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看著天空中那不斷波動的鬥氣光幕,數十個大斗師之境修鍊者飛快的沖了上來,打出一道道鬥氣,那些鬥氣在空中不斷的融合,匯聚,最終形成一個巨大的光幕,將玄石緊緊的圍在其中,而數十個大斗師之境修鍊者依舊瘋狂的輸送著鬥氣。

雖然玄石如今也算是斗靈之境修鍊者但是和元龍還有五劍客相必相差太多了。如果玄石出現什麼意外,那麼就是他們的失職。

炎辰冷冷的看著元龍,對於他打出的那強大的鬥氣光幕,炎辰絲毫沒有在意,如果她想要擊散,隨時都可以,但是想要做到既不讓玄石發現,還要將元龍擊殺,這就有一定的難度了。

突然,一個念頭出現在炎辰的腦海中。

右腳之下的三顆星斗同時發出璀璨的光芒,頓時,炎辰高高躍起,強大的星斗之力帶著炎辰躍起十幾丈,那璀璨的額光芒將這個天空照亮,尤其的刺眼。

縱然是斗靈之境修鍊者都無法睜開雙眼,而炎辰的身影沖向的位置正好是元龍所在的位置。

就在眾人閉眼的瞬間,炎辰飛快的揮動手中的闊劍,一道強大的死亡之氣瞬間將元龍籠罩。

那漫天的鬥氣光幕僅僅片刻便消散不見,炎辰的強大早已經超出了他們的想象。

「轟「漫天的鬥氣光幕就在片刻爆發,強大的鬥氣到處肆虐著,不過這其中並不包括炎辰,此時的炎辰正在控制著拿到強大的死亡之氣吞噬者元龍。

「啊啊啊「一聲聲慘叫聲從元龍的口中發出,無盡的死亡之氣瞬間吞掉了元龍一條手臂的生命之力,而隨後僅僅片刻,上半身的生命之力消散不見,當星斗之力打出的燦爛光芒消失的瞬間,元龍的身體完全的乾癟了,只留下一道軀殼,砰的一聲墜落在地,摔得四分五裂。

而炎辰的身體更是不斷的噴出鮮血,身上更是出現了無盡的傷痕。

「砰「炎辰同樣狠狠的摔在了地上,不過他的傷痕可是他自己做出來的。

「元龍,你終於自食苦果了,被強大的鬥氣反噬的下場很好吧。「炎辰沉聲的說道,這令眾人瞬間醒悟,原來元龍之所以如此模樣是因為強行使用了強大的功法,最終被功法反噬。

雖然很多人心中仍然有所懷疑,不過看到炎辰全身是血的傷口,便也不再言語,畢竟這一切都是炎辰的功勞,如果不是炎辰,元龍的那道功法恐怕會將這裡完全摧毀。

玄石緩緩的點了點頭。

「不錯。」

這就是玄石,就算心中對炎辰欣賞有加,卻也不會從言語中表達出來。

炎辰心中冷笑:「蠢貨,如果不做的悲慘一點你怎麼會相信我呢?「

其他的三個修鍊者可就沒有炎辰這麼好運了,雖然都是斗靈之境修鍊者,到那時三兄弟著實強大,他們都是斗靈之境修鍊者中的佼佼者,那強大的鬥氣一招接著一招的轟出,而那強大的魔咒更是層出不窮。

