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看到的不是飛機,而是一個巨大的熱氣球。

「漂亮么?」

伊西做好了準備,迎了過來。

「怎麼是氣球?飛機呢?」奧康納揮著雙手問著。

「是飛船!」

「你的飛機呢?」

「飛機已經落伍了!」

「伊西,你是對的?」

伊西聽了這句話,翻了一下眼睛,說「我是?」

「你要吃子彈了!」說著,覺得被耍的奧康納就掏出了手槍。

王彬一下按住奧康納握槍的手,「冷靜點!聽他先說。」

「它比你想的要快,而且還安靜,非常適合偷襲,這是最好的一點。除非我們要用你的方法,先衝進去,一陣掃射,害得你朋友屁股上中了一槍。」

伊西走到奧康納跟前,狠狠的說。

看得出來,他對上次和奧康納的行動,一直耿耿於懷。

奧康納無語的收起了槍,帶頭走向熱氣球。

王彬則是好奇的問著伊西關於熱氣球的一些問題。

「為什麼你們要造這麼多飛機!」阿德斯貝有些不解的說了一句。

走在前面的王彬聽到了,回頭說了一句,「因為以後天空的世界!」

阿德斯貝聽了,還是不太能理解,不過也不在說什麼。

「伊西,有興趣來我的公司上班么?我對你的有些改造,很感興趣。」

王彬沒有記錯的話,這個伊西可是對飛艇進行了改造,可是噴射飛行的,那可是日後噴氣式飛機才能做到的。

「你說的是真的?你能給我多少錢?」伊西一聽,有些激動的問著。

雖然干私活,掙得不少,可太危險,這個中國人出手大方,倒是一條不錯的後路。

「我的財團總部在倫敦,至於待遇,一個月五千英鎊,,如果取得成果還有單獨的獎金。」

王彬說的待遇,讓奧康納和艾弗琳也不由得回頭。

要知道現在的購買力和後世的可不一樣,五千英鎊,已經是最高的收入了。

這也意味一個人已經踏入上流英國社會。

「你說的是真的么?」伊西也有點震驚了。

「你放心,等把奧康納的兒子救出來,你和我一起回倫敦。」

上了飛艇,王彬更加佩服伊西的能力,在這麼一個環境下,建造出這樣的飛艇。

星空下,飛艇快速駛向卡納克。

「奧康納不肯相信,但是他正飛向他的命運!」阿德斯貝又在那裡說奧康納的身份和命運。

「沒錯,非常有趣,告訴我黃金金字塔的事!」喬納森不耐煩的打斷阿德斯貝的話。

「根據記載,從魔蠍大帝的時代到現在,看到過金字塔的人沒有一個活著出來。」

「阿德斯貝,你們的部族沒有祭祀了?」王彬有些好奇的問。

「我們的部族中,還有荷魯斯的祭祀。荷魯斯是法老的守護者,復仇之神。」

「那麼,太陽神拉的祭祀呢?還有其他眾神?」

「看樣子,你很了解我們的信仰?我們是第四王朝的後裔。其他神明的祭祀也還有,分佈在各個部落,只是太少了。」阿德斯貝說到這裡,有些悲哀,古埃及的信仰在自己的發源地卻失去了信仰的土壤。

「看樣子,古埃及眾神,大部分也都沉睡了,或者回到自己的神國了。」王彬不由得嘆了口氣。

「沉睡?什麼意思?」艾弗琳首先作為一名學者,尤其是古埃及的學者,對於王彬說的話,十分好奇。

「這也只是我的一個猜測,我不敢確定是否正確。」王彬有些猶豫,畢竟只是自己的猜想。「我安排我的手下,探尋過歐洲很多神廟遺迹,古老神話體系的眾神,幾乎都離開了凡世,這些眾神的祭祀,力量也被壓低了很多。」

