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而此時,前方別墅大門前,一位身穿白色長袍,面露恭謹之色的青年急忙從別墅內走出,在看到葉飛之後,同時走山前來。

「在下陸志,見過葉家主。」這青年略顯有些緊張,向著葉飛抬手抱拳一拜。

「陸家么。」

葉飛頓住身形,抬頭望向前去,深深地看了前方之人一眼。

「你認識葉某。」葉飛目光沉靜,淡聲開口道。

前方門前,那青年連忙點頭道:「家主陸大海,讓晚輩在下恭候葉家主,說您一定會來。」

此言一出,葉飛面色一怔,臉上不禁露出古怪之色。

「哦,既然認得,帶我去見他吧。」只是片刻的沉默,葉飛隨即沉聲道。

華夏武道世家之人,大多都知曉他與燕京朱家的關係,而且近年來,隨著百家聯盟的成立,這種事情一般不會發生。

這陸大海不顧盟約,暗中想要竊取朱紅的朱雀焰之力,葉飛自然不會放過此人。

「葉家主請。」前方青年不敢怠慢,連忙抬手示禮。

說罷,在此人的帶領下,二人一同進入別墅之內,屋內之人見到葉飛,均是抬手抱拳,表現的極為恭謹。

很顯然,這個陸家也在華夏百家聯盟之列。

「葉家主,我家家主,在二樓的客廳。」

「在不久前,家主告知我等後輩,不允許上二樓,望您能親自上去。」陸志此時墩子身形,隨即恭謹地抬手一拜,緩緩開口說道。

葉飛目光一凝,抬眼掃了四周一眼,他的靈識隨之橫掃而出。

整棟別墅,瞬間呈現在了他的識海之中,當其靈識掃向二樓之時,葉飛面色不禁微變,他的臉上露出複雜之色。

「朱家之事,與你們無關。」葉飛沉默片刻,隨即轉頭頭來,望向身旁的那位陸家青年。

這句話一出,別墅之內的眾人,都是稍稍鬆了一口氣,那位名叫陸志的青年,更是一臉的感激之色。

「這件事,我陸家有錯在先,承蒙葉家主不怪,晚輩在此多謝。」陸志心中的一塊大石頭,此刻也是終於放了下來。

按照百家聯盟的規矩,儘管陸大海之事,家族之人齊力反對,但這件事情畢竟是發生了,而陸家按規必須逐出華夏武道世家之列。 別墅內,葉飛微微點頭,隨即不在多言,移步向著二樓走去。

在他的靈識感知之下,陸家之人的實力,還停留在普通的武道世家行列,此事多半與這些世家子弟無關,而那陸大海,似乎已經付出了代價。

第二層大廳,陸大海跪倒在地,全身生機全無,顯然已經身亡。

「自斷生機,倒也果斷之人。」葉飛目光微閃,抬頭望向前方,方才的靈識早已經感知到,此人在不久前就已經死亡。

此時陸大海,臨死前保持著跪拜的姿勢,一臉的哀求之色,面向的正是迎面上樓的葉飛。

廳內,葉飛望著眼前的情景,不禁輕輕搖了搖頭。

「還沒來得及問,此人的魂針之法,是從何處學來。」葉飛望向前方,忍不住低喃一聲。

這種針法,本身極為陰損,他雖然懂得,但從未曾施展過,更不可能放在葉家的功法道術內,這陸大海卻是不知從何習得?

