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翻看之後,江守雖然覺得自己已經有了風華絕代,但還是收起了奪身決。

「風華絕代只能施展一刀,而奪身決增幅到三倍威能的秘武卻能堅持十個呼吸,對我來說也是很強大的助力了。」

混極經只能讓血雨腥風增加到18重勁,維持百個呼吸,血身決卻是暴增到27重勁,十個呼吸!

這在不同的時候,的確能發揮截然不同的作用。

當然,最關鍵是江守有不死之身,別人用一次去了九成九性命,運氣好能活過來,運氣不好直接死了,這就是搏命時的絕殺秘武,但對江守來說他卻可以一次次使用。

……………………

「江守,你這麼快就選好了?」

「恩。」

「呵呵,那就行,不過先等一下吧,斐然他們還沒選擇完畢。」

……

半個時辰后,等江守帶著三卷刻錄好的完整典籍走出典藏閣,不遠處偏殿中的蘇聖也很快笑著看來,江守走過去恭敬的回應,一側萊承易也多看了江守幾眼,不過沒人問他到底選的什麼,沒必要。

隨後蘇聖依舊坐在偏殿里品著靈釀和萊承易說笑。江守只是靜靜站著等待,等了幾株香時間,韋良和駱斐然等人才紛紛走出。這時萊承易才笑著起身招呼,招呼下眾人又離開典藏閣走向器藏閣。

但江守卻可以感覺得出。萊承易雖然表面上一片平靜,一直在說笑,實際上對方的注意力經常都飄落到江守身上……

「這就是器藏閣,裡面已經有人在選擇寶器了!」等到了器藏閣之前,江守才發現這裡用殿才形容更貼切些。

器藏閣只有一層,卻是一棟高約數百米的宏偉大典,等踏步走入殿中,接連大地的地面是正常的石地。但一抬頭你看到的竟好似一片茫茫星空,根本看不到殿宇頂部在那裡,虛空中或高或矮的地方,一道道流光異彩的寶器或大或小,游弋在虛空中散發著動人的光澤。

「我萊氏的器藏閣,蘇聖應該也有些了解,這是最擅長陣法的先祖們布下的大陣,選取寶器只能看個人實力,而這裡的規則就是越向上你所受到的壓迫感越強,而最強大的寶器也在最高的位置。」

萊承易解釋中。這殿宇里都不知不覺聚集起了多名萊氏族人,包括萊興陽這當代過國王,以及萊茗蘿等等。很多人的視線都停留在江守身上,如臨大敵。

江守則看著正在上方懸浮的一道身影,那人江守也有些眼熟,是顧氏第一天才顧向寬,在離地近千米高的位置身子搖搖晃晃,似乎站穩都有些困難,行動起來也是極為緩慢笨拙,哪怕他已經是運轉神通在嘗試,可他身側飛遁過去的道道寶光卻極為迅疾。就算有的寶光很慢,等他剛一伸手去抓。那寶光嗖的一下就猶如游魚一樣閃躲開,重新消失。


「千米高之地已經很難了。當初復歡也只是在九百米高的高空抓去了一把聖劍。」

萊氏頒布的告令里,只有天脈榜前十才能在這裡任意抓取一件寶器,顧氏顧向寬,是以前的天脈榜第七人,就是江守上榜之前,萊復歡沒死時。

現在就不好說了,萊復歡萊復興等人全死,還蹦出來幾個化名的一路崛起,如今的萊國天脈榜的確很亂。

江守只是靜靜看顧向寬動手,那位嘗試了幾次后才頹然一嘆,快速下降一百米,繼續嘗試,然後繼續下降……最終在八百多米高的高空抓取了一把寶器,卻是一件防衛自身的聖器級甲衣。

「江師弟,去吧,給我們博個好彩頭!」

……

顧向寬下來后才發現蘇聖和江守等人,頓時嚇了一跳,駱斐然則笑著看向江守,其他人也都是關注看來,江守也笑著點頭,而後運轉身法就飛身之上。


最好的寶器都在最高的地方?

