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 第一百七十章彩鳳姑娘

林天飛快的回到了自己的軍帳,召來死胖子和秦空,將自己的打算安排給了兩人,秦空的性格比較冷冽,林天便讓他主要負責淬鍊天罰狼騎兵,這一百狼騎兵乃是林天現在的心血,絕對不容有失,死胖子從中抽走了二十名天罰狼騎兵,想要組成自己的射手團,林天自然是答應了,他特意給死胖子安排了自己的訓練,想來死胖子也不敢有半點的懈怠。

秦空和死胖子知道林天有自己的安排,他們必然遵循林天的安排,也不過多關心林天接下來要幹嘛,並不是他們不關心,只是有些事情不該他們過問,他們相信林天,比相信自己還要相信……

林天離開了戰界,他回到怒戰殿外,馨兒早就已經等候在了那裡,她這段時間一直守候在怒戰殿外,此時林天一步跨出怒戰殿,殿外香氣氤氳,薄霧淡淡,十分的美麗,林天深吸了一口氣,然後嘴角帶出一絲的笑意……

只有回到了這裡,林天才感覺到了一切都是那麼的輕鬆,在通靈寶鏡中,林天感覺前所未有的自在,他看著馨兒,有著一絲激動,馨兒也是微微一笑,她宛如小仙子一般,身姿輕柔,明眸皓齒,一朵紅蓮初出水,實在是唯美至極,林天輕輕地將馨兒摟進懷裡,一股溫暖的感覺在心中盪開……

「哥哥,馨兒想你了……」馨兒好像仙女一般,聲音輕柔,她微笑著說道,讓人忍不住憐惜,林天微微點頭,將懷裡的馨兒摟的更緊了……

「馨兒,哥哥的實力又進步了,當初要不是因為你,我也不會有今天,所以,放心吧,哥哥絕對不會離開你,我會一直陪著你,常常來看你的…..」林天的聲音很輕,但是很堅定,他確實是將馨兒當做自己的妹妹,希望一輩子都照顧馨兒……

兩人交流了一會兒,林天便告別了馨兒,他緩緩地離開通靈寶鏡,山巔之上,狂風大作,他在此盤膝了三日之久,一直閉目,迎著狂風,此時緩緩地睜開了眼鏡,一道精光暗含其中,隨後,光芒內斂,他的心神盡皆回歸,整個人的精氣神更勝以往,實力隱隱又有所提高了……

他一回頭,老酒鬼正喝著烈酒,上下打量著他,老酒鬼已經在這裡等了三日了,要不是感覺到林天的心神還在,他都要直接動用魂力攝魂了……

「臭小子,你要是再不回神來,我可要動手了,三天時間,這可比上次的一個晚上要長的多呀……」老酒鬼一臉的不爽,他在這裡等了三天,而且還是提心弔膽,任誰都會十分的不爽…….

「麻煩了,師傅……」林天無話可說,在山巔之上,林天看到了一頭獵虎的軀體,三頭猛狼的屍首,還有幾隻飛鷹的鷹爪,顯然這都是老酒鬼保護自己,所獵殺的凶獸,所以林天自然是感激不盡,否則他的身體必然被凶獸破壞的殘破不堪,甚至已經被吃的一乾二淨了,回過神來也絕對沒有什麼用處了……

「好了,廢話少說,好在實力有所進步,而且耽誤了三日,所以基礎的煉器術,我就不打算在你身上浪費時間了,接下來要學習的就是真正的煉器,當然,還是先從簡單的開始,不過在這之前,你應該買點基礎的裝備,走,前面幾十里,有一處小鎮——秋風鎮,去那裡買東西……」老酒鬼大手一揮,他的酒葫蘆裡面貌似也沒救了,這也很正常,三日沒有挪過步,他除了喝酒,就是吃肉,哪裡夠喝?

林天不敢怠慢,跟著老酒鬼向著山下奔去,他沒有聽說過什麼秋風鎮,而且任誰都不喜歡在荒無人煙的山林中生活,整日與凶獸為伴的感覺實在是太瘮人了,兩人一前一後,搖搖擺擺的向著幾十裡外的小鎮走去……

秋風鎮乃是一處山林小鎮,靠近靈崖山脈,其中傭兵團比較多,大都是進山打獵或者採摘各種草藥等等,小鎮雖小,但是五臟俱全,該有的都有,其中最多的就是酒館,傭兵們刀口舔血,自然生活也十分的瀟洒….

此時的秋風鎮最有名的酒樓——彩鳳樓有著一群傭兵正在大肆喧嘩,他們一個個喝著烈酒,或臉上帶疤,或斷臂瘸腿,一個個背胯馬刀,狂妄無比,這就是他們的習慣,這就是他們的生活,他們已經習慣了,每日都是這樣過來的,彩鳳樓中,有著一些小姐一臉的諂媚笑意,向著這些傭兵大爺們拋著嫵媚的媚眼,那些傭兵大爺們,一個個也是十分的激動,憨笑聲震動整個彩鳳樓……

恰在此時,那彩鳳樓的門口,出現了一老一少,自然,正是林天和老酒鬼了,林天一臉的不情願,而老酒鬼則是一臉的興奮,此時林天才知道,原來老酒鬼不僅嗜酒如命,還如此好色,以前一直都沒看出來呀?

