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而同一時刻,那條璃龍破開了所有的龜甲,然後飛快的衝到了柴鍵的身前,逼真的龍首蠻橫地撞向柴鍵。

呯!

當柴鍵的劍與龍首交接時,他覺得自己的劍就彷彿砍在了馬力加到極限的卡車一樣,巨大的力量從琉璃玉龍上傳來,逼的身體不停地後退。

“Fuck,給我頂住啊!”

柴鍵的身體每後退一步,就忍不住再後退下一步,一步退的比一步快,眼看着就要被劉零攻擊的跌倒在地。

“柴鍵,一定要頂住啊。”

蛹一臨的雙手放在了柴鍵的身後,將體內爲數不多的修真能量傳遞到了蛹一臨的體內,試圖讓柴鍵現在能掌控的力量再強一些。

但是這絲毫不能改變柴鍵的後退越來越快。

“該分勝負了。”

琉璃玉龍之中的劉零雙眼中銀色和緋紅色交錯,使冰清劍上所加持的力量更勝一層樓。

咔嚓、咔嚓!

不停倒退着的柴鍵看着自己手上那不斷出現道道裂痕的長劍,眼神一凝。

他的長劍雖然不是什麼有名的古兵器,但經過了現代的合金加工以及多方式鍛造,堅硬程度就是用**來炸都可以絲毫無損。

如今竟然要被一個小孩子給折斷了嗎?

柴鍵嘆了口氣,身體還想再擠出來一點力量和劉零略做抗衡,但是卻無能爲力。

他和蛹一臨已經做到自己所能做到的極限了啊,但就是這樣,他們都撐不過劉零的一招麼。

碰!

蛹一臨和柴鍵的後背重重的撞在了一棵參天大樹上,使不少樹葉都搖搖晃晃的飄落而下,而柴鍵那已經斷裂的半截斷劍則是化爲了一條弧線,插在了另一棵大樹上。

“兩位,你們輸了哦。”

被璃龍包裹住的劉零站在柴鍵和蛹一臨兩人的身前,如是說道。

“切,這次真是失算了,沒想到你比起來和李狂戰鬥的時候又強了這麼多啊。”

柴鍵揉着自己那被撞的發麻的後背,一臉不爽。

“那麼就願賭服輸嘍。”

劉零微笑着將自己小小的雙手伸向柴鍵和蛹一臨,示意兩人拉着他的手站起來。

“……”

柴鍵與蛹一臨憂鬱的看着劉零伸到自己眼前的白皙小手,同時嘆了口氣,只能用自己的那比劉零大了不止一號的手握住了眼前的小手。

(未完待續) 在幾個小時後,劉零和跟在自己身後的柴鍵、蛹一臨,三人一起來到了這次新人大比的終點。

或許是因爲今日便是判定此次新人大比成績的時候了。

此時海岸線上站滿了參加這次新人大比的修真者和異能者,所有聯盟和公會的分部所派過來的直升機一架一架的整齊排列着,今日的氣氛比起大比前還要格外的熱鬧,所有的人都是滿臉的期盼與興奮。

因爲劉零三人來的時候大比已經快要結束了,所以他們只能站在了所有人的後面。

在劉零的懷裏安然無比的小海倫用她那紫色大眼睛好奇的看着劉零身後一人幫劉零拿着一個袋子的柴鍵和蛹一臨,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在所有人的前方,暴熊和閉着眼睛的徐靜環顧着衆多修真者和異能者們,都是滿意的點了點頭。

與一個星期之前相比,這些修真者和異能者身上或有或無的都有些狼狽,但是每個人的眼中和臉上都有着堅定的神色,顯然這次的新人大比還是起到了鍛鍊這些未來骨幹的作用。

暴熊又等了幾分鐘, 冷酷總裁,我要定你

“到現在爲止正好是一個星期整的時間,現在你們的新人大比就正式結束了,呵呵,我可是爲此等了挺久了呢。”

暴熊的眼神瞥了一下位於所有人之後的劉零一眼,特別是在他看到了跟在劉零身後老老實實的柴鍵和蛹一臨時,眼中頓時流露出了驚訝之色,彷彿明白了什麼。

不過這些驚訝也只是讓他停頓了一下而已,暴熊繼續說道:“既然時間已經到了,那也該到了通過評判成績來選出這一屆新人王的時候了。”

