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給楊廣打電話也只是說說杭城的風景多麼好多麼好,什麼那裡的美女怎麼多怎麼多,偏偏他根本沒有什麼時間去看云云,和朋友們閑聊著,楊廣回到了水雲間,沒有先回家,而是找到了物業保安那邊。

將李陽的那輛牧馬人開了出來,李陽去杭城之前直接將車放到了水雲間這裡,就是準備讓楊廣使用的,

楊廣在回家之前也將自己的車定好了,一輛頂配的保時捷卡宴,不過還要等幾天才能拿到。兩百萬大元,楊廣自己都覺得有些奢侈了,但是沒辦法,他很喜歡這一款車的外形,說起來,楊廣也是標準的外貌控。

至於質量問題,這個價位的車也是不用擔心的。就是等車稍微麻煩一些。不過也快了。

李陽去了杭城用不到車,就拿來給楊廣代步,也可以方便很多的。不得不說,在需要的時候,李陽還是很細心的,起碼這樣的下雨天去接女孩子,有輛車要好很多。

回家之後打開了除濕機,楊廣原本想著洗個澡,不過想到如今時間還早,不如將之前帶來會的一些毛料切了,那樣等到回頭再洗才合適,去車庫那邊鼓搗了兩個多小時,看著自己的成果,楊廣也是搖頭苦笑。

這些毛料都是經過楊廣挑選的,不過全賭毛料本身楊廣就不能很好的掌握,所以很多都垮了,就算是沒跨的,被楊廣那糟糕的切割技術也浪費了許多,不過整體來看,還是有著不小的利潤。

這就是特殊能力的強大之處了,尋常人哪怕經驗再怎麼豐富,也不敢說任何一次賭石都能夠賺錢的。但楊廣如果真的想做的話,那麼就可以。

將廢料直接丟到了一邊,楊廣提這個袋子裝上那些大大小小的明料,回到了屋中,先去洗澡,之後將明料也都清洗了一下,說實話沒有經過拋光之類處理的明料比起成品的樣子真的差了很多。

也就是高冰種以及玻璃種那樣的翡翠才能夠在沒有拋光的情況下依然綻放著剔透的光芒。換了沙灘褲和背心的楊廣直接坐在沙發上,查看著這些明料,其中種水最好的也不過是芙蓉種,顏色也是不一,除了大多數都是綠色範疇的外,還有著幾塊紫色的,不過顏色很暗淡罷了。

楊廣開始了合成,這段時間開銷很大,如今賬戶上只剩下一千多萬了,楊廣覺得自己有必要增加一下本錢了,那麼出手一些高端翡翠就是最好的辦法。

休息室內柔和的音樂聲飄蕩著,楊廣的注意力卻全部都在茶几上的翡翠上,綠色的明料消耗完畢之後,剩下了有拳頭大小的高冰種翡翠,只不過顏色只是陽綠沒有達到頂級,把玩著這已經稱得上高端的翡翠,楊廣思索著是直接出手,還是等待購買一些明料之後,爭取讓這塊翡翠達到玻璃種祖母綠的程度再出手。

拳頭大小的玻璃種祖母綠似乎有些震撼了,還是要低調啊,楊廣也算是有了決定,反正這塊高冰種陽綠翡翠的價格也不會低了,這樣大小的翡翠可以掏出幾個鐲子還有更多的戒面,價格不菲。

看著剩下的那些紫色翡翠明料,楊廣同樣合成,只不過因為數量的關係,不管是大小還是質量都只是差強人意罷了,不過看著這兩塊翡翠,楊廣突然想到了什麼,饒有興緻的將兩塊翡翠抓起合成。

頓時,兩塊合成了一塊,原本的高冰種陽綠翡翠中多出了一些紫色。真的可行啊!楊廣臉上帶著笑容,多彩翡翠極為稀少,價格也是高昂,就像楊廣手中這個,因為多出了紫色,價格也會提升不少。

這就是所謂的春帶彩,多色翡翠往往會帶上吉祥的寓意,正因為如此再加上稀少,所以才價格高昂。

毫無疑問,楊廣在翡翠行業斂財的方式又多出了一種啊。看樣子以後要注意收集一下其他顏色的翡翠了。將這塊翡翠送進了保險柜中,準備等到合適的時候拿出去。

等到感覺時間差不多的時候,換好衣服的楊廣出門了……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超級鐵匠鋪》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超級鐵匠鋪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來到鳳祥珠寶店附近的停車場,停好車之後,打著傘,同時也拿著兩把傘走向鳳祥珠寶店,這也是為了以防萬一,雖然珠寶店中肯定備有雨傘之類的,但拿著這些也體現了自己的體貼不是嗎?

