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秦觀笑道:「怎麼不是?你取出造化神器,使我們人族又多了一位永恆大賢,這是無量功德,人類必將銘記於你。」

葉銘:「前輩過獎了,我只是運氣好罷了。」然後一指雲峰和金玄白,介紹二人。

得知雲峰就是另一位進入造化之地的人,秦觀更為高興,道:「二位英雄光臨,是我們夫子殿的榮幸,請一定要多留幾日。」

葉銘既知父母不在,便無留意,只說還有要事,無法久留。那秦觀也不強求,只說日後有暇,一定多來夫子殿坐坐。

沒想到來得快,走得更快。回去的路上,葉銘問金玄白:「大師兄,你說夫子收了我父母做童男童女,是巧合嗎?」

金玄白:「永恆大賢做事,都有深刻的用意,我想此事一定不簡單。不過總的來說,這不是壞事,無論對你還是對你的父母。」

葉銘點頭:「我也這般想。然而天步會掉餡餅,誰知道夫子打的什麼主意。」

「這些事以後便知,夫子總不是惡人。對了師弟,你下一步有何打算?」金玄白問。

葉銘道:「我把狠狠敲了武神殿一筆錢,幾乎讓它破產,這種仇可大了去。俗話說的好『要麼不做,要做做絕』,大家都撕破了臉,也就不再顧忌什麼。接下來,天道門會在五行大陸招收弟子,直接與武神殿對抗。」

金玄白點頭:「你是人皇太子,又是傳奇學府出來的,而加之底蘊深厚,確實不必怕武神殿,敞開了與他們干就是。我唯一擔心的是,那帝雄會狗急跳牆,做出對你不利的事。」

葉銘冷笑:「他想殺我,絕無機會。至於殺天道門的人,他殺一人,我就讓戰爭之城將他的武神殿夷為平地,大家都不要過了。」

金玄白苦笑:「這樣的想法未免偏激。但話說回來,對付帝雄這樣的人,就非得有這種激烈的辦法,讓他心有忌憚。」

這一趟看似白走,其實葉銘很滿意,父母有了好歸宿,他便心安。雲峰和金玄白都沒有離開,葉銘希望他們能留下來,幫他一段時間,二人自然不會拒絕。

返回到了戰爭之城,葉銘終於得閑,於是問小死:「姜雪怎樣了?」

姜雪被人下了奪貞奇毒,這段時間一直被小死壓制。

小死:「那毒已被我逼入她的氣海,下面就看你能不能解除了。」

葉銘點頭,道:「應該沒問題。」

葉銘的卧室,姜雪靜靜地躺在床上,神色平常,看不出什麼特別的。她的呼吸很平穩,像睡著了一樣。看著她嬌美的容顏,葉銘忽然回憶起許多事情。當他還在山水鎮的葉家時,就在後山遇到這位朱雀皇朝的公主,二人還較量了一番。

一晃許多年過去了,朱雀皇朝早已不復存在,姜家人也星流雲散。他輕輕撫著姜雪的臉頰,輕聲道:「你現在安全了。」

一絲永恆之力,進入姜雪體內,凝聚成一個氣囊將她氣海中的毒力包裹。那毒非常頑固,立刻猛烈掙紮起來。這段時間,多虧小死把它們逼到了一處,否則葉銘還真不容易驅除。

永恆之力猛往外一扯,這些毒便被揪了出來,離開了姜雪的身體。那是一團翻滾的綠色能量,像霧一般,內中似乎還有女人的尖叫聲。

葉銘連忙取出一個玉瓶,將毒投入其中,然後蓋上。隨後他在姜雪身上一拍,後者嚶嚀一聲,緩緩醒來。

視線清晰了之後,她看到葉銘笑吟吟地看著她,她又驚又喜,問:「葉銘!我怎麼在這裡?」

葉銘:「你中了毒,我剛把毒驅除,已無大礙了。」

姜雪低頭想了想,一些事情漸漸就回憶起來,她悲傷地道:「沒想到族人為了利益,居然出賣掉我。」她突然抱住葉銘的脖子,嚶嚶地哭。

葉銘自然地拍著她背,柔聲道:「都過去了。」

姜雪就那樣伏在葉銘肩上,將事情的前因後果,娓娓道來。自從朱雀皇朝覆滅之後,姜家人先是寄於五行神朝,希望能退而求其次,成為五行神朝的大世家。可他們的希望很快落空了,五行大帝慢慢開始清洗這些遺老遺少。

