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而就在葉雲落到地面之上的同時,那五位武王境的強者,也終於是在空中,顯出了身形,然後,理都沒理葉雲這處一眼,也是對著那「幽魂鬼林」的方向是飛掠而去。 望著天空之上,那五道武王境強者遠去的身影,剛剛落至地面,然後棲身於一棵比他身形要粗上很多的大樹後面的葉雲,緩緩地由樹后是走了出來,旋即雙眉微皺的淡淡自語道:「難不成,他們也是沖著那幽魂鬼林去的?如果要真是那樣的話,那可是有些難辦了呀!」。

微微的小聲嘀咕著,葉雲已是從大樹之旁,走到了通往幽魂鬼林的大道之上。

駕!

突然一道很是響亮的聲音從其他的右側不遠處傳來,旋即葉雲趕忙轉頭,然後,他便是看到,正有著一支馬隊,正從大道的一側是飛馳電掣般的飛奔而來,而他們很顯然,是與前方從這裡經過的那些人,是去往同一個方向,那也就是說,與他所要去的也是同一個方向。

葉雲沒有攔截馬隊的意思,因此,再見到那馬隊離他還有不到二三十米時,就以是再度退回到了他剛才藏身的那棵大樹的後面。

可是往往有些事,你本不想多事,可偏偏就有人找上來,這不就是,就在葉雲剛剛退到樹后之時,那支馬隊就在葉雲所藏身的那棵樹前停了下來,然後幾個身穿獸皮短衫的大漢,飛身下馬,對著葉雲所藏身的那棵大樹,就包圍了過去。

葉雲藏於樹后,憑藉著自身的靈魂感應,已是洞察到了,正有著幾名大漢對自己是包圍了過來,旋即無奈的搖了搖頭,然後,就在那幾名大漢快要來到他近前之際,葉雲卻是自己從樹后是走了出來。

「幾位,我本無心耽誤各位前行,所以,幾位還是上路吧」從樹後面緩步走出,葉雲淡淡的說道。

幾名大漢見到葉雲自己從樹後走了出來,當即是一身戒備,可隨後,在聽到葉雲所說的話,又察覺到他的境界之後,這幾名大漢才收回了戒備與警惕,然後一臉不屑的對著葉雲說道:「不想耽誤也耽誤了,怎麼著,拿出點好處來做補償吧…….!」。

「沒有」葉雲很是淡漠的回道。

聽到葉雲回答的如此乾脆,那大漢的臉色瞬間陰沉了下來。

可是,還不待那大漢發怒,停在道路之上的一匹紅馬之上的一個中年大漢突然的高聲喊道:「老三,還跟他廢什麼話,解決了他,帶上值錢的東西走人,老大可還在前面等著咱們呢」。

「知道了」那個被稱呼為老三的壯漢回了一聲。

聽到馬上那人這麼一說,那葉雲也不是傻子,別人都說要他命了,他還在這等著別人先動手!然後他在動手,可別忘了,人家那邊可是足足一支馬隊呀。雖說人數不算多,但他怎麼說也是一個人哪。

所以,就在那老三話音剛剛落下之時,葉雲體內的火系元力便是瞬間暴涌而出,然後身形一動,同時右臂猛然探出,隨後食指與中指併攏,對著那老三的前心就點了過去。

「九勁焚心指」。

葉雲是一指點出,可是那被叫做老三的,很顯然也是一個在刀頭上舔血的主,見到葉雲突然間出手,竟然是沒有絲毫的慌張,腳尖一點地面,身形便是對著後方就滑了出去,而且,他的身體,就保持與葉雲的指尖只差那麼寸許的距離,而不被指尖所碰觸到。

老三的身形保持著一種後仰的方式滑動著,而且此時的臉上還帶著一抹譏諷的笑意,很明顯,他對葉雲是絲毫沒有放在心上,然後待等到葉雲的勁力減弱之後,就是他要開始反擊之時。

