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秦浪在聽到小雞介紹自己的來歷后,明白眼前的小雞已經活了八百多年,估計不是妖孽也成為妖孽了吧?

這小雞原本就是可以稱之為神雞——而現在的小雞,估計是真的有點兒神!

「哈哈,小雞,本人不才,乃是這個世界的守護者,以後你就跟著我混吧?保你一定『雞情沸騰、雞生無憾!」

秦浪拍了拍胸脯,直接的招攬起了小雞。

未有料到的是,小雞立馬目光閃亮的望著秦浪,那雞眼裡透著朦朦童真:「大哥,咱的雞生(=人生)就徹底的靠你了~」

見到小雞一下子就被自己拿下了,秦浪也感到有些不可思議,不過更多的是開心了。

畢竟這始終不過是一隻小雞,對自己又沒有什麼威脅,也不會搶自己的戲份,實在是再好不過了。

秦浪心裡打了個如意算盤,最後笑眯眯的望向了美琴小妹妹:「呵呵。你看,不用怕了吧,這不過就是一隻普通的小雞。」

自然,此刻的美琴哪兒還會害怕,她有些驚奇的看著小雞,道:「沒想到你真的長不大,真的好可憐哦。」

「暈吶~」秦浪汗顏不已,沒想到美琴小姑娘的愛心這麼泛濫,一下子就對小雞生起了同情心。

小雞揮動著小翅膀拍著自己的胸脯,神色中透著蕭瑟和洒脫:「沒什麼啦。雞生就是這麼充滿了戲劇性。許多的雞們匆匆成為了歷史中的過客,唯有我在不經意間永恆了。」

它的樣子本就極為可愛,可它的氣勢卻顯得超然物外,額頭更是皺成了一個『井』字。讓人感覺很鬼扯、很蛋碎。

秦浪看向了美琴:「好啦。現在問題解決。我出去了。」說著,秦浪帶著小雞走出了浴室,人家美琴小妹妹可還裹著浴巾呢。

來到了裡屋后。秦浪四處打量,終究是沒有看到自己的老爸和老媽,這令他感覺有些奇怪了。

一般情況下,自己的爸媽在三點半就下班了吧?這個時候應該都呆在家裡的,如果要出門的話,都會打電話知會自己一聲。

秦浪立馬上了二樓,發現還是沒找到兩人的身影,進了自己的房間后,他發現獨孤妹子和西門偽娘正圍在電腦前看《泰坦尼克號》,兩人神情漠然,口中對著影片發出了評價:

「你說這些人在海上幹嘛,還有,那個人在說什麼?」

「肯定是練功啦,那個人估計在說:與天斗,其樂無窮……」

……

聽明白兩人說的話后,秦浪心中吐槽:「看來你們是不懂英語的,還其樂無窮呢,人家都要死了。」

再次下了樓,秦浪發現炮姐已經穿好了衣服,正在那兒梳著頭髮呢。

「喂,美琴,你知道我爸媽去哪兒了么?」秦浪問,旋即又道:「對了,你怎麼又到我家來啦?」

美琴先回答了秦浪的問題:「哦,叔叔阿姨都出差去了,估計要一個多月,這是他們讓我轉告你的。」接著,她小臉微微漲紅,道:「至於我為什麼又來這兒,還不是因為外面的人實在太討厭了。」