再加上姜太上離家,姜家人無法,只得逃離了天元大陸,進入到其它的大世界謀生,直到近期。不久前,寒麗華找到姜家人,表示願意讓他們進入到五行大陸發展,前提交出姜雪。姜家人處境不佳,眼看如此大好機會,哪裡還管姜雪死活,毫不猶豫地將她交了出去。

聽到此處,葉銘道:「看來是我連累了你,他們知道你我的關係,便想用你要挾我。」

姜雪幽幽一嘆,道:「怎麼能怪你呢,是我的族人拋棄了我。當初我還堅定的跟著他們,希望能重振姜家的輝煌,如今想想,當真幼稚可笑。」

葉銘:「相比一人的得失,他們更在意整個家族的利益,也不能全怪他們。好在你現在離開了姜家,以後就是自由身了。我的天道門正缺人手,你要是不嫌棄,以後就在我門中做一名長老吧。」

姜雪露出笑顏,說:「謝謝你葉銘。」她抱著葉銘更緊了。

就在這時,有人敲門,二人趕緊分開,葉銘問:「誰?」

外面傳來傀儡的聲音:「主人,慕容長老出差的。」

慕容長老,自然就是慕容雪嬌,沒想到竟出差了。葉銘很高興,道:「我這就來。」

姜雪整理了一下儀容,與葉銘一起去見慕容雪嬌。從戰爭之城前往天道門再容易不過,不死神樹是天然的傳送陣,簡直和回家一樣方便。

回了天道門,大殿中諸人齊聚。慕容雪嬌微笑著坐在正中,弟子們紛紛上前恭賀。當葉銘匆匆而來,看到慕容雪嬌的時候,驚訝地道:「居然是長生境!你是怎麼修鍊的?」

原來,此時的慕容雪嬌,已然步入長生三境。這樣的修鍊速度,就連葉銘這個至尊之體都震驚無比。

慕容雪嬌微微一笑:「你忘記了嗎?我可是女媧傳人呢。」

女媧,初代人皇,人祖傳人,她的傳承自然非同小可。葉銘笑道:「只是沒想到這麼快。」

慕容雪嬌:「掌門,我閉關這段時間,外面可有變化?」

葉銘苦笑:「何止有變化,簡直是天翻地覆!不過你現在出關最好,可以幫我做事了。」

慕容雪嬌看了一眼姜雪,道:「姜雪也來了,你現在不會是掌門夫人吧?」

姜雪臉一紅,連忙否認。慕容雪嬌「嘿嘿」一笑,道:「不是就好。」

葉銘不知道她這話什麼意思,道:「慕容,天道門這邊由你坐鎮,我要去五行大陸那邊。」

慕容點頭:「沒問題,我還要適應一下。對了,讓姜雪留下來陪我吧。」

葉銘一愣:「為什麼?」

姜雪也是不情願,她剛見到葉銘,是很希望和他多待幾天的。

慕容雪嬌淡淡道:「師尊給我一個名額,允我代他教授一位師弟出來。姜雪,你想不想成為女媧傳人呢?」

姜雪知道這是大機緣,連連點頭,道:「我願意。」

「很好,那就留下來,我會傳授你的。不要纏著掌門,掌門可是很儘快的。」慕容雪嬌道,也不知說的是真是假。

葉銘一陣無語,覺得慕容雪嬌這是故意的。這妞出關之後,性格似乎變了許多啊! 沒辦法,他只能一個人返回了戰爭之城。人一到,就開始籌劃如何在這裡開設天道門,招收弟子。他找來金玄白和雲峰商量,二人都是有見識的人,分別出了主意。

金玄白認為,可以先避開武神殿正面,先到其它的大世界開建天道門分部。等到勢力足夠強大了,再正面與之對抗。雲峰的看法恰恰相反,他認為既然撕破了臉,那就硬碰硬,就在五行大世界建立天道門,打對方的臉。

二人看法不一,最終還是要葉銘拿主意。思考再三,他道:「我有一個想法,你們看可行不可行。如今我手裡握著上百萬億永恆幣,完全可以重金吸引真正天才的弟子投入我天道門。武神殿不是有一個武神榜嗎?榜上的人,每年都能拿到不少錢。天道門也可以設榜,並且獎勵要比對方高出千百倍!」

金玄白和雲峰面面相覷,覺得葉銘這個辦法雖然費錢,可效果定然是立竿見影。甚至,此舉有可能把武神殿的人才都吸引過來,畢竟葉銘展露出來的實力可一點都不比武神殿弱。最重要的是,天道門有錢啊,獎勵這麼高,傻子才不來。

