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碧游貝齒輕咬下唇,似是在用盡了全身的力氣!

「嘩..」

施術結束,剛剛才被李攀融化的池水如今再次被凍結,卻是凍得如此嚴實,剔透的冰面望去,竟是看不到下面有任何水流的波動!

全部凍結了?

眾人不由驚訝,這種程度在玄天三重之中恐怕都算得上是程度更高一些的。

目光不禁落在幾人身上,他們這三個新入天虛宮的弟子,竟是在三個月都修鍊到這種程度了?

自己驚愕別人的修鍊速度太過迅速,可他們卻是並沒有思考其中的緣由!

縱使天賦比他們略差,可捫心自問,他們真正努力修鍊過么?他們這幾年都做了些什麼?

李攀臉上終於算是露出了笑容,一個弟子如此,兩個弟子也不差,如今竟然是三個弟子都這般刻苦的修鍊,這恐怕是做師父的最願意看到

的場景吧!

「玄天三重,不錯不錯!」

心情暢快,李攀竟是笑了出來:「哈哈,不錯,不錯!既然來了,就應該如此,若是不刻苦修鍊,又來天虛宮做什麼!」

一語雙關,表揚著他們,卻同時給了那些老弟子以勸告。

這般話語說得那些弟子心中有些不服,卻又很少有人能夠真正領會到李攀的意蘊!

擁有了絕佳的天賦,可卻不想付出,不勞不獲的意思他們竟是絲毫不理解!

「明天便是賞櫻花之際,回去修鍊吧。」

李攀看著這些人,淡口說道。

碧游朝著唐玉的方向走來,臉上那般恬美的微笑似是只對他一個人露出,自己成功了,有了進步,便是最希望能夠讓唐玉看到!

「碧游這般照顧我,修鍊速度也是不慢啊!」

咧著嘴,唐玉朝著迎面走來的碧游。

面色少有緋紅,卻是此時聽到李攀叫住正欲離開的三人:「唐玉,留下來,有些事情問你。」

已經散去的弟子被這一話語所吸引,紛紛回頭。

「師父又叫住唐玉?」

「單獨找他會有什麼事?還不是見他一個外族弟子,身世與自己差不多,便是私自教導?」

「若是沒有師父私下的教誨,他才不會達到這種程度!」

嫉妒,當真恐怖,竟是能夠使人有著如此想法?!

他們這心情之變化當真是迅速,本來對唐玉有了些好感,如今卻又是如此偏激!

縱使唐玉聽到這些話,可他還是沒有做聲,朝著碧游和姚遙點了點頭,自己便是走向李攀。

「師父找弟子何事?」

躬身行禮,唐玉恭敬地問道。

見所有人都離去,李攀拍了拍唐玉的腦袋,心中甚是歡喜。

「之前便是聽你師娘說過,沒想到你竟然真的自己領悟出一些門道!」

聽到這般話語,唐玉心中才豁然開朗,原來師父找他是為了這無印式雪之舞的事情啊。

「之前突發奇想,便是試了一試,卻是到現在都還沒有成功….」

悻悻地說著,唐玉在李攀面前沒有絲毫隱瞞心中的感情,自己那麼努力的修鍊,如今卻還是沒有能夠憑藉無印式雪之舞而凍結空氣!在別

人看來他已經是進步驚人,可自己卻還是有些欲求不滿!

輕易地看出這個小弟子的失落神情,李攀便是開口安慰:「這種事情沒有什麼可失望的,當年我達到你這種層次的時候可是比你慢了足有

六個月!況且,你無法凝結空氣卻也是有這一切外界因素,並不是你修鍊的不到位!」

目光之中閃過些許光彩,此刻的唐玉便是怔怔地看著面前這位在他心中有著極高地位的人,自己的師父當年竟然在這階段的修鍊上比自己

慢了足有六個月?!

然而雖是驚訝不已,他卻還是很在乎李攀最後半句話,遂是詢問:「師父,您知道我無法凝結空氣的原因?」

他剛才倒的確是太過驚訝,卻是出口之時才意識到自己的口不擇言,李攀乃是何許人也?怎麼會不了解這點事情呢?

