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石初蘭愣住了,這人是不是腦子有坑?明知山有虎,偏偏還要去送死?!

「你對雪千柔了解多少,和我說說。」

凌天已有些不耐煩了,靈力一卷,裹住石初蘭,向刀神谷飛去。

刀神谷說是山谷,實則與城市無異,地面都是鋪得整整齊齊的青石板磚,谷內建築密集,處處亭台樓閣,猶如一座巨型的私家園林。

血刀門便是血巫教、鬼巫教、黑巫教三教所創,關係緊密,和同一宗門沒有什麼兩樣。

石初蘭身為血巫教主的孫女,身份尊貴,很容易就帶凌天進入山谷。

「凌前輩,我已帶你入谷,可否放我走了?」石初蘭勉強笑道。

「此谷有禁神陣法,我的觀察範圍有限,麻煩你把我帶到魏無涯處吧,那時我會放你離開的。」

凌天一進入刀神谷,就發出神識受到極大遮蔽,有一個熟悉谷內地形的人帶路,自然方便許多。

石初蘭微微搖頭,這傢伙執意送死,就由得他了。

「石大小姐,您一個人來了啊!」一個血刀門弟子向石初蘭恭敬的打招呼。

一個人?

石初蘭嚇了一跳,向身旁看去,凌天好端端的就在她身邊,而那血刀門弟子就好像沒有看到凌天一樣。

這什麼鬼?!

那個血刀門弟子怎麼說也是抱丹初期的修為,隔著十來丈的距離,竟然看不到凌天?!

這是什麼隱匿身法?也太可怕了吧?

石初蘭知道,就算自己這時大叫有敵人,一般的法相境修士恐怕都救不了她,雖然她並沒有這個想法。

凌天神色淡漠,剛才他使用了陰雷刀的小技巧,神念凝聚成扇狀,遮擋正面,隔絕了那名血刀門弟子的感官。

六感都受神識控制,當初樓惜花用神識壓制,就能讓火雲道人迷亂吐血,凌天壓制那血刀門弟子的神識,隔絕他的部分視線也是自然之事。

殷智傑號稱陰雷刀,最擅長神識攻擊,其儲物袋中也有不少神識功法,凌天飛行途中,全部簡單翻看一遍,頗有領悟。

凌天神識本就強大,又有手機輔助,在神識修鍊方面勝別人百倍,短短數天,已學會了一些小手段。

「三宗大會還沒有開始,魏無涯應在谷后苑的萬春宮裡,我帶你到宮前,如果魏無涯不在裡面,那你只能在刀神殿中舉行的大會上找到他了。」石初蘭道。

凌天也知道,三宗大會將有十來個靈嬰境修士出席,那時找魏無涯算賬,很可能受到圍攻,就麻煩多了。

最好還是與魏無涯單挑,用最快速度殺了他,拿到雪千柔的禁神牌,就絕塵而去。

石初蘭和凌天加快了腳步,來到一座花園,裡面傳出一陣笑聲,似乎正在舉行聚會。

「這裡是彩石子路,通往萬春宮的必經之路。」石初蘭道。

進入花園,只見裡面假山堆疊,山前或有獅子石座,或有石刻龍頭,一條用彩色石子鋪成的小路直穿花園,彎彎曲曲,通往谷內深處。

景色壯觀奇秀,不過凌天並沒有心思欣賞,正要和石初蘭穿過這裡。

「石大小姐,你終於來了!」一個青年走過來,笑著道,他看到凌天,突然臉色大變,好像見了鬼一樣。 衛肖肖跟著爸媽出來之後,長長的舒了一口氣。爸爸以為她是對左逢源有留戀,問她:「你是不是覺得爸爸今天有點過分了?」