說起來,楊廣和李陽都從方明遠那裡學了很多泡妞的招數,死纏爛打不算什麼,更多的還是各種噓寒問暖之類的招數,以往的效果都很不錯。對待許麗,不自禁的,楊廣也展現了這個姿態,而且他確實也是關心許麗。

就連回家的時候,也是隔三差五的打個電話問候幾句,雖然言語簡單,卻很能暖人心的。

來到鳳祥珠寶店的時候,楊廣就看到許麗和周曉敏站在門廳避著雨,兩個女孩換下了制服,周曉敏一身t恤牛仔清純動人,而許麗則是一身簡單的灰色休閑裝,許麗天生就是個衣架子,她的容貌和身材使得她穿什麼都特別的有滋味,讓楊廣的目光更亮了,旋即他就注意到了一隻蒼蠅。

好,是個油頭粉面的傢伙正湊在許麗和周曉敏面前喋喋不休的說著什麼,似乎一點都沒有看到周曉敏和許麗的不耐煩,手中那把寶馬車鑰匙的標誌特意顯露在外。

這年頭賓士寶馬都爛大街了,但這正好證明了賓士寶馬的知名度啊,哪怕再怎麼爛大街也絕對是好車的代言詞,事實上如果不是實在很喜歡卡宴的外表,楊廣都想弄一輛賓士的。

說起來楊廣可是純粹的外貌控,特別在類似車手機之類的產品上,當然在女孩子方面更明顯了!

「等久了?」楊廣快步走了上去,直接招呼道,看都沒看那個油頭粉面的傢伙,楊廣知道什麼才是最氣人的,那就是直接無視。

「大帝,你終於來了,在這裡都要悶死了。」周曉敏叫道,這顯然不是在說氣溫什麼的,那位小開模樣的傢伙也沒有在意,而是上下打量著楊廣,顯然楊廣的熟稔以及周曉敏和許麗的表現讓他很是不爽了,要看看競爭者到底是什麼來路,也好表達一些優越感和不屑什麼的。

「沒有,我們也剛下班不久。你帶傘來了,正好,店裡傘只剩下了一把。」許麗俏麗精緻的臉蛋上露出溫婉的笑容,在周圍雨氣氤氳下,格外的動人,一邊說著,一邊從楊廣手中接過一把傘。

「嗯,我們走。這時候的天氣確實很悶。」楊廣點點頭,走在外側,體貼的護著許麗和周曉敏走了出去。

留下被無視的小開揮揮手,卻不知道該說些什麼,看著楊廣三人有說有笑的樣子,只能鬱悶嘟囔了幾句。

「哎,總算是擺脫那個傢伙了,蒼蠅似的嗡嗡嗡的也不管人家受得了受不了,這就大半個月了,小樣的還挺精明,搞清楚了我們換班時間不說,還想要收買我,哎,雖然這樣的事情我都習慣了,但是這個傢伙算是做得最讓人噁心的了。」走出一段之後,周曉敏抱怨道,

「接下來幾天,大帝你來接我們,讓那個傢伙知道名花有主了,也許他就不會煩人了。」

「曉敏,別麻煩楊廣了,他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做的。我們不理那個傢伙,事情就過去了。以前不也這樣嘛。」