「你的意思是,最古老的那些神話體系,因為一些原因,都離開這個世界了?」艾弗琳驚訝的問,一直研究古老神話的她,對於眾神時代的退去,一直十分好奇。

「我更喜歡說,是隱藏起來了,不在干涉這個世界的運行。」

「那阿努比斯的軍隊,還有伊莫頓又是怎麼回事?」奧康納不解的問。

「隱藏,不代表隕落!我相信,肯定有什麼原因。不過亂世馬上就要到了,根據種種跡象顯示。」

百婚不如一賤 王彬的猜測,讓飛艇上的眾人心情都沉重了起來。

紅衣人這邊。

艾利克斯一直在刺激洛克納,只是礙於伊莫頓的命令,不敢殺艾利克斯。

「我想去上廁所!」艾利克斯大聲對洛克納說。

「不要耍花招!小子。」洛克納鬱悶的說,這個小子這一路快把自己氣瘋了。

艾利克斯臨關門,還刺激了一下洛克納,不虧為熊孩子。

艾利克斯的智商很高,又經常跟隨自己的父母到處探險,再這樣的情況下,並沒有像一般的孩子那樣慌張害怕,而是一直在尋找逃跑的機會。

艾利克斯看到窗戶被鋼筋封起來,自己的力量根本打不開,正有些喪氣的時候,發現通過馬桶可以逃出去。

艾利克斯拉下緊急剎車,火車猛的停下,很多紅衣人一下摔倒在地,引起一點混亂。

艾利克斯趁機向不遠處的神廟跑去。

幾個守在列車門口的紅衣人,馬上開槍射擊。

艾利克斯很聰敏,S形跑步,躲過了兩個紅衣人的射擊。

「不!不要開槍!」伊莫頓打開車門,大吼著。艾利克斯關係著自己是否能找到阿姆謝。

此刻,伊莫頓已經恢復了不少的法力,一怒之下的他,用念力把開槍的兩個紅衣人升到空中。雙手一揮,兩個紅衣人直接撞在了不遠處的神殿石柱上。

艾利克斯跑進神殿內,漫無目的走著的艾利克斯,突然手上的死神之鐲再次射出虛影,顯示後面的路如何走。

正當艾利克斯看著入迷的時候,伊莫頓突然出現在他的面前,一隻手把他舉了起來。

「小傢伙,不聽話啊!」

安蘇娜和館長帶著紅衣人走進倒塌的神殿大廳。

伊莫頓開始施法,讓安蘇娜恢復前世的記憶。

遠在飛艇上的艾弗琳也受到了影響。隨著幻境的影響,艾弗琳也看到越來越多的前世的記憶,還有秘密。

阿德斯貝和奧康納還在那裡聊著關於奧康納的身份,和他的職業問題。

王彬則一直注意著艾弗琳的情況,當艾弗琳好像看到了什麼恐怖的東西,連連後退。

飛艇本就不大,艾弗琳很快就退到了邊上。

奧康納也發現了不對,連喊艾弗琳,可沒有任何回應。

艾弗琳最終還是被飛艇護欄絆倒,摔出了飛艇。

一直注意這邊的王彬,一個飛步,抓住了艾弗琳的手。並沒有像電影中那樣危險。 回過神來的艾弗琳,嚇得一身冷汗。

奧康納趕緊抱著自己的妻子,安慰著。

看著這一幕,王彬突然有些傷感,一個人走到飛艇邊上,掏出酒壺,喝了一口酒,右手拿著那塊懷錶,輕輕撫摸著。

「王,這是有什麼歷史么?」喬納森看著王彬手中的懷錶,第一反應就是這塊懷錶價值連城。

「喬納森,我知道你以前的行當,不要打這塊懷錶的主意,否則你付出一切!」王彬聲音有些低沉的警告。

喬納森有些尷尬的摸了摸鼻子,「怎麼可能!你誤會了!」

「喬納森,希望如此,我不希望為此刀劍相向。」

「謝謝你,王,要不是你及時拉住我,估計我就沒命了!」艾弗琳挽著奧康納的胳膊,走了過來。

「沒關係,順手的事!」王彬無所謂的揮了揮手,又喝了一口酒。

「王,你能說說,除魔師的經歷么?我們很好奇。你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艾弗琳找了個地方坐下,看樣子,這是打算不問清楚不罷休了。

「首先,我是個華國人。有一個公司,比較大的公司。其次我還有一群手下,每個都是最強的騎士,你們沒有聽錯,是騎士!」王彬喝了些酒,情緒也有些低沉,就當找個傾訴吧。

「除了騎士,還有法師。對了,前段時間還和吸血鬼打了一仗,犧牲了不少同伴。」

「那為什麼你不帶你的同伴一起來?」阿德斯貝疑惑的問,對於阿努比斯的軍隊,他沒有什麼信心去對付,突然聽到有如此一股力量,卻選擇坐視不理,不由得有些憤怒。

「幫助你們的神,玩這場遊戲?算了吧,先不說我的騎士團,要留守大本營,防止吸血鬼的來犯。別忘了,這是你們的神,搞出來的事情,當年蠍子王是和阿努比斯做了交易,才得到那隻不死軍隊的。原因,用我說明白么?」對於西方一些神明搞得把戲,王彬十分不屑。

