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羅意凡能猜到母親的心思,他走過去,一把將葉悠寒拉回宿舍里,再次重複問題,「媽媽,你到底是來幹什麼的?!」

「我來看看你,還不行嗎?」葉悠寒反駁。

可羅意凡並不買賬,皺起眉頭,盯著母親瞧,一臉較真,好像非要她給出個合理的解釋一樣。

葉悠寒感到心累,自從羅意凡長大以後,與她越來越疏離了,反而對懦弱的丈夫和羅芸百般親近。有時候,看到他們三個人在一起,葉悠寒會突然有種感覺,自己好像與他們不是一家人。

「意凡,你幹嘛那麼凶?我是你媽媽,來看看你還需要理由嗎?」葉悠寒的語氣生硬,她努力控制著自己的脾氣,不想在宿舍跟羅意凡吵架,讓他的同學看笑話。

「那可不一定,我猜你這麼急吼吼來,是為了學校過幾天的劇組選角吧?媽媽,那不是在我們年級,你來提醒我也沒用的,我不可能選得上。」

「為什麼不在你們年級?劇組選角應該要每個班都去挑的吧?你又在騙我了,意凡,我說過多少次,學校里的事情不要……」

「好了,打住! 束婚無策 我告訴你,即便劇組來我們班選角,我也不會去,因為我學的是舞蹈,不是演戲,拍不好電視劇。」

「意凡你不要這麼看低自己好不好?媽媽這麼多年來含辛茹苦培養你,自己捨不得穿,捨不得吃,為了什麼?不就是想要你有一天飛黃騰達嗎?」

對於開啟了啰嗦模式的母親,羅意凡不想多費唇舌,因為說了也沒用,他轉身拿起桌上的茶杯,喝了一口,打開電腦假裝開始玩遊戲。

葉悠寒氣不打一處來,想要走過去合上他的電腦,卻在無意中看到電腦屏保居然是羅芸的照片。

瞬間,她好像意識到了什麼,心中的火氣被危機感代替,人也站在羅意凡書桌邊上愣了幾秒鐘。

偷眼瞥見母親的反應,羅意凡微微扯起嘴角,他是故意的,剛剛葉悠寒對陸繪美的好感太明顯了,他想藉此讓母親明白,姐姐羅芸在自己心目中的位置,也算是暗示了他的感情。

反正最終,不論他怎麼鬧,母親在火氣發泄完之後,還是會妥協,至於姐姐羅芸,到時正式交往之後,羅意凡覺得自己對她好一點,就什麼都彌補回來了。

葉悠寒是個直來直去的女人,她沒有多少彎彎腸子,也不會刻意隱藏心思,所以此刻,她已經將劇組選角的事情完全拋到了腦後。

拉過一把椅子坐到兒子身邊,葉悠寒問:「意凡,剛才的女孩真漂亮,是你朋友嗎?」

「以前是,現在不是了。」

「為什麼?我看她對你挺好的,剛才還主動來跟我打招呼,人長得又漂亮,你幹嘛那麼不喜歡呢?」

「媽媽,你到底想說什麼?一會兒關心劇組選角,一會兒又關心陸繪美。」

「我只是關心你,像陸繪美這樣漂亮、家庭條件好,又在乎你的女孩子,外面可不好找呢!你得抓住機會。」

「哼!我又不喜歡她,幹嘛要抓住機會?媽媽我可從來沒看到過你對姐姐這麼關心,難道姐姐還不如一個陌生人嗎?」

「你怎麼又提羅芸?她那麼笨,我真不知道哪一點吸引你,意凡,把心思多放點在其他人身上,別錯過機會。」

「陸繪美不是我的菜。」

「那你說,誰才是你的菜?」

沒有回答,羅意凡把電腦屏幕轉向了葉悠寒,等待她的反應。

葉悠寒都快被羅意凡氣死了,她不想承認兒子的暗示,警告他說:「你不要給我胡思亂想,羅意凡,家裡的人也不用你惦記,你的重點在學校,聽到沒有?」

看了看母親即將暴走的臉色,羅意凡收起電腦,斜靠在椅背上說:「我已經跟導師打過招呼了,下個星期,我回家住,這裡的宿舍讓給同學,好久沒吃姐姐做的菜,我都有些饞了。」