許麗介面道,她倒不是覺得這個辦法不好,或者看不上楊廣什麼的,而是許麗要給楊廣避免麻煩,畢竟誰也不知道那些追求者會不會遷怒楊廣的。

「沒關係,我現在就是無業游民,時間很富裕的。能夠成為這麼漂亮的兩個公主的守護騎士,我不知道多高興那,嗯,今晚要好好慶祝一下。」楊廣笑著說道,他知道許麗的好意,因為從以前的接觸,不管是見面還是電話上,許麗的語氣目光神情都表明了她對楊廣還是有些意思的,而且她心思通透,也不會如此傷朋友的。

就算真的不喜歡,要拒絕,對於像楊廣這樣已經是朋友的人,許麗也可以用最合適的態度表明。

「好哇,今晚你可要請客,算是感謝我們給你機會啊。」周曉敏背轉身望著楊廣說道,拿著傘也不老實啊。

周曉敏的心思單純,根本沒有想那麼多,反而是感覺給楊廣製造機會那。

看著周曉敏準備攔計程車,楊廣連忙喊住她,「曉敏,我開車過來的。」

「你開車過來的?發財了嗎?這陣子看你的衣服就知道你的收穫不錯,沒想到都買車了啊!」周曉敏高興道,

「沒,我借朋友的車,這樣的下雨天有個車方便一些,不過我的車已經訂了,過些天提車。」

楊廣開口道,他說自己訂車了,倒不是要炫耀什麼,而是覺得應該讓周曉敏和許麗知道自己的一些情況。

「哇,你真的訂車了,訂的什麼車?還要等這麼久,看樣子你真的是賺的不少啊。」周曉敏很感興趣的問道,「哎,我也一直想要買輛甲殼蟲的,但中海的車牌太難弄了,要算上車牌錢的話,還差很多啊!」

許麗聽到這個也很感興趣的看了過來,估計她們認為楊廣定了一輛中低檔次的車,說到底如今社會經濟發展很快,車輛對於普通人也不再那麼的遙遠,甚至連零首付的車都有了。

雖然三個人在一塊的時候,周曉敏的話很多,但楊廣可不會忽視許麗的,不管是動作還是目光都能讓許麗感覺到自己對她的關注和在意,楊廣都覺得自己似乎將方明遠教導的一些經驗融會貫通了。

「曉敏,你要是真想買車的話,我可以找朋友幫你弄一張車牌。」楊廣開口道,對於周曉敏他還是很關心的,畢竟這個姑娘對楊廣真的是沒話說。中海的車牌確實很煩人,一張鐵牌子數萬塊,很是坑人。

楊廣倒是有辦法,知道他要買車之後,陳娟已經應承了這件事情,陳娟家裡不少人都在政法系統,雖然不說多麼的高級,但在中海也是很有辦法的,弄兩張車牌對陳娟而言並不是什麼困難的事情。

「真的,你可別吹牛啊!」周曉敏驚訝了,也有些意外的驚喜,這還真是她沒想到了,周曉敏家裡條件不錯,她工作的積蓄完全自己支配,所以她才想著買輛車,但車牌的問題一直讓她糾結著。

對於周曉敏的懷疑,楊廣也沒有反駁什麼,只是微笑著望著她。楊廣這個態度倒是讓周曉敏相信了。當即高興起來,開始說起了甲殼蟲的問題,什麼排量裝飾云云,小嘴片刻不停,不時讓許麗給她參考一下。

楊廣有些愕然,哎,似乎話題扯開了,楊廣還想著把自己訂什麼車告訴她們那,免得以後她們以為自己隱瞞什麼的,但話題扯開了,楊廣也不好兜回去啊,要不然就有點炫耀的意思了。

到了停車位將牧馬人開了出來,讓周曉敏和許麗上車之後,周曉敏終於暫且的停住了小嘴,望著楊廣喜洋洋的說道,「大帝,你說,今晚去哪裡吃,我請客。」

「還是我來,你剛才不還擔心我吹牛那嗎?等到車牌到手之後你再請我。」楊廣笑道,

「你說的也有道理,不見兔子不能撒鷹啊!」周曉敏裝模作樣的點點頭,眉宇間滿是笑意,「你說去哪裡?」

「我在風波庄定了座,今晚去那邊。」楊廣彈了彈從後座湊夠來的周曉敏額頭,隨後說道,風波庄是中海相當有特點的一處餐廳了,完全仿照著古代江湖,客棧大堂的布置,店小二以「大俠、女俠」招呼客官,每道菜都是大大有名的武林絕學,而且價位也適中,很受歡迎的,不想排隊就要提前訂座。

