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羅毅略有些不自在地推了下眼鏡。

就在不久之前,他見證了夜司爵看了下君皓軒忽然亮起來的手機,然後就直接把簡訊刪掉,並且告誡他不要告訴君皓軒,緊接著人就消失了。

以他對夜司爵的了解,夜司爵十有八九是找慕夏去了。

但眼下君皓軒這麼問,他頓時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君皓軒。

左右都是兄弟,幫誰都是背叛另一個。

羅毅想了想,索性說:「不知道,你自己問他去。」

然而君皓軒拿起手機后又放了下去,轉而拿起面前的特調酒喝了一口,道:「算了,不問,這小子腦子裡只有公事,肯定忙公司的事去了。說起來,秦燃風才叫奇怪。本來答應我們來喝酒,聽說阿夜也來,直接就說身體不舒服不來了。你說,他們兩個該不是鬧什麼彆扭了吧?」

羅毅搖搖頭,表示自己不清楚。。 「問題是我感覺我比張之心合適吧!」劉天閣說道,「還有就是,為什麼要留著姓楊的!」

「現在對面把喬丹換下去了,換上的是德雷克斯勒,我當然也要對應換人啊,天閣,不要著急,好鋼要用到刀刃上嘛!」崔麥香拍了拍劉天閣的肩膀說道。

「額……我總感覺你這句話在逗我玩,現在小前鋒的位置他們換上了拉里.伯德,你怎麼不換姓楊的下來?」劉天閣用一種懷疑的語氣說道。

「哈哈哈,我自有安排。」崔麥香大笑著說道。

劉天閣白了崔麥香一眼,沒有再說什麼。

「小子,我讓你看看,我是怎麼打球的,都多大了,還得讓我帶你。」展御瞪著楊紫楓說道。

「切,什麼話,對方很厲害的。」楊紫楓說道。

「我觀這些人,有如插標賣首爾!」展御不屑地說道。

「哎呦卧槽!」

「這他么大話說的,哎呦我去!」

「這是我這個世紀聽過的最大的大話了!」

「我擦,這個b裝的,猝不及防啊!」

……

所有中國隊的隊員全都用一種無奈加鄙視的語氣看著展御說道。

「前有展御後有劉天閣,咱們隊伍不敢說戰鬥力第一,裝比絕對能上天。」于飛說道。

「唉,真是受不了他們兩個,就不能改改。」楊紫楓無奈地說道。

「嘟!」裁判吹響了比賽繼續的哨聲,雙方的球員此時回到了球場上,美國隊的陣容現在是中鋒尤因、大前鋒巴克利、小前鋒拉里伯德、得分後衛德雷克斯勒、控球後衛魔術師約翰遜。

「中國隊換人了。」魔術師約翰遜說道。

「換個這麼小的陣容,難道他們認輸了?」尤因奇怪地說道。

「搞什麼鬼?他們怎麼換上一個小陣容。」場邊的穆林奇怪地說道。

「哼,八成是認輸了吧,認識到了我們之間的差距,所以現在想鍛煉一下隊伍。」喬丹笑著說道。

「沒想到他們的戰鬥意志這麼薄弱,真是無聊地很啊!」皮蓬打了個哈欠說道。

中國隊進攻,徐寧把球發到展御的手裡,展御帶球過半場。

展御帶著球準備過半場,魔術師約翰遜再次協防了過來。

「小子,你這麼小的個子,能過半場嗎?」魔術師約翰遜看著展御說道。

「哼,別人不知道,但是過你富餘!」展御說完,一個花式運球直接過掉了貼防他的約翰遜。

「哇,展御的運球技巧真好,看上去比我厲害多了。」王拓看著場上的展御說道。

「拓,話不能這麼說,他運球好,是因為他後天對自己的要求近乎於地獄一般的嚴格,所以他的球技大多數都是後天形成的,自然要熟練一些。」崔麥香說道。

「香妹妹,你這話的意思就是展御的天賦要比王拓差遠了是嗎?」花林間捋著自己的頭髮笑著說道。

崔麥香點了點頭,說道:「但是很多時候,後天刻苦訓練出來的東西在賽場上要比天賦高而得來的東西有效。」

「哦?是嗎,比方說什麼?」關飛旭問道。

「比方說失誤率。」崔麥香笑著說道。

所有人都點了點頭,崔麥香說的沒錯,展御確實是整個球隊失誤率最低的人,于飛和王拓雖然能夠在一定的時間內打出進攻高潮,但是他們兩個人失誤率要遠遠大於展御,而且展御還有他們兩個人沒有的另外一大優勢,那就是投籃超准,而且出手速度非常快。

