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而這樣的攻擊。

那怕葉天傾只是施展出,十分之一都不到的力量,但也將邪刀魔神轟的半死了。

「啊……」

在所有修者的注視下,邪刀魔神的口中發出凄厲的慘叫。

他吐血到飛出去,

一擊!

只是簡簡單單的一招攻擊,而且只使用不足十分之一的力量,便是將邪刀魔神按在地上摩擦。

如果剛剛這一擊。

用上十分之一的力量了,那毫不誇張的講,就算是邪刀魔神有幾條命,那都是不夠死的。

這並非是他太弱,而是葉天傾太強。

。 這自然是仇恨天所為,其行雲流水的身法加上瞬若天雷的步法,還有精準的眼力跟快如流星的出招速度,四者合一造就出他一口氣擋下九道天雷的驚人實力!

吼!隨着時間推移,此時葉缺全身充滿紅光,一聲低沉的悶吼突從葉缺體內發出,胸前的胎記鼓動不已,一直注意葉缺的雷劫一發現如此,黑雲馬上如同沸水般躁動起來,青紫電雷四處飛射,強大的氣勢爆發開來,它知道已經無法再花費任何時間打算盤、找尋仇恨天的弱處。

「轟隆!”,可怕的雷電炸響聲響徹天地,仇恨天心頭一凜,心知離神龍降世已越來越近,而他將要面對的,也會變的更加險惡。

像是證明仇恨天所料無誤般,一道十人合抱的天雷毫無預警的對着仇恨天落下。

面對這霸道十足又突如其來的一擊,完全沒有放下警戒心的仇恨天臉上並無任何驚慌之色,雙手握刀,舉刀過頭,運轉真元,灌入刀內,霎時間刀身光芒大漲,照亮了天地,接着光芒化做了一道百丈長的刀芒,直直迎向天雷。

「轟隆隆隆隆!”,誰也不讓誰的天雷及刀芒在空中碰撞,炸出刺眼無比的光芒及聲響,天雷這擊威勢及威力皆十分驚人,但仇恨天本身的實力也可傲視西大陸,所發出的刀芒威力當然不同凡響,兩者互擊,僵持不下,誰也奈何不了誰,如此爆開,散發出可怕的餘威。

在這可怕的餘威之下,仇恨天雙手交叉護住頭部,退了十數步,而居高臨下的雷劫完全不受影響,下一輪攻勢很快來到。

「轟、轟、轟、轟、轟、轟..”,隨着葉缺體內傳來的吼聲更為低沉,雷劫再次改變戰法,不與仇恨天硬拼,一次降下二十道天雷,四面八方的往葉缺飆射而去。

因為被餘威震退,讓仇恨天失了先機,無法像方才好整以暇利用步法擋下如此多的天雷,眼見天雷就要擊中葉缺,仇恨天牙一咬,瘋狂運轉真元,身形直往葉缺飛射而去。

縱使雷劫早一步出招,但仇恨天被震退的情況下離葉缺距離更近,在其猛烈摧動速度的情況下,硬是比天雷早一步到達葉缺身旁,一邊持刀亂舞,一邊展開護身罡氣,替葉缺扛下了這二十道天雷。

「砰、砰、砰、砰、砰”,在仇恨天持刀亂舞下,讓他破了五道天雷,而護身罡氣又擋下兩道天雷,其他的十三道天雷則全部讓仇恨天左手接了下來。

仇恨天接了十三道天雷威力的左手一片焦黑,皮開肉綻,膿血直流,但仇恨天臉上毫無表情,無動於衷,因為他知道表面傷勢雖然嚴重,但未傷及筋脈,並不礙事。

雷劫見攻勢有效,趁勝追擊,不給仇恨天喘息的空間,二十道雷擊之後,竟一次降下五十道天雷!

面對那雨滴般的天雷攻勢,仇恨天竟有瞬間被其威勢給震懾,但其畢竟身經百戰,很快穩住心神,知道自己不可能擋下所有的天雷,便在最快時間發出一道刀芒,勉強擋下十道天雷,然後自己迎上了剩下的四十道天雷。

砰、砰、砰..”,在無數炸響聲后,這次仇恨天竟然毫髮無傷的挺過雷劫的攻勢,而其受傷的左手上,多了一隻冒着青紫光芒的小傀儡,仇恨天心想好險這次帶了雷驅傀儡,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轟隆、轟隆隆隆!”,這輪攻勢結束之後,更加強大的威勢襲來,仇恨天連忙將已吸飽天雷之力的雷亟傀儡收起,雙眼往上一望,發現濃如墨汁的烏雲已淡了少許,也不如一開始鋪天蓋地,知道雷劫威力已開始減弱,只要再撐一陣便可助葉缺度過難關,只不過這將會是非常難熬的一陣!