冷眼的看著天空中激烈戰鬥的六個人,炎辰無奈的嘆了一口氣,真是麻煩,這麼久了還沒有解決這三兄弟,如果自己早就結束戰鬥了,當然了,前提是允許自己使用全部的修為。

不過現在自己還是需要出手幫忙一番,否則真不知道這三個修鍊者將要拖到什麼時候。

強忍著身體的疼痛,炎辰一躍而起。

「噗」一口鮮血從他的口中吐出,一道寒冷的劍芒瞬間劃過長空,猛地擊在了老三的肩膀上。

「啊」老三被這突如其來的一劍猛地刺穿了老三的肩膀,一道血箭噴出,老三的那條右肩被炎辰生生的斬了下來。

「砰」炎辰的身體再次轟然摔在了地上,口中再次突出了一口鮮血。

「趕快取靈丹。「玄石終於動容了,炎辰今天的表現令他大家讚賞,如此侍衛他前所未見,而且這樣的忠誠更是令他心中充滿了喜悅。

秦月飛快的前往葯庫,數種靈丹妙藥放在了炎辰的手中。

炎辰微微一笑:「多謝宗主大人,為宗主大人鞠躬盡瘁,死而後已。「炎辰虛弱的說道。

玄石再次動容,如此侍衛深的他滿意。

「將這三個叛徒給我格殺勿論。「突然玄石對著空中仍舊大戰的眾人怒聲吼道。

聽到玄石的命令,眾人紛紛衝上天空,數十個大斗師之境修鍊者再加上三個斗靈之境修鍊者緊緊的將三兄弟包圍在中間。

「轟隆隆「強大的鬥氣瘋狂的涌動著,無盡的鋒芒全部沖向了三兄弟。

縱然他們在斗靈之境修鍊者中是佼佼者,但是遭遇如此強大的包圍,他們同樣雙拳難敵四手。

「唰「一道刀芒狠狠的穿透了一個大斗師之境修鍊者的胸膛,但是,老三卻被一個斗靈之境修鍊者狠狠的在腰間穿出一個血洞。

鮮血順著老三的腰間不斷的流淌,天空中傳出陣陣刺鼻的血腥味。

「啊「老大仰天長嘯,強大的鬥氣更是瞬間衝出體內,瘋狂的沖向身前的大斗師之境修鍊者。但是無論他如何努力,都無濟於事了。老三的身體飛快的向下墜落,隨後趕來的大斗師之境修鍊者不斷的打出一道道強大的刀芒瞬間將老三的身體轟的支離破碎。

「老三「老大和老二發出陣陣怒吼聲,手中的鬥氣揮舞的更加的猛烈了。

天空中,鬥氣劇烈的波動,這是一場慘烈的戰鬥,更是一場血腥的戰鬥,沒有人在這一刻手下留情,沒有人再有同情之心,沒有人再有惻隱之意,每個人都在生死相向,在這樣的情況下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所有人都動用了最強大的功法。


三個斗靈之境修鍊者瘋狂的舞動著手中的兵刃,數十個大斗師之境的修鍊者更是打出一道道強大的死亡之光,那無數根散發著凜冽寒氣的刀芒不斷的在空中舞動。

一條條火蛇怒吼,一陣陣鬥氣光幕波動,整片天空成為了鬥氣的天堂。劇烈的碰撞一浪高過一浪!

!! 五劍客中的老大和老二被眾多修鍊者圍在了半空之中,一道道強大的功法瘋狂的向兩兄弟涌動而去。

火蛇狂舞,刀芒顫抖。狂風怒吼,氣浪翻騰。

整個天空頓時成為了鬥氣的海洋。

老大和老二劇烈的反抗者,一陣鬥氣急劇的波動著,隨後瘋狂的向著這裡聚集,但是或許炎辰不知道該如何對付這些鬥氣,但是並不帶表這些斗靈之境修鍊者無法對抗。

只見那三個斗靈之境修鍊者飛快的走到了一起,隨後那三個手中在空中緊緊的吸引在了一起。

就在他們相互碰撞的一瞬間,一道無與倫比的強大鬥氣猛烈的爆發出來。

炎辰雙眼緊緊的盯著空中的三個斗靈之境修鍊者,那強大的鬥氣令他感到有些震撼,雖然這種力量的攻擊對於如今的他而言並沒有任何威脅,不過三個斗靈之境修鍊者能夠擁有如此秘密武器令他有些好奇。

