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笑?

男生:「……」

男生強行擠出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來:「嘻……」

穆劍靈:「……」

穆劍靈嘆口氣,道:「不合格。」

男生:「嗚哇——」

真下,真的想哭了。

穆劍靈聽到這粗聲粗氣的哭嚎,眼皮一跳,立馬抬起腳,踹了男生一屁股,罵道:「哭啥,不是還有一次機會嗎?」

男生捂著臉:

媽媽耶~

這演技考核,太難了。

真的太難了。

1秒切換一個表情,根本就考核不通過嘛。

穆劍靈看著這一幕,眼都沒抬,接著說:「我給你5秒時間,5秒內,讓我笑出來,就算你通過了。」

男生:「……」

男生悲痛欲絕,大吼一聲:「老師!您殺了我吧!」

穆劍靈:「噗——」

男生:「!!!」

眾人:「!!!」

男生不可置信的抬起頭,瞪著穆劍靈老師:「老師,我這是通過了?」

穆劍靈斜了他一眼:「想得美。不通過!~」

男生:「!!!」

穆劍靈道:「你現在是不是悲喜交加?」

男生抿抿唇:

還——

還真是啊。

穆劍靈道:「記住這個感覺,下回演技考核,就知道了。行了,你一邊去,慢慢看別人怎麼考。」

妙書屋 看著面前的刺客兵開始行動,李恪此刻開始朝著四周的位置觀察,想要看看那些現在隱藏的吐蕃士兵到底會不會出現。

也許會出現,也許不會出現,因為這完全就是之前李恪內心的猜測,至於到底準確還是不準確,也完全看天意。

如果那些吐蕃士兵不會出現的話,那李恪也並沒有什麼難受的,畢竟只是自己猜錯了而已,誰都有犯錯的時間,猜錯一件事情,並不可恥。

追出去的刺客兵已經消失在李恪的視線中,此刻周圍的環境,依然還是寂靜無聲,沒有任何的變化,也沒有任何的人。

注視著眼前的情況,李恪頓時有些無奈,內心也開始浮想聯翩,看來自己這一次還真是猜錯了,那些吐蕃士兵並沒有和西域兵相互融合,也並沒有聯手。

「王爺,你之前說的計劃我雖然沒有聽懂,但是也懂了大概的意思,你是害怕我們追出去的時候,那些人趁機直接攻擊大唐對吧?」

「我雖然不知道你之前是不是這個意思,但是眼前看的話,周圍全部都是靜悄悄的,似乎並沒有發生任何的情況。」

茜茜公主一直注視著眼前的情況,所以自然是看到了眼前所有的環境,也自然是知道現在李恪內心的計劃並沒有,按照他之前的計劃執行。

「看來還是我們多慮了,從現在的場景來看的話,那些吐蕃士兵好像還沒有來到這裡,似乎還在路上趕路。」

「我當時其實也有這種預算,但是畢竟所有的環境都應該想到,所以我才同意王爺的觀點,不過王爺的擔心也是對的,雖然現在並沒有照著王爺的計劃執行,但是小心還是應該的。」

在李恪還沒有開口的時候,李白首先開口言說著。

從李白的話中也能明顯的聽出,李白這是準備甩鍋,之後又把所有的責任推給了李恪,但是之後又替李恪言說了其中的觀點。

李白的意思,也是站在中立的情況,至於眼前的情況到底會不會發生,李白都覺得沒有自己什麼事情,畢竟都是李恪的吩咐,就算是沒有發生,李白也沒有任何的責任。

不過李恪倒是不這麼認為,李恪也不認為這事情沒有發生就是李白的錯誤,其實大家都沒有錯誤,有些事情,還是必須要去試探,要是窺察,這樣一來,才能安全的度過所有安全的事情。

