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而且正如老巴德所說,這條真銀礦脈真正的發現者,其實是羅生本人,只不過是藉助老巴德的名義,公布出來而已。事實上,羅生當初把那份礦脈地圖給任何一個有勘探礦脈能力的人,都可以找出礦脈。所以嚴格來說,老巴德雖然無法主持礦脈的開發,但卻獲得了發現巨型真銀礦脈的榮譽,還是佔了羅生便宜的。

「多謝巴德叔叔理解。以後巴德叔叔你要是嫌無聊的話,來領主府幫我管理鍛造的事情吧?或者重新建造一個鐵匠鋪?」看著老巴德眼中的遺憾,羅生試探著問道。

經過這段時間的融合,鐵盾傭兵團已經完全融入了新芽領內。原本的傭兵,基本都成為了羅生手下的軍人,鐵盾傭兵團算是已經不存在了。加上沒有了真銀礦脈那邊的事務,老巴德基本處於賦閑狀態。所以現在新芽領能夠讓老巴德發揮作用的,其實就只有鍛造一項了。

「我知道羅生你是好意,不過沒必要的。你手下的那個穆爾西的鍛造水平,可是比我高多了。」老巴德擺擺手,微微有些失落的說道:「我偶爾去鍛造一兩件東西還可以。讓我負責指揮他們鍛造,或者建鐵匠鋪,就沒這個必要了。」

穆爾西是米盧花費巨大代價,為羅生送來的一位人類鐵匠大師,鍛造水平比起在矮人中只能算是一般的老巴德要高出不少,甚至能夠鍛造不錯的魔法裝備,非常的難得。

而在技術工匠這個領域,一項都是達者為先。老巴德技藝不如穆爾西,自然不好意思再去負責領主府的鍛造事務,甚至連自己出手鍛造東西的時候都少了,所以才這麼清閑。

羅生和艾麗莎對視一眼之後,眼中都閃過一絲無奈。從心理上來說,兩人都不願意老巴德處於賦閑狀態,畢竟老巴德在新芽領建設的初期,起了非常關鍵的作用,也立下了巨大的功勞。讓他賦閑的話,不僅羅生感情上不好受,其他人心裡也會有看法。

但現在老巴德拒絕接受羅生的冊封,不願意成為羅生的家臣或者騎士,自然無法領導軍隊。而採礦和鍛造兩項專業的事務,也都已經被別人接手,老巴德的位置就很難安置了。

「羅生你們不必為難了。其實這次我找你就是想要和你說,我準備回鷹崖堡了。」老巴德灌了一口酒之後,神色平靜的說道。

「回鷹崖堡?為什麼啊?是我慢待巴德叔叔你了嗎?」羅生微微一怔,有些著急的問道。

前世老巴德在水晶湖一戰之後,因為傭兵團維持不下去,的確在無奈之下回了鷹崖堡。在臨走的時候,老巴德不僅變賣家當,補償了團員,而且還準備帶走羅生和菲麗,在被拒絕後,也給兩人留下了一筆錢,想幫助羅生度過那個難關。所以羅生對於老巴德一直非常感激,視為自己的親近長輩。

不過這一世因為羅生的出現,水晶湖一戰的結果大不相同,鐵盾傭兵團不僅沒有遭遇到滅團的危機,而且獲得了不小的收益,規模還擴大了不少,老巴德自然也就沒有再提回鷹崖堡的事情。羅生沒想到自己把老巴德請到了新芽領,對方反而又動了這個念頭。

「羅生你別多心。其實兩年前,我的遊歷時間已經足夠,有了回鷹崖堡的資格。只不過放心不下傭兵團的弟兄們,所以一直拖著沒有成行。現在他們在你這裡都找到了合適的位置,我也就可以放心的回去了。」老巴德放下酒杯,微笑著說道。

矮人雖然基本都有自己的聚居地和王國,但和人類的聯繫,要遠比自我封閉的精靈要密切的多。很多矮人部族中的年輕人,在到達一定年紀之後,都可以申請外出遊歷,進入人類社會,甚至這已經成為一種傳統。

因為有強大的矮人王國作為後盾,以及人類高層和矮人高層的合作關係,所以一般矮人進入人類社會中,並不會受到太多不公正的待遇。像老巴德,不僅在冒險中和約克老爹成了生死之交,而且靠著自己的能力和技能,組建了自己的傭兵團。

