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老蕭解密這一段文字似乎耗費了大量的精神力,他的身體有些透明。

「這些文字希望對你有用,除了有關於太陰山的秘密,還有些關於古文字與現代文字的譯本,如果你對古巫傳承有興趣,可以留下來鑽研,我保證它們不會阻止。」老蕭說道最後,居然在張成面前跪下。

張成嘆息一聲說:「唉,可憐天下父母心,你知道的,最初我對你們並沒有惡意。」

老蕭尷尬的笑笑說:「我知道。」

雙眼掃視了一眼周圍牆上閃動的文字,張成一甩手說:「你走吧,你的要求我答應了。」

老蕭忽然跪地,對張成行了個大禮后說:「多謝!」

老蕭把他的計劃透露了一些給張成,已經離開的那些白虎部先賢在溶洞外等著。老蕭他準備裡應外合,以這些死人進攻西土那些人,最後重新控制白虎部天柱,很好的算計。

可惜他低估了蕭室那已經生出反骨的兒子,還有……

呵呵!

……

看著周圍的古巫傳承,對於不要錢的秘術,張成一向很有興趣。

一個巫族大部的傳承秘術,這可是能堪比一個大宗門的底蘊,就這個拱手送人。

周圍已經沒有其他活人和死人,張成召喚出系統界面,點擊詢問按鈕說道:「喂,別裝死了,能不能幫我把這些東西拓印一份。」

【掃描中,請稍後!】

【掃描完成,鑒定中……,古巫一脈秘術,四靈分部秘術之一,可選擇選項。A、免費拓印,提交系統后獲得1000點積分,獲得一次『失敗懲罰豁免權』。B、免費拓印,宿主收取一份,另一份提交系統,獲得500點積分。C、收費拓印,古巫傳承歸宿主所有,支付1000點積分。請選擇!】

呵呵,又是這種坑爹選項,還有的選?

伸手點擊B這個按鈕,雖然不知道古巫傳承價值多少,看看A這個選項就知道價值不菲,真正讓張成在意的是那個叫『失敗懲罰豁免權』的道具。C這個坑爹選項,分明就是知道他現在沒有積分才說出來故意噁心他。

【選擇完成,掃描中……】

【恭喜宿主觸發支線任務——遺失的文明。】

【劇情介紹——『巫』是上古時期先民與天地共鳴產生的職業,他們能控制天地間的各種力量,巫代表了初始。隨著巫術漸漸沒落,人族失去了與天地溝通的能力,轉修武道掠奪天地間的力量。】

「……」

果然觸發了隱藏任務,雖然獎勵什麼的被隱藏了,這個任務絕對不簡單。

張成已經準備揭開太陰山神秘的面紗,這個任務順帶做了就做了,大不了引導三屍宗、黃天神教去把朱雀部、青龍部和玄武部一鍋端了,這計劃想想還有點小興奮呢。

「系統,還需要多久才能把這些文字拓印下來?」

【時間還需要一刻鐘!】

一刻鐘,張成看了眼溶洞外,最終躺在一邊若無其事的躺著。就讓你得意一陣子! 轟隆隆!

白虎部天柱下戰火滔天,一處不起眼的密室中,蕭三娘半跪在地上,她面前是一個瘸腿瞎眼的婦人。即便婦人已經瞎了,沒有一雙明媚的眼睛對容貌上有些影響,也不難看出曾經的她是個絕美的女子。

婦人微微嘆口氣說:「孩子,你起來吧。」

蕭三娘雙眼通紅,更是泣不成聲,她問:「娘當年究竟發生了什麼,您能告訴我?」

婦人搖搖頭並沒有解答,對此蕭三娘也沒有堅持,這是一段傷心的往事,父親應該是有四個孩子。在母親身邊只有蕭室,其他兩個哥哥或者姐姐應該已經死了吧。

她來這裡是為了阻止這場大雨,為了奪回白虎部的傳承。

面對親人,蕭三娘有些猶豫不決,要奪回傳承必須得從弟弟身上把傳承搶過來,面對弟弟心中還是有些於心不忍。

「三姐,母親的慘狀你也見到了,她身中了一種蠱,我必須獲得完整的傳承才能救她,如今只能委屈你把傳承交出來。」蕭室面露猶豫,他頭偏向母親,這一副母慈子孝的場景看著非常怪異。

