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第二天。

蘇彥起了一個大早。

「阿彥,好早啊。」當蘇彥從樓上走下來的時候,正巧碰到從樓梯口走過的卡麗娜。

「卡麗娜小姐一如既往的早呢。對了,今天早飯是什麼?」

「包子,油條,還有豆漿與稀飯,都是你之前教給我的,今天是第一次試營業。還請多多指教哦!」

「哇哦,居然今天就開始賣了么?」

「嗯嗯,是的呢,你之前給我的食譜我差不多都看完了,都是很簡單的一些菜式,但是卻很新穎,真的搞不明白你的腦袋是怎麼長的,居然能想出這麼多好吃的東西來。」

「額。呵呵……,你滿意就好。」蘇彥尷尬的避開了這個話題。他可不想再這個話題上再深入下去。於是他開口問道「對了,卡麗娜小姐,班尼恩大叔起來了么?」

「他一大早就去跑到鐵匠鋪去了,現在應該在哪裡吧。好了,不和你說了,我得去準備準備了,等會就可以開始,記得不要忘記回來啊,我還指望著你給我點評點評的。」卡麗娜說完,就回到了自己的戰場去了。

蘇彥抱著昏昏欲睡的紫逸朝鐵匠鋪走去。

因為不是很遠,就在隔壁,所以出門走了兩步就看見班尼恩好像在卸什麼東西。

蘇彥走過去,與班尼恩打著招呼說到「班尼恩大叔,早啊。」

「喔!是阿彥啊,你也早啊。」

「你這是在幹什麼呢?」蘇彥看著眼前這顆巨大且黝黑的好似煤炭一般的石頭問道。

「朋友給我搞來一顆高級貨,今天剛到的,我打算敲一塊下來試試手。」班尼恩也沒藏著掖著,也直接的就告訴了蘇彥。

「哦哦,原來是這樣。」蘇彥看著這顆巨大的黑色礦石點了點頭。然後他繼續說到「對了,大叔,你這裡有沒有比我上次買的那把巨劍更為堅硬的武器啊?」

「巨劍因為特殊性,所以打造的時候,低料都是採用最堅硬的一種礦石叫零鋼來打造的。這已經是硬度極其大的材料了。如果再大,打造出來的武器就會因為太硬而變得脆弱,很容易折斷。」

蘇彥點了點頭,雖然並不是很了解鑄造的門道,但是他相信班尼恩不會騙他的。

「不過……」

蘇彥看著班尼恩問道「不過什麼?班尼恩大叔?」 「如果你能找到一種名為荒神玄鐵的天外隕鐵,或許可以打造出你說的那種武器。」班尼恩皺著眉頭說到。

「荒神玄鐵?」蘇彥好奇的問道。

「那是一種極其強大的材料,也是我們鍛造師們夢寐以求的材料。荒神玄鐵本身就已經奇重無比了,非神力無法撼動。但是在還是原鐵的狀態下,卻可以很輕易的被烈火所熔煉,在鍛造成器之後,便會變得無堅不摧。如果在鍛造的時候,還融入了持有者的精血,器就會變得更為神奇。

在持有者對器注入自身的力量時,器會根據持有者自身的力量去調整自身,讓持有者可以輕易的掌握,但是本身的重量不會有絲毫的變化,這樣就可以配合持有者施展各種各樣強大的戰技了。」

「好神奇。」蘇彥驚嘆道。他沒想到這個世界居然還有如此神奇的礦石。隨後問道「那麼我該去哪裡找這這個叫荒神玄鐵的礦石呢?」

此時,只見班尼恩嘆了口氣「荒神玄鐵已經很久沒有出現過了。而且也很久沒有聽到說荒神玄鐵現世的消息了。」

蘇彥表示這天沒法聊了。他苦笑著看著眼前的班尼恩,說道」好吧,大叔,那我不打擾你工作了,我自己去拿把武器好了,錢之後再給你吧。「

」嗯,行,去吧。「班尼恩笑了笑,沒多說什麼。接著自己忙自己的去了。

隨後蘇彥在班尼恩的鐵匠鋪裡面隨手拿一把巨劍就離開了。班尼恩自然不擔心蘇彥會賴賬,就算賴賬也沒什麼,僅僅憑藉蘇彥給他女兒多那些食譜,就足夠他們一家子幾十年的花費了。

而他只是送了幾把破劍給蘇彥,這筆買賣怎麼算都是他賺的,所以他並沒有計較什麼。

蘇彥重新拿了一把武器,回到旅店,正巧碰上從樓市下來對艾莉兒等人,與他們一起享用了一番卡麗娜做的早飯之後,蘇彥也給了一些點評。

事實上,蘇彥覺得卡麗娜已經做對很好了,不管是包子,油條,豆漿還是米粥味道都是極好的,這個世界的油都是純粹魔力榨取的,不存在劣質油的情況,所以做出來的飯菜,在色香味三個方面都達到了機制。

