傷害。

當然,要是近身廝殺的話,就不好說了,但二者同樣不擅長近身搏鬥,欺負裝備不好的人類同級修鍊者或者七八級八級的魔獸可以,面對擅長近身格鬥的魔獸,自然就力有未逮,所以,都選擇了游斗。

「雖然你很不錯,已經大大的出乎了我的意料,再給你幾年的成長,讓你晉級到九級,只要我沒有晉級到聖級,我承認,我都不會是你的對手,但我還有底牌,這一次的比試,最後的勝利還是屬於我。」布萊8226;克已經完完全全收起了輕視的心,將劉飛宇拉到和自己一樣的高度,甚至承認劉飛宇的潛力高於自己。

「讓你見識一下我的另一個契約魔獸,銀雕。這一場戰鬥也是時候結束了,這一次,我改變主意,只要你的貨物,不要你們的命了。」布萊8226;克說完,將自己的另一個契約魔獸釋放了出來。

「不見得,不好意思,我也還有!」劉飛宇對於對方還有契約魔獸,也沒有感到過分的吃驚,有聖級強者為後盾,只要是得寵的修鍊者,身上有什麼好東西並不奇怪,布萊8226;克手上的戒指說不定就是空間戒指。

劉飛宇將鐵甲蜥給放出來了,看見劉飛宇同樣還有九級的魔獸,布萊8226;克心中感覺無限的憋屈,這還有完沒完了,自己底牌一件件的亮相,對面的這個小子居然完完全全的能夠跟上,而且絲毫部落下風。

一開始看見布萊8226;克將銀雕展示出來的時候,狂獅傭兵團的眾人也是附和的叫好,在他們看來,劉飛宇能夠堅持到現在不落下風已經夠難的了,能夠擁有一隻九級的契約魔獸不奇怪。

但要說有兩隻,雖然不排除這種可能,遇到聖級家族的傑齣子弟,什麼事情都是合理的,但下意識的還是認為劉飛宇無法再跟進了,當劉飛宇將鐵甲蜥放出來的時候,頓時一個個的就如卡住了脖子的公鴨一般。

那個臉『色』也是相當的『精』彩,相反,劉飛宇這一邊眾人開始輕鬆起來,尤其是三『女』,已經『露』出勝利的微笑了。

「要不就這樣罷手吧,你我平局怎麼樣,再打下去,對你我都沒有好處,我也知道,你手裡還有底牌,但我也告訴你,我也一樣有,有些東西,一旦使用,都沒有回頭路了。」劉飛宇瞅準時機退出戰鬥,然後平靜的說道。

「如果我一定要將你留下,你認為你能夠逃脫嗎,一旦你死了,你認為,他們每一個還像你一樣厲害?」布萊8226;克眼睛閃爍不定。

「我只是不願意無謂的犧牲,我要走,除了聖級修鍊者,沒有人能夠攔住,不要以為能夠地面空中封鎖,我就沒有辦法了,還有一點,除了我之外,袁剛烈兄弟的實力絲毫不比我差,不要以為狼牙『棒』是空心的,實際上重達兩千多斤,平時袁兄使用都是不開漂浮術的,一旦『混』戰,那就是戰場的絞『肉』機,不信可以試試。」面對布萊8226;克的心思,劉飛宇想要將其徹底熄滅。

「算了,我同意平局!」布萊8226;克沒有多說話,手一揮,狂獅傭兵團眾人騎著自己的魔獸離開,沒有多久就消失在眾人的視線。

「隊長,我們為什麼不一起上,以我們的實力,應該能夠拿下,要知道,我們人數佔優,契約魔獸也佔優,即便是聖級家族的子弟有如何,這裡沒有半個人影,正好送豪禮給我們。」一個狂獅傭兵團的修鍊者不解的問道。

「這傢伙很危險,都是我在前面展示底牌,而他能夠在相同的地方完全跟上甚至某些方面略超過我,要留下他,如果真按照他說的,能夠從地底逃的話,我們沒有機會留下他,那樣無疑給狂獅傭兵團招惹了一個十分可怕的敵人,說不定哪一天就到聖級了,這種尋仇,完全可以光明正大的,我們又不是一個國家,只是一個傭兵團。而且,那個用狼牙『棒』的傢伙,氣息古怪,直覺告訴我同樣不是一個好易於之輩,或許單獨對上,只要是善於速度的,威脅不大,但團戰,這傢伙就是一個最大的異數。」布萊8226;克思考了好一會,才回答。

