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看著如此多的靈獸,俞東來等人的臉色都是不禁的一變,這些靈獸修為雖然不算高,都在凝海境左右,但是對付起來,則也是很頭疼的。

況且,這裡還有著一頭達到了極境修為的靈獸,這樣真是交戰起來真是十死無生。

「蘇醒哥,現在我們該怎麼辦?」俞東來悄聲問道。

「待會你們就去對付那些靈獸,這異蛇則由我來對付。」蘇醒淡淡的說道。

「嗯。」俞東來等人倒是沒有再說些什麼,畢竟他們見過蘇醒那不能與常人所比擬的戰力,可是田忠他們畢竟沒有見過蘇醒那非人的戰力,都是一臉的擔憂之色,唯恐蘇醒無法抵擋。

嘶嘶~

原本異蛇再次吐了吐猩紅的蛇信,大嘴一張,巨首一揚,一灘黑色液體便是隨口噴了出來,目標正是蘇醒。

蘇醒想也不想,便是身體一動,躲過了液體的攻擊,液體隨之落在了地上。

嗤嗤!

呲啦聲隨之響起,只見的那被黑色液體所覆蓋的地方,竟是直接被腐蝕出了一個大洞,有著青煙從洞中冒出,散發著一股特有的腐臭之味。

「嘶。」饒是蘇醒也是微微吸了口涼氣,沒想這毒液竟然如此惡毒,竟可以腐蝕一切。

「蘇醒哥,小心。」俞東來見此忙是提醒道,他們也沒想到這異蛇居然會有如此毒性。

「我沒事,放心吧,你們要小心應付那些靈獸,雖然戰力並不高,可是都是帶著毒。」蘇醒扭頭淡淡的說了一句。

「嗯。」

異蛇巨首一擺,便是向著蘇醒狠狠的咬來,那速度說是遲,那是快,轉眼間便是來到了蘇醒的面前,看著來向著襲來的大嘴,惡臭隨之襲來,森白的獠牙,猶如是一把把鋒利的長刀,絕對可以將人切割成無數塊。

蘇醒運用幽靈疾步,只是輕輕的一動,便是躲開了這致命的一擊。

嘶~

異蛇見自己的致命一擊居然如此輕易的被蘇醒躲避,瞳孔中露出了不甘之色,

嘩啦!

異蛇身軀一擺,地面開始劇烈的震動,潭水也開始劇烈的翻滾不止,好似有著什麼東西要從潭水裡出來一般。

潭水開始由幽綠色變成黃褐色,而且渾濁不堪,有著一個尖尖的物體冒出水面。

直到這物體完全的冒出水面后,蘇醒才是看清楚此物,這是一根褐色的巨木,足足有著幾十丈之高,幾個人都抱不過來,這巨木的表面光禿禿的,沒有一點的分叉,完全就是一根木柱。

而這異蛇便是盤在這根木柱上,蘇醒也知道了,這深潭為何何可以容納下,異蛇這龐大的身軀。

然而,蘇醒也知道,這異蛇已經是要動真格的了,心中自然不敢託大,暗中運轉原訣,原力在手中凝聚,以備異蛇的突然襲擊。

果然,在異蛇完全的暴露在自己的身形后,突然的發難,血盆大口一張,十幾道黑色水箭噴發而出。

咻!咻!咻!

黑色水箭在空中劃過,發出陣陣的音爆,那力道絕對不亞於普通的鐵箭,甚至更勝一籌。

想想也是,這水的速度一旦是達到了所謂的極致,可以在瞬息之間,擊破山石鐵木,縱然不是無堅不摧,那也相差無幾。

而這異蛇所吐露的水箭,縱然還沒有達到那般擊破山石鐵木的程度,可是以極境的戰力,也是不會差到哪裡去,而且這水箭是以毒液凝聚而成的,這劇毒之力,在之前他也見過,絕對不能小視。

蘇醒即可運轉體內原力,只見得血色原力,在手中凝聚,最後形成一個原力之盾。

砰!砰!砰!