而葉雲在看到九勁焚心指沒有取到偷襲成功之後,在前沖的瞬間,火系元力收回,風系元力取而代之,隨後,就在前沖的勁力快要減弱下來之際,葉雲的雙腳之上,兩股青色的風旋是突兀出現,隨後,葉雲右腳腳尖又是輕點了一下地面,接著,在老三的眼中,葉雲竟然是在他的眼前,詭異的消失了。

「他在你後面」葉雲的詭異的消失在自己的眼中,老三甚是驚訝,可是,在大道之上,騎著馬那位,卻是看的真切,旋即高聲提醒道。

可就在馬上那位的話音剛剛落下,葉雲的手裡,一把散發著青色寒光的刀刃,已是在葉雲到達老三身後之時,一技反手刀,已經是搭在了那老三的脖子之上,而這時的葉雲,目光之中帶著森森的冰冷之意,對著大道之上那位騎馬的大漢是露出了一抹殘忍的弧度。

然後右手輕輕一帶,一股猶如噴泉一般的血箭,便在老三的脖頸之處是狂噴了出來。

鮮血瞬間染紅了老三近前不遠處的大片地面,而老三的雙手一直都是保持著捂著脖子的動作,但是在不久之後,終於還是不可置信的睜著雙眼,直挺挺的倒在了地面之上。

解決了老三之後,與老三一起圍攏上來的,可還有著六人之多,而此時,他們都已是到達了葉雲近前不到三米的距離了。

葉雲不用回頭看,就以知道他們的位子,旋即,身形一動,人!已經是消失在了那六人圍攏上來的包圍圈之中,但是,就在葉雲消失的時候,一把閃光的短刃卻是在哪六人的目光注視下,狠狠地射在了他們的包圍圈之中。

然後,還不待那六人有什麼動作,一聲驚天的轟鳴之聲,便是在那六人之中是炸響了起來。

轟!

氣浪滾滾,火光四濺,而伴隨著那轟鳴之聲響起,六道身影,已是被炸飛上了半空,然後,在等到那六道身影,掉落在地之後,葉雲,與那位騎著馬的那名大漢,都是真切的看到,那六人,身體之上此時都是冒著弄弄的黑煙,一股像什麼被燒焦了一般的味道,從其六人的身上散發出來,讓人聞了,都是有種想要吐的感覺,從肚子裡面往外鑽,氣味是極為的難聞。

又解決掉了六個,剩下的,就只有還騎著馬的那位了,旋即,葉雲身體微微一抖,一對巨大的羽翼,已是出現在了葉雲的身後,然後羽翼煽動間,葉雲以是飛到了那名大漢對面的半空之上。

突然之間葉雲扇動著羽翼當在了自己的身前,那騎馬的大漢當即就傻眼了,滿臉的驚慌,就連說話,都是開始有些發顫了起來。

「武…….武……..王……..境強………者!」 我真的不無敵 這時的那位騎馬的大漢,已經是嚇的魂不守色了,說話已經都不利索了起來。

葉雲看著已經被他嚇得不輕的大漢,嘴角微揚,旋即淡淡的說道:「剛才你不是想殺我嗎,怎麼,現在知道害怕了!」。

「啊…….!大人饒命啊,我……..我有眼無珠,還……還望大人有大量,饒……..饒我一命啊」騎馬的大漢從馬上趕忙的跳了下來,然後雙膝跪地磕頭求饒道。

葉雲淡淡一笑,道:「饒你也行,但是,你要告訴我,你們和先前的那一支隊伍,要去哪裡,去幹什麼」。

「我說,我說」大漢當即回答道:「在我們前面不是只有一支隊伍,而是三支隊伍,他們所去之處是離西北邊城二百多裡外的一個名曰「祁嵐山」的山脈,而至於去幹什麼,我聽說,那裡好像有著寶物出現,可至於是什麼寶物,那我就不知道了」。

「祁嵐山」葉雲小聲的嘀咕了一遍,然後想到他們所去的那個祁嵐山與幽魂鬼林竟是同一個方向後?