衛肖肖搖頭:「沒有,我覺得老爸今天特帥,老媽今天特靚!以前沒發現啊,您二老發起威來還真不是一般人能扛得住的。」

「去,誰老了?」媽媽白了衛肖肖一眼。

「哈哈,當然你們老,要不還是我?」衛肖肖調皮地頂嘴。

「你這個傻孩子怎麼這麼沒大沒小?」媽媽嗔怪。

一家人走到服務台結帳,服務員說左家已經掛賬了。衛爸爸和前台爭辯了好久直到嘴皮子都快說麻了的時候,衛爸爸出狠招了。

衛爸爸:「他們能掛我就不能結我們的了?你把我們那一半沖抵了不就行了?」說完數出一疊現金甩在服務台上:「自己看著辦!」

「哎呀媽呀,老土了,出門還帶現金?」衛肖肖揶揄道。

「這叫有備無患,懂不懂小丫頭?」爸爸笑呵呵地攬著母女倆餓肩膀往電梯走。

出了電梯,不料還沒走到大廳就看到一台救護車停在了門口,衛肖肖伸頭看:「誰呀?在這兒發病了?」

「這麼大酒店,房客發病很正常。」爸爸說著就帶他們往外走。

「嗯,也對哦。」衛肖肖和媽媽同時點頭。

這個中秋過得實在太操蛋,可是想想一家人能夠和和美美團結一致,也算是意外之喜。爸爸媽媽為了慶祝今天晚上的團員,特意把衛肖肖帶到遊樂場玩了個夜場。

任家的晚宴也開始了,舞清清顯然是今天的女主角,座次很高,任健在她耳邊悄悄說:「瞧見了吧?你未來的公公婆婆可是很器重你哦。」

舞清清羞澀地笑了。餐桌上爺爺奶奶不停地招呼舞清清吃飯,雖然這裡的每一道菜都棒極了,但是舞清清一點都沒有表現出很驚訝的樣子,因為這段時間任健時不時就會帶她去各大酒店吃飯,今天這桌,她早就吃過了,只不過,任家的私房菜還是真的很出色,比外面的精緻多了。

舞清清本來飯量不大,長桌宴上的菜式還沒嘗完,她已經吃飽了,可是爺爺奶奶還是不停地給她布菜,搞得舞清清非常為難。

任健倒是看了出來,故意把舞清清盤子里的菜搶走:「爺爺奶奶不能這麼偏心,她還不是咱們家孫媳婦呢,您孫子還餓著呢。」

大家哈哈大笑起來,爺爺奶奶指著任健罵道:「你這個猴子頭!」

任康問:「爺爺奶奶,我也是你們孫子,怎麼就沒見您二老這麼關心我呢?」

爺爺清清嗓子說:「我孫子多了去了,誰讓你不愁找媳婦?」

任康舉手:「我抗議!長得帥怪我咯?」

「哈哈哈,不害臊!」

看來任家的家宴沒有想象中的那麼拘謹嚴肅嘛。舞清清提著的心完全放鬆了下來。

這些菜品和餐具真漂亮!還有那些鮮花和蠟臺,要是能拍個照片發個朋友圈顯擺顯擺就好了。舞清清看著餐桌心裡在打小算盤。

「要不要給你拿手機?」任健故意問舞清清。

「去你的。」

「沒必要,以後天天在這坐著,還怕看不膩?」

「還沒答應嫁給你呢。」

「你覺得你這輩子還有希望逃出我的魔爪么?」

「討厭!」

兩人小聲嘀咕的時候只聽一個聲音說:「你看任健小兩口多恩愛呀,吃個飯也這麼膩膩歪歪的。」

說的舞清清臉都紅了。

「哼,裝什麼清純。」四堂姐小聲嘀咕著。還好聲音不大沒人聽到。

晚宴結束之後,大家移步院子里賞月,工人們拿來許多披肩讓女士們挑選,任健幫舞清清挑選了一條月白色的薄羊絨披肩帶著她去了花園。

舞清清問:「你們家有沒有中秋祭祀大禮?」

任健看著舞清清好奇的目光一時間有點想笑,但是他還是裝作很認真的樣子回答:「有啊,待會你就看到了。」:

「真的?」

「真的。」

舞清清這個期待啊,她就想知道,豪門祭祀到底是個什麼樣子?有沒有比電視劇里宮廷祭祀還隆重呀?