「老傢伙,我們來這裡幹嘛?你不是要喝酒嗎?其他地方也有呀?你非要來這裡幹嘛?」林天的聲音不大,老酒鬼一臉的笑意,然後對著林天眨了眨眼睛……

「臭小子,你知道什麼?這彩鳳樓可不簡單,別真以為這是什麼風月場所,這彩鳳樓里可是有著一隻鳳凰,要不然怎麼會叫彩鳳樓?你個笨蛋,我帶你來,自然是想讓你見識見識……」老酒鬼一臉的神秘,他微微低沉的說道,而林天的臉色已經完全變了,他聽不得鳳凰兩個字,因為那是他的禁忌……

林天已經不理會老酒鬼,邁開步子,向著彩鳳樓內走去,他目光如炬,帶著燃燒的火花,彩鳳樓的彩鳳到底是誰?他必須要探究清楚,但凡有一絲的機會,他都不願意放棄……

彩鳳樓內,傭兵們正在尋歡作樂,他們一個個皆是雄壯魁梧,背胯馬刀,霸氣十足,有著樂女作陪,風塵味很濃,林天走在前面,老酒鬼笑眯眯的走在後面,兩人進入了樓中,老鴇笑眯眯的走了過來,看著林天,目光中射出驚喜,這等年輕小哥,真的已經好多年沒有見過了……

「哎呦,這位公子哥,太有眼光了,竟然知道來我們彩鳳樓,實在是讓我們彩鳳樓蓬蓽生輝呀!公子這邊請,我們彩鳳樓什麼都有,公子一定要吃好,喝好,玩好……」那老鴇一身風塵味,身上罩著一件青衫,顯得無比的俗氣,她濃妝煙熏,實在是宛如夜鬼一般,但是她自己好像完全沒有發現,依舊還是一臉的諂媚,實在是讓林天噁心..

林天雖然終日都在山林中修鍊,但是肌膚晶瑩剔透,眉眼清秀,目光炯炯有神,十分的清爽不凡,樓中,無數的傭兵也看到了林天,已經吹起了口哨,就連那些風塵女子也一個個眼冒精光,這等小鮮肉確實是太少見了……

林天並不做理會,他強忍著內心的翻湧,看著老鴇,然後微微笑了笑,說道:「我來,不是要喝酒,我只是來找一個人…..」

林天說的很輕,周圍的傭兵一個個都聽得認真了起來,老鴇臉色也是微微一變,彩鳳樓什麼最出名?遠近都知道,但是這是禁忌,至少就目前看來,這絕對是禁忌,難道這個少年真的是來找她的?老鴇絕對不敢相信……

「我來,是要找彩鳳姑娘的,聽說她就在這裡……」林天說的很認真,不像是在開玩笑,但是其實老鴇希望這個少年真的只是在跟自己開玩笑……

林天此話一出,整個彩鳳樓中都安靜了下來,轉瞬之後,彩鳳樓中的傭兵一個個都嗤笑了起來,他們沒想到還有這麼不著調的少年,如此瘋狂,簡直就是活膩歪了,傭兵們將自己大腿上的陪酒女拉開,然後一個個都嗤笑著站了起來,看著林天,像是看一個即將死去的少年一般……

老酒鬼已經拿起一個酒壺開始喝了起來,他臉上帶著笑意,笑眯眯的躲在一個角落看著即將上演的好戲,他將少年騙到這裡,就是想要讓這個小子吃點苦頭,好報自己苦等三日的仇……

「小子,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還想見彩鳳小姐?你知道死字怎麼寫的嗎?哈哈,狂妄的小子,吃我一拳,然後在跟我說話…..」一位五大三粗,宛如鋼鐵一般的大塊頭傭兵哈哈大笑,然後一拳對著林天轟了過來,他力量巨大,手臂粗的像是人的腰肢一般,他毫不客氣的一拳,完全沒有預兆……

林天沒想到這些傢伙竟然這般猛烈,完全不知道自己說錯了什麼,就已經有一拳轟了過來,他眉頭微微一皺,臉上掛起一絲的不爽,他才不管什麼大塊頭不大塊頭,他也是怒了,右手一握,麒麟臂閃現青光,他后發制人,一拳對轟出去…….

轟~~~~~~

整個彩鳳樓彷彿都抖動了一下,少年後退一步,右手一甩,然後靜靜的站在原地,而那莽漢已經被轟飛了出去,直接撞碎許多桌椅,萎靡的倒在了地上,整個人的氣息已經完全紊亂了…..

