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紗織回憶着卡妙身上那冰與火所帶來的奇妙感受,微微一笑,道:“是的,我沒事。這都要謝謝你,卡妙!”

“不,一切託您的福!”卡妙臉上揚起一絲不易察覺的微笑,道。以爲他沒察覺到嗎?那吹走灰塵的狂風,出自誰之手……

紗織微笑着,也沒再多說什麼,只是轉身向前走了幾步。美麗的臉上掛着燦爛的笑容,對砸破房頂,從天而降的童鞋,道:“好久不見了,加隆~~!”

“哈哈……”加隆撓撓頭,尷尬的笑着,一時間也不知該做些什麼好。他道:“是啊……好久不見……女…額……紗織……”

紗織又是儼然一下,不意外的看到了加隆汗流浹背的模樣,她眯着眼睛,微微勾起的嘴角,挑着一抹慵懶與魅惑,金色的美眸從頭到尾的打量着加隆,道:“瞧瞧你~!多囂張的出場啊~~!震撼啊~~!”

“哈哈,意外!意外!”加隆訕訕地笑着,忍不住偷偷瞄了一眼不遠處,黑着臉,嘴角正不住抽抽的撒加。

好吧,女神大人!笑的這麼燦爛,您是在想落井下石麼?加隆有些想哭的衝動……

“加隆!”某撒黑着臉,叫了一聲。

“老哥,你也不必在繼續這個劣質而沒有說服力的話,連你自己都不信,這世上還有誰會信呢!”加隆聳聳肩,看着某撒,無奈地選擇了破罐子破摔,道。難道你真的認爲我會乖乖聽話?好吧,這還真是個奇蹟!他家老哥什麼時候對他這麼有信心了?

“……”於是撒加沉默,他承認那種事說法確實比較劣質,瞧女神大人那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他就基本上解了。

“你不該跟過來!我說過讓你呆在聖域。”撒加無奈地看了加隆一眼,道。

“哼!我怎麼可能呆得住?就爲了那種無聊的理由,你就拒絕帶我一起!”撒加不提還好,一提加隆便忍不住怨念地道。你們都走了,讓他一個人呆在那裏做什麼?穆回帕米爾了,小魚整天躲在花園裏種花,沙加除了冥想之外,就是說大道理,只剩下那隻螃蟹可以聊一聊了……

好吧,女神在上,他真的無聊的都快悶死了……他甚至寧願跟米羅鬥嘴,也比留在那麼沉悶的地方……

“好吧,這是我的錯!明知道你呆不住,還……”撒加嘆了一口氣,低下頭道,“可是如果你能不跟米羅鬥嘴的話,我也就不會這麼做了。”

“哼!誰有空跟這隻臭蠍子鬥嘴!”加隆冷哼一聲道。

“你說誰是臭蠍子!!”於是米羅立刻跳了起來。好吧,他明明什麼話都沒說,幹嘛又扯到他身上來?

“誰答話就是是誰!”加隆似笑非笑地看着米羅,道。

“如果我是臭蠍子,那麼你是什麼海龍將軍?”米羅冷冷的瞥了加隆一眼,輕蔑地道。海龍?恐怕是海馬吧!

腦袋上蹦起十字路口,加隆黑着臉怒吼道:“臭蠍子,你在找死嗎?”

“就憑你?有那種能耐嗎?依我看你還不及撒加的十分之一。恐怕你除了讓人失望也沒有任何能耐了!紗織和撒加會相信你能坐得住這纔是件神奇的事情。”米羅冷笑着,臉上掛着嘲諷道。

於是加隆的臉徹底黑了,只見他陰沉地道:“你不要太過分了,米羅!”