聽到這個,周曉敏也顧不得追究楊廣彈她額頭的事情了,「風波庄,好啊,我和小麗都好久沒去那裡了。」

一路上閑言碎語,聽著周曉敏清脆的聲音和許麗柔和的聲音,時間過得很快。

半路上,楊廣的手機響了起來,看了看顯示,楊廣有些意外,還真是巧啊。帶上耳機,接通之後,就傳來了陳娟的聲音, 總裁不好惹:女人,休想離婚! ,不想打擾楊廣打電話。

聽著陳娟噼里啪啦的一堆話之後,楊廣頓時苦起了臉,

「姐姐,我叫你姐姐了,好不好?我說實話,你那幫朋友我真的有些應付不來,這不是什麼有錢沒錢的事兒。更重要的是,我現在有了目標了。」楊廣說到最後,降低了聲音,在車廂中依然被周曉敏和許麗聽到了。

對面的陳娟顯然對楊廣的速度有些驚訝了,一邊告誡著別仗著錢玩1弄女孩子,並且表示她要過過眼。

「嗯,沒問題,這幾天有時間的話,我介紹你們認識。對了,正好有件事情找你,你在幫我弄張車牌,我認得一個妹子需要。行,到時候你給我打電話就行了。」

楊廣掛斷了電話,朝著許麗和周曉敏說道,「是我哥們的女朋友,在公安局工作。哦,就是這輛車主人的女朋友,認識很多年了,關係很好。過幾天找時間,一起見見面。到時候順便讓曉敏把車牌辦下來。」

周曉敏很是高興,彷彿見到了她的甲殼蟲正在對她招手。而許麗貝齒咬咬唇,光暗交錯的車廂中,目光也有些迷濛,這段時間下來,彼此都有了很深的認識,那種好感也是心照不宣的,只不過沒有挑明罷了,這也有著時機還不成熟的關係。而像楊廣所說的,介紹朋友認識,這種朋友圈的交匯也代表著彼此關係的深入啊。

許麗望著開車的楊廣的側臉,秀雅的臉蛋上浮現淡淡的緋紅,直到周曉敏再次和她說起甲殼蟲的問題,才算是回過神來。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超級鐵匠鋪》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超級鐵匠鋪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風波庄,在店小二的招呼下,走到了自己的位置,點好了菜。周曉敏忽然皺皺眉,拉著許麗問道,「小麗,你有沒有感覺,大帝的個子好像高了一些,之前還以為是沒穿高跟鞋的緣故,但剛才我感覺很不對啊。」

許麗抿嘴笑笑,並沒有什麼意外的意思,早在見面的時候,她就注意到了。

周曉敏拉著楊廣站起來比了比,最後撇著嘴一臉鄙視的望著楊廣說道,「大帝,我知道小麗身高有168,穿上高跟鞋給你的壓力很大,但是小麗都不在乎,你有必要穿著內增高弄虛作假嗎? 變身少女在異世界賣水 ,男人的自尊心啊!」

許麗聽到這裡不由笑了起來,沒有什麼羞澀的意思,手指支在桌上,托著柔美精緻臉蛋,澄凈的眼眸中笑意盈盈的。顯然她也是這麼猜測的,只不過對於這些她真的很不在意,也是要給楊廣留面子的想法啊。

楊廣翻了個白眼,很乾脆的脫下鞋,遞給周曉敏,周曉敏故意皺皺鼻子,卻很痛快的接了過去,看了看,臉色頓時古怪起來,招呼許麗一起看了看,甚至手指都伸進去檢查了一下。隨後有有些不敢置信的看了看楊廣放在一邊椅子上的腳,薄薄的襪子看的一清二楚的,這種情況讓許麗都驚訝起來。