林天一拳便已經揚威了,他站在原地,掃視一眼周圍的傭兵們,然後冷冽的眸子射出寒光,讓的無數的傭兵都噤若寒蟬,不敢在亂語,林天這才轉過頭,看向身後已經完全獃滯的老鴇……

「我說我要見彩鳳姑娘,不知道你還有什麼意見嗎?或者說大家,誰還有什麼意見?」林天這一次說話,沒有人再笑,沒有人敢說話,少年太冷了,但是那一拳卻讓所有人心裡顫抖……

「這個……這位少爺,這不是我能夠說了算的,你要見彩鳳姑娘,那麼您需要去問問這截殺傭兵團的團長截殺大爺,只有他才能夠決定誰能夠見到彩鳳姑娘,我們都沒有這個權利……」那老鴇現在已經被震撼的說不出一句話來了,她獃滯的看著林天,不敢再多說一句話……

林天微微愣神,沒想到還有這等事情,截殺傭兵團?他掃視了一眼在場的所有傭兵,然後微換換說道:「誰能夠帶我去見這位截殺傭兵團長?我有些事情想要詢問一下…..」

周圍的眾人同時點了點頭,因為他們都是截殺傭兵團的團員……

看書罔小說首發本書 林天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他點了點頭,為了見到所謂的彩鳳姑娘,也是真的拼了,迎頭看向周圍的數十位截殺傭兵團的傭兵,然後向著彩鳳酒樓的門外走去。那些傭兵無一不是驚訝於林天的可怕力量,少年一擊幹掉對面的一位身體巨大的傭兵,確實是太震撼了……

「桀桀,就是你吧?居然想要見我們傭兵團長?還真是可笑,以為自己有幾分本事,就能夠真正的闖入我截殺傭兵團內部了嗎?還是太天真了一點吧?」

突兀的,酒樓的樓上傳來一聲嘲諷的笑意,眾人一聽,皆是抬頭看向樓頂,那些傭兵們的神色瞬間就恭敬了起來,一個個低頭頷首,不敢多言,只是看向林天的眼神變的有些戲謔了,這些傭兵簡直沒有想到這位大人竟然在這裡?

那老鴇的臉色也變了變,她臉上帶著笑意,原本驚恐的神色一掃而逝,此時更是笑的跟一朵花似的,她擠眉弄眼,一臉的諂媚,似乎樓上的那個人能夠帶給她無上的快感一般……

「哎呦,簡直沒想到竟然叨擾了九爺,掃了九爺的雅興,簡直是罪該萬死,罪該萬死呀……」那老鴇諂媚無比,臉上都快褶皺成一團了,林天看在眼裡,心中只覺得萬分的噁心,他抬起頭,目光直視著樓上的那個中年男子……

鷹鉤鼻,斜眉眼,八嘴鬍子,招風耳,乍一看,丑的不能夠再丑了,仔細一看,更是覺得丑的驚天地,泣鬼神,這等中年人,竟然還能夠活到現在,果然是十分的艱難,林天如此想到,心中不免升起同情,估計是打小,就被爹媽給拋棄了……

「你就是所謂的傭兵團長?長得也太寒磣了一點吧?」林天說的絕對是大實話,只是這個大實話在那中年男子的耳朵里卻是炸開了花,他怒到了極點,反倒是嘿嘿開始笑了起來,他看林天的眼神很冰,宛如萬載冰川一般,纖細的手爪從長長的黑衫中伸了出來,竟然有些血淋淋的血漬粘在上面,指甲殷紅如血,他咧嘴一笑,唇齒竟然也是血紅,看起來確實是有些瘮人……

周圍的傭兵則是習以為常,就連老鴇也是皮笑肉不笑,她心疼的要死,這樣看來,這位九爺又讓一位妙齡少女香消玉殞了,她卻敢怒不敢言,九爺的手段,她是了解的,該死的都死了,不該死的,也死了,她此時看林天,只覺得少年的命也不長了,九爺的威名,那真的是貨真價實的……

「小子,希望你好好的看看這個世界,因為等一會兒,你可就看不見了……」九爺笑著說道,他從二樓直接躍下,身輕如燕,黑衫在空中獵獵作響,他卻絲毫沒有半點的感覺,他目光宛如鷹眼,看著林天,然後伸出自己的手爪,抓向了林天,他身體周圍也順帶爆發出黑光,那黑光中透著瘮人的血腥味,不知道他到底吸了多少人的鮮血,著實是讓人噁心……

這九爺邪魅的很,林天也不敢大意,他腳下一點,後退三步不止,速度快,靈活性高,他習得五靈步之後,引申出了真正的十步天下,此時輕易施展,速度依舊快若閃電,靈活飄逸,著實是讓人眼前一亮……

那九爺也沒想到林天竟然有這等本是?難怪能夠一拳轟飛那大塊頭,看來也是天才少年啊?但是越是如此,九爺的臉上越是掛起了興奮的笑意,他嗜血如命,以人的血肉潤養自己的身體,練就的乃是絕對的血魔功,卑鄙異常,十分的無恥……

