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看來,離婚對他的影響,也挺大的。

既然你想買醉,我就陪你好了。

兩人你一杯,我一杯,對幹起來。

不知道喝了多久,也不知道喝了多少杯。

葉雄最後還是被羅薇薇干趴了。

果然不愧是對酒精免疫的女人,根本就干不過她。

葉雄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回去的,殘留的印象,似乎有人背自己回去。

然後,他做了一個夢。

一個非常可恥的夢。

在夢裡,他把楊心怡給強上了,把她壓在身上,弄得她死去活來,拚命求饒。

她的皮膚那麼的滑嫩,她的胸部那麼的堅挺,她的舌頭那麼的柔軟。

兩人死死地纏在一起,靈肉合一,成了真正夫妻。

下身傳來的快感,讓他舒服得吶喊起來,幾乎全身要爆炸了一樣。

後來,他好像一個女人壓在身上,那個女人在他上面拚命地扭動著身體,上上下下,嬌喘連連,讓他舒服得死去活來。

這個夢延續的時間非常長,好像中間停了一會,體驗非常真實。

第二天一早,葉雄醒來的第一時間,就是看自己有沒有夢.遺。

他扒開自己的褲子看,發現根本沒有夢.遺。

真是奇怪!

那麼強烈的夢,怎麼可能沒有夢.遺?

葉雄從床上起來,準備穿衣服。

當從鏡子里看到自己的身體,頓時嚇了一跳。

只見自己的身上,橫七豎八划著許多道紅色的痕迹,像是被女人的指甲抓過一樣。

難道昨夜的事情,不是夢,真的有女人跟自己發生了那麼瘋狂的事情?

葉雄站在自己面前,看著裡面身體那一道道的紅色痕迹,傻眼了。

「難道是羅薇薇?」

想到這裡,葉雄連忙去找羅薇薇,發現她並不在房間里,恰好這時候,房間門被敲響。

葉雄穿好衣服,走到門口打開門,羅薇薇已經換好的衣服在等他。

「你昨晚在哪睡?」葉雄試探地問。

「隔壁房間啊,不然你以為我會跟一起住一個房間啊?」羅薇薇翻了翻白眼。

葉雄本來懷疑是她,但是她現在這副模樣,又不像啊!

如果真的是她,她會這麼坦然地面對自己?