思索片刻,葉飛忽然目光一凝,猛然抬頭望向前半空,他的目光彷彿穿透了前方的牆漆。

而下一瞬,身形已然消失在了廳內。

「出來!」

「可是要葉某請你。」別墅區半空之中,葉飛此刻踏空而立,他的眼中閃過一道寒芒。

話音落下,前方不遠處,隱約有清風拂過,帶著一道淡紫色的微光。

眨眼間,一位長袍青年,出現在了葉飛的視線之中,那是一位西方武道強者,身上的氣息不俗,隱約達到了元嬰之列。

「法王殿紫殿麾下,在下有個華夏名,叫做紫三。」

「葉家主,你好。」前方之人禮貌彎身,同時用一口流利的華夏語,緩緩開口說道。

半空之中,葉飛聞言,眼中閃過一道肅殺之氣。

此刻想來,就算那陸大海,懂得魂針之術,若是沒有背後撐腰之人,怕是也絕不敢對朱家之人下手,這法王殿當真是陰魂不散。

「法王殿么,葉某正愁找不到你們。」葉飛周身氣勢凝聚,元嬰後期的靈壓,隨之爆發而出,瞬間封鎖了四周的半空。

前方半空之中,那紫發青年見此情景,下意識地向後退了兩步。

「等一下,葉家主,殿主有過交代,進入華夏若是遇上葉家主,必須需以禮相待,在下沒有惡意。」紫三面色微變,連忙開口道。

二人的實力,都處於元嬰境之列,但戰力卻是相差甚遠,斬殺此人葉飛一擊足矣。

葉飛聞言,沒有立刻動手,但靈識橫掃而出,封鎖了前方之人。

「你是妖風的手下?」葉飛目光微閃,開口低語道。

「是的,紫殿殿主正是妖風大人。」紫三沒有任何猶豫,隨即立即開口回應道。

見到前方之人沒有出手,事情就有緩和的餘地,他此刻也是稍稍放鬆下來。

「葉某問你,那魂針之術,可是傳自你法王殿?」葉飛眼中閃過一道精光,聲音略顯得有些低沉。

這種古術法,比起道術,更加的神秘,在武道界早已經失傳,若不是他身居傳承,怕是也不會知曉。

更為重要的是,此術就算傳承至今,那也是在華夏武道界流傳,怎麼可能傳入西方武道界?