此時,那道強大的鬥氣已經飛快的轟向了老大和老二,劇烈的鬥氣波動不斷的涌動著,那劇烈的鬥氣波動令老大和老二全身顫抖。

「大哥,看來今天我們兄弟要一起走黃泉路了。」老二滿臉猙獰,看著老大沉聲說道。


「哼,就憑他們?就算死我也要拉他們做墊背。」老大手中的鬥氣猛然揮動,一道更加強大的刀芒在他的頭頂飛快的形成,僅僅片刻,那根刀芒便帶著尖銳的呼嘯聲刺了出去。

「唰」尖銳的呼嘯聲不絕於耳,那陣陣的寒氣更是令周圍的大斗師之境修鍊者不斷的顫抖,甚至一名修鍊者更是顫抖著身軀,手中的鬥氣瞬間脫落。


「轟「一聲強大的爆炸聲瞬間響起,老大打出的那根冰刺竟然生猛的刺穿了那層層鬥氣,就在那層層鬥氣中開闢了一條孔道,一條收割人命的孔道。

「噗「那鋒利的冰刺瞬間沒入了那個大斗師之境修鍊者的胸膛。

一道血箭噴出,三丈之外,血箭落地,在這道冰刺的轟擊下,這個大斗師之境修鍊者的身體頓時被冰凍的四分五裂,屍塊落地,在沾滿鮮血的大地上,尤其的刺眼。

玄魔宗的三個斗靈之境修鍊者憤怒了,在他們的眼前,竟然有人被殺,這對他們而言是極大的侮辱。

三根手中再次發出耀眼的光芒,漫天鬥氣瘋狂的涌動著,天空中逐漸暗淡了下來,隨著三個斗靈之境修鍊者口中心法的完成,那漫天的鬥氣最後竟然形成了一個巨大的鬥氣光幕,淡藍色的流光不斷的在流淌,一層層水紋在波動,天空中不斷的閃爍著光芒,在白與黑之間,無盡的鬥氣徹底的瘋狂了。

「殺「三個斗靈之境修鍊者齊聲怒吼,那漫天的鬥氣光幕最終形成一個巨大的包圍圈飛快的向著老大和老二包圍而去。

「啊「見到三個斗靈之境修鍊者動了真怒,老二再也無法保持平靜了,手中的鬥氣頓時閃爍出一道華光。

在手中的尖端,一顆攝人心魂的光球飛快的旋轉,隨著光球的旋轉,無盡的鬥氣在波動,在白與黑的世界中,頓時一顆耀眼的光芒散滿整個空間。

「殺「老二一聲怒吼,那帶著耀眼光球的手中頓時揮動而出。

「砰「一聲巨響,耀眼的光球猛烈的撞擊在鬥氣光幕之上。

劇烈的鬥氣和鬥氣再也無法保持平靜的迸發出來,接連不斷的波動另天空大地為之失色。

一陣陣狂風怒吼著,肆虐著這片空間。

「咔嚓「一顆巨樹攔腰折斷,那猛烈的罡風無窮無盡,似乎想要吞噬整片天地。

「噗「一口鮮血從老二的口中吐出,三個斗靈之境修鍊者的實力著實的強大,縱然老二已經使出全力但是依舊無法與之抗衡,那強大的鬥氣光幕很快便將光球擊散,猛地擊在了老二的胸膛之上。

