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聞言月狐秀眉皺了皺:「想要鑰匙,你配嗎?不過你還真是命大,深埋地底都不死,但人啊不能自己找死。」

說話月狐伸手一揮,她身後的隨從便圍住了霍心。

「一群土崩瓦狗,不過是天怒的養料而已。」

冷冷的說了句,霍心天怒刀瞬間出鞘,接著只見十數道刀光閃過,月狐的那些隨從紛紛倒了下去。

月狐沒想到霍心這麼猛,她感覺的出霍心實力大漲,但她想不到霍心已經到了地境。

這時霍心一步步走向了月狐。

「噌!」

一聲劍鳴,站在月狐身後,猶如她影子的黑衣中年人出手了,手中的劍帶著璀璨的光華直奔霍心。

「叮!」

脆響聲傳來,黑衣中年人微微張大了嘴,只見竟然用手握住了他的劍,接著只見霍心身形如幻,一指點在了中年人的胸膛。

極寒無比的真元瞬間凍結了他的心臟。

一把推開黑衣中年人,霍心走到了月狐身前。

「鑰匙交出來!」

「去死!」月狐眼中殺機一閃即逝,驟然出手攻向霍心,地境強者的實力瞬間爆發而出。

一個巨大的爪子從月狐的手上延伸而出,似要把霍心撕碎般。

這時只見霍心向前踏出一步,一拳打了出去。

白色拳影出現,空間瞬間被擠壓了下,造成了一絲扭曲,接著只見月狐真元凝聚的巨爪猛的停了下來,接著整個炸裂開來。

對面月狐臉色瞬間大變,想也沒想用最快的速度,向一旁躲去。

下一刻轟的一聲,在月狐後方一棵兩人合抱的大樹瞬間被打斷,在樹榦和周圍的位置頓時浮現了一層晶瑩剔透的冰晶。

此時月狐是真的驚了,因為以地境的實力來說月狐不說佔據頂端,但絕對能夠在中游佔據一席之地,然而剛剛霍心出手的力度絕對不是一個新晉地境強者所能擁有的,由不得月狐不吃驚。

這時一幕更讓月狐驚恐的情景出現了,只見站在她十幾米外的霍心竟然砰的一下消失了。

「什麼?」

這種情況月狐還是第一次見到。

「你是在找我嗎?」一聲戲虐的聲音從月狐身後傳來,接著不待月狐反應,巨大的力量便擊打在了月狐的後背。

就猶如一顆炮彈,月狐整個身子瞬間飛了出去,隨後狠狠地摔在了地面,把地面砸出了一個人形坑洞。

移形九變,練到最高深處可以幻化九道身影,詭異莫測,如今霍心已經練到了第三變。

一腳踢飛月狐,霍心身影再次一閃來到了月狐身前,伸手把月狐抓起,隨後一拳打在了月狐的肚子上。

「啊!」月狐吐著血慘叫著。

「鑰匙交出來,我饒你一命!」霍心冷冷的道,一點也沒有因為眼前的是個美女而憐香惜玉的意思。

「你覆滅萬寶閣分部就是為了吸引我出來,好奪取鑰匙。」月狐一臉虛弱的半睜著眼道。

「不錯!」霍心點點頭承認了,龍珠帶給他的不僅僅是力量,還有一部分類似傳承的記憶,這部分記憶很亂,霍心整理了很久才整理差不多。

「好,我給你鑰匙……」

月狐輕聲說著,然而下一刻一個一股巨大的力量從月狐的身上爆發而出,巨大的衝擊讓霍心不由後退了一段距離。

而此時的月狐則大變樣,在她的浮現出一個巨大的能有近十米高的白狐虛影。

「神魂?」

看著這個虛影霍心有些疑惑,按理說神魂的凝聚跟自身修鍊的功法有關係,神魂往大了說是靈魂的延續,往小了說是一種神通,大多數人的神魂都會以自身為模具,只有少數修鍊劍之極或刀、槍之類的人才會凝聚刀、劍類神魂,但這種人身妖魂的卻是太少了。

