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秦琛嘿嘿一笑,自個老老實實的將梳子拿了起來,抓起嬈嬈的頭髮認真的梳理起來。

「我沒想怎麼樣,主要媳婦你太迷人了不是?」

「哼!你少貧嘴。」

「對他發誓的,我說的都是實話!我好難受啊,不如你幫幫我?」

「幫你?怎麼幫?」嬈嬈順著秦琛的目光看去,便看到了某處不可描述的地方,頓時羞的連忙把臉轉到了一旁。

「物理降溫啊,你懂得。」

秦琛挑著眉毛,給了嬈嬈一個你懂得的小眼神。

「物理降溫?」

「是啊,你看呢,我們可以開你的車過去,然後最慢也就是十幾分鐘就到了,所以現在嘛,完全來得及,或者去你車上?」

嬈嬈:「……」

嬈嬈無語的抽了抽嘴角,忽然抬起頭認真的盯著秦琛的眼睛看了起來,比給秦瀚檢查作業都要專註。

「嬈嬈,你不要這樣看我,你這是玩火。」

「玩火?我只是看你是不是嗑藥了!天天腦子裡都想點什麼!」

嬈嬈盯了半天,也沒發現秦琛的眼睛里有任何的異常,聚焦和反應都沒問題,怎麼就像是發情了一樣呢!

哼!

估計又是在偽裝的!

想到這裡,嬈嬈沒有絲毫猶豫的拎著包就出了大門,秦琛收斂起眼底的玩味,又恢復了平日里的那副面癱表情,看著就讓人自動後退三舍的。

然而如果有人有心,便發現秦琛雖然走在嬈嬈的身側,可是他們的步伐始終是統一的,那是比閱兵式還要標準化作業,幾乎重疊。

這是刻在骨子裡的默契,沒有任何人可以替代。

因為怕來不及,他們上的是嬈嬈那輛特殊的車,鐵牛開車,嬈嬈和秦琛又有了私人相處的空間。

因為工作都提前處理完了,秦琛忽然閑下來有些無所適從,四處亂看著,見嬈嬈半躺在椅子上假寐,便又沒忍不住湊了過去。

「媳婦……來個物理降溫可好?」

嬈嬈勾了勾唇,似笑非笑看著他。

「秦先生,滅火還有種方式你知道么?」

「什麼?」 婚色撩人 秦琛眼底閃過一抹深幽。

「自然冷卻啊……」

嬈嬈說著,直接按下了開關,冷氣毫不客氣的從天窗蜂擁而至,打在在秦琛敞開的胸膛。

秦琛:「……”

…………

SR集團優質小學。

明明馬上父母就要來接自己了,可秦瀚的小朋友的臉上,卻是烏雲朵朵。嚴肅的小表情配在那麼可愛的一張臉上。違和感十足。

秦思嬈咬著愛慕者送的棒棒糖,在鞦韆上晃悠著。

終於,在秦瀚第N加一次從她面前路過時,小姑娘忍不住摸了摸額頭,大聲叫了起來。

「哥!你能別轉了嗎? 夜半驚婚 你都在我眼前轉了63個來回了!」

「不就咱們老爸要和老媽一起來嗎?你至於害怕成這個樣子嗎?你相信我,我以人格擔保,老爸真的沒有生你的氣,他幾乎都忘了上次的事情了!」

秦瀚頓住腳步,若有所思的看了她了一眼。無比認真道:「思嬈,我並不是因為老爸要來。」

「還有,你竟然在數我走了多少圈?」

秦瀚抽了抽嘴角,大眼睛眨眨。

這得是多無聊才能幹的出來的事啊!

「想什麼呢,誰沒事幹數你走了多少圈!」小蘿莉毫不客氣的瞪了回去!

「我這是本能的反應,對數字比較敏感而已。」

她說著話,從鞦韆上蹦下地走到了秦瀚面前。

抬手想要拍拍秦瀚的腦袋,奈何海拔不夠,只得踮起了腳尖,那嬌憨的模樣可愛極了。

秦瀚看她踮腳踮的那麼辛苦,本就圓滾滾的身子像是小時候舅舅給他的不倒翁一般,搖搖晃晃的。

儘管心裡十分不大情願,他還是配合的將自己的腦袋垂了下去。

「看在你這麼配合的份上,告訴你個秘密。」

「咱們爸爸在瑞士銀行的賬戶密碼是:……」

秦琛和嬈嬈剛走到操場,看到的便是自家女兒又在「賣」他了,頓時苦笑不已。

忽然有點懷疑他閨女到底是個招財的還是來破財的。

還是說,自己這瑞士銀行的錢太不值錢了?

