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聽到了聲音,帝天這才緩緩的回過了神,不解的看著他問道:「老頭?你怎麼出來了?」

「廢話,老夫我在那漆黑黑的罐頭裡不悶啊?反正這裡又沒有別人,我出來就出來了,你能怎麼地?」十八子牛氣哄哄的說著。然後像是想起了什麼,問道:「不對啊,為毛是我回答你的?你不應該先回答我的問題嗎?」

「回答你的問題?什麼問題?」帝天一臉不知所謂的樣子,看起來他娘的跟真的不知道一樣。

「我靠。」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十八子一臉憤怒的吼道;「老夫問你,你個剛剛怎麼了?為什麼有些不對勁?聽清楚了嗎?」越說聲音越高,這完全可以去唱美聲了。。

帝天揉了揉耳朵,撇了撇嘴說道:「小爺我聽得到,我又沒聾,你聲音那麼大做什麼?」

「怕你聽不到啊。」十八子下意識的回了一句,瞬間臉就綠了,吼道:「你特么的就不能回答我一次問題?」

「哈哈哈。。」看到十八子一副吃癟的樣子,他就覺得好笑,這才回答道:「是這樣的,剛剛我走出了一步,就感覺自己的帝脈沸騰了,像是有什麼東西在召喚自己一樣。而且就在這血輪之中,只要進去,我就感覺自己會有數不盡的機遇在等著我。」

十八子有些不敢相信,問道:「你確定不是一大堆的危險?說不定你進去就屍骨無存,魂飛魄散了呢?」

「我說你丫的就不能盼我點好?我死了你是有好處還是怎麼地?」帝天立馬就不服了,反駁了起來。

「好吧,老夫竟然無言以對了。」十八子直接舉手投降了。

「來。。快來。。快來。。」

這蒼老久遠的聲音在帝天的腦海中響了起來,讓他渾身一顫。

「老頭,你聽到了嗎?聽到什麼聲音了嗎?」帝天連忙問了起來。

十八子白了他一眼,罵道:「尼瑪啊,逗我好玩么?有聲音我會聽不到?」

很顯然,就是沒有了。帝天也看出了,抓耳撓腮的說道:「為什麼我聽到有人說來。。快來,快來什麼的,而且就在這血輪之內。」

「你耳朵有毛病。」瞬間就不想跟帝天聊天了,自顧自的坐在了這血水之上,不知道從哪弄了一隻雞腿,在這種地方津津有味的吃著。畫面太美,我不敢看了。

「你才。。。」

帝天話還沒說完,那道聲音又再一次響了起來。

「來。。快來。。快來。。」 永夜禁區橫慣風雲國西部的大荒原,想踏入永夜禁區,就必須途徑大荒原。

而大荒原乃是猛獸遍佈的地方,只是猛獸雖多,對那些武者來說,威脅卻是不大。反而玄獸,纔是武者的“天敵”。

不過好在大荒原雖廣,但是玄獸不多。雖然如此,但那裏也是野獸的天堂。因此,也沒有什麼勢力會花費精力管理這個地方。

當傲天踏入大荒原之時,已經是半個月後了。

此刻,一處平原上,傲天正不急不緩的走着,視線四處掃描着。

大荒原可是猛獸的天堂,對於武者來說,猛獸就是一羣智慧未開,見人就咬的生物。

在傲天踏入大荒原到現在後,已經遭遇了不下於三十波猛獸的攻擊了。

只是猛獸大多都是實力平平,所以傲天也都是有驚無險的闖了過來。

就在傲天往大荒原深處不斷挺近之時,突然停了下來。眼中帶着濃濃的驚疑向着四周掃射着。


此刻傲天身處的這個平原實在太過安靜,竟然連一隻猛獸都見不到。要知道,大荒原上到處都是猛獸遍佈,而這裏竟然不見一隻猛獸,傲天自然會感到奇怪。

不過現在的傲天也是藝高人膽大了,因此,稍稍疑惑一下,便是再次向前行走着,好似沒有察覺到周圍的詭異一般。

只是沒走幾步,四面八方突然涌出了無數身穿白衣的青年。這些青年將傲天牢牢的圍在中間,眼中都帶着的戲謔和殺機。

傲天心中微微一驚,旋即眼睛微眯,當看到這些白衣青年身上的統一白衣之時,不禁臉色一變。因爲這些人竟然都是冰河門的弟子?!

看來自己踏入風雲國西部的消息依然是沒有瞞過冰河門啊。不過這也正常,冰河門乃是風雲國西部的霸主,如此一來,風雲國西部必定佈滿了冰河門的探子。

而自己在踏入風雲國西部的那一刻,冰河門恐怕就已經收到消息了。

“哈哈,傲天,你不好好的待在玄天學院,竟然還跑來我冰河門的勢力範圍,當真是想找死啊?!”