自從前天離開了秦浪家后,美琴才發現自己沒有住的地方了,小姑娘無論是走在大街上還是小巷裡,回頭率都是超高的,自然有一些用心險惡的傢伙跟在了她身後。

當處在一個相對靜謐點兒的地方,這些傢伙們通通都跳了出來,露出了不懷好意的笑容……

結果自然是美琴給了這些傢伙們一個慘痛的教訓,美琴並不是那種會隨便殺人的女孩子。

這些傢伙們沒死,爬起來后,自然是個個心中憤恨。於是,美琴接下來的一天里,不停的有一些混混來圍堵她,雖然最終都被她解決了,可一天都沒吃東西的美琴也是到了極限。

沒辦法呀,美琴小姑娘人長得漂亮,可她也不意思白吃東西——因為身上沒有錢。

一直到昨天晚上的時候,美琴終於有了計劃:做臨時工。可是美琴看起來實在太小,沒有誰要呀,唯一一個要的,還是一個長相猥瑣的中年男子,那眼神就算是傻子也明白。

美琴見到眼前男子的尊容后,自然是無聲的閃掉。

到了今天早晨的時候,美琴已經餓的肚皮貼後背了,還好的是,沒有那個混混再來挑釁她了,主要是美琴一次性爆發出的戰鬥力太驚人了。

最終,美琴還是想到了秦浪家的兩個活寶一樣的叔叔和阿姨,於是決定返回到秦浪家。

沒辦法,外面世界的人,帶給美琴的感覺,總不那麼的真摯,也唯有秦浪的老爸和老媽,這兩個思維有點神經質的活寶,才令美琴生起無限的親近感。

因為秦浪家的早餐已經吃過了,所以美琴來了后,李強夫婦手忙腳亂的招待著,可最後煮出了一鍋焦炭……

沒辦法,美琴只好親自動手,儘管她的料理水平也不是太好,可也不會做出殘渣來。

在明白了這一切后,秦浪實在是想笑,可為了照顧美琴小妹妹的感受,於是他只能竭力控制了。

「哼,我、我可不是白住這兒的。叔叔阿姨已經聘用我當清潔工。」美琴最後揚了揚小腦袋,極有底氣的申明道。

「哈哈……」

秦浪一下子忍不住笑出聲來,一想到美琴小妹妹餓了近兩天,最後咬牙切齒、無可奈何的來到自家的門前,想必那幅樣子可以萌煞世人了。

「你,你笑什麼?有什麼好笑的?」美琴小妹妹一下子受了刺激般,發跡的電弧閃爍不停。

「唔……噗嗤——」秦浪想憋還是忍不住,最後笑咪咪道:「炮姐,沒想到你也會打工呀,不過。我可是僱主。隨時有權力……」

「你、你叫我什麼……炮、炮姐?」美琴小妹妹的發跡閃爍電弧,眼神透著不善,嬌美的小臉兒滿是憤慨……

家裡多了一個『小女傭』,而且還是炮姐。這令秦浪大為受用。

現實果然是一把殺豬刀呀。任你多強。面對生活,還是得低頭呀——為什麼那些開宗立派的武林高手個個風光八面,而那些浪蕩江湖的大俠卻要去騙吃騙喝?

原因很簡單。那些開宗立派的高手們接受了現實,懂得生活呀,收一個徒弟不說幾兩銀子,幾十個銅板總是有的吧?

一想到自己的那一對無良父母就這麼出差去了,秦浪實在是無話可說,家裡本來就亂的一塌糊塗,這下子好了,所有的爛攤子都由自己來收拾了。

為人父母的,一點都不為自己的孩子著想,我可只是一個普通的十六歲的高中生哇,你們也放心?

秦浪搖了搖頭,正打算和美琴小妹妹發展一下感情的時候,樓上的兩位大神登場了。

「小野子,怎麼還不去煮飯?我都快餓死了。」獨孤妹子甜甜的笑著,可謂膩死人不償命了。

「公子,吹雪還要你夾菜給我吃呢。」西門偽娘則是柔聲細語道,那絕美的臉龐和溫婉的氣質透出驚人魅力。

我滴個乖乖,你們兩個都將我這兒當成慈善堂了吧?每天在我家白吃白住,而且還得服侍你們……

心中這麼一想,秦浪立馬就覺得自己不能再這麼放縱兩人了。

這兩人一個是但求一敗的劍魔,一個是濁世的劍神,自從住咱家以後,都過上了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日子,這叫什麼話呀?