「這種事你怎麼可以自己做決定?」葉悠寒一拍桌子,站起身來吼:「不行!你嘴饞,讓羅芸以後做好了飯菜每天給你送過來,反正她在家也沒有其他事情!」

「姐姐又不是我們家的保姆,而且她還暈車,一星期來一次就很不容易了,你還讓她每天跑?」葉悠寒對羅芸的淡漠,讓羅意凡憤怒。

「坐個車而已,有什麼大不了的?她在家裡,難道我沒有照顧嗎?我和你爸那麼忙,養大她,給家裡做點家務是應該的吧!」

「媽媽!!你怎麼可以這麼說?!她從六歲就開始做家務了,從來沒有怨言,事事都聽你的,可你呢?強行讓她輟學,讓她去工作給我貼補學費,家裡所有的雜事全都扔給她,只要一不開心,就無緣無故責罵她,總是把她說得像累贅一樣,你難道就沒有心疼過她嗎?」

「閉嘴!!」

兒子的話讓葉悠寒難堪,臉漲得通紅,顧不上繼續吵架,她快步走到宿舍門口,砰地一聲關上了大門,這些話要是讓其他人聽到,以後在學校了,他們的面子就掛不住了。

「羅意凡,家裡的事情別在學校里說,我警告過你很多次了,這裡大多數同學家境都比你好,他們會瞧不起你的!」

「呵!媽媽,我說錯了嗎?你心裡有一點點姐姐的位置嗎?我們家情況有什麼可以難堪的?能不能出頭要靠自己的努力,不是你那一套虛榮做派。」

「什麼?你說我虛榮做派?!羅意凡,你的良心被狗吃了嗎?!」一下子,葉悠寒的眼淚就出來了,她沒想到,從年輕時候開始,為了培養這個兒子,每個人都罵她虛榮,本以為,至少兒子長大以後,會理解她的苦心,可沒想到,羅意凡居然也講出了這兩個字。

無形的火焰在葉悠寒頭頂上熊熊燃燒起來,她大踏步走回到書桌前,指著羅意凡的鼻子怒吼:「你給我再說一遍?!」

「我要出頭,只會靠自己的能力,而不是去抱別人大腿!」羅意凡看到母親的眼淚,心裡不是沒有觸動,但想要姐姐這些年來的委屈,他就不願意妥協。

「我不喜歡陸繪美,也不會因為她家的優越條件去討好她,在我心裡,姐姐比她好多了!」

「又是那個小丫頭片子,我們家是不是欠她的?當初我就不應該收養她,弄得現在你們父子都偏向她,倒是我像個外人了。我告訴你,羅意凡,你要是再把心思放在她身上,我就和她斷絕收養關係,把她轟出去!」

「那我就跟姐姐一起走!我說到做到!」

葉悠寒明顯的威脅讓羅意凡再也無法控制自己,他猛地站起身,一把將桌上的文件架掃落在地,推開母親徑直離開宿舍。

文件夾撞到桌腳,發出難聽的金屬碰撞聲,差點刮到葉悠寒的腳,她往後退了一步,轉身想要拉住兒子,但無奈羅意凡動作太快,她一下沒有抓住,只能追著兒子一起往外走。

「你站住!羅意凡!」

「跟你沒什麼好說的,反正我下個星期就搬回去,以後姐姐在哪裡,我就在哪裡!」撂下這句話,羅意凡砸門而去,留下葉悠寒一個人在宿舍里不知所措。

由於他們的鬧騰,宿舍門口已經聚了一些學生,正在交頭接耳,天生好面子的葉悠寒沒辦法,勉強擠出一絲尬笑,退回宿舍關上了門。

當空間里只剩下獨自一人時,葉悠寒的眼淚無論如何都無法再控制,她捂著嘴巴蹲在兒子宿舍里,哭了很久。

這些年來,除去自私的一面,葉悠寒確實也過得不容易,為了兒子,別人有的好東西,別人有的享受她都沒有,只能拚命工作,拚命節衣縮食。

她始終不認為自己對丈夫和羅芸的做法有什麼不對,因為她自己也在這個過程中承受了苦難,不是嗎?處在同等位置上,為了同一個人的將來,為什麼就沒有人理解她呢?