「二弟「老大頓時大怒,看到自己的僅剩的兄弟竟然被如此強大的功法擊中,老大雙眼血紅,一身修為猛地爆發而出。

「噗「一口鮮血吐出,沾染在手中之上,那是他的精血,修鍊者的精血。

沾染了精血的老大生猛的令人髮指,手中一遍接著一遍的轟出,鋒利的刀芒一道接著一道的掃向空中的修鍊者。



「刷刷刷」那鋒利的刀芒在空中形成了一道巨大的,鋪天蓋地的轟向眾多的修鍊者。

見到老大徹底陷入了瘋狂,空中的眾多修鍊者紛紛揮動手中,再一次,整片天空被鬥氣佔據。

「轟轟轟「一聲聲劇烈的爆炸聲響起,無盡的鬥氣狂亂的散發出來,罡風更加的猛烈了,甚至天空中不時的劈下一道道閃電,那狂暴的閃電響徹天地,另整片大地不斷的震顫著。

「噗「空中老二再次吐出一口鮮血,那強大的鬥氣光幕依舊對他窮追猛打,蘊含著三個斗靈之境修鍊者的鬥氣光幕強大的令人膽寒。

「啊「被逼入穹境的老二此時完全變成了一個血人,鮮血順著他的嘴角,他的手臂一滴滴的落下。甚至在他的雙目中都沾染著血痕。

惡狠狠的看著空中包圍著他的三個斗靈之境修鍊者,老二心中湧起千萬重的怒氣。

「大哥,我們來生再見。「心中念道,老二瘋狂的向著三個斗靈之境修鍊者沖了過去。

「攔住他。「見到老二已經陷入了穹境,在地上的炎辰頓時感到大事不妙,看來老二已經打算走極端了。趕緊出聲提醒天空中的眾多修鍊者說道。

聽到炎辰的提醒,眾多的修鍊者也趕到了不妙,立即十幾個大斗師之境修鍊者飛快的揮動著手中沖了上去,想要截殺老二。

但是,他們的修為與老二相差太大了,一道光幕閃過,十幾個修鍊者瞬間被攔腰斬斷,這就是大斗師之境和斗靈之境的差距,完全是實力上的壓制。

「二弟「見到老二如此不顧一切的衝上去,老大心中在滴血,那畢竟是他的親兄弟啊,五劍客如今已去其三,他不想自己唯一的兄弟再次死在自己的眼前。

老二的身後,那強大的鬥氣光幕依舊窮追不捨,而老二此時臉上竟然帶著笑容。

「大哥,兄弟先去了。「吼聲頓時傳遍整個天空,老二的身影再也無人能夠阻止。

「不好,他想自爆。「終於,三個斗靈之境修鍊者看出了老二的心思,三根連接在一起的手中頓時散開,三個斗靈之境修鍊者飛快的向著三個方向衝去。

眼見著三個斗靈之境修鍊者已經分散開來,老二心中帶著強烈的不甘向著其中的一個斗靈之境修鍊者飛去。

本來按照老二的想法只要他的自爆能夠波及到三個斗靈之境修鍊者,那麼他們就算不死也會重傷,這樣自己的大哥就有機會逃脫出去,只是現在,看來這一切已經無法實現了。

被他追在身前的那個斗靈之境修鍊者此時緊皺著眉頭,不顧一切的揮動著手中的鬥氣,只要能夠在老二自爆之前將他擊殺,那麼這一切的危險都將不再存在,隨著一道道鬥氣的轟出,老二身上的傷再次加重。

「去死吧。「知道自己再也無法堅持了,老二猛地咬破自己的舌頭,一口精血噴洒而出,完全進入了穹境的老二在空中留下了一道殘影,緊接著,一聲巨大的爆炸聲響起。

天空中只留下了鮮血和碎肉。

「二弟「老大沉聲怒吼,呼喊著自己的親兄弟,但是再也無法得到回應。

老二連同那個斗靈之境修鍊者被炸的粉碎。

「啊啊啊「老大瘋狂的揮動著手中的鬥氣不顧一切的沖了上來,空中的血腥味越來越濃,而炎辰此時的心情卻是越來越歡喜,這就是她想要見到的效果,鷸蚌相爭,漁翁得利。抬眼看了看一旁的玄石,見到那張嚴肅的面孔,炎辰不由得冷笑起來,只要讓這些人死掉,那麼自己無疑將會成為玄石最來意依靠的人了,只是老大真的能夠將這些修鍊者全部擊殺嗎?

「轟「天空中,老大猛地轟出一團火團瞬間擊中了一個大斗師之境修鍊者,那個大斗師之境修鍊者甚至都沒有發出一聲慘叫便被轟的粉碎。

其餘的大斗師之境修鍊者見到老大如此強悍紛紛躲避開來,但是他們無論如何躲避都無法逃脫老大的追殺。

一道道刀芒紛飛,一條條火龍怒吼,一根根冰刺嘶叫。

「噗噗噗「大斗師之境修鍊者一個接著一個的被擊殺。天空中的血腥味更加的濃重了。

「上,給我合力殺了他。「見到自己手下的修鍊者接連死在老大的手中,面色凝重的玄石心中怒氣橫生,再也無法忍受心中那種憤怒,怒聲吼道。

但是,縱然他是玄魔宗的宗主到了生死關頭這些大斗師之境修鍊者也不會去白白的送死,畢竟實力上的差距不是他們能夠抗衡的。

見到大斗師之境修鍊者都在退縮,剩下的兩個斗靈之境修鍊者皺了皺眉頭不顧一切的沖了上去,此時是一個最佳的表現時機,如果能夠在這個時候給玄石留下好的印象,那麼以後再玄魔宗的地位將會飛快的增長。

每個人都帶著私心的在戰鬥,但是和老大的瘋狂相比很明顯,他們已經處於了下風。

人在瘋狂的時候往往會爆發出巨大的潛力,此時的老大就是如此,鮮血染紅了長衫,嘴角處,沾滿了鮮血,那滿頭的長發此時已經散亂不堪,在烈風中迎風擺動。

比起炎辰的瘋狂,此時的老大更像是一個來自地獄的惡魔,一個只會殺戮的惡魔。

!! 兩個斗靈之境修鍊者的身影不斷的圍繞著老大瘋狂的進攻,他們手中的鬥氣更是聚集了大量的鬥氣,刀芒,火球,刀芒。

一道道鬥氣帶著凌厲的氣息奔向老大,於此同時兩個斗靈之境修鍊者腳下的鬥氣更加的濃厚了,在空中飛行的速度更加的快速起來,留下一道道殘影。

老大絲毫不恐懼,縱然他知道這兩個斗靈之境修鍊者十分的難纏大事親兄弟的死已經令他陷入了狂怒之中,今天就算是死,也要拉著這兩個斗靈之境修鍊者做墊背,這就是老大此時的想法。

