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紅髮男子第一時間出現,看到在七重火窟深處,出現了一座通體火紅的蓮花座,而在蓮花座之上,靜靜躺著一顆龍眼大小,散發著濃濃葯香,蜿蜒著一道丹紋的白色丹藥。

雖然白色丹藥只有一道丹紋,但看到這顆丹藥的第一眼,紅髮男子還是感覺到它不凡之處。

他有一種感覺,眼前這顆丹藥,是他這輩子見過品質最高的一顆丹藥,更是他人生的一次大機緣,如果能得到,很可能會改變他的生命軌跡。

就在他想要靠近這顆白色丹藥時,他臉色微微一變,他感覺一道模糊地氣息正向他這邊靠近,速度之快匪夷所思。

「這個地方被我火靈聖子霸佔了,誰敢靠近,殺無赦!」

紅髮男子霸道的警告道。身體中的殺意陡然間爆發,他就彷彿一頭潛伏已久的惡狼,露出了鋒利的獠牙,殺意凜然,誰敢擅自靠近他的領域,他絕對會給那人致命一擊。

「火靈聖子,原來是他!」

臨來時,木青火又告訴了葉晨風不少中央大陸有名的天師,聖師。其中,來自於聖火谷,年紀不大,但實力超群,擁有九星天師徽章,距離聖師僅一步之遙的火靈聖子,更是讓木青火讚不絕口。

不過對於火靈聖子的警告,葉晨風不為所動,因為通過噬神腦的感應,他完全確定,蓮花座上那顆白色丹藥,絕對是超越斗魂大陸極限的聖丹,如果自己可以得到,不但可以藉助這顆聖丹衝擊五級戰獸皇季節,還能通過摸索聖丹丹紋,為天殿比賽做準備。

「媽的,小小四級戰獸皇,竟敢不聽我的警告,你真是找死!」

火靈聖子看著葉晨風無視自己的警告繼續靠近,頓時怒了,懸浮在他頭頂,擁有日月山河的古畫映射出無盡的光芒,宛如穿越時空的光羽,射殺向了葉晨風。

「下品聖寶!」

感覺到日月山河圖的威力,葉晨風毫不猶豫召喚出九蛟圖進行迎擊。

兩大聖寶對攻的瞬間,造成的破壞力如大海無量,浩蕩空間,可怕的威勢讓人忍不住想要跪伏。

「嗯,沒想到你也有聖寶!」

看到葉晨風控制九蛟圖抵擋住了自己日月山河圖的攻擊,火靈聖子露出了意外之色,看向葉晨風的眼神發生了微妙的變化。

不過眼前這顆聖丹他志在必得,任何人膽敢染指,都將是他生死大敵。

「這裡怎麼會出現一顆聖丹?」

葉晨風沒有理會火靈聖子,他的眼神完全被蓮花座上的聖丹所吸引,腦海中更是閃過數個念頭,他有一種感覺,這顆聖丹出現的太詭異,好像有人故意留在這裡一般。

「我數到三,如果你再不給我滾,別怪我辣手無情,取你性命!」火靈聖子目光鋒利的望著葉晨風,森然的警告道。

「不拿出點真本事,就想霸佔這顆丹藥,你是不是天真的有些可愛?」葉晨風將目光移到了火靈聖子身上,嘴角微微上翹,無所畏懼的說道。

「好好好,既然你找死,那本聖子就成全你,希望到了黃泉路,你不會後悔!」

說著,火靈聖子身體中爆發出滔天道意,一隻古獸虛影浮現出他的身體,增幅著他的實力。

下一刻,一柄鑲嵌著白色寶石,六尺六寸長,劍身刻畫著龍形器紋的極品道劍浮現出在他手中。

當他握住極品道器蒼穹劍時,整個人的氣勢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劍之道圖浮現出他的身體,他就如一柄出鞘的神劍,劍指葉晨風,渴望著飲血。 「嗯,沒想到你還是一個修劍道的高手!」看著火靈聖子身後浮現的劍之道圖,葉晨風露出了一絲鋒芒畢露的笑容道:「正巧,我也修劍道,今天就看看,我們誰的劍道更厲害。」