一路飛遁中剛一離地十幾米江守就感覺到了壓力,但那種壓力對他可以忽略,一路向上,差不多千米高的位置,江守才感覺到這壓力有了點味道,但對他依舊影響不大。

江守沒有再急著向上,而是站在千米高位置觀看起來。

之前在下方,因為每一段高空都有寶器游弋,彼此光芒遮掩之中他也看不清楚太高處的情況,如今他才發現這大殿千米高處就是一個分水嶺。

*百米位置至少來回穿梭數百寶光,一千米高只有幾十件,再向上直到一千五百米高,整個空間只有十幾件而已。

逐漸上揚中,一千五百米至近三千米高空,只有三件,而三千米之上高空還有一道光芒並不亮眼,卻猶如神邸俯視眾生一般,靜靜漂在虛空。

「最高的那件竟然在三千米之上,萊復歡之流只能抵達九百多米高……那道光芒難道真是神器?」江守在發現那俯視眾生的光芒后,眼也微微亮了起來,神器,蘇聖都沒有的!

而在仇敵的老窩裡若是把對方震族的神器取走,那感覺似乎也會不錯的。 「這個變態,一千米高的位置好像沒什麼影響啊。」

「該死,復歡當年九百多米才能……這小子太怪物了,站在一千米高的位置輕鬆自若,差距太大了!」

「他已經盯上了我萊氏唯一的完好神器了么?」

…………

江守站在千米高空放眼四望,鎖定最高處的寶光時,下方萊承易卻是各個心驚肉跳,都在彼此傳音低罵。

這大殿中千米高至一千五百米,已經是萊氏最好最頂尖的聖器,十幾件而已,但如今萊氏內能拿到那個檔次的幾乎都……幾十年來只有萊承易一個人從那個檔次取走過至寶,萊復歡萊茗蘿都不行。

一千五百米至三千米高空,只有三件遊動寶光,那是一件完好的偽神器,還有兩件破損的真神器,但那個檔次根本沒人能抵達。

三千米之上是萊氏僅有的完好神器!

如今萊承易手中那個破損的回光鏡,也不是眼前一代人靠實力取出來的,而是上一任武聖死之前沒有放入這器藏閣。

說的也是,萊氏有的長輩會設置器藏閣這種被萊承易認為坑子孫的,還會在死前把最好的寶器送進去,但也有部分長輩會直接把手中好東西傳給子孫,那都是看每個人的性格的。一直在擔心江守會不會取走那唯一的震族神器,現在看到對方已經鎖定了目標,所有人的臉色都很難看。

臉色難看中江守倒是動了,再次運轉神通呼嘯而起,一口氣直接飛躍千米,抵達兩千米高度,下方本就在擔心的人群全都直抽一口冷氣。

尤其是兩千米高度時,江守竟似乎還沒怎麼受太大影響,至少身軀靈動程度要比之前的顧向寬好得多。這也看的萊承易差點淚流滿面。

這裡的格局可不是兩千米高度重壓只比一千米多一倍啊,而是從一千米抵達一千一百米,差不多就翻一倍……

兩千米位置已經有一件遊動的寶光,根據族譜記載,那就是一件完好的偽神器。

江守又動了。

在下方眾人心思翻滾時又一口氣直衝五百米,萊承易直接看的身子都晃了下,他就算現在是武聖,在這裡還是最多榮登一千五百米不到。

年紀越大,受到的限制就越大。

而兩千五百米高的位置是一件遊動的破損神器,再向上兩千八百米。又是另一件破損神器。唰唰唰,等江守再次發力攀升到三千米位置時,已經有一個萊氏長老不忍在旁觀,捂著胸口低著頭向外走去。

萊承易等人則看的目茲欲裂,唯一讓人輕鬆些的就是到三千米高時,江守的身法看上去也大受影響,已經變得搖搖欲墜。

「撐不住了?唯一神器在三千三百米高,他距離那裡還有三百米,而再向上三百米的話……那壓迫就更大許多倍了。他應該沒能力拿走的。」

等萊承易心下剛閃過一個念頭,就突然又瞪直了眼,因為江守身影突然一閃,黑光一閃而上抵達三千三百米那懶洋洋的寶光附近。探手直抓,剎那后江守才一手抓空,張口吐了口熱血,身子也轟然墜落。墜落到三千米高位置。