“難道不是嗎?你只會給別人添亂而已!”米羅眯着眼睛,看着加隆道。

“總比你們看着那個女人用那麼兇狠的招式攻擊紗織,卻只站在一旁的好!”加隆怒極,冷笑一聲,瞥了一眼米羅與其他衆人,然後在瞪了鈴琴一眼,道。

“我們纔沒有袖手旁觀!這是紗織的吩咐,不讓我們出手!”米羅一聽立刻漲紅了臉,大聲解釋道。

“難道你們打算等到紗織被殺了再動手嗎?”加隆眯着眼睛,一股莫名的氣勢悠然而生。

“不瞭解的是你吧!你覺得紗織應付不了嗎?”

“這並不能掩蓋你們讓她戰鬥這一事實,不管任何理由,戰鬥都是我們該面對的,而不是紗織!”

好吧,如果我們聖鬥士都向你們一樣坐在一旁喝茶,讓後讓女神大人戰鬥,那麼這世界還有天理沒?按照童虎老師他家鄉的話,這就叫做本末倒置!

額……感謝女神,沒想到他竟然還能把老師十三年前說過的一句話記得這麼清楚……果然是神蹟麼……

“我……”

米羅張張嘴剛想說些什麼,就在這時,卡妙阻止了他。卡妙淡漠的看着米羅與加隆,然後閉上眼睛,道:“夠了,米羅!加隆說的不錯,這是我們的過失!無論出於任何原因。”雖然不相承認,雖然這是女神大人的要求,但是讓他們確實失職了……

“沒有的事哦~~!”似乎是看出了他們的想法,紗織勾着嘴角,道,“這是我的要求,怎麼能怪到你們身上。加隆的話固然沒錯,可是我畢竟也不是豆腐,一碰就碎。你們不能這麼瞧不起戰爭女神!”

保護她這沒錯,但是把她當做豆腐就不太好了~!

紗織說着有看向加隆,道:“還有加隆,其實你跟過來我並沒有意見,不過如果你要跟米羅聯絡感情,也請你們適可而止!例如現在,就是非常不合適的地方……”紗織說着,不動聲色的掃了一眼四周,意味不明勾起嘴角。

雖然她喜歡看戲,可是畢竟還沒有演戲給人看的嗜好。要知道,看她的戲,收費可是很高的……

“不合適?爲什麼?”加隆高傲地掃了衆蜘蛛一眼,問道。事實上在他看來,還真不把這羣人放在眼中,就憑這些人又能夠做什麼?面對聖鬥士,他們就如同一個孩子!

好吧,童鞋你又驕傲了……難道就沒有人告訴過你,過分的傲慢會導致失敗嗎?

“現在的問題是,你把人家的人給丟進‘黃金三角洲’裏去了。”紗織繼續微笑中……

汗……

加隆這纔想起來,剛纔好像確實被被人踹進去一隻被卡妙送了冰棺的傢伙……

“這不能怪我!”加隆撇撇嘴,道。

“是的,這當然不能怪你~~!”紗織笑眯眯的看着加隆道,然後漫不經心的瞥了一眼不遠處的鈴琴。要怪當然只能怪某個loli而已,紗織意味不明的笑了……

某loli打了一個寒顫,顯然被女神大人風情萬種,意味深長,似笑非笑的表情給雷的不輕。更要命的那還是一張與羅潔愛爾極其相似的臉,於是某loli又華麗麗的想起了某個BT戀姐狂天使……

“呵呵呵~~!這件事我們當然不怪加隆你,不過我們只是想問一下,你能不能把我們的那位同伴在弄回來?”loli乾笑了幾聲,然後道。

好吧,感謝上帝,她終於見到了另外一位雙子了。雖然雙生子鈴琴見過不少,不說遠了,例如揍敵客家的亞盧嘉與柯特就是。如果說美人,鈴琴自然也見過不少,可是她仍然不得不承認,眼前這一對擁有近似神一般完美容貌的雙生子,還是這樣閃亮無比。雅典娜的後宮果然還素這麼強大無比啊~~~!額……她說錯了,是十二宮……

咳咳~~!果然是美人啊~!城戶紗織你果然還是豔福不淺啊~~~!好羨慕~~! 寵妻無度:老公持證上崗 爲毛我沒你這種好運啊~~!(某loli抽風中……)

看着抽風中的loli,紗織不意外的瞥見了某個一臉鎮定,沒啥表情,可是周圍卻陰雲滾滾的團大。於是紗織笑的更加動人。Loli,自求多福吧~~!

