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看着君歡仍舊是乖巧不已的模樣,她不免氣急低吼:

「也不知道家裏的人到底怎麼了,個個都像是中了邪。我看啊,那個叫葉瓷的一定是個禍害,早該送走的!」

「對了,你媽媽到底犯了什麼事啊。我進警察局說想要保釋她,那邊的態度卻很強硬,根本不讓人保釋。」

「我把保釋金加了好幾倍,連她的面都沒見到。」

君歡忽然渾身一顫,淚珠自眸底緩緩滲出,無助道:

「姑姑,我真的不知道他們為什麼要抓走媽媽,還說媽媽犯了什麼故意傷害罪。」

「可媽媽這個人,你也知道,她向來是最膽小的,怎麼會犯罪呢。」

君卉忙把湯碗放下,拿起消毒紙巾將她眼角的淚珠擦乾淨,溫聲說:

「你別急,姑姑當然是信你們的。你放心,姑姑一定會把你媽媽救出來的。」

「謝謝你姑姑。」君歡的水眸里儘是感激。

她盈盈望向君卉之時。

君卉的心一下子就軟了下來,佯裝嗔怒道:

「傻丫頭,跟姑姑說這些做什麼。」

君歡眸光一轉,想到了那人的交代,柔聲問:

「姑姑今天是去公司了嗎,聽說您最近在跟盛景集團談合作,不知道談得怎麼樣了?」

聽到這話,君卉立時怒容滿面,重重將收拾好的保溫盒放到桌上。

她回過頭,惱怒開口:

「你是不知道,我本以為有人牽線搭橋,這盛景集團總該不會不給我這個君家人面子吧。」

「結果他們根本就不買賬,反而還找了個名不見經傳的小公司,當真是快把我給氣死了!」

她好不容易才找到個可以把公司迅速壯大的機會。

只要她跟盛景集團搭上線,不出三年……也許不出兩年,她就可以在川城佔據一席之地。

或許她還可以利用盛景集團的關係,搶佔國際市場。

可現在一切都成了空。

一定是那個叫阿瓷的胡亂說話的緣故。

怪不得二嫂叫她掃把星呢!

君歡低咳了兩聲,溫聲道:

「姑姑要是想把公司做大的話,也不是必須要跟盛景集團合作的。」

「我正好知道一家國際美妝品牌,想要在川城發展,姑姑有沒有興趣?」

君卉喜出望外地打量起了她,「沒想到我們歡兒還有這麼好的路子呢,你仔細跟姑姑說說,是什麼公司?」

君歡讓出了一點位置,示意君卉坐下便伏在她的懷裏,柔聲說:

「那個公司的名字叫M&L,是一家經營日化品的公司,我是參加比賽的時候在國外認識他們老闆的。」

君卉沉思了片刻,「這個公司,我倒是聽過。只是沒想到,歡兒這麼厲害,居然認識他們老闆。」

M&L公司在國際上的地位遠比不上盛景集團,但在美妝行業也算是個老牌公司了。

若是能跟他們合作,對她在川城的發展有益無害。

「能幫上姑姑就好,等一會兒我就把那個老闆的信息發給您。」君歡別開眼,眸底閃爍著詭異的冷芒。

。 面對薩凡赫頓的威嚇,所有人頓時臉色就不一樣了,他說的沒錯,在場的眾人都是這麼想的。

這場大戰他們一點也不想浪費自己的一兵一卒,因為他們深知,別西卜一定會讓自己等人的兵力打頭陣。

到時候就可以以此來削弱他們未來的力量,從而達到輕易掌控他們的目的。

現在薩凡赫頓挑明這個問題,他們的內心不禁緊張了起來。

「說白了,你是想讓我們當炮灰是嗎?」

在洪琴婉的對面,一位臉上有着一紅一黃的男人開口說道。

他顯然很不滿意薩凡赫頓的決定,對面的洪琴婉看到有人跟她一樣,心情稍微沒有那麼的緊張了。

「歐凱克斯,我記得你是這裏所有人中兵力最多的一個國家了吧,

到時候你作為最前鋒的戰力,去嘗試一下當炮灰的感覺。」

「你別太過分了!我加入你們是為了互利共贏,現在你這是想要強人所難是嗎!」

槍打出頭鳥這個道理歐凱克斯還是明白的,眼下這個薩凡赫頓不就是明擺着針對他們嗎!

