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老乘警搖了搖頭:「不可能,他們還是很講規矩的…」

冷斯諾嗤了一聲沒接話…

就在這時,乘警室的門再次被踹開了…

「打劫,不許動!」

冷斯諾:「…」

老乘警:「…」臉好疼!

更讓他們意外的是,這些人似乎並不是和地上的毛賊是一夥的,一個個打扮的嚴嚴實實,不僅有槍,還是狠先進的…

「你們是誰?」

「你們知道這是哪嗎?」

「砰!」

為首的開槍了,子彈擦著老乘警的胳膊飛過,打在了啤酒瓶上,酒瓶隨之爆炸,半瓶液體四濺開來,冷斯諾臉上的笑容僵了一分。

「你…你你們…」

「這輛車都被我們控制了,你說我們知不知道這是哪?」為首的人猙獰的笑了起來,掃了一眼旁邊的冷斯諾,他淡漠的將槍對準了冷斯諾的腦門:「要錢還是要命?」

「自然是要命…」

冷斯諾彎了彎唇,兩隻手往自己的兜里摸去…

看著他的動作,那劫匪也沒放鬆,依舊舉著槍…

然而…

並沒有什麼卵用…

只見冷斯諾只是笑了笑,剛剛還囂張的人直挺挺的便倒了下去。

「二哥…」

「二哥你怎麼了?」

劫匪們亂做一團,似乎感情還很好,幾個人立刻圍了上去。

「臭小子,你對我們大哥幹了什麼?為什麼他會暈倒?」

「暈倒?」

冷斯諾搖了搖頭,彎起嘴角笑道:「不…他是死了…」

眾劫匪:「!!!」

不等他們反應過來,冷斯諾已經動了,不到20秒,三個人的手臂都被卸了下來,武器也都被丟給了蘇啟。

蘇啟:「???」

冷斯諾:「拿著賣錢。」

蘇啟:「(ω)」

眾乘警:「…」到底誰才是劫匪,他們真的沒發錯獎狀嗎?

不等他們深思,冷斯諾已經走到了其中一個劫匪面前,一伸手,把面罩拉了下來,隨即,他樂了。

「竟然還是個女的。」

「女的怎麼了?女的吃你家大米了!」女劫匪憤怒的瞪著眼睛,嫌棄的往後縮著,這男人好醜!