葉雲有些疑惑的問道:「這條路是通往祁嵐山的,那幽魂鬼林在哪個方向啊」。

聞言大漢趕忙回道:「祁嵐山是一條環形山脈,而山脈所環抱的,就是您所說的幽魂鬼林」。

「原來所此」聽到那大漢如此一說,葉雲這才明白,然後微微轉頭,目光望向先前那一隊人馬所去的方向,隨後雙翼一震,帶起一道破風之聲,對著祁嵐山脈是飛行而去。

而至於還跪在地上的那個壯漢,葉雲根本就沒有在理會他,既然說了不殺他,那什麼都問明白了之後,自然是要放了人家,所以,就沒必要再在那大漢身上浪費時間了。 葉雲轉身理都沒理那跪在地上的大漢,震動著雙翼,便是對著祁嵐山脈是急速而去。

祁嵐山脈,是一座古老的山脈,在沒有四國之前,這座山脈就以是存在了,可是,這並不代表著,就沒有人知道這祁嵐山的一些事情,畢竟,就算是沒有四國之時,生活在這附近的人還是有的。

因此,在西北邊城,甚至北雪帝國還有烽火帝國都是有著一些關於這祁嵐山的一些事情流傳至今。

而最為讓的無數強者感興趣的,就是在那祁嵐山,最為高聳的山巔之上,所屹立了不知多少歲月的星辰之塔,傳說,那星辰塔每五十年才現世一次,而每一次現世,都會有著極為磅礴的精純元力從塔中瀰漫而出,可以令的在星辰塔之下修鍊之人,能夠得到飛一般的提升。

甚至,還傳說,星辰塔之內,還有著諸多的寶物,最低級的,也是那種下品靈寶,所以,此次祁嵐山才會有著這麼多的人前來。

葉雲一路飛馳,這時他也不怕會被什麼人惦記了,畢竟,前方有著寶物要出現,那可是比被別人找他麻煩有著極大的吸引力,如果有人要找他麻煩,那無所謂,雖說他實力還未強大,可是他體內的那三位,可不是吃素的,直接叫出來一個,就夠如今這天武域的那些所謂的強者吃一壺的,可要是寶物沒有得到手,那葉雲可絕不允許,因此,他加快了速度對著祁嵐山是飛速而去。

一路急行,不多功夫,剛剛那個大漢所說的一些隊伍,已經是進入到了葉雲的視線之中,但是,那些人並沒有引起葉雲的關注,元力涌動速度再度提升,眨眼功夫,便是將那些隊伍給撇在了後面,然後,在又是經過了長達一個時辰的全速飛行之後,葉雲便是以來到了一處一眼望不到邊際的綿綿山脈的上空。

祁嵐山,天武域第二大山脈,連綿延伸數千里,雖然它沒有天險山脈那麼的高聳入雲,但是它的聞名是於這山脈的形狀。

祁嵐山的形狀,就像是一個登天之梯一般,以環形之狀延伸而上,只不過,這個階梯有些大,每一步,也都是極為的遼闊,面積之大足可比擬一般的普通山巒。

葉雲此時所在於祁嵐山的中心位置,他目光所及之處,都是靈魂力所探查到,有著強大氣息的所在之處,而那些氣息,大多數都是在四階左右,只有著三四股的氣息,達到了五階等級。

而這裡才僅僅只是這祁嵐山的中心位子,那由此可以想到,在往上還會有著何種強大的魔獸存在了。

想到了這裡,葉雲又想到那些還在趕往這裡的那些實力只在天武境,甚至實力還不到天武境的那些人,不由得心中有些好笑。

有著這麼多強大的魔獸在此山中,就算那些人再多,那也是白白的來送死呀。

無奈的搖了搖頭,葉雲將心中所想拋到一邊,因為那些人的死活,與他可是沒有半點的關係,所以,葉雲將心中所想撇到一邊之後,他的視線,便是望向了那祁嵐山的山巔所在。

鳳諭:傾城醫女 「等等」而就在葉雲想要對著山頂飛去之時,突然,瘋癲老人的聲音是突兀傳出,頓時讓的葉雲就是一愣,旋即開口問道:「老師,有什麼事嗎」。

「此處魔獸眾多,而你也是正式的接觸了煉丹之術,何不藉此次機會,多收集一些魔獸的魔核呢,而且這樣一來你也可以鍛煉一下,看看以你如今自身的實力,能夠在祁嵐山上到底走多遠」。