在不斷的怨懟中,葉悠寒越來越偏執,她不能傷害羅意凡,就只能把這些痛苦都壓到羅芸跟丈夫頭上去。尤其是羅芸,彼時,儼然已經成為她發泄情緒的工具。 帶著一肚子的怨氣,葉悠寒並沒有選擇離開,她還是選擇留下來幫兒子收拾宿舍,看著房間里到處都是羅芸留下的痕迹,葉悠寒突然有一種危機感,好像自己的兒子即將要被羅芸帶走一樣。

羽·赤炎之瞳 『不行!我絕不會讓這個小妮子奪走意凡的心,她不配!』在心裡撂下狠話,葉悠寒將一個羅芸親手製作的晴天娃娃扔進了垃圾桶。

那是一個很簡單的小東西,材料只是一個小紙團和一塊白色的布頭,但羅芸給它塗上了顏色,還畫了個漂亮的臉譜,羅芸在繪畫和手工方面,一向特別有天賦。

扔掉晴天娃娃之後,葉悠寒心裡總算好過了一些,她加快手裡的動作,想著如何回家警告羅芸,卻不曾想,身後突然響起了敲門聲。

「哪位?」葉悠寒回頭問。

「葉阿姨,我是陸繪美,意凡在宿舍里嗎?」

聽到陸繪美的名字,葉悠寒臉色立刻就來了個180度大轉彎,剛剛陸繪美介紹自己的家境時,她就認定這個女孩了,在葉悠寒眼中,漂亮是其次,家庭條件才是第一位的,畢竟,她和丈夫一點人脈關係都沒有,對羅意凡將來幫不上什麼忙。

笑容滿面地打開門,葉悠寒一邊客套,一邊將陸繪美讓進宿舍里。

「意凡剛才說有事出去了,很快就會回來,你先進來坐會兒。」

「阿姨,你在幫意凡打掃宿舍嗎?」

「是啊!他這人笨手笨腳的,身邊總需要個照顧他的人。」葉悠寒看著陸繪美,意有所指。

對於兒子的魅力,葉悠寒是有信心的,如果陸繪美接下文,就代表這個小姑娘已經被她兒子迷住了,自己不用花太多心思。

如果陸繪美表現得高傲,那麼葉悠寒也不介意拉下老臉去討好她,反正兒子的前程最重要。

試探的結果自然是令葉悠寒滿意的,陸繪美並沒有多少心計,她立刻就接茬說:「那以後阿姨不在的時候,我來照顧意凡好了,反正他也不介意我進出他的宿舍。」

「真的嗎?」

「我們一直都是好朋友,上回意凡姐姐過生日,我還買了蛋糕過來呢。」

「意凡姐姐的……生日?啊!對,對,我聽說這件事了,真的很感謝你,小芸回來也很開心呢。」葉悠寒愣了一下,很快反應過來,接上了話頭。

「她叫小芸嗎?我看意凡挺黏姐姐的,過生日的時候,我在他們兩個邊上都插不上嘴。」陸繪美坐到羅意凡書桌前,故意調侃,她扯起謊來駕輕就熟。

「哪有?在家意凡都不喜歡跟小芸說話,他那個姐姐啊,天生就笨,木訥,她要是有什麼惹你不開心的地方,你可要多原諒啊。」

「怎麼會?意凡的姐姐是個很可愛的人呢,我都有些妒忌她了。」

「小陸你可真是會開玩笑,她有什麼好妒忌的,成績又不好,不像你,成績好人漂亮,意凡能有你這個好朋友,我也很開心呢。」

「阿姨你太好了,這個,是我親手做的晴天娃娃,想要送給意凡,我看他書桌上的那個太破了,所以才做的,不知道意凡會不會喜歡。」

說著,陸繪美從校服口袋裡掏出一個精緻的手工娃娃,在燈光下熠熠生輝,葉悠寒拿過來一看,倒抽了一口涼氣,整個娃娃全部都是用水晶製成的,中間還有形似鑽石的裝飾,一看就是很貴的東西。