唯一缺少的就是歷史沉澱,而蘇彥的出現恰到好處的滿足了這一點,中華上下五千年飲食文化的積累,可不是這個世界所能比較的。

官道上。

蘇彥,艾莉兒,莉婭以及艾麗莎四人駕駛著馬車朝著北方進發著。

馬車裡面,只有蘇彥,紫逸,還有艾莉兒與艾麗莎,因為在眾人之中,只有莉婭會駕駛馬車,所以這個工作就直接交給她了。

他們這一趟出發並沒有選擇從危險重重的魔獸森林的通過,而是選擇了相對較為安全的官道。

魔獸森林雖然近,但是危機四伏,所以在各大帝國建立之初,就有在帝國之間建立了貿易路線,來維持恆久的發展,時至今日,這些貿易路線也就成為了官道延續到了現在。

只是,雖然從官道走,的確是安全了許多,至少不用擔心那些魔獸的突然出現,但是相對的,路程也變得遙遠了一些,總之各有各的好處吧。

之前一直都有提到物資的問題,之前在魔獸森林,莉婭與艾麗莎是被假情報騙到哪裡去的,情報中告知讓他們前往那邊去拿物資,實際上卻是卡基事先準備好的陷阱,所以事實上,從任務開始,莉婭與艾麗莎都沒有見到過物資。

而在出發之前,蘇彥等人又親自跑了一趟傭兵工會,才確認了物資是什麼。

這次的任務,其實是運送一些醫療物資到那邊,因為北方戰事已經發展了一個不可逆的狀態,前線有大量的傷亡,但是面對日以繼夜的攻城戰,帝國的士兵雖然驍勇,但是卻也不堪重負,傷亡就此開始不斷的增加。

然而事實上,在戰爭中,死於戰鬥的人或許很多,但是真正佔比最大的還是受傷后得不到有效的治療導致死亡的。

所以,現在前線需要大量的治療物資,但是這件事情又不能引起恐慌,所以才把任務放在傭兵工會來執行的,一來是希望借用民間傭兵的力量,二來也是為了不引起恐慌。

從塞萊姆鎮往北一直前進,驅車需要走上三四天的時間,才可以看到塞隆要塞,然後又要用一天的時間才可以真正的抵達哪裡。

而在這一路上,基本上是看不到人的,偶爾或許會路過幾個小村子,但是人口都是比較少的。

只是一旦塞隆要塞被攻破,這些村子必然會成為下一批的受害者。蘇彥表示自己並不是什麼偉大的人,但是這種時候,他覺得自己還是有必要站出來的。

因為他知道「能力越大,責任越大」的道理,過去或許因為沒有能力,幫不了別人,但是現在有能力了,如果還是沒辦法幫助別人的話,那麼他來到這個世界還有什麼意義?難道僅僅只是天神安排他的一場異世界的旅行么?蘇彥並不這麼認為。

馬車內,艾麗莎與艾莉兒都睡著了,蘇彥抱著紫逸,問道「紫逸,塞隆要塞是一個什麼樣的地方?」

「算是這個國家的邊境吧。」紫逸想了想說到,然後用爪子撓了撓自己的腦袋,接著說道「主人其實沒什麼好擔心的,依靠主人的力量,任何危機都可以請以化解,再加上有我幫忙的,肯定可以事半功倍的。」

蘇彥笑了笑「嗯,是啊,紫逸可是神獸啊。只是比起戰爭,我更加希望能夠以和平的手段來解決這次的事情。」

「不管主人做什麼,我都會陪在主人身邊的。」這個時候,紫逸深深的表了一次忠心。

蘇彥沒有再繼續說話,就這麼靠在椅子上,撫摸著紫逸的毛髮。

半晚的時候,蘇彥等人抵達了距離塞隆要塞還有兩天半左右路程的一座小鎮。小鎮人口並不多。

莉婭停好馬車之後,對蘇彥等人說到「今晚就在這裡休息吧,這可能是我們接下來幾天最後能看到的村子了,再繼續往北,晚上咱們只能野營了,所以得在這個村子準備一些野營的物資。

「嗯,需要幫忙,就告訴我吧。」蘇彥說到。

接下來,蘇彥與艾莉兒,莉婭與艾麗莎分成兩組,莉婭與艾麗莎去採購接下來幾天需要用的物資,而蘇彥與艾莉兒則尋找今天晚上住的地方,兩個小時之後在驛站這裡匯合。

村子並不大,所以很輕鬆的蘇彥就找到了住的地方,付了定金之後,就開始在村子里閑逛了起來。

而莉婭那邊就不容樂觀了,好在在出來之前,就已經準備了一些物資,比如帳篷什麼的,現在只要準備一些常用的物品就可以,比如打火石,鍋之類的,還有夠接下來幾天食用的食物。所以東西實際上並不多,花了點時間就基本上都搞定了。

