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紅狼咧著嘴,露出了寒光逼人的牙齒,想要咬胡三刀。

「啊,不要咬我,我……我是好人啊。」

說時遲那時快,胡三刀轉身跑了,躲到了鬼神娘身後。

紅狼並不想真的咬胡三刀,只想嚇唬一下。

大家看了明白,都笑了,葉天星笑得最開心,鬼神娘、胡三刀笑得最尷尬,他們二人的心裡最虛,如今更不敢動歪心思了。

碰到紅狼,的確是意外,也是好事,終於找到一個可以信得過的「朋友」,葉天星得以鬆一口氣。

在清明山如此危險的地方,有紅狼這樣一位忠誠的「朋友」,算是找到一座靠山,突然,它又轉身跑了。

「嘿,你去哪裡啊?」

葉天星眺望著,紅狼一去不回頭。

「葉姑娘,它是什麼意思?拋棄我們了嗎?」黑包子問道,有些著急、擔心。

「它就這樣走了,那些蛇回來怎麼辦?」胡三刀像個沒用娘們說道,完全慫了。

提到「蛇」字,其他的人面露膽怯之色。

葉天星雖然不知道紅狼去那裡,她堅信它會很快回來,不會就此拋棄她離開。

果不其然,不一會,紅狼就回來了,嘴裡叼著兩隻白兔,背上還馱著一隻梅花鹿。

「哇,這……這狼也太懂事了吧?見我們如此窘迫,還去給我們找吃的?真好。」黑包子發自內心的誇讚道。

其他的人又看愣了,心想這狼真的成精了嗎?

葉天星走了過去,替紅狼捋了捋飄逸的毛髮,說道,「你個臭小子,怎麼不說一聲就跑呢?」

紅狼眨了眨眼睛,賣著萌趴下了,很可愛、很討人喜歡。

「不用這副表情,沒有責怪你的意思。」葉天星笑了,其他的人也滿臉樂呵呵。

他們吃了丹藥,一點不餓,不過,面對這荒郊野外的野味,忍不住流唾液,想要嘗一嘗。

「這生的我可不吃,害怕得什麼怪病。」鬼神娘嫌棄道。

胡三刀也覺得,也不想吃。

「你們不吃算了,沒人逼你們吃。」

「哼!」鬼神娘搖曳著纖細的腰肢,走到了一旁,找了個位置坐下了。

胡三刀像跟屁蟲一樣跟在後面…… 其他的人開始忙碌起來,有的把兔子、梅花鹿的皮給剝了,有的開始生火,不一會,野味撲鼻的氣息在森林間遊盪,誘發人的味蕾,忍不住流口水,想要嘗一嘗。

邱道長他們銬好了一隻兔子,給葉天星拿來了,還未嘗,聞了一下,本來不餓,肚子咕咕的叫,撕下一絲肉,嘗了嘗,相當味美。

「想不到邱道長挺有一手。」葉天星說道。

「葉姑娘過獎了,我是在獻醜。」邱道長謙和道。

黑包子和其他的人吃了,也讚不絕口。

葉天星讓紅狼吃了一些,它嗷嗷直叫,好像是被燙著了,那滑稽的樣子真好笑。

一旁的胡三刀、鬼神娘聞到了味道,忍不住瞄一眼,看到他們吃得滿嘴的油,那麼香、那麼美味,真的很好吃,也很想嘗嘗味道,他們拉不下臉面。

「哎,三刀,不要那麼沒出息好嗎?一直盯著看,又不是沒吃過。」鬼神娘埋汰道。

胡三刀立馬收回目光,笑了笑,回道,「師娘,我哪有一直盯著看?你想多了,我才不稀罕呢。」

鬼神娘冷哼了一聲,沒有在這個問題上繼續糾結,轉而問道,「我們還是想想接下來怎麼辦吧?姓葉的能力真的很強,你我聯合起來不是對手,何況現在有一隻狼,還有黑包子、和小狐狸精追隨,我們更難下手。」