不過矮人雖然可以因為壽命較長的緣故,可以在人類社會中遊歷很多年,但一般到了一定的年限之後,還是要回歸矮人王國的。畢竟人類社會中矮人的數量並不多,無論結婚生子,還是傳承家族,一般還是要在矮人社會中進行。

而老巴德從部族中出來后,先是漫無目的的遊歷,後來和約克老爹結識,一起冒險了幾年。最後在約克老爹決定退隱之後,老巴德也來到庫克領創建傭兵團,一呆就是十幾年。所以加起來,老巴德離開部族已經二十多年。即使以矮人一般二百多年的壽命,這也是相當漫長的一段時光,已經到了結束遊歷的時候。

原本在庫克男爵被封為侯爵,庫克家的軍人回歸,擠壓了鐵盾傭兵團生存空間的時候,老巴德就有離開的念頭,但因為沒有辦法安置好傭兵團的成員,所以老巴德只能咬牙堅持。而現在鐵盾傭兵團被羅生的新芽領完全消化,老巴德雖然有些不舍,但也少了一個最大的束縛,加上新芽領情況穩定,已經沒有多少需要他的地方,所以老巴德才決定結束自己在人類社會的遊歷,回歸鷹崖堡。

「那巴德叔叔你能稍等一兩年嗎?老爹明年還說要過來和你一起喝酒呢!」羅生有些不舍的說道。

雖然知道老巴德並沒有埋怨自己,回鷹崖堡也是矮人的傳統,但羅生還是有些捨不得這個對自己一家都有恩情的矮人叔叔。尤其是約克老爹和老巴德是生死之交,如果兩人不見上一面就分別的話,肯定會留下極大的遺憾。

「算了!和約克見面后再走的話,兩個人更難過,我還是不等他了。」老巴德搖搖頭,灌了一大口麥酒之後,嘆息著說道。

老巴德心裡很清楚,如果不出意外,自己和約克老爹之間未來很難再有見面的機會。與其等待一年,見上一面,悲傷的分離,還不如直接離開,以免兩個人傷心。

「那好吧。巴德叔叔你既然決定了,那你就先回去。以後有機會的話,我會帶著老爹去鷹崖堡再去找你的。」羅生鄭重的說道。

對於一般的人類來說,去矮人的鷹崖堡是比較困難的事情,但對羅生來說,未來成就傳奇之後,鷹崖堡卻是必須要去的地方之一。

「好!那我就在鷹崖堡等著你們!」老巴德舉起酒杯,笑著說道。 在羅生和老巴德聊著鷹崖堡的情況時,包廂門口想起了敲門聲,開門之後,鮑里斯端著一大盤的烤肉走了進來。而他的身後,則跟著艾德和卡爾。

「領主,你的烤肉。沒打擾到你們談話吧?」將烤肉送到羅生面前,鮑里斯微笑著說道。

在跟隨羅生來到新芽領后不久,鮑里斯就把烈酒燉肉的生意完全交給了妻子凱特打理,而自己則成為了新芽領的騎士和治安官。所以鮑里斯在稱呼羅生的時候,自然也不再直呼其名,而是變成了領主。

「見過領主大人,艾麗莎小姐,團長。」艾德進來之後,微微躬身,恭敬的對羅生三人行禮。而卡爾則在對羅生和艾麗莎行禮致意之後,默默的站在了一邊。

「麻煩鮑里斯叔叔你了,大家都坐下,一起吃點吧。」羅生接過烤肉,微笑著對眾人招呼道。

雖然從法理上來說,鮑里斯已經是羅生麾下的騎士,算是羅生這個領主的家臣,但因為雙方多年的關係,所以羅生在鮑里斯夫婦面前從來都不擺架子,依然以叔叔相稱。

「多謝領主大人。」艾德恭敬的道謝之後,才在老巴德下首處坐了下來。而卡爾也坐在了另一邊的下首處。

經過這幾個月的磨合,眾人的心態都已經逐步調整,慢慢適應了自己的新身份。相互之間的關係,也慢慢有了變化。 惹婚上身 像艾德這位鐵盾傭兵團的副團長,現在已經完全把自己當成了羅生的家臣,各方面都非常的守禮。