葉雲沉思了片刻,想想自己好像真的沒有憑藉著自己的實力歷練過,旋即不由得覺得老師的話很是有理,然後,在沉思了片刻之後,葉雲微微的點了點頭道:「好吧,那我就試試」隨後,在他話音落下之後,身形一動,一個俯衝便是對著山腳之下是飛掠而去。

落下地面,葉雲沒有獨自一人就貿然進山,而是找了一棵樹葉極為茂密的古樹,將自己的身形給隱藏了起來,然後,等到所有趕往這裡的人,都到齊了之後,他在與其一同進山。

可就是這麼一等,一夜的時間就這樣過去了,而等到第二天太陽都升起老高之時,才陸續的有著大批的人馬趕到這山腳之下。

晚風兮兮,山腳之下的人馬已是達到了一個恐怖的數目,粗略看去最少也有著千餘人,但是儘管是這樣,還是有著陸陸續續從不同方向,向著這裡匯聚的人馬趕來。

葉雲都看傻了。

「這祁嵐山到底有著何等的寶物,竟然能夠讓這麼多的人來此啊!難道他們就沒有想過,就憑著他們那低危的實力,來這就不怕回不去嗎!」。

葉雲心裡喃喃道。

可就在葉雲心裡由此想法之際,突然,在他藏身的那棵古樹的上方,數道身影是閃現而出,與此同時,在那幾道身影的對面的天空之上,也是有著五道身影顯現了出來,而伴隨著天空之上那十數道身影的出現,其他方位也是有著諸多的強者顯出了身形。

而最為讓得葉雲很是詫異的是,竟然連烽火帝國的國師「狄青雲」,也是來到了這裡,而且身旁還有著烽火帝國煉藥師公會的那位會長「雷炎」。

憑藉著長期與自己老師他們的相處,葉雲也是對武宗境強者的氣息有所清了解,而此時那狄老的氣息已是達到了那種境界,只不過要比他體內的那三位的氣息,弱上一些罷了。

烽火帝國除了他們兩位,武皇境的與武王境的強者也是來了有著九人之多,其中武皇境的就有著不下三位,而這般勢力,就算是在這天武域,也足以稱得上是豪華陣容了。

諸多強者逐漸的露面,天空之上便是那些強者身上所瀰漫出來的不同屬性的元力光芒所籠罩,霎時間,這一片區域是五彩斑斕極為的絢麗。

然而就在那些元力光芒綻放於這片天際之時,一道白袍老者的身影,則是突兀的出現在了所有強者的中心之處,然後,當老者的身影出現之後,一道很是爽朗的笑聲,也是在這片天地間是傳盪了開來。

「哈…….,沒想到啊!老夫閉關多年,這才剛剛出關,就遇到了天武域四國,三宗,兩學府的眾多頂尖強者,看來,這祁連山上有寶物現世一說,是假不了了,那既然這樣,那老夫也來試試運氣!」。

老者此話一出口,天空之上的眾強者都是將視線猛地轉向了那話音傳出之處,畢竟老者的出現太過於詭異,而話語更是在所有強者都沒有注意的情況下說出,不免讓的眾人都是為之一驚,所以,在老者的話音落下之後,天空之上所有的人,才猛地將視線望向了那老者的所在之處。

然後當所有人都是看到那老人之時,不認識的,神情倒是沒什麼變化,可是認識這白衣老者的,都是不由的全都倒吸了一口涼氣,尤其是狄青雲,在他看到那老者之後,臉上的表情瞬間驚呆住了。

