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聽到趙帝的話,顧知鳶眯起了眼睛說道:「父皇,既然如此,請先把昭王放出來吧。」

「傳朕旨意。」趙帝立刻說道:「去把昭王請出來。」

「是。」

李兆緊緊握著拳頭,感覺事情已經開始偏離了自己的計劃,再這樣下去,自己就要完蛋了,他老淚縱橫:「陛下,臣實在是不知道什麼地方出了差錯,臣也是被冤枉的,臣的女兒無辜喪命,雖然說,在臣家中翻出了那麼多的東西,但是,臣確實不清楚到底怎麼回事啊,請陛下看在臣立下汗馬功勞的份上……」

「陛下。」這個時候,高培士立刻說道:「吳丞相和劉丞相來了。」

「陛下。」吳珵跪了下去,舉起一塊玉佩說道:「這個是在李盈盈的房間裡面搜到的玉佩。」 這一刻。

楚帝有種被當做炮灰的感覺,這是要讓他一人獨闖姬氏一族的節奏。

還要搞事情。

壓力山大,弄不好就涼了。

姬氏一族傳承千年,強者何其多?

二樓道:「本帝對你很有信心,要想早點返回戰爭大陸必須如此,你自己考慮吧。」

楚帝沉默一瞬,嘴角揚起一抹詭譎的笑意:「不用考慮了,朕幹了。」

當然。

楚帝答應前往姬氏一族,並非魯莽而為,因為他腦海中已有定計。

二樓道:「本帝就知道,你天不怕地不怕。」

楚帝苦笑道:「這一次算是被你算計了,不過朕不介意,但下次………..」

口中之言並未說完,楚帝身影一閃,化為一道白光,倏然穿過高山雲海,朝著姬氏一族領地腹地而去。

此時。

姬氏一族中心,下方一片血紅,顯然是剛剛經歷了一場大戰。

楚帝凌空看去,眸子里泛起笑意,知道他的追殺令已經取得巨大的效果,否則姬氏一族也不可能陷入四面楚歌。

有錢,能使鬼推磨。

這話,一點都不假。

一道追殺令,逆天懸賞金。

即便是摩柯星域第一強族,一樣陷入危機之中。

地面上。

一名姬氏老者身披血染的長袍,目眥欲裂道:「爾等當真是愚昧無知,難道避世不出多年,讓你們的腦子都生鏽了?」

「天地靈物神火一縷,神級兵器一柄,神獸血脈一滴,天階丹藥十瓶,神格一枚,你們難道不想想,縱觀摩柯星域,何人能夠拿出如此豐厚的懸賞?」

「這明顯是有人故意挑唆,各大勢力與姬氏一族的戰爭,你們只為了一道真假難辨的追殺令,居然親臨姬氏,並且不惜一切代價拼殺,簡直愚不可及。」

語落。

一名黑袍老者向背後看去,少時,風狂龍被提溜上來,縱使擁有神王境修為的風狂龍,這一刻在老者面前也弱如螻蟻。

看到老者的瞬間,風狂龍身影瑟瑟發抖,面露驚恐之色。

「說吧,追殺令到底什麼回事,要是敢又半句假話,老夫讓你屍骨無存!」老者沉聲說道。

風狂龍目光渙散,面露恐懼,聲音顫抖道:「追殺令是真的,我只是受人之託,如果有人真的能夠斬殺姬氏神子,這些懸賞之物那人都會奉上。」

「為何你敢如此確定?」老者再次問道。

「我,我,我見過他身懷神火,神龍血脈,手執神器,並且天階丹藥隨便送人,至於神格,我也相信他擁有。」

風狂龍顫抖道。

老者擺了擺手,風狂龍被帶了下去。

「交出姬氏一族神子,今日你們姬氏可倖免,否則,你可以問問在場之人,會善罷甘休?」

聽到老者之言,姬氏一族眾人面露濃烈的殺意,周身上騰起恐怖的殺意。

這時。

秦皇嬴政走了出來,看著眼前老者,「為了得到所謂的懸賞,爾等不惜與姬氏一族為敵。」