可是,等大家到了花園裡,舞清清立即給了任健一捶:「你個騙子!祭祀個屁啊!」

「小姑娘說話要文明哦。小傻子,你也不想想,誰家祭祀等吃過飯才開始?」任健笑得雙肩直抖。

舞清清無奈也被自己蠢笑了。

醫院走廊里,左父悲傷地看著雙目赤紅的左逢源低聲問:「你為什麼要選擇今天把這件事情說出來?」

「為什麼?難道你還需要挑日子?」左逢源反問。

「我本打算就在最近找個時機向你媽媽坦白。」左父瞬間蒼老了很多。

「你打算坦白?二十多年了,你怎麼才想起來坦白? 暗寵難消:女人,他來了 恐怕如果我不說,你打算等到你死的那一天都不會說吧?」左逢源從來都沒有這樣忤逆過父親。

「你,你怎麼可以這樣說話?」

聽著父親明顯底氣不足,左逢源冷笑:「爸爸還需要留面子?當初風流快活的時候怎麼不想想會有今天?」

「其實如果你私下跟我商量,我可以同意你跟衛肖肖。」父親企圖轉移話題。

「交換的籌碼?你剛剛不是還威脅要用左家的勢力干涉我的事業嗎?你不是也很理直氣壯?我的愛情,憑什麼由你來決定?」左逢源的嘲諷如同一把尖刀直刺父親的心靈。

「對不起。」

「你應該對你的妻子說對不起!對你自己的良心說對不起!當然如果你還有的話!」左逢源的聲音有點高。

護士走來提醒:「請不要大聲喧嘩!」

「對不起。」左逢源對護士擺了擺手。

「逢源,爸爸求求你,不要把這件事情讓第四個人知道好嗎?」父親突然哀求。

「你都把她放到身邊了,怎麼可能不讓其他人知道?連我都知道了,你覺得知道的人還會少嗎?可不可以動動腦子好好想想,為什麼偏偏是這個時候,你隱藏了二十幾年私生女的事情就透露出來了?」左逢源的譏諷讓父親心寒,同樣他的問題也讓他清醒了一些。

「你是說,有人故意的?」

「否則呢?」

「為什麼?」

「呵呵,你們把未婚妻都給我預備好了,想要分你財產的人會不著急?」

「你是說文若或者她母親?」左父有點難以置信。

「她一直很乖巧很聽話不是嗎?」左逢源指的是父親的情人。

「二十多年來她們母女從未向我提過任何過分的要求。」左父不相信自己的情人會是為了利益和自己在一起的,因為他們在一起的時候,他還沒有現在這麼輝煌。

隱居在娛樂圈 「時間會改變一切,包括,人心!」左逢源冷冷地說。

「怎麼可能?」左父虛弱地坐在椅子上,心裡不停地閃現情人溫柔的眼神和綿綿情話。 有照片為證,望著那儘管年老了仍看得當年英俊的痕迹,看照片背景他住的並不豪華,住在一個私人莊園中,有花園,果樹還有奶牛,身邊有孩子在圍著他轉,他正在國外安逸的生活,兒孫滿堂。