「你……..!你是……..天武老人「武陳鋒」!」。

狄青雲驚呆之時,也是將老者的身份給說了出來。

而就是這一句話脫口而出,天空之上,一些實力達到武皇境的強者都是瞬間石化,隨後在過了一會之後,一位來自北雪帝國的老者,這才聲音有些顫抖的說道:「四國,三宗,兩學府,而位居這九方勢力,位居天武域第一把交椅的天武老人…….不會吧!不是說,他早已隕落了嗎,怎麼還會出現在這裡!」。 北雪帝國的那位老者面帶不可置信的看著那離他不算太遠的天武老人,不光是心裡,就是臉上都是顯示出來了一種濃濃的忌憚之色。

要知道,天武老人武陳鋒,在這片大陸之上,成名那是最早的,就連那狄青雲成名,都是要比他晚上不知多少年,狄青雲才踏足武宗境也不過就是短短几十天而已,可是這天武老人,卻是在五十年前,就已是武宗之境,而如今出現,就算是傻子都能猜到,如今的天武老人,肯定比之五十年前,不知要強大多少倍,所以,在所有人都是聽到「武陳鋒」的這個名字之後,全身都是不由自主的打了一個寒戰。

聞得有人在這裡竟然還能道出自己的身份,天武老人不由得眉頭一挑,旋即,目光便是望向了那聲音所傳來的方向。

看到天武老人的目光投來,北雪帝國的那位老者心頭就是一緊,因為他不知道,自己這多嘴的行為,會不會讓的那天武老人心中產生反感之意。

可就在那北雪帝國的那位老者有些緊張之時,那天武老者,卻是淡淡一笑,道:「哈…….沒有想到,都這麼多年了,天武域竟然還有記得老夫之人,那既然大家都已認出我了,那我也不能在藏著掖著了」。

說完這話,天武老人的目光便移向了山腳之下的那些趕來之人,旋即語氣忽然加重,道:「此次祁嵐山之行,危機重重,而你們的實力,我很是擔憂,所以,在此我在說一遍,如果你們要是覺得自己不行的,就儘早回去,莫要因為心存僥倖,而到時丟掉了自己的性命」。

「好了,我的話到此為止,祁嵐山寶物開啟還有不到半天的時間,而我們還要登上這祁嵐山頂,所以,想要離去的,此時離去還不晚」。

語氣很是淡然,但是卻很是實在,畢竟這祁嵐山上,與那些武皇境甚至武宗境強者相匹敵的魔獸,也是不少,所以,對於那些實力只在天武境的,想要給予照顧,那根本就是不可能,因此,在登山之時,也只能是憑藉著他們自身的實力,能登頂者,則有機會得到一些寶物,可在半路丟掉性命者,那也只能是他自認倒霉了。

天武老人說完此話,身形便是轉向了那祁嵐山,隨後,對著眾多武王境,以及武皇,武宗境的強者點了點頭,然後,便是率先對著山頂之上是飛掠而去。

見到眾多強者已是對著山頂飛去,山腳之下的那些天武境以及武靈境的數千人馬,也都開始登山,竟是沒有一人,被天武老人的話語所嚇退,而數千人馬一同登山的此番景象,也是堪稱奇觀。

藏身在一顆古樹上的葉雲見到這一幕,也是不由得一聲讚歎,但是隨後在嘴裡說出的話,卻是另一種意思。

「真是一群要錢不要命的傢伙,得寶物!?難道就憑你們的實力!就算是僥倖讓你們得到,難道就憑你們的實力,就自認為能夠保住寶物嗎?一群傻瓜!」。

這是葉雲對那數千人馬的評價,而在他說完此話之後,便是由樹上掠下,跟在所有人的最後面,便是對這山頂等去。

山不算陡,所謂登山就是徒步走山路而已,而憑著這數千人馬的中和實力來說,這樣的山路,對於他們來說可以說是不值一提,所以,在不到半個時辰,這數千人已是來到了,第四階梯之上,而這裡就是一些堪比天武境以及武靈境的魔獸所守護著的層面。

在此之前,第一階梯到第三階梯,所有前來攻擊他們的魔獸,都是被清掃,而且幾乎是沒有人受傷,但由於數千人都是心繫寶物,因此就沒有人去在乎那些被他們所擊殺的魔獸的屍體,因此,這倒是給了葉雲一個收集魔核的大好機會。