「說起來,我們庫克領出身的這些人,已經好久沒有這麼聚在一起吃飯了啊!今天機會難得,大家一起吃個飯,好好聊一聊吧。」等眾人坐定之後,羅生站起身來,微笑著說道。

在其他人適應在新芽領內的新職務,新地位時,羅生也在適應自己領主的身份。像現在這種局面,顯然是鮑里斯等人得到消息之後,想過來和自己這個領主親近一下,拉近私人之間的關係,羅生自然要配合一下自己的下屬。

「說的是啊!這段日子大家各忙各的,聚在一起的時間真是不多啊!」鮑里斯也笑著說道。

在來到新芽領之後,幾乎每個人都像被上了發條一樣,不斷為了領地的發展而努力工作。就連鮑里斯這種半退隱多年的老戰士,也在爵位的刺激下,開拓氛圍的推動下,全身心的投入到了領地的工作之中。平日里雖然偶爾有放鬆休息的時候,但像現在這樣,各方面的負責人都清閑下來,聚在一起吃飯聊天的機會,卻少之又少。

不過最近一段時間,領地各方面都已經走上了正軌,各方面的負責人也都熟悉了自己所負責的事務,處理起來輕鬆了不少,才有了一些閑暇時間。否則換成以前的話,即使知道羅生和艾麗莎來酒館吃飯,鮑里斯也最多只是打個招呼而已,不可能專門過來聊天。

「現在我們領地的根基已經基本扎穩,各項工作都走上了正軌,以後大家應該就沒有那麼忙了。」羅生微笑著說道。

經過這幾個月的超速發展,新芽領已經從一個簡陋的村寨,發展成了一個規模相當大的領地。這幾個月,新芽領不僅完成了大部分的基礎建設,而且形成了一整套的管理規範,各方面都在逐步正規化。這種情況下,鮑里斯等人的任務無疑會逐漸輕鬆,工作也就不會那麼忙了。

「是啊!治安隊訓練完成之後,我這個治安官的確輕鬆了許多。有他們負責巡查,基本上各種小事都能隨時處理,根本不用像以前那樣,每次都需要我親自出面了。」鮑里斯點頭說道。

在羅生的授意下,鮑里斯從鐵盾傭兵團的傭兵,本地土著,以及米盧送來的傭兵之中,挑選出了一批人,組建了治安隊。這支隊伍的主要任務就是在新芽領的中心區域內,比如港口區,貿易區,居民區等人口密集的地方進行巡查,處理各種矛盾,其實就是相當於『警察』。

最開始的時候,因為治安隊人手不足,沒有經過訓練,沒有經驗,也沒有規矩。而領地內成員來源不一,矛盾較多,經常爆發衝突,所以鮑里斯每天忙的焦頭爛額。

不過在羅生和艾麗莎一起為治安隊調撥了人手,制定了行動原則,並且讓卡爾的暗衛給予一定協助之後,鮑里斯很快控制了局面,將治安隊訓練成了一支合格的『警察』隊伍。

現在領地內一般小矛盾,治安隊的隊員都能夠直接進行調解處理。而稍微大一些的矛盾,也馬上能夠匯總到鮑里斯這邊,進行著重處理。如果情況嚴重,還隨時可以和暗衛隊伍聯絡,反應非常迅捷。所以這段時間領地內的治安情況相當不錯,領民之間的矛盾也都少了很多。

「艾德,軍隊後勤那邊的情況怎麼樣?最近還缺些什麼嗎?」等鮑里斯說完,羅生轉頭對老巴德下首處的艾德問道。

這位鐵盾傭兵團的副團長在幫助羅生遷徙完了鐵盾傭兵團團員的家屬之後,同樣被羅生冊封為了騎士,並且擔負起了整個領地軍隊的後勤任務,算是領地軍隊的『後勤部長』。

「新芽衛這邊沒什麼問題,無論武器鎧甲,還是各項補給,都很充足。不過民兵方面的裝備,還有不少缺口,尤其是普通的皮甲,缺口還比較大。」艾德神色鄭重的回答道。

眼下新芽領的武裝力量,除了暗衛和治安隊,以及海上力量之外,最為主要的就是軍隊。而軍隊又被羅生分為了兩個部分,作為正規軍核心武力的新芽衛,以及主要由普通領民組成的民兵預備隊。

