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羅凱東緩了一口氣,壓下心裡的憤怒,看向江凝,直接問道,「阿凝,這個是你搞來的,還是別人給你的?」

江凝信任羅凱東,也不怕給他交底。

「不瞞羅叔說,這個朴正義的堂弟朴正豪,也是南城大學的留學生,他們兄弟倆是想要算計我,我就順手扒了一下他們的老窩,我都沒有想到,這個朴正義裝得像個紳士,背地裡卻竟然這麼歹毒,還害了這麼多條人命,所以,我就施計讓他自己認罪伏法了!」

羅凱東一臉敬佩地看著江凝說,「阿凝,國家有你這樣的年輕人在,是國家和社會之福啊!」

江凝拿出她的特殊證件,放在羅凱東的面前晃了晃。

看到羅凱東一臉震驚的模樣,她才笑眯眯地說,「羅叔,我身為這個特殊部門中的其中一員,維護國家安全,維護百姓的安全,本來就是我應該做的!你說遇到朴正義這樣的人渣,我怎麼能放過他?」 羅凱東長長地嘆息一聲,「但很多人,卻身在其位,不謀其政啊!要不然,像朴正義這樣的人渣,他怎麼能接二連三地害死這麼多人?我就不相信,這下面的人,會沒有一個人發現這個人有問題。」

羅凱東的語氣越說越是嚴厲,越說越氣,隨後,他便對江凝說,「阿凝,你放心,這件事交給我來善後處理,不知道你還有沒有什麼要交待的?」

江凝朝羅凱東笑道,「羅叔,如果手續方便的話,那個夜櫻會所的地盤,我想拿下來做點事,當然,您按照正常手續辦就行,不用刻意,如果拿不到,也不用勉強……」

羅凱東想了想,隨後對她說,「這件事,應該沒有問題,我會按照正常手續辦,到時我再跟你聯繫。」

江凝點頭笑應,「行,那就先這樣了,羅叔,朴正義的屍體還在夜櫻會所的大包房裡,我在上面設了結界,九點以後,那門才可以打開,麻煩您趕緊派人手,九點之前趕過去處理!」

羅凱東一臉嚴肅地應道,「行,這事你就交給我吧!」

「羅叔,那我就先走了。」

「行,我送你!」

江凝趕緊笑道,「不用送了,我自己走,您忙吧!」

羅凱東看著時間不多了,也就不跟江凝客氣,「行,那我就不送了。」

看到江凝出了書房,羅凱東馬上給公安局長韋通明打電話,讓他親自帶隊去夜櫻會所那裡查案……

等江凝從書房出來的時候,羅老和羅濤、小羅哲、還有楊桃,都已經坐在客廳里喝茶。

羅濤一看到江凝出來,就高興地站了起來,大聲喊了一句,「師傅!」

江凝朝他笑了笑,「小濤,你吃飽啦?那還不趕緊上學去?」

羅濤嘿嘿笑了一下,「我這不是想等師傅出來,跟您打聲招呼嘛!」

江凝俏皮地笑道,「那現在招呼也打過了,趕緊去上學吧,時間不早了!我留下和羅爺爺、楊姨聊會天。」

羅濤一臉依依不捨地說,「那我走了啊!」

江凝朝他揮了揮手,「去吧去吧……」

羅老也笑著朝江凝招了招手,「阿凝,快過來坐,怎麼今天這麼一大早就過來忙活啊?」

江凝笑了笑,簡明扼要地將朴正義的案子說了一下,細節她就沒說了。

這個案子,按她估計,肯定是要震驚中外的,國家也一定會拿這個案子來做文章,震懾震懾那些前來華國投資、或是以各種理由進入國境的外國人,讓他們不要在華國放肆!