「大哥,辦法倒是可行,但那之後呢?」雲峰問。

葉銘:「立下榜單之後,我會宣布,加入天道門的人可以把獎勵翻倍,同時還能獲得各種各樣的修鍊資源。最主要的是,我會公告天下,說我手中有造化神液。武神榜上前一百名,同時又是天道門弟子的人,可以免費得到一定數量的造化神液。」

金玄白嘆了口氣:「連我都想參加武神榜了。」

葉銘笑道:「師兄說哪裡話,待會你去我的無量神海一趟,那裡有造化神雷和創世閃電。」

金玄白大喜,拱手道:「多謝師弟了!」

雲峰也叫道:「大哥,我也要去!」

葉銘:「你們去是可以去,不過也不能便宜了你們。出來后,得幫我做幾年事。」他現在實在是太缺人了,像陳興那些個,雖然值得信任,可能力和智慧都不足以委以重任。

雲峰和金玄白笑道:「那是當然!」

葉銘接下來做的事十分瘋狂,不死神樹陸續在武神殿治下的二十六個大世界紮根,同時放出守衛,到處發放傳單。傳單上寫明,天道門將在二十七個大世界,建立武道榜單,任何人都可以參加打榜。一旦上榜,無論對方身份如何,都能每年領取高額的獎金。

天道門的榜單非常細緻,分為武士榜,武師榜、武宗榜、武君榜、武聖榜、武神榜、天道榜。其中武士榜,武徒、武士皆可參與;武師榜,武師、大武師可參與;武宗榜,武宗、武尊可參與;武君榜、武聖榜、武神榜,則只有武君、武聖、武神能參與。

其中,武士榜的名額是三萬。第三萬名,每年可獲得一億法天幣。而每往上提升一名,就可以多獲得一億法天幣。武士榜第一名,每年能拿到三萬億法天幣,其價值大概是一百永恆幣。

這筆錢,在葉銘眼中不算什麼,可是在武士級的小人物眼中,那可是天文數字,所以吸引力是非常之大的。想當年他還是武士的時候,別說上萬億法天幣了,就算只一億武神幣都是天文數字,可以購買許多適用於武士的修鍊資源了。

武師榜是針對武師和大武師的,名額降到一萬名。武師榜第一百名,能獲得五十億法天幣,而且每提升一名,就可以多得五十億。其中第一名,可拿到一千七百餘永恆幣。武師階段,對於修鍊資源的需求並不多,它最需要的是功法和武技。

武宗榜的名額也是一萬名,原本葉銘是不想設武宗榜的,因為他覺得可以把武宗歸入武君榜。但後來一想,武宗是武者修行中的一個關鍵點,有著承上啟下的作用,非常重要,乾脆單獨拿出來,做一個榜。

相比武師榜,武宗榜的最低獎勵提升到一百億法天幣,最高獎勵是三千五百永恆幣。而後面的武君榜,就明顯有些高端了,名額三千。最低一億長生幣,每提升一個名次,增加一億長生幣,第一名高達三萬七千永恆幣。

武聖榜就更不一般了,直接一千萬永恆幣打底,只有五百個名額,每提升一個名次,就增長一億永恆幣,第一名可以拿到五十億永恆幣!

武神榜只有一百個名額,第一百名十億永恆幣,每提升一個名額,增加十億永恆幣。第一名,可以得到一千億永恆幣!無疑,這武神榜是最重要的,也是投入是大的一個。葉銘正是要通過這武神榜,拉攏天下的武學人才,讓他們加入天道門。

最後的是天道榜,它的特點是,不要求一定是武者,也不要求境界高低,只要對自己有信心,都可以加入天道榜,成為天道門的客卿。天道榜競爭最為獎勵,只有十個名額。其中第十名,每年給予一千億永恆幣的俸祿;第九名,每年給予兩千億;以此類推,天道榜第一名,可以拿到每年一萬億永恆幣的俸祿!當然,參加天道榜的爭奪的大前提是,必須加入天道門,成為客卿長老。所謂客卿長老,說白一點,就是招之即來揮之即去的打手。

這些榜單,每年都會消耗掉葉銘十二萬億永恆幣,就算他坐擁金山,只怕也堅持不了多久。但是捨不得孩子套不著狼,他也只能咬牙上,大把往裡砸錢。

葉銘的傳單不僅出現在武神殿控制的二十七個大世界,它不久之後也在仙道大陸、儒道大陸、佛道大陸、三皇大世界出現,甚至連天元大陸這個老巢也沒落下。

每年十二萬億永恆幣砸出去,產生的效果是轟動的,世界彷彿都沸騰了。無數不得志的天才,無數明明有資質卻沒好運沒資源的少年,他們紛紛踏上了前往天道門的旅途,哪怕是砸鍋賣鐵,他們也要湊足路費。

仙道大陸,一個偏僻的小鄉村,兩名少年背上行囊,赤腳趕往太清城。只是他們的修為太弱,這般走下去,只怕要走幾十年。可幾十年後,他們還能衝擊武士榜嗎?

