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知道了,這裡的電費,對於這樣的收費李天也就不感覺到有什麼稀奇了,畢竟人家的成本比較大,難道要人家賠,本來拉著你嗎?這是不符合市場規律的,任何一件不符合市場規律的事情,恐怕都沒有人去做的,這些人之所以能夠營業下去,也是因為有足夠的利潤,很多人說這個比較貴,那個比較貴,如果要是這些人沒有利潤的話,那麼這個行業很有可能就終止了,就算你付出再多的錢,恐怕這些人也不會管你的,比如小區當中的物業公司說的就是這個道理,當小區當中的物業公司被彈劾的時候,他們可能就撤離了,居民們取得了勝利,但後果是什麼呢,那就是各種各樣的東西都沒人管了。

這是一棟比較破舊的樓,也就是所謂的0082小隊的辦公地點,上面兩層好像是出租出去了,只有下面掛著一個0082小隊的辦公室的牌子,看上去也是十分破舊,這裡的人也都跟看動物一樣看著李天,從來沒有人坐著計程車到這裡來,到這裡來的人都是走過來的,李天領了證明之後,普通人也都是走著過來,誰會花那麼多的錢呢,畢竟一開始的時候就給了1500塊錢,那1500塊錢李天早就花乾淨了,身上也沒有其他的錢,只剩下了一些黃金飾品,反正在這個世界上黃金也是硬通貨,那就不用擔心這些東西賣不出去了。

當李天抵達這裡的時候,這裡的人都快跑出來了,因為李天身上穿的十分整潔,李天看了這些人耶,這些人的身上都穿得破破爛爛的,說是破破爛爛都已經是抬舉他們了,其實他們這些人的身上穿的十分難看,有的人只是披了一個被單子而已,對於這樣的情況,李天也是感覺到有些納悶了,在城市當中的時候,看到很多人都是穿的不錯的,這裡簡直就是一個貧民窟,李天基本上也明白了,出城巡邏的人都不是什麼好人,應該說是不是什麼富人,大部分都是窮人,雖然要求每個公民都要出城巡邏,但是很多人每個月要出去十幾天,剩下的時間就是被別人給雇傭了。

在城市當中,存在著這樣的一個群體,官方要求他們出城巡邏5天,但他們每個月都要出去十幾天,那十幾天就是把時間賣給了別人,每天大約2000塊錢,雖然外面十分的危險,但如果能夠活著回來的話,這也是能夠賺一筆錢的,夠自己的老婆孩子好好的過日子,李天過來登記的時候,這裡一個大叔連頭都沒抬,只是告訴李天在這個月月底的時候就可以出去巡邏了,至於李天居住的地方,大叔指了指旁邊的一個房間,裡面有一張大通鋪,李天可以在那裡住著,至於其他的一些東西,大叔連說都沒有說,李天知道會發一些日用品,但看這裡的這個情況,估計什麼東西也發不出來。

雖然李天可以返回去繼續住酒店,但李天對這個世界並不了解,所以要在這裡居住一段時間,看看周圍是個什麼情況,原來樓上也都是住宿的地方,但樓上需要每天20塊錢,上面是單獨的床鋪,李天看了看這個大通鋪,實在是沒有辦法在這裡住,很多人身上都有蟲子,李天還是花了一定的錢,到了2樓的一個房間,這裡還算是有上下鋪,跟下面比起來,雖然這裡也不怎麼樣,但至少比下面要強的多,看到李天拿著單子進來,這裡的人給李天安排了最裡面的一個上鋪,看上去都有些危險了,不過李天稍微加固了一下,住下是沒問題的。

對於這裡的這個居住條件,李天也真是不想吐槽了,如果這裡的條件非常不錯的話,李天老早就會在這裡住下了,但看到同屋子裡什麼樣的人都有,看這些人面黃肌瘦的樣子,估計很長時間都沒有吃過飯了,這樣的人如果出去巡邏的話,恐怕純粹是出去給人家送菜的,李天看了一下這裡的資料,上一次出去了大約312個人,最終回來了250個人,剩下的那些人全部都死在城外了,據說是遇到了一隻低等級的凶獸,上面撥下來了一些撫恤金,每個人大約是1萬塊錢,但送到家屬的手上,也只有不到5000塊錢,剩下的錢都被上面的人一人扒一層皮。

到了他們這裡,隊長和副隊長也得拿點錢,總不能白白的在這裡勞動吧,隊長和副隊長也是需要生活的,最上面那一層,幾個房間都被他們給佔領了,那就是隊長和副隊長的家裡,至於其他人那邊他們才不管你這一套呢,按照這裡的法律規定,這樣的居住場合是不能夠收錢的,但他們還不是收20塊錢嗎?只是在這裡加上了一把鎖而已,每個人每天20塊錢,如果要是人多的話這就不少了,下面大通鋪那邊是免費的,他們故意把那種地方整的不能住人,把街上的叫花子都給領進來,所以也沒有辦法在那裡住,他們就是讓你住這個花錢的,這樣他們才能夠有利潤。

李天算了一筆賬,有200多個人在這裡住著,每天就是4000塊錢,一個月算起來就是十幾萬了,這些錢平常看不出來,如果要是真的拿去消費的話,那也是一個不小的數目了,隊長和副隊長喝冰雪的事情,李天也只能是忍下了,畢竟自己管不了那麼多,他們這些人本來就是這個樣子,難道要在這件事情上對他們說其他的嗎?畢竟咱們是新來的,在這些事情上沒辦法張嘴,如果他們有其他的想法的話,那也只能是怪咱們不行,正是因為這一點李天並沒有說其他的,你們這些人老老實實的在這裡呆著就是,其他的事情只能是說你們自己的了,咱們管不著。

對於他們的這些動作那也沒什麼好說的,畢竟這件事情啊,在人家的轄區之內,人家想怎麼辦就怎麼辦,人家做這樣的事情也不需要經過別人的批准,正是因為這一點咱們也就不管這個了,李天老老實實的在自己的床鋪上看著周圍的這些人,周圍這些人也同樣看著李天,因為李天的袋子里有吃的,李天的1500塊錢全部都花到這上面了,以前在地球上過著錦衣玉食的生活,沒道理到現在跟你們過苦日子,咱並不是吃不了這個苦,實在是完全沒有必要在這裡吃苦,李天也所以看他們的樣子,就把自己吃的東西拿出來分給他們了。

「大家以後都在這個屋裡居住了,有什麼需要的東西直接跟我說就行,雖然我這個人不怎麼樣,但也不至於自己獨吃這些東西,大家過來隨便的拿一樣吧,就當我給大家的見面禮了,我也希望以後大家能夠互相幫助,並且我是一個新來的,如果各位有什麼要提點我的話,那先謝謝各位了,對於城外的事情我根本就不了解,如果各位願意跟我講講的話,那我在這裡先謝過各位了,對於外面的那些事情我還真的是不怎麼清楚,看樣子各位應該是出去過好幾次的了,不知道外面有沒有什麼新鮮的事情,又或者是能夠讓各位記憶猶新的事情,我這個人就喜歡打聽點事情,不願意說也不勉強。」

李天打開了自己的口袋,這些人還算是不錯,每個人過來拿了一袋即食食品,其他的人雖然也還想拿,但看到大家都是拿了一袋,如果咱們拿的過多的話,那實在是有些過分了,畢竟人家的東西也不富裕,正是因為這一點,李天也就沒有說什麼,看到這些人還是不錯的,至少比其他的人要好的多,本來李天以為他們會一搶而空的,沒想到這家屋子裡的人還算是不錯,李天看了看這些傢伙,有三個人臉上有些清瘦,剩下的人臉上還都是有些肉的,看起來都是不錯的,能夠居住在這個地方就說明了還是有一定的經濟實力的,沒經濟實力的人都在下面的免費地方住著呢。

「城外的事情沒有好說的,你可能不知道城外的情況,我實話告訴你吧,城外那邊並沒有什麼好說的,城外就是非常的危險,雖然咱們這些人的日子過得比較苦,但城外的情況你根本就猜不出來,如果讓你這樣的人到城外去的話,我覺得你連半天都堅持不下來,外面實在是太危險了,對於外面的夏天來說,他們的想法就是如何的活下去,到底該如何的活下去,恐怕這些人自己都不知道,每當遇到此類事情的時候,我們這些人也都捫心自問一下,到底該如何的堅持下去,至於我們會做到什麼樣的情況,那也是我們這些人弄不清楚的,所以你還是好好的珍惜現在的時光吧!」

跟李天的情緒相反,李天是願意和這些人好好的談談,但這些人一點都不願意聊天,對於他們這些人來說聊天已經沒什麼重要的了,如果這個時候選擇聊天的話,那純粹是自己的腦子裡有病,畢竟現在的情況大家都看得出來,如果要是這個時候聊天,那純粹是閑的,現在所有的人都能夠看得出來,應該老老實實的在這裡呆著,至於最後是個什麼,結果目前他們還是看不出來的,城外到底有多麼的危險,從他們的語言當中也能夠聽得出來,李天現在當真是有些害怕,如果要是弄不好的話,莫非還能丟了自己的性命嗎?不過李天很快就冷靜下來了,自己跟這些人不一樣,不會丟了性命的。

這些人的實力跟地球上的普通老百姓差不多,李天的實力可要比他們強多了,如果城外能夠讓李天丟了性命,那才是一個非常驚訝的事情了,所以現在的李天根本就不需要著急,只是要老老實實的在這裡呆著就行,至於到底是一個什麼情況,李天自己也是非常清楚的,現在的李天對於外面那些人來說,當然看上去跟一個普通人沒什麼兩樣,可如果真正遇到危險的話,李天就肯定會比這些人強的多,當天晚上的時候才八點多鐘,所有的人都已經上床睡覺了,這邊並沒有什麼娛樂設施,也沒有什麼娛樂活動,對於李天來說倒是非常的煎熬。

晚上的時候這裡的很多人都睡得很舒適,相比較城外的那些人這裡已經相當的不容易了,想要進入城池也不是那麼容易的,李天的運氣比較好,生出來就在城市當中,很多人的運氣就比較差,那些人生出來就在城外,他們如果想進入城市的話,得簽訂一系列的不平等條約,那些不平等的條約會要了他們的命的,如果他們不想簽署那樣的條約的話,那你只能是老老實實的在城外待著了,如果是在城外的話,基本上沒有一點安全的地方,也正是因為這一點所有的人才想著到城市裡面來,實在是城市裡面太舒服了,這些人每天晚上睡覺都會念叨一遍,表示自己對這裡的滿意。

對於這樣的情況,很多人都是沒辦法說出來的,正是因為這一點這些人現在也非常的無奈,如果要是有一個其他的想法的話,那肯定不會是這個樣子的,但現在的想法非常難辦,如果要是繼續這樣下去,很多人也會有其他的想法,但很可惜的是現在的城市並不是他們能夠改變的,如果他們能夠改變這一切的話,恐怕他們也就不會這樣妥妥的過日子了,第2天的太陽是在南邊升起的,跟地球上有些不一樣,李天自己也納悶了,這不是一座很大的大陸嗎?為什麼還會有太陽呢?經過這裡的人解說李天才知道,整個大陸上面有幾百個太陽。

大陸上面也是有恆星的,當然恆星並不是會每天日落日出,這裡的一天時間非常的長,大約在40多個小時左右,所以晚上的時間就比較短,晚上只有10個小時,晚上的時候大家爭取時間睡覺,白天40多個小時都是沒辦法睡覺的,難怪這裡的人看上去都非常的老,就是因為他們工作的時間太長,相對於休息的時間又太短,短時間內人們還是能夠適應的,如果長時間總是這樣的話,恐怕這些人是沒辦法適應的,正是因為這一點李天對於這些人非常的同情,感覺到他們這些人以後的日子就這樣了,如果能夠改善的話,那也是一個非常不錯的事情,但很顯然沒辦法改善,這裡實在是太亂了。 對於現在的這些事情,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劉小姐當初受雇於危難之中來管公司的這些事情,但現在竟然變成了這個樣子,這跟李天是有直接關係的,如果李天沒有做的那麼過分的話,怎麼可能會有今天這個情況呢,正是因為這一點現在的情況讓所有的人都看清楚了,在做這些事情的時候,最好還是老老實實的,如果沒辦法做這些事情的話,那最後的結果也就不好說了,正是因為這樣,所以現在很多人都是要做好的,至於做成一個什麼樣子,目前還是沒有多少人知道,現在李天只要求人家做事,不給人家一個大環境,誰能受得了呢?