「秦思嬈,秦瀚,你們的爸爸媽媽來了,快過來!」

美女班主任是個娃娃臉的女人,笑起來臉上就會自然的浮現起兩個可愛的酒窩。

據說還是哈弗的教育學博士,不知道為什麼就當了這不起眼的小學老師。

雖然說秦琛這私立小學老師的工資幾乎都是外面的2倍有餘了,但是對於她的學歷來說,還真的不算什麼。

兩個孩子被老師一召喚,立刻歡快的跑了過來,看到嬈嬈,便是眼前一亮,直接抱住了嬈嬈的大腿。

一左一右,像是兩個萌萌噠的腿部掛件。

「小沒良心,光抱媽媽了,還有爸爸呢!」

吹了一路冷風自然冷卻的秦琛便是很受傷,為毛這孩子見了嬈嬈就離不開了呢!

他憤憤的吐槽著,想要表達一下自己的抗議,然而下一秒,卻是四雙眼睛齊齊的的掃了過來,鄙視之情不要太明顯好嗎!

秦琛:「……」

「秦先生,身為一個父親,言傳身教很重要。」

美女班主任語重心長道。 直到離開學校,一家人都坐在餐廳了,秦琛同學還是黑著一張臉,就差在臉上寫上生人勿進幾個大字了。

饒是訓練良好的服務生,也被秦琛那陰冷的小眼神嚇得語速比平時快了不知道多少倍。

「好啦,都在孩子面前了,你老是板著臉做什麼。」嬈嬈輕輕觸了觸秦琛的手腕,無奈道。

秦琛挑眉,看了一圈四周,發現眾人在自己那強大的威壓下都不敢往自己這邊看了,這才滿意的眯起了眼睛,戴上手套開始幫嬈嬈剝蝦。

嫻熟的動作,認真的神情,只見他手腕一翻,前一秒還猙獰著雙眼不肯瞑目的蝦子就被剝掉了外衣,變成了粉嫩的蝦仁,秦琛還有特地幫嬈嬈把蝦仁沾了醬汁,這才放進了她的碗里。

「這裡的海鮮都是從紐西蘭那邊空運過來的,距離上桌不會超過6個小時,快嘗嘗,冷了就不好吃了。」

嬈嬈點頭,有些不好意思在兒女面前和秦琛太過親密,可看著男人都做到了這個份上了,她要是再拒絕,那就有點太矯情了。

索性低頭不語,認真的吃了起來。

兩個人一個剝一個吃,吃的那叫一個不亦樂乎。

然而兩個孩子卻是一臉的無奈,他們做錯了什麼!

這麼小就要開始吃狗糧了!

飯吃了一半,秦琛手機忽然震動了,掃了一眼是鐵牛,男人舒展臉上的笑容凝住了。

他沖嬈嬈比劃了一個手勢,便拿著手機出去了。

他這一出去,小正太忽然也低下了頭,拿著自己的超極本不知道在捯飭些什麼。

「秦瀚!媽咪說過多少次了,吃東西的時候,是不可以玩電腦的,收起來!」

嬈嬈故意板著臉道,不過配上那溫柔的眉眼,怎麼看都沒有什麼震懾力。

秦瀚疑惑的看了一眼外面打電話還不忘注視著這裡情況的老爹,又瞅瞅正怒目瞪著自己的嬈嬈,眉頭一皺,小臉上浮現了一出一抹奇怪的表情。

不過卻也是聽話的放下了電腦,默默的扒拉起自己碗里的飯菜來。

玉家的規矩素來是食不言寢不語的,他們已經養成了習慣,一頓飯吃的極其安靜,甚至連刀叉和盤子觸碰的噪音都沒有出現,這是極其苛刻的餐桌禮儀了。然而一大兩小都十分的自然。

就在這時,秦琛掛了電話回來了。

「公司的事,比較嚴重,嬈嬈,你能陪我出差嗎?」

「出差?我剛來研究所工作,這就又請假,是不是不太好?」嬈嬈面露猶豫,忽然良心有點痛。

好像她這都來洛城快兩周了,就去上過半個星期的班。不過實驗室沒搭建起來,她去不去上班,倒也沒有什麼實質上太的影響。

「這樣嘛,可是我這邊現在也比較棘手,那邊阿拉伯王子非得要我人親自到了才能談合同,而且我這一去可能就要好幾天,公司這邊現在業務眾多,我的兩個助理都是離不開的。我雖然會做生意,可是這阿拉伯語我還真的不太會說啊,而且這屬於小語種翻譯,我們合作方還有個法國人,這要會法語還會阿拉伯中文和英語的,還真的不太好找啊。」