“每一個人,現在都將你們這段時間裏所收穫的棋子拿出來吧,我們會將其記錄並掃描到電腦裏,以此評判其成績,所以那些造假棋子的人最好不要抱有僥倖心理。”

暴熊衝着一旁幾位負責記錄的人員點了點頭,道:“開始吧。”

暴熊的話音剛落,很多修真者、異能者就爭先恐後的簇擁而來,紛紛的掏出棋子,遞給那幾位負責記錄的人員。

這些負責記錄的人員接過棋子後,用最先進的不知名一起對着棋子一掃,他手上的筆記本電腦上就顯示出來了此人的信息和擁有棋子的數目。

“劉樓,擁有七個棋子……”

“應歡歡,擁有二十一個棋子…… ”

“陳坤,擁有十四個棋子……”

“愈益,擁有三十一個棋子……”

“…”

此時每個人的眼中都火熱起來,在那記錄人員之前,不斷的有着興奮的人走上前來,然後將他們自己這段時間得來的棋子盡數拿了出來。

因爲記錄人員記錄的速度很快,所以劉零沒等多久就看到了端空明和洛霜華走上前去,前者將自己的棋子遞給了記錄人員,後者卻是什麼都沒有拿出來,只是小聲的和記錄人員說了什麼,就退出了人羣。

“端空明,擁有四十三個棋子。”

“洛霜華,擁有……零個棋子。”

負責記錄的人員聽了洛霜華說的話後略微驚訝,不過還是如實的將洛霜華的棋子數目報告了出來,惹得周圍不少修真者鬨笑起來。

在衆人的鬨笑聲中,劉零的眼睛微微眯起。

“洛霜華那個笨女人,怎麼會一個棋子都沒有呢?是把自己的棋子都給端空明瞭嗎。“

劉零看着站在洛霜華身邊的端空明,一雙眼睛中的銀色隱隱的要透露出來,一股罕見的憤怒之情涌入心田。

不知爲何,他現在突然非常不爽端空明這個人,恨不得現在就走過去給他一拳,把他一拳打爆。

雖然劉零知道端空明之所以能夠得到洛霜華手上的棋子,很可能是洛霜華自願的。

但劉零就是非常、非常、非常的不喜歡有人拿走自己的東西,哪怕是自己身邊之人的東西被拿走,他也……不願意!

就在劉零要擡腳向端空明和洛霜華所在的地方走過去的時候,紫玉悄聲無息的走了過來,站在劉零的身邊,讓他原本要進行的事情暫時擱置下來。

紫玉捋了捋自己的一頭短髮,向劉零說道: “劉零,你的棋子收集的怎麼樣了?我可是盡心盡力的按你所說的去保護那個女的了,相對的,你可要獲得第一名,好把紫靈淨水兌換給我啊。”

“放心吧,既然我答應了你,那約定我肯定會兌現的。”

劉零瞥了紫玉一眼,淡淡的對其說道。


“那你就趕緊過去上交棋子吧,那邊的人比較少,我們一起過去吧。”

早就惦記紫靈淨水惦記了很長時間的紫玉不給劉零拒絕的機會,不由分說的就拉着劉零向一個記錄人員走去,臉上迫不及待的表情根本無法掩飾。

“喂,你鬆開手,我自己會走啊。”

在劉零被紫玉強硬的拽着來到人羣中時,正好有兩個人的棋子上交完畢,兩人的棋子數目之多引起了不少人的驚呼。

“保羅·柯察金,擁有棋子一百三十一個。”

“葉卡婕琳娜,擁有棋子二百零五個。”

來不及看一眼在人羣之中被衆人包圍着的葉卡婕琳娜,劉零先對柴鍵說道。

“柴鍵,把裝棋子的袋子給我。”

“接着,小老大。”

柴鍵將手中的袋子扔向劉零,而袋子在空中劃過一道弧線後穩穩的落在了後者的手中。

“那個叫保羅·柯察金的外國人竟然擁有一百三十一個棋子呢,這都過百了啊。”