一聲肆無忌憚的大笑聲響徹而起,旋即一箇中年男子便是從人羣中緩緩的走向前面。

傲天聽到聲音後,便不斷打量着這個中年男子。他知道,今天,這個中年男子恐怕就是這羣冰河門弟子的領頭人了。

只見這個中年男子膚色如雪般白皙,一雙手堪稱纖手。要不是確定這傢伙是個中年男子,傲天還以爲自己看到的是一個女人了。

“你是誰?”傲天沉聲問道。

“哈哈,我乃是冰河門大長老白封,同時也是白鑫的親生父親!”中年男子,也就是白封哈哈大笑道。

傲天聽後,頓時臉色一沉。白鑫他當然知道,當年的風雲四公子,後來幫助鄭家想推倒傲家,但結果卻被自己所敗。

也因此,自己才能躋身風雲四公子之列,而白鑫至那一敗後,就銷聲匿跡,似乎躲在了冰河門中再也沒出來了。

沒想到今天竟然又和冰河門的人碰上了,而且這個人還是冰河門大長老,白鑫的父親白封!

“怎麼?你是來爲你兒子報仇的?”傲天冷然道。

“哈哈,你傲天之名冠絕風雲國年輕一輩,我兒敗在你手中,我自然無話可說。但是,你染指雪傾城一事,我是不會就此罷休的!”

白封剛開始還哈哈大笑,只是到了後面,臉上已滿是震怒,變臉之快讓人驚訝。

傲天心中不免有些疑惑,問道:

“事情怎麼又牽扯到了傾城?”

白封的臉色有些難看,但還是怒哼道:

“我冰河門門主曾經和雪浩揚有過約定!將雪傾城許配給我冰河門門主最爲出色的弟子!但是,因爲你的介入,讓得我兒的婚事被推,你說你該不該死?!”

話到最後,白封的臉上佈滿了陰森。

傲天聽後,頓時心中瞭然。原來自己和冰河門的恩怨來自這裏啊,不過讓自己放棄雪傾城卻是不可能的。

只見傲天冷笑道:

“就因爲這個,你想除了我?!”

“對!你這個雜種就是個禍害!今天必須除了你!”白封近乎咬牙切齒的說道。


“哼,你自己兒子沒本事,你就想殺了我好讓傾城回心轉意?真是好笑!看你這個做父親的人品,我就知道你那個兒子的人品也好不到哪去!難怪即便有婚約在身,傾城也對你那廢物兒子沒有絲毫興趣!”傲天冷笑道。

“你說什麼?!”白封的聲音陡然拔高了許多,眼中的怒火和殺機幾乎要化爲了實質。

“我說你和你兒子就是一丘之貉,都是廢物!你兒子更是我手下敗將,有何資格追求傾城?!”傲天依然滿臉的嘲諷,道。

“呼呼……”

白封聽到傲天的話後,頓時劇烈呼吸着,雙眼漸漸佈滿了血絲,那模樣似乎恨不得將傲天碎屍萬段。

“桀桀,白封長老莫要激動!爲一個將死之人氣壞了身子可不好啊!”


突然,一聲陰笑聲傳來。旋即,一箇中年男子也是漸漸的出現在了白封身旁。

這個中年男子臉上佈滿了一股邪惡之氣,嘴脣鮮紅,宛若沾着鮮血一般,讓人感覺很是妖異。

望着這個中年男子,傲天心中再次一驚。因爲這個中年男子是如何出現的,自己竟然沒察覺到。恐怕這個中年男子的修爲頗爲高深啊。

“你又是誰?!”傲天出聲問道。

“桀桀,看在你將死的份上,就滿足下你的好奇心吧!我乃是天冥門大長老,冥妖!”中年男子,也就是冥妖陰笑道。

傲天聽後不禁猛吃一驚,如果說只有一個白封在此,自己還有把握逃走的話,那現在把握就不大了。

白封和冥妖在風雲國名氣都不小,前者乃是冰河門大長老,已經一隻腳踏入了地靈境的範疇。

如果單單是對上白封,傲天還有一絲勝算的話。那對上冥妖,就只有逃跑的份了。

不爲其他,只因爲冥妖已經是一位地靈境的武者…… 「聽到沒,聽到沒?」帝天眼中閃過一絲熾烈,這感覺讓他有些把持不住,心跳加快。


十八子看著他的表情,又不像是在說謊話一般。困惑地問到:「你說的是真的?有人在召喚你?你確定沒有逗我?」雖然有些相信,但是又有些半信半疑,畢竟自己確實是什麼都沒有聽到。