葉雄的目光,落到她的雙腿之間。

「你看什麼,無恥。」羅薇薇罵道。

「昨晚有沒有發生什麼事情?」葉雄不甘心地問。

「有啊,你發酒瘋。」羅薇薇反問。

「你有沒有趁我喝醉了酒,對我做出禽獸不如的事情?」葉雄直奔主題。

「得了吧,就你這雄樣,昨晚喝得醉醺醺的,連翹都翹不起來了,你能幹啥事?」羅薇薇給他拋過一個鄙視的眼神。

「你怎麼知道我翹不起來?」葉雄火翹屁股一樣,跳了起來,大叫道:「你趁我醉,偷看我的身體,你無恥,下流,快說,除了偷看之外,你還幹了什麼?」

「我還把你給強姦的。」羅薇薇白了白眼,懶得理會他,直接走了出去。「快點換衣服,不然我讓你自己搭車回去。」

羅薇薇這態度,讓葉雄摸不住頭腦,甚至有點抓狂。

昨夜的夢那麼激烈,不可能沒有夢.遺。

起床之後,非但沒有夢.遺,反而身上多了這麼多爪痕,如果不是跟某個女的做得死去活來的,根本就不可能。

第一竹馬:嬌寵小青梅 「難道是自己摸自己!」

一想到這種情況,葉雄身體起了雞皮疙瘩。

辦完退房手續之後,羅薇薇坐在大廳的沙發上。

禍國妖妃:紅顏醉君心 葉雄特意留意她的走路動作,按理說,如果昨夜迷.奸自己的是她,那她走路肯定有點不太一樣。

哪知道,他一連打量了很久,羅薇薇根本就沒看出來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

冷梟總裁的棄婦情人 「你能不能別這麼無恥,眼睛都望哪呢?」

羅薇薇見他一直盯著自己的雙腿,當下就忍不住了發飆了。

「薇薇,昨晚是你將我送回賓館的?」葉雄不死心地問。

這個問題,不搞清楚,就像心裡懸了一塊石頭,讓他非常不痛快。

「你醉得像死豬一樣,我扛又扛不動你,最後沒有辦法,只好打電話給你老婆。」羅薇薇解釋。

「心怡來過?」葉雄嚇得跳了起來。「誰讓你這麼多事的?」

「我怎麼知道你跟她離婚了,再說了,不找個人幫忙,我一個女人怎麼將你送回去?」羅薇薇回應。

這話分明就有問題,上次她跟葉雄去省城,她一個人都將自己背了那麼久。

只是此刻,葉雄根本就沒想那麼多,滿腦子都是亂七八糟的念頭。

他可以肯定,昨夜一定是酒後亂性的,至於是不是跟楊心怡,他自己都不清楚。

「她什麼時候走了?」葉雄問。

「我半夜一點鐘打電話給她,本來她是想送你回家的,但是她說跟你們離婚了,不方便,所以我們只好將你送到賓館了。 玄奇世界online 至於她什麼時候走的,我就不知道了,反正送你進房間之後,我就回去睡覺了。」

羅薇薇將事情經過簡單說了一遍。

聽她這樣說,很有可能,昨夜乘著酒醉,把楊心怡給侵犯的。

葉雄真恨不得,想狠狠給自己抽了一嘴巴。

都離婚了,怎麼還發生這種事。

但是,這只是猜測,至於是不是跟楊心怡發生關係,他都不敢確定。

看來,要找機會問一下她才行。

「去哪?」羅薇薇問。

「送我回酒店吧。」葉雄說道。

「你開車。」羅薇薇將鑰匙拋給他。

葉雄有點奇怪,她不是很害怕自己開車,自從那次開車,她被自己飆車吐得一塌糊塗之後,她就不讓自己碰她的車子,怎麼現在突然讓自己人開車了。

葉雄坐了上去,喊道:「上來吧,不過我可警告你,別吃我豆腐。」

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因素,葉雄發覺羅薇跨腿上車的時候,動作似乎有些不自然,甚至眉頭微微皺了起來,好像很疼的樣子。

這個發現,讓葉雄又不淡定了。

難道昨夜的,真是羅薇薇?

「特么的,昨夜到底是誰把哥睡了?」葉雄心裡狂喊。

(票票,留言,打賞,各種求) 回到酒店,葉雄正準備工作,電話響了起來。

看著那邊那熟悉的號碼,他有點猶豫。

電話,是楊心怡的。

「楊總,這麼大早的給我打電話,是不是後悔跟我離婚了,想跟我復婚啊?」葉雄接通電話,沒心沒肺地笑道。

電話那邊,沉默了良久,楊心怡的聲音才傳了出來。

「你昨夜喝了很多酒,出於朋友的關心,所以打電話問問,你別想那麼多。」楊心怡的聲音不冷不熱,從話中聽不出態度。

「朋友?」聽到這兩個字,葉雄嘴角露出一絲苦澀。

「以後別喝那麼多,別以為沒有人管了,就可以亂來。」楊心怡勸道。

「昨天跟你離婚了,有點不舒服,發泄完就好的。」葉雄說出心裡話。

「你是不是後悔了?」楊心怡小聲地問。

「是啊,後悔沒把你給辦了。」

「你別這樣行不行,你再這樣,咱們連朋友都沒得做了。」楊心怡有些生氣了。

「你如果只是把我當朋友,昨夜就不會做出那樣的事情了?」葉雄冷笑。

「我做什麼了?」楊心怡聲音有些虛了。

葉雄以前研究過人的心理,她現在這模樣,分明是內心有鬼。

他更加斷定了自己的看法,直接問道:「昨夜是我主動的,還是你主動的,我一想都想不起來了。」

「什麼主動,我不明白你在說什麼?」

「昨夜你送我回房間之後,沒發生點什麼嗎?」葉雄提醒。

「你胡說八道一些酒醉的話,就這些了?」楊心怡聲音很冷靜。

「你沒趁我酒醉,把我給辦了?」

「神病,你覺得我是那樣的人嗎?」楊心怡怒道:「只有你才這麼無恥。」

她說得也對,按照相處這陣時間的了解,楊心怡就是一個骨子裡冷到極點,就像萬年冰山一樣的女人,她會趁自己酒醉,把自己逆推。

甚至葉雄都懷疑,她是不是有性.冷淡,她怎麼可能把自己辦了。

剛才還想著很可能是她,現在又覺得不可能了。

但是,也有一些女人,表面上像冷山一樣冷,實則內心比誰都火熱,就是傳說中的外冷內騷型,楊心怡會不會就是這種女人?