彷彿在印證仇恨天心中所想,一道十人合抱的雷柱馬上轟然落下!

仇恨天右手持刀,刀身發出耀眼的光芒,眼神閃動戰意,刀尖觸地,然後猛然往天空一揮,一道刀芒宛如雄鷹般往天空急沖而上。

雷劫還不等兩者互擊分出高下,下一波攻勢緊接而來,震耳欲聾的低沉悶響響徹天地,光芒四射的二十人合抱雷柱如同天神降臨般朝仇恨天轟去。

然而雷劫可怕的攻勢還沒結束,一道三十人合抱的雷柱接踵而來,那霸道無匹的威勢幾乎將仇恨天強大的戰意碾碎,仇恨天猛然深吸一口氣,飛身主動迎上,體內所有真元宛如瘋了般湧向刀身。

刀身光芒猛然噴發,完全不亞於三十人合抱雷柱所發出的青紫電光,仇恨天一聲大喝,渾身上下噴發出君臨天下的狂威霸氣:「霸刀絕第一式,刀走武蒼!」

啪疵症疵、轟隆隆!!!”,仇恨天的刀招正對着兩道雷柱衝去,兩者相擊,霎時間萬道電蛇亂竄,恐怖的低沉巨響不斷炸出,餘威如同波紋般不斷散開,斷腸崖附近的花草樹木幾乎全成了黑色的焦炭,日夜不輟拍打岩岸的海浪竟因為餘威而倒卷回去,海面上散播著一圈圈如同漩渦的漣漪。

「啉!”,在兩道可怕的雷柱攻擊與餘威影響之下,仇恨天身形如同泄了氣的皮球般飛速往下墜落,直直朝葉缺而下,仇恨天眼角餘光瞄到葉缺的身影,心中暗叫一聲不好,在最後一刻扭動身體,硬是避開了葉缺,但此舉卻讓自己傷的更加嚴重,面朝空中的重重落在地上,不可扼止的噴出一大口鮮血,胸口急促的上下起伏,神色萎靡,顯然受傷頗重,但是仇恨天的眼神卻透露了一股笑意,因為葉缺胸口那股紅光此時正發出堪比太陽的耀眼光芒直衝雲霄,如果冰遇水般,將滿天的烏雲漸漸消融開來,而在這道紅光之後,是一道震天晃地的低沉龍吼。

「吼———!」一道身長數干丈的紅龍虛影,搖頭擺尾的衝上了殘存的烏雲之中,將烏雲很快掃蕩一空,仰頭嗷叫了數聲,這才搖擺着如同山脈般的身軀鑽進葉缺胸口之中。

烏雲消失,陽光洒然而下,仇恨天雙眼看着穿過重重樹葉阻攔射在自己手上的那一道溫暖光束,仇恨天心中一陣激動,他撐過來了,在雷劫可怕的攻勢之下,儘管負出了重傷的代價,但是他撐了下來,將葉缺從那雷劫中保護的完好無缺!

仇恨天臉上露出笑容,發出了得意的笑聲:「哈哈哈,哈哈哈哈,咳、咳、咳。」一不小心笑的太過,牽動了傷勢,仇恨天噴出了兩口血,但這並沒有讓他臉上的笑意消失。

此刻的他心情激動無比,這一場雷劫終究被他擋了下來,保護住自己的弟子,以一己之力讓這在史籍上讓書寫者費盡心思描述其可怕的無法傷自己的弟子一根寒毛!