黑色水箭擊打在那血色原力盾牌上,發出金鐵交擊般的清脆響聲。

水箭的力道之大,竟是使得他的手臂,都是感覺到微微的發麻,再看看那原力之盾,雖然是阻擋住了那十幾道黑色水箭,可是盾牌表面也是被劇毒,腐蝕出了一個又一個的坑洞。

「你就這一點能耐嗎?」蘇醒散去原力盾牌,面帶嘲諷。

「嘶~」

異蛇雖然不會開口說話,但是也已經誕生了靈智,依然是知道蘇醒話語中的意思,即使不知道,也可以從其面色中看出一些端倪。

感覺到自己被人嘲諷,當即怒吼一聲,其尾巴便是自動脫離木柱,猶如一根擎天巨鞭,帶著滾滾的氣勢,狠狠的甩向蘇醒。

感受著這飛來的厚重氣勢,然而,蘇醒並沒有去運用凡鼎之體,而是運轉破山拳勁,一股沉重而又鋒芒的奇怪氣息,自蘇醒體內散發而出。

嘭!

巨大的蛇尾與蘇醒的那完全不成比例的拳頭,狠狠的撞擊在了一起,發出如悶雷一般的巨響聲。

蘇醒只是感覺到自己的拳頭好似對上了一堵金石,接著一股強勁的氣流,讓其不受控制的向著後方倒飛出去。

喀嚓!

蘇醒的身形撞到一棵百年巨木上,那一棵兩人合抱過來的巨木,竟是承受不住這力道,生生斷成兩截。

「噗嗤!」跌倒在地的蘇醒,只是臉色微微蒼白,一口逆血噴出。

這一擊到是沒能讓他受到什麼重傷,只是體內的氣血微微翻滾,這當然是益於他修鍊過凡鼎之體,不然換做是別人的話,恐怕是不死也得重傷。

異蛇見到雖然已經被自己的尾巴所傷,可是卻是沒有一點的喜悅,當看到蘇醒還是在活蹦亂跳時,更是發出「嘶嘶」的叫聲。

它的下屬靈獸聽到這聲音之後,竟是對著俞東來等人,群起而攻之。

看來異蛇打算先將俞東來等人先盡數消滅掉,而後再來解決自己,畢竟蘇醒是一個大麻煩。

當然,俞東來他們也不是吃素的,當即全力反攻。

「喝。」俞東來大喝一聲,而後全身有著黑光閃爍,之後身體便是化為了黑鐵之色,在雙掌摩擦時,竟是發出了金鐵之聲,還伴隨著火花。

這正是俞東來在天庸城中購買的「鋼鐵之體」,只是沒有想到的是,他居然已經是修鍊成功,只是不知道在什麼時候修鍊的罷了。

只消一拳,便是輕易的洞穿了一頭靈獸的身體,便是隨意將那屍體丟開,便是舉拳向著另一頭靈獸轟去。

蘇震,蘇眉兒,苓兒等十八人,也是齊齊運用原訣,與自身周圍的靈獸,展開廝殺。

「好了,打了這麼久,我也累了,該結束了。」蘇醒喃喃自語。

接著,雙手一變,蘇醒的身體開始發生變化,如銅錢大小的菱形血色鱗片瞬間包裹住了其整個身體,猙獰的骨刺,從各個關節中長出,一對血色的蝠翼從背後張開,一頭的銀髮也化為了血絲,整個人散發著無盡的殺戮戾氣,宛如從地獄中走出來的…殺戮修羅。

蘇醒的變化,使得眾人都是微微停下了手中的戰鬥,側目望來,俞東來等人還敢說,他們之前都經歷過,而剩餘的人則是第一次見到這個心態的蘇醒,心中難免會出現驚駭。

不過還未等他們再次變換思想,便是已經在一次與諸多靈獸,交戰在一起。

嘶嘶~

異蛇心中雖然感到不安,可是依舊是對著蘇醒發起了進攻,血盆大口張開,並狠狠的咬向蘇醒。

這一次,蘇醒沒有躲避,而是站在那裡,任由異蛇來撕咬自己。

咔嚓!