李恪內心就是這種想法,也是這種說辭,不過只是沒有表現在臉上,也並沒有替自己解釋,既然大家認為是自己的錯誤,無非就是抗下一個錯誤,這有什麼。

只要是一個人,總會犯下一些錯誤,李恪也是一個正常的人,犯下一些錯誤也是理所應當的事情,也沒有什麼,也沒有什麼可丟臉的。

「就是一件錯誤的判斷而已,這個情況我一個人抗下了,你們都沒有錯,都是我一個人的錯,還是我太過於小心了,我現在懂得多了,想要防備的事情也多了。」

「我始終相信,小心使得萬年船,只有小心行事,我們才能站到最後,才能走的更遠,我們也許現在只是錯過了打敗西域士兵的機會而已。」

李恪簡單的解釋道,直接把自己內心的想法說了出來,也把自己內心的想法和說辭給解釋了一番。

聽見李恪的話,李白和茜茜公主兩個人都沉默不語,一時間不知道應該說些什麼,現在這種情況,似乎說一些什麼情況和事情,都有些不妥當。

雖然李恪嘴上是這麼說的,但是內心是不是這樣想的,李白和茜茜公主他們兩個人確實不知道,也確實不知道李恪腦海中的想法。

在不知道李恪的想法之前,還是少說話比較好,萬一要是把李恪惹怒了,之後的下場恐怕也很難收場,結果恐怕也不會很好。

「其實有時候並沒有發生什麼事情,你們也應該感到慶幸,因為現在我們不用直接迎敵了,吐蕃士兵也沒有我們想的那麼聰明,你們說對不對。」

「所以有時候一件錯事,從表面看的話,確實是一件錯事,但是從內在來看的話,那就未必是一件錯事,也許還是一件很好的事情。」

李恪看到李白和茜茜公主兩個人同時閉口不言,兩個人同時不說話,一時間露出了無奈的神色,把自己內心的說辭給解釋了一番。

「王爺說的對,有時候一件錯事,其實也是一件好事,就是看從什麼位置來觀察這個事情,從什麼位置來看這個事情。」

「從另外一個位置來看這個事情的話,那其實就是一件很好的事情,也是一件很順利的事情,最後的結果其實也是很好的。」

順著李恪的話,李白連忙解釋著,雖然只有李恪和茜茜公主,但是眼下,還是要給李恪留一些顏面的。

如果李恪已經承擔了現在的錯誤,李白依然還是繼續抓住這個事情的話,那之後李恪就很難下台,也很難面對這個事情,說不定之後直接就會不理自己和茜茜公主。

現在事情錯誤,之後讓李恪帶上一些陰霾,要是在發生類似的事情,李恪不開口去說的話,那之後的事情可能就更加的難判斷了。

所以現在李白已經意識到事情的情況,也意識到之後的結果和很久之後事情的情況,也就很難決斷,也很難判斷了。

「好了,這個事情我們就先說到這裡吧,等到韓凌回來,我們就開始商量怎麼解決之後的事情,解決之後的問題。」

「不過眼下,我其實還是相信,我的判斷是沒有錯的,只不過吐蕃士兵可能在等一個機會,至於在等什麼機會,那我就不知道了。」

李恪首先把眼前的事情解釋了一番,之後又堅定了一下自己內心之前想的事情。

現在李恪內心的想法也很明確,那就是吐蕃士兵一定會出現,只不過這些吐蕃士兵一定是在等一個機會。

李恪之所以這樣說,也是有一定的判斷。。 「王爺。」

早市開的正旺,言清月坐著馬車,到的比言清喬還要晚。

二王陸慎思是在京王爺,沒什麼權利,從小體格孱弱先天裡帶上了毛病,文不太能詩書,武更不能帶兵打仗,所以王府的戒備並不森嚴,暗衛的水平對比陸慎恆的簡直是吊打,兩三個當值的暗衛只需要青金就解決了。

屋內燃著沉心靜氣的香,言清月頭一回在王府裡面沒有端著二王妃娘娘的架子,幾乎是小跑著進了主屋內。

是嬤嬤通風報信,才知道昨夜被喜棋這個賤婢爬上了陸慎思的床!