「我現在就代表着別西卜大人的意志,你要是不想遵從這個決定,那不好意思,

我們會在三天之內派兵前往波里米基大公國,然後滅了你們!」

「你!」

歐凱克斯欲言又止,自己手上的兵力撐死也就一百二十萬左右,對方隨便派出兩百萬兵力就足以踏平他的國家。

想到這,他想說的話來到喉嚨處就咽了回去。

洪琴婉看到薩凡赫頓如此霸道,她頓時也不敢再發話。

「大家都沒有什麼意見吧,接下來,各位請把你們手上最詳細的兵力數量交給我。

到時候,我統一把開戰當天的計劃交給你們,好了,今天的會議就到這裏,祝各位幸運。」

薩凡赫頓離開了會議室之後,所有人便開始議論紛紛了起來。

「這個傢伙瘋了不成,非要拉我們下水!」

「算了吧,事到如今,還是回去商討一下,到時候怎麼樣能夠把損失減到最小。」

……

看着面前七嘴八舌的眾人,突然一道滄桑的聲音響起。

「各位有沒有想過,舊王能籌集到多少兵力?萬一到時候連魔王軍的十分之一也沒有呢?」

所有人把目光放到了男人的位置上。

「休姆斯,你樂觀過頭了吧,舊王在魔界可是還有一大批擁護者,

所有的兵力湊一湊,最起碼三四百萬還是有的。而且,對方的兵力估計到時候都是由我們來處理,

互相消耗這個問題你不可能不清楚,這次,坐山觀虎鬥的人變成了新王咯。」

有人歡喜有人愁,現在的情況就是,薩凡赫頓現在是鐵了心要他們上戰場。

這還不算,新王似乎不打算浪費他的一兵一卒來獲得這場戰鬥的勝利。

一時間,這些魔界的巨頭一個個沉默了起來。

今天的會議結果出乎他們的意料,未來要是真的由別西卜繼續統治,他們的下場可想而知。

緊接着,所有接二連三的離開了魔王宮,此時,那個叫休姆斯的男人帶着他的兩位僕從來到了一處荒無人煙的地方。

「今天做的不錯,這些傢伙估計內心開始動搖了,可以開始我們的計劃了。」

「是,鬼祖!」

兩位僕從不約而同的說道。

原來,鬼祖跟姚憶和聶和光偽裝成了其中一個會議成員混在了會議室裏面。

期間開會的時候,她就故意挑撥薩凡赫頓跟在場的成員國之間的矛盾。

只要順利把他們之間拆出一條裂縫,到時候就可以利用黑名單上面的東西來完成計劃了。

不過讓鬼祖有些意外的是,擁有如此龐大兵力的別西卜居然想到讓這些成員國的兵力去參戰。

而他們就可以坐享其成,不得不說,別西卜這招真的是深謀遠慮。

這場大戰結束之後,他的魔王軍損失估計不會太多,日後也能達成鞏固他位置的目的,想到這,鬼祖趕緊把這個消息傳給了王末。

輪迴之洲。

王末正在前往亞列的住處,途中他接收到鬼祖傳來的消息,他的眉頭頓時皺了起來。

「這小子,想要坐山觀虎鬥,你倒是想得美。」

不一會,王末來到了亞列的住所。

面前出現了一張大門,門口的士兵看到王末之後,自行放他進去。

此時,亞列在辦公室等待多時了。

「有一段時間沒見面了,有沒有想我呀。」王末二話不說在她旁邊的椅子上坐了下來。

「基本上天天都在聯繫,你裝什麼呢。」亞列舉起手上的書本隨即在他腦袋上敲了一下!