傳說人類之所以開發出神魂,就是為了對抗那些體型巨大的妖獸。

心中的疑惑一閃而過,霍心身上卻也浮現出了屬於他的呈現淡藍色的神魂。

「嗷!」

下一刻月狐便撲了上來。

「哼!」

輕哼一聲,霍心連續兩記重拳打出,這還是他第一次利用神魂戰鬥,不是很習慣。

兩人對拼了數記,巨大的力量讓周圍的花草樹木都遭了殃,這時月狐再次撲來,霍心卻是不想浪費時間,他用神魂抵住月狐的白狐神魂。

隨後藍色光華閃過,龍靈從霍心後頸鑽了出來,龍靈出來以後直接化作數米大蛇盤住了月狐的神魂,並且一口咬住了它。

「不……」

在神魂之內的月狐驚叫一聲。驚恐浮現在月狐的臉上,她感覺到自己辛苦修鍊的神魂力量在快速流失,然而這時候她還不能收回神魂,否則缺了神魂的保護,霍心會瞬間殺死他。

眼看著神魂力量以可見的速度在流失,這時月狐從懷中扔出了一個黑色的方盒子。

下一刻,方盒子爆開了,巨大的爆炸從兩人之間傳來,強大的威力瞬間便把霍心和月狐兩人炸的向兩邊飛去,至少飛出了數十米。

被炸飛后,原本就受了傷的月狐再次遭到重創,不過強大的求生意志讓她在落地第一時間便向遠處飛奔逃竄。

再看霍心,一層厚厚的冰晶擋在了的身前,為他抵消了大部分的傷害。

此時眼見月狐要逃,霍心卻是不緊不慢的跟著。

月狐大概跑了一百米的距離,只聽當的一聲,她一頭撞在了一個光膜之上。

「陣法?」

看著眼前的光膜,月狐臉色難看無比。

「八門金鎖陣,早在我出現之前便布置了,你跑不了。」後方的霍心說著,來到了月狐前方。

「你以為你能殺了我?」月狐狠聲道。

「不能嗎?」霍心反正了句,身形一動一下掐住了月狐柔嫩的脖子。

「在這裡沒人能救你,不想死就把鑰匙交出來,這是最後一次機會,我殺了你,一樣會得到鑰匙,只不過會費些時間而已,不是嗎?」

霍心的話讓月狐臉上變了變,半響月狐咬了咬嘴唇道:「我可以把鑰匙給你,不過你發誓不殺我。」

「你沒資格和我講條件。」霍心打斷了月狐。

「你……」月狐有些氣苦的瞪了眼霍心,卻沒有絲毫辦法,誰讓現在她是魚肉,霍心是刀俎呢。

「好,我給你。」

月狐說著從儲物指環中拿出了一個黃色的金屬鐵餅,霍心知道這就是他想得到的鑰匙之一。

所謂鑰匙其實是進入東王大帝秘境的四塊拼圖之一,四個用來鎮壓東洲結界的兇手秘境各有一塊,一共四塊。

有了這拼圖,便有資格進入東王秘境最深處,得到東王大帝的傳承,從龍珠內霍心知道了很多上古秘辛,他知道東洲結界頂不了多久了,要不了多久東洲結界破碎,到時候整個大夏面對的將是無窮無盡的妖獸。

在知道這些東西后,霍心迫切的想要力量,而對力量如此執著的霍心又怎麼可能放棄東王秘境呢!

「現在鑰匙你已經得到了,該放了我吧?」

見霍心收起鐵片,月狐咬牙說道。

「別著急,作為南疆萬寶閣的領導,你身價肯定不菲,把你的儲物指環和值錢東西都留下。」霍心嘴角帶著笑意,笑呵呵道。

「你……」月狐簡直要氣死了,霍心簡直太無恥了,她就應該早些時候派人殺了霍心。

心中恨恨的想著,月狐卻是老實的交出了儲物指環,為了活命,她不得不低頭。

得到了月狐的儲物指環,霍心沒在為難她,撤去了八門金鎖陣。 燕地,金靈城,天門臨時駐地。

因為南疆魔門勢大,天門前往燕地是霍心早就定好的計劃。

不過天門剛進入燕地不久,霍心身埋龍墓的消息便通過屠九幽和張不凝的口傳了出來,頓時整個天門都炸了鍋。

而隨著霍心的身死,一些天門中人心思卻開始活泛起來,不少天門人員都認為天門沒有什麼發展了,紛紛起了其他心思,這些人無一例外都是天門人部的人,這些人大多數都是懾於霍心強大的力量而投靠的。

而出生於影侍的霍三雖然有著地境的實力,但卻不是一個好管理,他沒有第一時間去處理這種狀況,這導致天門人部的人員不斷的流失,地部與法部倒是很穩定,畢竟他們一個前身是影侍,一個則是幽靈殿的人。

隨著時間一天天過去,很多還對著霍心存活抱有希望的人漸漸的接受了霍心死亡的事實,但還有一部分人認為霍心不會死。

霍心消失第三個月,霍三叔帶著一部分從霍家出來的人返回了霍家,不過與霍心一起長大的霍山則留了下來,隨後常氏兄妹也帶著幽靈殿出身的人返回了薛紅葯那邊,如今霍心死了,他們也沒必要繼續就在這裡。

……

這天,一個人來到了金靈城,這個人正是擊敗了月狐,從南疆趕來的霍心。

臨時駐地的地點霍心只知道金靈城,但具體地點卻不知道,他打聽了數個人才找到天門,望著天門的大門,只一眼霍心就看出天門的冷清。

就在霍心來到天門門前的時候,站在天門門口的一個無精打採的值班守衛看到了霍心,緊接著他激靈一下,整個人都清醒了,他使勁擦了擦眼睛,確定眼前的人是門主霍心。

「門…門主沒死,門主沒死。」守衛驚喜的說著,轉頭向大門內跑去,邊跑邊喊:

「門主回來了,霍心門主回來了…」

看著突然跑了的值班守衛,霍心啞然失笑,隨後邁步走進了天門大院。

對了自己消失這麼長時間,天門可能發生的變動,霍心早就有了準備。

很快整個天門都被驚動了,所有的天門門人都跑了出來,當他們親眼見到霍心,驚喜瞬間便充斥在所有人的心頭。

這些人中霍心看到了楊彪四兄弟和霍山,他走過去拍了拍楊彪和霍山的肩膀:

「看來天門變化挺大啊!隨我進屋,講講這半年的變化。」

「好,好的,少爺!」霍山眼睛通紅道。

沒用多長時間霍山便把天門最近半年的事情說給了霍心聽,而霍心則面無表情的聽著,整個屋子都彌散著從他身上散發出來的淡淡冷意。

對於人員的流失,說實話他不是很在意,但是幽靈殿和一部分影侍的離去卻無疑讓他覆滅五行宗的計劃被拖延了。

就在霍心聽著霍山和楊彪說著的時候,兩個身影一頭闖了進來,正是屠九幽和張不凝。

「門主,我就知道你不會死。」張不凝用狂熱的眼神看著霍心。

笑著點點頭,霍心看向了屠九幽,說實話屠九幽沒離開,這倒是讓他挺吃驚的。

霍心不知道,其實哪裡是屠九幽不想走,他是實在沒地方去,殺了並肩王兒子,被家族拋棄,除了天門他還能去哪,當然張不凝一直堅信霍心沒有死,這也是屠九幽留下的動力之一。

不久霍心把其他人打發走,他則在屋裡合計著之後的路,片刻后霍心從儲物指環中拿出了一個漆黑的瓶子,在這個瓶子上不時閃過一道道奇異的光華。

「小子,怎麼樣,想清楚了嗎?放我出去,我可以給你想要的一切。」

就在霍心拿出瓶子后,一個怪物的臉出現在了瓶子上。

緊緊盯著瓶子中的那張臉,霍心沉默了半響道:「你說月狐是妖族,是真的嗎?」

「當然是真的了,我老人家可是從來不說謊話。」瓶子里的聲音忙道。

這個瓶子是霍心從月狐搶的那枚儲物指環中發現的,當時霍心拿起這個瓶子的時候還被嚇了一跳呢!

「笑話,如果月狐是妖,為什麼這麼多年沒人發現。」霍心冷笑一聲問道。

「那是因為她修鍊了一門奇功,以一絲靈魂重塑了一具身體,不了解的人根本就發現不了。」

聽著瓶子中的話,霍心心下有些相信他的話,因為無論是月狐還是已死的月露,她們的神魂都是妖獸,這與很多人不同。

心中想著霍心嘴上卻道:「我看你應該也是妖族吧,月狐都沒有放你出來,我看你也肯定不是好鳥。」

這句話頓時給瓶中的東西給惹毛了,只聽它大怒道:「那個小女娃也是最近才得到的我,你們這些年輕人都太多疑了,哼,如果她要是放出來本大爺,又豈會被你擊敗。」

不置可否的聳下肩,霍心繼續道:「話說你到底是什麼東西,為什麼會被封在裡面,好好說,說的我滿意了,我心情一好,也許就放了你。」

聽著霍心充滿調侃的話,瓶子裡面的東西氣壞了,不過現在是形勢比人強,不得不低頭,只聽他有些鬱悶的說道:「我是石龜一族的,當年我族可是和東王大帝一起戰鬥過的,後來我修鍊出了岔子,陷入了沉睡,當我醒來時就發現自己被封印在了這個暗無天日的瓶子中,在發現自己掙脫不出去后,我就又陷入了沉睡,直到最近我發現有人觸摸我,這才再次蘇醒。」

霍心能明顯從瓶子中的聲音中聽出鬱悶之意,想想也是,任誰不明不白的被封印數千年,估計都不會高興,而且從龍珠中得到了一部分九天真龍的記憶的霍心隱隱感覺到石龜一族的消失以及這傢伙被封印都與東王大帝分不開。

不知道是不是正應了那句話,飛鳥盡,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

腦中這個想法一閃而過,霍心說道:「最後一個問題,好處,我能得到什麼好處?」

瓶中的傢伙也知道這時候到了最關鍵的時候,如果他能讓霍心滿意,說不得霍心就真能放他出去。

10 好酒紅人面,財帛動人心。

霍心是個不見兔子不撒鷹的主,沒有驚人的好處,以他的性格是不可能放出石龜的。

「你想要什麼?」瓶子里的石龜問道。

「看你這幅慘樣,估計比我還窮,我提三件事,如果你能滿足,我便放你出來。」霍心說著伸出了手指。

「第一件事,我要能短時間提升我屬下實力的辦法,是大幅度,明白嗎?」

「第二件事,就按前兩天我們說的,我要一部功法。」

「第三件事,我要你幫我修復這幅山河棋盤。」

lixiangguo

那裡在下雨,下了好大的雨,雨里驀然斬出了一把鋒利的刀。

Previous article

汐風召喚出來的雨水具有強烈的腐蝕功能.只是林凡的體魄終究是非同一般.居然硬生生的扛了下來.但是周身的衣物卻是在第一時間化作飛灰.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