他以處女血作為自己的首要目標,在這彩鳳酒樓已經不知道殘害了多少妙齡少女了,但是妙齡少女如果不會武功,精血也不可能太過於旺盛,遠不及林天這種小小年紀的天才精血豐富旺盛,所以他現在咧著嘴笑,皆是因為林天成為了他新的目標……

他走邪功之路,實力已經達到了人痕境,但是有一個瓶口一直無法突破,此時看到林天,他知道自己的機會來了,吞噬林天的精血,必然會讓他突破人痕的瓶口,然後,到時候誰才是真正的截殺傭兵團的團長?誰才能夠真正擁有彩鳳姑娘?也就說不一定了……

他這樣一想,手上的動作也就越快了,他右手裂成鷹爪一般,隔空抓向了林天的胸口,林天臉色微微一變,沒想到這鬼東西還有這般卑鄙的手段?他腳下一點,然後右手成拳,轟然而出,青光炸開,直接向著九爺轟了過去,九爺以掌風相對,以作抵擋……

轟~~~

林天後退一步,九爺則是直接被轟飛十步之遠,撞到了無數的座椅,直接化作齏粉,九爺臉色大變,沒想到少年的力量竟然這般大?特別是那道青光之後,簡直讓他難以抵擋,他身體巨震,似乎受到了一定的傷害,他用力量抵禦,卸去了林天九層的力量,依舊還很是被震得氣血翻湧,確實是吃了一個暗虧,但是他九爺行走江湖這麼多年,什麼時候吃過虧了,他看著對面的少年,微微一笑,緩緩地舉起自己的右手,然後笑眯眯的舔了舔自己指尖的血跡,那指尖,長長的指甲泛著血光,宛如勾魂攝魄的血色妖姬一般,明艷邪魅……

林天緩緩地抬起了自己的右手,只見右手手背出,有著三道血痕,那血痕不算深,但是卻沁著鮮血,那鮮血不斷地沿著手掌流淌,竟然無法輕易的癒合,林天的身體有多強?他自己再清楚不過了,即使是面對骨裂,骨碎,依舊能夠很快的開始癒合,堪稱是林天的金剛不壞之身,卻不想,這一次竟然在這個九爺的面前吃了一個暗虧……

林天看著九爺的手掌,突然,微微一笑,他笑容青春自然,人畜無害,但是老酒鬼在一邊看著,卻是暗暗為九爺捏了一把汗,這個少年,越是擺出這種無所謂,人畜無害的笑容,越是表面他的憤怒,當初為了救下軒瓔璣,老酒鬼就親眼見過一次,結果這一次又出現了,那麼也就註定了這個九爺要悲劇了……

「這等邪功,本來就不應該存在,你既然練了,那麼就要做好被收拾的準備,還有,彩鳳姑娘我是一定要見的,別說是你,就是你們的傭兵團長突然出現,也阻擋不了我的步法,所以,你,還是太弱了……」林天的思維跨越自然也是挺大的,他笑著收到,而後一股涼風從他的身體周圍盪開,九爺臉色再一次大變,周圍的傭兵也是被少年直接給震撼了……

「找死,既然你如此膽大,今日就讓你嘗嘗我九爺的厲害吧……」九爺突然怒吼一聲,然後身上的衣衫直接被震碎,他袒露上身,胸口處竟然有著一隻毒蛇的血印在上面,那毒蛇鱗片呈現紅色,彷彿紋身一般,盤踞在九爺的身上,一雙邪惡的血紅之眼活靈活現,它宛如虎踞龍盤一般,繞在九爺的身上,此時九爺全身爆發血光,濃郁成為黑色,十分的瘮人……

那紋身一般的血蛇就在這時,血紅的眸子突然亮了起來,高傲的頭顱從九爺的胸口處揚起了起來,它突出長長的信子,就連信子也是暗黑色,十分的可怕,它原本只是一個紋身,卻想不到此時竟然變成了真的,盤踞在九爺的身上,虎視眈眈的掃視著周圍的一切,不僅僅包括林天,顯然,它對任何人或事都有反應,除了對九爺之外……

九爺的臉上微微一笑,這就是他真正強大的地方,他每日吸收精血,並不是為了自己,而是為了這隻長蛇,這不是一隻普通的長蛇,這是一支赤練血蛇,除了毒性不凡之外,速度,力量,包括天生的恐懼感,都足以讓修行者即垂涎,又恐懼,因為這赤練血蛇身長足足有兩米,它揚起高傲的蛇頭,上下打量著,一副趾高氣昂的樣子,他又有了底氣……

「少年,我承認你不錯,但是我這條赤練血蛇乃是真正的可怕凶獸,雖然沒有進入百獸棒,但是也絕對非常的危險,它早就已經不弱於人痕境強者了,你今日必死無疑,喂我的赤練血色,哈哈……」他狂妄大笑,胸口的赤練血色泛著血紅之光,直接向著林天噴出了一道毒液,那毒液至毒,一旦沾染皮膚,瞬間直接被毒成一片死肉,而且毒液還會侵入身體,直接毒死一名修士,根本就難以抵擋……

林天腳下一點,輕輕的讓過,嘴上的微笑一直都沒有改變過,他望著對面的赤練血蛇,只覺得這個小禍害簡直就是一個笑話,自己可是連地輪境強者老毒怪的毒液都感染過的!此時不是依然好好的活在這裡嗎?還與那老毒怪有著三年的約定,今日面對一隻所謂的毒性很強的赤練血蛇,林天又豈會真正的擔心?