那些人在前面狙殺魔獸,而葉雲就在他們後面收集魔核,這種撿便宜的事情,葉雲是最愛乾的了,因此啊,別人都已經是登上了第四階梯,而他呢,卻還在第三階梯之上,收集魔核呢。

可就在所有人都是登上了祁嵐山的第四階梯之時,整個的第四階梯層面,是猛地爆發出了極為恐怖的元力波動。

「不好,這裡的魔獸,實力與我們這裡之人的實力不相上下,大家留意了」說話的,是一位武靈境之人,然後在其話音落下之後,那武靈境的強者,也是將自己的元力是暴涌了出來。

感受到第四階梯之上那瀰漫的恐怖元力,眾人也是將元力是暴涌而出,而等到元力布滿整個第四階梯之後,幾乎成百上千的魔獸,也不知是從哪裡鑽出來的,鋪天蓋地是漫山遍野的就對著那數千人的人馬就沖了過來。

第四階梯陷入到了一場慘不忍睹的廝殺當中,而此時的葉雲,雖說也是感覺到了第四階梯之上的元力波動,但是,他卻依然是優哉游哉的,在第三階梯之上,收集著魔核。

第四階梯的戰鬥,足足持續了兩個時辰,才逐漸的平息下來。

這並不是說,戰鬥就以結束了,而是,兩方都因為消耗太大,暫時的陷入到了一種休息的狀態之中。

兩個時辰,葉雲在第三階梯之上,足足收取了數十枚魔核,收穫是極為的滿意,而當他收好魔核,也是登上第四階梯之時,魔獸與人類之間,才剛剛的陷入到了一種平息戰火的休息狀態當中。

看著兩方勢力都已是消耗過大,葉雲的嘴角微微的掀起了一抹弧度,旋即,三把「爆焰飛刀」是瞬間出現在了其右手之上,然後,在看到了一隻堪比武靈境的魔獸之後,三把飛刀是同時的對著那魔獸就招呼了過去。

嗖嗖嗖。

破風之聲突兀響起,兩方勢力心頭都是一凜,然後,在人類這一方看到,竟然是自己這一方,所發動的攻擊之後,眾人的目光,便都是對著魔獸的那一方是望了過去。

而魔獸那一方,在看到從人類的一方,有著三把飛刀飛來之時,也都是瞬間進入到了戒備的狀態之中,可是由於消耗太大,再加上,三把飛刀的速度也實在是太快,根本讓它們無法做到防禦,因此,在飛刀擊中了那隻四階魔獸的身體之時,三聲的轟天巨響,便是魔獸堆里是炸響而起,頓時不少的魔獸,都是因此是死於爆炸當中,同時也有著不少的魔獸,因此也是受到了重創。

見到這一幕,人類武者是不可能放棄這麼好的一個大好機會的,儘管他們的實力還沒有恢復如初,但是,此時卻是一個絕好的機會,可以全殲魔獸,畢竟當時的魔獸數量以及實力與他們是旗鼓相當,但是經過了剛才的一幕,魔獸的數量與戰鬥力,已是在度的降低,所以此時全殲魔獸,反而是最好的時機。

因此,沒有任何人出聲攻擊,眾人則都是不約而同的,爆發出了恐怖的元力,對著那魔獸群便是衝擊了過去。 極品透視高手 在將第四階梯層面上的魔獸盡數的擊殺之後,數千人的隊伍,也就只剩下了一半之數。

而僥倖活下來的人,目光掃過這第四階梯之上眾多的人類與魔獸的屍體之時,心中都是不由得升起了一抹慶幸,而也就在這時,他們才想起了剛剛在登山之前,天武老人所說的那一番話。

