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而黑暗騎士那邊,揮舞在空中的鐮刀,也依稀可以看到一個魔鬼的流光圖案,也是一個不清晰的圖案。

黑暗騎士跟陳護衛爆發出來的戰鬥,跟張林與藏紅之間的戰鬥,差別很大。

張林就這麼看着,這纔是真正的強者,這纔是流光的真正的使用方法。

這種攻擊,張林覺得,宗師級別的流光攻擊,幻化出的流光圖像,也許要更加真切。

這也是張林第一次,在主神世界,看到兩個無限接近於宗師級別強者的交戰。

兩道流光纏鬥在一起,陳護衛的長槍,不停的刺去,阻擋着黑暗騎士的鐮刀攻擊。

張林看了一眼,然後看向遠處的藏紅說道。

“不想被對方殺人滅口,你最好躲進來。”

藏紅點頭,強撐着,朝張林這邊走來,隨着黑暗騎士爆發出的東西越來越多。


他們這些人的安全,已經得不到保障了,指望那些主張肅殺派系的人,自然是不可能了。

這也是肅殺派系,永遠不能獨大的原因,很多人都害怕肅殺派系強大後,會殺光一切不尊敬他們的人。

在這個世界,無論選擇身份方式生存,大家至少還有一點自主性。

藏紅過來後,張林讓冷風他們帶着藏紅進入陳家大院。

在外面已經不安全了,陳護衛跟黑暗騎士的戰鬥于波,都很有可能傷到他們。


之前被張林他們打敗的那幾個傢伙,早就已經溜了,那些人,只不過是炮灰級別的人物。

他們在見識到張林的強大後,便明白了一切。

陳家大院門口,現在只剩下三個人了。

戰鬥當中的陳護衛跟黑暗騎士,以及門口觀戰的張林。

對於這一場精彩對決,張林不想錯過,同時,陳護衛是在保他安全,張林自然不可能躲起來。

陳護衛在哪裏,他就得在哪裏,如果連陳護衛都被打敗了,那張林也只有接受他自己的命運。

黑暗騎士在跟陳護衛交戰的時候,目光始終盯着張林。

他要想辦法重傷張林,完成這一次的任務。

跟陳護衛交手了幾十回合,雙方打的難解難分,黑暗騎士也明白了過來,這陳護衛距離宗師級別,或許要差了一些。

當然,不排除陳護衛還在隱藏,畢竟在主神世界生存,太強了,並不見得是一件好事。

一紙契約:總裁先婚厚愛 ,便是很好的例子,強大,便會被針對。

要想擺脫,除非你比所有人都要強大。

黑暗騎士不停的揮舞着手中的鐵鏈,鐮刀在空中不斷揮舞,跟陳護衛的長槍碰撞在一起。

黑暗騎士手中的鐵鏈,越揮越短,他人也朝着陳護衛靠近了一點。

對於這一切,陳護衛疲於應對,並沒有察覺到這一丁點的異樣。

也正是這麼一點變化,讓得黑暗騎士有了機會,對張林出手。

暗戀成婚:帝少寵妻百分百 ,全部被他甩了出去。

隨着流光的掩護下,黑暗騎士的鐵鏈,正好纏住了陳護衛的長槍,而黑暗騎士,解了鐮刀與鐵鏈的聯繫。

黑暗騎士提着鐮刀,飛速朝着張林沖去。

鐵鏈阻擋不了陳護衛多久,因此陳護衛根本就沒想到,對方會使出這麼一手。

黑暗騎士頭也不回,以他的判斷,陳護衛掙脫鐵鏈,在他襲擊張林之前,是有機會殺了他的。

可黑暗騎士賭了一把,陳護衛不敢殺他,他是黑暗組織的人。

陳護衛不殺他,那他就有了機會殺張林,爲了殺張林,黑暗騎士直接把自己的性命都賭上了。

而且沒了鐵鏈,他的攻擊沒有之前強大了,或許還殺不了,最多廢了張林。

不過這一切都值得,黑暗騎士已經來到了張林面前,鐮刀也接近了張林,眼看着就要殺向張林的頭部。 張林想退到大院裏面,可他看了看黑暗的速度,他知道退也躲避不了攻擊。

如今,張林除了應對之外,沒有任何辦法。

這傢伙打了這麼久,目標一直是他,這黑暗騎士,隱藏的實在是太深了。

不過張林始終保持着警惕,手中的如意金箍棒,一直握在手中。

哪怕這黑暗騎士要殺他,也沒有那麼容易,而且陳護衛就在身後。

只要陳護衛回援,黑暗騎士就沒有理會了。

張林不退反進,所有的流光,都匯聚到了如意金箍棒當中,張林只有一次攻擊的機會。

在黑暗騎士這種強者手裏,多次攻擊,那只是找死,只有一擊擊退對方,讓陳護衛回援,纔是最正確的選擇。

黑暗騎士的鐮刀落下,爆發着一道若隱若現的流光,魔鬼圖案有些不真實。

可那也是化形的流光,不是張林能阻擋的。

張林在這一刻,體內的潛能似乎都爆發了出來,系統的特殊獎勵,也在這一刻發揮了作用。

潛能發揮出來,這還得多虧了之前,他看了陳護衛跟黑暗騎士的戰鬥之後,有了一些感悟。

