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第一張卡插入驅動讀卡器,拉動拉杆。

「AttackRideDecadeIllusion」(攻擊駕馭,帝騎分身)

百合子看到邁克準備把第二張卡片插入腰帶,即可上來阻止。

她右手抓向邁克握著卡牌的右手,左手的利爪揮向邁克的帝騎驅動器。

這時,邁克的一個分身從他身上浮現,猛地衝出去,撞在了沖向邁克的百合子身上,纏住了百合子。

邁克也藉機吧第二張卡片插入驅動讀卡器。

「AttackRideDecadeBlast」(攻擊駕馭,帝騎槍模式)

兩個分身從邁克身上閃出,分身連同邁克本體的手中都出現了由卡盒變化而成的卡盒槍。每個帝騎都按下了扳機,無數光彈覆蓋住了百合子。將百合子打的連連後退。

光彈揚起的煙霧包裹了百合子。過了幾秒,煙霧中響起了重物倒地的聲音。

邁克走進煙霧,看到了倒在地上的百合子,嘆了口氣。作為一個被史崔克控制的改造體,他還是有一些同情的。

「真硬呀」

看了一眼百合子額頭上因為被光彈連續擊中一個地方而露出的艾德曼金屬。撇了撇嘴。

然後繼續向前方的通道走去。

不過他沒有注意到,倒在地面上的百合子睜開的那雙迷茫的眼睛。 史崔克打開了門,便看到了兩位輪椅患者一前一後的坐在哪裡,前面的那一位光頭自然就是X教授了。而後面那位腦袋歪著癱坐在輪椅上跟霍金差不多的變種人,便是史崔克的兒子幻術大師——傑森。

