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聽到沒有,趕快給睿兒送衣服過去。”北曉詩笑咯咯的對歐陽俊說道。

歐陽俊其實早已經聽到了,一屁股坐在牀上就不想起來了,可自己的大老婆有命令,自己難道不能不從嗎?還有着二老婆在後面拿着鞭子在抽着,自己能不能快點嗎?

“呃!”歐陽俊真是憋屈的到家了,也沒有這樣的大小老婆對老公的啊!可偏偏好事自己沒有看見,自己天天被壞事給纏着,而且還是兩個極品美女大小老婆。

難道自己前世壞事做多了,派這麼些女人來跟自己作對,自己上輩子到底是做了什麼孽啊!

歐陽俊走到了衣櫃邊,也不知道唐睿兒喊着拿衣服,到底是裏面的還是外面的,是上面的還是下面的呢?

“睿兒,你是要上面的還是下面的?”歐陽俊問道。

唐睿兒還在洗着,歐陽俊的聲音不是很大,但還是聽到了,她再次的推開了一下門,對着外面喊道:“裏面的衣,褲!”

“哦!”這下歐陽俊聽清楚了,是裏面的衣服,他翻了翻找了找,看到裏面碼了很多,但不知道那個是唐睿兒穿的,還是北曉詩穿的,叫他怎麼分得清楚呢?

兩個人穿的型號不一樣,而那胸前的高聳都不是一般大,你說那北曉詩的讓唐睿兒穿,能穿上不過肯定是不舒服,不過下面的還好了,都是帶鬆緊的,穿在身上應該都是一個樣兒吧! “曉詩,那個是睿兒穿的啊!”歐陽俊回頭朝北曉詩說道。

北曉詩整個人都怔住了,還從來沒有聽到過歐陽俊問這樣的問題,都被你摸過了竟然還不知道大小,那你看的時候怎麼說的那麼準呢?

“自己看吧!上面有號碼。”北曉詩一句話又堵了回去,轉身朝電腦邊上走去。

這都是啥人?連問個事情都跟着較勁,自己到底找了什麼樣的女人啊!不就是問個號碼嗎?我哪裏知道唐睿兒穿多大的啊!摸是摸過了,可目測也不是很準啊!自己也有失誤的時候,要是把你的裏面的衣服拿給睿兒穿,到時候肯定又要遭到唐睿兒的一頓訓斥了。

“哎…”歐陽俊也只好死馬當活馬醫了,不管三七二十一,從裏面拿出了一件上身貼身的衣服,還有一件下面的,向浴室的門口走去。

“噔噔…”歐陽俊走到了浴室的門口,敲了幾下門。

“吱…”唐睿兒打開了浴室的門,身上嬌滴的水珠露出了一道光彩。

“你…”歐陽俊剛要說,你穿多大的號碼,可唐睿兒伸出的腦袋,還是被歐陽俊從縫隙中看到了胸前傲人的高聳,上面還黏粘的溼噠噠的小水珠,冒出滾滾的熱氣。

“你什麼你啊!歐陽俊,衣服拿來了沒有啊?”唐睿兒還沒有發現歐陽俊那雙眼盯着自己胸前看,只是悄然的問着歐陽俊。

歐陽俊看的太入迷了,猶如上面冒出的熱氣,皮膚裏外透紅,歐陽俊頓時就感覺到口乾舌燥,真想上去咬一口。

“歐陽俊…”見歐陽俊沒有回答自己,這才發現歐陽俊的雙眼呆懈,而眼神的目光看向的方向竟然是自己的胸前,這也太無語了吧!

“歐陽俊…”唐睿兒大聲喝起,這叫歐陽俊拿個衣服還好,竟然偷窺自己的身體,有這樣的老公嗎?

要看你也光明正大的看,別偷偷摸摸的看,你又不是沒有見過,還露出這樣色眯眯的眼神,怎叫唐睿兒不生氣呢?

“呃…”歐陽俊都被嚇的一跳,這唐睿兒的吼聲也太大了吧!