張林的如意金箍棒,流光爆發的那一刻,一個若隱若現,像是人,可身材有比較瘦小的身影出現。

流光化形,張林也做到了,他的如意金箍棒,化出的形態,似乎是一個人的圖案。

張林仔細看了看,不能說是人,應該是一隻猴子,或者說是齊天大聖孫悟空。

這如意金箍棒,本來就是孫悟空的武器,此刻流光化形,爆發出孫悟空的樣子,也不算奇怪。

這個圖案比較模糊,比黑暗騎士的魔鬼圖案,還要粗糙不已,不過張林堅信,這便是齊天大聖孫悟空的圖像。

哪怕圖案化形的不夠明顯,可這大聖的威名在此,根本不是魔鬼圖案能夠抵擋的。

黑暗騎士原本就沒想一擊得手,他已經想好了補第二刀。

拼爹日常:佛系少女在古代

就連遠處救援的陳飛,也愣住了,他剛纔猶豫着殺黑暗騎士救張林,還是不救。

也正是這麼簡單的一秒猶豫,他錯過了最佳的救援時間,可張林卻給了他意外驚喜。

張林直接擊退了黑暗騎士,陳護衛也衝了過來,氣勢大開。

趁着黑暗騎士鐵鏈還沒跟鐮刀匯合,實力爆發不完全,正好打退了黑暗騎士。

哪怕到了這一刻,陳護衛仍然不敢殺黑暗騎士,黑暗組織的勢力,實在太強了。

若是真的惹到了他們,這主神八大統治者加起來,或許才能跟他們抗衡。

這樣強大的實力,他陳曉東根本惹不起,保住張林,得罪就他們不要緊,黑暗組織的敵人多的是。

可若是殺了黑暗騎士,便是徹底得罪了黑暗組織,那時候他陳曉東必死無疑。

陳護衛手中的長槍,流光爆發,再次呈現出巨龍的圖案出來。


這次不打服了對方,他根本不會罷休。

在巨龍的震盪下,黑暗騎士退出了好遠,只是受了點輕傷。

黑暗騎士看着遠處的張林,他還沉浸在剛纔的那一幕當中,剛纔他居然被張林的一道攻擊給打退了。

張林究竟是什麼來頭,他越發看不透了,上頭的命令,他原本還覺得沒必要,可現在,他到覺得上頭的命令很是正確。

或者說還不夠,他們應該要付出更大的代價,必須要殺了張林這個禍患。

陳護衛冷冷說道。

“黑暗騎士,你今日沒有機會,走吧!在留下去,對你沒有好處。”

黑暗騎士看着陳護衛,再次陷入了猶豫,他或許真的沒機會了,就連重傷張林的機會都沒有了。

陳護衛直接把鐵鏈扔給了黑暗騎士,接着說道。

“你不要逼我,我或許不敢殺你,不過廢了你,還是敢做的。”

黑暗騎士對於陳護衛的威脅,臉色沉重,沒錯,對方廢了他,黑暗組織不會管。

一個勢力,需要的是臉面,他們的人打不贏沒有關係,他們可以派更厲害的人來打。

可他們的人死了,那就是面子上的問題,黑暗組織會不顧代價也要殺了對方。

黑暗騎士看着張林說道。

“張林,這次算你走運,我把話放在這裏了。

你最好不要離開陳護衛身邊,還有這護衛爭奪戰,你最好也不要去參加,否則我這鐮刀,必然取你性命,”


張林神態自若,淡然一笑,對方這次算是放棄了對他出手。

“我等着你,這次你不殺我,下次我必然殺你。”

黑暗騎士也不多言,留下這麼一句狠話,便離開了這裏。

陳護衛回頭,看向張林,有些抱歉的說道。

“張林小友,抱歉,剛纔若是差一點,你可能就……”

剛纔陳護衛的猶豫,差點讓張林喪命,他心中還是很愧疚的。

他之前也說過了,只要他在,絕不讓黑暗騎士傷害張林一絲一毫,可結果卻沒做到。

張林微微一笑說道。

“陳叔,這話嚴重了,如果沒有你,我現在已經是一個死人了,你對我的幫助,我很是感激。

至於剛纔,那也只是一個正常人的選擇,如果換做是我在陳叔的位置,我或許也會這麼選擇。

畢竟這便是這個世界的生存法則,有些時候,大家沒得選,”

陳護衛也不多說了,張林能看透,他也一切都明白,事實就是如此。

要想保住自己的性命,也只有自己擁有強大的實力,纔是唯一的根本。

弱者報團取暖,強者一般都是孤獨的。

張林想了一下說道。

“陳叔,接下來我的處境可能會很危險了,我也不可能什麼都不做。

因此陳叔的選擇,我希望要慎重考慮,一切都想好了。



lixiangguo

「是嗎?」失去雙臂的葉雲,全身微微顫抖,兩條新的手臂長了出來,殘缺的身體瞬間復原,他冷視著膛目結舌的於文龍,淡淡的說道:「事已至此,我就不再留手了,今日我是來報仇的。」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