「哈哈哈、哈哈哈哈!」在這成就之下,近十幾年來已將喜怒藏在心中的仇恨天再次放懷大笑,儘管每一次大笑都會牽動傷勢引起劇痛,也阻止不了仇恨天。

七天後。

雷劫之後,沉睡了足足七天六夜的葉缺,眼皮動了動,喉結滾了滾,緩緩的睜開了雙眼。

葉缺連連眨眼,這才漸漸適應了烈日當頭的刺眼光芒,坐起身來,打量四周,驚恐的發現原來一片翠綠的斷腸涯竟成了一片漆黑的焦土,唯有那日夜不斷散發着濃烈天地靈氣的湖依然完好存在。

更讓葉缺驚恐的還在後頭,坐起身後不久,胸腹之處傳來一陣莫明的蠕動,一顆指頭大小的蛇頭探了出來,嚇了葉缺好大一跳。

葉缺驚魂未定的馬上把鑽進自己衣袍內的「異物」抓出來,這才發現是一條手指長度的四腳蛇。四腳蛇被葉缺抓起,完全不掙扎,還張開滿是尖牙的嘴,打了一個大大的哈欠,葉缺雖然看不懂四腳蛇的表情,卻莫名的確定這四腳蛇滿是倦意,還怪罪他為何把它驚醒。

葉缺感到一陣奇怪,不解為何自己會出現這種彷彿跟四腳蛇心靈相通的感覺,而後者對葉缺輕輕嗷叫了幾聲后,竟就這樣吊在葉缺的手上再次進入了夢鄉。

葉缺啼笑皆非的把四腳蛇放在掌心之中,雖然一度想將這四腳蛇丟棄,但心中就是一陣強烈的不舍,讓葉缺遲遲無法下定決心,而這個時候,一道身影朝葉缺走了過來。

「師父!」葉缺雙手小心翼翼捧著四腳蛇,很快站起。

「嗯。」仇恨天點點頭就算是回應。

「師父,你沒事吧。」望着仇恨天蒼白如紙的臉色,還有消失無影無蹤的那一股隨時都可出鞘的鋒利氣魄,葉缺不禁擔心問道。

「沒事。」仇恨天微微搖頭,回答一樣簡潔,隨後將目光定在葉缺掌心中沉睡的四腳蛇上,壓下上涌到喉頭的一絲血意后,右手一翻,掌心中閃亮着一枚儲物戒指:「這枚戒指拿去,要是它餓了,便喂些晶石或內丹果子給它吃。」語畢,仇恨天將儲物戒指拋給葉缺,便像一陣風般離去了,讓葉缺沒有機會問到這幾日是起了什麼劇變,怎麼好好一個斷腸崖竟成了一片焦土。

。在不萊梅勝局已定的情況下,烏賈卻又弄出幺蛾子來了。

本賽季他也沒首發幾場,更談不上有多少進球。

眼看到了賽季最後一場比賽,中國小子都已經取得兩個進球功成身退,自己卻只是替補上場。

連後衛迪洛博吉都混了一個進球,作為前鋒的自己依然碌碌無為。

這讓烏賈難以忍受。

《足球之請開始你的表演》0226事了拂衣去,深藏功與名 (上章結尾應該是三十日後聚集於大陸極北,當時寫錯,已經更正,不是三日。)

聲音傳遍整個大陸。

隨之而來的還有那無盡的威壓。

沒有人敢把這話當做玩笑。

浩浩蕩蕩的聲音,充滿嚴肅的命令。

沒人敢違逆。

原本還琢磨如何奪回失地的燕帝,嘆息一聲,說道:「傳令下去,所有戰事盡皆停止。」

秦文昌也沒再說話。

作為宰相,他也是知道一些世界隱秘的。

大楚皇宮中,項飛燕連忙召喚來了項鼎。

「四太爺爺,這是聖人之言?」

項鼎點了點頭,面色肅然,說道:「沒錯,怕是要出大事啊!」

項飛燕沉吟一下,趕忙下令:「讓蘇文速速回帝都!」

實際上,便是他不說,蘇文也已經和那些人奔著帝都飛馳而去。

要說現在,心情最複雜的就是季羅國皇室,白家!

再撐一段時間啊,再撐一段時間,戰事停止,是不是就什麼事情都沒有了?

可是現在,整個季羅國都被人吞了。

戰事停止還有什麼作用?

蘇長青也是很意外。

不過他知道,這件事情,跟他無關。

每日依舊照常處理政務,按時上朝下朝,日子舒心又舒坦。

剛剛下朝,蘇長青回到了自己家中。

「老爺,有個人在會客廳等您,說是你的朋友!」一個下人稟報道。

「朋友?」蘇長青挑了挑眉頭,這個詞對他來說,可太奢侈了。

進了會客廳,果然是個熟悉的人,公孫十。

蘇長青笑道:「原來是公孫前輩!哪陣風給您吹來了?」

他雖然是滿臉笑容,可是這內心卻是掀起了驚濤駭浪。

這公孫十的身份,他其實早就隱隱有了猜測..