儘管獨孤求敗是個妹子,而且很可愛、很漂亮,可漂亮也不能當飯吃是吧——就拿美琴做例子,她長的這麼可愛,除了一些小混混和變態的大叔外,再沒有誰同情她,給她一口飯吃。

而西門偽娘,秦浪認為自己的態度應該放堅決一點兒,否則的話,和一個偽娘有了不清不楚、曖昧糾葛的關係,這實在不是自己希望看到的。

秦浪心中有了主意后,道:「獨孤姑娘,吹雪兄,在這兩天里,你們感覺過的怎麼樣?」

「哦,很好呀,住在這麼舒服的府邸里,有好吃的,有好喝的……」

獨孤妹子下意識的回答著,最後笑了起來:「還有你這個好人,我感覺真的很開心,這可是我一直以來嚮往的生活。」

「公子,若要說的話,人家也很喜歡這種生活,自從待在這兒,公子就百般的照顧我,對我沒有半點的厭惡和偏見……所以,公子,請受吹雪一拜。」

西門偽娘動情的說完了這番話后,對著秦浪深深的道了個萬福。

「……」秦浪原本以為兩人會說『無聊』之類的話,然後自己就可以名正言順的要求他們為自己……

可聽到她們說出這樣一番話來,秦浪只能將準備要說的話咽到肚子里去了。

見西門吹雪一代劍神向自己施禮,秦浪自然不能怠慢了,忙伸手去扶住對方的手肘部位。

「咦!她是誰?」獨孤妹子突然問道,她的目光一下子落在了美琴的身上,與此同時,美琴也看向了獨孤妹子,兩人登時四目相對。

無形的火花與有形的火花同時迸射,空氣中的氣流都發出了呻吟……

秦浪眉頭一跳,看情勢貌似不是個好兆頭呀,怎麼像要打起來的樣子?

「呵呵,她叫美琴,是來我家打工的。」

簡單的介紹了一下后,秦浪看向了美琴:「好了,美琴,和我一起進廚房吧,咱們共同準備晚餐。」(未完待續。。) 「現在?」秦浪狂汗,看了一眼美琴還有獨孤妹子和西門偽娘,道:「不可以,做那種事兒必須是兩個人單獨相處。」

美琴小妹妹忍不住問:「你們在說什麼呀?那種事兒指的意思是……」

面對美琴小妹妹的逼問,秦浪無言以對,自己該怎麼回答呢?莫非回答那種事兒就是指做~愛做的事兒。

「我不想等了,忍不住啦,要立刻開始。」

小倩的話令秦浪相當的困擾,怎麼這個妹子這麼的衝動呢?我一個大男人都不急,你反而比我還要衝動,你可是一個黃花大閨女呀,一點兒都不害臊么?

一場紛爭眼看著就被秦浪化為了無形,可獨孤妹子的一句話再次的引發了導火索:「美琴是吧,我們來過兩招如何,如果你敗了,就消失在我的眼前。」

秦浪有些莫名其妙,這是神馬情況,獨孤妹子這是在趕美琴走嗎?

「獨孤姑娘,你這是什麼意思?」

「沒什麼意思,主要是看她不爽。」

「……」

秦浪張口卻無言,這叫什麼話呀,你和炮姐都沒有見過面,怎麼無緣無故就看她不爽了呢?

「那,給我一個理由。」

「因為頭髮,我一直夢想著自己能夠擁有茶色的頭髮。為什麼她有,而我沒有?」

聽了獨孤妹子的這句話,秦浪翻了翻白眼,我還以為是什麼原因呢。原來只是為了頭髮的顏色。

「我不同意!」

秦浪很堅決的反對,開玩笑:在這個家裡,我可是主人。

「我同意!」美琴小妹妹極為不給面子的與秦浪唱起了反調,她竟然答應了與獨孤妹子過招。

「為什麼呀?」秦浪鬱悶。

「因為我也看她不爽。」美琴毫不客氣的回答——真是~美琴呀美琴。你就不會開個玩笑什麼的,這場無意義的打鬥不就過去了么?

「我也是因為頭髮,我非常喜歡黑色的頭髮。看到了她的頭髮這麼的烏黑亮麗,真叫人火大~」

真心搞不懂吶,這兩個女孩的思維真是奇葩呀,僅僅因為頭髮的顏色,就各自看對方不順眼了——女人吶,真是個奇怪的生物呀。

秦浪正在那兒摸著腦袋考慮著,兩個女孩已經擺開了架勢,獨孤妹子的身上散發出凌厲與鋒芒。而美琴的身上則是透著躁動與狂暴。

這兩股氣息便如同兩道洪流相衝。剎那就要碰撞在一起……

「啪——」

一聲巨響伴隨著窗戶破裂的聲音傳進來。大廳的地面立時塌陷了半尺,獨孤求敗與美琴兩人中間立著一個禿頂怪笑的老頭,只聽他嘿嘿笑道:「高手。我終於又見到高手了,太好了,太好啦……」