新芽衛的主要成員全部都是職業者,主要來自於庫克家的職業軍人以及傭兵中的佼佼者,雖然數目不過二百多,但卻是整個領地最為強大的武力。而民兵隊伍,則是領地軍事力量的後備隊。人數眾多,但卻沒有多少實力,基本只是負責各個村寨的巡防。

因為羅生之前收集了大量精品的武器裝備,但低端的裝備準備不多,所以人數不多的新芽衛裝備十分豪華,而民兵方面的裝備反而有些不足。

「這個問題,要交給阿爾文來解決啊!你們也都進來吧!」羅生抬起頭,對著門外說道。 「見過領主大人。」包廂的門再次打開,阿爾文,克拉斯以及查爾斯一起走了進來,恭敬的對羅生施禮道。

「都坐下說吧,人基本到齊了,這次算是私下聚一聚,好好聊一聊。」羅生擺擺手,微笑著說道。

克拉斯等人出現在這裡,羅生並不意外。無論克拉斯,還是阿爾文,就連查爾斯這個北陸土著的代表,手裡都有自己的消息渠道,能夠知道羅生的行蹤是很正常的事情。

而在得知羅生和艾麗莎來烈酒燉肉吃飯,老巴德和鮑里斯等人過來和領主聚會之後,無論是為了拉近和羅生這個領主的私人關係,還是為了和鮑里斯等人競爭,克拉斯三人都不可能視若無睹的。找個借口加入到這次聚會之中,是任何一個有『上進心』的管理層都會做的事情。所以除了執掌新芽衛,不能隨意行動的安迪之外,新芽領所有的管理層都出現在了這個私人聚會中。

而對於這種情況,羅生並不反感,反而心中有些欣慰。這倒不是說羅生喜歡被人逢迎拍馬,而是因為克拉斯等人如此有『上進心』,說明自己這個領主的地位已經得到了眾人的認可。而且新芽領未來的發展,也被眾人看好,所以這些管理層才積極向自己這個領主靠攏,希望未來能夠得到更大的利益。

「這麼快就趕過來了,幾位消息真是夠靈通的啊!」等三人坐下之後,鮑里斯笑著調侃道。

新芽領成立的時間雖然不長,但權力階層卻已經基本有了派系之分。按照出身來歷的不同,大致分為了庫克領一派,以及外來一派。兩派雖然沒有什麼明顯的衝突,但競爭的意識卻相當明顯。

「我們消息再靈通,也比不上鮑里斯你啊!」克拉斯半是恭維,半是感慨的回應道。

雖然從個人實力,處事能力上來說,克拉斯自認要比剛剛接近白銀階,還沒有能夠突破的鮑里斯強出很多,但鮑里斯和羅生的親厚關係,卻是克拉斯遠遠無法相比的。其他的不說,僅僅羅生對凱特大嬸的特殊感情,就足以讓鮑里斯立於不敗之地。

事實上,鮑里斯的境地,也是庫克領一派的的普遍情況。因為有和羅生相當親厚的私人關係,所以來自庫克領的這些管理層天然佔據信任上的優勢。即使能力和實力稍微欠缺,依然能夠牢牢佔據現有的位置。

相比之下,克拉斯,阿爾文雖然在能力上要比庫克領出身的大部分人都強出許多,但卻因為和羅生這個實力強大,背景驚人的領主沒有太多私交,所以很多時候必須靠更好的表現,才能維持自己的地位。而這一點,也是克拉斯等人得到消息后,儘快趕過來參加聚會的主要原因。畢竟相比於鮑里斯等人,克拉斯等人更需要和羅生拉近私人關係的機會。

「我們不過是佔了一點出身的便宜而已。真要說本事,還是你們厲害啊!」鮑里斯搖搖頭,嘆息著說道。

雖然靠著羅生提供的秘法,鮑里斯,艾德等人都開始向白銀階邁進,但相比於在白銀階中也不算弱者的克拉斯和阿爾文,卻還差的很遠。眼下庫克領一脈中,除了得到羅生全力支持,以陰影殺戮者這個隱藏職業晉陞白銀階的卡爾之外,其他人在實力上都要差克拉斯等人一截。