「詹森,是時候了,讓他動手吧。」史崔克在自己兒子的耳邊輕輕說道。

……

「你們進來了嗎。」

金剛狼剛剛解決了一批史崔克派來的士兵,幸虧上次事件后,史崔克的變種人抑製藥劑所剩不多,不然金剛狼一個人也守不住控制室。

「我們已經進來了,現在剛到總控室這層,剛才怎麼回事,為什麼泄洪裝置還是啟動了。」

奧洛羅聽到耳麥中金剛狼話道。

「他們有第二套系統,這個總控室已經失去了所有許可權。」

「對了,邁克呢。」

托尼駭入了系統中,沒有發現有攝像頭拍到邁克。

「他說讓我拿下總控室,他自己去找博士了。我們在總控室匯合然後去找博士。」

……

邁克解除了帝騎裝甲。放回了次元壁中充能。剛好一路上也沒遇到什麼士兵,想來應該是被突破進來的x戰警們吸引過去了。

找了好一會,邁克終於找到了,史崔克他們。

「嗨,歡迎我加入這個派對嗎。」

……

「我找到邁克了。他在第四通道盡頭。」

托尼終於在監控系統中發現了邁克。

「這個房間消耗了這個基地百分之六十的能量,x教授應該在這裡。」

「快點,我們得趕緊過去。」

……

「你是,邁克愛丁森?」史崔克攔下了準備釋放鐳射的斯科特。

「是我,史崔克將軍。」

對於史崔克認識他,邁克並不意外,愛丁森集團與軍部的聯繫相當緊密,與之前的斯塔克集團包攬了軍隊百分之九十的武器供應。

「愛丁森先生也要來阻止我嗎?我以為先來的會是x戰警。變種人不該存在於這個世界上,馬上,我就可以成功了,殺死所有變種人。讓人類的社會變得更好。」

史崔克有些歇斯底里。

「你瘋了,史崔克。變種人太多了,攜帶變種基因的人也太多了。有的人可能一輩子都不會覺醒,你還要殺了他嗎?」

邁克慢慢說著話,慢慢靠近史崔克。想要控制住傑森,讓他放開對x教授的控制。

「傑森,給邁克先生安排一個美妙的夢。」

史崔克伏身在傑森耳邊說道。

瞬間,邁克感覺有一股力量企圖侵入自己的識海。

邁克運起前字密,打開血輪眼想到抵擋這股精神力。與此同時,x教授也運用起自己的心靈能力輔助傑森侵入邁克的識海。

邁克最終還是沒有抵擋住兩個心靈類4級變種人的聯合攻勢。

最終,邁克還是沒有擋住這兩個4級變種人的聯合攻勢,沉入了幻境中。

「報告。」

「講。」

史崔克看了一眼手下。推著x教授的輪椅,走向腦波強化儀。

「x戰警,他們打過來了。」

「鐳射眼,你去攔住他們。」

「是。」

沒有理會因為陷入幻境還站在哪裡一動不動得邁克。鐳射眼走出房門,站在門口。

與此同時,x戰警,變種人兄弟會,和鋼鐵俠托尼也來到了第四通道。

而當眾人看到最終的看守者之後,卻全都是一愣,因為此時站在腦波強化器房間門前的,是一個大概三十歲左右帶著眼睛的男子。

「斯考特,你沒事真是太好了。」

看到這個男子,琴頓時露出了驚喜的表情。

所以說愛情絕對會影響女人的判斷。

「不,看起來我覺得他絕對有事的樣子。」托尼眉頭不由得緊皺了起來。

因為斯科特的反應有些奇怪,他沒有和眾人打招呼而起將手放在了眼鏡側面。

「小心。」

伴隨著托尼的聲音,一道紅色的光芒射出。眾人連忙趴在,躲開了鐳射眼的激光。

眾人身後的通道一片狼藉。

「我感覺他的威力比以前強了。」

魔形女站起來,臉上充斥著震驚。

「因為斯考特的能力一直都是處在半失控狀態,因此斯考特很少願意顯露出自己真正的力量,但可以確定的是,如果全力而為,斯考特發射的能量光束足以切割一整棟大樓。」琴在這時解釋著說道。

「這可真是個好消息?」斯塔克撇了撇嘴。

斯塔克開始分析鐳射眼的弱點。

「他的視覺,對了,視覺。他發動能力的時候視力會下降。」

「金剛狼,你吸引火力,我來讓他熄火?」萬磁王聽到托尼的話后,直接用邊種能力把金剛狼推到了前面。

鐳射眼瞄準了金剛狼再次發動能力,萬磁王趁機控制金屬,貼著地面飛過去,擊中了鐳射眼的下頜將鐳射眼砸暈過去。

「走吧。」

托尼走過鐳射眼,用腳撥了撥倒在地上的鐳射眼斯科特。

琴葛蕾看到后,不由出聲阻止,畢竟這是她現在的男朋友。

「嗨,斯塔克先生。」

「嗷,他剛剛可是要殺了我們。她現在能活著躺在這裡已經是我大發慈悲了。」

「他是被控制了。」

琴出聲反駁著,x戰警的各位也都不滿的看著托尼。當然托尼並不在意。

「邁克,進入了房間的托尼一眼就看見了倒在地上的邁克。」

「該死,你們對他做了什麼。」

托尼舉起雙手,掌心炮瞄準了史崔克和傑森。

史崔克主動上前準備拖延時間。現在x教授正在用心靈能力搜索連接全球範圍內的變種人,這需要一定的時間。

「傑森,讓斯塔克先生也休息會。」

托尼釋放了蓄能的掌心炮,擊飛了史崔克。

這時,x戰警的各位也跟了進來。看到輪椅上坐著的查爾斯,急忙圍了過來。

查爾斯依舊在執行著殺死所有變種人的命令。

萬磁王看了一眼魔形女。

魔形女變成了史崔克的樣子在傑森的耳邊說了一句話。

傑森解開了釋放在查爾斯,邁克和斯科特身上的幻象。

「埃里克,琴,你們都來了,這位是斯塔克先生吧,感謝你對變種人的幫助。」X教授迅速的恢復了過來。

「斯科特怎麼樣了。」

「你的那個接班人,他被我打暈了。」

萬磁王回答了老對手的問題。

「發生了什麼。」

眾人抬頭一看,原來是斯科特醒了。扶著門走了進來。

「邁克,該死的,你怎麼還沒醒來。」

托尼看著依舊倒在地上的邁克,有些著急。

妃常風流:太子請束手就擒 PS:邁克的幻境是以各種零碎的記憶組成。幻境中他相當於重新活了一次。生活軌跡會與現實有所不同。我也不知道會寫幾張,透漏一點和喪屍有關。 琴推動x教授的輪椅來到了邁克旁邊。

「讓我來看看吧。」

x教授臉上依舊是那個百年不變的微笑,他伸出手指點在邁克眉心。他從琴口中的知這次救援是邁克極力促成的。他對變種人抱有善意,而自己剛剛還幫助傑森傷害了這個年輕人。 雙面邪王拐嬌娘 雖然是在被控制的情況下,事實就是如此,所以他會儘力幫助這個年輕人。