「按照我的想法,公司的整改就可以就此停住了,如果您還想要公司的整改的話,那您的方針政策就必須得有所改變才行,如果沒有任何的改變的話,那恐怕這件事情就沒辦法進行了,你比任何人都清楚現在的情況,公司現在人心惶惶的,如果你還沒有任何的改變,對整個公司來說,你知道會發生什麼樣的結果,我已經在公司內部很努力的在做這件事情了,可最終的結果又變成了什麼呢?我在前面鋪路的時候,你在後面給我拆橋,我已經把路給鋪好了,結果回頭一看那座橋也已經被你拆完了,你覺得這是一個什麼樣的結果呢?」

對於劉小姐的這個態度,李天當然是非常清楚的,誰讓自己這邊做的那麼過分呢,原本以為公司已經恢復了一些升級了,沒想到在自己的努力之下,剛剛恢復的這一線生機也沒有了,這跟李天是有直接的關係的,如果他能夠把這些事情好好的解決一下,那就絕不會出現今天的情況,如果要是能把這些事情都解決完畢的話,那現在的情況所有人也都看清了,就現在這種情況,李天絕不能夠掀起血雨腥風了,可收購家樂福集團也是必須要做的,趁著現在這個東風如果李天不這麼做的話,恐怕以後就沒有這樣的機會了,那要付出千百倍的努力。

「你不用在我這裡說這些話,到底是怎麼回事,我這個人可比你明白的很,收購家樂福的計劃那是絕對不能夠有任何的耽擱的,公司內部已經開始執行這項計劃了,你的任務就是安撫公司內部的這些人,不管他們有什麼樣的想法,盡量滿足他們的想法,至於最後是一個什麼樣的結果,那並不在你的考慮範圍之內,我不知道我所說的這些話你有沒有明白,我只知道一件事情,我把你給弄回來是讓你負責公司內部穩定的,一旦公司內部發生了什麼事情,我沒有辦法去找其他的人,我只有辦法過來找你,所以你必須得把這些攤子給我弄好才行,也就當我賴上你了。」

對於李天的這個言論,劉小姐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李天這分明就是一種無賴的言論,對於李天的這個情況,對於整個公司的情況,劉小姐了解的都是非常清楚的,在這件事情上李天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如果李天不負責任的話,那以後什麼人都不會接這樣的事情了,也沒有辦法接這樣的事情,當人家在那裡工作的時候,你忽然一下子就把人家的長城給推倒了,要知道這座長城可不是短時間內就能夠弄出來的,那需要很長時間的努力的,如果你能夠明白這一點的話,恐怕就不會有後面那些事情了,可無奈現在的李天不明白,只想著整個集團的擴張,軟實力也要上升上去。

「我親愛的董事長先生,我不知道你現在想的是什麼,但你必須得睜開眼睛看一看了,我們的集團已經變成了一個什麼樣子,相信你比任何人都清楚,如果你不管這些事情的話,那我也不會管這些事情的,那就讓這些事情慢慢的發酵就是了,至於最終會變成一個什麼樣子,那也是你自己來負責的,如果你負責不起的話,那我也不會管這些事情的,從現在這個時候開始,我要選擇停止了,除非你放棄收購家樂福集團,要不然的話我也會離開這個公司,整個公司已經被你搞成了一言堂,短時間內當然是有效率的,但從長遠來看,你知道這種方式的可怕嗎?」

劉小姐實在是沒有那個功夫在這裡耗著了,對於劉小姐來說,現如今的情況已經糟糕到極點了,如果李天能夠幡然醒悟的話,那麼整個集團還是會能起死回生的,如果李天根本不在乎這個,那現在的結果足以讓李天清醒一下,現在的情況已經非常明顯了,李天必須得對這件事情負責,如果李天不對這件事情負責的話,那整個集團根本沒有辦法按照正常的形式運轉,下面所有的人都人心惶惶的,誰也不知道最終該做什麼事情,也正是因為這一點目前有些情況已經是到了不能不緩解的地步了,可李天還要執意收購家樂福,這算是怎麼回事兒呢?下面的人會幸福嗎?

李天趕緊的跑到了大門旁邊,並沒有讓劉小姐出去,李天這個人也是非常有分寸的,雖然說話太過分一點,但李天非常的清楚,有些人是不能夠得罪的,就比如眼前的這個劉小姐,並不是說李天害怕得罪劉小姐,是在這位劉善美小姐是為李天辦事兒的,如果稍微做的不對勁的話,那最後的結果就很難說了,正是因為這一點,劉小姐做事情的時候非常有分寸,這也是李天的心腹愛將,當有一些事情解決不了的時候,自然而然的就選擇了劉小姐現如今的情況,就是這樣不管這個傢伙發生了什麼事情,都不能夠做的太過分了,也正是這個時候應該做的一些事情。

「怎麼著,我親愛的董事長大人,您這是幾個意思,難道我不想幹了也不成嗎?您這個地方難道是龍潭虎穴嗎?只能進不能出嗎?如果要是這樣的話,當年你把我給請來的時候,可完全沒有告訴我還有這樣的事情,你下面可是有幾十萬員工的,如果這樣的事情傳揚出去,你覺得你還能夠在這個世界上立足嗎?不管理事集團有多麼的厲害,你真以為有人願意給你工作嗎?那些人也不是傻子的,這個時候他們會有其他的想法,我不想多說那些了,你現在應該明白這一切,至於最終的結果是什麼,那就看你自己的情況了,如果你沒有辦法做成這一切,就等著自己倒霉吧!」

既然大門已經給堵上了,那也就不用著急,這個時候出去了,劉善美小姐老老實實的靠在門旁邊,做出一個非常優美的動作,同時也在看著李天,不知道這個傢伙到底是什麼意思,如果想要對自己動手動腳的話,那恐怕以前就有這樣的想法了,沒有必要非得等到今天這個時候,現在的李天也是有自己的想法的,絕不能夠讓自己的心腹大將離開,至於男女之間的那點事情,李天現在還沒有想那麼多,如果劉善美小姐也走了,李天就距離眾叛親離不遠了,現在整個集團還得需要劉小姐呢,不管劉小姐之前說了什麼重要的話,李天這個時候都得聽著才行。

「你不要太衝動了,你應該看清楚現在的這個機會,如果我們放棄這個機會的話,對我們來說將是巨大的損失,我也不願意在這個時候做一些過分的事情,可你看看現在這個情況,如果我們不做這些事情的話,那最後會有一個什麼結果呢,我們可能會被這場時代給拋棄的,雖然我這麼說有些嚴重了一點,但收購家樂福超市絕對是我們現在應該做的事情,只要我們能夠把這件事情做好,剩下的事情也就非常容易了,至於能夠做到一個什麼樣的程度,目前來看也是相當重要的,所以有些事情咱們最好好好的能夠把這些事情做好,最終咱們就能夠贏得一切,這是超市集團目前的任務。」

李天和劉小姐兩個人的距離很近,都已經快要到天上的地步了,兩個人在這裡都不知道該說什麼,劉小姐最終先敗退下來了,既然李天說的頭頭是道的,再加上李天又是這裡的老闆,所以劉善美小姐已經決定了,不管你這個傢伙如何說這件事情,就當這件事情你所說的是對的,至於後面的那些事情,那也就不去商量了,劉善美小姐收回了自己的文件夾,然後又回到了自己的辦公室當中,他得想著如何安撫下面的員工,比如說做一些應該做的活動,讓下面的員工稍微放鬆一下,如果要是繼續這樣的話,恐怕會出大事的,下面員工的思想實在是太緊張了,都是李天搞的。

搞定了劉善美小姐之後,李天這邊也感覺到非常的不錯,至於最後是一個什麼樣的結果,李天現在並沒有想那些事情,所以現在在做這些事情的時候,李天就想著如何去收購家樂福集團了,一旦收購了家樂福集團,那麼李天在全世界範圍內就是超市第一了,不管其他的人想要怎麼經營,對李天這邊都沒有什麼影響,這也是一個非常可怕的事情,正是因為這一點李天現在要做的事情實在是太多了,所以現在這個時候就得好好的把自己的頭給清醒一下,如果要是不理智的話,那以後發生了一些事情,恐怕就不是現在能夠搞得定的了,李天得需要一些幫手才行,還得把周蕊給請回來。

想通了這一點之後,李天就立刻打開了自己的電腦,雖然周蕊已經是半停止狀態了,但畢竟是自己的老婆,全世界各地的人都盯著呢,周蕊不管到什麼地方去,那都是皇后一般的待遇,所以李天想要找到周蕊的話,那還是非常容易的一件事情,此刻的周蕊正在夏威夷群島度假呢,在這個陽光沙灘美麗的地方,周蕊度過了自己最快樂的一個星期的時間,但是當看到李天從遠處過來的時候,周蕊就知道這個假期應該結束了,周蕊之前的時候跟李天胡鬧,也是想著能夠稍微休息一下,但現在這一切已經結束了,隨著李天的到來,這件事情是不可能繼續休息下去的了。

「誰家的姑娘那麼漂亮呀?就這樣躺在海灘上,會吸引無數男人注意的,要是被那些男人給看了去,你家老公該多傷心呀,你看我都那麼大老遠的來了,咱們是不是不要板著這個臉了,就算咱們兩個之間有什麼問題,現在基本上也應該解決了,至於解決成一個什麼樣子,那就全部取決於你的想法,之前的時候我承認我有些不對,違背了所謂的商業原則,但你看看現如今的世界上,當人們有真正實力的時候,又有幾個人會關注這些所謂的商業原則呢,商業原則固然重要,但我們也必須得有實力保護自己才行,一旦他們對我們進行強權的話,那我們也是會吃虧的。」

對於李天的這些言論,周蕊其實已經想過很多次了,李天所說的可能是正確的,但周蕊就是不願意相信這些周蕊有自己的一番理念,在周蕊的心裡所謂的商業活動就必須得僅限於商業上跟其他的方面不能有什麼聯繫,早先的時候李天曾經批評過這個理念,如果單純的商業運作的話,那隻能是在一定的小規模範圍內,如果到了很大規模的時候,這種運作恐怕就是不可能的了,現在李天所說的就是非常正確的,就目前這種情況來看該做的事情都得老老實實的做,如果不把這些事情做好的話,那以後可沒有什麼好結果的,這一點大家都是非常清楚的。

「可能你所說的是正確的,但我還是想要堅持我自己的想法,我當然知道我自己的想法是錯的,尤其是現在這個年代,整個世界都已經進入了寡頭的時代,如果我們不趁機增強自己的實力的話,很有可能就會被別人給吞併了,但我想的還是純粹的商業運作,不過既然你我已經休息了那麼長了,誰讓我又那麼愛你呢,說吧,到底要把我弄回去幹什麼?我會好好的完成你的任務,關於這場理念之爭恐怕現在我們沒有辦法爭論出什麼來,只有等著以後看看是個什麼情況了,如果你還能夠跟我爭論的話,恐怕你以後已經沒那麼多時間了吧,我知道你在全世界侵佔了不少的地盤。」

對於自己媳婦的這個說法,李天並沒有表示反對,在李天的版圖當中,超市集團的確是非常重要的,按照李天原來的想法,沃爾瑪集團還得需要半年左右,那個時候再把周蕊給請回去,可能周蕊就不是這樣的想法了,誰知道沃爾瑪集團解決的那麼快,僅僅只有兩個星期的時間,這也跟那個傻子有直接的關係,如果他不派人刺殺沃爾頓先生的話,自己怎麼能那麼快的就解決了呢?新的小公主並沒有其他的意見,只是要保證自己的安全就是了,這一點李天還是能夠保證的。現在已經吹響了進軍家樂福的號角,所以必須得讓周蕊回去了,要不然下面的那些人玩不轉的李天的損失可能會更大。

「我之所以會在全世界侵佔那麼多的地盤,其實我也是有自己的想法的,可能你會不理解我現在的這個動作,但以後你會理解的,就目前這種情況來說,如果我不在全世界侵佔這些地方的話,立刻會有人站出來的,那些人佔領了這些地方之後,你知道會是一個什麼樣的現象嗎?對我們來說是非常嚴重的一次侵害,所以我們必須得有足夠的自保才行,我一直覺得在現如今的這個世界當中,暴露出來的力量並不是真正的力量,雖然我已經找到了一些其他的案情勢力,但我覺得還有一個組織是我不得不小心的,在前幾次的碰撞當中他們突然失蹤了。」

說起這些事情的時候,周蕊真的是有些毛骨悚然,李天所說的那個組織就是天網了,在中東地區的時候,天網曾經跟他們進行過碰撞,但是寶貝爭奪戰完成之後,根本就沒有看到天網的任何一個人,他們好像突然在全世界失蹤了,對於這樣的情況,李天也是感覺到非常好奇的,至於會變成個什麼樣子,這也是讓很多人感覺到納悶的,也正是因為這一點李天必須得在全世界把他們給揪出來,所以李天下達了最嚴的搜查令,包括自己手下的修真高手在內,在全世界範圍內都快要給掀出來了,但是那些人都不知道到什麼地方去了,所以李天相信他們會有一個另外的小空間。

不管他們躲到什麼地方,哪怕是一些無人區,李天也有絕對的自信能夠把他們給找出來,但現在有些事情並不是那麼好說的了,現在的情況讓李天感覺到有些稀奇,也不知道這些人都跑到什麼地方去了,正是因為這一點現如今的李天才必須得好好的尋找才行,如果沒辦法把他們給尋找出來的話,這始終就是一個定時炸彈,不知道這些傢伙從什麼地方蹦出來,對於現在的李天來說可能會有很大的危險的。也正是因為這一點李天必須得提高自己的實力,在這裡慢慢的把自己的實力給搞上去,這才是李天現在最應該做的事情,要不然以後就會吃大虧了,誰也不知道以後的結果是什麼。