幸好,傳單上有一個簡單好用的法子,那就是虔誠地向不死神樹祈禱,自然有人前來迎接。兩名少年相視一眼,跪在地上,真誠地呼喚不死神樹。一遍,兩遍,三遍,過了足足一刻鐘,虛空出現一道漩渦,從中走出兩名劍士。

這兩名劍士守衛,奉小死命前來接引競爭榜單之人。兩名劍士問了姓名,修為,便一人帶著一個,跳入漩渦之中,消失不見了。

數十個大世界,無數的城池,無數的鄉鎮,無數的天才採取了類似的辦法,他們都想進入天道門的榜單。只要能進入榜單,他們的修行就再也不用擔心了。

另一邊,葉銘在每個大世界都設立了相關機構,專門負責海選,將那些資質明顯不行的人淘汰掉,以便於建立榜單。

仙道大陸,金玄白和冷月侯是海選的負責人。其實他們不需要做什麼,葉銘早已花天價訂製了一套選拔天才的機關陣法。這套機關陣法,共有九關,只有九關全過的人,才能前往天元大陸,參加最終的角逐。

金玄白的身邊除了冷月侯之外,還有花七和師雨妃。師雨妃一家人獲罪,是葉銘託了花七,才將她家人救出。原本她是要離開仙道大陸的,不過花七因為賺了很多錢,將這件事一起擺平了。

只不過,師雨妃也不可能再回三清門了,所以這幾年都在花七身邊做事。師雨妃倒是想見葉銘,只是一直沒機會。如今知道葉銘要招人,於是自薦其才,前來相助。花錢最近也閑,也跟著過來幫忙。

花七身邊圍繞著四位美人,有的捏肩,有的捶背,有的喂水果,有的唱曲兒。他十分悠閑,懶洋洋地問:「金兄,葉老闆這是搞什麼,我們仙道大陸的人自然是修仙居多,他卻要來此招收武道之人,那能行嗎?」

金玄白道:「無論仙、儒、佛,根本上都有暴力的一面,所以有仙武、佛武、儒武之說,其實殊途同歸。而且師弟的武道,海納百川,任何文明的人,不管修為如何,都可以立時修鍊。這一點,目前為止沒有哪個文明能做到。」

花七:「就算都能修行武道,可他這麼做也太浪費了吧?一年可是十幾萬億吶,三清門一年的收成都沒這麼多,他能堅持幾年?只怕沒幾年,手中那一百萬億就糟蹋光了。」

金玄白笑了起來:「花兄你也是葉銘的朋友,居然這麼不了解他。據我所知,他可是做生意的奇才。很久之前,他就在天元大陸做過錢莊,賺錢的速度很恐怖。現在,他做丹藥生意,每年的收益也有五六萬億,而且還在不斷擴展市場,收益會越來越多。聽他說,下一步會把靈果生意大面積鋪開,那又將是一個賺錢的路子。」

花七咧了咧嘴,道:「這傢伙,當真是人精,我怎麼就想不到呢?」

師雨妃眨眨美眸,說:「玉纖纖對我說過錢莊的事,我覺得一旦天道門的名氣打響,他就可以重新開設錢莊。一來,他有經驗;二來,資金不是問題;第三點最重要,那就是葉銘可以與幾大勢力合作。」

金玄白一笑:「你倒是知道他的心思。來之前他還念叨,說想聯合三皇大世界、傳奇學府、天道門、仙道大陸、儒道大陸、佛道大陸,共同開設一家超級錢莊。」 師雨妃登時嚮往起來,說:「到時候,我一定去幫他做事。請大家看最全!」

金玄白:「你也是有想法的人,此間事了,不如就隨我去見葉銘吧。」

師雨妃笑道:「好,那就多謝了,我還怕他不見我。」

這錢莊的事,把花七給鎮住了,問:「你們說,這錢莊每年能賺多少?」

金玄白道:「那就不好說了。初期就有幾十個大世界,每個大世界有多少勢力?多少修士?想必每年存入幾千萬億永恆幣不難。」

師雨妃:「如果是幾千萬億,百分之一就是幾十萬億永恆幣。哪怕只有千分之一的利,那也有好幾萬億!」

花七聽得心痒痒,道:「這筆生意,我一定得插一腳,葉銘就是財神爺啊!」

說到財神爺,眾人心中一動,金玄白:「說起財神,不知道葉銘能不能超過他。」

師雨妃也為之動容,道:「財神可是人道榜上排名前十的人物,沒有人知道他真正的身份,也沒有人知道他擁有多少產業。」

聊著天,那邊的選拔已經開始了。巨大的廣場上,匯聚了從仙道大陸各處趕來的幾百萬人,他們都是沖著武士榜而來的。不死樹守衛們,把這些競爭者分成幾百個小組,每組一萬人,編號為一組,二組,以此類推。