肯定是成功了,不然不會在屋內過了一夜。

言清月的進入,似乎才打斷了兩個人的清晨,喜棋是半光著身子下的床,小心的跪在了陸慎恆的床頭邊。

猜測是一回事,可真的看見確認了,才是另一回事!

言清月一夜未睡,又遭逢接二連三的打擊,此刻頭疼欲裂,捂著腦袋看著屋內的場景。

陸慎思沒有言清月想象中的被榨乾到什麼一病不起,相反,好像狀態還不錯,聽見了言清月叫他,能從床榻上自己坐了起來。

喜棋很有眼色,急忙半跪著匍匐了過去,小心的給陸慎思扶好了靠枕,又給陸慎思拉好了被子,這才又退了兩步,跪回到了原來的位置。

這一貼心的舉動看的言清月火冒三丈,兩步走到了喜棋的身邊,還未開口,就見喜棋忽然轉了個方向,直愣愣的對著言清月磕了一個頭。

「娘娘!奴婢該死!」

「你也知道你該死!」

陸慎思還在場,也沒有表態,嚴格來說,喜棋現在已經成了陸慎思的人,言清月當然不敢貿貿然把人拉出去殺了。

「娘娘!奴婢萬死無憾,奴婢仰慕王爺已久,昨夜…昨夜…」

喜棋長的白,她也十分會利用自己的優勢,此刻只掛著半身的裙子,面前圍著紅色的花團錦簇肚兜,紅色的絲帶襯托著那潔白的後背,輕微的抖著如同在承受雨露。

「昨夜是我。」

陸慎思開口了,口吻仍然溫柔,朝著言清月伸手。

言清月一愣,小心的深吸了一口氣,才走到了陸慎思的身邊,坐在了腳踏上,靠在陸慎思的手邊。

喜棋連忙搖頭,腦門貼著地磚,不知道是對著言清月說還是對著陸慎思說:「是奴婢,是奴婢沒有推開王爺,奴婢傾慕王爺已久,昨夜是奴婢這輩子最開心的時候…都是奴婢的錯!奴婢不求王爺憐惜,身為娘娘的人,竟然肖想主子,娘娘要打要罰,奴婢萬死不辭!死而無憾!」

說罷,對著言清月又重重的磕了兩個頭!

言清月已經氣的說不出話來。

在這個時候表忠心,正是掐著陸慎思的軟肋!她還一句話都沒說,喜棋竟然能說出這些不知羞恥的話來!這哪裡是讓陸慎思不要憐惜,分明是在求陸慎思千萬要憐惜她!