關於這個問題,周蕊真的是一點忙也幫不上,但集團內部都知道了,昨天的消息周蕊已經是走馬上任了,對於周蕊的這個速度,其他的人也都是相當佩服的,誰也沒有想到周蕊竟然就這樣屈服了,按照他們對這位周副總裁的了解,肯定會跟李天繼續的鬧騰一陣子的,沒有兩個月的時間是絕對不可能認輸的,現在才過去了多長時間,況且人家在夏威夷購買的別墅,就希望能夠在那個地方好好的休息一下,沒想到李天親自過去一趟,竟然讓咱們的周副總裁回來工作了,這也是李天自己有能力,要不然的話怎麼可能會進入那麼快的正軌呢,收購家樂福集團勢在必行。

總部在法國的家樂福集團也是非常的惶恐,當李天向他們吹響號角的時候,這家集團的董事會甚至沒有組織起一點像樣的抵抗,對於他們來說,如果想要抵抗李氏集團的話,那得先看看沃爾瑪集團變成什麼樣子了,他們整個集團只有沃爾瑪集團30%的市值,雖然門店的數量稍微多一點,但歐洲地區已經被李氏集團的超市集團滲透的差不多了,他們沒有辦法在這方面抵擋李氏集團,所以他們只能是選擇投降,況且執行收購任務的是超市集團的總裁,周蕊,如果換了一個其他人的話,或許他們還是會有些動作的,但周蕊執行這件事情實在是太厲害了,他們根本就沒有這方面的能耐抵擋。

在各方面的攻擊之下,家樂福集團終於是舉起了自己的雙手,李天已經打中了他們的7寸,因為他們欠銀行的資金實在是太多了,如果李天把這個消息報出去的話,那他們最終的結果是什麼呢?他們根本就沒有辦法度過這個難關,也正是因為這一點目前的情況,讓大家感覺到心經,如果他們真的能夠做到這一點的話,那他們就應該在這件事情上持之以恆,如果他們不這樣做的話,那他們就得賣掉一部分資產,銀行方面其實已經催了好多次了,如果不是家樂福集團的人做的一些工作,那麼這些東西早就已經登上報紙了,對家樂福集團來說那可是沒有任何的好處的,這一點李天並沒有說謊話,這是個事實。 早上的時候,所有的人都老老實實的起來了,對於他們這些人來說,日落就休息日出就得趕緊起來,很多人還在城市當中干一些雜活,如果不老老實實的出去幹活的話,恐怕這些人的生存都會出現問題,別以為巡邏隊發的那些錢就夠過日子的,那只是最低生活標準,而且只有男人有這個錢,如果要是有一家大小的話,那還得出去賺一些其他的錢,如果不老老實實的工作,恐怕全家大小的生活都會出現問題,李天仔細的觀察了一下,這裡的生活條件跟地球上沒辦法比,基本上就相當於地球上貧困老百姓的生活條件,當然也有人過得很好,比如說這裡的掌控者。

也就是隊長和副隊長那個層次的,他們都生活在這座樓的最頂層,李天在下面分明的看到了,有好幾個小孩子還在那裡吃雞腿兒呢,雞腿這種東西對於下面的人來說屬於高檔貨,基本上過年才能夠吃得到,但是對於上面那些人來說,他們幾乎每天都在吃這些東西,當然這個錢也是剋扣出來的,不能說人家對老百姓不公平,只能說咱們的本事不行,如果你有那個本事的話,恐怕你也是居住在上面的,對於這一點李天也是非常明白的,在地球上咱就屬於上位者,在這裡也是非常正常的,今天就迎來了40個小時,在這40個小時的時間裡,李天得出去找工作才行,這也是隊長的要求。

如果你身強體壯,並且身上沒有受傷的話,如果你一直在這裡呆著,隊長那邊就有些不樂意了,因為一日三餐都是隊長提供的,如果隊長不提供的話,那這隻小隊就不存在了,但隊長會有另外的一個特權,那就是幫你介紹工作,讓你去工作的那裡吃飯,不但你能夠賺到錢,隊長也會有不錯的薪水,而且還不用隊長提供午飯,這簡直是一個非常完美的事情,李天因為是新來的,所以很多人都認為新來的沒脾氣,直接就給李天安排了一個活,讓李天到旁邊的工廠去裝貨,裝的東西都是一些飲用水,跟地球上的差不多,只不過這裡的瓶子稍微大點。

「你們幾個跟上,我今天你們的任務就是裝車看到那邊的貨車了嗎?把那些貨車全部的裝滿,這就是你們今天上午的任務,雖然機械會把中央位置裝滿,你們的任務就是把周圍給填滿,只要讓這些水的高度跟旁邊的車廂相等,而且運輸的時候不丟出來,這就算你們的工作完成了,今天上午你們的薪水是150元,只要你們能夠全部裝填完畢,中午吃飯的時候就能夠得到你們的薪水,可如果要是有人偷懶的話,看到周圍的這些監控了嗎?我也是能夠看得到的,只要我發現一次,我就會扣你們10塊錢,而且會給你們截圖為證的,所以不要想著偷懶。」

安排活的人說完之後,立刻就從這裡離開了,對於他們這些人來說,他們還有很好的生活需要享受呢,絕對不可能在這裡頂著個大太陽幫你安排這些事情,今天已經是超出了他們的極限了,如果要是繼續在這裡幹活的話,他們也會感覺到自己跟一個傻子一樣,所以這些人都提前離開了這裡,這些人的心裡非常明白,你們這些人不值得可憐,你們就老老實實的在這裡幹活就行,如果要是讓你們這些人找到了幹活兒的真諦,那他們這些人就不用在這裡混下去了,正是因為這一點,這些傢伙只能是老老實實的幹活了,李天看了一下這個貨車,當真是讓自己有些眼暈,這裡的貨車跟地球上的的確是有所不一樣。

地球上最厲害的貨車就是那些所謂的百噸王,但是那些百噸王跟這裡的比起來,恐怕就有所不一樣了,這裡的貨車面積是地球上的兩倍,光看輪胎就能夠看得出來,至少得是地球上的兩個大,所以裝的貨物也是兩倍以上的沉,這座貨車能夠拉350噸,中央地區可以用裝卸工具,也就是300噸的貨物直接裝上,剩下的50多人就靠他們這10個人了,每個人平均要裝5噸,李天介紹了一下,每包水的重量大約是50公斤,自己要裝上100包才行,這可真的是一個不錯的工作項目,對於周圍的人來說,他們都已經是習慣了,大約兩個小時就能夠幹完。

如果要是這些東西都放在汽車邊上,李天也不會感覺有什麼不對勁的,但必須得走動大約30米才能夠把這些東西裝上,而且這裡的人幹活都不動腦子的,大部分人都是拿一包裝一包,如果能夠組成一個流水線的話,應該會省事很多的,李天稍微的計算了一下,這裡的人力氣比較大,就算扔起50公斤的一包水,對面的人也能夠順利的接住5個人完全可以組成一條流水線,所以李天就放下了手裡的活,讓其他的幾個人過來了,其他的幾個人雖然不明白,但看這個傢伙很有主意的樣子,莫非會有一些其他的辦法嗎?但是他們不敢在這裡停留,因為監控在看著呢。

「我有一個新的辦法,不知道你們有沒有嘗試過,我們完全可以不需要這樣,我們可以組建一個傳遞的流水線,第1個人在倉庫的門口,第2個人在兩米的地方,第3個人在8米的地方,第4個人在15米的地方,剩下的一個人可以在18米到25米的地方,我們可以把這個水先運到這裡,然後再從25米的地方起步,如果要是我們的力氣夠用的話,我們甚至可以一下子連到車上,這對於我們來說應該相當省力的,根據我的計算,最多也就是一個小時的時間,我們就可以把這些東西全部裝卸完畢,不知道各位老哥能不能夠試驗一下呢,反正也耽誤不了多少時間。」

對於李天來說,這樣的事情在地球上比比皆是,但在這個地方可能就有些不同了,因為這裡的人很少動腦子,當他們說起這個事情的時候,還是覺得自己跑的快一點,搬的快,不過也有人同意李天的想法,反正也就是稍微試一下,當第1包水到車上的時候,第2包水也很快就到了,大家很快就感覺到這樣流水線的作業方式比較快,紛紛對李天豎起了大拇指,沒想到這個新來的如此有辦法,他們這些人其實並不是腦子笨,主要是因為周圍的生活環境,讓他們變得沒有腦子了,當做起一件事情的時候,基本上都是按照固定的思維去做的。

每當他們有新的想法的時候,隊長和副隊長就會把他們的想法扼殺在搖籃當中,隊長和副隊長也是有自己的想法的,在隊長和副隊長看來,如果你們的想法過多的話,我如何來保證我自己的統治呢,所以他們就採取了一種愚民政策,讓老百姓變得越來越笨,如果你們越來越聰明的話,那我們的統治成本會慢慢的增加的,當你們越來越笨的時候,對我們就會有更好的好處,隊長和副隊長商量過後就開始實行這樣的統治策略,其實不單單是他們這個巡邏隊,其他的巡邏隊基本上也是這樣的,如果老百姓聰明了,那他們就會想著辦法的跟隊長和副隊長對著干,這對於隊長和副隊長來說並不是什麼好事兒。

剛開始的時候,只有李天他們小隊的人這麼干,但很快其他的人也這麼幹了,對於這些人來說,他們也想著能夠快點幹完這裡的活,只要能夠幹完這裡的活,他們還有很多其他的安排的,有可能會去其他的地方幹活,也有可能會回去好好休息一下,畢竟明天這個時候他們就要出城巡邏了,今天也只安排了這一個活,當他們出城巡邏的時候,必須得把自己的體力保存好才行,如果自己的體力沒有保存好的話,對自己來說就是一個巨大的噩夢,所以這個時候他們得有新的辦法才行,要不然對自己沒有什麼好處的,所以這些傢伙得好好的對待自己。

李天並沒有出去,過一個小時之後這裡的活基本上幹完了,所以就拉著李天趕緊的回去了,因為明天要出去,所有的人都要好好的保存體力,對於這裡的人來說保存體力是最為重要的,如果你不好好的保存體力的話,到外面你也不知道是一個什麼情況,如果真的遇到魔獸的話,那恐怕就要使勁的奔跑了,知道奔跑是什麼意思嗎?跟在操場上是完全不一樣的,如果你在操場上跑累了,那你完全可以在操場上停下來,但到野外是完全不一樣的,在野外那種地方你必須得使勁的跑才行,如果不好好的保存體力的話,這絕對是不可能的事情,這一點所有的人也都是非常清楚的。

對於這樣的情況,李天自然是不了解的,但這些人是非常明白的,當他們遇到魔獸的時候,他們根本就沒有那個戰鬥能力,只能是依靠隊長和副隊長,那個時候隊長的作用就顯現出來了,當聽明白了這一切之後,李天也就明白是怎麼回事了,5公里範圍內必須得是魔獸的禁區,如果魔獸到了城牆附近5公里的範圍,那麼他們可能伺機破壞城牆的,一兩次的破壞算不了什麼,但如果下一隻魔獸也在這裡破壞呢,對城牆就會造成巨大的損失,那個時候就要整修城牆了,所花費的金錢也就多了,這也是為什麼每個人必須出去巡邏的一個必要原因,所以這一點是必須的事情。

聽完了這個人的解釋,李天也就明白了,在每一個世界都很重要的,所有的人都是按勞分配的,你們也不要說最早的日子比你們好太多,這其實也是有一個主要原因,實際上最大的資產魔術呢,你們這現在沒有辦法去幹什麼事那時候怎麼就老老實實的看著如果你能夠把魔獸怎麼樣,那剩下的這個它就完全不一樣了,但現在你們沒辦法嘛,你們說怎麼樣,這就是你們這些人的不同,你們這一點有很多人也是想到了的,所以他們就只能是老老實實的看著,面對魔獸的時候這些人就得看車出來才行,要不然以後沒什麼好日子了。

對於現在這些情況,這些人雖然內心當中不滿意,但他們也十分明白,如果在野外見到魔獸沒有隊長阻攔的話,那他們就會被大批的砍傷,其實這些隊長也十分可惡,每當他們手下的巡邏隊員太多的時候,他們就會想盡辦法的去靠近魔獸,在靠近魔獸的時候,這些人都不會管巡邏隊員的死活,讓這些魔獸放開勁的殺一陣子,回來之後巡邏隊員的數量不就少了嗎?至於其他的結果這些人根本就沒有想得到,所以這些傢伙也是非常的會辦事的,正是因為這一點當這些人這麼會辦事的時候,下面的巡邏隊員也會對他們產生一系列的壞處,所以這些人就非常明白了。

當天過後李天就在自己的房間里老老實實的呆著,所有的人也跟如臨大敵一樣,跟昨天那種輕鬆是完全不一樣的,這些人都把自己的武器裝備給拿出來了,說是武器裝備,其實在李天的眼裡這都跟一堆破貨沒什麼區別,看看那個樣子就明白了,也就是一些牛皮甲而已,對於這樣的情況,李天也沒什麼好說的了,所以現在只能是眼睜睜的看著,當這些人有話說的時候,李天也不想跟他們說什麼,畢竟這些人已經是這個樣子了,對於他們的求生想法,李天也是看得清清楚楚的,就讓這些人好好的準備就是了,面對魔獸的時候,李天絕對相信這些東西都沒多大的用處。