母親似乎感受到孩子的目光后,眼神中有些驚恐,不過她掩飾得很好。

「我……」

蕭三娘遲疑了,她不是不願意把傳承交給蕭室,而是她不能把傳承交給蕭室。

朱雀部的大祭司已經說過遺失傳承的後果,她本來就是一個罪人,如果在贖罪的時候把傳承送出去,這罪孽……她無法承受。

久久得不到蕭三娘的回答,蕭室似乎有些惱怒,他雙眼中的暴怒有些遮掩不住了。

「難道你就不會為我想一想,只有獲得了傳承,我才能得到自由,你知道自由是什麼嗎?」蕭室終於怒吼出聲,他身後一隻毛皮為淺黑色並且略帶灰藍色,上面有深黑色的條紋的老虎虛影浮現。

似乎是受到了對方巫獸的壓迫,蕭三娘背後一隻與山貓相似的圖騰之靈浮現。

虎形圖騰之靈有著無與倫比的力量,而貓形圖騰之靈卻是以敏捷為主。

「阿室,你冷靜些。」蕭三娘說道。

「阿室?這麼快就給我取小名了,可我小的時候你又在那裡。」蕭室怒吼。

伴隨著蕭室的怒吼,他身後的的那隻黑藍虎也發出怒吼,這一聲怒吼充滿挑釁意味。蕭三娘身後的山貓也不示弱,喵嗚一聲沒有小型貓科動物的可愛,反而攝人心魄。

嘭!

蕭室瞬間出手,他和蕭三娘實力層次差不多,蕭室勝在戰鬥經驗豐富。

面對咄咄逼人的弟弟,蕭三娘只能被動防禦,辛虧山貓之靈是以敏捷為主,一時間沒有落入下風。

兩人戰鬥的餘波讓房間顫動,時不時落下的瓦礫,讓端坐在一旁的蕭三娘母親自然是受到了波及。

「蕭室,我們出去打,小心傷到母親。」蕭三娘說。

對於蕭三娘的話,蕭室完全不在意,他出手變得更加狠辣,甚至刻意的朝著蕭母的方向進攻。

蕭三娘不得不為母親擋下攻擊,她驚訝的發現蕭母居然不閃不避,難道這是設計好的苦肉計?這個想法在蕭三娘心中浮現,但很快又被她否決。

血脈之間的感應不會出錯,這是她的母親,蕭室這麼做,只能說明他想為了得到傳承不計後果。

嘭!

隨著一聲悶響,蕭三娘被大飛到牆上,噴出一口鮮血躺在地上痙攣著。

蕭室居高臨下的盯著蕭三娘,臉上是猙獰的笑,五官扭曲在一起,如隨時準備擇人而噬的斑斕猛虎。

「所謂的仁慈,都是弱者為自己找的借口,你以為自己的仁慈是對別人好?」蕭室一步步的走向前,手中不知何時出現了一根長刺,螺旋形的刺身只要被刺中,鮮血會順著血槽噴薄而出。

「咳咳咳!」

蕭三娘想要反駁,口中卻不斷的有鮮血咳出,她的肺部受到遭到重創。

「記住,以後救人前先學會救自己。」蕭室獰笑著,把手中的利刺朝著蕭三娘刺去。

豪取搶奪,弱肉強食才是生存法則,既然蕭三娘不願意給他白虎部的傳承,那就殺死她再去祈求那位神明,藉助那位神明的力量。

噗哧!