林天主動出擊,確實是嚇傻了周圍的所有人,還有這麼蠢笨的少年?有些天賦看來也是屬於智商不足的,竟然敢主動出擊,難道不知道九爺的赤練血蛇有多麼恐怖嗎?根本就無視所謂的什麼防禦,直接攻擊人的身體,一旦感染,必死無疑,竟然還有人這麼蠢?簡直跟豬一樣,難道你是豬嗎?少年……

此時,對面的九爺早已經笑瘋了,這個少年原本比較難纏,害自己都不得不祭出自己的拿手好戲,但是現在看來,有些實力,有些天賦,但是為人蠢笨,跟豬都沒有什麼區別,竟然敢主動來感受我的毒素?那就讓你死的明明白白,清清楚楚……

他胸口的赤練血蛇已經高高的揚起了腦袋,它周身磷紅,一片一片的,泛著血色的紅光,它吐出長長的信子,已經做好了準備,準備大塊朵頤,絲毫沒想過什麼手下留情之類的……

林天腳下一點,依然悍不畏懼的沖了過去,他昂起左手臂,手臂上泛著金輝,這是要幹嘛?這是要以力量來解決這個九爺嗎?

只見林天揚起自己的左臂,竟然毫不躲閃的向著那赤練血蛇張開的巨盆大口轟了過去,他難道就沒有想過會被赤練血蛇直接要中嗎?所有的人都在為他捏了一把汗……

!! 撫劍吟嘯 ,他並不躲避,一拳直接轟向了九爺的那隻赤練血蛇,這是要跟赤練血蛇硬拼嗎?這樣看來,也實在是太不理智了一點吧?

轟~~~~

林天的拳頭直接轟在了赤練血蛇的血色大口之上,那赤練血蛇的血口直接咬在了林天的手臂上,林天的手臂堅硬,但是依舊還是被赤練血蛇的獠牙刺穿,毒液直接注入到了林天的手臂之上,眾人一看,一個個皆是臉色大變,這小子這是不要命了嗎?

九爺一看,已經直接笑了出來,他從未見過這般呆傻的少年,天賦不錯,實力也不錯,但是腦子不好使,一切都是白搭,被他的赤練血蛇咬中,到現在為止,活下來的還沒有一個,他看到赤練血蛇咬中少年的手臂,已經激動地跳了起來,這少年中毒之後,不出一刻鐘,必然身死,到時候他就可以吸收他的精血,強化自己的實力了……

他哈哈大笑,周圍的傭兵們一個個也是狂妄的笑了起來,少年不知天高地厚,竟然敢如此瘋狂的惹九爺,這不是找死又是什麼?老鴇也是獃滯了,九爺的威名果然不是吹出來的,少年必死無疑,一切都是白搭,竟然還敢說要見彩鳳姑娘?這般愚蠢,還有什麼狂妄的資本?

林天的手臂,兩個血洞不斷地往外滲血,那赤練血蛇被他一拳轟中,蛇鱗直接翻飛,全身都鐵青一片,看來也是十分的吃痛,但是即使是如此,它毒中了少年,也是一番大作為了……

眾人皆是狂笑,九爺收回自己的赤練血蛇,然後笑著看著少年,他此刻就坐等少年毒發身亡,這是必然的結果,至於過程,或許要等一會兒,或許立刻就會毒發身亡……

「狂妄的小子,我承認你確實是有幾分實力,但是沒想到卻如此的愚笨?被我的赤練血蛇咬中的,到現在為止,我可還沒見過能夠活下來的,我多麼希望你是第一個,但是顯然這是不可能的,哈哈……」九爺已經能夠開始狂笑起來,周圍的傭兵們一個個皆是面露譏諷笑意……

老酒鬼看了看少年,癟了癟嘴,然後繼續喝著自己的美酒,他為這群傭兵感到不值,也為九爺感到悲哀,他如此激怒少年,到最後只會為自己的狂妄倒了大霉,少年敢如此狂妄的對待他的赤練血蛇便是絕對有著自己的想法的,區區赤練血蛇的毒性又有多少威力呢?要知道,少年可是連老毒怪的至毒都受到過的……

只見林天臉色並無半分的改變,相反,他的手臂青光卻是越來越盛,越來越亮,他嘴角微微一笑,果然,自己的判斷是沒有錯的,自己的身體中確實是有著一種可怕的毒素,正是當初老毒怪留在自己體內的可怕毒素,他此時將那毒素逼到自己的手臂上,用那毒素來對抗赤練血蛇的蛇毒,很快,赤練血蛇的蛇毒就被消滅的一乾二淨,實在是太可怕了……