言清月臉色灰敗,甚至知道陸慎思接下來要說什麼。

「清月,你要如何處置喜棋?」

「王爺…」

言清月轉過頭,已經是淚眼朦朧。

她輸了,從喜棋成功睡到陸慎思的開始,就已經輸了,如今再生氣,也不過是不甘心的垂死掙扎。

陸慎思既然這麼問,就已經做好了打算,如今說這話,也不過是給她台階下。

陸慎思一直體弱,活到這麼大已經是十分不容易,更不要談什麼通房丫鬟,便是言清月嫁過來這幾年,就沒有一次成功的。

如今一朝開了葷,喜棋才是陸慎思真正意義上的第一個女人,可想而知陸慎思有多稀奇多新鮮,第一次能嘗到女人的滋味,陸慎思在喜棋面前才是真正的男人,這意義當然不一樣。

「不哭。」陸慎思溫柔的給言清月擦眼淚,昨夜藥效還有餘力,陸慎思還有那心思,看著言清月,自然也覺得自己也可以有了情、欲能力,以後再也不用對言清月愧疚至此了。

言清月也知道,這會哭了已經沒有用,對比她這個還沒有開苞的王妃,下面還在跪著的喜棋才更讓陸慎思憐惜。

言定章死了,侯門空虛,言清月甚至在娘家都沒了靠山,頓時驚出了一身的冷汗,連忙小聲抽噎說道:「王爺,妾身哭,是因為為了昨日未曾服侍在王爺身邊而羞愧。」

陸慎思微微抿嘴,眼神里頓時似乎有了些失望。

他忽然覺得,言清月對比他這個陸慎思的人,似乎更愛的是自己王妃娘娘這個職位。

說著,言清月微微坐直了身體,看著喜棋的目光沉了沉,慢慢的說道:「喜棋,你跟隨我多年,我是心疼你的,按道理來說,你對主子有了不該有的肖想,我本該把你發賣了!但是念你對王爺有情,這些年也忠心耿耿,本宮便留你在身邊,記住,以後伺候王爺,要千萬當心!莫不要辜負了本宮。」

喜棋一喜,二話沒說,頭都沒抬起來,對著兩人又磕頭。

「奴婢謝娘娘憐惜,謝王爺憐惜,奴婢以後願意為王爺,娘娘,赴湯蹈火萬死不辭!」

說著,她微微抬頭,梨花帶雨,特別感動:「娘娘,奴婢是王爺的妾嬪,也是娘娘終身的奴僕。」

言清月一口血氣堵在了嗓子眼,她故意沒有說給喜棋什麼名分,之後在陸慎思看不見的地方,慢慢的耗著喜棋,有了妾嬪的名分,那也是王府的半個主子,日後拿捏可就不那麼輕鬆了!

「好了。」陸慎思輕笑,雖然握著言清月的手臂,卻對著喜棋微微寵溺:「就你最機靈,以後也是半個主子了,不要動不動說什麼萬死不辭。」

說著,陸慎思輕咳一聲,對著外面把奶嬤嬤叫了進來:「嬤嬤,去給喜棋安排個好些的院子,人手添足了。」

「是。」奶嬤嬤不動聲色。

喜棋喜不自禁,揚著小腦袋對著陸慎思笑的越發甜,聲音都帶著膩膩的味道:「多謝王爺。」

「快去吧,晚些時候我去看看你的新院子。」陸慎思眉目里染了笑意。

言清月僵直著後背,看著陸慎思當著她的面跟喜棋打情罵俏,幾乎在這一瞬間,她有了一種大勢已去的錯覺,今日才明白了,什麼叫千防萬防家賊難防!什麼叫被自己養的鷹啄了眼!

等屋內的人都退下,言清月還坐在床榻邊上,陸慎思心神一動,拉了拉言清月的手臂,要親她。

言清月這會雖然覺著噁心,但還是強迫自己轉過頭,眼神蒙了一層水霧,嬌聲的叫了一小聲:「王爺…」

想是一回事,做起來又是另外一回事,陸慎思就是有心想補償言清月,半晌也還是無力。

言清月真的有些慌了,自己的丈夫只能對別的女人有反應,都不用長此以往,用不了幾次,陸慎思怕是會徹底不想再碰她!

「王爺,妾身…妾身對不起王爺。」言清月半裸著肩膀,剛開口,眼淚便掉了下來,反握住陸慎思的手,給陸慎思遞台階:「妾身近日不能服侍王爺了,妾身…妾身父親昨夜剛剛去世了…妾身要服孝。」 戰鬥結束很快,解決完這5隻星獸,季柚立馬吩咐鍾箐:「去住所。」

鍾箐不敢耽擱,當即領着組員,往住所跑,就是——她有點擔心季柚四人。

鍾箐一回頭,發現季柚、楚嬌嬌、徐州、張曳正將長耳兔的屍體給收起來。

鍾箐:「……」

鍾箐有點困惑,但她不敢分心,一邊警戒,一邊帶着隊友快速奔跑。

這邊。

lixiangguo

球打飛了。

Previous article

她心軟了軟。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