紫三聞言,連忙開口道:「沒錯,這種針法是主殿主傳下,法王殿八大副殿,都懂得此術,並不是什麼秘密,葉家主要是有興趣,在下可以交出針法秘術。」

這位法王殿的成員,對於葉飛還是較為了解的,此刻不敢有半點怠慢,他深知一個不好,多半是性命難保。

「此術,葉某也會。」

「我再問你,八大副殿中,可有藍焰殿?」葉飛抬起頭來,此刻臉上的表情,讓人有些難以捉摸,望向前方之人緩緩開口道。

他想要尋到那中藍色火焰的源頭,怕是唯有先找到那藍焰殿。

「有,藍焰殿排名最末,不過殿主已經死在了北海。」紫三可謂是知無不言,連連開口回應道。

葉飛微微點頭,這藍焰殿主,實力只有元嬰後期,不到通神,是最弱的一個也在情理之中。

半空之中,他思索片刻之後,隨即再次抬起頭來。

「將八大副殿的位置,告訴葉某,我可以不殺你。」葉飛臉上露出冷漠之色,此刻聲音中,透著幾分冰冷之感。

半空之中,空氣中的氣氛,頓時變得有些緊張。

前方的紫三,身形不禁一顫,便是急忙道:「這個……在下真不清楚,除了紫光殿之外,我只知道藍焰殿使一直以來與教廷的關係不錯。」

法王殿,八大副殿,各自分佈在西方武道界。

其中,通神境,劫境強者都有,實力極為恐怖。

每一位殿主的實力,那都是極為不俗,隨便站出來一個,足以震撼一方,副殿的位置,更是極為隱秘,武道界很少有人知曉。

「哦,教廷么……」葉飛面露思索之色,輕喃一聲。

半響之後,他再度抬起來頭,目光聚焦在了前方之人身上。

那紫三極為識趣,抬手之下一塊紋咒石,出現在了他的掌中,隨即沒有猶豫,抬手遞給了前方之人。

「這是紫光殿的位置,殿主曾說過,葉家主想要知道,讓我等下屬屬實告知。」紫三臉上的表情慢慢平靜了許多,此刻緩緩開口道。

葉飛面色一怔,接過紋咒石后,他的臉上不禁露出古怪之色。

紫光殿,屬於那妖風無疑,但此人行事,著實過於詭異,不知是敵是友,而且上一次在葉家莊園門,二人一戰之下,並沒有分出勝負。

而如今葉飛的戰力,已經增長了許多,他可以確定那妖風絕對沒有閑著。

「你走吧,告訴紫風,讓他來儘快見葉某。」

「否則……」葉飛話未說完,眼中同時閃過一道寒芒,四周的空氣隨之一凝。

前方不遠處,紫三立刻會意,隨即不敢遲疑,再次向著葉飛彎身行禮,便是轉身身形閃動,很快消失在了天空之中。

別墅區,此時的半空之中,葉飛沉默片刻,隨即轉頭看了下方的帝豪居一眼,他便是不打算在此過多的停留。

第三道界脈之力,他必須儘快凝聚,而那藍焰殿無疑是他必須前去之地。

「那教廷之主的身上,還有我的神魂烙印。」葉飛輕笑一聲,隨即身形帶起一道流光,向著北海的方向踏空而去。

他的速度極快,元嬰後期的強者,可謂踏空而行堪比瞬移。

時間,僅僅過去半刻,前方不遠處,那一望無際的大海,已然落入他的視線之中,海面之上葉飛停頓片刻,隨即身形再度消失。

想要尋到藍焰殿,他必須先去找那位教廷之主,而前往教廷古堡,則需要穿過北海。

時間在悄然中流逝,踏入北海的葉飛,近乎是全速前行。

北海平地,很快出現在他的識海之中,靈識掃過之後,似乎並無異狀,葉飛便是沒有停留,繼續向著前方踏空而去。

轉眼,過去半天。

前方海域,黑霧繚繞,海面半空,略顯陰沉。

「暗島海域。」

「不知道琳怎麼樣了?」葉飛低喃一聲,隨即身形閃動,直接然進入暗島。

自崑崙一戰之後,凌余霜與琳二女,在白雨的幫助下,如今應該都身處暗島之上,琳的傷勢不輕,在短時間內,怕是難以恢復。

但若有暗島之力加持,葉飛則是可以迅速穩住她體內的氣息,讓其復原只是時間問題。

北海十二暗島,外環羅素島,海岸線叢林半空,一道流光一閃而過,不到幾息之間,便是穿過了叢林,向著中心城的方向而去。

不多時,那座熟悉的城市,已然落入了葉飛的眼中。

「座城,恢復得不錯,看來西方武道界,不敢在貿然派人入侵暗島了。」葉飛臉上露出笑容,打量這眼前的中心城。

城內忙碌的人群,獨盜團的成員鎮守各處,一切看上去都是那麼的井然有序。

上一次,血族之事,暗島儘管損失慘重,但同樣有著一些好處,讓暗島的內環,外環,變得更加的團結,那處內環結界,如今已經撤去。

而西方武道界那邊,因為血族族長的身亡,對於葉飛更為忌憚了好幾分,自然不敢在短時間內,在派人入侵暗島。

「葉家主,近來可好。」前方半空不遠處,此刻忽然傳來一道聲音。

隨之一道白影,瞬間出現在了他的前方不遠處,此刻一身白色長衫,相貌較為英俊,面容白稚,臉上透著溫和的笑容。

葉飛微微一愣,他的靈識一直向著四周伸延,但前方之人的忽然出現,他卻是沒有半點提前察覺。

「白生。」

「你不是離開了么?」葉飛目光微閃,盯著前方之人沉聲道。

暗島出事之時,此人身為暗島三皇之一,竟然選擇了袖手旁觀,更是在最後直接離去,這讓葉飛心中多少有些想法。

不管此人的真實身份是什麼,他畢竟是暗島之人,曾經林帝的手下,保護暗島不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嗎?

「離開了一段時間,但很快就會來了,我覺得自己還是呆在暗島比較自在一些。」白生臉上的笑容不變,望向前方輕聲開口道。 羅素島,中心城,此刻半空之中,葉飛眼中閃過一道靈光,靈識隨即鎖定了前方之人。