說著,極品道器冰龍劍出現在葉晨風手中,他身後同樣出現了劍之道圖,劍指火靈聖子。

「我會讓你知道,與我為敵,是多麼愚蠢的決定!」

火靈聖子瞳孔一縮,浮現在他身後的劍之道圖宣洩出大量的劍之道紋,如滾滾的潮水,瘋狂的湧入到蒼穹劍中,一劍刺向了葉晨風。

一劍掠空,絕殺無情。

火靈聖子這一劍,可謂是極其可怕,攻擊力更是超過了六級戰獸皇極限。

「天劍蒼茫!」

葉晨風手腕一抖,冰龍劍中垂落出大量的劍之道紋,一道如蒼茫大道般的劍芒縱貫劈落,帶著滅絕一切的力量,與火靈聖子刺出的劍芒交織在一起。

兩大劍芒交錯,激蕩出無盡的火光,大量的劍紋瀰漫了出來,在虛空中激烈的對斥。

硬拼一劍平分秋色,葉晨風和火靈聖子在同一時間繼續向對方發動攻擊,以快打快,以強戰強。

一時間,二人所處的空間,形成了恐怖的勁風,一道道刺耳的破裂聲不斷地炸響,整個空間遍布劍痕。

「這火靈聖子果然有狂傲的資本,實力竟如此的可怕!」

與火靈聖子激烈廝殺了一炷香的時間,葉晨風發現他攻擊手段層出不窮,對劍道的領悟竟然不弱於自己。

「青銅劍魂,融!」

葉晨風意念一動,青銅劍魂飛射出他的魂海,融進了冰龍劍中,瞬間將冰龍劍的攻擊力提升到了極限。

浩浩蕩蕩的大道之紋不斷在冰龍劍尖環繞,葉晨風一劍盪天,粉碎了火靈聖子交織出的一道道劍芒,如一道寒星,直刺向了他的胸口。

葉晨風一劍驚空襲來,火靈聖子瞳孔一縮,瞬間變招,在一瞬間刺出了三劍,呈品字形連續與葉晨風刺來的冰龍劍發動激烈的碰撞。

火靈聖子這一擊威力極大,但卻抵擋不住融合青銅劍魂的冰龍劍。

隨著葉晨風手腕一抖,勢如破竹的冰龍劍就絞碎了火靈聖子刺出的品字劍芒。

一道混合著數大道意的劍芒飛掠而逝,彷彿欲將天地劈開一般,斬向了臉色微變的火靈聖子,逼迫他不得不像一側閃避。

「血脈燃燒!」

雖然閃避開了葉晨風掠空一劍,心高氣傲的火靈聖子卻感到了奇恥大辱,他迅速燃燒了血脈之力,額頭上的三棱火紋映射出無盡的火光,大幅提升著他的實力。

「神魔血脈,天尊血脈,燃燒!」

面對火靈聖子,葉晨風不敢大意,在他燃燒血脈之力的瞬間,葉晨風也燃燒了兩大血脈,大幅提升著實力,手持冰龍劍繼續他發動攻擊。

一時間,兩大所向披靡的神劍橫貫虛空,撕裂大地,激烈的碰撞,劍氣劃過的空間,出現了道道縱橫交錯的劍痕,久久不散。

「乾坤劍陣!」

就在二人激戰到白熱化階段時,葉晨風突然變招,一劍刺出,三十六把乾坤劍陣飛射而出,瞬間演化成了乾坤劍圖,帶著一道道刺耳的破空聲,密集的攻擊火靈聖子,

「青銅劍魂,融!」

葉晨風催動乾坤劍陣全力攻擊時,他將青銅劍魂融進了乾坤劍陣中,增幅著乾坤之劍的攻擊。

一道道乾坤之劍斬落,彷彿可以劈碎虛空,撕裂大地,給火靈聖子帶來了極大的壓力。

「天火陣圖!」

攻勢被葉晨風推演乾坤劍陣鎮壓,火靈聖子果斷的召喚出了一面威力極大的陣圖,當他與陣圖融合在一起時,七重火窟中炙熱的能量瘋狂的融入到陣圖中,化成了精純的能量,融進了他的身體,增幅著他的實力。

