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看到她,陽頂天也開心,走近去,宋玉瓊居然從樓上直接跳下來,卻蹌了一下,陽頂天慌忙伸手相扶,但宋玉瓊撲得急,竟一下撲進了他懷裏。

哇!

陽頂天暗叫一聲,伸手扶着宋玉瓊站穩了,道:“宋姐,沒事吧,沒傷着腳吧。”

“沒事。”宋玉瓊臉微微有些紅,搖搖頭,有些激動的道:“看到你回來,我真是太高興了。”

“謝謝。”陽頂天心中感動,道:“加西婭她們呢。”

“她們坐小船先走了。”

“把你一個人留下?”陽頂天眉頭一皺。


“不是的。”宋玉瓊忙解釋:“加西婭主要是擔心你,所以急着去召喚她的族人,她給我留了一個人的,是船伕的兒子,要是情況不對,船伕的兒子會帶我躲起來。”

隨着她的話聲,陽頂天眼角餘光似乎瞟到有什麼東西移動,扭頭看過去,突然見到一抹白,仔細一看,這才發現,是一個黑人小孩子,大約八九歲的樣子,站在樓下的樁子邊上。

因爲天已經矇矇黑了,雖然光線還可以,但這小孩站着不動,又一身黑,所以陽頂天先前竟是沒有發現他,這時見陽頂天看他,他對陽頂天有些靦腆的笑,露出一排白牙,這才讓陽頂天看清。

見陽頂天眼光看過去,宋玉瓊也轉頭,對那黑小孩招手:“比比,過來。”

那個黑小孩過來,宋玉瓊道:“他叫比比,不過是加西婭告訴我的,他的話我聽不懂,我的話他也聽不懂。”

陽頂天一聽她這話,笑了,扭頭跟比比打招呼:“嘿,比比,我是中國陽。”

他居然會說土語,比比顯然也很意外,臉上一下子堆起一個驚喜的笑,道:“加西婭公主告訴我了,說讓我好好的招待你,要是招待不好,她要剝下我的皮做成鼓。”

還真是一個誠實的孩子啊,什麼都說出來,陽頂天哈的一下笑了,宋玉瓊不明白,陽頂天翻譯給她聽,宋玉瓊卻沒笑,而是點點頭:“嗯,這邊是有這個習俗,用人皮蒙鼓。”

“什麼?”陽頂天嚇一跳:“真的假的?”

“真的?”宋玉瓊點頭:“各族都差不多,犯了族規的,或者被巫師認爲是邪靈的,就要剝皮蒙鼓,用他們的皮敲出的鼓聲,可以驅邪。”

“我靠,不是吧。”陽頂天忍不住有些毛骨怵然。

“這沒什麼的。”宋玉瓊卻不以爲意:“中國以前也有,西方國家也一樣,你知道美州的大屠殺嗎?美國人爲了滅絕印第安人,對印第安人實施了野牛政策和頭皮懸賞政策,殺印第安人,剝下他們的頭皮就可以換得賞金,不僅懸賞印第安人的頭皮,還剝下印第安人臀部以下的皮,做成靴子。”

“我靠,真的假的。”陽頂天讀書不多,要看也只看武俠小說或者老司機開車的文,歷史書是不看的,從來沒想過,明主燈塔的美國,居然有這樣的黑歷史。

“你不是懂英語法語嗎?你自己去找來看就行了,西方的歷史學家寫的。”

“那還是算了。”陽頂天搖頭:“免得吃不下飯。”

說到吃飯,他肚子裏咕咕一陣響。

宋玉瓊一聽笑起來,叫道:“啊呀,我也餓了,差不多一天沒吃了。”

比比很機靈,一聽到陽頂天肚子咕咕叫,立刻就道:“我給你們烤玉米。”

“烤玉米不錯。”聽了陽頂天的翻譯,宋玉瓊很開心,跟着比比上樓,比比拿了玉米出來,陽頂天一看有些頭痛,道:“晚餐就吃玉米嗎?”

比比有些疑惑的看着他:“是啊,我們一直吃玉米。”

“有沒有肉什麼的?”