由於人還在陸續趕到,所以先到者優先,從第一組開始。葉銘的這機關大陣,一次可進入一萬人,同時進行測試,效率是非常高的。而且半個時辰左右,這批人里就能選出合格的武士了。

機關大陣修建在一個特殊空間內,此空間只有一個入口,一個出口。小組選手從入口進去,從出口出來,只有在規定時間內走出的人,才算合格。

一名守衛靜靜地站在出口處,不到一刻鐘,就有一名少年平安走出,守衛如實地記錄下對方名字,修為,以及過關所用的時間,併發放了一枚令牌給他。於是陸陸續續,又有三人走出,然後時間就到了,第一組的選拔結束。

「這也太嚴格了吧?」花七搖頭,「這些人我都看過了,資質真的很不錯,他們若是拜入三清門,機會是相當大的。資質這麼好的人,一萬個人里,居然只選出四個?」

金玄白:「師弟說過,寧缺毋濫。武士榜上的三萬名額,未來會成為天道門的根基,絕不能馬虎。」

花七:「如此看來,仙道大陸也就能選拔一千多武士,不會超過兩千人。」

「已然夠了。」金玄白道,「只要各大世界能湊夠三萬的名額,事情就算圓滿,剩下的就是排名了。」

花七忍不住問起排名的事,金玄白告訴他,這次排名是要將海選的成績考慮在內的。而具體的,葉銘會讓這些武士進入他的無量神海中修行,具體觀察每個人的實力、資質、慧根等等,然後把他們排名。

就在葉銘的選拔如火如荼的進行之時,武神殿里,帝雄和一干高層都垂頭喪氣。上次的損失真是太大了,雖然寒祖不會追加那些錢,可這也太憋屈了。

「該死啊!」朱王狠狠地跺腳,「上百萬億啊!如果我們有了這筆錢,也可以像他一樣,在各個大世界選拔天才!這下可好,我們不僅沒有這筆錢,還要慢慢償還寒祖的債務!就連僅有的一萬多億家底也投進去了,這真是……」

「不要急。」帝雄寒聲道,「那葉銘畢竟根基淺薄,他現在如今的張狂,只會引來殺身之禍。」

「你是說神族?」朱王問。

帝雄:「沒錯。神族一旦認定他是威脅,就必然要前來清除了。而且你們不是說,此子的另一重身份,是不配神殿的傳人嗎?把這一消息放出去,那些人一定會出手的。」

朱王忍不住問:「殿主,一直以來,到底是誰和不朽神殿作對?」

「哼,那是神族的殺戮機構,我知道的只有這麼多。這下,葉銘是必死無疑了。趁亂,我們可以將天道門納入掌控。他現在無論做什麼,都是為我們做嫁衣。所以,你們有什麼好著急的?」

孫儀嘆了口氣:「只是這一次,確實是丟了面子。現在外面的人都說,天道門的武道比寒祖的更有前途,更好修鍊,這可不是好兆頭。」

「那又如何?葉銘一死,天道門就是我們的。」帝雄重重一哼,「我們近期韜光養晦,就先讓他得意幾天吧!」

葉銘一邊籌備選拔天下武道英才的「武道大會」,一邊開建天道門在五行大陸的場館。他有上億的天工傀儡,建造什麼的再容易不過,才幾天功夫而已,一個佔地十萬畝,房屋無數的宏大建築群出現了。

五行大陸的天道門,就修建在五行山上,與五靈城相望。而天道門那邊,也開始有弟子陸續地遷來五行大陸,並外出活動。

一連數日,葉銘都不得清閑,每天忙得暈頭轉向。一日,天元大陸的上空,突然垂落無量鉛雲,烏黑黑地壓了下來,使得人人都有種心頭壓著鉛的沉悶感。人們紛紛凝視天空,不明白髮生了什麼。

lixiangguo

嘭!嘭!嘭!

Previous article

「我不僅不愉快,而且很生氣。」葉銘冷冷道,「小強,殺了他!」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