「乾坤劍陣,合一!」

火靈聖子融天火陣圖全力反擊時,葉晨風控制三十六把乾坤之劍融合在一起,以氣吞天河之勢,斬向了他。

那茫茫的乾坤之劍斬落,彷彿要毀滅這方世界的根基,斬碎整個虛空,讓火靈聖子有一種世界末日即將來臨的感覺,不屈之心莫名的顫抖了一下。

「轟!」

乾坤之劍斬落,可怕的劍威粉碎了火靈聖子的攻擊,狠狠地斬向了他的腦袋。

一旦他的腦袋被乾坤之劍劈中,他將毫無懸念被劈死。

「日月山河圖,防禦!」

關鍵時刻,火靈聖子控制下品聖寶懸浮在頭頂,借這件聖寶之威,抵擋住了乾坤之劍的致命一擊。

「怎麼,你剛剛不是很狂妄嗎?怎麼這會卻動用了聖寶!」葉晨風看著臉色難看,體內氣血劇烈翻滾的火靈聖子,冷冷的譏諷道:「本以為你是一個人物,現在看來,只是孬種。」

「你找死!」

火靈聖子何曾受過這等奇恥大辱,他憤怒的咆哮一聲,繼續融天火陣圖,手持蒼穹劍向葉晨風劈來,勢必要將葉晨風殺死泄憤。

「兩億斤之力,爆發!」

火靈聖子像一頭被激怒的雄獅,瘋狂的襲來,葉晨風立即激發了五大穴竅的力量,手持冰龍劍全力迎擊。

當極品道器冰龍劍與蒼穹劍撞擊到一起時,一股恐怖的力量炸碎了蒼穹劍中涌動的魂力和道意,傳進了火靈聖子手臂中,震得他手臂皮開肉綻,流淌出大量的鮮血。

「眩暈術!」

就在火靈聖子吃驚之際,葉晨風腦中魂力爆發,形成了可怕的眩暈之力,轟進了他的魂海中,讓他的反應出現了一絲遲緩。

接著,葉晨風激發了青銅劍魂的最強威力,融進冰龍劍中,一劍破空,刺向了火靈聖子的胸口。

一時間,冰龍劍中龍吟聲四起,一條流動著先天道紋的冰龍飛射出冰龍劍尖,聲勢驚人的斬向了反應力大幅下降的火靈聖子。

「嗤!」

閃躲不及的火靈聖子被葉晨風一劍劈飛,身穿的上品道器戰衣被劈開了半米多長的劍痕,大量的鮮血不受控制的噴洒出來,染紅了他的身體。

一劍重創火靈聖子,葉晨風沒有給他一絲喘息的機會,手持冰龍劍繼續向他發動致命攻擊,想要一鼓作氣將他擊殺,結束戰鬥。

關鍵時候,火靈聖子一個十分狼狽的姿勢,就地一滾,快速的閃避到了一邊,抵擋住了葉晨風致命攻擊。

「我倒要看看你能躲幾次!」

葉晨風露出了一絲桀驁之色,手持冰龍劍全力攻擊,逼迫頗為狼狽的火靈聖子將日月山河圖懸浮在身前,護住了身體,抵擋著葉晨風一浪高過一浪的潮水般攻勢。

中央大陸絕世妖孽,目空一切的火靈聖子被葉晨風完全壓制住攻勢,險象環生。

ps:明天發嬌語嫣照片!看的朋友加公眾號:ylty83 「厲害,沒想到那四級戰獸皇境界的小子這麼厲害,手段層出不窮,這麼快就壓制了那個妖孽!如果那個妖孽沒有其他手段,那這顆聖丹註定與他無緣了。」

隱藏在七重火窟,一直在暗中觀看兩大頂級天才巔峰對決的白髮老者露出了難得的笑容,不斷在心中點評道。

「噗!」

在火靈聖子控制日月山河圖,全力抵擋了數十回合葉晨風兇猛攻勢時,還是被葉晨風一劍劈飛了出去,重重的摔在了地上,加重了傷勢。。

「天火兩重變!」

身處絕對的劣勢,火靈聖子動用了最後的底牌,他完全融合了天火陣圖,身體身體中浮現出兩大天火,借兩大天火之力,他施展了聖火谷從不外傳的秘法神通,瞬間暴漲了兩倍的實力。