他內心升出一股不好的預感。

果然,公孫十看向他,沉聲道:「三十天後,跟我去大陸極北!」

蘇長青苦著臉,說道:「前輩,晚輩肩不能挑,手不能提,文弱書生一個,打又打不了,跑又跑不掉,您要晚輩去有什麼用?」

「呵呵!」公孫十冷笑一聲:「我用不著你打架!但是此事乃是人族存亡大事,不是單純的憑藉武力能夠完成的,你小子陰毒的很,那些帝王高手一個個也各有心思,我需要你幫我!控制人心,權謀爭鬥,非我所長!」

蘇長青嘆息道:「堂堂聖人…找我一普通人幫忙?」

對於蘇長青猜到自己的身份,公孫十也不意外。

「你若幫我,我助你踏足武道!」公孫十看向蘇長青,冷笑道:「而且你也不是普通人,別以為我看不出你隱藏的東西。」

「哈哈哈哈!瞞不過前輩啊。」蘇長青笑了起來。

笑過之後,他面色肅然,問道:「前輩到底何事?」

公孫十嘆息道:「九幽島即將重現,魔族與人間的入口即將連通!」

這個消息一出,便是蘇長青,也面色大變。

他心念急轉,要知道,這楚國距離極北極近,一旦說魔族重現,楚國便是首當其衝!

「前輩的意思是?」蘇長青試探問道。

公孫十沉聲道:「這魔族重現,已經不可抵擋,但是不可使其進入人間,要想辦法將其抵禦在九幽島。所以我想要糾集人間所有力量來抵禦魔族!」

「問題是,我怕這些人心不齊啊,陽奉陰違,相互算計。」

蘇長青搖頭道:「這是必然的。」

「所以我希望你能想個辦法,同時助我對這些人進行管理。來抵禦魔族。」

蘇長青苦笑道:「都是天位高手,前輩也太看的起我了。要我說,前輩您聖人之身,直接鎮壓不行嗎?」

公孫十搖頭道:「我有我的事情!」

實際上,有些話他沒說!

他這次進入虛空,與魔族大帝交戰!

可以說是兩敗俱傷。

他能活著回來,已經是得天之幸了。

到現在,依舊處於重傷的狀態。

可惜,即便他不說,蘇長青也猜了出來。

「看來這魔族中,有能與前輩一戰之人啊。」

公孫十看了一眼蘇長青,嘆息道:「你還真是聰明。」

公孫十嘆息道:「當年人族九聖四帝,與魔族兩敗俱傷。人族如今只我一聖,不過魔族也未必又太多大帝級別的高手,否則這一次,我回不來。」

他沉聲道:「九幽島重連,無論如何不能讓那些魔族重新登入人間!」

蘇長青也是一聲長嘆,他知道,自己沒有拒絕的餘地。

或者說,也不能拒絕,不管從哪個角度來看,他沒有辦法拒絕。

最簡單的道理,覆巢之下,安有完卵?

很快呢,蘇文也回來帝都了。

他帶著顏落盈回來的。

一進家門,便看到趙進正扛著一塊小山一樣的石頭,在院中奔跑…

他滿臉猙獰,拚命的喘息…

很顯然,這種修鍊很痛苦。

見到蘇文進來,他臉上閃過狂喜..

lixiangguo

娌堝ぉ璩滃拰灏忕閫欏叐灏嶇敎铚滅殑鎴€浜烘暣鏁寸殑鑶╂浜嗕竴鍊嬫槦鏈燂紝闆栫劧娌堝ぉ璩滃畬鍏ㄩ倓鍙互鍦ㄧ辜绾岀殑鑶╂涓嬪幓锛屼絾鏄皬绌庨€欓倞鍗绘槸涓嶈浜嗭紝鍥犵偤濂圭殑寰岄潰閭勬湁灞柤鑷繁鐨勭稉婵熷叕鍙稿拰鑰侀梿鐨勶紝涓︿笖鍏枊鎴€鎯呴€欐ǎ鐨勪簨鎯咃紝濂逛篃鏄鍥炲幓鍜岃嚜宸卞叕鍙搁偅閭婂ソ濂界殑瑙i噵涓€鐣殑銆?

Previous article

「我說清風師弟,莫非這觀里的米面現在快吃完了嗎?」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