當天晚上,其實這些人都沒有睡著,別看關燈關的非常的早,但這些人都在自己的被窩裡等著呢,明天早上4點的時候,所有的人都會起來,李天也不知道為什麼會這個樣子,但知道即將到來的是好幾天的巡邏,幸好現在巡邏隊的人數並不多,所以隊長非常的緊張,在人數少的時候,隊長就會非常愛惜這些巡邏隊員,早飯的時候每個人甚至分到了250克肉,對於這些人來說這已經是相當不錯的一個待遇了,李天看了看這黏糊糊的東西,實在沒辦法把這個東西跟肉聯繫起來,所以就把肉讓給了旁邊的老吳大哥,這老吳大哥也是一直帶著李天的,所以這一點是李天沒有想到的,老吳大哥吃的可是津津有味的。

「不是我說你,這東西可能在你來看有些難吃,我也知道你從其他的地方上來的,你在原來的地方只要能上來應該就是那邊的一些佼佼者,但我實話告訴你,這種東西也不是經常有的,如果你真不吃的話,等會我可真吃了,我要是吃完了之後可就沒辦法給你了,到了咱們這個地方一切都不能夠那麼講究,你以前擁有的一切跟現在是完全不一樣的,很快這裡的生活就能讓你知道,這裡的一切都跟你原來所處的是沒關係的,除非你有一定的實力,如果你真的有實力的話,那就在這裡好好的施展一下,到了城外和城內是不一樣的,城外的重力要比這裡增加好幾倍以上。」

一直到這個時候,李天才算是明白了,原來李天也在納悶,為什麼到了這個星球上之後,有很多從其他世界飛升上來的,他們原來混的也都不錯,怎麼可能在這裡混成這個樣子呢?現在李天才算是明白了,到了城外之後,重力會比原來的地方增加好幾倍,不管你原來的實力怎麼樣,在城外的實力都會大大縮減的,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這就根本沒辦法發展上去了,所以只能是慢慢的在這裡呆著,這些傢伙現在也基本上明白了,他們之所以混不起來,跟這個是有直接關係的,如果能夠混起來的話,就絕不會是現在這樣的結果,所以只能是這個樣子了。

所有的人整頓完畢之後,李天也看到了他們的隊長和副隊長,看上去並不是多麼強悍的人,如果在地球上的話,最多也就是普通修真者的水平,原來其他世界的飛升上來的這麼差,李天對地球的實力也有了一個了解,雖然地球的普通人不怎麼樣,但是地球的修鍊人群還是不錯的,可能是因為地球還是有一些靈氣的,其他的物質世界可能是更差在李天原本的記憶當中,以為地球那邊還是很不行的,沒想到咱們還能夠撐起一片天空,李天也得為地球上的人爭取一片天空,雖然那些人都是自己的敵人,但到了這裡之後怎麼說也算是從一個地方上來的,這就是所謂的老鄉吧。

「我不管你們以前是幹什麼的,也不管你們從什麼地方上來的,只要到了這個巡邏隊當中,以後就是我手下的隊員了,如果你們能夠好好做事的話,咱們總歸是能夠好好相處的,如果你們沒辦法聽我的命令,那我會在城外讓你永遠的留在那裡,以後就不用回來了,尤其是你們這幾個新來的,昨天在工廠的事情,我已經是全部看到了,我首先得給你說一句,你最好給我老老實實的,你那些花里胡哨的東西以後全部都給我埋藏在你的心裡,如果要是以後還敢這樣做的話,那就別怪我對你不客氣了,我讓你們怎麼做就怎麼做,不管你的那些辦法是不是節省力氣,我的命令才是一切。」

這個傢伙開始就把苗頭對準了李天李天,也不知道自己什麼地方做錯了,對於這個傢伙的指責,李天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反正你願意什麼樣子就什麼樣子吧,如果你覺得你所說的是正確的,那你就繼續說就是了,面對李天這個無所謂的樣子,隊長的內心其實是相當氣憤的,在隊長的心裡李天現在無比惶恐才對,可看看李天現在這個樣子根本就沒有把你當成一回事兒,如果要是繼續這樣的話,隊長感覺到自己的權威受到了挑釁,所以隊長在做事情的時候恨不得一巴掌把李天給打死,也正是因為這一點,隊長現在做事情非常的無奈。

在城內的時候還是需要有一些法律約束的,如果隊長突然對李天出手的話,那麼周圍的人也不會袖手旁觀的,在這裡大家還有一個明文規定,那就是能力高的人不可以突然向能力低的人出手,如果要是出手的話,那就涉嫌各種各樣的嫌疑,也正是因為這一點做這些事情的時候,所有的人都得老老實實的,如果你表現的太過分的話,那麼有些事情就不能夠讓你成型了,正是因為這一點該做事情的時候就得好好的做事,如果你做不成功的話,剩下的事情也就沒什麼好說的了,讓你自己好好的看清楚這一切,如果看不清楚的話,以後的事情可就有的說的了,沒別人說你的時候你得老老實實的。

對於現在的這個情況,雖然別人都看不明白,但所有的人都給李天說了,出去的時候最好小心一點,包括那個老吳大哥在內,但這些人說完話之後就沒有跟李天繼續說話了,因為他們還是離了李天遠一點,如果要是要報復的話,萬一要是牽連到自己的身上,那可真的是倒大霉了。要知道隊長這些人都是心狠手辣的,不管他們做什麼樣的事情,最好是離得遠一點,如果要報復到自己的身上,那真是沒有地方說理去,隊長要陷害一個人的話,那絕不可能只陷害這一個人的,那樣就顯得太明顯了,肯定會把別的人一塊陷害進去,那個時候就有好看的了。 對於現在的一些情況,李天還算是非常滿意的,但另外一個情況同時發生了,李天感覺到了有危險,現在這個時候,怎麼可能還會有危險呢?不管這裡發生了什麼事情,李天都不會感覺到有危險的,但李天吃完午飯之後,感覺有人在跟蹤自己以李天現在的實力,絕對沒有人能夠跟蹤自己,但很遺憾,這個人真的就出現了,李天轉了好幾個彎兒,甚至在大街上溜達了半天,讓身後的人注意一下,但並沒有人發現,包括廖忠誠在內,都沒有發現是誰在追蹤李天,這倒是讓李天感覺到有些可怕,到底是誰有這樣的能耐呢?如果要真的是這樣的話,恐怕是從別的世界過來的人,絕不是這個世界上的。

「老闆,你最好還是小心一下,剛才我已經仔細的觀察了,在你後面的各個地方,根本就沒有人跟著你,如果你還有這種感覺的話,要麼是你自己的錯覺,要麼就是那個人是真正的高手,如果讓我來選擇的話,我覺得那個人應該是真正的高手,從這方面也能夠看得出來,我們現有的力量是有些不足的,不管我們如何的做這個事情,最終都沒有辦法獲得勝利,正是因為這一點,不如先增加你自己的安保力量吧,對於一些高手來說,他們的力量實在是讓人感覺到可怕,如果要是對你不利的話,咱們這些人可真是抵擋不住,不如把那些人調回來吧。」

廖忠誠快步趕上了李天,剛才廖忠誠分析了幾乎所有的人,但這些人都沒有找到任何的地方,也正是因為這一點,所以就是這個原因,這個傢伙往邊上靠了靠,如果要是真的能夠在這方面獲得一些實力的話,那也是可以做成的,但無奈這個東西做不成,那就只能老老實實的了,如果增加人手的話,應該可以保障李天的安全,但李天卻不想增加人手,現在的李天已經沒多大的追求了,他想要看看這些新的人來自於什麼地方,如果真的能夠讓自己感覺出來,那也算是一個強大的對手,現在已經沒什麼對手了,就好像魔教教主一樣,現在已經在身邊擔當自己的保鏢了。

回到了辦公室之後,李天並沒有對這個事情表態,因為他搞不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兒,集團內部剛剛獲得穩定,全世界也沒有人敢跟他對著干,這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情呢?李天現在對周圍的情況摸不清楚,所以就把手下的幾個高手都給找來了,讓他們來估計一下這個事情,畢竟之前的時候大家都跟天網接觸過,所以李天懷疑到了他的身上所有的大型勢力,都想著能夠找到那件寶貝,但對於天網來說,他們根本就沒有想這件事情,所以當初的時候他們直接撤退了,對於他們的這個想法,也不知道該說什麼,現在這些人也都看明白了,該撤退的時候就撤退。

「老闆,不管你如何的說這件事情,我覺得這件事情我們應該重視起來,既然有人都敢跟蹤你了,而且他們出來的還這麼的奇特,對我們來說是一個非常吃驚的事情,在你的周圍是我們整個集團最強的安保力量,連我們這樣的情況都沒有發現他們,這說明他們的力量非常強悍,尤其是在跟蹤方面,我覺得我們應該把在全世界坐鎮的那些修真人士給撤回來,如果要是不把他們給撤回來的話,恐怕我們現在的防禦很難能夠抵擋得住,如果把他們給撤退回來的話,咱們就可以組建一支新的防線,對我們來說是十分有利的,不知道老闆的意思印象如何呢,反正現在也開始穩定了。」

地平線上的莊園主 白大少爺想了想說的,在這樣的場合上基本上這個傢伙是不說話的,但今天這個事情關乎到李天的死活,所以這個傢伙就開始說話了,對於這個傢伙來說,現如今的情況已經是有些不太好了,如果李天真的出了什麼問題的話,對整個集團來說絕沒有什麼好事,李氏集團從一開始到現在發展就是非常有弊端的,最大的一個弊端就是太相信李天了,而且所有的事情都得等著李天來決策,一旦李天出現什麼問題的話,可能李氏集團就沒有辦法堅持的住,所以在這樣的情況下,必須得保證現在的一些穩定情況,讓整個集團和平過渡才行,過度的條件就是李天不能出事。

「那些人不能撤回來,那些人都是非常有用處的,他們在全世界各地為我們作證,如果把他們給撤回來的話,對我們可沒有任何的好處,現在我們能夠取得那麼好的基礎,跟那些人是有直接關係的,一旦有什麼事情搞不定,他們會用最快的速度過去,如果不用最快的速度過去的話,那恐怕有些事情就沒有辦法做了,所以我們得從其他的地方想辦法,我已經想好了,既然有人追蹤我,那我就出去當個誘餌,不管這些人想要幹什麼,我就跟這些人好好的耍一遍,只有你們這些人就老老實實的在這裡呆著就是了,我自己的安全是沒有問題的,要是你們摻和進去我才擔心。」

對於李天的這個話,雖然這些人非常的不服氣,但也知道李天所說的是真的,他們如果摻和進去的話,萬一不如對方的實力強悍,那很有可能會被對方打敗的,到時候如果他們被俘虜了,李天還得想辦法去救他們,如果李天自己去的話,恐怕就沒有這個顧慮了,那些人絕不可能是李天的對手,也正是因為這一點李天才準備單槍匹馬的去挑戰,在李天的心裡也感覺會有一些厲害的敵人過來了,這一段時間自己走的路線實在是太順了,老天爺不可能讓一個人一直這樣的,肯定會給這個人設置不少的磨難的,現在也有可能就是這些所謂的磨難,就讓這些人過來試試吧,看看他們到底有沒有這個能耐。

下面的人互相看了一眼,雖然他們不同意這個事情,但也知道李天所說的是正確的,如果他們執意要跟上去的話,那最後絕對沒有一個好結果的,因為現在的李天非常厲害,如果要是等待他們一塊上去的話,那他們這些人非但解決不了什麼問題,反而會給李天帶來一些不好的麻煩,這些麻煩會做成什麼樣子,這些人都是非常的清楚的,他們是給李天扯後腿的,也正是因為這一點,會議開得非常短暫,李天稍微準備了一下,裝上了自己特製的一些武器,這些東西都是花費重金打造的,整個李氏集團耗盡了所有的技術才給李天弄出來。

對於這樣的情況,很多人可能會表示懷疑了,在這些人的眼裡李天應該是不會使用武器的,畢竟李天是一個高手,這樣的熱武器對李天來說沒多大的作用,如果使用這些東西的話,會讓自己的逼格變得很低的,但李天卻不在乎這樣的事情,只要能夠對敵方造成傷害,什麼樣的武器都是可以使用的,如果只使用冷兵器的話,那就會放棄自己的長處,既然自己有這樣的科技手段,何必會把這些東西會放棄呢?如果能夠給對方造成傷害,那就代表著自己的戰鬥力上升,在這樣的情況下,誰會在乎自己的戰鬥力上升數據呢,當然會只看結果的,只要能夠對方帶來災難,那就是正確的。

走出了門口之後,李天也是很注意自己的,後邊那種奇怪的感覺立刻就過來了,對於現在的李天來說,他也不清楚這種感覺是從什麼時候有的,但李天絕對敢肯定在周圍肯定有人注視著自己,當然絕不是自己的手下,在李氏集團的總部周圍,自己的手下可以說是多如牛毛,路面上有很多,看上去就是普通人,但其實他們就是李氏集團保安部的僱員,這些人也都在盯著李天,在邊上的一些高樓大廈上,很多人也都拿著望遠鏡看著,有人在注視著他們的老闆,有人在注視著老闆周圍的人,反正什麼樣的人有特殊,這些人就會立刻跟上去,把他們帶到李氏集團的總部。