殷紅色的鮮血飛濺,鮮血灑落在蕭三娘的臉上,這些血不是她的,而是蕭室胸口流出。

「夠了,孩子,別在一錯再錯下去,你為了傳承害死的人還不夠多,現在還想害死親姐姐?」蕭母聲淚俱下,剛才她不知道從哪裡掏出一把匕首。

匕首刺中了蕭室的胸口,隨著鮮血留下,蕭室半跪著躺在地上。

「親姐姐?又不是沒殺過,你以為我不知道你的小心思。嘴上說著怨恨,其實心裡還是愛著那個老鬼吧,母親……呵呵呵,醜惡的嘴臉還是一如既往的讓人噁心,你那慈母的模樣還要裝多久。」蕭室笑著,話語中有其它味道,他笑聲越大傷口流出的鮮血越多。

「蕭室你別笑了,先處理傷口。」蕭三娘說道。

「傷口?你說要處理傷口,你以為我不會放著她嗎?你們兩姐弟還是一樣的仁慈啊。」蕭室莫名的說。

姐弟一樣仁慈?

蕭室在蕭母和蕭三娘驚駭的目光下站起身,他的表情不斷扭曲,扭曲,在扭曲。

終於他的表情定格,明明是一張熟悉的臉,卻從他臉上看到了不一樣的感覺,好像是另外一個人。

「好疼,好疼。」與之前的蕭室,完全不一樣的聲線說著。

「這是……」

蕭母瞳孔放大,一雙眼睛中透露出不可置信的目光,喃喃的說:「你不是室兒,你是蕭凌!!!這才是我的室兒,你個畜生,居然連自己的弟弟都不放過。」

蕭母瘋狂掙扎,她似乎是坐不起來,大片鮮血從座椅下滲透出,在蕭三娘驚駭的目光下站起身。

她的血肉和座椅粘在一塊,血痂連接著蕭母的血肉和座椅,一旦起身,就會鮮血淋漓。

蕭室捂著胸口,語氣虛弱的問:「蕭凌?那不是大哥嗎?他已經死了啊。」

蕭三娘在一旁看著,她完全看不懂到底發生了什麼,先是如同變了一個人的弟弟,在是母親喊出另外一個名字。

蕭凌,這個名字還是第一次聽到,好像是大哥的名字。

……

場面極度混亂,蕭三娘依靠著牆,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一個熟悉的聲音說:「他心決,一種能讓靈魂進入別人身體的功法。傳說中有種體質叫一體雙魂,這種邪惡的古法就是佔據同族的身體,強行控制他人魂魄,人造的特殊體質。被控制的那人魂魄不會有察覺,反而有種他就是我,我就是他的錯覺。」

「爹!」蕭三娘驚喜道。

老蕭虛幻的身體從門外走入,他身上是一件古樸的獸袍,上面點綴著獸骨。

見到老蕭的靈魂,不管是蕭三娘還是,蕭母都情不自禁的流淚,不過蕭母明顯有些不同。只有蕭室,又變回之前猙獰的面孔,吼道:「你個老不死的還敢出現在我面前!」

老蕭一臉平靜,走到蕭室身邊,蕭室身體矗立不動,似乎是沒辦法動彈。老蕭**著蕭室的額頭,和藹的說:「孩子,一切都結束了。」

老蕭一隻手安在蕭室眉心,一隻半透明的小老虎被取出,小老虎似乎透露著靈動的光。

它微微的抬起小爪子想要觸碰老蕭的臉,可惜它力量不夠,只能趴在老蕭的手心上。老蕭走到蕭三娘面前,把小老虎遞給她說:「好好照顧弟弟,讓這場大雨停下來吧!」 玄天門星辰峰上,張成從地下密室中坐起身,因為坐的時間比較長長,穴道不通,身體發麻了。

他隨手從一旁拿出鈴鐺,搖動幾下后,靜靜等待著。

張成放下手中的鈴鐺,雙眼注意到周圍有非常多的藥材。

對了,當時對外稱閉關,好像是為了煉丹什麼的,因此命青匆去取了這麼多的藥材,還回去不好煉不出容易被人笑,為什麼總有點不詳的預感。

不過一會,青匆就從峰下趕了上來,她見張成已經醒來,行禮到:「見過聖子,恭迎聖子出關。」

「嗯。」

張成點點頭,看著周圍的藥材,問道:「即便北方丹會即將開始,貌似我還沒沒有這個權力,讓那些老傢伙下撥這麼藥材吧。」

青匆點點頭說:「是,最近門內流傳聖子獲得大機緣,能煉製神丹,已經被傳的神乎其神。」

原來如此,這些人準備用捧殺之術嗎,看來還是有點腦子。

張成接著又問:「他們有規定什麼日期,讓我交出煉製的丹藥?」

「大長老要求聖子,在七日之內煉出上品丹藥,因為聖子的要求,張主已經出面答應了。」

「……」

讓他煉上品丹藥,這東西以為是大白菜,隨隨便便就能煉出來?