展御帶著球來到了前場。

「哼,一點壓力都沒有,真不知道王拓那小子是怎麼搞的,這麼輕鬆的事情,竟然還搞得那麼麻煩。」展御心裡有些不滿地說道。

「拓,我猜展御此時在心裡肯定在罵你。」于飛這時說道。

「呵呵,沒有關係,他罵我是應該的,我確實沒做好準備。」王拓笑著說道。

「唉,你這脾氣。」于飛無奈地搖了搖頭。

展御在場上做出了掩護的手勢,內線楊雨佳急忙跑出來給展御做掩護。於此同時,站在三分線右側60度位置的張之心,這個時候溜底線,從籃下跑向三分線左側的底角位置,楊紫楓在籃下幫助張之心擋住了跟著他的德雷克斯勒,巴克利急忙和德雷克斯勒換防,去追張之心。

展御運球向右做了一個變向,看樣子是要突到籃下,和約翰遜換防的尤因急忙往籃下的方向移動兩步,然而這個時候,就見展御突然向右側一跳,跳到了三分線外,當他的腳剛站到三分線外的時候,抬手把球投了出去。

「什麼,出手這麼快!」尤因驚訝地說道,他本來想防上來,但是沒有想到展御的出手速度實在是快到嚇人。

「唰!」球飛進了籃筐。

24:37,比分追到了13分。

「哼,這有何難?」展御不屑地說道。

「卧槽,展御上來就進,都不帶調的啊!」張林鐵大聲說道。

「他這一球的動作一氣呵成,絲毫不拖泥帶水,看樣子很有自信啊!」關飛旭說道。

「飛旭,你知道為什麼他後來的球技超過你了嗎?」崔麥香說道。

「你說他的球技超過我了?」關飛旭看著崔麥香說道。

「至少現在要稍微比你強一些。」崔麥香點了點說道。

「為什麼?」關飛旭說道。

「因為他的心裡沒有疑惑,無論做什麼事情,他都有相應的計劃,從來不會慌亂。」崔麥香說道。

「這個我不太懂了,你的意思是,我的心裡有疑惑?」關飛旭說道。

「崔麥香點了點頭說道:「或許,你該好好問問你自己。」

關飛旭沒有再說話,因為崔麥香說的話,正中他的心事。

魔術師帶著球來到了前場,這時就見所有中國隊的隊員除了徐寧緊緊地頂著伯德以外,剩下的四個人全都收縮在禁區的周圍,看樣子是要阻止對手在內線得分,展御那個時候放了他差不多有兩米左右,那樣子就是認定他的遠投不行。

「好吧,既然你們認為我的遠投不行,我就讓你們看看。」魔術師約翰遜心裡想道。

只見魔術師約翰遜站在三分線外把球投了出去。

這一球的弧度很高。

「看樣子這球應該不會進……」楊雨佳心裡說道,他拚命地在籃下頂著身後的尤因,想要抓下這個籃板。

但是這個時候就聽到「當……唰!」的一聲,球打板入筐!24:40。

「卧槽,這樣都能進啊!」于飛無奈地說道。

「我說麥子,你布置的這是什麼防守策略,直接給對手送分嘛這不是!」張林鐵也說道。

場上的展御這個時候對崔麥香做了一個手勢,意思是問崔麥香要不要改變防守策略?