陽頂天是肉食動物,尤其是有了桃花眼後,胃口莫名其妙的強大,消化力極強,光是素食,他可撐不住。

比比可憐巴巴的搖頭:“沒有,有時候爸爸能叉到魚,但最近沒有叉到。”

“他跟你說什麼?”宋玉瓊聽不懂,又特別好奇,問。

陽頂天一感覺,附近的河邊就有一羣鹿在喝水,河裏的魚也非常多,不過比比他們是半原始人,尤其是住在這荒山河邊的,基本上就是原始人了,捕魚抓鹿的手段估計有限,抓不到也正常。

“你等一下,我去打獵,弄點肉來吃。”

“我也要去。”宋玉瓊一聽,一臉雀躍。

陽頂天倒是忘了,她不是那種見了只蟑螂也要尖叫的宅女,而是一個手腕強硬的女官員。

“好吧。”帶上宋玉瓊也無所謂,跟美女一起打獵,別有一番風味。 陽頂天讓比比烤玉米,也不跟他解釋,帶了宋玉瓊下樓,比比有些擔心,道:“天黑了,附近會有狼,要小心。”

“沒事。”陽頂天揚了揚手中的AK47。

他並不知道,AK47看似威力強大,對上狼羣其實不好使,所以比比眼中還是透着擔心,只是這可憐的娃不知道要怎麼勸這個中國人。

當然,他也不可能知道,陽頂天身懷妖異,他打獵,是可以命令獵物站住了讓他打的,至於狼,不但不會咬他,甚至有可能在他的命令下幫着捕獵。

陽頂天帶着宋玉瓊下了樓,鹿羣在小河上游,離着小樓有將近一百米的樣子,這時天還沒有完全黑下來,遠處的天邊,還有紅霞,所以還勉強能看得清。

當然,這個勉強是指宋玉瓊,陽頂天現在的視力,不受黑夜影響。

“到哪裏去找獵物。”看着荒蠻的曠野,宋玉瓊多少有點緊張:“河邊嗎?”

“嗯。”陽頂天點頭:“太陽下山,動物一般會到河邊來河水,我們到前面看看。”

他不能說他知道前面有一羣鹿在喝水啊,只好打個幌子。

宋玉瓊對他很信任,就跟在他後面,走着走着,宋玉瓊突然呀的一聲叫,一下撞在了陽頂天身上。

“怎麼了。”陽頂天急忙回頭。

“蛇。”宋玉瓊有點驚怕的叫。

陽頂天也看到了,果然是一條小紅蛇,從宋玉瓊腳邊遊了開去。

她雖然是女強人,可也是女人,看見蛇害怕,理所當然,就算是餘冬語,看到蛇也提着褲子飛跑呢。

“沒事。”陽頂天搖頭:“這蛇不咬人的。”

看宋玉瓊有些害怕,陽頂天道:“路上不平,要不我牽着你走吧。”

他只是試一下,不想宋玉瓊竟就伸過手,真的牽着了他手。

她的手纖長柔美,軟軟的,嫩嫩的,握在手裏,就彷彿握着一把鮮嫩的蘭花草。

陽頂天心中不自禁的酥了一下,想:“她的腳很美,手也不錯,除了性子強勢一點,還真是個無可挑剔的美人。”


不禁又想到井月霜,井月霜跟宋玉瓊,非常相象,無論性格身材長相,差相彷彿。

走出數十米,就看到了鹿羣,宋玉瓊同樣看到了,立刻一扯陽頂天的手:“鹿,是鹿。”

“喜不喜歡吃鹿肉。”陽頂天扭頭問。

宋玉瓊急了:“快開槍啊。”

果然是行動派的女官員,陽頂天忍不住笑,他已經命令頭鹿不準跑,那鹿羣是不可能跑的,扭頭對宋玉瓊笑道:“我好象聽說過,古老打獵,是要先商量好的,例如有對兄弟看到大雁,就先商量,是紅燒呢,還是清蒸。”

“所以啊。”看他居然說起了故事,宋玉瓊急壞了:“等那對傻瓜兄弟商量好了,大雁也飛走了。”

“鹿不是雁,不會跑的。”不知怎麼回事,能逗得她發急,陽頂天就很開心,就如同幫宋玉瓊按摩,她叫得越厲害,陽頂天心中爽感就越足一樣。

說話間,陽頂天挑了一頭不大不小的鹿,舉槍。

怦!

一聲槍響,那頭鹿應聲栽倒,其它鹿羣受了驚,頓時跑散開去,那隻頭鹿卻沒跑,不過陽頂天不想打死它,讓它逃開,頭鹿得了命令,這才逃了開去。

“好槍法,有鹿肉吃了。”宋玉瓊歡吃一聲,當先跑過去,跑出十餘米,卻猛地驚叫一聲,扭頭就往回跑。

陽頂天跟在她後面,她這一回太急,一頭就撞進了陽頂天懷裏。

陽頂天索性一把就抱住她,嘴裏問:“怎麼了宋姐。”

其實他已經看到了,是一條蛇,一條很大的蛇,有五六米長,半昂着腦袋,可能是受了驚,攔在了路中間。

“蛇,大蛇。”宋玉瓊就下確實嚇到了,也不顧自己幾乎是撲在陽頂天懷裏,就那麼扭頭往後看,看到蛇還在那裏,又一聲驚叫,身子更往陽頂天懷裏擠。

她身材極好,陽頂天感受着一堆軟肉的彈滾,爽極了,伸手摟着她腰,道:“不要怕,宋姐,你吃蛇肉的不?”