那躲開的寶光卻又到了橫向幾十米外懶洋洋漂浮。

確認江守沒有抓住,萊承易才長舒了一口氣,但隨後還是在心中破口大罵。差一點,他竟然只差一點就抓取到了?這簡直太坑了啊。

他是在罵,卻根本沒注意到站在他身側的萊茗蘿,一雙性感明媚的美眸中漸漸多出了一絲異樣神采。本就對江守這奇迹充滿興趣,想著把他迷倒在自己裙下才能讓她更有成就感,但之前因為萊復歡是死在他手裡,這些興趣她只能壓下,不得不按照家族的命令行事,結果天脈榜一戰,江守的兇殘差點沒把她嚇死,但那種強大,對於她來說也絕對有著驚人的衝擊力和吸引力。

如今這萊氏器藏閣,無疑又是另一種無法形容的衝擊。

她是在萊氏長大的,親眼見過無數萊氏天才在這裡取寶,但以往不管再天才的,天才如她身側的爺爺萊承易都只能止步一千多米,現在看到江守這種妖孽表現,她都覺得心裡有些發酥發癢。

沒有多次嘗試過的人,根本不可能理解在你逐漸上升中,所受到的重壓有多恐怖,因為她多次嘗試過才更明白那種感覺。

而她的極限也和萊復歡差不多,只是九百多米而已。

「這個怪物,如果不是殺復歡的兇手的就好了,不然本公主出馬,必然把你耍的團團轉,任我擺布。」

「唰!」

就在下方人群心思各異中,上方江守又一閃身,再次出現在了那神器身側攤手抓取,結果還是差之毫厘,又被那神器悄然躲過,江守則又吐了口熱血墜落。

「我已經催動了混極經,催動了神級血雨腥風,爆發最強肉身力量以刀勢逼近抓取,竟然接連失敗兩次……而且看起來那傢伙躲得其實很輕鬆,每每都是在我只差毫釐抓上時才動身逃竄,這都不行。」

絕刀經早已修鍊到神經,江守不用刀也可以施展出刀意刀勢,因為三千米的重壓已經壓迫的他搖搖欲墜,再向上根本不用想,正常手段根本上不去,他才在這裡穩住身子后暴起發難,但他還是沒想到難度這麼大。

他的十八重勁爆發后一路的衝殺力度有多迅猛已經經過無數次驗證了,竟然都拿那寶光沒辦法?這萊氏內的器藏閣還真不是一般的變態。

根本沒心思理會下面觀看的人群有什麼反應,江守試探著放出冰極體的極冰氣息,結果剛一離體就被左右恐怖的重壓轟成虛無,火極體也是如此,但等重力極限體控制的重力出現,那重力變遷卻毫無阻隔沒入虛空。

江守頓時大喜,狂喜!

「看來我這第三種極限體選擇重力體,太正確了。第一次能靠著重力搶走土系靈胎果,第二次能擊敗許敬懷,這一次,說不定還要靠它!」

狂喜中江守才又一咬牙,運轉血雨腥風刀勢一撲而上,刷的一聲,在快速接近中,距離那寶光還有幾米,寶光也依舊是懶洋洋並無動靜時,江守的重力壓迫才脫籠而出。就是出現那一瞬間他的手掌也到了寶光身側,幾乎就要貼上的位置。

而寶光則靈動一閃,可這一閃卻猛地被乍現的重力壓制,拖累得寶光也出現了一絲停頓,這一絲停頓,足夠了!

啪的一聲,江守穩穩把寶光抓在手心,剎那間那光滑就消散殆盡,顯露出一桿青黑色猶如鋪滿鱗甲似的槍身。這是一桿兩米長的長槍,槍桿一片片細小鱗片猶如妖獸脊背,一根槍頭卻是通體血紅,看一眼就讓人不寒而慄。給人一種毛骨悚然的可怖感。

抓在手裡,江守的感覺也仿若抓著一條滑動的大蛇。

但不管如何他抓到了!!