連樓下巡邏的小弟都聽到了,都驚奇的朝二樓看着。

“這嫂子發飆了…呵呵…”

“看來老大有的受了…嘖嘖…”

“老大有福,這兩個嫂子都是絕世美女,晚上肯定有好事…桀桀…”

北曉詩都被嚇的一跳,還真沒有想到唐睿兒發暴雷之火,這歐陽俊送個衣服竟然讓唐睿兒暴跳如雷,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衣服拿來了沒有?”唐睿兒吼了吼過了,聲音也放低了對着歐陽俊說道。

“拿來了…”歐陽俊真是有苦說不出,不是看了一下嗎?有這麼大驚小怪嗎?

歐陽俊把放在身後的衣服遞給了唐睿兒,連說都不說了直接轉身。

唐睿兒接過衣服把浴室的門再次的關上,拿起了毛巾把身上的水噠噠擦乾淨。

先穿起了下面的衣服,沒有發現什麼異常,她與北曉詩身材差不多,但唯一差別的就是胸前。

當唐睿兒拿起上衣穿的時候,怎麼感覺有點大,不會是真的被歐陽俊給拿錯了吧!

先試一下再說,穿在身上不舒服再讓歐陽俊換就是了。

“怎麼感覺有點空空的呢?好像是大了,大了一個型號…”唐睿兒自己喋喋自語的說道,一想到北曉詩那傲人的高聳,穿在身上真是不合適。

這曉詩姐姐還真是保養的好啊!身材那不用說了,怎麼就能穿那麼大的型號,連歐陽俊一隻手抓過去肯定是不夠,非要兩隻手才握的住吧!

唐睿兒的腦海裏面胡思亂想了起來,想而北曉詩交給自己的保養方法,可自己沒有那麼多時間去做啊!

以後一定要多多的空出時間,不過這幾天曉詩姐姐不上學,不如讓她做好自己回來喝,看一下效果怎麼樣?

“歐陽俊…你混蛋…”唐睿兒身穿一件蕾絲透紋的睡裙,從浴室裏面走了出來,一邊走着一邊罵着。

歐陽俊一臉囧樣的看着唐睿兒,自己又哪裏得罪的美女大小姐了,這衣服不是你已經穿在身上了嗎?怎麼還喋喋不休的罵着啊!

“睿兒,怎麼了啊!”北曉詩扭頭看着唐睿兒穿着透視的睡裙,看樣子自己的出的點子,唐睿兒終於敢大膽的嘗試一下了。

本來唐睿兒還不想接受北曉詩的意見,要是穿這樣意見睡裙走出來,那歐陽俊雙眼的色光不是都看了個遍嗎?只是北曉詩笑着說道:“這樣才能抓住歐陽俊的心。”

唐睿兒傻了,仔細一想覺得曉詩姐姐的話很有道理,男人不都是想飽眼思欲嗎?居然點頭同意了北曉詩的想法,就想看一下歐陽俊的反應,這還沒有穿歐陽俊偷看自己的胸前,居然已經有了反應了。

歐陽俊其實已經看到唐睿兒穿着透視的睡衣,這睡裙好像在哪裏見過啊!不是…不會是情趣店裏面買回來的吧!唐睿兒什麼時候去情趣店了。

隱隱嘶嘶,穿在唐睿兒身上的蕾絲透視睡裙,居然還發出了沙沙的響聲,這小腿往前踏一步,纖細的***扭動一下,都帶動着歐陽俊冒着熱火的雙眼。

“曉詩姐姐,這傢伙拿錯了,居然拿了你的給我穿,穿在身上有點彆扭…”唐睿兒直接忽視了坐在牀邊上的歐陽俊,走到了北曉詩的身後,笑吟吟的說道。

“呃?沒事,晚上不穿都行,要保持良好的型位。”北曉詩笑着說道。

“嗯!”唐睿兒也點了點頭,現在才明白,爲什麼北曉詩的胸部定型的這麼好看,居然睡覺都有個睡法,怪不得曉詩姐姐天天晚上不穿那玩意,纔有如此豐滿傲人的高聳。

“時間不早了,睡覺去吧!”北曉詩朝唐睿兒說道,還一邊對她眨了眨眼睛,今晚的機會都讓給你了,我待會兒去隔壁睡了。

唐睿兒知道北曉詩給自己的機會,輕微的點了點頭笑了笑。

北曉詩站了起來,沒有跟歐陽俊說什麼,直接就走了出去,還帶上了房門。

“這是爲啥?”歐陽俊有點不明白了,怎麼感覺今晚上的一切有點怪怪的,北曉詩居然把自己拖了進來,現在居然走了,把自己一個人扔在了房間裏面,還有就是唐睿兒身上穿着那件白色蕾絲透視的睡裙,今晚的一切不糊是故意安排的吧!