『第四層階梯,我們就近乎折損了一半的人馬,那第五層呢?那可是五階魔獸所守護的地盤,我們能行嗎!』這時一些人的心裡,開始萌生起了一抹退意。

葉雲身處眾人的最後面,他聽著一些人的談話,但是,他的手裡,卻依然拿著一把匕首,在收集著一些魔獸的魔核。

有些人也是注意到了葉雲的行為,但他們都沒有說什麼,畢竟如果要是不想再上第五階梯的話,收集一些魔核回去變賣,也能換取一些好處,這也就不枉此次來此祁嵐山脈一行了。

想到這些,一些人也是學著葉雲,開始收集魔核,要知道,四階的魔核,那可是相當的珍貴的,一顆魔核所賣的金幣,幾乎就能讓一個貧困的家庭,能過上一年富裕的生活,如果,在好運一點,你手裡的四階魔核正是哪位煉藥師所急需的那種,那麼一來,一顆魔核,就能讓一個貧窮的家庭,徹底的擺脫貧困。

所以一些有了退意之人,都是開始收集起了魔核。

有不願意再向上去的,那就有依然想上五層的,而那些還想尋求寶物的,再見到那些在地上收集魔核有了退意的眾人,心裡是說不出的滋味。

畢竟他們想要上五層,那依靠的就是他們人多,可是,這時有著大部分的人都是選擇了退出,那麼那些想要上五層的就沒有了底氣,儘管五層此時已經有著武王境的強者在與魔獸廝殺了,可是一旦武王境的強者在五層被魔獸所擊殺,那麼他們想要再逃下來,那就只能靠著人多才能僥倖的抱住一條小命,可如今呢!

「嗨…….!」一些想要上五層階梯之人都是一聲嘆息。

可就在那些想要繼續上五層階梯之人,那嘆息之聲傳出之時,葉雲卻是在人群中站了起來,然後連看都沒有看那些人一眼,轉身便是對著五層之上是飛奔而去。

葉雲突然間的舉動讓的所有人都是一愣,他們不知道葉雲這是要幹什麼,怎麼會放棄這裡的魔核不去收集,反而,還對著五層之上跑去?

其實呀,葉雲這樣做,是想讓那些有退去之意的人,多收集一些魔核,而自己畢竟才接觸煉藥術,四階的魔核,要與不要這對於他來說根本就不重要,畢竟自己現在的身價,那也可以說是富可敵國,所以多留一些魔核給那些人,讓他們回去,好讓他們,好好的過日子。

葉雲的想法,那些人自然是不懂。

而就在所有人都是疑惑葉雲此番舉動之時,葉雲已經是消失在了所有人的視線之中。

一路飛奔,離那五層階梯也就只有不到千米的距離了,眼看自己就能夠登上五層了,可是就在他快要上到五層,就剩不到三四百米之時,突然一股對於葉雲來說,極其強大的元力波動,則是在其身體的右側不遠之處是呼嘯而來,那股氣息,如果要是其他地武境之人必定會被那股氣息所鎮住,可是對於葉雲來說,那股氣息,那就實在有些太平常了一點。

然後,就在那股及其強大的氣息,快要臨身之際,葉雲的身體,則是對著他的左側是橫撲了出去,而就是這個動作,卻是剛好的躲開了,那一記兇猛的攻擊。

躲開攻擊,葉雲從地上緩緩地站起身,先前他一直將注意力放到了五層之上,根本就沒有去想,這第四階梯之上,還有著魔獸存活,而此時自己眼前的魔獸,名為「閃電猴」是一隻三階的巔峰魔獸。可雖說「閃電猴」沒有進入四階等級,但是,憑藉它能夠躲過今天這第四層的一劫,而且,選擇在這裡狙殺自己,很顯然,這隻「閃電猴」,已經是有了些許的靈智,絕不是先前的那些魔獸可以比擬的。

站起身,葉雲雙眼極為凝重的注視著那閃電猴,旋即手掌一翻,「秋風刃」已經是出現在了其雙手之上,然後元力瘋狂涌動,隨時準備與這「閃電猴」交鋒。

lixiangguo

「對對對~沾點大神氣息,我們也好早點證道成神!」

Previous article

宋翊並不認識薄奚齊,所以也沒有接話,臉上的表情也收了起來。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