崔麥香搖了搖頭,防守策略不變。

「這樣真的好嗎?麥香,對方可是夢之隊的球員,應該說算是這個地球上最厲害的球員,你用這種方法放空他們,簡直就是送給他們分數。」趙正說道。

「這才一個球而已,你們不用這麼緊張,如果這個戰術不行的話,打上幾個回合以後再換不就行了。」崔麥香笑著說道。

「開什麼玩笑?籃球賽場上有時候一個球就能左右比賽的勝負。」劉天閣說道。

「你們不要擔心,這場比賽是由我來指揮的,你們所有人都按照我的吩咐去做就可以了,我們贏下這場比賽的概率至少有七成,你們不要有太大的壓力。」崔麥香說道。

「麥子,你該不會被裝波劉還有野貓展御給傳染了吧,怎麼也說起這種不靠譜的話來了。」于飛無語地說道。

「野貓展御……哈哈哈哈哈……你這個綽號取得不錯。」崔麥香捂著嘴笑著說道。

「小子,你取綽號挺有天賦的嘛。」趙正也笑著說道。

「那當然了,你看著啊,裝波劉,娘娘腔,沒心沒肺兄,變態,鐵林!」于飛分別指著劉天閣、花林間、王拓、關飛旭和張林鐵說道。

「草,你才是變態!」關飛旭指著于飛大聲罵道。

「老子叫張林鐵,不是鐵林!你妹的!」張林鐵也不滿地說道。

此時就聽到「唰」的一聲,展御再次迎著尤因投進了三分球。

27:40,分差又來到了13分。

「尤因,你搞什麼鬼啊?往前再走一點啊!」巴克利有些不滿地說道。

「我也沒想到這小子三分球這麼准,我的腳步有點跟不上。」尤因說道。

「你還是不是美國隊的一員,還是不是夢之隊的成員?」巴克利說道。

「用不著你來提醒我。」尤因不滿地說道。

「好了,別說話了,該進攻了!」魔術師約翰遜說道。

巴克利和尤因這才沒有說什麼,兩個人都向前場跑去。

魔術師約翰遜帶著球來到了前場,這次中國隊的防守陣型依舊是之前的收縮陣型,徐寧盯住拉里伯德,其他人全都收縮陣型,站在油漆區周圍,那個時代的防守沒有3秒,所以防守者可以肆無忌憚地站在籃下。

「可惡啊,又放空我,這些傢伙竟然如此的小看我,好,既然這樣……」約翰遜這時再次站在三分線外把球投了出去。

「我就不信你這次還能進。」展御回頭看著籃筐心裡說道。

魔術師約翰遜這球一投出去,站在油漆區的四個中國人全都收縮到籃下,既然高度不如對手,那就在籃下以數量來爭籃板球。

楊雨佳和楊紫楓盡量用身體貼著尤因和巴克利,然後展御和張之心跳起來搶籃板。

籃板被展御搶到,展御帶著球飛快地向前場推進。

美國隊的隊員們瞬間全都退回了自己的半場,展御運球過了中線,向前走了兩步之後,突然在離三分線兩米的位置把球投了出去。

「什麼?這是怎麼打球的?」魔術師約翰遜心裡說道。

「唰!」球落進了籃筐。

展御伸出三根手指,然後向後退去。

30:40,分差來到了10分。

「哼,真不知道有什麼難打的,王拓劉天閣你們這幫廢物!」展御在心裡罵道。

「啊嚏!」王拓和劉天閣同時打了個噴嚏。

「搞什麼,籃球能這麼打嗎?」查克戴利驚訝地說道。

「這個新上來的小個子還真是有點本事,沒想到竟然是個神投手。」皮蓬看著場上的展御說道。

「嗨,穆林,你覺得他的投籃和你的投籃,哪個好一些?」喬丹這時問克里斯穆林。

「我認為我應該要比他強一些,他這些運氣的成分很高。」克里斯.穆林說道。

「你說他這是運氣?」斯托克頓指著展御說道。

「這麼遠都能投進,難道不是運氣?」克里斯穆林說道。

「當然不是,他連續投進了三個球,怎麼可能是運氣!」斯托克頓搖了搖頭說道。

魔術師約翰遜帶著球來到前場以後,再次把球投了出去,展御象徵性地上來防守一下,便跑了回去。

「當!」球再次砸在了籃筐。

徐寧抓下了這個籃板,然後帶著球準備推反擊。

「咳咳!」展御不滿地咳嗽了兩聲,徐寧不滿的把球給到了展御的手裡,展御帶著球來到了前場。

「我擦,魔術師的投籃這麼水,不是吧!」于飛驚訝地說道。

「你以為呢……」劉天閣白了于飛一眼說道。

「既然是後衛,投籃應該都很叼的吧,更何況這個人是領導Showtime時代的人物。」于飛說道。

「以前的快攻尤其是多打少的時候,如果選擇以投三分球的方式來結束這次進攻的話,多數時候會被教練罵的。」崔麥香說道。

「你就不要說他了,某個人到現在投籃還是沒怎麼長進。」劉天閣不屑地說道。

「我擦,裝波劉,你不要說話了,我討厭跟你說話!」于飛白了劉天閣一眼說道。

展御帶著球來到了前場,楊雨佳再次跑出來給他作掩護。

lixiangguo

聽到趙帝的話,顧知鳶眯起了眼睛說道:「父皇,既然如此,請先把昭王放出來吧。」

Previous article

不過,當她使用創世神的許可權感知了一下本源世界之後,她直接就有些震驚了。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