不過這是這邊的心裏活動,而那邊的加隆顯然就比較尷尬……

“弄回來?”好吧,加隆得承認,他一輩子也沒想過這種問題,準確的說法,這是個技術性難題,從來只有他們把人弄走,最多人家自己跑回來的例子,可是自己把人弄回來……

“抱歉,我做不到。你們的同伴現在應該已經在這個世界的某個角落中……”加隆心不甘情不願的撇着腦袋,道。事實上他覺得,你們更改擔心的是卡妙的冰棺材,他可不認爲那個人有能耐自己解決……

……

作者有話要說:於是加隆童鞋終於再次登場~~!撒花~~~!

首先是卡妙童鞋,冰山童鞋果然是灰常細心呢~~!

活力十足的彆扭系加隆,大概只有他的出場式會鬧這麼打動靜吧!可憐的蜘蛛窩就這樣毀鳥~~~!

爲了契合主題,有愛的雙子登場~~~!兩位美人看的晃花眼了撒~~~!果然紗織是幸福地啊~~~!後宮也素強大滴~~~!

木要霸王撒~~~!

5555555~~~!被霸王鳥……蕭索啊……淒涼啊~~~~!

於是……

猜會怎樣對待霸王?

嘿嘿嘿嘿嘿嘿~~~~~~~~~!!(奸笑……)

插入書籤 “抱歉,我做不到。你們的同伴現在應該已經在這個世界的某個角落中……”加隆低着頭,道。事實上他覺得,你們更改擔心的是卡妙的冰棺材,他可不認爲那個人有能耐自己解決……

……

“等等!你在開什麼玩笑!難道你只知道怎樣把人給弄走嗎?”某loli一聽,暴跳如雷地道。此刻什麼叫做優雅,什麼叫做淑女,什麼叫儀態,顯然此刻都被她拋諸腦後去了。她現在唯一關係的問題就是怎樣才能把西索給弄回來……

可是這話落在加隆耳中,就是在令他無法忍受了。好吧,這個女人以爲自己是誰?竟然敢這樣跟他說話?在這個世界上,連他老哥都沒吼過他,最多也就揍幾拳而已,可是這個女人……真是實在可惡!!

加隆的腦袋上毫不意外的蹦起十字路口,撒加無奈地搖搖頭,對於自己這位弟弟,顯然也從來都不是什麼好脾氣的主,否則也不會經常與米羅鬥嘴玩了。撒加有些頭疼的看了一眼紗織,只見紗織正一臉好心情的看着加隆,算了,現在只要她沒意見就行……

加隆一臉按耐不住的怒意,也沒好氣地道:“你以爲那是時空旅行啊!想去哪就去哪!想回來就回來!?”

“你難道就不會想想嗎?”loli氣急敗壞地道。

看白癡一眼的白了loli一眼,加隆理所當然地道:“我爲什麼要想這種無聊的問題!回不來是他自己太沒用,與我何干?”他是聖鬥士,是一名戰士,作爲一名戰士,所追求的是應該是完美的絕招,而不是給敵人丟下後路。他真弄不明白,難道這個女人的大腦是豆腐做的嗎?這都不明白!

當然,鈴琴的大腦自然不是豆腐做的,她只是急過頭了而已……

不過,加隆卻是被氣得不輕,蠻不講理的人他見過,但像這麼蠻不講理的,他卻還是第一次見。

“加隆,夠了!”撒加皺着眉頭,有些無奈地道。雖然他並不認爲是加隆的不對,可是作爲一個男人,而且還是聖鬥士,竟然跟一個小女孩吵起來,這實在是太丟人了。好吧,爲了聖域的顏面,怎麼也不能讓這種沒營養的話題繼續下去了。

一旁的卡妙閉着眼睛,似乎有眼不見爲淨的意思,只有眉頭微微蹙着,正表示着他看不下去的意思。卡妙道:“撒加說的沒錯!加隆,這實在太難看了!”