別說下手,胡三刀意識到想逃都跑不過。

「師娘,我完全不知道怎麼辦,只有乞求姓葉的能夠找到天山雪蓮,高興了大發慈悲放過我們。」胡三刀沒有底氣說道。

鬼神娘的腦子裡如一團漿糊,糊塗的很,不知如何是好。

「嘿,你們要不要過來嘗嘗?邱道長的手藝真的不錯。」黑包子說道。

鬼神娘很有骨氣,看都沒有看一眼。

胡三刀的意志沒有那麼堅定,未禁住野味的誘惑,走了過去,拿著一隻兔子腿,吭了起來,真的很好吃。

「師娘,你也吃點吧。」

鬼神娘還是冷冰冰的,一副拉不下臉面的樣子,堅持不吃。

「不吃算了吧,彆強求。」

吃完過後,看著地上的兔子皮,被剝得真是乾乾淨淨,手法相當嫻熟,比一些專門殺豬、宰羊的屠夫還要厲害,葉天星皺起了眉頭,看了一眼邱道長,看到他那雙長滿老繭的手,突然感覺很噁心,想要作嘔。

葉天星抑制住內心的感覺,當什麼沒有發現,找了一個乾淨的地方坐下了,目光時不時的落在邱道長身上。

「姐姐,你在看什麼啊?」阿莎問道。

紅狼也靠了過來。

葉天星搖著頭,示意沒事,摸了摸紅狼的頭,小聲問道,「紅狼,你在清明山呆了一段時間,有沒有看到一種很白,長得蓮花的花啊?」

嗚嗷!

紅狼低沉的回應著,葉天星明白了,它在清明山的日子不長,這個地方很大,它不知道。

「姐姐,你真是厲害,能夠聽懂它說什麼。」阿莎豎起大拇指,它更好奇葉天星與紅狼怎麼認識的?

「這話說起來就長了。」葉天星盯著紅狼,微微一笑,把過去的事,告訴了阿莎……

月明星稀,霧氣漸濃。

折騰了一天的眾人,疲憊的躺下了。

紅狼像忠誠的衛士守候在葉天星身邊,不離不棄,她想睡沒能睡著,心中總在擔心什麼,感覺一點也不好。

大概到了深夜,突然間,轟隆隆,靜謐的森林深處發出了劇烈的響聲,緊接著地開始在搖,山好似在動,他們幾個人猛然被驚醒。

「這……這怎麼了?發生了什麼?」

「地震了嗎?不好,快起來,跑吧。」

在驚呼聲中,大家著急的爬了起來,還沒有開始跑。

嘩啦啦!

那陡峭的大山上不停的有石塊墜落,一塊比一塊大,好似流星一般掉落下來。

「大家小心啊,注意躲避!」邱道長提醒道。

一顆巨大的滾石向邱道長砸去,他反應迅速,一溜煙躲開了。

胡三刀、鬼神娘跑得很快,一下子不見了人影。

黑包子、黑牛連滾帶爬也躲開了。

葉天星、阿莎、紅狼反應過來,準備跑,發現有一股無法言喻的力量,好似一條麻繩,把她們捆住了,拼了命的往一個方向扯拉。

「什麼東西在拉扯?」

葉天星試圖掙扎,根本掙脫不了,那股強大的無形的力量,就似鋼筋鐵鏈,鎖住了人,沒法逃脫。

「姐姐,救我啊!」

修為很弱的阿莎直接被那股力量強行給拖走了。

葉天星也想救,但是她都是泥菩薩過江,自身難保,被那股很變態的力量給拖走了,就像身處宇宙黑洞的邊緣,無法抵禦的吸力,把她給吸了進去。

嗷嗷嗷……紅狼咆哮著,很快聽不見它的聲音了。

再一眨眼睛,眼前沒了光明,只有一片黑暗。

葉天星還有意識,自己應該還活著,她感覺自己躺在地上,地上濕濕的,好像有水,她撐立了起來,四周一片黑暗,伸手不見五指。

凌空取出如意大鼎,三昧真火熊熊燃燒起來,四周頓時燈火通明,所有的所有映入眼底,仔細一瞧,葉天星被嚇了一跳,直接蹦了起來。

因為腳下全是骷髏頭,一具又一具,白森森的,就像一個巨大的墳場,好不嚇人。

稍稍冷靜,平復了一下心情,葉天星仔細的打量著四周,火光所及之處都是人工鑿除的岩壁,岩壁上有水滲出,長滿了青苔,空氣之中夾雜著奇怪的味道。

「這是什麼鬼地方?怎麼把我給吸了進來?」葉天星皺起了眉頭。

咚咚咚!