亂了,又亂了。

想來想去,葉雄都懷疑人生了,甚至懷疑自己昨晚是不是只是做夢,啥都沒發生一樣。

算了,不去想了,奶奶的,反正沒吃虧。

閃婚蜜愛:誤嫁高冷總裁 「開玩笑,沒事的話,我掛了,你有空可以請我這個朋友吃飯。」葉雄說完,掛了電話了。

掛電話之後,他笑容不見了,換成一副自嘲的模樣。

「離婚之後,繼續做朋友,行嗎?」

也許吧,因為兩人之間,根本就是不是真正的結婚。

去酒店四下逛了一圈,葉雄正準備回辦公室睡大覺,突然背後有人喊自己。

「葉總,有點事情找你一下。」

王舒站在他身後,黑色的職業裝,將她的身體勾勒得玲瓏有致。

她臉上化了淡淡的妝,嘴唇上抹了一點口紅,似乎臉上也抹粉底,看起來臉容沒有一點斑痕,********妖嬈。

胸口沒有露出****,這是酒店不允許的,但是偏偏露出一大片白白花玉般的脖頸,讓她看起來,不比露溝溝的吸引力差。

當了一陣子的公關經理,她明顯會打扮多了,也更加懂釋放自己魅力。

不過,葉雄見識過她的手段,知道她的城俯,所以對這個女人,沒什麼感覺,哪怕她穿得再性感,打扮得再惹火,都沒用。

女人最漂亮的還是內在美,很顯然,王舒在這方面,已經被葉雄打入冷宮了。

「有事嗎?」葉雄淡淡地問。

「能不能跟你私底下談談?」王舒小聲地問。

難道她想跟自己私底下,交流交流,溝通溝通?

先交后流,溝完再通?

葉雄發現自己思想又邪惡了。

「辦公室談。」

幾分鐘之後,葉雄帶王舒進辦公室,王舒跟在後面,將門順手關上。

她這個簡單的動作,讓葉雄心裡有種特別的感覺。

難道這個女人,還對自己沒死心啊!

進房間之後,王舒的目光一直勾勾地望著葉雄,眼神里滿是幽怨,她的嘴角輕輕咬著,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看起來我見猶憐。

「有什麼事直說吧!」葉雄直奔主題。

王舒猶豫了一下,將手放到衣服里,做脫衣服的動作。

在做這個動作之前,她眼角一直看著葉雄,似乎在打量他的臉色變化,見他崩著臉,最後將手伸進衣服里,掏出一張銀行卡,放到桌面上。

「這是卡裡面,有十萬塊,是我跟弟弟這兩個月的收入,剩下的一百萬屋款,我們會慢慢還給你的。」王舒說。

葉雄正眼也沒看那卡一眼:「房子是我送給王童的,聽清楚,是送,不是借。」

「那畢竟是一大筆錢,我們一家三口,昨晚商量了一夜,都覺得這錢要慢慢還給你,不然心裡壓著不舒服。」王舒說道。

「為什麼王童不拿,要讓你拿來?」葉雄繼續問。

「弟弟怕你不肯,所以派我做代表。」

「怕是你主動要求送來的吧?」

葉雄站了起來,圍著她走了一圈,一雙眼睛在她身上瞄了瞄去,似笑非笑:「我更好奇的是你剛才那個動作,你那個動作,即可以掏卡,也可以脫衣服,只是為什麼要掏卡呢?」

聽到葉雄的話,王舒眼睛一亮,又開始打量葉雄了。

她想知道,葉雄到底是什麼意思?

自從被葉雄招到酒店當公關經理之後,王舒的心裡一直有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感覺

一方面,她感謝葉雄給自己一個機會,讓自己可以領高薪,充份發揮自己的實力,當人上人,另一方向,她又很不甘心。

對於自己的姿色,她頗有自信,沒有任何一個男人,能抗拒自己的誘惑,偏偏這個男人,拒絕了自己一次又一次。

王舒的佔有慾很強,她自小貧窮的家庭,造就了她這種心理,葉雄越是冷落她,她越是不甘心,越想征服這個男人。

她暗暗決定,一定要將這個男人拿下,就算無法讓男做自己的男人,也要誘惑他一次,讓他跟自己發生點男人跟女人的關係。

哪怕跟他上床,不是為了****,就是為了一口氣。

她發現,自己心裡有點魔障了,也可說是變態心理。 「葉總,你這話是什麼意思,我聽不太明白。」王舒一雙汪汪的桃花望著葉雄,不確定他的真實心思。

不明白才見鬼了。

這眼睛跟狐狸精似的,如果不是葉雄定力強,早就化身成禽獸了。

lixiangguo

一座破敗的寺廟,我心說這可能是以前別人建造在這裏的,現在荒廢了,但是留給我們過夜,那豈不是最好了?

Previous article

顧銘忍不住上前,仔細觀看起來。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