卡妙的話一出,甚至連修羅與艾歐里亞也一臉認同的點點頭。

米羅勾着幸災樂禍的笑容,對加隆道:“對!沒錯!加隆你這樣實在是太丟人了。竟然跟一個小丫頭一般見識~!還是你已經習慣了丟人現眼?”

加隆的腦袋上再次蹦起十字路口,他不爽地對米羅道:“臭蠍子,你給我閉嘴!不說話沒人會把你當啞巴!”

米羅勾着嘴角,瞥了一眼周圍明顯有看戲意圖的衆位蜘蛛,道:“咱們到底是誰在丟人給別人看呢?跟一個小丫頭吵架你真好意思!”

“小丫頭!?”加隆看着鈴琴,臉上一副你見鬼了,吃錯藥了的表情,他撇撇嘴,對米羅道,“喂!臭蠍子,你搞錯了沒?這個女人除了臉以外,還有哪裏像個12歲的丫頭!我看是個老妖婦才差不多!”

於是,鈴琴的腦袋上,成功蹦起了一個十字路口,臉上頓時醞釀着狂風暴雨,電閃雷鳴。老妖婦?難道這個男人沒長眼睛嗎?竟然能說她像個老妖婦!!別開玩笑了,現在她哪裏不像一個loli!這是標準的loli,在穿上巴洛克式的洋裝,絕對的可愛啊!

某loli咬牙切齒地看着加隆,怒氣衝衝地指着紗織道:“你眼睛瞎了嗎?我哪裏不像一個12歲的孩子?從頭到尾每一個地方都是標標準準的好不好!如果說不像,應該是她吧!哪有14歲的孩子,長的這麼成熟的!”

所有人的目光全部集中到紗織身上,確實……這個女人看上去怎麼也不止14歲……

雖然作爲女神她多大這沒人清楚,但至少有一點,我們還是清楚的,那就是她的這個人類身體,確確實實只有14歲,這有撒加可以作證。

不過,即便loli這麼說了,紗織倒也不急不惱,依舊是一副輕鬆自在,帶着些許懶意,半眯着眼睛,笑的一如午後的陽光般舒適溫暖,她看着loli道:“鈴琴,說實話。我覺得這實在不是你在糾結我到底多大的時候。你還是先擔心擔心西索比較好哦~!別忘了,他還在卡妙的冰棺裏呢~!我可不認爲它能自己脫困哦~~!”

其實,她也很好奇,你們說西索能在裏面呆幾天呢?

紗織閒閒地笑了,半眯着的眼睛,依舊如光輝一般。

好吧,確實現在這個問題比較重要。雖然庫洛洛除了知道西索很強意外,幾乎對這個大腦思維方式顯然與常人不太一樣的傢伙,沒什麼好感。可是他畢竟還是自己的團員不是嗎?而且還是被鈴琴一腳誤踹進去的,如果見死不救,顯然不符合他庫洛洛的審美觀……畢竟他也是團員啊~!

庫洛洛沉思了一會,看向俠客問道:“俠客有辦法確定到西索的具體位置嗎?”

俠客無奈的搖搖頭,道:“西索的手機不是我給的。”言下之意,他才認識西索沒多久,還沒時間做手腳呢!

庫洛洛一聽,不由皺起眉頭,黝黑的眼眸看着俠客問道:“沒有其他辦法了嗎?”

俠客遺憾的遙遙頭,他暫時想不到……

“衛星定位……”就在這時,卡妙卻突然莫名其妙的插了一句。

“額……你會嗎?”俠客撓撓腦袋,看着卡妙問道。事實上他最近也正在學這個,通過手機通話,確認地址的方式他知道,可是這種……目前正處於半桶水狀態……

卡妙抿了抿嘴,沉默了半天,才勉強擠出幾個字,道:“理論上……”事實上相關書籍他都看過,不過這也僅限於看看而已……還是你們認爲聖域會有相關設施讓他研究?