「可曾想過頒布追殺令之人,真的會將這般神物交給你們?」

「大戰一場,我們只會兩敗俱傷,屆時要是那人出現,坐收漁利,整個摩柯星域都將陷入危機中。」

「姬氏一族無法倖免,爾等就能跳掉?」

「吾已知是何人頒發的追殺令,在場之人,沒有誰必我更了解他,此人陰狠毒辣,最擅於挑起戰爭。」

空中。

楚帝聽到秦皇之言,面色一沉,喃喃自語道:「這不是在說他自己?」

語落。

楚帝身影一閃,欲向姬氏一族之地落下,這時,二樓出言提醒道:「小心點,別成為眾矢之的,那樣你會死的很慘。」

「放心。」

楚帝身影倏然落下,出現在地面上,瞬息,在場所有人的目光齊刷刷落在他身上。

尤其是姬氏一族之人,他們目露無盡的殺意,彷彿擇人而噬的凶魔,恨不得馬上衝殺上去將楚帝碎屍萬段。

嬴政見楚帝現身,臉色難看到極致,「你終於來了!」

楚帝沉聲道:「當然,朕頒發的追殺令,當然要來看看,你的首級還在不在頭上。」

說著,他沉默一瞬,繼續道:「看來你在姬氏一族的地位不錯,他們不惜舉全族之力保護你。」

聲音落下。

眾人微眯眼睛,打量著楚帝,顯然他們沒想到,頒發追殺令之人,竟是眼前如此年輕的楚帝。

這一刻。

很多人深深懷疑,楚帝到底能不能拿出懸賞之物,難道真如姬氏一族所言,他們被利用了。

秦皇嬴政看向楚帝,怒道:「以其人之身,還治其人之道,楚帝好手段。」

「可好好的戰爭大陸你不帶著,卻前來摩柯星域,不管你前來做什麼,這一次你必死無疑。」

感受到秦皇滔天的殺意,楚帝淡然一笑,「朕就來轉轉,不行?」

「你想殺朕,先問問他們答不答應,現在在場之人,好像想殺你的人更多吧!」

這時。

一名老者從姬氏一族深處走了出來,所過眾人避讓,當老者出現的一瞬間,在場眾勢力之人,臉色微微一變,顯然非常忌憚眼前之人。

老者出現,看了眼面前眾人,最終目光停留在楚帝身上,「你頒發的追殺令?」

楚帝淡聲道:「沒錯!」

老者陰桀一笑,雙目彷彿鷹隼,「如此說來,懸賞之物那就都在你身上了。」

說著,姬玄神視線一轉,看向面前灰袍老者,「洪老頭,好久不見,別來無恙。」

洪穹武面色無波,「姬玄神,你還沒有死。」

姬玄神道:「你都沒死,老夫豈能先你一步?」

「今日你率領天道門前來我姬氏一族,斬殺我族人,你是在挑釁老夫?」

「不過,老夫可以既往不咎,現在我們還是談談合作吧!」

洪穹武冷笑道:「合作,姬老頭,你是在逗我?」

姬玄神道:「老夫沒有閑工夫逗你,你我一起合作,將他斬殺,至於他身上之物,三七分。」

「姬氏一族七,你們天道門三,至於其他人,在老夫沒有發怒之前,馬上離開姬氏一族,否則你們會變成一具屍體。」

聲音落下。

場中很多勢力的人,陷入慌亂中,姬氏一族三大太上長老之一的姜玄神出現了,他可是曾經叱吒十八星域的強者。

所有人都以為他已經身隕,卻沒想到他竟還活著。

有他的存在,想要斬殺姬氏一族神子,根本就是痴心妄想。

與其留下枉送性命,不如早點離開這是非之地。

這時。

洪穹武側目看了楚帝一眼,視線再次停留在姬玄神身上,「三七分,你打發叫花子?」

「我七,你三,否則沒商量!」

聞聲。

楚帝冷笑道:「這是要瓜分他?」 魏治洵皺眉,他能察覺到對方話語里對百姓的不在乎。

柏輕音就算再怎麼變化這一點是不會變的,她經常對自己說的話就是,能為百姓多做一點事情,就多做一點,我們坐在這個位置上不是享樂的。