他站在原地,待了差不多一刻鐘的時間,手臂上光芒四射,青光泛濫,那赤練血蛇的紅色蛇毒就這樣慢慢的消失在了他的手臂之中,顏色也開始有了改變,漸漸地回歸到了自己的本來面目,只有兩個蛇牙咬的蛇洞有些影響罷了……

九爺的臉色終於還是變了變,他沒想到等了這麼久,少年竟然屁事都沒有?這完全不符合他的邏輯,他不斷地眨著眼睛,死死地看著少年,但是他等待的結果一直都沒有出現,周圍的傭兵一個個臉色也是大變,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怎麼會變成這樣?他們完全想不到為什麼,一個個皆是一臉的震撼,對少年可以說是頂禮膜拜了……

「不要再浪費你的蛇毒了,因為這些蛇毒對我而言完全沒有效果,你這蛇毒跟我體內的毒素比起來,實在是差遠了,我原本不想告訴你,但是現在既然已經試了,那還是讓你瞑目吧……」林天是笑著說話的,但是這話落在九爺的耳朵里,卻如同轟雷炸響在了自己的耳邊……


眾人此時都知道了,一個個皆是像看怪物一樣看著林天,就是這個少年,竟然這般恐怖?連九爺威名赫赫的毒蛇都不怕,這還是人嗎?

九爺也沒想到這少年這般難纏,他眼看著少年的精血已經能夠抬手可奪,卻沒想到竟然會出現這樣的狀況,自己的赤練血蛇的蛇毒對他竟然毫無半點的用處,說實話是有些打擊人了……


「還有,你的蛇看起來確實是不錯,不知道烤來吃著回事什麼感覺?蛇肉可是世間極致的美味呀?」林天笑著說道,他笑的時候顯得很平靜,手臂上的兩道血洞也已經逐漸的癒合了,恢復能力堪稱妖孽,他依舊站在原地,但是這個時候卻沒有一個人敢嘲笑,敢出言,一個個噤若寒蟬,獃滯的很……

「你……你到底是何方妖孽?來找彩鳳姑娘做什麼?」九爺終於有些色厲內荏了,他抬起手臂指著林天,全身似乎都有些顫抖,他九爺的威名竟然就這樣被人給擊碎了,而且還是一個只有十三歲的少年,他又怎麼能夠接受呢?

「我是誰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每日殘殺一名少女,竟然就為了煉製你的什麼魔攻,我這個人沒什麼愛好,但是我還是覺得應該做些什麼,至少你就應該去死,為了那些被你殺的少女,你可做好了覺悟嗎?」林天原本聲音很輕,但是說到後面卻突然重了起來,他不是什麼和平使者,但是也不希望見到如此多的少女被殘殺,這是他絕對不允許的,很明顯,這個所謂的九爺觸犯了林天的底線……

九爺的臉色終於變了,他感覺到了少年前所未有的認真,那是一種擊破一切的堅定,他看到了自己的死亡,在少年的眼中,所以他感覺有些不寒而慄,強打起精神,九爺的臉上依然還是那般譏諷的笑意,確實,他的赤練血蛇竟然對少年沒有半點的作用,這確實是超出了他的意料,但是這也絕對不意味著他就會輸呀?怎麼說他也是一名人痕境強者,打不過少年,逃掉還是可以的……

「果然夠狂妄,你知道你在對誰說話嗎?我可是截殺傭兵團的四大護法之一,我九爺出來混的時候,你還沒有出生呢?就敢這般狂妄,簡直就是找死……」九爺一拳拍向了林天,然後化作鷹爪向著林天的胸口抓了過來,速度快到了極點,這是他能夠發揮出來的最強大的實力了……

林天嘴角微微一笑,他一移步,讓開九爺的凌厲掌風,然後變相,向著九爺一肘子靠了過去,九爺躲之不及,被林天直接撞在了胸口上,他原本就是靠著自己的那條赤練血蛇橫行無忌,此時沒有了赤練血蛇,一切都顯得弱了很多,至少在技法力量上,他落後於林天很多……

「好了,我也不逗你了,你現在看看你的赤練血蛇是否還活著?這才是你應該關心的……」林天笑著說道,他胸有成竹,必然給這所謂的九爺一個巨大的驚喜,讓他真正的敗下陣來,這樣才有可能真正待自己去見所謂的截殺團長,也才能夠見到所謂的彩鳳姑娘……

九爺一聽,臉色微微一變,沒想到會出現這樣的狀況,他有些不明白,但是心中浮現出一絲的不安啊,他趕忙拉開衣服,只見自己的赤練血蛇已經盤踞在自己的身上,但是赤練血蛇此時都快要變成綠蛇了,全身血色盡散,整個蛇身都是綠色,而且有著蛇皮開始脫落,這是什麼情況?九爺簡直不敢相信,他的赤練血蛇被他不斷地以精血滋養,不僅蛇皮艷麗,而且蛇毒十分的恐怖,乃是絕對不弱於玄榜前三的可怕毒蛇,此時卻會變成這樣?怎麼可能?