事實上,聖域會在電話服務區內,這都讓卡妙覺得不可思議……

不過正是因爲卡妙剛纔那句話,卻突然點醒了,某個急過頭的loli,她在卡妙的一句話下,突然靈光乍現,高興地大喊道:“對了!我們可以通過某大國的衛星定位,確定西索現在的位置!”她可記得,西索絕對是隨身帶着手機的~~!而她穿越之前正好學過這些……

庫洛洛深深的看着某個興奮的手舞足蹈的loli,微微勾起嘴角,那絲微笑細微的讓人幾乎無法察覺。庫洛洛問道:“大概需要多少時間?”

“額……我算算……”loli眨眨眼睛,開始進入自動計算狀態……

“這麼麻煩做什麼?這是西索自己的問題,與我們無關!”飛坦皺着眉頭,不耐煩地道。在他看來,那個男人不再最好!

就在這時,小滴眨眨眼睛,無辜的看着富蘭克林,然後問道:“西索是誰?”

好吧,大姐!這纔過去幾分鐘?你竟然都將你們的團員望了嗎?好吧,她承認,你夠強!

於是富蘭克林的解釋更加經典,只見他摸摸小滴的腦袋,道:“只不過一個變態而已。”

“他死了嗎?”小滴眨眨眼睛,繼續問道。

富蘭克林的腦袋上滑下一滴汗,然後道:“相信我,那個男人絕對沒這麼容易死!”他相信,如果那個男人都會這麼輕易的死掉,那纔是所謂奇聞……

“那我們爲什麼要找他?”於是小滴更加不明白了。

“……也許因爲他也是團員吧!”富蘭克林沉默了一會,道。

小滴看看富蘭克林,有些感慨似的道:“唉——!如果他死了就好了!這樣鈴琴就可以頂上來的!”

於是衆人汗……小滴你未免也太直接了吧……

話說就在這時,俠客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

……

當俠客接到這個電話,剛聽到電話那頭傳來的聲音的時候,他差點沒高興的跳起。於是這當然吸引了所有的眼球……

好吧,俠客要淡定~~!淡定~~!你乃蜘蛛腦~!不是猴子腦……

於是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呢?顯然這對於旅團而言,是個好事,至少讓他們暫時忘記了那個不知被丟在世界的某個角落,在未來會不會有人營救的西索童鞋……

因爲這電話是來自某剛被紗織確定爲半巨人兼4四分之一神族血統的窩金童鞋。

那麼首先第一個問題,窩金現在在哪?

事實上關於這一點,即使是窩金自己也不知道,當他醒來的時候就身處於某個荒山野嶺、原始森林之中,前不着村後不着店的,連半個人影子都欠不見,他都快懷疑自己還是不是在地球上了……

不過窩金得感謝富蘭克林,他記得聽他說過,迷路的話就向着太陽升起的方向前進。於是在窩金漫無目的的走了3天左右之後,他終於遇見了,第一個人影,而且還是一個村莊。

在經過一番洗劫之後,窩金終於找到了這個村子裏唯一一部手機,而他更得感謝的是,整個旅團之中,他還好記得俠客的號碼……

於是這同電話終於成立了……

不過,俠客現在關心的問題可不是窩金怎樣找到人的,而是他是怎樣把自己弄到那裏去的……

不用猜,他也基本上知道了,俠客偷偷瞄了一眼紗織等人,顯然除了這羣人誰還有這種能力?不過,他可不認爲自己能從這羣人口中套得到什麼消息,於是還是得指望窩金……

可是接下來,俠客卻徹底被打敗了,他不知道窩金是不是被小滴傳染上了,不知爲何,他的記憶竟然只停留在與自己分手,獨自去找鎖鏈手的那一段。好吧,看來他真的是被小滴傳染上了……

終於在確定了窩金的平安之後,俠客好不容易纔確認下窩金現在的位置,看來指望窩金能夠回來,至少還得需要半個多月的時間,還剩下這麼長的時間他們該幹嘛呢?