而事實上,雙方的差距不僅體現在個人實力上,而且表現在眼界見識,以及處事能力上。所以眼下新芽領的內部事務雖然大部分是由庫克領一派的負責,但牽涉到向外開拓的事情,卻都是由克拉斯等人負責,鮑里斯等人很難有能力插手。

「你們兩位就不要謙虛了。我們繼續說剛才的事情。民兵那邊缺少一些普通裝備,阿爾文你那邊能夠解決嗎?」等眾人重新坐下之後,羅生轉頭對新芽商會的負責人阿爾文問道。

「艾德你列一個單子,商會去埃爾森王國貿易的時候,會盡量採購。這種普通級別的裝備,應該沒什麼問題的。」阿爾文淡定的回應道。

阿爾文本身是金焰商會的重要管事,格麗斯當初為了結交羅生,特意把他調撥進剛剛組建的新芽商會。而阿爾文也不負眾望,迅速幫助約克老爹將新芽商會的架子搭了起來。可以說,新芽商會當初能夠迅速走上正軌,有一半功勞都是阿爾文的。

也正是因為阿爾文能力出眾,所以在羅生決定在新芽領這邊開設新芽商會的分會時,約克老爹才特意把阿爾文派來。而事實證明,阿爾文也的確能力出眾,僅僅靠著帶來的少量骨幹和新招募的普通成員,很快就把新芽商會的架子重新搭了起來,並且迅速融入到了新芽領的發展之中。無論是和埃爾森王國,泰勒王國之間的貿易,還是北陸商業網路的開拓,阿爾文的表現都非常出彩。

「現在商會的情況怎麼樣?和北地的貿易順利嗎?」羅生點點頭,繼續問道。

雖然每過一段時間,各個部門都會上交一份報告,向羅生彙報自己所負責事務的進展。但羅生更想聽主事者直接介紹。畢竟在和阿爾文私人關係還不密切的情況下,談談工作,讓對方一展所長,也是拉近雙方關係的一種方式。

「在北陸的商業網路打開之後,因為走私船隊覆滅的關係,我們這段時間壟斷了整個北陸的市場,所以商會運營情況非常良好。而在布尼爾大人,奧法光輝商會的支持下,我們和北地兩國多個商會建立了貿易合作關係,貿易進行的非常順利。」阿爾文很穩重的回應道:「不過最近幾天,我陸續收到了一些關於其他商船抵達北陸的消息,所以我們對於北陸市場的壟斷,恐怕持續不了太長時間了。」

作為見識過羅生在真理島影響力的人,阿爾文比其他人更加了解羅生的地位和實力,所以在被金焰商會選拔出來,加入還沒有成立的新芽商會時,阿爾文並沒有抱怨格麗斯,而是兢兢業業的做好自己的事情,以最快的速度幫助約克老爹組建起了新芽商會。

而阿爾文的這份努力也得到了回報,在真理島的新芽商會形勢穩定之後,約克老爹直接把他派到了羅生手下,成為了羅生手下最重要的管理人員之一。這些日子,親眼目睹了新芽領的巨變之後,阿爾文確信自己當初的選擇沒有錯,所以工作更加兢兢業業,盡職盡責。

「羅生大人,以後這些走私船恐怕會越來越多,我們要組織船隊,專門打擊他們嗎?」克拉斯接過話頭,有些熱切的問道。

對於有走私商船介入北陸貿易的事情,克拉斯是了解最多的。事實上,今天新芽港的兩艘走私商船,其實就是克拉斯的手下巡查時候發現,抓到新芽港的。

而克拉斯之所以如此熱切的想要打擊走私船,一方面是因為這件事在理論上來說,屬於他的職權範圍。其他勢力走私船的出現,和克拉斯形成了競爭。而另一方面,則是因為克拉斯感覺到了一些危機。

在新芽領這些管事人中,克拉斯的地位相對比較尷尬。因為克拉斯屬於間諜『反正』,所以天然就要比其他人在心理上低一個等級。即使在簽訂了忠誠契約之後,羅生和艾麗莎對他還比較信任,但這並不能完全改變他的劣勢地位。