“啊。”

宋玉瓊正驚得尾巴毛兒起炸呢,陽頂天卻問起了吃的,這讓她有一剎那的驚愕。

“你要是吃蛇的話,我捉了這條蛇,呆會弄蛇肉玉米羹吃。”

“我吃蛇肉。”宋玉瓊點頭:“可是這蛇太大了,有毒。”

“這世上,有什麼比人更毒的嗎。”陽頂天笑。

他還在裝逼,宋玉瓊卻尖叫起來:“它過來了。”

隨着她的叫聲,那條蛇昂着腦袋,飛快的游過來。

“不要怕。”陽頂天把她的小蛇腰摟得更緊:“你看我怎麼捉住它。”

蛇當然是陽頂天叫過來的,這時把槍一伸,叫道:“咬。”

他這麼叫着,心裏同時下令,那蛇一張嘴,就咬住了槍口,然後陽頂天鬆手丟槍,手伸過去,輕輕鬆鬆就掐住了蛇的七寸。

他速度很慢,姿態更是顯得輕描淡寫,就彷彿是伸出筷子夾桌上的菜一般。

宋玉瓊都看呆了,眼見那條蛇在陽頂天手裏掙扎,她忍不住誇讚:“哇,你真厲害。”

“我把它剝了,呆會拿它燉玉米湯,配烤鹿肉。”

“好。”蛇被抓住,宋玉瓊就不怕了。

這時比比跑來了,原來他是聽到了槍聲,看到陽頂天手中的蛇,他發出驚喜的叫聲,再看到河邊的鹿,他又發出一聲更大的叫聲,道:“我把鹿扛回去。”

他瘦瘦小小的,看上去還沒有鹿那麼重,卻輕輕鬆鬆的把鹿扛上了肩頭,喜滋滋的回去了。

陽頂天就在河邊把蛇給剝了皮,蛇條扔河裏,就拿着肉回去,彷彿是一整條的肉排骨。

宋玉瓊突然說道:“陽頂天,我想洗個澡。”

“好啊。”陽頂天讚道:“那邊白石的沙灘,蠻合適的。”

宋玉瓊臉微微有些紅:“不過我有些害怕,你別離開,好不好。”

“這樣啊。”陽頂天裝出失望的樣子:“還以爲可以觀美人出浴呢。”

“那不行。”宋玉瓊紅着臉搖頭。

陽頂天便笑:“好吧,我就站這裏,轉過身去,除非宋姐你叫我看,否則我絕不轉身看。” “纔不會叫你轉身看。”宋玉瓊咯咯笑。

她往前走了一段,那邊有一塊石頭,可以放衣服,石頭下面是白色的細沙灘,河水清冽,別說洗,只看一眼就非常舒服。

“要不要借眼偷看她呢。”陽頂天還在裝模作樣的猶豫,宋玉瓊卻叫道:“你再過來一點,太遠了,我害怕。”

陽頂天依言走過去一點,笑道:“宋姐,你好象是以強勢出名哦,在你嘴裏說出害怕兩個字,很新奇的。”

“什麼呀。”宋玉瓊嬌嗔:“我是女人的好不好,我強勢是對人,可不是對事,你轉過身去,不許看哦。”

陽頂天呵呵一笑,轉過身,毫不猶豫的控制了水邊的一隻蜻蜓。


宋玉瓊先脫了衣服,然後是褲子,裏面就只剩一套深紫色的內衣,設計時尚,很華貴,也很性感。

“哇。”陽頂天在心中低叫:“紫色的,芊芊好象也有這麼一套,不過不是這個樣式的,嗯,回去讓她也買一套,不對,我送她一套,她一定喜歡。”


lixiangguo

而這棵巨木即是在萬年之後,成爲了草原精靈主城的——【伯納烏之木】!正是我們腳下的這座巨樹之城!

Previous article

另一個從京師出發的信使是俊王派出的,也是去衛城,給那裏的穆太守送信,並讓穆太守派人暗中保護清王。當然,信裏也提到,在適當的時候,給清王制造些麻煩……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