「幹嘛不一起上,俺將他們一個個的拍成『肉』餅,以前不都是一言不合就開打的嗎。」另一邊,袁剛烈同樣的是不明白為什麼不直接開戰。

「不一樣,這些傢伙不是一般人,其實力不是血魂十煞可以比的,即使比上次西『門』家族的修鍊者,也要強不少,雖然我們實力有『精』進,但貿然團戰,我們還是沒有必勝的把握,或許會有不小的傷亡,這是我不願看到的,還有,這個關鍵檔口,還是不要不有聖級強者坐鎮的勢力起衝突,或許他們也一眼個沒有把握,才會匆匆的離開。」劉飛宇看到狂獅傭兵團離開,懸著的心也是慢慢平息下來。

「嗯,他們也是有聖級強者在後面撐腰,看樣子,這個布萊8226;克和那個聖級修鍊者關係非淺,那樣的話,鐵定有靈魂印記之類的,一旦使用,那就是不死不休了。這一次,我們也可沒有銀菲菲這樣的底牌能夠抵擋了。」劉飛宇看著大家,都平安就好! ?「總算是過去了!」劉飛宇心中也是一陣后怕,真要團戰起來,自己這一邊絕對是要被拉上幾個,不管是三『女』還是馬可8226;梅麗他們兩個還是魔獸,劉飛宇都不願見到傷亡,雖然無法保證以後每一次都不夠安然無恙,但至少眼前沒有發生就是好的。79小說尐說網%D7%CF%D3%C4%B8%F3

死亡沙漠里人煙稀少,很少有修鍊者來這裡獵殺魔獸,一方面是自身實力的問題,這裡的魔獸基本都是群居,惹一個來一群,加上這裡的魔獸智慧低下,面對同等級的人類修鍊者,會一直糾纏到死。

還有一個原因,這裡充滿暴虐的氣息,修鍊者在這裡呆久了,一樣會有很大的影響,獲得的魔核價值並不高,還要一點一點的將裡面暴虐氣息除掉才能正常使用,魔獸皮倒是沒有受到影響。

「走吧,回大漠鎮!」劉飛宇示意大家開始上路。

「好吧!」架沒打成,袁剛烈有點悻悻的,嘟著嘴應付似的說了一句。

「走羅!」東方小荷帶動氣氛。

馬可8226;梅麗他們兩個也是和劉飛宇他們一起走路,等回到大漠鎮的時候,遭來諸多修鍊者的側視,實在是劉飛宇他們這一行人太引人注目了,就是劉飛宇和袁剛烈兩個身上的魔獸皮,就已經是最大最亮的招牌了。

「哇!他們好厲害,全部是死亡沙漠里高級魔獸的魔獸皮。」不少修鍊者咋乎道。

「發財了,我只要一張就夠了,全套裝備武器都有了。」一個六級的修鍊者一臉羨慕。

不理會這些修鍊者的閑言閑語,劉飛宇一行人直接回到了落腳的旅店,招呼店小二,將最好的包廂給包下了。

至於魔獸皮,劉飛宇已經將其放到了馬車裡,在鎮上,劉飛宇也不擔心什麼,或許有沙匪的眼線,但劉飛宇知道,裡面的沙匪肯定知道劉飛宇他們,在沙漠里都不敢動手,出了沙漠,他們就更加不敢了。

只要看到劉飛宇他們獵殺魔獸的場景,一般的勢力都不敢輕易打劉飛宇他們的注意,有袁剛烈一個,就足以讓所有的勢力掂量掂量了。

「好吃!」一個月沒有吃新鮮的飯菜了,大家再一次的嘗到,自然是口味極佳,儘管每一天吃燒烤,吃多了也吃膩了,無非就是『肉』不一樣,實在是太單調了,後來還不如乾糧。

「客官,您要的酒來了!」只見外面,夥計抱著一缸酒來了,這是一百斤裝的大罐子。

現在這個夥計的心中十分納悶,三個男的能夠喝一百斤燒刀子,「算了,不是我能夠管的事情!這些修鍊者姥爺不是我們這些平民百姓能夠揣度的。」搖著頭,這個夥計慢慢的走開。

「好喝!過癮!」袁剛烈並不計較酒的好壞,只要是烈酒就行,如果是魔法師和貴族喝的養生酒,袁剛烈反而覺得不帶勁。

『女』士們喝的是鮮果汁,不過在大漠鎮,新鮮的水果可是相當的貴,不過對於劉飛宇一行人來說,那只是『毛』『毛』雨。

最後,袁剛烈也真狠,將一缸酒全部送到了肚子里,劉飛宇和曹朗都是點滴未沾,看到袁剛烈滿足的樣子,劉飛宇也是感覺好笑,自己的這一個長老,還真是好對付。

酒足飯飽,自然就是需要清理個人衛生了,一個月的沙漠生活,即便都是修鍊者,能夠塵土不沾,但戰鬥的次數實在是多,受傷挂彩,魔獸的血液等,每一個人身上都是髒兮兮的。

男人們還好點,幾個『女』同胞就都受夠了,在沙漠里,儘管東方小荷和葉秀雲努力的冥想積賺水系魔力,但除了保證生活所需外,多餘的根本就不夠她們幾個痛痛快快的洗刷,勉強也就是沾點水擦拭一下。