斷裂聲響起,異蛇的獠牙,直接是被蘇醒的凡鼎之體,給生生崩斷。

嘶嘶~

獠牙斷裂的疼痛,使得異蛇痛苦的嘶吼,瞳孔被猩紅色的光芒所替代,這是靈獸進入狂化狀態的表現。

所謂靈獸「狂化」的意思,就是靈獸在鄰近滅亡時,激發並燃燒自身的精血,使其進入一個無敵的狀態,不過待到「狂化」結束后,靈獸本身也會留下,難以癒合的後遺症,這也正是,靈獸只會在萬不得已之時才會激發的原因。

本部小說來自看書蛧

… 這「狂化」與人類世界中的激發潛力,燃燒血脈等,有著異曲同工之妙。

不得不說,這靈獸一旦進入了這「狂化」狀態,與之前比較起來,無論是力量還是速度,真的是有著天差地別。

嘭!

巨尾如擎天之鞭一般,掃向蘇醒,蘇醒背後的蝠翼,輕輕一震,便是從地上升起,而巨尾依舊橫掃而過,所到之處,巨木如木棒一般脆弱,一根接著一根的碎裂,木屑漫天飛揚,最後竟然是掃除了一片小空地。

這異蛇一旦進入了「狂化」,簡直就變成了一台殺戮機器,無休止,而不知道痛。

異蛇一擊未果,再一次揮動尾巴,狠狠砸向半空中的蘇醒

可是,蘇醒在施展了凡鼎之體后,身體強度同樣是,達到了一個非人的高度。

蘇醒右拳頭握緊,狠狠的對著那,劈頭而來的巨尾,一拳轟出,這一拳蘇醒沒有動用體內的原力,只是依靠著肉身之力。

嘭!