「這個好美,真的是你做的嗎?」

「當然了,這個水晶很名貴的,是我爸爸的合作夥伴送的,有一大盒呢,我去年還給他們品牌做過廣告。」

陸繪美的話語和手中的小娃娃,讓葉悠寒滿足的同時,生出了一絲自卑感,她目光中流露出艷羨,說:「小陸你真是太厲害了!阿姨都沒有拿得出手的東西給你。」

「不用的,阿姨,只要意凡喜歡,我就已經很開心了。」

「他一定會喜歡的,放心吧,如果他敢說不,我就罵死他。」

「哎呀!阿姨你真是太好了,我好喜歡你。」陸繪美一副感動得要哭的模樣,向葉悠寒伸出手來,兩個人來了個『親昵』的擁抱,葉悠寒聞到一股甜膩的香水味,差點打噴嚏,她趕緊忍住,放開時偷偷用手指蹭了蹭鼻子。

『不愧是有錢人家的小姐,這香水濃得好像不要錢一樣。』手裡捏著人家貴重的禮物,葉悠寒心裡卻在吐槽。

但表面上,葉悠寒還是得裝作非常欣賞陸繪美,她就是這樣,除了對羅意凡,任何人在她眼裡,都好像是輔助兒子的工具一樣。

即便她本心並沒有那麼惡,但她的作為,卻真真是讓人喜歡不起來。

葉悠寒與陸繪美大概聊了十來分鐘,羅意凡還沒有回來,她有些坐不住了,掏出手機想要打電話給了羅意凡。

「阿姨,不要打電話給意凡了,我剛想起來,他下午有一節必修課,現在估計已經在課堂里了。」

「這孩子都沒有跟我提起,你看,我還傻傻地認為他很快就會回來呢,害你在這裡等了那麼久。」

「沒關係的,阿姨,我也該回自己宿舍了,要不然待會兒這裡的宿管伯伯會有意見。」

陸繪美站起身來,向葉悠寒告辭,葉悠寒說:「要不你等一會兒,我這裡還有一點就收拾完了,我跟你一起離開。」

「您不在這裡多陪陪意凡嗎?」

「他有什麼好陪的,我倒是覺得跟你挺投緣,有聊不完的話。要不你就等一下吧,再跟我說說平時你和意凡一起都做些什麼?我很想聽,意凡回家都不願意談起這些。」

「嗯…好是好,但阿姨你要快一點,這兒的宿管老師真的很兇。」

「沒關係,沒關係,待會兒我跟他打聲招呼就行了,這裡我也來過幾次,意凡他們宿管老師對家長還是很客氣的。」

「好吧,好吧,」陸繪美順勢重新坐下,帶著撒嬌的口氣說:「阿姨,既然你想聽,那我就詳細跟你說說,不過不要傳到意凡耳朵里哦,他會說我嚼舌根的。」

「絕對不會,放心吧,小陸。」

接下來,陸繪美編了一套美好的說辭,將她與羅意凡平時不多的交集,說得浪漫,充滿了樂趣,聽得葉悠寒頻頻點頭,嘴都快合不攏了。

就在她們拚命煽情的時候,羅意凡卻出現在了另一個地方,那就是羅芸打工的小店門口。

那是一間攝影小店,私人的,與開在大馬路邊沿的那種大型店不能比,它縮在小巷街角,老闆是個微胖的中年婦女,與葉悠寒曾經在同一個單位上過班,交情不錯。

羅意凡出現在店門口的時候,老闆正在指揮羅芸搬運攝影器材,她自己不動手,卻讓瘦小的羅芸忙來忙去。

店裡還有其他夥計,都在忙著給客人拍照化妝,看到姐姐像個傭人一樣被人支來派去,羅意凡氣就不打一處來,他招呼也沒打就衝到姐姐面前,一把搶過沉重的器材,幫著搬到了指定地方。