他仔細感知自己的赤練血蛇,卻發現自己的赤練血蛇此時竟然真的已經搖搖晃晃,生命力流逝飛快,他不明所以,臉色大變,不知道這少年到底做了什麼手腳?這赤練血蛇明顯是中毒了,而且中毒之深,簡直讓人聞所未聞,見所未見,實在是太可怕了……

「你對它住了什麼?你對我的小血做了什麼?它怎麼會變成這樣?你老實告訴我,否則我定然殺了你……」九爺怒了,他此時哪裡還管得了那麼多?只希望能夠救活自己的小血,這是他花了畢生心血才滋養到了現在這個樣子的,怎麼能夠如此輕易的就死去?這是對他多麼大的傷害和打擊,他彷彿瞬間老了十歲一般……

「做什麼?從頭到尾,好像都是它對我做了什麼吧?不過我自然也可以告訴你到底是怎麼回事,很簡單,它咬我的時候,沾染了我的鮮血,而我的鮮血可是有著至毒的存在,所以你們誰敢觸及,必死無疑,更何況是一隻毒性這般強大的赤練血蛇,它這是自己找死,你也不用糾結了……」林天說的很輕鬆,但是周圍的眾人都已經完全傻眼了,這是把赤練血蛇給毒死的節奏呀?實在是太過於恐怖一點了吧?這樣一來,還有誰人敢惹?

九爺差一點一口鮮血吐了出來,他此時才是真正的想死的心都有了,這尼瑪都行?本來今天心情大好,打算建立一下自己護法的威信,卻不想竟然這般悲劇,遇到了一個如此妖孽的少年,天賦高,實力強,直接就把自己的赤練血蛇給毒死了?這尼瑪到哪裡說理去?估計到了那裡都說不出去呀……


這少年確實是太過於妖孽了,太過於可怕了,此時九爺養育了十多年的赤練血蛇已經完全掛了,他整個人的實力也會大打折扣,他當真是敢怒不敢言了現在………

!! 第一百七十三章截殺團長

九爺連連後退,他驚恐於少年的目光,整個人都感覺不太好了,因為少年剛才就說過,要殺他為那些慘死在自己手上的少女報仇,他又怎麼不驚恐呢? 妖孽總裁的羞澀甜心 ,而他單論力量,竟然難以跟少年對抗……

「快去找團長來,快去,救我……」他對著身後的一位傭兵吼道,那傭兵看也不敢看一眼林天,跌跌撞撞的向著酒樓外奔去,林天瞄了一眼,並不阻攔,他本來就是要找這位截殺團長,他依舊看著九爺,然後緩緩地拿出了君怒……

「你本就該死,也怪不得別人……」林天一聲怒吼,君怒一揚,一道蒼狼之影從其中沖了出來,蒼狼狼嘯一聲,直接沖向了九爺,九爺臉上浮現驚恐,他被狼嘯震撼,完全沒想到少年竟然還有這般可怕的實力,剛才竟然還有所收斂?他一臉驚恐,慌忙用雙手做抵擋……

轟~~~~

伴隨著蒼狼的一聲狼嘯,七星劍之蒼狼劍,九爺直接被轟飛,口吐鮮血,氣息瞬間微眯,他的慘叫還在半空中飛揚,但是已經死的不能夠再死了,他胸口直接被轟的塌陷,胸骨碎裂,慘死的樣子印入那些傭兵的眼中,一個個噤若寒蟬,全身都在顫抖,他們雖然刀口舔血,但是九爺的實力是有目共睹的,卻不想依然被少年一劍轟翻,實在是有些太可怕了吧?

林天收劍,然後掃視一眼那些噤若寒蟬的傭兵,並不說話,找了一張酒桌坐了下來,對著老鴇微微一笑:「小二,上菜和美酒,我就在這裡等著那位截殺傭兵團長前來……」

林天說的輕描淡寫,周圍的傭兵一個個目瞪口呆,少年也太霸道了吧?少了九爺這位護法,不僅不趕快逃跑,而且竟然還敢如此淡定的等著團長前來?這是太過於自信?還是太過於傲慢?

其實林天想的很簡單,團長必然實力更強,自己未必打得過,但是怕個球呀?那邊還有一個一直在喝酒的老酒鬼,那傢伙這般淡定,自己必然也就有所仰仗了……

恰在這時,一直在喝酒的老酒鬼傳音來了:「臭小子,你還不趕快逃?那傭兵團長我可是知道的,好像是人痕境巔峰,憑你現在的實力,剛才也不過是取巧贏了那護法,面對團長,你是絕對沒有機會的……」

林天愣神,聽老酒鬼的意思,他難道是不打算出手?讓自己一個人面對?