對於李氏集團這樣的做事方式,周圍的人基本上也都習慣了,如果你真的沒有毛病的話,李氏集團的人也絕對不會把你怎麼樣,會找個機會就把你給放出去的,如果你真的有問題的話,那可實在是對不起你了,這樣的大集團有各種各樣的特殊權力,就算他們想要對你動用一些不可告人的事情,那你也沒有辦法把他們怎麼樣,畢竟現在李天已經是整個世界最大的集團了,只要你對我的集團有威脅,那我就可以先發制人,但李天在集團周圍溜達了好幾圈了,並沒有發現任何人有特殊的,後面的那些人也都感覺到了,這些人都是普通人,詢問過好幾次了,沒有必要再把他們給抓起來。

李天感覺到有些地方不對勁,但到底是什麼地方不對勁,李天現在也說不出來,只不過李天有一個想法,如果自己繼續在這周圍溜達的話,恐怕是沒有辦法把這個人給引出來的,自己沒有辦法發現人家自己的手下也沒有辦法發現,但這個人是真實存在的,所以李天很快就上了一輛汽車,並且命令下面的人不得追蹤自己,如果有人違反命令的話,立刻就要滾出李氏集團下面的這些人,雖然也覺得不妥當,但他們也知道自己老闆的能耐,如果這個時候硬要跟上去的話,恐怕會讓老闆分心的,所以這些傢伙也就沒有繼續的追蹤,在總部附近都停留下來了。

李天把車子開到了郊區,走到了一個荒無人煙的亂墳崗子,這地方可以說是很久沒有人來了,如果有人要跟自己見面的話,那麼這個地方是非常合適的,李天下了車之後也把自己身上的電子設備給扔了出來,就這麼坐在車頭上,看看到底是什麼樣的人跟著自己,大約半個小時之後有一個白頭髮的老頭出來了,李天感覺到了巨大的壓力,這個白頭髮的老頭應該就是跟著自己的人了,李天也納悶了,這個人的實力自己竟然是看不出來,如果硬要說的話,這個人的實力應該在李天之上,李天這還是第1次遇到這樣的人,這可真讓人感覺到吃驚。

這個人也同樣在關注著李天,本來兩個人之間的距離就不近,可突然這個人就到了李天的眼前,這跟其他的高手不一樣,別人都能夠做到這一點,而且李天也能夠捕捉到他們的軌跡,但這個人就好像是瞬間移動過來的,對於一個這樣的高手,李天的內心當中當然是有些吃驚,自從自己重生到現在這樣的高手從來都沒有遇到過,如果要給這樣的高手標一個級別的話,那這樣的人絕對是非常厲害的,至少地球上不應該出現,可現在地球上並沒有任何的變化,天地規則也沒有降臨,這隻能說明一件事情,這個人就是生在地球上的,要不然是絕對沒有辦法在這裡的。

在修真世界當中這樣的高手也是鳳毛麟角的,如果放到血族的世界,這也是親王級別的,所以這樣的人非常的罕見,而且不應該出現在地球上,如果要是出現在地球上的話,地球上的空間根本就沒有辦法容納,可能這個傢伙很快就會變成其他的樣子,有可能會被空間亂留吞食的,但現在已經不重要了,這個傢伙已經出現在這裡,所以也就沒什麼好說的了,正是因為這一點該做的事情只能是這樣做,如果不這樣做的話,誰也不知道以後的結果是什麼,所以這些人現在也得老老實實的,不這麼老實的話,最後的結果就會出現問題。

「老先生的修為當真了得,但如果我沒有看錯的話,老先生的級別應該很高了,不應該出現在地球上,地球上的空間又沒有出現任何的反時,這隻能是說明一個問題,老先生應該是來自地球上,我也在地球上呆了很長時間了,但我並沒有聽說過老先生,不知道老先生能不能夠給我解惑呢,如果老先生是為了我的人頭而來,那也應該讓我死個明白,如果老先生有什麼要教導的,我們大可以在這裡談一談,如果老先生想要戰鬥的話,恐怕這裡應該不適合,以我們兩個戰鬥的能力,最近50公里範圍內都不會出現活的東西了,所以老先生到底是來幹什麼的?應該給我一個明白話吧?」

這也是李天第1次沉不住氣,如果要是其他的時候李天絕不會主動的開口說話的,應該會等著這個人開口說話,但現在李天真不知道該說什麼了,所以李天這個時候只能是在這裡看著,對於這樣的一個結果,李天現在非常的不滿意,因為李天感覺到了很無奈,如果要是被這個老先生打敗了的話,那就等於所有的東西都沒有了,在地球這個地方李天不可以戰敗,而且也不知道這個傢伙到底是怎麼回事,所以李天此刻感覺到有些吃驚,對於這個人的能力,李天也是看不清楚的,以前只要出現一個高手,李天基本上都能夠知道對方是什麼階段的實力,但李天現在看不出來,這才是最驚訝的。

「你這個小子倒是生的牙尖嘴利,我實話告訴你,我是這個星球上的守護者,所以我不會離開這個星球,而且當這個星球上出現了事情的時候,我就會站出來了,你已經打破了這個星球上的平衡,在這個星球上,沒有人是你的對手了,所以我必須得通知你一件事情,你要離開這個星球了,你可以去其他的地方,我可以為你開闢一個通道,你可以到我們的上層世界去,至於這個星球上的一切,應該就跟你沒什麼關係了,到了我們的上層世界之後,每1萬年你可以回來一趟,現在你就可以離開了,又或者是給你幾個月的時間安排,但你絕不可以繼續留在地球上了。」

當這個老傢伙把話說完李天那裡可是十分吃驚的,自己從來都沒有聽說過有什麼守護者,難道以前自己的主神是白當了嗎?其實李天以前的確是當主持人的,但對於這樣的低等星球李天從來都是懶得管理的,地球是處於一些物質位,面物質位,面,也就是所有位面當中最低等的位面,所以這些物質位面的數量也是最多的,李天那個時候是高高在上的主神,別說是李天不管這裡了,就算是他的那些手下,恐怕也想不起來管這些地方,所以對於這些地方的一些設置,李天根本就是不怎麼清楚的,每一個星球都有一個守護者,守護者的任務就是把這些人給踢出去。

在這個星球上,所有的一切都逃不過守護者的眼睛,守護者想要知道一件事情的時候,那就會非常容易的知道這個事情,李天已經是打攪了整個星球上的正常發展,如果讓李天繼續待在這裡的話,守護者也就沒什麼用處了,李天可能會獨霸整個星球,現在所做的一切也就證明了李天想要推掉整個星球的話,那也是非常容易的一件事情,所以守護者在這個時候出現了,讓李天趕緊的離開這個星球,那也是為了維護這個星球的和平,不過李天也感覺出來了,這個傢伙對自己沒有什麼善意,如果真的要自己離開的話,李氏集團肯定會土崩瓦解的,難怪剛才沒有人發現這個傢伙,它的本體就是地球。

「你這麼說我就一定要離開嗎?我可以很平靜的告訴你,現在這個時候是絕對不可能的,如果你想要讓我離開的話,那就看看你自己有沒有這個實力,我已經在這個星球上奮鬥了那麼長時間了,這個星球上也留下了我那麼多的足跡,絕不是你想讓我離開我就能離開的,雖然你是這個星球上的守護者,但我也有話告訴你,你絕不可能把我怎麼樣的,如果你要真的跟我干一仗的話,如果你能夠打贏我的話,那所有的事情都算是真的,如果你沒有這個能耐的話,那隻能說是對不住你了,所以現在的結果就是這樣,如果你想對我怎麼樣,那儘管放馬過來就是了。」

對於現在的這個情況,那也沒什麼好說的了,現在就是這種情況,李天絕不可能放棄的,自己在這個星球上投入了那麼多,重點就是這裡有那麼多自己喜歡的人,李天要前往上一級的星球,李天當然是沒什麼害怕的,但如果要是就這樣走了的話,家裡的人該怎麼辦呢? 棄婦有情天 況且也不能夠帶著他們,如果把他們帶過去的話,恐怕他們也會有很大的麻煩的,這一點李天是非常的清楚的,也正是因為這一點李天絕對不會從這裡離開的,至於你有什麼樣的辦法,那就使出來就是了,看到李天這個傢伙竟然是不從這個傢伙鬍子都要豎起來了,想要跟李天打一場,但他明白李天的真正實力。

作為一個星球的守護者,他從來都沒有這麼悲哀過,因為他從來也沒有想到這個人竟然是如此的厲害,在觀摩了李天上一次的戰鬥之後,他就知道自己不是李天的對手,一旦跟李天交手的話,自己這邊肯定沒有什麼好處的,所以這個傢伙想到了另外的一些事情,那就是暫時不跟李天交手,只有最後是一個什麼樣的結果,那就看自己的能力了,也正是因為這一點,這個傢伙才想要把李天給忽悠走,不靠動手就把李天給弄走,但這樣的事情是很難實現的,如果真有這種能力的話,那你現在使出來就是了,反正李天也不害怕,你就看你自己是個什麼情況了。 走出了城市之後,外面的情況讓李天感覺到有些吃驚,對於外面這裡的壓力李天本來已經是有自己的想法的,誰知道外面的壓力讓李天有些喘不過氣來,對於外面的這個壓力李天從來都沒有想到過,沒想到外面的壓力竟然如此嚴峻,對於現在的李天來說,這將是一個非常難過的事情,如果要是能夠從這裡衝出去的話,那對於現在的李天來說,那也是一個非常好過的事情,誰知道外面除了有一層天地壓力之外還有一些魔獸的壓力,最主要的就是那些十分兇悍的魔獸從你走出城池那一刻開始,基本上這種壓力就在伴隨著你,如果你想要做一些其他的事情,目前來說是不可能的,只能是沿著原來的道路進行巡邏就巡邏到什麼程度,現在也不可能讓所有的人知道得你自己慢慢的去弄才行。

對於現在的這種情況,李天也真不知道該說什麼了,在城外的一些田地之間,到處都有人的屍首在那裡,這些人都是以前的巡邏隊員,他們也不想把命放在這裡,但這個事情容不得他們多想,對於他們這些人來說,他們只能是老老實實的把命放在這裡,如果他們還有其他的能耐的話,絕不會走到今天這個地步的,對於這些人來說,他們以前在城市裡也沒有多大的本事,如果想要改變這一切的話,那就得等著自己覺醒才行,也就是讓自己擁有一定的實力,如果能夠擁有一定的實力的話,那就不需要到外面來巡邏了,他們可以到其他的地方去做自己喜歡的事情,但很無奈,他們並沒有這個能力,所以他們只能是老老實實的在這裡死著了,對於其他的那些人來說,他們就好像是一個警告一樣。

「你們都給我看清楚了,對於城外這些人我也沒有什麼好說的,如果你們能夠比他們更加強悍的話,那你們當然可以脫離隊伍,當你們殺死一隻魔獸的時候,你可能就跟其他人不一樣了,就算是我們周圍這些最簡單的魔獸,他們的實力也是非常厲害的,就我們整支隊伍來說,你們是絕對沒有這樣的能力的,所以老老實實的過自己的日子,加入我們這樣的大部隊,對你們來說絕對是有好處的,如果你們要是有其他的想法的話,那我只能是現在告訴你們,你們絕不可能擊敗這些魔獸的,有想法的人都已經死在這裡了,看看周圍的這些人就知道了,如果你們不相信的話,盡可以過去試試看看那些魔獸是不是會吃了你們就看你們這些人如何的去做了。」

看到有些人有了其他的想法,隊長趕緊給這些人做一些思想教育,對於他們這些隊長來說,最害怕的就是巡邏隊員走丟了,尤其是出城的時候,萬一大批的巡邏隊員離開的話,這個時候他們一點辦法都沒有,當他們光桿司令的回到城池的時候,那個時候也是他們要懲罰的時候了,上面絕不會原諒他們的,你的巡邏隊員為什麼會走光了呢?那你必須得有一個解釋才行,如果你沒有一個解釋的話,上面可能對你實行監禁,不要以為這些事情都是開玩笑的,所有的事情都是真的,如果你能夠完成這些事情,那麼大家當然不會怪你的,但如果你完不成事情還把自己的隊員給搞丟了,那這可就不是一個小事情,所以當這樣的事情發生之後,你必須得有一個解釋才行,沒有解釋不可能過得去的。

李天冷笑了一聲,當然明白這是怎麼回事,這純粹就是愚民政策,不讓下面的人有思想,一旦下面的人有思想的話,恐怕他們的生活就要糟糕了,這些隊長就是建立在剝削這些人之上的,雖然他們的實力的確強悍,但他們也沒有想著給下面的人帶來一些好處,如果他們想著這一點的話,恐怕現在也絕不是這個樣子,但很遺憾的是,他們只想著自己的日子,對於下面的這些人,那事能怎麼辦就怎麼辦,至於最後是一個什麼樣子,並不在考慮範圍之內,對於他們這些人來說,現在的情況已經是很明朗了,大家都非常明白該如何的解決這件事情,所以對於城市裡面的事情,這些人不會待在城外的,在城外解決這些事情,全部都是靠著殺戮來解決。