楊廣穿上鞋,很是得意的說道,「二次發育懂嗎?我也是最近褲子短了才發現的這個問題。」

「大帝你都二十五了,還二次發育?」周曉敏有些不敢置信,但事實擺在眼前啊。

「哼哼,這就是所謂的天賦異稟了。以前我就懷疑,我的身高還不如我爸,這很不正常啊。如今再次發育,證明了小時候的挑食對天賦異稟的人而言,問題絕對不大。」楊廣貌似得意洋洋的說道,


「知道更神奇的是什麼嗎?」楊廣又問道,看到許麗和周曉敏點頭,楊廣說道,

「我上高中前,都是單眼皮,但上高中之後,學習辛苦,眼睛很酸疼,經常揉一揉,做做眼保健操,結果就變成雙眼皮了!」

周曉敏聽到這裡瞪大了眼睛,這種事情聽起來太古怪了,多少人為了個雙眼皮還特意去挨刀子,你這揉一揉,做做眼保健操就變成了雙眼皮,這讓人情以何堪啊。

「伯父伯母應該也是雙眼皮?」許麗也很感興趣的詢問道,楊廣點點頭,關於這方面神奇的情況一番閑扯,倒是聊得饒有興緻的,而許麗和周曉敏也算是接受了楊廣再度發育的事實。

「嗯,我很期待你這個遲到的二次發育會長的多高,不過高一點好,更有安全感。」周曉敏如是總結道,

吃過飯,楊廣送周曉敏和許麗回家,到了小區外之後,周曉敏拿著傘下車,但是沒等許麗,就將車門關上了,在車窗外說道,「好了,我就不給你們當電燈泡了,不然會被詛咒的,你們兩個自由活動。不過,小麗,你要是不回來的話,記得給我發個信息啊,」

俏皮的揮揮手,周曉敏跑進了小區,留下車裡兩個人氣氛變得怪異起來。

楊廣咳嗽一聲,沉默還是要由他來打破啊,畢竟是男人嘛。直接開車,說起了這次回家的一些事情。也沒有特意選擇什麼景點之類的,就在附近找了個公園廣場,停好車,兩人打著傘散起步來。


明亮的燈光在小雨中也顯得有些迷離,兩人撐傘走在廣場上,周圍也有些情侶欣賞著雨景,就連大城市的各項噪音在這個時候都遠遠的隔離開,氣氛靜逸,兩人也都享受著彼此的氣息。

「我家裡也是出身在農村,我們那邊的農村要比你們那邊窮困不少,哪怕孩子多了,上學都很為難,我曾經想過輟學,家裡三個孩子,負擔太大了。但父母怎麼都不同意,他們沒有讀書就一定能夠生活的很好的想法,只是感覺起碼讀書可以多見見市面,能夠擁有更多的機會。」不知不覺的,許麗說起了自己的家庭。

這說明許麗已經對楊廣很是信任了,這也是在表達她的意願,不然她也不會告訴楊廣自己曾經的困窘。


「可惜我不夠聰明,父母那麼辛苦的供我讀書,結果只考上了一個大專,依然是他們不讓我放棄,於是就來了中海,到了這邊發現自己可以平時打工減輕一些家裡負擔,我才算是鬆了口氣。感覺自己努力一下,能夠自己養活自己,節省一些的話,甚至可以貼補一下家裡。」

楊廣靜靜的傾聽著,臉上神情也是極為的認真,一個女孩子對你袒露心事,這是極為珍貴的事情。同時也讓楊廣更加佩服許麗了,許麗並不是不聰明,只不過一直擔心著家裡情況什麼的,分心沒考好也很有可能。

而且對比許麗上大學之後的行為,楊廣也是慚愧啊,相比許麗,他就顯得太差勁了,只知道啃老。

「弟弟妹妹學習成績都很不錯,我也想著給他們創造好一點的條件,讓他們能夠放心讀書。」許麗說到這裡精緻的臉蛋上神情一暗,「大二那年,我可以貼補家裡的時候,我爸病了,白血病,得到消息的時候,當時我就懵了。我爸給我打了個電話,還在安慰我,說了很多讓我堅強,對不起我們什麼的。第二天,我妹妹給我打電話,我爸喝了農藥……」