眼前之人,或許不是敵人,但想必也絕不是朋友。

「你若無事,還請讓開,葉某沒時間與你閑談。」葉飛沉聲開口,體內的靈力暗自遠轉,他有戰劫境之力,自然也不會畏懼眼前之人。

前方半空中,白生輕笑一聲,隨之深深地看了葉飛一眼。

「呵,你想要凝聚界脈之力,可曾考慮過暗島的力量。」白生目光溫和,抬頭望著眼前之人,再次開口說道。

葉飛聞言,目光一凝。

暗島之力,的確不凡,能夠讓崑崙老祖動心,那其本身的力量,可謂是不容小視。

「你是說暗界……」葉飛眉頭微皺,開口低語道。

他若是能夠尋到暗島之力的源頭,你凝聚暗界,應該只是時間問題,而起源頭無疑是在北海十二暗島之上,具體位置,葉飛也猜到了幾分。

「嗯,不錯。」

「暗界,不在你華夏武道五行之中,屬於虛界,一旦大乘之後,足矣為了擋一道天劫,葉家主可有動心。」白生臉上的表情,沒有太大的變化,讓人有些捉摸不透。

葉飛在聽完之後,沉思片刻,隨並沒有給出答案。

說不動心,那顯然是不可能的,但凝聚暗界之事,想必絕不會簡單,否則眼前之人何不自己凝聚,多一道界脈之力,對於劫境強者的幫助那也是不可估量的。

半空之中,沉默半響,葉飛再次抬頭望向前方之人。

「你是幾重劫境的武修?」並沒有回應那白生的話語,葉飛此隨即反問道。

對於這白生,他幾乎是一無所知,此人的實力,有些變化不定,但葉飛可以確定,眼前之人絕對是劫境強者無疑。

但具體有多強,二人沒有交手過,他無法判斷。

「葉家主,武道界之事,我白生從不干預,幾重劫境,又有什麼關係呢。」白生輕笑一聲,此刻緩緩開口笑道。

「不干預么……」葉飛眼中靈光一閃,體內的靈力隨即涌動。

元嬰後期的靈壓,瞬間爆發而出,封鎖四周的半空。

前方之人,是何身份,有何目的,這些葉飛懶得思索,但他至少要確定,這個暗島白生的真實實力如何,否則就太過於被動了。

中心城半空,四周的空氣四周一凝。

葉飛周身氣息轉變,眼中泛起了寒芒,抬手之下寒霧涌動,四周空氣中的溫度,驟降數倍不止。

「冰界,封。」指尖化霧,封寸之術。

出手就是界脈之力,葉飛沒有半點留手,只是眨眼之間,前方之人便是被一塊巨大的玄冰封鎖了身形。

玄冰之內,白生臉上的笑容不變,只見他緩緩抬起手臂,一股奇異的氣息,從此人體內爆發,形成一道耀眼的白光。

「砰,咔擦。」冰界瞬間碎裂。

「我不是你的敵人,告辭。」白生微微一笑,身形瞬間消失,連氣息都不曾留下半點。

中心城半空,葉飛身上的氣息平息,半空之中的威勢,同時很快散去,他這一次出手,僅僅只是試探,既然那白生不願動動手,他自然不會強求。

不過此人通過此人方才,爆發出來的氣息,此刻的葉飛心中有了些許的判斷。

「比萬僵,隱約要弱上一些。」

「應該是一重劫境,但此人是否還隱藏了實力,這一點無法確定。」葉飛低喃一聲,隨即輕輕搖頭,便是不再多想。

沉默片刻,他的身形,化作一道流光,向著獨盜團總部基地的方向而去。

不多時,前方不遠處,那處有如莊園般的建築地,很快出現在了葉飛的視線之中,穿過大門之後,迎面而來是一處不小的訓練場。

以葉飛的實力,他進入獨盜團總部,很難有人察覺。

靈識擴散之下,葉飛的臉上露出微笑,身形隨即落下,向著前方不遠處的一座獨棟別墅緩步走去。

那裡曾是他第一次來北海暗島,所居住的地方。

「首,首領大人!」

「副首領,麥克雷,杜蘭特,見過大人。」

前方別墅門前,此刻忽然走出兩人,在看到前方的葉飛之後,微微一愣,隨即很快反應過來,臉上露出激動之色。

「嗯,琳的傷勢,好些了嗎?」葉飛微微點頭,低聲開口問道。

他說完之後,隨即抬頭,望向前方的別墅之內。

「葉主,琳小姐她,已經好多了。」杜蘭特此刻上前一步,連忙開口說道。

獨盜團內,稱呼葉飛為葉主的,也唯有此人。

除去這杜蘭特之外,麥克雷等獨盜團成員,全部都是以前黑澤的手下。

lixiangguo

這些人非常了解史密斯家族的野心,沒有拿到傀儡王之前,史密斯家族可能還會忌憚這些大家族的勢力,但是如果真的讓雅典娜拿到了傀儡王,那後果簡直不堪設想。

Previous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