「王,你不能不尊重我們的神!」阿德斯貝有些憤怒的站了起來。

「給予力量,再將其封印,每個蠍年再次復甦,不就是為了震懾凡人么?阿德斯貝,你好好想一下,難道你自己不清楚么?不然為什麼你們第四王朝主要信仰的是荷魯斯?」

王彬的話,讓阿德斯貝無言以對。

荷魯斯是法老的守護神,所以先天上代表法老的利益,這也是後期法老一系信奉荷魯斯的原因。

古埃及屬於多神體系,可以信奉多名神明,除了祭祀以外。

「那你們華國就沒有這樣的情況么?」阿德斯貝不甘的反問。

「我們道教,講求的清凈,對於這些不在意,甚至不對於眾生信仰,都不是很在意,追求的本質有區別。更不要說,搞這些個坑後人的事。」王彬語氣中,對於古埃及眾神的不宵,所有人都聽得出來。

「不過,我對於古埃及眾神,還是比較佩服的,除了偶爾搞點幺蛾子,他們對於眾生,還是不錯的。不像梵蒂岡的那群人,太過霸道了!」

王彬後面的話,直接讓奧康納三人都鬱悶了,怎麼又說到我們這了啊!

「早點休息吧!明天一早就到卡納克了,可能會有惡戰。」奧康納只能結束這個話題,因為這是很難有答案的。

第三天,卡納克。

王彬一行人趕到的時候,只看到了一列空了的火車。

艾弗琳在神殿中到處尋找著線索,很快就發現了艾利克斯留下的線索。

我家夫人身價過億 「奧康納!」

艾弗琳大喊一聲。

奧康納和阿德斯貝聽到聲音快速的跑了過來。

至於王彬則四處轉轉,看看古埃及留下的神殿,是否有什麼關於心中疑惑的線索。

「這是艾利克斯留下的領帶,還堆了一座沙堡給我們。是菲萊神殿島,他們去菲萊了。」艾弗琳看了一下沙堡,依靠豐富的知識,很快就確定了指的地方。

「好孩子!我們走!」

一行人馬上乘坐飛艇趕往菲萊。

「阿德斯貝,等這件事完了,你當導遊,帶我好好遊覽這些古迹吧!古埃及不虧為最古老的文明之一。」王彬對於沒有時間好好欣賞神殿,有些可惜。

「沒有問題!王!」聽到王彬誇讚自己的祖國,阿德斯貝還是很高興的。

菲萊神殿島。

一下飛艇,艾弗琳率先衝進神殿尋找艾利克斯留下的線索。

「阿布新貝爾神殿!」艾弗琳找到了艾利克斯留下的沙堡。

阿德斯貝寫了一張小紙條,放到鷹腿上的小木管內。,把路線告訴法老侍衛的後裔們。

鷹發生一聲鳴叫,飛上了天空。

在剩下的一段路上,王彬沒有在下飛艇,因為沒到一個地方,找到線索,就繼續出發,王彬實在懶得下去了。

一路追趕,終於到了峽谷之地。

剛進入峽谷,王彬沒有像往常那樣,懶散的坐在一邊。而是站在船尾,凝重的看著後方的峽谷。

「怎麼了?」奧康納發現了王彬的異常,走到其身後,疑惑的問。

「有股強大的魔力在匯聚,伊西,加快速度!快!」王彬突然轉身對伊西大喊。

王彬突然的催促,讓所有人有些不解,不過伊西還是馬上加快了飛行速度。

圍棋傳奇 王彬的緊張,是小瞧了伊莫頓的法力,電影中伊莫頓可以說被各種虐,一點都沒有最強大祭司的樣子。

就在剛才,王彬察覺到了強大的魔力彙集,其能量值遠高於自己的法力。

巨浪衝擊著峽谷兩側的岩壁,撲向了飛艇。

伊西在峽谷中快速的飛行著,這就不得不佩服伊西的駕駛技術。

不過巨浪距離飛艇還是越來越近,如果不是峽谷的彎道減緩了巨浪的速度,估計飛艇早就被擊落了。

「伊西,再快點!」王彬大吼著,為了以防萬一,王彬決定把鎧甲穿上,也顧不得隱藏了。

隨著鎧甲華麗的出現在王彬的身上,奧康納幾人都被驚呆了,就連駕駛飛艇的伊西都愣住了。

「伊西,開好你的飛艇!」

lixiangguo

「任務已經完成!要走要留,我們沒有權利干涉。如果願意走的,請便!」慕容雪冷漠的說。一臉決絕。

Previous article

只是這後果……連他自己都不敢想!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