各自回房清理,躺在舒服的大桶中,劉飛宇悠然自得,反正不差時間,索『性』一邊享受,一邊回憶這一個月里的戰鬥,尤其是和布萊8226;克的戰鬥,被劉飛宇反反覆復的回憶。

水涼了,就用火系魔力加熱一下,劉飛宇這一個澡足足泡了一個時辰,等出來的時候,感覺渾身氣爽,身體里的魔力還有鬥氣,都已經到了臨界點,在也無法壓制了,是時候準備突破到九級了。

「真舒服!」三『女』在泡澡的時候,那個感覺是相當的妙不可言,就和袁剛烈吃飯喝酒的心態差不多。

等再見面的時候,已經是兩個時辰以後的事情了,看著煥然一新的幾個『女』『性』,劉飛宇心中也是浮現驚『艷』的感覺。

歐陽朵拉依然是從上到下火紅的一片,火紅的長裙,火紅的頭髮,配上凝脂般的肌膚,『精』致的五官,寶藍『色』的眼睛,極具視覺衝擊,美『艷』不可尤物。

葉秀雲白衣勝雪,雪白的肌膚,配上冰冷的氣質,猶如高貴的仙子不食人間煙火,如果配上『迷』人的笑容,那就是下凡的仙『女』足以勾魂。

東方小荷烏黑亮麗的秀髮自然披散,淡綠『色』的裙子,猶如『春』天的嫩芽,給人一種活『波』清暢的感覺,讓人情不自禁生出愛憐的柔情。

馬可8226;梅麗因為職業的原因,一身黑衣,但也掩飾不住綻放的魅力,雖然已經三十開外,但正是魅力的時候,猶如盛開的黑牡丹,那麼引人『迷』戀。

「嘻嘻,相公著『迷』了!」東方小荷一臉得意。邊上歐陽朵拉和葉秀雲也是一臉得意:「不枉『精』心打扮一翻。」

「哇,丟醜了,被他們輕視了!」劉飛宇連忙收斂心神:「嗯,很漂亮。」

「謝謝相公誇獎!」三『女』居然異口同聲笑著回答。

絕對是有預謀的,劉飛宇再一次心中確定,不過對於自己的未婚妻,劉飛宇除了滿意就是滿意。

別人有一個是福,兩個是愁,三個以上那是禍,而自己的三個未婚妻卻能夠情如姐妹,讓劉飛宇感覺自己生活在天堂,人生如此,夫復何求。

「為了不必要的麻煩,還是將面紗帶著吧!」劉飛宇笑著建議,修鍊者可以用『精』神力掩飾自己,讓人看不真切,但也是有限,除非等級高於對方兩個級別以上,象葉秀雲他們用出,一般六級修鍊者都能夠看清本來面目,還是用面紗來的好,那是特殊的材料,本身就有很強的屏蔽『精』神力的效果。 ?一連幾天,劉飛宇他們都在大漠鎮休養生息,悠然自得,一個月的與魔獸殘酷廝殺,每一個人身上都帶著一股濃濃的蕭殺氣息,包括東方小荷都有,只要不注意收斂,普通的人甚至是一些四級以下的修鍊者在劉飛宇他們身邊都是會感到沒來由的恐懼。79小說尐說網

好在經過幾天後,又都慢慢的自然消退了,也不用刻意去收斂,這也是他們獵殺的是魔獸,加上智慧很低,這個效果並不是很強,要是獵殺的是人類修鍊者,即便是一些中低階的修鍊者,他們身上的蕭殺氣息要濃烈數倍,消退的時間也要更長。

「你們快帶著少爺走,我幫你們斷後!」離大漠鎮不到五十里的地方,前面十幾個人在瘋狂的逃跑,說話的是一個八級的修鍊者,他們中有五個九級修鍊者和十個八級修鍊者。他們的坐騎都是**級的高級魔獸。

「這種日子我受夠了,和他們拼了。」說話的赫然就是他們口中說道的少爺,十五六歲的年級,已經是七級修鍊者,但此時雙目中通紅一片,雙手緊握,顯然處於巨大的憤怒和暴走的邊緣。

後面追兵更多,超過十個九級修鍊者,還有不下於二十個的八級修鍊者,離前面的隊伍已經不足五百米,坐騎同樣不差,一樣是八級九級的魔獸,怎麼樣看,逃生的機會都不大,因此那個少爺才會這麼說。

lixiangguo

蕭尋會怕嗎?當然不!

Previous article

陰沉著臉,第一次有人敢面對他的真容面不改色的討價還價。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