如果僅僅因為自己是投降過來的,克拉斯心裡並不會太著急,畢竟羅生在各方面並沒有對他進行區別對待。真正讓克拉斯感覺危機的,是自己在新芽領的作用正在變小。

克拉斯原本最大的籌碼,就是對於北地商路網路的熟悉。但因為有阿爾文這個精通商業的人物在,僅僅用了一個多月,新芽商會就基本掌握了這些商路,基本替代了克拉斯的作用。加上克拉斯從泰米爾那裡招攬來的各方面精英,也大多被新芽領吸收,眼下克拉斯手下還有一批人,輔助著新芽商會進行跨海貿易,但克拉斯本人的重要性,卻已經大大降低。

所以在這種情況下,克拉斯很想通過一些事情,來證明自己的價值。而打擊走私船,就是克拉斯能夠想到的最好辦法。

「這件事我正好要和大家說。對於這些走私商船,我們要做的不是打擊,而是引導。把他們引導到新芽港來,讓他們習慣以新芽港為中轉港口,進行對北陸的貿易。」羅生微笑著說道。

「可是這樣的話,我們不是無法壟斷北陸的貿易了嗎?」克拉斯微微愣了一下,有些疑惑的問道。

「不需要壟斷,只需要正常競爭就可以了。以我們的船隊規模,加上布尼爾師兄的支持,那些主要的商品,沒有什麼勢力能夠在北陸競爭的過我們。」羅生淡淡的說道:「至於那些不太重要的商品,就交給其他勢力來經營好了。」

「可是那些走私商船不來我們新芽港怎麼辦?」克拉斯繼續問道。

「那就要靠你了。」 「那就要靠你了。」在克拉斯滿懷期待的時候,羅生卻轉過頭,對阿爾文說道。

「領主大人的意思是我們進行傾銷,讓那些走私船隊無利可圖嗎?」阿爾文先是楞了一下,隨即皺著眉頭反問道。

走私商船前來北陸,自然是為了賺取利益。而想要阻止那些走私商船和北陸的民眾交易,要麼像獨眼鯊海盜一樣,截殺那些走私商船,用武力進行阻攔。要麼就是靠大量低價的商品,讓那些走私商船無利可圖。沒有了利潤,那些走私商船自然就會消失。

如果羅生想要動用武力阻攔那些走私船,那麼自然會把這個任務交給克拉斯。畢竟現在克拉斯基本掌握著從獨眼鯊海盜那裡繳獲的船隊,最適合扮演海盜,干這些濕活。但羅生把任務交給阿爾文,自然是想要採用第二種手段。

「沒錯。北陸眼下並不算富裕,所以民眾所需要的物資種類並不算很多。我們只要以相對低的價格提前滿足了市場,那些走私船基本就沒多少生意了。」羅生淡淡的說道。

直接讓克拉斯扮演海盜,中途截殺走私船,阻斷北陸和北地之間的交易雖然看起來方便快捷,見效顯著,但其實後患很大。

一方面來說,這些走私船隊的後面,大多有著北地強大勢力,或者地方貴族的支持。截殺他們,等於是在和他們背後的勢力進行對抗,這對新芽領未來的發展很不利。畢竟其他勢力沒有能力攻打新芽領,但在自己國內給新芽領找點麻煩,還是能夠做到的。

而另一方面來說,在依米爾大陸的規則中,貴族縱容手下進行海盜活動,是絕對的重罪,甚至可能導致爵位的罷黜。所以當初就連泰米爾那種實權公爵,也只是和海盜合作,不敢直接讓手下長期充當海盜。

如果羅生讓克拉斯去當海盜,不被發現也就算了,一旦這種事情敗露,對於羅生的聲望和地位,絕對會是一個巨大的打擊。尤其是羅生的領地內有真銀礦脈,是無數勢力都眼紅的巨大利益。就算羅生有九環白塔撐腰,背景算是極為深厚,但要是被其他勢力發現破綻的話,也絕對不會輕易鬆口。到時候羅生就算能夠保住領地,恐怕也需要付出巨大的代價。所以為了阻攔走私商船,而讓克拉斯去做海盜,在這個秩序還沒有崩潰的時代,絕對是得不償失。

而選擇以商業傾銷的方式來掌握北陸的市場,逼迫那些走私商隊,以及他們背後的勢力和新芽領合作,卻屬於符合秩序的競爭方式。就算那些背後的勢力對新芽港有所不滿,但也抓不到羅生什麼把柄。在對抗一段時間之後,只能選擇和羅生合作。