難道是北曉詩出的主意,唐睿兒沒有這樣的心智,看她穿在身上的時候,臉上還泛起了酒紅暈,不可能是唐睿兒,歐陽俊心中確定了。

既然是北曉詩安排好了,那本來都是自己的女人,還有什麼可害怕的呢?來就來嗎?還要弄的如此的嬌惑,這不是故意的引誘自己犯罪嗎?

等北曉詩走了,唐睿兒還有些遲愣,心中膽怯的不敢去直接面對歐陽俊。

歐陽俊是無所謂,就讓唐睿兒自己沉默一會兒,要麼等着自己睡醒了她也想好了,兩人在魚水之歡也不錯。

身體往後一躺,連澡都沒有洗,身上的衣服都沒有換,就這樣髒兮兮的睡到了唐睿兒香水濃溢的牀上。

唐睿兒瞪大的眼睛看着躺在牀上的歐陽俊,這也太不愛乾淨了吧!自己的牀單可是每天都洗啊!你這樣我晚上怎麼睡啊!

“歐陽俊,你有沒有洗澡啊!”唐睿兒走到歐陽俊的身邊,俯身貼在歐陽俊的胸口上,臉上露出微笑的說道。

“呃?還沒有洗呢?”歐陽俊看唐睿兒終於憋不住了,這說洗澡不是示意自己嗎?歐陽俊的心中很急躁,但臉上卻平復青雲。

“不洗澡晚上怎麼睡呢?”唐睿兒臉上露出詭異的笑容,笑的歐陽俊都有點寒顫。

這洗澡還真的與睡覺扯上了關係了,可歐陽俊等着唐睿兒給自己放洗澡水呢?

“沒人給我放水啊!”歐陽俊臉上皺了皺說道。

唐睿兒終於知道了,這歐陽俊是故意的,等着自己給他放洗澡水,還真是很久沒有給他放過了。

唐睿兒緊貼着歐陽俊的胸膛的高聳,從歐陽俊身上移開,順而站了起來朝浴室裏面走去。

當唐睿兒朝浴室走去的時候,歐陽俊側頭雙眼緊緊的盯着唐睿兒扭動的小臀圍看,這扭動的姿勢也太完美了,那淺紅色的花紋都被歐陽俊收到了眼底,背部勾略的曲線,白皙的肩膀鎖骨都一覽無餘的展現出來。

“噓…”歐陽俊都感覺到自己喉嚨裏面都要爆發出一團火焰了,灼燒着自己七字形的喉結,卡在喉結裏面實在是有點痛苦。

Www ◆t t k a n ◆℃O

“唰…”唐睿兒走進了浴室裏面,打開了水龍頭,調試了一下水溫,畢竟現在已經是十月份了,水溫可能要調高一點。

幾分鐘之後,浴缸裏面已經放滿了,唐睿兒關好了水龍頭走到了浴室門口,臉上浮顫出微笑的說道:“洗澡水已經放好了。”


可歐陽俊沒有動,雙眼還是在唐睿兒身上,從上面到下面一遍一遍的勾略着,傲然挺拔的高聳,白皙細嫩的肌膚,一對瘦瘦凸出的肩骨,那纖細的柳條枝的***,一雙長長瘦柔的大腿,真是讓歐陽俊嘆息不已。

“美…白…大…爆…”歐陽俊竟然情不自禁的說出了四個字,而每說一個字的時候,嘴裏竟然拖着厚厚的重音。

唐睿兒看着歐陽俊緊盯自己的雙眼,知道今晚的效果已經更加的明顯了,還聽到了歐陽俊對自己今晚表現的評價,眼中竟然忍不住的都要流出了淚水。 “嗯…”唐睿兒終於忍受不了耳邊的熱浪,自己的耳根都火燒的起來,紅的跟個櫻桃似得,只好輕聲的哼呼的答應了一聲。

聽到唐睿兒的輕呼,歐陽俊心中頓時驚喜,然來唐睿兒沒有睡着,那不是刻意的在等着自己嗎?