「有些新來的最好給我注意一下,不管你們發生了什麼樣的事情,你們這些人最好看清楚,如果你們還是這樣的態度的話,那就別怪我對你們不客氣了。你們最好老老實實的遵守這裡的規矩,我讓你們做什麼的時候你們就老老實實的做什麼,如果你們的想法太多的話,那就別怪我對你不客氣了,現在這個情況你們也看到了,馬上我們就要沿著既定路線進行巡邏,如果有人不服氣的話,那可以從這裡離開,如果要是想要跟著我們的話,那就必須得聽從我的命令才行,要不然的話不要在我們的隊伍里,我們的隊伍里是不會招待你們這樣的人的,我們只招待聽話的人現在開始選擇。」

隊長站在大陸的中央,這也是這個傢伙最擅長的事情了,每次都要給這些新來的人一個下馬威,讓他們看看野外的可怕,這個時候誰敢逃離隊伍呢,如果有人脫離隊伍的話,那也純粹是不要命的,大家現在都非常明白,如果這個時候脫離隊伍的話,那就是拿著自己的生命在開玩笑,但李天卻絕不相信這個,李天當然要去獨自戰鬥,那些魔獸射手罵獸的實力,況且李天現在一分錢都沒有,必須得想辦法賺錢才行,總不能靠著自己體內空間的東西過日子,這不是李天的風格,到了什麼地方就混什麼,這才是李天的風格,既然這裡都靠殺魔獸賺錢,咱也得靠著這個做下去才行,怎麼可能跟其他人一樣呢,吃老本不是咱的性格。

李天直接就跨出去了,反正你也要找我的事兒,還不如這個時候就老老實實的離開隊伍,反正現在是你說的回到城市之後,那也跟咱沒有任何的關係,其實這裡就是有一個規矩,如果李天想要在城內離開隊伍的話,恐怕並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那需要很多人蓋章的,但在這個地方就完全不一樣了,如果李天想要從這裡離開隊伍,只是需要跟隊長說一句就是了,至於剩下的那些事情並沒有人會在乎這些事情,所以李天可以老老實實的離開這裡,正是因為這一點,所以有很多人都會在這裡離開,但必須得是自己有本事的才行,沒本事的事絕對不敢離開隊伍的。

看到真的有人敢於站出來,隊長的臉上其實並不這麼好看,對於這個隊長來說,剛才只是例行公事,只要能夠把下面的人給嚇到,隊長才不會做這樣的事情呢,如果要是有人走的太多的話,對他們來說可不是什麼好事,所以這些人只是例行的詢問一下,到底你們這些人想幹什麼,跟我們是絕對沒有關係的,也正是因為這一點這些傢伙現在都在想著做這些事情,至於最終做成一個什麼樣子,並不是他們這些人所考慮的,所以這些人也就老老實實的,現在出現了這樣的情況,所有的人都想最後是個什麼樣子,所以這些人也沒說什麼,至於最終的結果都要看隊長的決定。

很多人都是在這裡混日子的,他們不想整個隊伍發生什麼樣的變化,所以這些人就開始埋怨李天,認為李天這樣的人實在是太過分了,如果這個傢伙不這樣的話,怎麼可能會有這樣的情況呢,但也有很多人並不是這樣想的,這些人想的就是另外一件事情,如果要是真的能夠反抗出去的話,那也算是一條新的路子,現在我們活的算什麼呢,整個人根本就沒有任何的改變,如果能夠改變我們的生活的話,那也算沒有白活一場,對於這樣的情況所有的人也是非常明白的,至於明白到什麼程度,那就是現在這些人不清楚的了,老老實實的過去就是了。

當李天站出來之後,隊伍里還有幾個人躍躍欲試,但當他們看到隊長那個凶神惡煞的樣子之後,都把自己的腿給收回去了,這件事情並不是開玩笑的,如果要是真的站出去了,對他們來說可能是一個新的開始,但話又說回來了,你覺得隊長那個人能夠輕易放過他們嗎?隊長那個人是一個心胸寬廣的人嗎? 重生之侯府貴妻 他們還有不少的東西在城裡的大樓上呢,如果要是現在他們反叛的話,恐怕隊長全部都會給他們沒收了,不會把一點東西給他們的,對於他們這些人來說,那很有可能就是他們的全部家當,所以這些人沒有辦法跟著李天一塊闖蕩,因為李天是個單身漢,什麼都無所謂,所以李天才敢這麼做。

「你小子到底有沒有想清楚,最好睜開眼睛看看周圍,如果你還明明白周圍是個什麼情況,那我可以給你一定的時間,讓你好好看看周圍的危險,我這個人做人比較仁慈,我會給你一定的機會回來的,當然如果你不願意回來的話,我絕對不會勉強你的,我只是不希望你這麼年輕就死在城外這個地方,看你的樣子也就20多歲,應該還沒有好好的享受生活,雖然在巡邏隊當中也沒有什麼前途,但至少自己還能夠活著,在這個世界上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別說你的什麼義氣之類的,那些東西都是不管用的,如果你還想活下去的話,就老老實實的回到隊伍當中去,我就當你沒有做過這件事情。」

這傢伙嘴上說的十分漂亮,其實內心想的是什麼還不知道呢,早先李天就已經是沒有聽這個傢伙的話,所以這個傢伙肯定要想辦法懲罰李天的,至於怎麼樣懲罰李天,目前還是沒有想清楚的,正是因為這一點這個老傢伙做事情的時候跟別人不一樣,所以這個傢伙表現的十分的仁慈,當然這裡都是一些老人了,如果是一些新人站在這裡的話,他們肯定會被這個傢伙騙過去的,但這些老人絕對不會被騙過去的,當初他們就是相信了這個偽善的面目,現在的結果是什麼呢?整個人都變得一點自由都沒有了。

「很對不起隊長先生,當我剛才踏出這一步的時候,我就已經決定不再為你打工了,你看看周圍這些面黃肌瘦的人,他們真的是想要給你打工嗎?這絕對是不可能的事情,你不要以為這些人現在做這些事情很好,其實他們的內心非常反感,到底是想的什麼事情跟我一點關係都沒有,也正是因為這樣,所以當我做事情的時候,我希望別人不要來干涉我,至於最終的結果是什麼,我這邊連想都不再想了,所以有些時候我希望你能夠明白,當我作出決定的時候,沒有人可以來干涉我,如果你有其他的想法的話,那我們可以在這裡打一場拳頭決定勝負不是你的理念嗎?」

對於這樣的情況,眾人都是沒有想到的,在大家的心裡都認為李天這個傢伙應該是認輸了,怎麼可能公開叫板隊長呢?在他們這支隊伍當中,隊長就是絕對的權威,如果有人敢於叫板隊長的話,那肯定沒什麼好結果的,但李天就這麼做了,而且做的這麼光明正大,如果你有想法的話,大家可以直接衝上來試試,至於到底是個什麼情況,那也跟其他人沒什麼關係,現在的情況大家都已經明白了,李天這個傢伙根本就不害怕,如果有所害怕的話,那也絕不會這樣做事情了,現在的情況大家都非常的清楚,做這件事情的時候李天已經是不準備在這裡呆下去了,人家有了更好的去處。

「既然是這樣的話,那也沒什麼好說的,你想走走就是了,在我這裡有個規矩,如果不聽我的話,離開的話,那必須得留下一條胳膊才行,怎麼說我也收留了你兩天,雖然你並沒有吃我的,但你住的地方是我的地盤,如果我就這麼讓你走了的話,那顯得我這個人實在是太沒有脾氣了,以後要是有所有的人都按照你這個想法來做,那我豈不是要虧死了,那現在你應該明白該怎麼做了吧,那我們就使勁的交涉一番,看看你的胳膊怎麼樣,如果你的胳膊沒這個能耐的話,那我們就好好的試一試,我只要你的一根胳膊我已經非常優待你了。」

這傢伙笑呵呵的說道他自己的一套強盜理論,現在竟然覺得是10分正確,如果連這樣的理論都是10分正確的,那就不知道以後是個什麼情況了,也正是因為這一點李天二話沒說直接就踹出了一腳,隊長的眼中滿是震驚,怎麼可能會有這樣的情況呢?這傢伙不是剛剛從下面過來的嗎?怎麼可能會有那麼強的實力呢,雖然在下面可能是一個修真者,但這裡是野外呀,他的實力應該沒有這麼強,咱應該虐殺他才對,誰知道這樣的情況沒有實現,那一腳準確的踹中了這個傢伙的胸口,這個傢伙使勁的往後倒退了幾步,最終吐血而亡了,誰也沒想到隊長被一招幹掉。

當這個事情發生的時候,所有的人都是目瞪口呆的,怎麼可能會出現這樣的情況呢,在他們的心目當中隊長可是十分強大的,但現在隊長竟然被幹掉了,沒有人相信會有這樣的事情,他們所有的人都在看著李天刺客的李天不,但是他們的兄弟就好像是一個殺神一樣,現在隊長已經被幹掉了,剩下一個副隊長,副隊長這個時候非常明白該怎麼做,趕緊把自己手裡的刀扔在地上,然後跪在李天的面前,這已經是非常明顯了,這表示副隊長已經是臣服了,只要是李天不在找事,那麼以後這隻李天對李天就是老大了,這位隊長那邊沒有人去管它,很快就會有魔獸過來把它給吃了。

老吳大哥那些人也看是個機會,趕緊的就跑過來了,對於他們來說李天現在就是他們的王者,不管李天是一個什麼樣的人,也不管李天以前混的多麼的落魄,現在把他們的隊長幹掉了,按照這個星球上的規矩,李天就必須得是這些人的王者,這些李天弄成是一個什麼樣子,並不在他們的考慮範圍之內,他們只要老老實實的跟著李天就是了,也正是因為這樣這些人都老老實實的在這裡干著,至於最終是一個什麼結果,他們也沒有想過會變成什麼樣子,他們覺得現如今這個情況就非常的好,至於最後會變成什麼樣,他們也沒有去想,那是李天考慮的事情,不是我們考慮的。

「你們這是什麼意思?我先告訴你們,我並沒有想著帶著你們前進的想法,我只是想靠我自己的力量殺出一片天地,你們這些人已經是失去了鬥志,我不可能帶著你們的這位副隊長,以後就是負責人了,你們可以跟這位副隊長合作,至於你們合作到什麼程度,那就不是我一個外人能夠管的了,現在大家都解散了吧,要麼就沿著原來的路回去,要麼就沿著往前的路去做,這是你們應該選擇的,至於我的路就在那邊了,我已經感覺到那邊有一隻魔獸了,所以我必須得過去幹掉他,看看野外的都是什麼樣的層次,跟大家就不在這裡浪費時間了。」

李天說完之後直接就消失在了眾人的面前,這個時候所有的人都傻眼了,因為他們聽到了剛才李天所說的話,這個傢伙竟然是要跟魔獸戰鬥,難道他的腦子裡進水了嗎?那些魔獸是你想戰鬥就能夠戰鬥的嗎?如果你真的想要跟魔獸戰鬥的話,那你的腦袋裡純粹是進水了,可不要以為那些人好對付那些人絕對不是你能夠對付得了的,如果真的要是鬧騰起來的話,那些人的實力是相當強悍的,作業還是老老實實的比較好,至於最終變成一個什麼模樣,要不是我們這些人現在能考慮的,我們能考慮的就是保住性命,在沒有隊長的報告館之下,趕緊的回到城內,這才是應該做的。

對於他們的這個行為李天,其實老早就猜測到了,因為這些人早就沒有鬥志了,如果指望他們能夠有新的步子,那才是一個見鬼的事情呢,看他們現在這個樣子也知道有些事情是沒有辦法讓他們改變的,因為在長遠的生活當中,他們的鬥志都已經被自己磨乾淨了,如果你指望他們來跟你並肩戰鬥的話,那是絕對不可能的事情,昨天大家都在稱兄道弟,今天這些人都不幫助咱們一起去戰鬥,那應該有什麼樣的好結果呢,這一點難道大家都不知道嗎?正是因為這樣的原因這些人連想都不想,還是老老實實的去做就是了,結果方面也是不好說的,所以這些人都得在這裡等著。

對於現在這樣的情況,這也是他們這些人沒有想到的,原本以為他們的隊長變成了另外一個強人,比如李天這個樣子的,那就代表他們以後有好運了,但現在李天根本就不管這個事情,也不管你們這些人,那就是你們自己的事情了,如果你們能夠搞得定的話,那這件事情當然可以過得去,如果你們搞不定的話,那這件事情就不用說了,那你們自己就來解決這件事情吧,至於你們解決到一個什麼程度,那也跟我們這些人完全沒有關係,也正是因為這樣所有的事情就這樣過去了,最終的結果也是你們這些人說了算,到底應該怎麼做,那也跟我們沒有多大的關係,李天反正現在朝著魔獸衝過去了,他要看看這裡的戰鬥力到底有多少。 作為這裡的星球守護者,這個傢伙真的是感覺到有些悲哀,當李天剛剛抵達這裡的時候,這個傢伙並沒有感覺出什麼不對勁的,甚至這個傢伙還想要給李天一些幫助,因為他感覺這就好像一個遊戲一樣,如果自己能夠在這個遊戲當中玩下去,那也是一個非常高興的事情,誰知道李天這個傢伙越做越過分,現在已經是超出了他的控制了,所以這個傢伙急不可耐的出來,想要讓李天離開這個星球,天底下有那麼好的事情嗎?如果你真有這樣的能耐的話,那不管你做什麼事情,上面都是可以允許的,但現在李天都不允許這個事情,而且他也不認為自己能夠打得過李天。