「可這樣的話,我們從北陸的貿易中恐怕就掙不到多少錢了。」阿爾文有些遲疑的說道。

因為有布尼爾的關係,以及龐大的船隊,以及魔力之光七號這種頂級武裝商船,新芽領從埃爾森王國和泰勒王國購買物資,販賣到北陸的成本相當低廉,所以之前一個多月里,主持這項貿易的新芽商會獲取了巨額的利潤,阿爾文的成績相當亮眼。

但如果要和走私商船打價格戰的話,各種主要物質的價格會大幅跳水,新芽商會的利潤也會變得極為微薄。甚至如果出現走私船隊背後的勢力在北地兩國刁難新芽商會的話,新芽商會的利潤會進一步降低,甚至有賠錢的可能。作為新芽商會的負責人,阿爾文是輕易不想讓商會落入這種境地的。

「我明白。但是就算不掙錢,這件事也要做。大家要清楚,我們要的是北陸貿易的規則制定權和北陸的各種資源,並不單單是為了掙錢。有真銀礦脈的收益在,我們並不缺錢!」羅生十分堅定的說道。

雖然沒有在北陸稱王稱霸的打算,但並不意味著羅生會放棄新芽領對北陸的影響力。單單靠新芽領本身的資源閉門發展,進度會很慢。只有藉助商業貿易的手段,制定出一套有利於新芽領發展的規則,以北陸的各項資源,加速新芽領的發展,才能在魔災到來之前,讓新芽領成長到能夠幫助羅生的程度。

「貿易規則制定權嗎?我明白了!我會按照領主大人的安排做的。」阿爾文鄭重的說道。

羅生的做法雖然初期看起來要捨棄很多利潤,甚至要倒賠一些錢,但等想要在北陸分一杯羹的勢力都被新芽領壓制,被迫要和新芽領合作的時候,新芽領就掌握了制定規則秩序的主動權。

作為一名優秀的商人,阿爾文很清楚通過對自己有利的貿易規則,能夠獲得多大的利潤。這個計劃一旦成功,不僅新芽港會成為北地和北陸之間貿易的核心中轉港,獲得極大的繁榮,而且新芽商會也會獲得巨大的發展和長久的利潤,甚至可能成為能夠影響兩岸經濟的龐然大物。所以想明白了這些之後,阿爾文毫不猶豫的選擇了支持羅生。

「可是那些背後的人恐怕不會乖乖和我們合作吧?」同樣想明白了羅生計劃后,艾麗莎有些擔心的問道。

擋人財路,如殺人父母。羅生雖然是用經濟手段抵制那些走私船隊,但無疑也是在和那些商隊背後的勢力爭奪北陸的利益。羅生因為心有顧忌,不想使用海盜手段,但那些試圖染指北陸的勢力就未必那麼有節操了。通過自己的勢力在國內刁難新芽商會,背地裡支持,或者直接製造出一些海盜,截殺新芽商會的船隊,無疑都是很可能發生的事情。

「他們肯定不會乖乖和我們合作。」羅生微笑著說道:「這中間的鬥爭是絕對少不了的,但我們不怕!」

聽到羅生的話,所有人渾身一震,臉上都露出了自豪的神色。這幾個月來,在場的人都是親眼目睹新芽領如何從一片荒涼,變成現在的繁華城鎮,也很清楚羅生擁有的人脈背景,以及強大實力。羅生既然下定了決心,除非兩國王室親自動手,否則新芽領還真是並不畏懼任何一方勢力。

「外部方面,阿爾文你負責,多和奧法光輝商會的人聯繫。有他們在,別人打壓不了我們。」為眾人提振了士氣之後,羅生轉頭對阿爾文說道:「我們資金充沛,適當的時候可以加大採購量。那些貴族,商會之類的勢力也都是利益為先。用我們的購買力分化瓦解他們,只要有一部分人先和我們合作,事情就輕鬆多了。」