果然,面色稍有變化,可李攀卻還是微笑著答道:「無印式雪之舞的程度會在原本雪之舞心法的程度上有所降級!你之前能夠憑空凍住那

劉爽,說明起碼也有著玄天五重的程度,然而如今想要使用無印式雪之舞,恐怕也只能達到四重的效果,所以不用太過在意!」

減少一級….唐玉雖是明白了他的意思,可還是有些不解:「弟子愚鈍,卻是不知道為什麼會有所降級呢?」

雖然李攀的脾氣不好,可對於弟子這種修鍊上的問題卻是從不會感到厭倦,相反的,倒是很希望他們提問出來。

「平時你用法決催動,雙手控制著仙氣施展而出那雪之舞,可無印式雪之舞呢?你僅僅是用了靈魂之力,現在以你的級別,恐怕靈魂之力

也不過是能夠粗略地控制仙氣而已,仙術自然會大打折扣!」

恍然大悟之際,唐玉也很感激李攀,雖是這些都是一名師父應該做的事情,可李攀的性子那般剛烈,如今對自己卻是耐心地教誨,任誰會

不肅然起敬?

面色神情複雜,唐玉開口笑道:「多謝師父告知,弟子明白了!只是這幾日隱約感到修鍊有些吃力,似乎控制仙氣的能力達到了飽和。」

如今修鍊的瓶頸,他自當全然告知,不然自己怕是又要耽誤些時間,走一些彎路了!

「修鍊之時,感覺仙氣控制能力幾近飽和?」

李攀心中一驚,也是驚喜不小:「嗯,看來你是絲毫沒有給自己任何放鬆的時間啊,看樣子過段時間便是要圓度了!」

圓度之前,便是會感覺到自己對於仙氣的控制有些再難進步,而此時持續修鍊一段時間后便是會進入一種仙氣消耗的狀態,知道體內仙氣

在自然修鍊的環境下耗費竭盡,之後才能夠使得體格發生一些變化,體質有所增強,進而再度吸收仙氣,達到充溢之時,不論是仙氣的控制能

力,和含量也都會比之前有著極大的增益!實力也會提升不少!

「我要進階了?」

頓感心中一陣激動,唐玉嘴巴卻是已然無法合攏….求收藏,求推薦,爆發就在近期!敬請期待! ?第331章懷有身孕

落英繽紛炙夏緣,青梅竟無離傷言。

巧因機遇雖相見,仍無點滴流離嫌。

***********************************

「快回去吧,修鍊之餘卻也要懂得休息,不要累壞了身子!」

李攀雖是望子成龍,卻還有些擔心他,畢竟是個小孩子,這般高密度的修鍊怕是難以接受。

聞聲,唐玉暗自點頭,沒有回應他的憂慮。

「那弟子先回去了。」旋即便是與李攀告別。

看著他遠去的身影,李攀還是有些擔憂,畢竟自己是他師父,希望他進步神速,卻又並不想他太過勞累。

回到屋內,柳絮沒好氣地看著李攀,滿臉不悅。

雖是如此,李攀好像見所未見一般,自顧自地開始打坐。

「老李,什麼情況也不告訴我?」

耐不住心中的疑惑,本是堅持不去觀看的柳絮如今卻還是開口詢問。

無奈地搖了搖頭,李攀遂是睜眼,略帶笑意地回道:「只有趙乾一人不合格!」

在他看來,這還真是出乎意料,竟然二十幾個弟子中只有趙乾一人不合格。雖是有些放低了標準,可那些不學無術的弟子也給了他一些驚喜。

「只有他一人?」

驚愕地看著他,柳絮心頭驚喜交加。

本來算上姚遙和碧游,怎麼也有四五人達不到標準的,如今卻只是趙乾不合格?

「還是那句話,美玉不琢,難成器。這般緊逼之下,再算上唐玉對他們的影響,刻苦修鍊也是正常的。」

能夠借著這種機會來督促他們修鍊,也算是好事一件,天虛宮中每一年都會有些翹楚之人走出,除了天資過人,哪個不是努力修鍊?