拳與尾相撞在一起,悶響聲響起,蘇醒感覺到,這異蛇的力量此之前還要強上幾倍。

不過,他蘇醒的拳頭也不是那麼好挨的,異蛇尾部被其轟擊到的地方,堅硬似鐵的鱗片直接是被蘇醒的拳頭轟碎四濺,殘碎的肉與血在橫飛,露出了其中的森白骨頭。

嘶嘶~

異蛇怒吼一聲,直接是身體一卷,便是將蘇醒給緊緊纏繞了起來,使其動彈不得,而後大嘴一張,便是將蘇醒整個給吞了下去。

沒錯,之前這異蛇咬過蘇醒,可惜被硬生生的崩壞了自己的獠牙,他可不想再一次重蹈覆轍。

「蘇醒哥!」

「蘇醒少爺!」

「醒哥哥!」

「蘇醒表弟!」

眾人見到蘇醒被異蛇給吞進腹中,頓時臉色齊齊一變,雖然不知道蘇醒為何會被如此輕易的打敗,現在最重要的事情,便是救出蘇醒。

眾人擺脫掉眾靈獸的重重阻撓,將異蛇圍了起來。

「臭長蟲,把我蘇醒哥給吐出來。」俞東來暴喝一聲,便是沖向異蛇。

異蛇只是一甩巨尾,俞東來便是被狠狠的砸了出去。

俞東來倒飛出去,撞到岩石上,一口逆血噴了出來,暫時失去了戰鬥的能力。

「一起上。」蘇震輕喝一聲,便是催動原力。

「好。」

其他人也是催動原力,施展原訣,與異蛇周旋,可是無一不被異蛇給阻擋了下來。

巨尾再次一掃之下,蘇震等人,便是被掃中,忍不住一口逆血噴出,倒地不起。

異蛇看著倒地不起的俞東來等人,那陰冷的目光中,帶著人性化的不屑之色。

之前,它只是忌憚蘇醒,而現在那蘇醒已經被自己給吞了,而解決掉這幾個,那還不是分分鐘鐘的事情。

異蛇已經是玩弄夠了,正想著要挨個吞掉俞東來等人時,突然身體不由自主的顫動起來,而後便是在地上翻滾不停。

眾人望著這一幕也是心中詫異,當他們將目光轉移到異蛇的肚子時,也是一愣神。

此時,異蛇的肚子高高的隆起,而且還在不停的翻湧,好似有著什麼東西,要從其腹中鑽出來一般。

「是蘇醒哥,他沒有死,他還活著。」俞東來突然是出聲說道。

這異蛇之前也就是只吞下了蘇醒,而此時異蛇的肚子發生變異,那解釋只有一個,那就是蘇醒還活著。

那異蛇的腹部已經是膨脹到了極點,正中央有著一個小小的尖頂,如一把撐開來的油紙傘一般,在撐開與收攏中,不斷的變換著。

啵!

輕微的響聲響起,異蛇的肚皮破了一個小洞,一雙泛著猩紅的雙手從中伸了出來,這手表面布滿了鱗片,長長的指甲,關節上還有著細小的骨刺。

這正是蘇醒變身後的手臂!

緊接著,便是頭部,再是身體,最後是腿,一個沾染著血跡的人影,便是活生生地出現在眾人的眼前。

這人影不似人,猶如一尊從地獄中,走出來的殺伐修羅,全身散發著殺戮與戾氣。

這人影,也正是蘇醒!

只見得他,幾乎是在那麼一瞬間,身上的鱗片,骨刺,一頭的血發還有著雙翼,全部都是消失,露出了以前的身形。

異蛇已經是,無力的低下了頭,整個身體躺在地上抽搐著,微微捲曲在一起,猶如一根活著的麻花,看這模樣是距離死亡不遠了。

蘇醒取出青蛇匕,毫不客氣的將匕首插進異蛇的腦袋中,而後輕輕一劃。

對於俞東來等人來說,那堅硬無比的頭顱,此刻便是猶如豆腐一般,被輕易刨開,頓時大量的紅白之物流了出來。

蘇醒用匕首,攪動著那一灘紅白之物,一枚拳頭大小的圓珠形靈晶,從中滾了出來,這正是異蛇的靈核。

蘇醒拿著異蛇的靈核,胸口處突然是傳來了一陣顫動,蘇醒將異蛇的靈核放入儲物袋中,在從懷中掏出一物。

這正是青石令牌,不過此時卻是散發著青色的光芒,好似被什麼激發了一般,而不像是平常斬殺的低級靈獸時,只是隨意的閃一下,便是消失了。

「這應該是斬殺極境靈獸,所造成的異像吧。」蘇醒想了一下,便是將令牌收了起來。

「果然,斬殺這高級靈獸,才是獲得分值的最快捷徑。」

突然,蘇醒的臉色一變,因為有著一股細微的吸力,從那體內,準確的來說,是體內的血神空間中傳出。

卻見的異蛇的身上,有著幽綠色的靈光散出,最後在蛇頭上形成了一條迷你小蛇,而外形也正是這死去的異蛇。

這條迷你的靈光異蛇剛一出現,血神空間的吸力便是增加了幾分,這一次,蘇醒感覺得到這吸力中還夾雜著另一股情緒,那是…渴望。

就像是酒徒見到了美酒,色徒見到了絕世美女,將要病死之人,見到了醫仙,都是發自內心的渴望。

lixiangguo

聽了董參謀的話,周清眼眸一閃,而後問道:「董參謀,你是要親自上陣?這會不會太危險了?」

Previous article

「不要用手直接碰觸時光之砂,否則會引出其中的時光之力。用法力包裹,將它收入在玉盒中,外面布下封鎮禁制,以免時光之砂受外力影響造成力量流逝。」泉的意識波動傳來,平靜中隱隱有著一絲激動。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