「呦,意凡,什麼風把我們的大明星吹來了?」剛剛還虎著臉的老闆,看到羅意凡,立刻綻開了笑顏,走過去拍了一下對方的肩膀。

「吳阿姨,我來看我姐姐的,順便幫她請幾天假。」

「啊?為什麼?」老闆有些驚訝,反駁說:「這幾天照相館正缺人手,而且你母親已經預支了她半年的工資,現在讓她請假,我很難調整人手。」

悍妃修鍊手冊 聽到這句話,羅意凡差點沒忍住脾氣,他想要反駁一句,可是看到姐姐羅芸灰頭土臉的樣子,就於心不忍了,如果他與老闆吵架,回頭葉悠寒知道這件事,還不知道會怎麼責罵姐姐,他目前又不可能每天待在姐姐身邊。

『忍忍吧,這個學期一結束,我就不用每天待在學校里了,到時自己去劇組遞簡歷,無論如何都要把姐姐帶在身邊,爸爸一定會支持我的。』

正這樣想著,老闆卻又說出了另外一番話,這回真正捅了火藥桶。

「意凡,要不這樣吧,今天我讓小芸先回去,但她明天一定要來上班,我這裡店小,請不起那麼多人手的。還有,你回家問問你媽媽,小芸跟岳翔的約會什麼時候安排,我都等了她兩星期了。」

「誰是岳翔?」

「哎!你母親沒跟你說嗎?就是我那個胞弟……」

「阿姨!不要再說了!」

老闆剛要跟羅意凡解釋,身後沉默不語的羅芸卻突然尖叫一聲,羅意凡何等聰明,立刻看出了一點端倪。

他看向羅芸,問:「母親的主意?」

「當然是你母親的主意了。」介面的人是老闆,她還沒弄明白狀況,只是自顧自在那說著,「自從小芸不讀書之後,她就一直在考慮這個事,意凡,其實說句不中聽的話,我覺得吧,你姐姐不聰明,人又不圓滑,傻乎乎的,就該找個像我們家岳翔這麼老實巴交的人才不會吃虧。」

「上次他們見面,小翔給你姐姐買咖啡,她連怎麼喝都不會,還鬧了笑話,幸好在場的都是自家人,也沒人計較,我們家小翔啊,除了外貌,其他都不錯,還會照顧人,自從見了面之後,就一直在跟我說,想和小芸進一步發展看看,可你家小芸真是,提了好幾次約會,都不肯去,你媽媽都被她惹急了。」

老闆說這些話的時候,根本沒有注意羅意凡的臉色,可羅芸卻一點都沒有看漏,弟弟那張臉,已經氣到變形了,血紅瞳影下滿是狠戾,拳頭也捏了起來。

她想要認為羅意凡生氣是因為愛自己,但她不敢,因為太自卑了,一旦付出收不到回報,就會萬劫不復。上次過生日,已經讓她有了不該有的幻想,這次,尤其是在葉悠寒已經明確對她說明自己意圖之後,羅芸怎麼可能再敢把心思表達出來呢?

心臟仿若被利器在一寸寸切割,羅芸真想捂著它蹲下去好好哭一場,但眼淚漫到眼眶裡就再也滾不下來了,刺激得眼眶酸痛。

面子、禮貌,此刻都已經不存在於羅意凡年輕的心中,對方還想要絮絮叨叨,突然之間,未來的『赤眸鬼神』就爆發了。

「閉嘴!姐姐明天不會再來了!你給我告訴葉悠寒,姐姐的事我做主,輪不到她管!」說完,就衝過去拉起羅芸的手,大踏步朝門口走去。

「疼!意凡……」

「哎!你這個孩子怎麼說話吶!你給我站住!!」

兩個女人同時尖叫,一個隱忍,一個憤怒,老闆平時大概也頤指氣使慣了,差點罵出髒話來,她沒追上羅意凡,氣得立馬撥通了葉悠寒的電話。 「葉悠寒,你兒子怎麼回事,無緣無故衝到我照相館來發一通脾氣,還把羅芸強行拉走了!」