坐了一會兒,才聊了幾句,江凝的手機就又響了。

江凝一看,是白雲觀主打過來的,趕緊接了,笑著打趣他老人家說,「觀主,您找我啊?是不是有什麼好事啊?」

白雲觀主樂呵呵地笑道,「你這個丫頭,我這不是又找了兩個人嘛,他們願意為你效勞,你看,你什麼時候有時候,見一見他們?」

江凝想了想,「你讓他們現在就到酒廠來吧,我現在就回去!」

白雲觀主爽朗地應了一聲,「行,那我讓他們現在就過去。」 江凝掛了電話,只好一臉抱歉地對羅老和楊桃說,「羅老、楊姨,我得先回去了,家裡的事實在是太多了,不好意思啊!」

羅老和楊桃趕緊說,「沒事,沒事,我們理解的,理解的,你趕緊忙去吧!」

江凝又從空間里拿出一瓶靈酒,遞給了羅老,「羅爺爺,這酒是給你們喝的,等喝完了,到時我再送過來……」

羅老知道她這原裝靈酒的珍貴,趕緊推辭,「不用,不用……」

江凝硬是將酒塞到他老人家的懷裡,慧黠地笑著說,「您就拿著吧,跟我您老還客氣什麼啊,再客氣,下回我可不上門啦!」

羅老本來就眼饞這酒,只是有點不好意思收,此時一聽江凝這麼一說,他馬上哈哈笑道,「哈哈哈,那我就不客氣了。」

江凝笑了笑,「不用客氣,羅老、楊姨,那我先走啦!」

「好的,您慢走!」

羅老和楊桃將江凝送了出門,江凝直接用瞬移離開了。

羅老和楊桃又被江凝的強大給震驚到了。

兩個人面面相覷,半晌都回不過神來。

過了好一會兒,羅老和楊桃才雙雙驚嘆,「原來阿凝真的是神仙人物啊!」

「是啊,這來無影,去無蹤的,真是讓人羨慕啊……」

一直在他們的身邊跟前跟後、卻乖巧地不出聲的小羅哲,此時也奶聲奶氣地說,「爺爺、大伯娘,小哲的師傅好厲害,小哲以後也要和師傅一樣,當強大的神仙……」

羅老高興得哈哈大笑,一把抱起了他,「好好好,我家小哲真有志氣,到時候,你和濤哥哥可一定要跟著你們的師傅好好學大本事,不能偷懶,知道嗎?」

小羅哲奶聲奶氣地回道,「我知道啦!爺爺,小哲和濤哥哥一定會努力的啦!」

羅老高興地親了小孫子一口,「咱家的小哲真是個乖孩子。」

楊桃對羅老說,「爸,我要去上班了,不如我順道送小哲去幼兒園吧?」

羅老點了點頭,「行啊,那就你去吧!路上注意安全!」

小兒子和小兒媳婦都太忙了,一個整天鑽在研究所里,一個軍政歌舞團的,整天跟團到處去演出。

小羅哲只好放在羅老的身邊帶,上學也是就近上的幼兒園。

所幸他家娶的這個大兒媳婦人非常好,非常識大體,雖然養著小兒子的孩子,她也從來沒有說過一句話,反而把小羅哲當成自己的小兒子一樣疼愛著。

所以,小羅哲對疼他的大伯、堂哥、還有楊桃這個大伯娘,也是很有感情的。

再說江凝瞬移回了酒廠之後,白雲觀主說的那兩個人還沒有來,江凝便叮囑了一下在大門口值班的門衛,讓他們來了之後,就帶他們到辦公室見她。

鳳銘和老包一見到江凝回來了,就雙雙衝到她的面前,高興得向江凝報喜!

老包激動地對她說,「江董,江董,我們的福壽長青酒一上市就全被搶光了,我們倉庫的存貨全都賣光了……」

鳳銘也一臉激動地對她說,「江董,我們的原酒就快沒了,您什麼時候再弄一批過來?」 江凝有些驚訝,「這麼多原酒就用完了?」

鳳銘笑著點了點頭,將手中的帳本遞給了江凝看,「江董,您看看這帳本就知道了,我們是完全想不到啊,這福壽長青酒的銷售,遠遠要比我們想像中的還要紅火得多,現在我們都在加班加點的生產,都還趕不上咱們的銷售量大呢……」

江凝接過進出帳本看了一下,這短短兩三天的銷售額,竟然高達10億!!!

當她看到霍宇山的天鵝大酒店和白雲觀主那邊都訂了貨,而且,他們這兩個地方的訂貨量還排在第二和第三,僅次於濟世堂的銷量時,也不禁有些訝異。

江凝看到這帳本,也高興地笑了起來,「太好了!咱們這算是旗開得勝了!」

雖然跟後世那些國酒茅台、五糧液這些一年幾百上千億的銷售額比起來,10億真的不算什麼。

但他們這才剛剛開始啊!