哪怕抓到時他又受到三千三百多米高處的恐怖重壓壓迫,壓得他張口噴出一道血箭,但江守卻是抓著長槍掉落向下的。

抓著長槍掉落。江守才放聲大笑,他的笑聲下下方人群反應……

「這小子,竟然拼著受傷也要抓取最上方的寶器。我都不知道該怎麼說他了,太貪心了,大長老見諒。」下方人群萊氏眾人幾乎每個人臉色都像是死了爹娘一樣難看,也只有萊茗蘿在壓抑的臉色中,美眸里又閃爍著更閃耀的異芒,蘇聖則大聲開口笑罵。

萊承易很艱難很艱難的才擠出一個笑臉回應。

要不要殺了江守奪回神器?這可是萊氏唯一的完好神器啊!但他對全國告令天脈榜前十每人選取一件寶器,任選……

現在若殺了江守,萊氏才挽回來的聲望必然徹底喪盡。

更大的問題是就算他想動手,能殺的了么?蘇聖這老不死的就在身邊,就算這是萊氏大本營,多得是各種陣法殺陣,但蘇老怪也是最擅長陣法一道的。

若殺不掉被對方逃掉,事情宣揚出去萊氏顏面掃地不說,還沒得到好處,就更讓人心碎了。

「多謝萊聖美意,不是萊聖照顧武道晚輩,江某還真不可能得到如此至寶!」就在萊承易心在滴血時,江守才抓著長槍落地,對萊承易行了一大禮。

萊承易……

狼上知道這時候應該笑著鼓勵寬慰一下,但他真的笑不出來,他媽的,他怎麼可能笑的出來?這小子最初兩次次次失敗,看上去這神器還躲閃的並不難,躲掉后依舊懶洋洋的,就說明它沒出全力,為什麼第三次一下就成功了?他還有沒有極限了?

這小子的實力難道沒有上限么?

「大長老,這桿槍不簡單啊,不知道叫什麼名字?」蘇聖卻在這時大笑。

「槍名血鱗,功效極為霸道,最終以力破敵,使用者有多大力量,它就能揮發出相應的重量,更獨特的是,使用者一旦用血鱗誅殺強者,不管是妖獸還是人類武者,都會汲取目標部分的肉身力量,這些力量還會通過緩慢的方式滋養使用者,使其肉身力量不斷暴增,這,是我萊氏內唯一一件完好神器。」

萊承易深吸一口氣,開出說出來的話讓整個大殿都是一片死寂,哪怕蘇聖看著血鱗時,都激動的屏住了呼吸。

這還是槍么?這就是神器的功效么?江守本來就是一個超級變態的傢伙,神力強的無法理喻,如再用血鱗不斷獵殺目標,肉身力量還會一直穩步增長?那他最終還會是人么?

江守也抓著血鱗一臉激動,殺人汲取對方的力量壯大自己,太邪惡了,那種心理影響讓人很難跨過去,但殺妖獸沒問題啊。

激動中他卻沒注意到萊承易眼中閃過一絲冷笑,他剛才的解說沒錯,因為這些即便不解釋,江守使用起來也會感受的到,但他卻沒說完整,通過血鱗汲取被殺目標的力量來壯大自身時,會給使用者帶去無窮的殺戮慾望,那種慾望比血落原的血煞之氣還恐怖,而且無法用一般的手段壓制,只能靠意志力去鬥爭,你殺的生命越多越上癮,最終……

這把血鱗本就是一把充滿陰森恐怖氣息的邪惡神器,萊氏曾執掌血鱗的老祖活著的時候都不敢怎麼用這玩意,能不用就不用。

除非領悟殺戮領域,或者殺戮法則的存在才能肆無忌憚使用這血鱗吧,說不定這血鱗本就是那樣的存在煉製的,但那種特殊力量又有幾個人能領悟? 「蘇聖,這就是我萊氏的葯藏府!」

又一段時間后,江守、蘇聖、韋良以及王世亮等人又被萊承易帶領著抵達了另一座莊園,這是位於內皇城中的莊園式建築。

萊氏葯藏府種植培育各種寶葯,在萊承易的告令中就是天脈榜前三可每人任選一株寶葯,天脈榜前三也就是江守、韋良、王世亮了,王世亮是蘇聖第四弟子,以前的天脈榜第二。

天脈榜前十任選寶器,前三任選寶葯,看起來似乎寶葯比寶器典籍更貴重的多?這就要看你怎麼理解了,這是神話時代之後的世界,神話時代各種寶物多不勝數,你說是當年的聖器神器容易流傳下來,還是寶葯容易流傳下來?