事實上,當x博士剛剛接觸到邁克的識海就控制不了自己的精神力,只能被動的被彈出去。

「抱歉,斯塔克先生,我看不到他在經歷的幻境,也無法喚醒他,只能靠他自己了。」

……

「您有新的郵件。」

邁克看了一眼放在桌子上的電腦,沒有在意,他已經在實驗室不眠不休的呆了3天了。結束了這項實驗的邁克回到了家中,作為一個致力於武器研發和生物科技的公司掌舵人,邁克很少有時間能準時回家。在他帶領的兩個科研團隊的努力下,愛丁森集團短短五年時間就成為了可以與斯塔克,奧斯本這企業分庭抗爭的公司。

今天邁克主導研發的騎士系統完成了,所以他給團隊的成員們放了個假,好好休息一下。

打開一直提在手中的手提箱,裡邊放著一個腰帶,這就是他們這一年來努力的成果。

去年,保護傘公司發現了一種新型病毒,被命名為T病毒。這是亞西福特家族的祖先從非洲帶回來的古生物。而亞西福特第六代繼承人愛德華·亞西福特和年輕貴族奧斯威爾·e·斯賓塞在進行古生物研究時從女王蟻的基因中發現一種古代病毒,這就是T病毒的前身_始祖病毒。保護傘公司三大元老之一的詹姆斯·馬庫斯通過將早期發現的神秘古代病毒-始祖病毒與水蛭基因片段相結合,最終分離了一種全新的病毒,並以「TYRANT」的首字母將其命名。T病毒強化了重新組合生物遺傳因子的特性,是以開發生物兵器為目的而誕生的惡魔產品。

而初代受體大多是瘋狂的沒有理智的。T病毒的感染會受到人體免疫系統的阻撓。白細胞會試圖將已被感染的細胞殺死,而且通常採用的是「同歸於盡」的方式,這就導致人體出現大量壞死組織。為了修復組織的損失和恢復免疫系統的功能,就需要大量的食物提供材料和能量來源,這就使被感染者出現旺盛的食慾。並且他們對人類的蛋白質有一種變態的愛好。

不過好在一切都還在控制之中。而後保護傘公司選擇從受精卵(或早期胚胎)時期就用T病毒改變了,因此能避開免疫系統的干擾和感染前生長狀況的拖累,獲得了健康穩定的變異生物。 總統寶寶要長大 顯然取材的受精卵並非限於一種生物,還可以根據需要混合外來基因,這就使得生物兵器具有多樣性。

保護傘將這些兵器出售給富豪們,因為當時,並沒有表現出強烈的傳染性,或者說是被保護傘用某種手段抑制,所以也沒人在意。

邁克通過家族培養的間諜獲取了一部分病毒原體。而騎士腰帶也是基於這些原體研製而成。腰帶是為了抑制住病毒對意識與大腦的影響,從而讓人可以掌控這種病毒帶來的異變。因為在研究過程中表現出來強烈的傳染性,所以邁克銷毀了所有病毒樣本,只保留了一支經過基因編輯還在培養中的樣本。這隻樣本是他留下來與腰帶封存在一起作為愛丁森家族的最後手段的。

當發現t病毒據我傳染性時,邁克就聯合斯塔克集團想要將保護傘摧毀。結果被飽受家族遺傳疾病的奧斯本所阻攔。這也是邁克選擇封存樣本的原因,一旦萬不得已,他會使用這隻樣本,以及騎士系統來保護自己。

邁克也不知道為什麼他對騎士系統有一種執念,似乎,一定要這麼做。他甚至給自己做了精神測試,當然結果顯示並沒有什麼問題。

「邁克,有什麼煩心事嗎?」

艾薇娜看到邁克一回家就呆坐在沙發上,出聲問道。

「不知道為什麼,總有種不祥的預感。」

邁克揉了揉太陽穴。

「對了爸媽和小妹回來了嗎。」

因為邁克打算結婚後帶著艾薇娜去旅遊,所以希望父親代替自己打理公司。於是邁克的父親帶著邁克的母親和小妹在一個月前去歐洲旅遊了。想到自己的父親為了逃避公司事物竟然跑去度假了邁克就一陣頭疼。

「爸媽和小妹現在在愛情海,管家說應該再有一個星期就會回來了。」

一星期,希望別出什麼事。邁克端起波本一口灌下。

……

清晨的陽光照在邁克臉上,昨晚他又做了那個夢,血紅的月亮掛在天上,上面有著『*』字花紋,他一個人站在一個孤島上,周圍是一望無際的血色海洋,遠處的海中還有一些不明物體在沉沉浮浮。

lixiangguo

我尋聲看去,只見一位少年,從塔里的房間內走了出來。

Previous article

茶水泡好,一些小吃也端了上來屋子內的人都看著楊風。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