“還有法國巴黎的葉卡婕琳娜也是,她擁有的棋子都有二百零五個了,真厲害啊。”

“他們都不是簡單的人物呢,不過我們中國的修真者和異能者們也不會遜色於他們吧。”

此時在人羣之中被衆人包圍着的除了葉卡婕琳娜這個被劉零設下禁制的女人之外還有另一個劉零不認識的西方男人。

當劉零走到人羣之中時,有不少看熱鬧的人將目光投向了劉零,葉卡婕琳娜和也不例外。

“哦,葉,你看這個中國的年輕修真者,他就是劉零吧,竟然才十四歲就修煉到了三星級的戰鬥力,真是讓人羨慕啊。”


和葉卡婕琳娜同是外國人的保羅·柯察金看着緩緩走進人羣的劉零,笑着說道。

專注的看着劉零的他沒有注意到葉卡婕琳娜在看到劉零後就不自然起來的表情。

在場的其他人也幾乎沒有注意到葉卡婕琳娜對劉零的反應,而注意到這一點的,只有知曉自己對葉卡婕琳娜所作所爲的劉零了。

劉零對着葉卡婕琳娜微微一笑,然後繼續向記錄人員走去,殊不知他這一笑令得葉卡婕琳娜心慌意亂。

當他在記錄人員面前站着的事後,很多看熱鬧的人劉零這個小天才的所得棋子數目充滿了好奇之心。

劉零將那個由柴鍵拿着的袋子放到了記錄人員的面前,解開了繫着袋子的繩子,把袋子一翻。

嘩啦!

裝在袋子裏的三百個棋子經過劉零這麼一翻,全部都稀里嘩啦的掉了出來,在衆人的目瞪口呆中形成了一座小小的棋子山。

“劉零竟然有這……這麼多的棋子!”

看着劉零一下子拿出來了這麼多棋子,洛霜華不由的驚呼出聲,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實。

同樣有些驚訝的記錄人員在愣了一下後趕緊回過神來,將劉零的那一堆棋子一個個的掃描到電腦裏。

足足的掃描了一分多鐘,記錄人員纔將這麼多的棋子掃描完畢,宣佈到:“劉零,擁有三百個棋子,現在暫居……第一名!”

片刻後,記錄人員那壓抑着驚訝的聲音,方纔響起來,無疑又是引來一陣轟鳴之聲。

或許是衆人都沒有想到劉零年齡這麼小得到的棋子卻能超越目前的所有人,所以衆人對劉零的議論之聲空前響亮,達到了頂峯。

“這小子還挺能幹的嘛!”

暴熊看着那被衆人包圍着的劉零,咧嘴一笑。

看來新人大比第一名的着落已經八九不離十了。

(未完待續,今天新人大比篇完結,下面的劇情就要重新迴歸都市了,望大家多多支持) 時間在無聲無息中已經來到了五月份,雖然還不算真正的夏天,但空氣中的溫度已經能夠達到十多度了,算得上是比較溫暖了。

此時在菲利普中學的初中三年級的教室裏,全體學生都是面部表情嚴肅,全員都是一片緊張的備戰氣氛。

站在講臺上的班主任同樣是一臉嚴肅的表情,十分敬業的對講臺下的同學們做着中考前的語言鼓勵。

“同學們,還有三天我們就要踏上名爲中考的考場了,這次中考是你們人生之中的第一次**的考驗。”

“爲了這次的中考,我們每一個同學在初中三年裏都努力的學習了,拼搏過了,都爲此做了充足的準備……”在講臺上面說的口沫橫飛,一番話語讓講臺下面的大多數學生都精神慢慢振奮起來。


當然也有一小部分學生完全不爲所動,眼神黯淡的在講臺下面做着和學習無關的小動作。




lixiangguo

待江君兩個人走到一邊的時候,楊玉華拉着江君對那個男員工說道:“小韓啊,你給這位江兄弟拿份簡歷表,如果條件都可以的話,那就直接錄用吧。”

Previous article

楊熥接過鑫科公司生產的觀察儀,和飛虎公司的觀察儀放在一起比較,單從大小上來說,一個像磚頭,一個像煙盒。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