江凝相信,福壽長青酒廠的未來,一定會更加輝煌,更加燦爛,更加耀眼。

高興過後,江凝馬上又吩咐鳳銘,「鳳銘、老包,據我的估計,等到我們這第一批酒的效果出來之後,我們的酒銷量還會呈井噴式的擴大,現在咱們得趕緊做好準備,到時候可有你們忙的!如果人手不夠,你就再招一些人進來,如果需要新的生產線,你趕緊寫報告過來給我批,千萬別耽擱了事!」

鳳銘點頭笑應,「行,我馬上安排招人,還有再進多五條生產線。對了,江董,有些工人之前廠里效益不好,走了的,現在聽說工廠效益好了,又想要回來的,咱們還要不要啊?」

江凝回道,「如果是人品不錯的熟手工,就讓他們回來吧!」

工廠效益不好,工人害怕離職,也是可以理解的。

畢竟大部分人都靠這一點工資來養家糊口,萬一工廠倒了,他們可能連吃飯都成問題。

對於這些基層的工人,江凝從來不想為難他們。

只要是真心回來,又肯認真工作的人,她都歡迎他們回來。

江凝又提醒了一句,「鳳銘,你可讓他們人事部的把好關,像那些人品不好的,就不要再放進來的,別再出像上次米小成和鳳揚那樣的事,明白嗎?」

對上江凝那雙凌厲的眼睛,鳳銘心頭一凜,趕緊應道,「我明白,我明白,江董,您放心,這一次,我一定會讓人事部門把好關,絕對不讓這些人再進來!」

江凝點了點頭,「行!現在倉庫生產出來的白酒有多少了?」

鳳銘有些遲疑地說,「現在我們只有兩條生產線在生產原裝白酒,其它的生產線,都在生產福壽長青的成品酒,所以,最近這段時間,白酒的產量並沒有多少……」

江凝輕蹙起眉,隨後又問,「如果這樣的話,那可不行啊,我們後續的產量絕對是跟不上的,這樣吧,鳳銘,你先聯繫生產線的廠家,再訂二十條生產線過來……」

「另外,你看看你手上有沒有生產白酒、且品質和我們不相上下的酒廠同行?我們可以向他們的酒廠訂購白酒。」 「第三,你去跟工人們說,我們酒廠的工資,將在原來的基礎上,增加一倍,月終也按個人的表現,還會有獎金髮,讓他們都努力一點幹活。」

鳳銘聽到江凝說要給工人提高工資,馬上響亮地應了一聲,「是!」

他的心裡是由衷地替那些工人們感到高興,也為江凝有這種「我吃肉、你們喝湯」、「有錢大家一起賺」的心思和大方而感動。

江凝又笑看著老包和鳳銘,帶著鼓勵對他們說,「老包、鳳銘,你們倆也放心,我們酒廠的生意這麼好,我是絕對不會少你們獎金的!你們不但有獎金,我還會給你們發我們仙醫門才有的靈丹或是其它的獎品,只要你們倆跟著我好好乾,我是絕對不會虧待你們的!」

老包和鳳銘一聽,頓時笑眯了眼,齊聲應道,「江董放心,我們一定會努力加油,絕對不會辜負您對我們的厚望!」

江凝笑著點了點頭,「我相信你們!我也相信我不會看錯人!我們一起努力,以後的日子一定會越過越好的!」

老包和鳳銘都一臉感激地看著她,用力地點著頭,感覺心裡火熱火熱的,就連眼眶都好像要熱出水來……

他們早就知道了,江凝就是改變他們這一生命運的人!

只要他們好好跟著江凝混,那他們的未來,將無可限量!

江凝笑看著他們,又柔聲說了一句,「若是沒有別的事,你們就下去忙吧!」

鳳銘臨走之時,又出聲提醒江凝說,「對了,江董,如果我們要增加二十條生產線的話,那我們現有的廠房恐怕就不夠用了,我們是不是還要擴建廠房?」

江凝點了點頭,「是的,廠房一定要加大擴建,這件事我會請嚴氏建築公司的嚴董過來商量的,你就放心吧!」

鳳銘見江凝胸有成竹,也就不再多言。

這個江董,別看她年紀小小的,可在商場中,卻像一個活了幾十年的老油條一樣,處理起任何問題來,好像都不費吹灰之力,遊刃有餘,令他和老包感到萬分佩服。

人比人啊,真的是氣死人!