可是今天她的說的話,她的行為卻一點都不將百姓放在眼裏。

他在柏輕音的眼裏看到了那種對百姓的輕視,對生命的不在乎。

他默默往後靠了靠身體,與她拉開了距離,頭一次,他拋開感情,用理智的眼光去看這個女人。

也是這個時候,他才發現,這個女人就像是一個頂着柏輕音皮囊的人,可內里的靈魂卻完全不一樣,尤其是那雙讓他感覺不舒服的眼睛。

那雙眼睛裏藏着的再是深沉的愛和無盡的溫柔,她的眼裏只有算計。

從前身在局中,他只覺得是自己的問題,但是今天忽然跳出來看,這個女人分明就是披着柏輕音皮囊的妖魔鬼怪。

他的娘子去哪裏了。

那一瞬間,魏治洵承認,他慌了真的慌了。

可他知道,他不能在這個女人面前表現出來,這個女人能悄無聲息地潛入宮中,能成功替代柏輕音,這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宮裏一定有她的人,還有,她一定知道柏輕音在哪裏。

強迫着自己冷靜下來,魏治洵卻是怎麼都笑不出來,他恨不得給自己兩個耳光,為什麼自己不能早點看清,明明是這麼明顯的事情。

也不知道娘子現在怎麼樣了。

只要想到柏輕音會遭遇不測,會在他看不到的地方吃苦,魏治洵就感覺自己的心疼的厲害。

「陛下,你怎麼不說話了?」

魏治洵理智回歸,看着自己面前那個做作的女人,滿桌子的山珍海味看着都感覺倒進胃口的。

「我在想,你的生辰要到了,我該給你準備什麼生辰禮物,畢竟上一次都沒送你什麼。」

他隨口扯了個理由。

趙月聽魏治洵是在為自己生辰的事情走神又是感覺一陣開心,看來這個男人心裏還是有自己的,不然怎麼會那麼忙,還記得自己的生辰。

「那今年可要連着從前都一起補回來,臣妾要最好的。」

魏治洵厭惡地看着這個女人,呵呵,還真敢開口。

「好,不過前朝還有點事情等著朕去處理,你乖乖吃飯,不準餓著自己,知道嗎?」

他刻意放柔了聲音,即便噁心,他還是要虛與委蛇,沒辦法他根本想不到其他的方式來拖住這個女人。

回到御書房,魏治洵的臉色一直都是黑的,該死的,他竟然到現在才發現問題的嚴重性。

深吸了一口氣,壓制下翻騰的怒火,他看着宮殿裏的這群奴才,他不敢保證這一個屋子裏的人都是自己的人。

「你們都先出去吧。」

等到所有人都出去之後,魏治洵這才叫去暗一。

「之前讓你查的人,加派人手,去偏僻的地方找,她可能被人盯着,一定要小心為上。」

壓制下翻騰的怒火,魏治洵只希望儘快找到柏輕音,那天晚上找不到人就說明這個女人已經察覺到了,並且迅速將柏輕音轉移了。

他不能再讓這種事情發生,接下來他要走的每一步都不能驚動那個不知道叫什麼名字的女人。

另一邊,趙月吃完飯就秘密去見了柏輕音。

柏輕音被安排的是最苦最累的活,看着柏輕音做着那麼苦那麼累的活,那雙纖柔的手此刻被水泡的醜陋不堪,她露出了一個勝利的笑容。

「沒想到是我要見你吧。」

柏輕音站在她的對面,眼神冷漠:「沒什麼想到想不到的,你有什麼話就說,我還有事情要做,沒時間陪你玩。」

她不在意的樣子直接激怒了趙月。

lixiangguo

「我就是死神,你可願意成為我的信徒,我能夠給你想要的一切。」

Previous article

羅毅略有些不自在地推了下眼鏡。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