聖器神器千萬年不朽,寶葯成熟后若無人採摘快了幾天慢了幾年就會凋零敗落的。

就是從新培育寶葯,一株寶葯生長時限也動輒幾年幾十年或者上百年……

所以若從多個角度分析,接近成熟或成熟的寶葯的確比一般典籍、寶器貴重。

抵達葯藏府後,江守看到的就是一片鋪滿銀色土壤的龐大葯園,裡面各種寶葯林立起伏,無數寶葯吸附著大量靈氣翻滾波動,給人一種極為壯觀澎湃的炙熱感。這地方數百里長寬,一些極品寶葯一株就能佔據數百米之地,微弱些的也是間隔數十米,江守踏步走入葯園,後方蘇聖卻笑道,「江守,這寶葯園裡你可不能在貪心了,隨便找一株就算了。」

江守差點笑噴,他深切懷疑這句話不是對他說的,而是對一直靠著空間能力隱藏在他們身側的吞天獸說的,吞天獸那種靈獸靈智超凡,的確是聽得懂人類語言的。

為眼前龐大的寶葯園默哀了一下。江守才沿著葯園中央一條通道行走了下去,他身上還有蘇聖的一件破損神器,那是一個丹爐,可以分辨極品寶葯的方位地點,若是有極品寶葯在附近,這神器會直接震顫。

寶葯越珍稀越名貴,那麼神器震顫的幅度就越大。


即便江守的武道常識還很有限,也可以靠著身上神器的感應去辨別。

一路走出數里,沿途經過一株株賣相或華麗或奇詭的寶葯身側,雖然看上去這些寶葯也都很不凡。但他身上的丹爐一次都沒震動。

又走出數里,江守收起來的丹爐突然就震顫了一下,隨後感應一番,江守才看向身側,他身側是一株冰系寶葯佔地數十米,另一株水系寶葯佔地數百米,周邊都是小池塘似的,但神器感應出的地點指向卻不是那冰系和水系寶葯,而是兩株藥物之間。那個地點是空的!

「這裡原本也有一株寶葯。被萊氏遮掩了起來,若沒有這神器的感應指引,我還真是不可能發現的了。」詫異后江守再次起步,剛才只是一震而已。而據蘇聖轉述許聖的話,他這破損的丹爐最強是九震。

七品和七品寶葯若是不同種類功效,價值一樣有很大差異,八品九品也是如此。更別提聖葯之上還有神葯!

江守手裡的僅有過的三株九品聖葯,一個是冰河露語能打造一個不敗戰神、一個是活死人肉白骨,施展燃命武技后也能救回來。另一個卻是一樹三果,每果延壽十年。

這樣的寶葯價值差別是極大的,也看每個人所需的不同而有著新的價值。

江守不知道那神器丹爐是如何劃分定位一株寶葯的價值的,這一點就是許聖本身都不知道,許聖也只是得來的前人遺寶而已。

江守能確定這東西遇到最好的極品寶葯時,能一次連綿震顫九次就行了。

許聖也是得到神器丹爐時,從記載上得知這最高九震,至於他本人一輩子研究丹道,遇到過的各種寶葯不計其數,但丹爐在他手中最多四震,江守那株冰河露語拿去給許聖煉丹時,丹爐遇到冰河露語只是兩震。

江守也拿到丹爐時試驗了下自己手中那株延壽的寶葯,結果也是兩震。

「被萊氏遮掩起來的寶葯肯定不止這一株,我能光明正大拿走的也只有一株,一震也肯定不是上限。」

踏步走開后江守是遊覽性質的一步步行走,在他身後的萊承易等人卻鬆了一口氣,看江守沒有絲毫異樣的表現來推斷,這小子應該沒發現之前被遮掩起來的那株寶葯,那就行了。

至於蘇聖,萊氏也不怕,蘇聖雖然最擅長陣法,他們遮掩起最貴重的寶葯也是靠陣法,但葯藏府周邊本就有無數陣法加持呵護眾多寶葯,到處都是陣力波動,蘇聖再擅長陣法也不可能推斷的出來。

不是有這底氣他們也不會對外頒布那種高令。

「一震,還是一震。」



lixiangguo

那次我本不想去的,可是骷髏二號….額..二號是我寢室的二號牀,簡稱骷髏二號!

Previous article

「天鬼宗圍堵攬月樓!」焰眼底笑意滿滿,他敢打包票主人聽了一定會去。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