聽到這裡,楊廣不由抓住了許麗的手,滿心的憐惜想要傳遞給她。

許麗順著楊廣的力量依偎在楊廣身上,身體微微顫抖著,顯然這件事情就是她心裡的一道傷疤。楊廣真的有些震撼了,雖然悲慘的事情有很多,但是沒有發生在自己身邊的時候,也很難給人帶來多大的觸動。

但許麗可是就在眼前啊,對於許麗的父親,楊廣又是佩服又是惋惜,顯然許麗父親知道白血病的麻煩,不想拖累家裡,才做出了那樣的選擇。能夠教導出許麗這樣自愛堅強的女兒,可想而知他的品行如何。

「你父親最大的希望肯定就是想要看著你們一家活的好好的!」楊廣安慰道,他知道自己說的乾巴巴的,但面對這種情況,他真的找不到更合適的言辭了。只能在環住許麗肩膀的手臂微微加力,表達自己的支持。

「嗯,我知道的。所以我一直很努力的,如今我工作了能夠貼補家裡,能夠讓家人順利的生活求學,看到這些的他,雖然會心疼我,卻也會很高興的。」許麗聲音中透著對父親的想念。

「會的,你父親會為你自豪的,相比起你來,很多的孩子都是不合格的。」楊廣真誠說道,

「怎麼會那,很多的人都可以的,只不過因為環境什麼的,沒有表現出來罷了。」

許麗倒是看得很淡,仰起頭,望著空中淅淅瀝瀝的雨線,她的眼睛顯得格外的澄凈,難得透出一股孩子氣。

楊廣雖然不認同許麗這種謙虛,卻也沒有說什麼,只是幫許麗撐好傘,望著她那張根本看不到瑕疵的臉蛋,許麗也是天生麗質了,雖然家境不好,小時候估計也沒少做家務農活,大學之後更是外出工作,卻依然能夠如此的秀雅,了解了許麗的這些情況之後,這一刻的許麗在楊廣眼中更加的美麗了。

「我二妹很厲害的,考上了水木大學,直接拿了獎學金,弟弟雖然只是高二,在學校也是成績頂尖。」

許麗有些自豪的說道。楊廣也是笑著表示佩服,這確實很厲害。

在廣場上散著步,聽著許麗說起她小時候的諸多事情,時間就這樣過去了。

將近十一點鐘的時候,楊廣將許麗送回了小區樓下,沒有急著下車,楊廣抓住了許麗有著薄繭卻很柔軟的小手,望著許麗,楊廣說道,「小麗,以後會越來越好的,我保證!」

這句話說得很沒有水準,沒頭沒腦的,卻很真誠,許麗也聽懂了,剔透的眸子中滿是柔和的望著楊廣。

「以後有什麼事情的話就來找我,嗯,我的意思是……」楊廣說得有些艱難,實在是不知道怎麼說好,他想說有困難就找自己,他可以幫忙。但是前幾年那麼艱難,許麗都沒有想過要出賣自己,楊廣也是擔心被許麗誤解,但是心中激蕩的情緒,卻是讓他必須說出些什麼來。

「我懂得。」許麗沒有誤會什麼,認真點點頭,「那麼我先上去了。」,說著拿起傘,楊廣當先下車,打著傘護著許麗下車,許麗也撐起傘后,沒有直接離開,遲疑了一下,擁抱了楊廣一下,之後朝著樓道口跑去。

懷中似乎還有著許麗身上的溫暖和馨香氣息,楊廣就站在樓下等待著,心中格外的舒適。

等到許麗站在陽台上揮揮手之後,楊廣才上了車,回家的路上,想著許麗的一顰一笑,想著她的哀傷和笑容,楊廣的臉上一直帶著柔和的笑容。

回到家中,先給許麗打了個電話,說了些自己到家了之類的沒有營養的話。之後收拾一下,楊廣躺進了主卧衛生間小池子一樣的豪華按摩浴缸內。和當年第一次談戀愛時的甜蜜感覺有些類似,越想許麗,越覺得她很好。