「天斬」一聲怒吼從老大的口中發出,只見老大雙手高舉,手中的鬥氣更是發出一陣陣強烈的光芒,那陣陣的光芒如同耀眼的明星一般,發出璀璨的星光,陣陣光芒閃耀,一陣劇烈的功法波動在他的身邊形成,那裡如同一片泥濘一般,不斷的動蕩著。

「刷刷刷」兩個斗靈之境修鍊者打出的鬥氣飛快的沖向老大,但是就在他的身前,那些強大的鬥氣竟然沉淪了下去,最終完全消散,化解。

兩個斗靈之境修鍊者大驚,原來老大竟然有如此實力,那泥濘的空間絕對是最大的防護盾。

天空中,一道道鬥氣瘋狂的想著老大聚集,甚至就連兩個斗靈之境修鍊者都感受到了鬥氣動蕩的氣息,隨著老大的雙手不斷揮動,口中的心法不斷的完成,那一道道鬥氣更加的濃烈了,飛快的速度更加的劇烈了。僅僅片刻,那裡竟然已經聚集了相當於四階修鍊者初期的鬥氣。

已經被逼到絕路的老大強大的超乎想象。

兩個斗靈之境修鍊者看著眼前發瘋的老大,尤其是那強大的鬥氣不由得向後退去,如此強烈的攻擊他們無法對抗,但是,當他們看到下面玄石那憤怒的眼神的時候,一種力量再次引導著他們沖向了老大,只要此時拿下老大,他們的前程一片光明,尤其是對於這些需要大量的金幣去修習功法的他們而言,如此的誘惑他們無法抗拒。

「他已經是強弩之末,只要我們聯手抵擋下他的這一次攻擊,那麼他就死定了。」其中的一個斗靈之境修鍊者對另一個斗靈之境修鍊者說道,但是在他的心中還是閃過一絲驚慌,就算他們真的能夠抵擋下來那麼他們也會身負重傷,但是如果他們就此放棄,那麼之前付出的一切努力都將化為虛無,只能是徒給他人做嫁衣罷了,如此虧本的買賣他們還真不想去做。

另一個斗靈之境修鍊者皺了皺眉頭,隨後看著不斷發狂的老大堅定的點了點頭。

一切的生死都因為一己私慾,倘若能夠將心放大,那麼生死也就不會成為生死了。

兩根手中再次會聚在一起,剛一碰撞,一道強大的鬥氣頓時從手中中迸發而出,隆隆響聲頓時從天空中響起,那原本已經是白與黑的天空此時變得沉底明亮起來。

兩個斗靈之境修鍊者也完全動用了全力,此時他們融合到一起的鬥氣絲毫不弱於曾經三人打出的力量。

「咔嚓」天空中,一道驚雷猛烈的劈了下來。一塊巨石頓時化為灰燼,如此強大的力量絕不是普通的修鍊者能夠抵擋的。

仍舊幸運未死的十幾個大斗師之境修鍊者此時已經顫抖了,無論是老大的兇猛還是此時兩個斗靈之境修鍊者的強大都不是他們能夠左右的,甚至倘若他們靠近這片戰場,他們隨時都會成為這場戰鬥的犧牲品。

金幣,地位此時對於他們而言不再有任何的吸引力,只有保得住性命才是最重要的。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

看到眾多飛散而出的大斗師之境修鍊者,炎辰微微一笑,這些小蝦米還真是膽小,不過只要幹掉空中剩下的這三個傢伙,那麼其他的事情就好辦了。

兩個斗靈之境修鍊者不斷的蓄力,天空中的驚雷一道接著一道的狂僻而下,強大的雷電元素猛烈的向著他們凝聚在一起的手中聚集。


lixiangguo

龍驕陽屹立虛空,未曾動彈,任由烏震以焚天之勢襲來。

Previous article

「額!」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