他們還是乖乖地出去做她手中的老黃牛,努力地幹活吧!

江凝看到老包和鳳銘出去了,也拿出手機,給嚴和林打了一個電話。

那一頭的嚴和林正在給下面的管理人員開會。

他一看到是江凝的來電,馬上朝下面的人擺了擺手,迅速拿起手機,走了出去。

「喂,阿凝,是我,嚴和林……」

江凝笑著向他問候,「嚴叔,您好啊!您在忙嗎?我有沒有打擾到您?」

嚴和林趕緊笑說,「沒有,沒有,我正閑著呢,難得阿凝你有空打電話給我,怎麼?是不是要請嚴叔吃飯哪?」

聽到嚴和林的打趣聲,江凝笑道,「唉喲,嚴叔,您還真是未卜先知啊,我倒是真的想請嚴叔吃飯,就不知道嚴叔您中午有沒有空?」

嚴和林馬上應道,「有空,有空,阿凝請吃飯,我當然有空。」

江凝是個大忙人,飯局可不好約。

嚴和林天天都盼著能和江凝多多交流,多在江凝的面前刷一刷存在感,如今聽到江凝說要請吃飯,那肯定得去啊! 江凝聽他這麼一說,也就順水推舟地說,「如果嚴叔有空,那就請嚴叔中午過來我家吃飯,我親自下廚給您做一頓好吃的,怎麼樣?」

嚴和林朗聲大笑道,「哈哈哈,那我今兒個可有口福啰!我一定準時到!一定準時到!」

約好了嚴和林,江凝也識趣地說,「行,嚴叔,那就先這樣,我也不打擾您了,我們中午見面再好好聊!」

她可不相信嚴和林說他閑著的話,他這麼大一個集團,每天肯定都忙得飛起,怎麼可能會有閑的時間?

「好的,中午見!」

嚴和林掛了江凝的電話之後,就馬上召來大秘書楊明,「楊明,你馬上把中午的飯局和下午的時間給我空出來,我中午要去見江神醫。」

楊明一聽是江神醫,頓時明白了。

但他還是提醒了一下嚴和林說,「嚴董,您中午約的可是省國土資源廳的廳長朱紹秋先生,我們約了他三次,他才答應今天中午赴約的,如果我們這邊推了他的話,他會不會不高興?」

嚴和林沉默了一會,隨後便對楊明說,「這樣吧,我一會兒親自致電給他,向他道歉,走吧!繼續開會……」

「是。」

等到散會之後,嚴和林馬上打電話給那位省國土資源廳的廳長朱紹秋。

電話一接通,嚴和林就先對朱紹秋說,「老朱,今天中午我要說一聲抱歉,恐怕要失約了!」

那一頭的朱紹秋雙眸一眯,「怎麼回事?老嚴,你這可不夠意思哈,我可是特地把時間空出來陪你吃飯的,你竟然要放我鴿子?」

嚴和林打著哈哈說,「不是,不是,真是不好意思啊!今天有一位非常特殊的高人,打電話來讓我過去,我這也是沒辦法啊,你也知道,這高人是萬萬得罪不得的……」

朱紹秋冷哼一聲,「那高人得罪不得,我就可以隨便得罪啊?」

嚴和林趕緊賠笑道,「不不不,我可不敢這麼想,咱們也算認識多年的老朋友了,你也應該知道我老嚴的為人吧?不到萬不得已,我怎麼可能會做得罪人的事呢,你說是不是?」

朱紹秋又是一聲冷哼,「那你跟我說說,誰有那麼大的架子,連我的飯局你也要推託?」

嚴和林嘆息一聲,「那位小主的來頭,還真是了不得的!我這還真不太好說,我怕說了啊,人家會不高興,以後都不見我啰!」

朱紹秋直接懟他,「到底誰啊?你就別給我賣關子了!趕緊說,要不然,咱們倆以後這朋友都沒得做了。」

lixiangguo

讓她自己打自己?這個女人在想什麼呢?她不過就是打了幾個奴才而已,現在竟然要讓她當著這麼多人的面打自己的臉?

Previous article

是責備的話,但語氣有些寵溺,周槿歡又是一笑。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