新芽領在整合了領地內所有的村寨,吸納了不少流民之後,眼下的人口已經達到數萬,算是一個不小的市場,加上手中掌握的北陸商業網路,所以在北地兩國的採購量相當大。這份利益,已經足以吸引不少勢力的目光。畢竟像新芽領這樣大方的買家其實也很少見。並不是每一個勢力,都願意為了北陸短時間內難以兌現的利益,和新芽領這個能夠提供大量短期利益的勢力對著乾的。

「領地內部,查爾斯你組織一些工匠,盡量利用北陸原有的材料,製作北陸常用的商品,進一步降低我們的成本,也減少一些對外部採購的依賴。有些東西,比如農具之類的,如果能夠做到本地出產的話,我們的底氣會更足。」安排了阿爾文之後,羅生又對查爾斯說道:「具體的情況你和阿爾文商議,看那些產品我們這邊有優勢,適合發展,盡量成規模的生產,保證數量和質量。」

誘妻入懷:前夫,請溫柔 雖然靠著龐大的船隊,以及九環白塔的支持,羅生就算只做轉運貿易,也有不少的賺頭,但羅生並不想一直這樣下去。在羅生看來,將領地內的生產能力提升上去,不僅能夠增加利潤,減少領地進行貿易時受到的限制,而且能夠為將來『攀科技』打下基礎,是必須要走的一步。

「遵命!」查爾斯微微有些激動的回應道。

在眾多管理層中,查爾斯個人的實力,能力都不出眾,能夠做到現在這個位置,主要是因為他代表著新芽領原本的土著。而在見識到了新芽領這幾個月的變化,以及羅生展現出的強大之後,查爾斯很清楚自己現在的地位所代表的利益,所以同樣非常希望在羅生面前展現自己的價值。

「最後,也是最為重要的,就是海上的安全問題了。」對查爾斯點頭鼓勵之後,羅生最後把目光轉向了躍躍欲試的克拉斯:「克拉斯,我準備將船隊進行劃分。除了魔力之光七號外,所有適合作戰的船都集中起來,組建我們領地的海上護衛船隊。這股力量交給你,你能保證我們領地的海路安全嗎?」

通過這段時間的觀察,羅生髮現克拉斯在商業上的能力,遠比不上專業的商人阿爾文,反而在海戰,護航等方面,有著極為不俗的能力。而他手下的那些人,也都相當彪悍,擅長戰鬥。所以在沒有其他合適的海戰領袖的情況下,羅生只能把艦隊交給克拉斯。

「領主大人放心,我一定能保護好航線的安全!」克拉斯興奮的回應道。 「羅生你越來越像一個領主了。」在烈酒燉肉吃完飯,重新回到城堡內后,艾麗莎微微有些感慨的對羅生說道。

在這次變成了『政務研討會』的私下聚會中,羅生各方面的表現都很不錯,尤其在對領地未來發展的規劃方面,比艾麗莎想的還要深遠和周全。這讓本來以為羅生對領地經營不太擅長的艾麗莎,不得不對羅生刮目相看。

「我這個領主只是一個動嘴的。真正做事的時候,還是要靠艾麗莎你啊!」羅生微笑著說道。

雖然在商業討論的時候,羅生侃侃而談,好像對一切都做出了安排,但計劃如何實施,各方面的細節如何協調,如何平衡各個方面的利益,如何籠絡人心,獎勤罰懶,督促下屬去執行,這些都是需要艾麗莎去花費大量精力處理協調的。

可以說,如果沒有艾麗莎兢兢業業,負責總覽全局,推動執行的話,羅生的那些設想,要麼變成空口白話,要麼就是攪的整個領地一團糟。畢竟整個計劃的實行,牽涉到方方面面的利益,中間有無數問題需要協調解決,絕對不是羅生隨口列一個框架,就能完成的。

「就是因為你只動動嘴,才像是真的領主啊!」艾麗莎笑著說道:「真正的領主本來就是給大家指明方向,制定戰略的。你把路給大家指明了,給了大家做事的條件,就已經盡到領主的責任了。」

lixiangguo

玄陣這個東西洛凡接觸的不多,以前還是因為開導小傾瓶,然後粗略地了解過一些皮毛。當然,小傾瓶在他身邊篆刻玄陣的時候,他也是耳濡目染的,所以此時他也就開始照貓畫虎地篆刻起來。

Previous article

原來艾薇悄悄後退的時候一不小心踩到洞口的樹枝上面。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