秦琛一臉為難的說著,順便給自家女兒投去了一個眼神。

小蘿莉心領神會,立刻放下筷子,懵懂無知的瞪著大眼睛,一臉爸爸你好笨的模樣:「爸爸,你忘記了,你們公司不只Ben和Ken叔叔兩個特別助理啊,還有那個冷晴阿姨,雖然我不稀罕她,而且她對你也有意思。不過死馬當做火馬醫,好歹她也會法語呢。要不你帶著她去吧……」

「可是這樣……」秦琛為難的用一隻手支撐著下巴,又轉身看了一眼嬈嬈。

眼睛里流轉著晶瑩的光亮,似乎是在思考女兒所說的話的可能性。

「也是,都是工作嘛,有男有女很正常的,俗話還說的好,男女搭配幹活不累。」

「是啊,爸爸,就是不知道這女人會不會搞什麼小動作,萬一她對你下毒手了,你可要拒絕啊!」

小蘿莉搖晃著腦袋,小腦袋超速運轉,已經不知道在想啥了。

她的話一下子提醒了嬈嬈!

是啊!

秦琛是不會主動去撩別人,但是不保證別人不主動投懷送抱啊!

剛才在那裡才打多大一會的電話,就已經吸引了好多的妹子駐足犯花痴了,要是給了他們兩個人單獨相處的空間……

畫面簡直不要太美啊!

雖然嬈嬈還沒恢復記憶,可這些天發生的一切,無一不再告訴她,她也許就是秦琛5年前消失的那位夫人。

當然,秦琛也是這麼說的,只是還沒拿出證據來。

她還有太多的話想要問秦琛,這次出行好像真的是一個極好的機會。

想到這裡,她忽然抬手拍了拍秦琛肩膀,笑面如花。

「怎麼能麻煩你的冷特助呢,不就是阿拉伯語?冰島語我都會,走吧,我給你當翻譯。」

「當真?你真的會阿拉伯語?」秦琛眼底閃過一道晶亮,眉眼彎彎。

「嗯,我在家閑著無聊,就多學了幾門,經濟名詞什麼的我也看過幾本相關的著作,給你當翻譯應該是可以的,不過你要是讓我給出什麼參考性的意見,這個我就不行了。」嬈嬈認真的說著,似乎是還覺得自己不夠精通,說著說著,不好意思的臉紅了。

醫見終擒:壁咚試婚嬌妻 秦琛卻是徹底的呆住了。

他想過這五年,自家女人釋放天性之後會和過去幾乎是判如兩人,卻也沒預計到嬈嬈會如此牛叉。

而且……

他的項目是編的啊啊啊!

其實就是一個想要帶嬈嬈出去玩的幌子而已啊!

就算是嬈嬈不會阿拉伯語也滅關係,到時候也正好自己瞎解釋,可這……

秦琛的老心肝不停的顫抖著,懷揣著心底的那抹不甘心又道:「嬈嬈,我想問下你都看過哪幾本關於金融學的書?」

嬈嬈不疑有他,只當秦琛這是在考驗自己能力。

歪著腦袋略微沉思了片刻,隨即便朗聲念出來了一堆長長的書名:「曼昆的《經濟學原理》,羅伯特弗蘭克的《宏觀經濟學原理》《微觀經濟學原理》,《貨幣銀行學》,弗雷德里克·S·米什金《貨幣金融學》,約翰C赫爾《期權、期貨及其他衍生品》……」

秦琛:……

這尼瑪哪本不是專業的經濟學書?

誰說不是,他直接打到他是!

尼瑪!

鐵牛,這出的什麼鬼注意,這下倒是還真的弄出點什麼生意出來了,不然嬈嬈若是知道自己坑她……

…………

「陸嬈嬈」昏睡了三天才蘇醒。

蘇慕辰也就衣不解帶的在她身邊陪伴她了三天。

最後甚至因為太累,直接趴在床邊睡著了。

於是「陸嬈嬈」一睜眼,便看到一個毛茸茸的腦袋,自己白皙的手臂上還有著那隻戴著黑手套的手。讓她一眼就認出來這是蘇慕辰,而不是自己心心念念的那個人。

眼睛一片酸澀,她緩慢的閉上眼睛,把眼淚又給逼了回去。

再次睜開時,已然恢復了那副柔弱可人的模樣,輕輕的喚著身旁的男人,然後將自己的手抽回來。

lixiangguo

辰原本以為墨瀾軒並不清楚,現在他總算是知道了,這一仙一邪算是自此杠上了,還有一個軒轅洛在中間攪局。

Previous article

看到秦嵐妃居然把錢退給自己,魏坤琳一開始是非常憤怒的。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