這樣的女人自己有幸遇到了,那就絕對不能錯過啊。說起來,楊廣真的感覺很幸運。以許麗的條件這麼多年下來追她的人肯定不少,條件好的也絕對不少,但許麗卻沒有動心,反而看上了楊廣。

雖然楊廣並不自卑,但也知道很多人都比他條件要好,什麼身高強壯學歷家庭背景經濟狀況之類的,楊廣以前說自己是個吊絲絕對沒錯,甚至許麗都不知道楊廣的身家,反而對他動了心。

除了感覺自己幸運之外,也只能說愛情這種東西真的是沒有多少道理的,美女配野獸這種情況經常可以看到,並不是這些野獸都是什麼土豪,只能說緣分和感覺真的很特別。

漸漸的,楊廣臉上的表情變得糾結起來,無他,越是覺得許麗的好,楊廣再想到自己曾經的夢想,負擔就越大,至於楊廣的夢想是什麼,那就很簡單了,如同尋常的大灰狼一樣,想要儘力的傳遞自己的基因罷了。

很多男人都有這個夢想,只不過有的有能力有的沒有能力,有的有膽子,有的沒膽子罷了。

楊廣也算是臉皮很厚的傢伙了,但是想到許麗,或者說想到有了許麗還繼續夢想的話,心理壓力實在有些大。這就是貪心不足啊!


想來想去還是糾結,哪個他都不想放棄啊。最終楊廣直接就不想了,先不管這些了,無論如何,許麗這樣的女人如果錯過了可是會後悔一輩子的。楊廣選擇了逃避這個問題!……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超級鐵匠鋪》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超級鐵匠鋪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尚動俱樂部,這裡是中海很知名運動俱樂部,不只是規模大,運動項目也很全面,設備和教練什麼的也都很出眾,更關鍵的是,距離水雲間的距離並不遠,甚至步行都花不了多久。楊廣如今就在這裡揮汗如雨著。

事實上楊廣只是找個合理的借口來掩飾自己的身體變化,身高也就算了,但身體變得矯健起來,那絲毫都不張揚卻充滿力量感的優美肌肉弧度,可是用二次發育可是解釋不了的,所以楊廣在這裡辦了個會員,起碼也算是個說得過去的理由。

而且尚動俱樂部的層次可不低,不說來往的都是高級白領,白骨精甚至金領什麼的,其中不少美女不說,這裡的教練團隊中的女教練水準也很高,很是賞心悅目。特別是在運動中的時候。

就像是楊廣如今正在和一位漂亮的女教練學習打壁球,楊廣的心也隨著球的動作也躍動著,到底是什麼球也就可想而知了。說起來,這樣的運動休閑俱樂部檔次高,收費也高,但也算是物有所值。

起碼其中很多運動項目,楊廣也只是聽過,也沒有試過。如今正好可以都體會體會,得到了鐵匠鋪能力之後,楊廣暴富,不用擔心錢財的問題,也開始享受生活了,起碼如今的他並沒有什麼堅定的夢想之類的,而且他也是很喜歡如今這種輕鬆悠閑的生活。這是以往工作中夢寐以求的,起碼遠遠沒到厭煩無聊的程度那。

手機鈴聲打斷了楊廣的眼睛運動以及身體運動,不過手機中傳來的消息卻讓他露出了笑容,和這位漂亮的女教練打了聲招呼之後,楊廣直接在俱樂部中洗了澡,開車去往了保時捷的4s店。

他之前訂的頂配卡宴終於到了,在店中看著大氣奢華的卡宴,楊廣的歡喜就別提了,付款之後,開著卡宴回家,至於李陽的那輛牧馬人,就讓店裡的一個服務員幫忙開回了水雲間,將牧馬人送入車庫送走店員之後,楊廣開著卡宴出去兜風了,熟悉著這輛車。



lixiangguo

那是來自於域外生靈的邪惡之音,恐怖,陰森,讓人不寒而慄。

Previous article

又一道幻化成獸形的閃電墜落,轟擊在凌霄的身上,凌霄遭受轟擊,身形微微一顫,強忍着劇痛,又有數萬條雷魂之力鑽入他的血肉之中,化爲血色雷蛇在其血肉之中游串。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