網民真的是個神奇的生物,這樣都能找出來。

留言上清楚的把他家的電話號碼給找了出來並公開。不少的人建議她打電話去那個國家找他,確認清楚是不是她要找的劉思宇,畢竟叫劉思宇的男性真的很多。

可當她打通電話時,對方都沒接就掛了,最後還停機打不通。

該死,肯定是那些人好奇而比她先打電話去驚擾到他才會不接電話,沒辦法只好出一趟國去請回來。

她是個腦子想去做就會立即行動的人,在打不通電話的那一刻她快速起身準備出國去找人,值得慶幸的是她剛好有辦那個國家的入境通行證,買了機票就能出境去找人。

還沒有證實對方到底是不是奶奶戀人她便買了去往國際轉機機場的飛機票。

去之前,她去了趟醫院看奶奶,此時的奶奶要比之前好些,只是腎仍是不樂觀,需要換掉一個腎,同是站在玻璃窗外的爸爸媽媽臉上不僅有傷心還疲憊不堪他們的神經因奶奶的病情面繃緊。

奶奶,你等我,我一定可以幫你把劉思宇帶回來的!

*

心急著想要帶奶奶戀人回國,隨便收拾了下便讓家裡的司機載去飛機場。

離機場還有一段路時,前面好像有交通事故嚴重的堵車中。

煩躁!

她訂的飛機還有一個小時就起飛了,如果不堵車去到是還有時間的,現在堵車也不知道要堵多久。

打開手機地圖看一下步行要多久,地圖上的女機械音響起「由機場北路到達機場中心全程2.3公里,步行需要30分鐘!」

天哪,走路要半個小時,沒有多想的拿起背包就下車,為了趕時間行禮也不要了,去到那邊再買。

「小姐,小姐,你這是幹什麼?你行禮沒拿。」見她神情緊張一聲不吭的下車,司機在也跟著下來在後面喊。

她顧不了這麼多,並沒有回到邊走邊喊「你先回去跟我爸媽說我要去找奶奶的戀人,叫他們放點錢到我卡里,行禮我就不帶去了。」

反正外婆家有錢,爸爸又是幫外婆打理公司,所以她就不擔心錢的事情。

怕錯過時間,每走一點路就看時間,感覺到前面有位老太太沖向自己,她下意識的閃一邊去,現在訛人的老人太多了,就算她有錢給也沒時間與她糾纏。

「嘭」的一聲,那個老太太還是撞向她,旁邊是行車安全欄,她無處可閃避,兩人就這麼的摔個四腳朝天。

倒地的老太太躺在地上嗷嗷大叫「哎喲,哪個不長眼睛的撞人啦,痛死我老婆子了。」

她明明沒有撞她,是她自己撞過來的,現在怎麼說她撞了她呢?駱雨曼一時不知道怎麼做,她年齡小,這摔對她來說並算很痛,一下子就彈跳起來,下意識的上前去扶她起來。

「對不起,對不起~」

老人勁很大,使勁的抱著她的腿,讓弱小的她沒能扶她起來,這老人滿痛苦的抱住她的小腿厲聲大喊「撞人啦,撞人啦,快來人哪,有人撞了我這個老婆子還說沒撞我啊。」

她的嗓門非常的大,很快的喊來了人圍觀。

這下她真的是慌亂了,只能向周圍在那議論紛紛的人解釋「我真沒撞她,是她自己撞過來的。」

可周圍的人都不相信她,還帶著譴責眼光望著她並說些不好聽的話。

看了下手腕上的手錶,再不趕緊的飛機就起飛了,這一班之後下一班買票什麼的又要等,這一班的票本來就是她剛好趕上的。

沒人幫她,也沒人願意相她沒撞倒老人,焦慮地從包里拿出幾千塊錢給老人說「老人家這點錢你先拿著去醫院檢查,我現在要趕時間……」

可老人並不接她的錢繼續嚎叫「哎喲,你這撞了人還想用錢了事,我老婆子有的是錢,不要你的錢,送我去醫院就好了,我不要錢。」

她說著還從包里拿也一大沓錢,看樣子應該有幾萬塊錢。

老人好有錢的樣子,那麼有錢不像是碰瓷的,可她真的是趕時間,沒法送她到醫院。

lixiangguo

韓楓:「不,我是來抓逃課的老師回去上課」

Previous article

彼得.亨利聽到了外面的搶響。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