「男人不會喜歡暴力的女人。」

「跟你有關係嗎,有事快說沒事滾蛋!」

王末搖了搖頭,本來還想捉摸一下她,不過考慮到她真的會發飆的可能性,他還是把這個想法拋掉了。

「『輪迴火域』那裏的冥金礦怎麼樣了?」王末已經有三四個月沒有去過那邊,不過他把這件事告訴了她,畢竟,現在冥金礦的事情已經全權交給她去辦了。

「已經開採完畢了,具體的情況你要去問你那位貝拉小姐,她接管了所有冥金,估計現在正在打造兵器吧。」

亞列繼續低頭看書,王末也不知道她在看什麼這麼起興。

「那應該那邊的冥金不是太多,對了,無名山那裏的冥金礦現在大概怎麼樣了?」

「已經開採了一半。」

「進度比想像中還要快呀。」王末摩挲著下巴,他開始在思考着什麼。

「還有事嗎,沒事可以離開了。」

「你討厭我也不用這麼直接吧,我來到這連杯水都沒有喝。」

「門口有個池塘,你隨意。」亞列一邊看書一邊不咸不淡的說道。

「…………」

從她的住處離開,在外面,塞列歐斯已經等候多時。

「走吧。」王末直接略過他。

塞列歐斯回想起昨晚的事,他的心臟就不斷的在緊張的跳動着,生怕哪天陛下不高興了,一隻手捏死他丟在路邊。

越想越糟糕,他的舉動似乎引起了王末的注意。

(未完待續………)onclick=”hui” 薄暮年是匆匆趕回來的,薄家的事情他其實並不想管,如果不是他們說,來的人是沈初,他是不會跑這一趟的。

他回頭看了一眼車裡面的沈初,她正偏著頭,跟傅言說著話,臉上的笑容輕鬆融洽,跟對著他的冷完全不一樣。

薄暮年心口彷彿被什麼扎了一下,他收了視線,轉身進了薄家別墅。

裡面一團亂,薄老爺子氣得罵罵咧咧,薄慕青捂著臉大喊大叫說自己毀容了,一旁還有個看戲的何明蘭。

薄暮年臉色本來就不好,看到此番情景,更覺得反感。

他徑直走到薄老爺子跟前:「您讓我回來,有什麼事嗎?」

薄老爺子被沈初氣得狠,見到薄暮年也是一股氣,抬手就給了他一巴掌:「都是你!你看看你喜歡的都是什麼人!沈初她簡直是不把我們薄家放在眼裡面!」

薄暮年頂了頂牙槽,冷笑:「尊重是自己掙的,不是別人給的,您怪沈初之前,先看看您自己做了什麼!」

他說著,頓了一下:「別怪我不提醒您,微光如今在國內,也並不是一家獨大。」

薄老爺子到底沒有到人老心盲的地步:「公司最近,遇上什麼困難了?」

「也沒什麼,不過是最近出口幾個批次都被壓下來檢查而已。」

薄暮年說著,狀似無意地提了一句:「您這幾年不怎麼過問公司的事情了,應該忘了,梁子謙是現任的海關總署副總監。」

薄老爺子這兩年確實不怎麼過問公司的事情了,全權交給薄暮年,也確實不知道現任的海關總署副總監是誰。

這梁子謙不就是沈初她小叔子,微光好幾個批次的出口產品都被壓下來了檢查,於情於理都挑不出錯,可真要仔細想,這不就是警告他們薄家的。

薄老爺子臉色更加不好了,「這是兩碼事!沈初一大早帶人闖進來,這當我們薄家是什麼?」

薄暮年看了一眼一旁的薄慕青:「你做了什麼你心知肚明,既然東西都收拾好了,那就去洗把臉,在國內學不會安份,那你就到國外去冷靜一下!」

薄慕青本來還哭著想跟薄暮年告狀的,聽到薄暮年這話,她直接就崩潰了:「我不要!我不要出國!我不要去!」

lixiangguo

不過二哥的事情浮光了解的少,就連他本體是什麼都不清楚,就知道他失蹤的時候是一個蛋,如今在其他世界,過的挺慘。

Previous article

幽擎天眉頭挑起,露出不悅之色,喝道:「給我過來!」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