冷斯諾挑了挑眉,淡漠的捏起她的下巴:「不怎麼。小爺我可沒什麼不打女人的毛病,說,你們其他人呢?你們的目的是什麼?」

「我憑什麼告訴你!有種你就殺了我啊!」

「哦…好的…」

冷斯諾捏著她的手指順勢下滑,不過兩秒,女人就在驚恐中結束了自己的生命…

「你呢?你說嗎?」

他挑了挑眉,頗有興緻的看向女人旁邊的人,露出了一個天(mo)使(gui)般的微笑。

。。。

五分鐘后。

冷斯諾拎著他的小獎狀,揣著他的茶杯帶著四個乘警和一瓶醬油(日常划水的蘇啟)往硬座的車廂走出去。

那些劫匪無一例外的都被他幹掉了。

理由是你們都給我熱心市民的獎勵了,我自然是要為民除害的,說的眾人都無言反駁。

甚至老乘警委婉的還提醒了一下他,這殺人是會留下自己指紋的。

然而…

當冷斯諾把自己的手給他看時,他果斷閉嘴了。

這真是個變態,竟然有人把自己手指的皮膚都給磨平了…

其實他還真的錯怪斯諾弟弟了,這不過就是黑網的傳統。

畢竟很多時候他們都遊離在法律的邊緣,而且乾的事情也都是隨時可能被別人惦記小命的。

這車是從呼市開過來的,兩個車頭。

現在用的那個正是在車尾…

在看到劫匪們槍時,冷斯諾已經料到了這事情不簡單,卻沒想到…

打開車廂門,一行人還是被眼前的景象驚呆了。

蕙質春蘭 零星的座位上,只剩下了幾個孩子在嗷嗷大哭。

至於他們的父母…

冷斯諾垂了垂眼瞼,很複雜。

「下一站是哪?」他冷不丁的問道。

老乘警愣了一下才回答,然而他看了一眼手錶時,他臉上的表情又凝固了。

「怎麼了?」

「按照時間表,我們應該停了2站了,可是…」

車卻並沒有停…

「走吧…」冷斯諾看了一眼還在苦惱的孩子,想了想便把幾個孩子都抱在一起,然後找了一件衣服蓋上。

「你這是…」

「你會看孩子嗎?不會就閉嘴。」

小乘警的臉青一陣白一陣,默默的低下了腦袋。

冷斯諾不是冷血,只是看這些孩童臉上淚痕,想必他們的父母已經死了有一段時間了,那些人倒是手下留德,沒有對孩子下手,但他現在也沒辦法奶孩子不是。

而且…

這些乘警手中的對講機已經成了廢品,唯一能聯繫到上面的就剩主控室的設備了。

火車已經兩站沒停了。為了不再生事端,冷斯諾沒有絲毫猶豫,帶著便穿過車廂往前走去。

一連幾節,情況都和剛才的一樣,只剩下孩童還活著。

偏偏是黑夜,那些血跡也都被黑暗所籠罩。

饒是幾個乘警膽子大,這會在看了那麼多屍體后,舉著手電筒的手也都開始不住顫抖…莫名的想要靠近冷斯諾。

冷斯諾的選擇也如出一轍,一邊將小孩匯聚在一起,一邊悄悄的給秦琛發了信息。

很快,秦琛的聲音穿過耳麥在他耳邊響起。

「需要我幫忙嗎?」

「暫時還不用,不過我想我可能需要嫂子身邊的人,我不會開這老式火車。」冷斯諾看著幾米開外唯一亮著燈光的地方,輕聲回答。

「好…我已經通知了軍方,你搞定了控制權和我說。」

「OK!」

微型耳麥戴在耳朵內部,冷斯諾清冷的聲音在寂靜的車廂里格外清晰。

老乘警看著他嘴角劃出的詭異微笑,竟莫名的心安起來。

「你們在這裡等我…我搞定了你們再進來。」

「您確定嗎?其實我們也是正規警校畢業的,也許能…」老乘警哆嗦著問道。

「就是因為你們是正規的,所以才不讓你們進來。」

眾乘警:「???」

冷斯諾邪魅一笑:「畫面太美,我怕刺激到你們。」

眾乘警:「…」

在他們驚恐的目光中,冷斯諾整個人已經貼到了房檐上。

待到人都藏好之後,他伸手砰的一下推開了門。

果然,門一開,槍聲也隨之響起。

一個戴著面具的劫匪看也不看對著視線範圍便是橫掃一通。

然而…

冷斯諾已經順著煙囪直接爬到了車頂,匍匐在了頂棚。

他從上往下看,車控室里東倒西歪有兩具屍體,正是老乘警的同事。

火車司機也只剩下了一位,哆哆嗦嗦的坐在方向盤前,獃滯的看著遠方。

劫匪比冷斯諾想象的還要人多…

竟然足足有十幾個,把狹小的操控室佔據的密不透風,而且他們手裡不僅有步槍,竟然還有狙擊這種重武。

要不是他們的面孔和膚色都是實打實的黃皮膚黑眼睛,冷斯諾都要以為他是碰到雇傭兵團伙了…

他們的武器太多,而他只是出來抓賊的,除了防彈衣和隨身的武器外什麼也沒帶…

想起自己剛剛拒絕了秦琛幫忙的提議,斯諾弟弟陷入了進退兩難地步。

他是浪,但卻是不傻。

這種衝進去就是傷敵一千自損八百的節奏。

就在這時,忽然一個黢黑的洞口對上了他的眼睛。

來不及反應,冷斯諾便被人拽開了。

回頭。

他對上了一張笑面如花的臉。

「欠我一條命,記得還哦!」 大概是運氣當真不好。

斯諾弟弟剛睡了不到3小時,就被蘇啟喊了起來。

看著沙發上坐著的老頭,冷斯諾的火就蹭蹭往上冒。

鳳臨都市之無敵嬌妻 「你不要告訴我,你叫我起來是個他有關!」

將臣 蘇啟一怔,緩了幾秒解釋道。

「是他有關,不過不是你想的那樣…」

「嗯?」

就在這時,龍衍一行人從外面走了進來。

原來在斯諾弟弟睡覺的時間,蘇啟和賊王聊了會天,才得知這老頭竟然知道羊皮卷的事情。

不過他所知曉的和嬈嬈他們打探到並不是一個版本。

賊王苗六當真是千門內門的弟子,正八經的拜師上了族譜的。

這千門一門通千門,除了必備的口活,手活,這苗六還有個愛好,就是盜墓。

當然,盜墓也是有規矩的,外行看熱鬧,內行瞧門道。

他也是無意間聽說了呼市郊外的大青山下有著一座古墓,而且還是公主墳。

要知道當年王昭君和親時,帶去了不少的好東西…

雖然有昭君陵,但古人的智慧比起現代也差不了多少,所以這老頭和幾個人一合計,就下去了…

奈何他們還沒找到入口,就被林子有毒的瘴氣給逼了回來,甚至有幾個人當場斃命,還是他跑的快,這才撿了一條命。

不過打那之後,這賊王就不摻和江湖事了,撿了幾個流浪孩子當徒弟,沒想到,這些人還沒出師…

lixiangguo

四百多神王一個個的被氣得面色通紅,咬牙切齒。

Previous article

端木千楊和其餘田家之人也第一時間與另外五階『幽靈』纏在一起。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