「師父,你這句話是什麼意思?不就是人痕境巔峰嗎? 奪愛鑽石萌妻 ?」

「哈哈,這倒也是,不過我忘了告訴你了,我可沒打算出手,我就是一個來喝酒的,一切都要靠你自己解決,別指望我能夠幫你什麼……哈哈……」老酒鬼笑的很賤,林天聽得很慘……

但是此時,要想離開已經不可能了,而且那位彩鳳姑娘還真是引起了林天的注意,他非要見上一面不可,敢被人稱之為彩鳳姑娘,必然有其獨到之處,到底是美若天仙?還是有著鳳凰氣質?

恰在這時,店小二送來了美酒和美食,那店小二此時看著林天,也是噤若寒蟬,全身都在打抖,他深深的看了一眼林天,不明白這位小哥到底不逃是為了什麼?要知道,那截殺團長的實力是有多麼的恐怖?真要來了,小哥必然不是對手……

老鴇已經帶著自己的女兒們上二樓去了,她們能夠料想到等一會兒截殺團長來了之後,這裡會變成什麼樣子,要知道截殺團長可是人痕境巔峰強者,乃是整個秋風鎮最強的存在,他的實力自然是毋庸置疑,況且實力那般強大的截殺團長知道自己的護法被殺了之後該是何等的憤怒?所以必然會引起一場大戰……

林天依舊還很是淡定的喝著酒,吃著菜,周圍的傭兵們一個個皆是噤若寒蟬,他們被少年震撼到了,完全不敢亂動,他們完全無法想到連九爺這等存在都被少年輕易解決了,九爺的赤練血蛇竟然絲毫起不到半點的作用,這實在是太過於可怕了……

恰在這時,酒樓外響起了一陣烈馬嘶鳴的聲音,有著一位中年壯漢從烈馬上一躍而下,他輕輕一跳,便讓整個大地彷彿都在顫抖一般,他龍行虎步,威勢不凡,直接衝進了酒樓之中,霸氣十足,周圍的傭兵一個個連大氣都不敢出……

「是誰?到底是哪個畜生?竟然敢殺了我的護法?讓老子知道了,必然將他撕成碎片,如此不知天高地厚,不是找死是什麼?是誰?到底是誰?」那中年壯漢怒吼,青筋外冒,全身肌肉隆起,給人一種爆炸性的感覺,他頭髮赤立,眸子射出金光,氣勢如虹,確實是十分的可怕,讓人忍不住全身顫抖……


這位截殺團長是出了名的的暴力強殺性,他宛如凶獸一般的體質著實是嚇人,他怒吼一聲,整個酒樓彷彿都在顫抖,他雖然只有人痕境巔峰的實力,但是力量也著實是驚人,一拳轟翻凶獸都是出了名的,此時他怒吼著衝進酒樓,所有人都忍不住顫抖,整個酒樓都彷彿要倒塌一般……

林天依舊還是端坐在酒桌上,他並沒有半點的震撼,依舊還是淡定的喝著小酒,吃著小菜,周圍的所有傭兵都目瞪口呆,沒有見過這般牛掰的少年,被團長這一怒吼,竟然還敢這般淡定,要不就是裝,要不就真的是毫無畏懼……

截殺團長也終於看到了少年,這也很正常,所有人都畏懼自己的威勢,只有這位少年依舊這般淡定,自然已經說明了不凡之處,截殺團長雖然長得粗狂,但是心思還是比較細膩的,他發現了少年的不凡,心中略微有些警覺,但是一回想,這少年才多大?打娘胎就開始修鍊,也不可能是自己的對手呀?

「小子,就是你嗎?就是你殺了我的護法嗎?說,是不是?你是在找死嗎?」

截殺團長走到林天的身後,怒吼著說道,他頭髮發出金光,怒目而視,雙眸光芒閃爍,確實是十分的嚇人,他雙拳緊握,說話間,一拳已經向著林天砸了過去,他才不管那麼多了,在這秋風鎮上,他截殺之威名還沒有誰敢反抗……

那一拳確實是來的太快了,林天只覺得背後狂風獵獵作響,他腳下一點,直接踩在了酒桌子上,向著前方躲去,截殺團長那一拳可以說是擦著他的耳朵,直接轟在了酒桌子上,瞬間酒桌直接化作齏粉,林天心中暗暗一驚,果然,這個截殺團長的實力確實是很強……

林天腳下一點,連連點出三步之遠,然後回頭看向那位截殺團長,他怒目而視,全身爆發光芒,少年頭髮也是根根豎立,氣勢不減,宛如一隻蟄伏的小老虎一般,支起獠牙,毫無畏懼……

「他是該殺之人,我殺了他也是為了他好,我問你,彩鳳姑娘呢?」林天可不管什麼九爺不九爺,護法不護法的,他此刻只是比較關心彩鳳姑娘,至於九爺,那是該死之人,殺了就殺了,沒有什麼好在意的……



lixiangguo

汪林點點頭,沉默了一下后,低聲說道:「我想把他卡在八強之外,徹底破滅他的希望。」

Previous article

神秘人不再開口,定定的望著姜小凡。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