不遠處傳來了響聲,好像有什麼鬼東西。

「誰?是誰在哪裡?出來,不然我動手了。」葉天星拿出玄石鐵扇,準備動手。

「姐姐,是我阿莎,不用動手。」

熟悉、顫抖又帶著恐懼的聲音傳來,定眼望去,真的是阿莎,葉天星鬆了一口氣。

被嚇得不輕的阿莎,神色惶恐的跑了過來,挽住葉天星的胳膊,問道,「姐姐,這什麼地方啊?好多骷髏頭,死了好多好多的人,好恐怖啊。」 阿莎問的也是葉天星想知道的,但是她的腦子有點痛,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

「邱道長他們人呢?沒有被吸進來嗎?」阿莎問道。

「不清楚,你小心點跟著我,去前面看一看有沒有出路。」

「好!」

阿莎與葉天星小心翼翼的朝前走了去,一路上都是骷髏頭,他們好像死了很多很多年,有的骷髏身上還穿著麻布衣服,有的手中還握著古代士兵用的劍、長矛等兵器。

「姐姐,這不會是個古墓吧?」阿莎問道。

不知道,不過,葉天星猜測八九不離十,這應該是個古墓,這些骷髏應該是參與了古墓建設的奴隸,墓主人的後人,為了保存這座墓,就把這些參與建設的奴隸給活埋了,包括一些士兵。

這會是誰的墓地?

暫時不得而知,葉天星不想知道,就想快點出去,找到天山雪蓮,離開清明山這個鬼地方。

越往墓地深處走,裡面越陰冷,如意大鼎里的火被吹得差點熄滅,正因為火光不停的搖曳,看起來越恐怖,葉天星手臂上直起雞皮疙瘩,阿莎很害怕的緊緊的跟在她身後,一顆不願意離開。

「別怕,有我在。」

咚咚咚!

墓穴走廊的深處傳來了聲響,好像有什麼怪物襲來,聲音蠻嚇人。

「什麼東西?出來。」葉天星厲聲道。

那聲音突然消失了。

「怎麼回事?難道這個墓穴還有別的怪物?」阿莎的心提到了嗓子眼的位置,雙腿像被灌入了鉛水,挪動不了。

「不用這麼怕,走,過去瞧瞧,不信會有什麼怪物。」

葉天星膽子很大,心裡很虛,但是必須得離開這裡,這種古墓很危險的,多留一分鐘,多一分不妙。

「喂,是葉姑娘嗎?」突然有人問道,聲音充滿恐懼,顫抖不已。

葉天星、阿莎聽出了是誰,就是黑包子。

又往前面走了好幾十米,果然看到了黑包子,他躲在牆角處,一動不動,滿臉的驚恐,見到了葉天星、阿莎,苦澀的笑了,像去鬼門關走了一趟,活著回來了。

「哎,葉姑娘,真的是你們,嚇死我了。」由於沒有燈,也無火把,四周一片漆黑,黑得密不透風,黑包子嚇得差點尿褲子。

「這是什麼地方?我們怎麼會被吸進來?」黑包子好奇的打量著四周,眼裡還充滿驚恐。

「這應該是古墓,看來我們都被吸進來了。」阿莎說道。

「邱道長、胡三刀、鬼神娘他們人呢?」黑包子問道。

葉天星、阿莎搖著頭,他們決定繼續往前走,看能不能找到別的人。

拐了好幾個彎,又看到了好幾十具屍體,葉天星、黑包子、阿莎愣在了原地,因為這些屍體身上還有肉,沒有完全腐爛。

他們身上爬滿了各種蟲子,五顏六色,從他們的衣著來看,應該都是現代人,入這個墓不久。

「他們是什麼人啊?為什麼會死在這裡?」黑包子問道。

葉天星冷靜的觀察著一切,猜測道,「可能是盜墓賊,又有可能是像我們這樣的人,意外被吸進來,沒有東西吃,餓死在這裡。」

「餓死?你是說我們也會像他們這樣?」黑包子鼓著大大的眼珠子,懼怕死亡。

沒有人不怕死,除非已死的人。

「不要想那麼多,相信我,會找到出口出去的。」

跨過地上的屍體,葉天星、阿莎、黑包子繼續小心翼翼的前進。

離開這些屍首沒多遠,黑包子不小心踩到了什麼,哐當一聲響,把大家嚇了一跳。

「怎麼了?我踩到什麼了?」黑包子驚恐道,腳不敢動了,好似踩到了地雷,一松腳就會爆炸。

「別動,立在那裡。」

lixiangguo

她的眸子里滿是希望,明明這一夜之後,她就能成為晉王殿下的女人了啊,她說什麼也不要放棄這大好的希望啊。

Previous article

呂布揮出一擊方天畫斬,若擊中敵人,將會給武器附魔,揮斬敵人會造成真實傷害。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