接到這通電話的時候,葉悠寒剛剛與陸繪美分手,正在公交車站等汽車,她根本搞不明白髮生了什麼事情。

「小吳怎麼了?意凡他在學校啊!我剛剛給他打掃完宿舍,正想回家,他怎麼會跑到你那裡去?」

「我怎麼知道,他突然就站在門口,我還很客氣地跟他聊來著,沒想到他突然就發火了,你真該看看你兒子那雙眼睛,跟見鬼了似的,血紅血紅的。」

「小吳你先不要著急,跟我說說你們都聊了什麼?」葉悠寒似乎猜到了羅意凡為什麼生氣,面露焦急問道。

對面的傻大姐也是蠻笨的,還沒從他們母子的態度中發現異常,自顧自抱怨著,「我也沒聊什麼,就問他小芸什麼時候跟岳翔約會,讓他催催你,這不錯吧,我也是在關心他姐姐啊,又沒說壞話。」

『唉!』

小丫頭快到碗裏來 葉悠寒也只能在心中嘆氣了,她瞞得那麼完美的事情,就被這傻大姐一句話給捅漏了,看來,今天回家一場家庭大戰是無法避免的了,不過,憑么多年的經驗,葉悠寒也有自己的辦法對付羅意凡。

只要羅芸親口說願意和岳翔交往,自己丈夫不在背後幫忙,羅意凡就拿她沒辦法,反正這次,她一定要藉機把羅芸塞出去,那個岳翔,她了解過,人確實老實,家庭條件也不錯,成功了,禮金肯定不會少。

就沖著禮金,葉悠寒都不能讓羅意凡把這件事給她攪黃了,琢磨著對方還沒有回過味來。

葉悠寒說:「對不住啊!小吳,意凡今天去找小芸,可能純粹就是為了發泄脾氣,他跟我在宿舍里吵架了,因為有個劇組選演員,我想讓他去,可他自己覺得機會太平庸,不願意去,唉!這孩子就是這樣,每次發生這種事,就喜歡跟小芸抱怨,小芸又是傻的,什麼都弄不懂。」

「可他也不應該跟我發脾氣啊!我好歹也是長輩吧?」

「對不起!真的對不起!小芸跟岳翔的約會我會儘快安排,你消消氣,意凡這個人說過就忘了,下次,我帶他來跟你道歉。」

「這還差不多,悠寒,你明天一定要讓小芸來上班啊,你們家意凡把她拉走了,我喊都喊不住。」

「知道了,明天一定來。」

「你們倆母子吶!以後也少吵架,很傷感情的,你們家意凡脾氣是大,但他也優秀啊! 豪門寵婚:蜜愛小萌妻 孩子大了,叛逆你就讓著點,你不能再像小時候一樣總壓著他了。」

「是啊,我也這麼覺得。對了,小芸這幾天有沒有給你惹麻煩?」

「麻煩倒是沒有,不過她也真的是很笨了,只會死幹活,做錯事都不會開口問一聲,你收養這麼個女兒也是辛苦。」

「有什麼辦法呢?收養了就只能這樣,反正她是個女孩,以後我不會太擔心。」

「確實,女孩子就是這點好,嫁人後就不煩了。好了,我還有很多活,先掛,你回家好好說說兒子,下次要有禮貌,道歉就不用了,儘快把小芸跟岳翔的事情辦成了,我也好放下心來,不然他老是來我這裡催,煩死了!」

「好。」

等對方掛斷,葉悠寒卻沒有收起手機,繼而撥通了丈夫的電話。

羅意凡的父親正在工地上幫忙監督工程,他最近在單位混得不錯,老闆覺得他實誠,肯吃苦,給他介紹了不少外快。

「喂!你在哪裡?」葉悠寒問。

對面聲音非常嘈雜,好半天,她才聽到丈夫回應:「我在工地上,怎麼了?有什麼事情嗎?」

「今晚早點回家,我們開個家庭會議。」

「為什麼又要開家庭會議?」

lixiangguo

“嗯?”

Previous article

剛走出門,迎面就碰到了一個大蓋帽,就是那個列車長。他們也沒和他多話,那人轉身就進了警務室,馬上隨即又追了出來衝着他們的背影喊道:“你們幾個等等!”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