帝天連忙點了點頭,說道:「絕對是真的,就在深處,有一個聲音在不停的呼喚著我。」

「那,我們進去看看?不過我覺得裡面應該是兇險萬分的。」十八子眼中有些畏懼的看了看血輪深處,彷彿是萬千厲鬼在呼喚他一般,不禁有些毛骨悚然。

「如果你害怕可以進入到破藥罐頭裡,我獨自進去也是可以的。反正沒有人強迫你,你自己看著辦。」說著就一臉鄙夷之色的看著十八子。

面對這頗有壓力的目光,十八子挺直了身子,粗著脖子吼道:「瑪德,既然你都不怕死,那我還怕什麼,一起進,要死一起死,反正老夫能夠恢復肉身享受了一下做人的滋味,我也是死而無憾了。」

帝天心裡有些感動,他知道十八子是在擔心自己。有些動容的說道:「好,那就這麼說定了。要死一起死,哈哈。」

「走著!」

兩人就這麼敲下了定論,危險面前誰都沒有低頭,結伴而行,這就是真正的友情吧。

兩人肩並肩行走著,沒多久,就來到了血輪的真正的入口之處。帝天眉頭緊縮,不解的問道:「這裡怎麼還有一個入口?」

「想必外面的應該是讓進入到了血輪之中,而這個洞口應該是進入到血輪之內。」十八子資歷頗深,有頭有尾的分析了起來。

帝天摸著下巴點了點頭,笑道:「好了,那我們就不要在猶豫了,直接進去就好了。」

說著十八子就想搶個風頭,直接沖了過去。

碰!

像似一道撞牆聲,十八子瞬間感覺腦袋上有小鳥在飛來飛去的。

「呃?」帝天鬱悶的看著十八子,大笑道:「哈哈,我就知道沒有那麼容易的,你丫的平常不是挺精的嗎?怎麼這次犯糊塗了?」

「我靠。」十八子一臉憤怒的揉著頭,罵道:「尼瑪的,我哪裡知道進不去,這是什麼情況?你知道了什麼?快告訴我」

帝天甩了甩那飄逸的秀髮,摸著這個洞穴的入口。只見一絲若有若無的血紅色的光華在閃動。這才點了點頭,解釋道:「這洞口被人布下了禁制,我就說為什麼之前進入的人都會死,只要用魂力攻擊這個洞口,就會被當做敵人,吸入到洞穴之中,被血輪融化。」

「那我們怎麼辦?豈不是也進不去了?」十八子大失所望的說道。

「非也,非也。」帝天神秘的一笑,將一隻手伸了出去,只見那胳膊換換的沒入到洞穴之中。從十八子的這個方向看去,便發現他胳膊的前半截憑空消失了,可他知道那是進入到了洞穴之中。

一臉驚訝的望著這一切,十八子有些愣神,問道:「為什麼你可以進去?」

「哈哈,這個嘛。如果不出我的意外應該是擁有帝脈或者是龍脈的人才可以進去的,反正是特殊血脈,基本上都應該能進去吧?」帝天訕訕的摸著鼻子說道。

「我靠。」十八子額頭三道黑線瞬間拉了下來,「感情搞歧視啊?哪天老夫我就去找個特殊血脈的小娃娃,然後把血脈奪過來,那樣老夫我就不用被歧視了。」

帝天滿臉不屑的說道:「嘖嘖。真是想不到啊,堂堂萬年老妖,居然要找一個後輩搶奪血脈,這件事情如果傳出去你恐怕能被唾沫淹死。」

十八子理直氣壯的吼道:「怎麼地?能被老夫看重那是他十輩子修來的福氣知道不知道?」

「你贏了。」帝天滿臉的黑線。

「這還差不多。」十八子這才心滿意得的進入到了破藥罐頭之中,又叫道:「想啥呢,快進去啊,我倒想看看裡面是什麼情況。」

「哦。」

面對這臉皮比城牆還厚的十八子,他是真的不知道說什麼好了。甩了甩腦袋,講腦海放空,便一步踏入到了洞穴之內。

眼前一花,感覺血液都要衝出眼球一般,整個人都覺得昏昏欲睡。

「噗!」

強大的空間壓迫,致使帝天一口逆血噴出,瞬間渲染了他的胸口。



lixiangguo

王凱不屑的笑了一聲,然後說道:“你可能還不知道,明天過後你就是一條死狗了,鄭迪放出話了,抓住你之後就開個狗肉宴,知道狗肉哪來的嗎?那個狗肉就是你,明天你就是一條死狗了,你想咬誰啊。”

Previous article

待江君兩個人走到一邊的時候,楊玉華拉着江君對那個男員工說道:“小韓啊,你給這位江兄弟拿份簡歷表,如果條件都可以的話,那就直接錄用吧。”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