柳絮到並不在意趙乾,卻是比較擔心碧游和姚遙,如今她們二人都通過了,心中的記惦也就放下了。

「險些讓我在弟子面前食言!」

口中嗔罵著,柳絮也就走出了房間,去準備晚飯。

**********************************

唐玉正是朝著房間走去。

竟是突然見到了碧游在門口等他,不禁想起些什麼,心中神情又有些複雜起來。

「都聽到了?」

還不待碧游開口,唐玉便是先問到,他料想那碧游一定是用古玉鏡觀看自己,聽到了他和李攀的對話。

微張的小嘴哽住,碧游臉色霎時間變得緋紅。

「我..我只是好奇。」她聲音有些弱,好似做錯事的孩子一般。

唐玉竟是直接脫口:「該不會是連你也覺得我進步速度快,和師父有關,都是他單獨教誨的結果吧?」

這話聽得碧游瞠目結舌,她哪裡會有這種意思?只不過是見唐玉被李攀叫住,她便是有些好奇。

「你想什麼呢!每日那般刻苦修鍊我又不是看不見,怎麼會認為你的走了什麼捷徑?」

此時見她神情緊張,卻又略帶著些許氣憤,唐玉自知有些唐突。

「只是問問..以前也說不要總是用古玉鏡看我,好像被監視一般….」

人與人之間,恐怕永遠都會有著這種想法上的差異。

碧游擔心他,思念他,甚至一刻都不想要和他分開。

然而唐玉雖是知道碧游對自己的好,依舊認為那般舉動令得自己很不自在,說不準什麼時候就毫無察覺地被人看著,多彆扭!

「知道了。」

碧游淡淡地說,顏色暗淡,本是興高采烈的心情也全然消失,甚至連多說一個字都不願意。

唐玉似是還要說什麼,卻是見到碧游已經轉身,竟是有些咋舌。

只是因為自己的一句話而不高興了?

「碧游,我的意思只是不希望每天都被人看著,會感覺很彆扭,你…」

話未說完,卻只聽碧游淡淡的聲音發出:「放心吧,以後不會了。」

平靜的語氣沒有絲毫起伏,似乎從未有過心裡上的波動,甚至在姚瑤聽來,在唐玉聽來,就好像是對陌生人說話一般冷淡。

這般背對著唐玉,她已經下了逐客令…

姚瑤眼中映出的碧游竟是眼中泛著淚水,面色冰冷,竟是一副被凍結的樣子。

然而這些,卻是無法再次灰映到唐玉眼裡….

心雨落下,碧游從未感覺到內心有過如此的傷痛,撕裂的感覺甚至被那話語的冷漠所掩埋,整個人彷彿凍結了一般!

她不過是想要時刻關注唐玉,不過是想要知道唐玉將要遇到什麼困難,可卻被他當作是監視?

然而唐玉,又何曾知道這些呢….

不知所措,唐玉不知自己是否應該繼續留下,卻也只好悻悻地離開。

「碧游,我先回去了…你早些休息吧,明天可是我們第一次出去賞櫻花…」

聲音很弱,他很少見到碧游生自己的氣,如今竟是連話都不想說了,究竟那句話傷她多深?

話落,轉身離開。

卻是沒有見到碧游身體猛然顫抖一下,遂是轉頭,想要叫住他…

但是…

「這樣就走了….」

心中喃喃道,眼神之中不禁有著一絲失落。

明天那將是唐玉第一次賞櫻花,自己今天怎麼能夠沖他發脾氣呢!

這般舉動看的姚瑤心有不解,疑惑的眼神不禁發出,微張著嘴剛要發問,卻是聽到碧游揮手之際將房門猛然關上的聲音。

「你還真是有趣,一會傷心,一會又要叫住人家!」

lixiangguo

微微恍神之後,很快連樞的神色就恢復如常,眸眼帶著平素的那種妖魅清涼,根本就無法想象上一瞬間那雙漂亮的眸子裡面染了化不開的墨色。

Previous article

見其餘人也紛紛取下餐巾,店小二不慌不忙地道:「男士們可以取下餐巾,我建議女士們繼續圍著。」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