「你當真要跟我對抗嗎?你可要想清楚,我可是這個星球的守護者,我可以在這個星球的任何一個地方出現,如果我要對抗你的家人的話,那恐怕你也不是我的對手,雖然我給你對打的話可能會處於下風,我不知道你是如何修鍊成這個樣子的,但我知道我能夠抓住你的把柄,雖然我犯了你的禁忌,但我做事情你應該明白,我是為了整個星球的平衡,不如我們好好的談談,我必須得給你約法三章,如果你能夠接受的話,那你才能夠繼續在這個星球上待下去,大不了我們拼個魚死網破,你已經涉及到我的核心利益了,所以在這方面我也不能夠容忍這件事情。」

這個傢伙看到李天的一臉決絕,自然也知道現在是個什麼情況,如果現在這個時候跟李天對戰的話,他肯定是沒有什麼勝算的,所以這個傢伙想到了另外的一個方面,那就是跟李天好好的談談,在談論的這個問題上,這傢伙十分的清楚,如果把李天給逼急了的話,恐怕他也是沒什麼好結果的,所以這個傢伙就想著能夠跟李天達成協議,雙方之間只要是有了協議,那麼所有的事情都可以好好的解決,這一點他也是十分清楚的,李天剛才聽到他的話,真想跟這個傢伙打一場,可自己也沒有一招滅掉他的把握,要是滅不掉他的話,家裡的親人可就遭殃了。

「我實話告訴你,你剛才已經犯了我的禁忌了,如果不是因為我的家人還在這個星球上,就憑你剛才所說的話,恐怕我們兩個就沒有辦法談下去,至於最後的結果是什麼,我相信你比我更加的清楚,所以在這件事情上,我們也沒什麼好說的,你說出你的限制條件來,如果我能夠達到的話,那我盡量按照你的條件來,如果不能達到的話,那就按照我的要求來,看我們兩個到底誰能夠玩得過誰,雖然地球是你的大本營,但我也是出生在這個星球上,雖然我也不清楚你是怎麼當上這個守護者的,但我想如果我想的話,恐怕這個售貨者會換成我的。」

李天說這個話的時候,兩隻眼睛都是非常冰冷的,根本就沒有任何的感情,對於現在的李天來說,這個傢伙絕對是犯了自己的禁忌了,如果這個傢伙還想要活下去的話,最好就消失在自己的眼前,可惜這個傢伙並不明白這一點,還有跟李天繼續的商談下去,這傢伙不會放棄自己現在所擁有的一切,完整的掌管一個星球,在地球上,他可以擁有無上的權力,它可以擁有瞬移的能力,但這些能力如果到了其他的地方,恐怕就沒辦法用了,這些東西不可能長在他的身上,李天以前當過主神,當然明白這是怎麼回事兒,肯定是他身上的某個寶貝,但現在李天還沒辦法找得到。

「我所說的第1個條件非常簡單,那就是什麼事情得按照規矩來,你現在已經超出了這些規矩了,比如說你所說的強權商業,這已經是完全不行的了,大半個地球都在你的掌握之下,如果你想要繼續擴張下去的話,這件事情我是絕對不會允許的,你看看你現在把地球搞成了什麼樣子,各大商業組織都被你給打垮了,如果你是用的商業條件把他們打垮的,我絕不會站出來多說一句話的,可現在基本上你的強取豪奪,這樣的事情連你的媳婦都看不下去,你跟我說什麼呢?這一條總能夠答應吧,要不然的話整個商業體系都會崩潰,到最後你的李氏集團也沒有什麼好結果。」

這個傢伙首先說的是這樣的事情,對於這樣的事情,李天當然是非常的清楚的,這件事情他就是一個始作俑者,其實這件事情也不能從他這裡說起,美洲聯盟多少年到底是怎麼起來的呢?還不是靠著這樣的強取豪奪嗎?其實李天在內心當中有一個猜測,美洲聯盟的背後主持人就是眼前這個傢伙,他主導了整個世界的經濟新秩序,但現在自己也在做這個事情了,所以侵害了這個傢伙的利益,這個傢伙就不允許自己做這樣的事情了,這就是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但人家是地球的守護者,做這些事情的時候說的頭頭是道的,你也沒有辦法把人家怎麼樣。

「我原則上同意這一點,只要對方的人不在生意場下面跟我胡來,我就可以遵守這條規則,但如果他們的人先踩過線的話,那就別怪我做這件事情不客氣了,你也知道我這個人的為人,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可要是人家找我的事情的話,那就別怪我做事情很辣了,之前的時候做的事情我也不可能再退回去,我都已經投入了巨大的投資了,我可以給你一個保證,那就是從你找過我之後,一個月之後我絕不會再進行這樣的商業活動,所有的商業活動都會遵循該有的商業規則,至於其他方面的一些事情,我們可以慢慢的進行磋商,包括我手裡掌握著的一些資源,都可以對你和你的手下進行開放。」

李天試探著說道,對於李天的這個態度,這傢伙倒是感覺到有些稀奇了,在他看來,李天這樣的人怎麼可能放棄這種結果呢?如果要是放棄這種結果的話,李天可能會損失慘重的,所以李天肯定會抵抗第1條的,當李天抵抗第1條的時候,後面的那些就不需要說出來了,其實他不希望跟李天進行和解,就算是和解之後,李氏集團現在也足夠龐大了,他把其他的商業組織都給弄出來,那也沒辦法抵抗李氏集團,所以他想要把李天碧梨這裡,讓李天離開這個星球,這才是最為主要的,就算不能這樣的話,那也得讓李天每年離開半個月,在這半個月的時間裡,他得組織一場反擊。

「第1條就可以這樣通過了,現在要說的是第2條,你必須得前往更高一次的空間,當然你也可以不去,但你每年必須得過去半個月,這並不是我規定的,所有的星球都是這樣規定的,其他的星球距離我們大約幾千光年,按照地球現在的科技水準,那是沒有辦法過去的,可並不代表那是不存在的,我沒有辦法去干涉地球現在的情況,但我絕對有辦法來處置你,如果你不服從這條命令的話,那就是違反了守護者的一些法則,到時候該如何處置你,恐怕你會後悔的,每年只有半個月而已,就算其他的集團攻擊李氏集團,相信你也能夠全力的抵擋。」

這個傢伙所說的也是實話,到了李天的這個層次,必須得去更高的空間進行歷練,如果李天不過去的話,那就是對抗整個空間管理層次,到時候對李天來說沒有什麼好事的,對於這一點,李天也是非常同意的,完全可以到外面去看看,但絕對不能夠按照你們說的來,每年出去半個月沒有問題,但這半個月的時間必須得我來規定,不能按照你們的時間表來,如果按照你們的時間表,還不知道你們這些人的心裡到底是安的什麼心呢,如果你們常有歹毒之心的話,對李氏集團來說將是一個非常不好的事情,所以李天會把這個提出來,雙方之間有商有量才行。

「我可以尊重你所說的這個條件,但這半個月的時間必須得我來決定,而且我想地球上不可能只有我一個人,如果你想要對我的集團做什麼事的話,應該會讓我公司的人也跟我一起離開吧,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魔教教主應該是要離開的,廖忠誠馬上要離開,這應該是我們公司的三巨頭,如果全部都離開的話,你就要對我們的公司動手了,我說這個總沒有錯誤吧,所以我還有一個條件,當我離開的時候,他們兩個就不可以離開,包括那些修真界的弟子也不可以離開,如果連這一點你都反對的話,那我就很懷疑你的事情了,大不了我們雙方拼到最後,看看到底是誰更加厲害。」

李天說完之後,這個臉上的表情就是非常的堅硬,如果咱們談不攏的話,那這件事情也就沒有必要談下去了,對面這個白鬍子老頭也陷入了沉思,如果把李天憋得太緊的話,很顯然不符合他現在的一些想法,如果不跟李天逼的話,那恐怕以後李天就有可能有其他的事情,所以這件事情真的不好解決,這個傢伙也得考慮各方面的條件才行,一旦考慮不好的話,對他們這邊也沒有什麼好處,正是因為這樣,這傢伙現在才想著該如何的解決,早些年自己太放鬆了,讓李天發展的如此強悍,所以現在想要遏制的話,那也並不是一個很容易的事情,得慢慢的來規劃這件事情才行。

對於出現的這個結果,所有的人都感覺到沒有什麼好事兒,所以別人也都沒有跟上來,但是他們終於找到了李天的行動,只是在外圍看著,對於這個白鬍子老頭,他們也在所有的伺服器上查找資料,但最終什麼樣的資料都沒有找到,好像這個白鬍子老頭從生下來就沒有資料,這也難怪了,人家是地球的守護者,怎麼可能會讓你們這些人查到資料呢?如果要是讓你們查到資料的話,人家還如何在這個社會上混呢,所以這一點就不用操心了,至於最後的結果是個什麼樣子,也不是你們這些人可以操心的,還是老老實實的比較好,至於最後是個什麼樣子,等老闆的指示。

「你看見了嗎?就算以我這樣的人想要跟你談談,你的人在三分鐘之內就可以找到我,你也把身上的所有東西都丟掉了,這說明了一個什麼問題,說明了你的力量已經失去限制了,如果別人想要跟你談談的話,你知道最後是一個什麼結果嗎?可能別人根本還沒有弄明白是個什麼事情,立刻就被你的人給解決掉了,也正是因為這一點,你必須得離開這半個月,我可以同意你的想法,你可以來安排這個時間,在這半個月的時間裡,如果你做不好準備的話,那我手下的人就要攻城略地了,咱們要在規則範圍內進行競爭,全世界的權力不能夠掌握在你自己一個人的手上。」

白鬍子老頭說的頭頭是道的,其實還就是放不下手裡的權力,對於他的這個說法,李天也沒什麼好說的,既然你都已經決定了,那咱們就在這件事情上見真章就行,至於以後是個什麼樣子,那也不是咱們現在說了算的,李天繼續看向這個老頭子,問問他第3條是什麼?如果第3條不是太過分的話,今天就可以達成協議了,以後有什麼事情的話可以正大光明的去談,不需要到這樣的地方來,現在這一次的跟蹤讓李氏集團找到了自己的問題,但李天不喜歡這種方式,所以得跟這個老頭子說清楚,下一次要是還有這樣的情況,那就別怪咱對您不客氣了。

「第3條,也就是最重要的一條,你絕不可以再收徒弟了,你可以教導你現在的徒弟,但你絕不能夠再收新的徒弟,別以為我沒有看出來,那個姓白的小子進步神速,你讓他壓制住自己的一些修為,但是我能夠感覺得出來,如果他全部釋放出來的話,那絕對又是一名高手,而且這個傢伙以後也得離開地球,如果讓這個傢伙留在地球上,那又是一名跟你差不多的高手,對我的統治威脅太大,我絕不會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所以你從現在開始,你願意去別的地方收徒弟就去別的地方,但是在地球上是絕對不行的,每一個徒弟都有可能影響地球的安穩,我這樣說你能夠明白嗎?」

這一點倒是讓李天感覺到驚訝了,說實在的,他認為自己讓白大少爺壓制修為,可能只有他們石頭兩個知道,但沒想到這個老頭子也是知道的,說來也奇怪了,這個老頭子到底是如何知道的呢?李天現在就是一腦門子的問號,如果這個老頭子能夠告訴自己的話,那這些事情還有的聊,但現在這個老頭子什麼都不說,那這個事情就沒辦法聊下去了,老頭子是地球的守護者,對地球上的東西擁有先天性的感覺,這一點也是李天沒有想到的,這到底是如何做成的呢?說起來也真是讓人感覺到奇怪,莫非老頭子和地球是一體的嗎?可為什麼自己以前的時候就沒有知道過這些秘聞呢?