「這、這是火雲邪神!」

秦浪一下子就反應了過來,立馬叫道:「獨孤姑娘,美琴,不如你們先和這位前輩打一架如何?」他這話說出來,可謂是兩邊都不得罪。

況且,他也曾答應過火雲邪神,會為他找幾個對手,這一次算是兌現自己的承諾了。

「哼。一個跳樑小丑,也配本姑娘動手?」

獨孤妹子是相當的不爽,原本她是打算和美琴過招的,可半路卻殺出了個程咬金,呃,是火雲邪神……

火雲邪神怪聲道:「莫非…你認為…你,可以和我交手?」

「本姑娘都說了,你不配。」

「哦?」火雲邪神嘴角微裂,道:「原來是這個樣子,那麼,你做好準備了么——被我殺死,或是殺死我。」說這段話的時候,火雲邪神的表情甚至都透著一抹興奮,令人望了不寒而慄。

一旁的秦浪心中忐忑,不知道獨孤妹子是故作震靜,還是真的有輕易幹掉火雲邪神的實力。

不過,不管是哪種,這一戰都值得期待呢!

話說兩人都是武林高手,只不過一個是有著新時代氣息的,另一個則是古代的。

按照武俠小說中的定律來講,越是往前的時代,武功也就越厲害:

就比如鹿鼎記是清朝的,小寶那根西洋槍都可以幹掉那些所謂的武林高手。

射鵰是南宋(宋朝後期)的,一燈大師會個一陽指就晉陞為了五絕之一。

要知道在北宋(宋朝前期)的天龍八部里,一陽指不過是六脈神劍的簡略版罷了。

而天龍八部里,那個不是武功內力猛的一塌糊塗,喬峰的降龍十八掌不知道比郭靖的牛多少倍?那什麼六脈神劍和火焰刀都類似無形劍氣狂飆了。還有什麼北冥神功和凌波微步,總感覺有點通神了。天山童姥的八荒**唯我獨尊功,每三十三年返老還童一次,更令這個時代的武林高手披上了一層神秘的面紗。

哦,差點忘了,就是裡面的最神秘也是公認最牛叉的少林寺的無名老僧——掃地僧。這丫的完全就不是武功了吧?直接將慕容復他爹和喬峰他爹一掌拍死(不是真死),接著又救活了過來,實在是已達佛之境界。

所以按照這個說話,火雲邪神的武功,和古時代的獨孤妹子比的話,那實在是小巫見大巫了吧?

事實也真的如此,獨孤妹子首先就道破了火雲邪神的武功套路;「真是可笑,你似乎會半調子的蛤蟆功罷了,不知你的自信是從哪兒來的?」

火雲邪神一驚:「你竟然更夠看出我的武功套路?」

這由不得他不吃驚,一般來說,兩個武林人交手,如果是同級別,是無法一眼就看透對方的。

可現在,獨孤妹子和火雲邪神還未交手,便已經道破了他的所會的武功。這如何不令火雲邪神心驚。

「啊——」火雲邪神狂叫一聲,怪聲嘶吼道:「我不相信……」同時,他的身形翻轉,剎那便四肢著地。狂猛的氣流向著四面席捲,地面再次的塌陷了一尺,大廳四面的牆壁都因這股恐怖的氣流有了細微的裂縫。

西門偽娘不動聲色的擋在了秦浪的身前,這才令秦浪不受這股恐怖的氣流影響。

秦浪的面色則是發黑,尼瑪的,怎麼都這個樣子?說打就打么?我的家估計都會被你們拆掉。美琴小妹妹也是目露驚異,已是控制著電磁力在自己的身前製造了一面鐵砂盾。

獨孤妹子作為直面對抗火雲邪神的人,卻似沒有受到半點兒影響,她依舊是靜靜的立在原地,寬鬆的長衫隨著氣浪翻湧。

「呱、呱、呱……」

火雲邪神的脖頸部位一下子膨脹了起來。顯得猙獰而可怖。從腹部傳來的聲音如雷鳴般。令空氣極有規律的震蕩著。

lixiangguo

「瀟瀟,放心吧!夫君應該馬上就會回來了,夫君一旦回來,定會將這些天界之人殺得灰飛煙滅。」紀彤說道。

Previous article

西門霸天,素日里不理會敖定郡州和西爵郡州的事情,這一次閉館出來,為他弟弟報仇也是正常。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