兩個小時之後,四個人在驛站匯合,蘇彥帶著莉婭與艾麗莎去了住宿的地方。

晚上就這樣的簡單的對付了。

入夜…… 入夜……

一陣陣怪叫聲,讓蘇彥不得不打起十二注意。

「看來今天晚上應該不能好好休息了。」與蘇彥同一個房間的莉婭也睜開眼睛說到。

「交給我吧,你安心睡覺,明天可還要靠你駕駛馬車呢。」蘇彥笑著說道。

莉婭不知道蘇彥要搞什麼,就這麼默默注視著對面床鋪上的蘇彥。

此時,只見蘇彥操控著手上的智能腕錶,接著打開了腕錶上的地圖軟體,接著對著語音控制器說道「掃描方元100公里內的所有惡意目標。」

隨即,只見腕錶上的地圖內飛快的出現一些圓點,而這些圓點,就是他周邊那些對這裡帶著惡意的傢伙。

「還真不少呢?不過很抱歉了,你們就先休息一晚上吧。」

「全選所有目標,同時釋放魔法Sleep!」蘇彥對著手腕吟唱道。

隨即,只見屋外微微亮起一陣光芒,然後原本嘈雜的夜晚也安靜了下來。

莉婭驚奇的看著蘇彥「你是怎麼做到的?」

蘇彥指了指自己手腕上的腕錶說到「這是我的魔器,可以幫助我使用無屬性魔法,剛才就是靠他完成的。放心睡吧。」

莉婭看著蘇彥手腕上的那個東西,發現自己並不認識,但是她也沒多問,然後看了一眼妹妹艾麗莎,接著靠在床靠上睡著了。

在莉婭睡著之後,蘇彥也陷入了沉睡。

安靜祥和的一夜就此過去,第二天一早。

「啊,睡的好舒服啊,好久都沒有睡得這麼舒服了。姐姐,你說是不是啊。」艾麗莎伸了一個懶腰,舒展著自己的身子。

「是啊,好久沒有睡的這麼安穩跟踏實了。」說到這裡的時候,莉婭的臉莫名其妙的紅了起來,然後偷偷的看了一眼背對著她的蘇彥。

此時的蘇彥正在試圖叫醒艾莉兒,或許是因為睡得太舒服了,所以不管蘇彥怎麼叫,艾莉兒都是無動於衷的,換了個方向繼續睡。這著實難道蘇彥了。

看到蘇彥對艾莉兒沒轍的時候,莉婭說到「還是讓我來吧。」

蘇彥回過頭看著莉婭,然後尷尬的點了點頭,這個時候,莉婭說到「你先出去在外面等一會兒。」

對此,蘇彥只能選擇照搬了,自覺的推出房間,然後靠在牆壁上,耐心等待了起來。

只是沒有讓蘇彥等太久,睡眼惺忪的艾莉兒就被莉婭還有艾麗莎給推著走了出來。

「你是怎麼辦到的?」蘇彥好奇的看著莉婭問道。

「這可是女神之間的秘密,男孩子是不能知道的。好了,蘇彥,我們該準備出發了。對了,昨天晚上……」莉婭突然想到昨晚的事情,還是有些擔心自己等人離開之後,這個村子會不會有麻煩。

「啊,嗯,我知道你的意思了。」蘇彥立即明白了莉婭的意思,只見他掏出腕錶,然後對著腕錶下達著指令,「既然這樣,那就一勞永逸吧。」說完,蘇彥點選了地圖上的所有紅點,然後吟唱道:多重!閃耀吧!神聖之矛![Sacredspear]

緊接著就聽見屋子外面響起一陣陣的巨響,持續了幾秒鐘才停歇,這一震動引起了村子里村民的注意。

為了平息村民的恐慌,蘇彥等人特地和村民們解釋了一番,得到答案之後,村民們便安心下來了,同時也感謝蘇彥的所作所為。

因為如果蘇彥就這麼一走了之,十有八九村子會遭殃,但是蘇彥卻在離開之前幫他們解決了麻煩,哪怕這個麻煩是蘇彥他們迎來的,但是質樸的村民們還是無比感激的。

緊接著,蘇彥,艾莉兒,莉婭還有艾麗莎就繼續朝著北方的塞隆要塞進發了。只是在前往那邊之前,蘇彥覺得還是要先去看看那些被他擊倒的人。

「沒有任何發現,應該是死士。」艾莉兒和莉婭以及艾麗莎檢查了大部分的屍體,清一色的沒有任何問題。

「那麼到底是誰派來的呢?」蘇彥問道。

「會不會是跟卡基那些傢伙一夥的?」莉婭問道。

艾莉兒皺著眉頭說到「不排除這個可能,總之接下來我們都小心一些吧。路上能不停歇就不要停歇了,儘快趕到塞隆要塞。」

「嗯,只能這樣了。」莉婭點了點頭,贊同艾莉兒所說的。

因為沒人知道接下來還不會出現這種事情,雖然有蘇彥在一邊,但是難保會出現特殊的情況是連蘇彥都應付不了的,所以為了杜絕這種情況,莉婭贊同艾莉兒的提議,馬不停蹄的往塞隆要塞趕,早點完成委託,便早點解脫。