三條協議基本上都已經談妥了,剩下也就沒什麼事情了,李天看著這個老頭子,活動了一下自己的筋骨,老頭子也明白李天是什麼意思,既然雙方已經達成協議了,說不得要和李天好好的玩玩,但現在這個地方絕對不是動手的地方,兩個人立刻化成了一道白光,周圍的人都看傻眼了,怎麼可能會有這樣的情況呢?這難道就是傳說當中的飛行嗎?可就算是飛行的話,那也沒有可能化成一道白光吧,這實在是太可怕了,因為這一點,下面的人都感覺到不了解自己的老闆了,莫非自己的老闆就不是人類嗎?又或者是仙人什麼的,反正人類解釋不通。

當兩個人再次出現的時候,兩個人都已經到了太平洋上的上空,這裡可以說是無人航行的地方,雖然大海當中有很多的輪船,但是在這個地方,周圍幾百海里內什麼樣的人都沒有,連一條小山板都沒有,也不用害怕別人能夠到這裡來,這兩個人都是計算的非常精確的,所以兩個人在這裡動手的話,根本不會害怕引起什麼樣的不對勁,就算這裡引起了海嘯,幾千公里之後也沒有了,大海的能量是非常驚人的,所以不管你做出什麼樣的動作,大海都能夠把你的能量化為灰燼,這就是整個大自然的力量,如果你不能夠了解這一切的話,只能說你自己不夠資格,跟別人無關。

對於現在的這個局面,雙方也沒什麼好說的,都已經到了這個地方了,如果不對絕一絕的話,恐怕是沒有辦法收手的,其實李天非常清楚,如果單純論個人實力,這個人絕不是自己的對手,對面的老頭更加清楚,但老頭之所以敢跟李天到這個地方,就是因為老頭的身上還有各種各樣的寶貝,這些寶貝就是對戰李天的一個關鍵,如果李天真的想要在老頭的身上取得勝利,恐怕這件事情是沒有辦法做到的,老頭本身都有這些寶貝的加持,所以當李天想要做一些其他事情的時候,老頭肯定會對李天造成威脅的,也就是在那個時候,李天基本上就可以結束這一切了。

在這樣的大海之上,基本上是不會看到其他的飛機的,因為這個地方都已經偏離航線了,所以兩個人如果要動手的話,這個地方就是一個最好的地方,當兩個人看向對方的棋手室的時候,李天就知道今天絕對會是一場惡戰,但李天已經做好準備了,不管這個傢伙有什麼樣的能力,都得讓這個傢伙知道自己的厲害,兩個人忽然就動了李天的速度比對方要快出10倍,這也是李天第1次拿出自己的真正本領,但無奈的是對方有一種法寶立刻就出現在了李天的旁邊,當李天一拳打過去的時候,對方已經是消失了,李天的拳勁滲入海底,一直到了上千米的海底。

這一招也把老頭子給嚇到了,老頭子在別的星球見到過那些所謂的高手,但那些高手跟李天比起來可實在是差的太遠了,如果剛才自己跟李天對上的話,很有可能自己已經化為灰燼了,所以老頭子剩下的招數根本使不出來,就算他打到李天的身上,但李天根本就沒有受傷,雖然他有無數種各種各樣的寶貝,但都是能夠在地球上使用的,這些寶貝也沒辦法把李天怎麼樣,如果他要繼續這樣打下去的話,恐怕現如今的情況堪憂,所以這個老傢伙也十分的會看眼力,趕緊的跟李天喊暫停了,你要是繼續打下去的話,對他沒有任何的好處,所以老傢伙就不跟李天打了。

「我根本就不是你的對手,如果要繼續玩下去的話,今天這把老骨頭可就算完了,看你剛才那個樣子,我就知道我們雙方的差距太大,但你也不要以為我就這樣沒有能力了,在地球這個地方我雖然沒有辦法控制你,但我卻可以控制你手下的那些人,你的家裡人和你的朋友他們都在我的控制之中,剛才我的反應能力你也看到了,如果我要對他們下手的話,恐怕他們那些人都不是我的對手,這一點你比任何人都清楚,我應該沒有說錯這個話吧,如果你能夠明白這一點的話,那以後我們還是好好合作的好,要不然以後的結果你應該明白的,大家都沒有什麼好結果,也都沒有什麼好日子過。」李天也不服。 對於周邊的情況,李天基本上已經是摸索的差不多了,所以現在這個時候,繼續跟著隊伍就沒有意義了,也看清了這些隊長的實質,如果繼續跟著他們混下去的話,那實在是自己的腦子裡有問題,也正是因為這樣,所以現在這個時候就得過得好一點,當所有的事情做得比較好的時候,所有的事情也就就這樣開始了,對於最後是一個什麼樣的結果,目前並沒有人感覺的出來,所以現在做的都是非常正確的,也正是因為這樣,該做的事情都得達到頂峰才行,所以李天在尋找著自己的獵物,看看自己的獵物最終到底是個什麼樣子的。

對於李天現在的想法,那些人都是不知道的,現在他們就希望能夠趕緊回去,如果能夠用最快的速度回去,那他們肯定會非常願意的,也正是因為這一點,當他們做這些事情的時候,他們都在周圍使勁的觀察著,看看有沒有敵人衝過來,如果有敵人衝過來的話,那剩下的事情就比較好做了,當他們看不到敵人的時候,這些事情也就沒辦法解決,正是因為這樣,所以在做某些事情的時候,就得把這些事情完善好了才行,如果沒有完善好的話,那恐怕自己會發生很大的衝突的,也正是因為這一點,所以他們不敢在這裡繼續觀戰了,他們要好好的去看一個結果。

對於他們的這個行為,李天也並沒有說什麼,畢竟現在大家已經是兩條路上的人了,原本李天準備帶著他們的,但這些人的短期已經沒有了,那也就沒有必要帶著他們了,利於這樣的結果,也是他們這些人自找的,如果他們能夠有一些拼勁的話,肯定就不會是現在的這個樣子,對於這樣的情況,所有的人都已經是預料到了,如果沒有人預料到這樣的情況,那就是你們的腦子有問題了,現在的情況已經十分明了了,所以在做這些事情的時候,大家都非常清楚,該做事情的時候就不能夠歇著,必須得把這些事情全部做完才行。

李天往城外大約走了有1公里,在這個位置,那可是十分的不安全的,沒有人會願意到這個地方來,對於這些人來說,如果要是走到這裡的話,他們可能會丟掉自己的性命的,也正是因為這一點,這些人都會在這個地方立刻回去,因為他們十分明白,在這裡要是出了事情的話,那後面的事情就沒辦法了,所以很多事情都是相應的,如果要想在這裡出頭的話,那也不是那麼容易的一件事情,所以必須得從頭再來才行,如果你沒有這個能耐的話,那就不要在這裡談這件事情,做好你自己的事情,這就是鮮汝軍應該做的,至於別人挑戰什麼樣的人,那都是別人的事情,跟你沒有關係。

李天看到的第1隻怪獸就是巨型螞蟻,這已經不能夠稱之為螞蟻了,這樣的東西身高將近兩米,整個體積就好像是一輛坦克一樣,如果這也能算是螞蟻的話,那這個星球上的生物實在是太奇葩了,當出現了這個東西之後,周圍的人就開始四散而逃了,這些人非常明白這東西的攻擊力,如果被這樣的東西給粘上的話,恐怕是沒有什麼好結果的,這也是周圍出現的最多的魔獸了,李天看了一下這東西的戰鬥力,其實並沒有多少,當李天騰空而起的時候,那也就代表著這個傢伙要死在這裡了,一長就披在這個傢伙的腦袋上,這傢伙根本沒有任何的堅持時間。

之所以會出現這樣的事情,對於所有的人來說,這種事情並沒有讓人太難以相信,因為李天的實力在這裡擺著呢,當他想要幹掉這隻螞蟻的時候,那就沒有人能夠能管得了,也正是因為這樣的原因,在所有人的注視之下,李天一下就解決了這個東西,所有的人都吃驚了,包括其他巡邏隊的隊長,那些隊長也沒有這麼強的戰鬥力,我們人類當中什麼時候出現了這樣的一個強者,就算是出現了這樣的強者,那也不可能這麼長時間沒有被發現,如果是從下面上來的,那這個人實在是太可怕了,能在物質世界當中修鍊成這個樣子,這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人類呢?它到底是如何修鍊的呢?

到了這個時候,李天也算是明白了,就算是原來地球的那個守護者,當他來到這個見面之後,他也不可能有多麼強的戰鬥力,之所以在地球上有那麼強的戰鬥力,純粹是因為那個傢伙身上有法寶的原因,當那個傢伙的身上沒有那麼多的法寶的時候,恐怕也就沒有辦法做這件事情了,正是因為這樣,當出現了這些東西的時候,李天就老老實實的在這裡看著了,剩下的這些東西就跟李天沒關係了,雖然引出了好幾隻螞蟻,但剩下的這些人應該能夠解決得了,李天現在要去探尋更加厲害的魔獸了,這才是李天此刻的任務,而不是立刻在這裡耽誤時間。

對於遠處出現的那些凶獸,這些人實在是不知道該說什麼了,他們從來都沒有面臨過那麼多的凶獸,如果讓他們做一個選擇的話,他們絕對不會選擇這些的,他們肯定會從其他的地方逃跑,但現在出現的這些螞蟻實在是太多了,封住了他們所有想要退卻的路線,如果要是想要從這裡離開的話,恐怕並沒有那麼簡單,所以他們必須得在這裡戰鬥才行,至於戰鬥成一個什麼樣的結果,那就不是他們這些人想的了,當他們想要戰鬥的時候,這就是他們應該做的,當他們不想戰鬥的時候,這些事情也就沒辦法解決了,正是因為這一點,該做什麼事情看自己的臉就可以了,結果可想而知。

當出現這樣的結果的時候,李天也不知道該如何描述這件事情,畢竟這件事情對於李天來說實在是一個非常簡單的事情,如果連這個也不能夠過關的話,那真不知道以後會是一個什麼樣的結果,也正是因為這一點,當出現這些結果的時候,李天都會表現的異常興奮,有的時候自己還會非常的舒爽,對於這樣的結果,李天也不知道該說什麼了,反正這所有的一切都是這樣造成的,如果要是能這樣完結的話,那也是相當不錯的,但是有些事情畢竟不是自己能夠決定的,所以在做這些事情的時候,最好還是老老實實的,要不然沒什麼好結果的。

對於這個地方,李天基本上也了解了,並不是自己想象的那樣,如果要想在這個地方混出一片天地,恐怕也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如果能把這些事情都搞定的話,現在也不是一個好的結果了,正是因為這一點,當出現這些事情的時候,所有的事情都得好好的做才行,如果沒辦法做好的話,那以後的結果就不知道該如何的說了,當這些事情全部發生的時候,最終咱們在做這些事情的時候都得老老實實的才行,如果要是發生一些不好的事情,那最終的結果可就可想而知了,當我們做這些事情的時候,最終他沒有什麼好結果的,就這樣的想法來看,我們就應該結束這一切。

「你果然是一個厲害的人,當初看到你的時候,就覺得你這個人非常厲害,只是沒有想到你能夠強悍到這一點,既然是這樣的話,你何不在這裡建立一方基業呢?在城市當中又有什麼用呢?城市當中已經是有了他們自己的固定範圍了,如果你想要到城市當中去的話,恐怕要跟那些大家族碰撞的,那些人都已經是多年的老手了,絕不可能把這一切讓給你的,所以如果你想好好的過日子的話,恐怕還得在這個地方才行,這裡才是你發展的一個基礎,這裡有廣闊的空間,不管你做什麼樣的事情,都沒有人會在這個地方扯你的後腿的,你可以做你喜歡的一切事情,我可以給你提供人口。」

就在這個時候,李天的旁邊竟然有人說話,要知道這是在野外,沒有多少人會到這個地方來的,原來說話的人就是當初的副隊長,副隊長那個傢伙並沒有跟隨其他的人逃跑,反而是尾隨著李天來,到了這個地方,副隊長的意思也非常的明確,那就是想要跟李天建立一個聯繫的基礎,至於最後雙方要做什麼事情,這個副隊長現在也沒有想清楚,所以當副隊長說這個事情的時候,其他的人也沒有說什麼,就看你自己想要怎麼做了,如果你能夠好好的做這件事情,那以後的情況也是你自己的,如果你沒辦法好好的做這個事情,那有些事情也是純粹你負責,負責成什麼程度咱們也不管。

這個副隊長其實也是看到了機會,並不想就此錯失這個機會,對於這個副隊長來說,現在的機會的確是非常難得,如果能從中得到機會的話,副隊長絕對會願意繼續發展下去,現在的副隊長非常喜歡這樣的事,原來的隊長已經被幹掉了,如果能夠現在好好的推上去的話,對自己來說將是一個非常有用的事情,當然了,這個事情也不見得就現在可以,至於最終是一個什麼樣的結果,當然也得看你能不能夠撐得起來,如果你沒有那個能耐的話,在這方面就絕不可能有用的,所以有些事情也得好好的做才行,做不好的時候就讓你自己吃個大虧。

李天有些不可思議的看了看這個傢伙,對於這個傢伙的所作所為,李天其實已經非常清楚了,跟其他的人比起來,這個傢伙可能是最差的一個了,跟這樣的人在一塊,那也就沒什麼好的了,有的時候對於這樣的情況,那也真是沒什麼好說的,當你做出這些事情的時候,那也是你自己的事情,跟其他的人沒有什麼關係,你想要利用咱的影響力,那當然是不可能的事情,如果要是不好好的做這件事情,那以後就沒有什麼好結果了,所以現在真沒什麼好說的,當你做完成了這些事情之後,再來對這些發表評論吧,至於其他的事情,並沒有人想關心這一些。

面對這位副隊長的要求,李天不知道該說什麼好,對於這個副隊長異想天開的想法,李天也只能是說這個傢伙實在是太有腦子了,現在這種情況能夠跟你合作嗎?如果跟你合作的話,那接下來的事情都不知道該如何操作,每當出現這種事情的時候,李天都會發出一聲冷笑,但是這位副隊長完全沒看出來,還以為李天真的要跟他合作呢,在這件事情上,這位副隊長實在是太不明白事理了,當出現這些事情的時候,剩下的事情也就沒必要這麼說了,所以現在這個情況大家十分明白,該怎麼樣做這件事情,李天已經非常清楚了,連說都沒有說一聲,李天直接從這裡離開了,讓這傢伙自己在這裡吧。

lixiangguo

她這話一出,激起了許多人心中的熱血,那些個人,竟是不由自主地道:「花大人英明!」

Previous article

葉簡汐哭笑不得,擦去她臉上的淚水說:「蓁蓁,那不是你,是菁菁。媽媽當初懷了兩個一模一樣的小寶寶,其中一個是你,一個是菁菁。不過菁菁很小的時候,被一個叔叔帶去治病了,現在才回家。」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