一般武者用的那些所為的丹藥,都不配稱之為丹藥,只不過是一些藥材經過簡單搭配后的產物。

丹藥的命名是上古時期,神農氏先祖嘗盡百草后,根據它們的藥性進過搭配,在丹爐內誕生的奇珍。一枚丹藥通過幾種藥材和靈氣的澆灌后,丹藥本身有著通靈特性,每一枚丹藥就像是丹師的孩子。

有多大實力生多大的娃,普通納氣武者下品丹藥都用不起,中品丹藥更是稀缺,更別說上品了。

上品丹藥木鶴子能煉製,除了木鶴子,張成接觸的丹師不多,東荒能煉製上品丹藥,恐怕也沒幾個人。

不過,九鼎太清丹經中有一種丹藥,正好可以使用,無品階丹藥——百草丹。

百草丹作為無品階丹藥,主要是在藥性組合上,三種藥材組合成下品丹藥,十種藥材組合成中品丹藥,最後是上百種藥材組合成的上品丹藥。

百種藥材順利的組合在一起,可成上品丹藥,張成想著,大不了就套用數學公式計算藥效,搭配方法。

想想華夏後世那些技術放在現在,都是黑科技啊!

……

玄天門中,掌管門中倉庫的大長老一早就朝著星辰峰走去,他叫『程望』是一名退休的武道大師,本身實力到這個歲數估計才納氣水準,真打起來還不一定能勝,勝在身體硬朗,還能多活幾年。

程望德高望重,張成不願意得罪這一位宿老,七日之約一到,他就朝著星辰峰上走。

一路上各峰長老、執事一些有職位的,沒職位的,都想在程望面前刷點存在感。

程望這人性格脾氣也非常好,也一一回禮,他這人最大的缺點就是固執,一旦認定的事怎麼都得有始有終。

星辰峰下青匆早已經恭候多時,看著遠道而來的程老爺子,一臉笑容,待還有邊上一個聚靈峰的弟子,臉色有些不好看。這莫堯笑是準備跟聖子杠上了?雖然下面的人做事,他那個當峰主的人不好多說什麼。

可下面的人這麼明目張胆的搗亂,真說沒有莫堯笑在後面搗蛋,任誰都不信。

「見過程大長老。」青匆行禮道。

「哦,青姑娘啊,不知道你家聖子在那裡,怎麼沒有見到他人?」程望樂呵呵的問,他一身白色素衣,看上去有點道骨仙風的味道。

「聖子在峰上恭候多時,特地等著程大長老上去。」

「哦?青匆姑娘,你這話就不對了。咱們玄天門好不容易出一個,能在弱冠之年煉上品丹藥的丹師,不讓我輩弟子瞻仰,立為楷模,這說不過去吧。」聚靈峰那弟子不陰不陽的說。

周圍一些跟著程望來的門內長老、執事都紛紛點頭,有幾個弟子更是出言說道。

「是啊!聖子大人可是百聞難得一見,可憐我入門幾年都沒見到聖子。」

「可不是嗎?平時就看到慕容大師兄,這位星辰峰上的聖子都沒見過。讓我輩弟子見過,以後遇到其他門派的同門,也好吹噓吹噓。」

lixiangguo

「如果只是他們,我有十成把握,不過我總有一種感覺,事情恐怕沒有這麼簡單。」葉晨風深邃的眸子,不斷地掃視著冰宮,蛇谷一方,傳音道。

Previous article

蘇顏咬了咬紅唇,說:「我自認為自己不是那樣的南宮羽對手,除非我也踏入天御境,締結劍心,但是來不及了,我都還沒有服下七靈雪月蓮呢,你呢……」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