果然,還是先把鎖鏈手找出來再說吧!先剷除後患,總是好的……

……

要解決所鎖鏈手,首先需要了解對方。那麼想要了解鎖鏈手的最好途徑,當然是已經與他有過接觸的窩金。

不過我們的承認,目標是好的,想法是好的,可是窩金還記得多少?

顯然他是一問三不知的,除了還記得鎖鏈手是諾斯拉家族的保鏢之外,他的大腦裏基本上就只剩下一片空白了,連自己爲毛出現在那裏都不知道。

這個答案讓庫洛洛與俠客感到很無語,果然被小滴傳染了嗎?

好吧,既然他不記得,至少庫洛洛與俠客很清楚,一定有人知道。眼睛不動聲色的瞥了一眼不遠處的正說說笑笑的紗織等人,如果說她們不知道,那才真的是沒天理了……

可是他們會告訴自己嗎?很顯然,那是不可能的!庫洛洛對此不抱有期望。

“好吧,至少我們知道鎖鏈手是諾斯拉家族的保鏢。”看着庫洛洛沉默的表情,俠客一張可愛的娃娃臉上揚起笑容,試圖使氣氛熱鬧一些,至少不要這個沉悶。

“窩金只記得這些嗎?”庫洛洛問道。

俠客點點頭。隨手拿出一張紙遞給庫洛洛道:“我和窩金在獵人網站上,從諾斯拉家族成員的相片一個一個查起,窩金看到這張名單時,大聲喊過‘就是他們’!”

庫洛洛接過俠客遞來的紙,大概掃了一眼,道:“那是1號深夜的事,我昨天也上網查了。她是諾斯拉家族的老大的女兒。”庫洛洛說着,也拿出一張紙,然後繼續道,“這是我上網查到的保鏢相片清單。又多了兩個人。現在據我查詢後已經又過了一天。俠客,待會你在上網去確認。”

“是!”俠客點點頭道。顯然,獵人網站的更新速度是毋庸置疑的。

可是,果然很遺憾啊~!明明清楚,這裏有人一定知道鎖鏈手的下落,卻不能打聽……果然十分別扭呢!

“喂!女人你一定知道什麼吧!”飛坦冷冷瞥了一眼紗織,問道。他記得這個女人跟那兩個孩子是朋友吧!

紗織依舊一臉純良的微笑,看着飛坦反問道:“我確實與小杰、奇犽是好朋友,不過這又跟鎖鏈手有什麼關係呢?”

“那兩個孩子……我總覺得有些不對勁……”瑪奇道。

“可是我都說了啊~!這又與我有什麼關係呢?難道他們認識的所有人我都得認識嗎?”紗織看了瑪奇一眼,有些好笑地道。好吧,這都是什麼理論?

大牌老公寵妻上癮 “可是你能從他們嘴裏問出一些東西來吧!”俠客笑眯眯地道,宛若活脫脫的狐狸。

“那麼給我三個幫你們的理由,能說服我,就答應你們。”紗織瞥了他們一眼,勾着嘴角,眼中閃過一絲狡黠。說服她?在奧林帕斯誰不知道,她可是以頑固出名的,一旦下定決定,就很難改變她的決定……

簡而言之,這基本上等於不可能完成的任務……所以,蜘蛛們加油吧~~!

……

作者有話要說:於是這一章基本上就在鬥嘴中度過鳥~!

加隆童鞋,乃要淡定,淡定~~!越獄拿凳子是沒用的~~~!

lixiangguo

楊嘯跟著大先生來到了一處獨立的房前面。

Previous article

包惜弱本來最近就在策劃着要去蒙古一回或者去趟大金,對於兩個高層的人物進行一次清洗或者說是勸慰,讓他們去西方,去北方都行,只要不來侵犯中原便好,好吧,其實如今的中原已很是強大,並不需要包惜弱這般狗拿耗子,多管閒事了。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