「死!」

實力暴漲,渾身是血的火靈聖子又凝聚出了水火道圖,控制兩大道圖發動反擊,想要扳回被動挨打的局面。

「神通霸腳!」

火靈聖子瘋狂襲來,葉晨風掠空而起,一腳踏出,天地鎮壓,萬物哀嚎,霸腳之重,萬萬鈞,一腳粉碎了火靈聖子連續劈出的一道道驚世劍芒,將他一劍震退。

「神通,真龍變!」

下一刻,葉晨風燃燒了龍之血脈,增幅了七倍魂力,變化成了一條威猛不凡的血龍,散發著似深淵無所止境,若古岳浩瀚無邊的力量,撕裂了骨白色火海,攻擊向了臉色巨變的火靈聖子。

「吟吟吟!」

當葉晨風施展真龍變,撞擊在火靈聖子倉促間擋在身前的日月山河圖時,一道道讓人心生恐懼的龍吟聲四起,可怕的血龍不斷地爆發驚人的力量,粉碎著日月山河圖中宣洩的力量,給火靈聖子帶來了極大的壓力,不斷加重著他身體傷勢,轟擊著他節節的敗退。

「嗯,這是龍族旁系神通!這小傢伙不簡單,福澤很深,竟然學到了這等神通,真是讓人羨慕。」

目睹葉晨風施展真龍變的一幕,白髮老者對他產生了濃厚的興趣,繼續隱藏在暗處觀戰。

「日月山河圖,給我破!」

火靈聖子連續向日月山河圖中噴入精血,激發著它的攻擊力,最終破掉了葉晨風施展的真龍變。

「青天訣,天之荒爐!」

葉晨風恢複本體形態時,將青天訣運轉速度提升至巔峰,施展了青天訣繁衍的第三式,也是最厲害的一式攻擊火靈聖子。

「轟!」

天地暴動,火海沉浮。

在葉晨風全力推演下,滾滾道意和天之力融合在一起,幻化成了一尊交織著先天紋路的荒爐,帶著天道威壓,鎮壓向了臉色巨變,控制日月山河圖全力防禦的火靈聖子。

「轟!」

天之荒爐鎮壓在日月山河圖上,爆發出的力量直接讓七重火窟的空間發生了扭曲,方圓數里都在這一刻陷入到暴動之中。

「爆!」

火靈聖子借日月山河圖全力抵禦天之荒爐時,葉晨風爆喝一聲,引爆了天之荒爐,發動了這一式最致命的攻擊。

「轟!」

天之荒爐爆炸,可怕的力量如同星辰墜地,空間毀滅,讓人生畏。

霸道無匹的毀滅之力像一隻吞噬大口,將閃躲不及的火靈聖子吞沒了,瘋狂的破壞他的身體,加重著他的身體傷勢。

如果不是火靈聖子借日月山河圖,以及數大防禦底牌全力防禦,這一擊足以讓他失去戰鬥力。

「厲害,這小傢伙難道來自於九天神國,竟然掌握了青天訣,還修鍊成青天訣演化的最強大的一式!看來他極有可能是那顆聖丹的主人了。」白髮老者一眼認出天之荒爐的來歷,對葉晨風的身份產生了一絲好奇。

「火靈聖子,你大勢已去,乖乖認輸吧!」

葉晨風看著口吐鮮血,摔飛出數十米遠的火靈聖子,召喚出了九蛟圖,控制九蛟圖全面壓制日月山河圖,給火靈聖子施加壓力。

當兩大聖寶激烈對斥,九蛟圖依靠等級上的優勢和九條蛟龍之靈,壓制了日月山河圖。

這時,葉晨風將肉體力量發揮到極致,腳踏劍步閃現在傷勢極重的火靈聖子面前,掄起冰龍劍斬了上去。

這一劍,充斥著兩億斤之力,這一劍,融合了青銅劍魂和數大道意,一劍劈下,如一座山嶽輪動,可怕的力量讓劇烈翻滾的骨白色火焰瞬間熄滅了。

火靈聖子雖藉助兩大天火,提升了兩倍實力,但他傷勢太重了,根本抵擋不住葉晨風輪動砸下的冰龍劍。

冰龍虛影纏繞的冰龍劍每一次砸落,都劈的火靈聖子口吐鮮血,節節敗退,雙臂更是被超過兩億斤的力量震得差點折點,粉碎。

lixiangguo

一個時辰之後。

Previous article

「嗯~~~~~」葉小凡沉吟了,裡面似乎不好吧,雅妖還在裡面睡覺?不行!葉小凡心中如此想著。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