猴急的歐陽俊,雙手頓時把唐睿兒側過的身姿翻了過來,雙眼含默的看着唐睿兒。

在五彩閃耀的燈光下,唐睿兒看着歐陽俊那含露着色迷的眼神,挺直的鼻樑,刀削斧鑿的輪廓,棱角分明溼透的脣線,臉上露出的猥瑣的笑容,再加上他那深深盪漾的醉人酒窩,唐睿兒都被迷醉了。

好半刻,唐睿兒才從迷醉中清醒了過來,她嬌~軀微微的一顫,雙手緊緊的勾住了歐陽俊的脖子,用鼻子嗅了嗅歐陽俊身上獨特的男人的味道,不過剛剛洗過澡的歐陽俊,身上還濃溢着沐浴露清香的香味。

“睿兒…”歐陽俊看唐睿兒一副癡迷的神情,都不知道唐睿兒是在幹嗎?

她深深的呼吸竟然是爲了自己身上的味道,還是在胡思亂想着什麼呢?


“嗯!”唐睿兒晶瑩水脣欲滴的微微動了一下,才慢慢的睜開了眼,看着歐陽俊。

“你怎麼了?”歐陽俊就像與唐睿兒說情話一樣,輕輕的問道。

現在房間裏面只有唐睿兒摟着歐陽俊,兩人的心中都有同一個想法,只是唐睿兒還沒有主動一點,只是慢慢的來適應。

“沒什麼…”唐睿兒說道。

“真沒什麼?”歐陽俊嘴上雖然問着,但心中卻竊喜,沒什麼最好,就怕你有什麼呢?

“嗯!”唐睿兒輕輕的喃呼道。

而這個時候歐陽俊的窩在唐睿兒懷裏的手,感覺到有點不舒服,想抽~出來,恰恰剛好碰到了唐睿兒那傲人的高聳。

“嗯?”當然歐陽俊的手~感覺到一絲柔~滑,卻實在的感覺到一面的一絲鏤空。

“沒穿…”

這是故意的還是有意而爲之,歐陽俊心跳加速,原來唐睿兒都準備好了,就是爲了等在自己啊!

“呢…”當歐陽俊碰到的自己胸前的高聳的時候,唐睿兒竟然額頭微擡,嘴脣微動的顫出了一絲靈魂的驚呼聲。

“吻我…”唐睿兒微微的閉上的眼睛,柔巧的小~舌尖在嘴中滑過一圈,才露出了浮顫的聲音。

歐陽俊當然想了,唐睿兒已經動情了,那自己還在等什麼啊!


“今天什麼都依了你…”這話只在歐陽俊的腦海裏浮現,肯定不會對唐睿兒說了,是我依了你還是你依了我這個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後面的享受和歡樂。

歐陽俊也不是白~癡,唐睿兒都說了那麼清楚,他怎麼能拒絕大美女的要求呢?

低頭微微的張開了嘴,輕輕的吻在了唐睿兒溼~潤的嘴脣上,親而感到一絲絲觸摸的光滑。

當那一刻襲來的時候,唐睿兒的小柔~脣上泛起了兩張嘴的溫度,她也開始慢慢的迴應了起來,小芽俐齒的微微的凸開,等着那火紋的厚舌捲來。


“呼…”

幾分鐘之後,唐睿兒粉紅的臉頰已經紅似小蘋果,歐陽俊一口一口的在吃着,不過他的雙手卻沒有懈意,不停的在玲瓏光滑的全身漫走。

“滑…柔…”

唐睿兒的皮膚真是不用說了,那光滑的皮膚簡直就像剛出生的嬰兒般,細膩還帶着濃濃的奶香味。



lixiangguo

自己剛掏出十幾萬貫,就拿個破茶葉來打發了。

Previous article

張海天尷尬一笑,“嗯,嗯,那個,我知道了,我錯了我不瞎衝了,這樣,我先讓武裝直升機轟炸,然後讓坦克兵團在前面,我的兵在後面,採取三線包抄,不,五線包抄的策略,爭取最快衝破日本鬼子的防線。”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