蘇彥嘆了口氣,說到「其實這個任務靠我一個人就可以完成,你們沒必要陪著來的。」

「這麼行!」蘇彥的話,第一個引來莉婭的不滿,只見她瞪大了眼睛看著蘇彥,說道「我們可是朋友,更何況,這個委託是我接的,按道理來說這應該是由我艾麗莎來完成的,現在已經扯上了你們,我就已經很過意不去了,如果就靠你去完成,而我再這裡等待結果,然後拿獎勵,我無法接受!」

蘇彥無奈,他知道莉婭是一個很強勢,很有原則的人,一旦她決定了什麼,或者說認定了什麼,是絕對不會做更改的。

繼續上路。

接下來的行程,可謂是馬不停蹄,莉婭駕駛著馬車在官道上一路疾馳,除了夜晚必要的休息之外,其他時間全都用在了趕路上了。

所以,等他們抵達塞隆要塞的時候,比起之前預定的時間還要早上一天。

塞隆要塞關卡城樓之下。此時的城樓上,到處都豎立著黑旗軍的軍旗,顯然黑旗軍已經抵達了這裡,並且在這裡鎮守。

只是,此時因為是戰爭發生的時候,所以城門全都是關閉的,蘇彥等人的馬車也直接被擋住了去路,需要盤問之後才可以放行。

「我們是奉了帝國之名前來送物資的,還請讓你們的指揮長出來核實。」此時,莉婭拿出委託捲軸,打開領著說到。

城樓上的人聽到這個消息,立即說到「你們稍等,我馬上去通知將軍!」

說完,迅速的就跑走了。

沒多久,原本緊閉的城門被打開,一個身負鎧甲的男人率領著一隊隊伍來到了蘇彥等人的馬車前面。

然後只見那男人從馬上下來之後,摘掉了自己的帽子,哈哈大笑著說到「哈哈哈!終於!我終於等到你們的到來了!我代替那些受傷的士兵們謝謝你們!謝謝你們不畏生死的送這批物資過來!對了,忘了自我介紹,我叫弗雷德·拉克·布萊斯瑞特。目前是黑旗軍的統帥。」

當莉婭聽見對方自報名字的時候,楞了一下,然後驚叫了起來,經接著難以置信的說到「你……,你,你是弗雷德將軍?」

「誒~~~~!莉婭,你說他是將軍?」蘇彥也驚訝的叫了起來。

然後仔細的打量了一番眼前的弗雷德,畢竟他可是第一次如此近距離的見到一位將軍。

「想不到你居然知道我,不過現在不是說這些的時候,藥品物資在哪裡?最近幾天的攻城戰我們有出現了的傷病,要是再得不到救治,這場戰必敗無疑,不過好在你們趕來了。」弗雷德此刻沒有心思跟蘇彥等人聊天,作為一名統帥,他更在乎是戰爭以及士兵。 「那個,很抱歉,其實我們並沒有帶物資過來。」蘇彥厚著臉皮說到。

當蘇彥說完,弗雷德看著蘇彥說到,直接抽出了身上的配劍,然後對著蘇彥說到「就你剛才說的那一句話,我就可以直接把你的頭留下!」

「那個,你能不能先把劍收起來,雖然我們的確沒有帶物資來,但是我卻有辦法治療那些受傷的士兵以及解決這次麻煩。」蘇彥認真的說到。

弗雷德看著蘇彥,「我憑什麼相信你!」

只見蘇彥早就做好了準備,用腕錶上的地圖功能,鎖定了所有受傷的人員。

「多重,recovery!」

只見城堡內光芒不斷的閃現。弗萊德看著蘇彥,呵斥道「你到底在幹什麼!」

而就在這個時候,一個士兵急匆匆的騎著馬跑了過來。

「將軍~~~~!」士兵感到弗雷德身邊,立即從馬上跳了起來。

lixiangguo

就在陳岳擔心這種劇烈強大的能量波動摧毀自己的氣海之時,那個虛無的鼎突然閃現而出,直接把已經形成的完整圖案吞了進去。

Previous article

這次他簡直是得不償失。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