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直到離開牢房時,她整個人都是悶悶的,難受得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她剛才見到賢王看月兒姐姐的眼神,那眼神非常的柔情,這是她從未見過的眼神。

她這才發現,賢王好像很喜歡月兒姐姐,只要有月兒姐姐在的地方,他的眼裏就只有她,沒有其他人。

她真羨慕月兒姐姐,如果賢王也能像關注月兒姐姐那樣關注她就好了!

趙王自從在蘇常笑那裏得到一個名單之後,便一直在暗中聯絡這些官員。

他用名單上的把柄一一聯絡那些官員,官員們便惶惶不可終日,紛紛選擇向他靠攏。

這下,趙王在朝中一下子多了很多人脈,他這才知道,原來蘇常笑這麼厲害。

她即使落到這步田地,也能幫他獲取人脈,鞏固實力,也不枉他把楚子安認了下來。 第1126章

可在古代,風水道人的道行還是很高的,他們尋龍點穴,布陣作妖都非常的在行。

不過八門金鎖陣已經力經數百年,法力已經大大減退,陳北冥想要硬闖也不是不可能,只是會墓塌墓毀,玉石俱焚。

「你別進來,我一個人找就行了。」

陳北冥還是不想呂小灣冒險,呂小灣哪裡肯聽:「我也是頭一次進來,我想看看龍脈什麼樣子。」

「很危險的!」

「陳大哥你會保護我的對不對?」

「我保護不了你,真的,我沒開玩笑!」

陳北冥見識過上次囚牛的力量,雖然現在他有制服囚牛的把握,可他不能確定,下個龍脈會是什麼力量。

「陳大哥……」

「我自身都難保,更別說你了。」

呂小灣依舊牽著陳北冥的手:「我不管,我就是要跟你一起去看。」

「你怎麼這麼不聽話?」

「我……」呂小灣委屈極了,她心中關心陳北冥,想跟他一起共患難,可陳北冥卻如此絕情。

陳北冥見她淚眼汪汪,一下子就想到自己女兒桃桃,桃桃的雙眼也是這幫可愛,乖巧。

「好,算我怕你了,事先說好,遇到什麼事你都別怕,要是被怪獸吃了,只能說你活該。」

「嗯。走吧。」

呂小灣大喜,打開手機的手電筒用來照明,陵墓內還算比較寬敞,也無機關暗格,

倒是有十幾副棺材,已經塵封多年,卻沒有腐爛,看來是上好的木頭所制。

「老祖宗們,多有得罪哦。」呂小灣一邊走一邊作揖,道歉。

陳北冥用體內的囚牛之力,感知四周龍脈氣息,他隨著龍氣最盛之地慢慢走去,直到走到陵墓盡頭,他看到一尊巨大的雕像。

四周三只龍雀盤旋而飛,似龍似風,展翅高飛,見得墓口洞穴大開,急射而出,飛向墓外。

「哇!好漂亮,這什麼鳥啊!」

「龍雀,伴隨龍脈而生的靈鳥,這裡就是龍脈,不會有錯。」

上次在龍虎山的洞穴里見過這個,陳北冥英雄很深,他也知道龍雀一出,龍脈必顯。

「這雕像是什麼?」

呂小灣拿著手機電筒上下照射,掃視整個雕像,好似凌空凝成的一座巨塔,黑夜之中看不清樣貌,只能靠著手機的微光,管中窺豹。

不過陳北冥視力驚人,就算是黑夜也有猶如白晝,他看到眼前的雕塑清清楚楚。

石像通體巨大,好似一尊猛獸,卻凌空飛檐,唯有腳下細細支柱,撐起了巨大的雕塑,宛如金雞獨立,雙眼仰望星辰。

「你找個地方躲起來,我要喚醒他,此獸力量非同小可,你千萬別靠近。」

陳北冥沒有趙幽那般熟讀古學典籍,知曉大夏古今異獸,他只是憑藉體內囚牛之力,感覺面前此獸,力量絕對不低於囚牛。

自知喚醒異獸之後,危險重重,可為了自己女兒,為了大夏龍脈他必須踏出這一步。

偷香 高三是非常重要的一年,在這一年將會面臨人生中的一個重大考驗,那就是高考,這也是多數人一生的轉折點;但對於馮皓這個普通班來說,明顯班上有很多人沒有意識到這點,或者說意識到這點了卻不想去改變和懶得去改變,

當然馮皓也不好去勸說什麼,班級也平平靜靜的,混日子的和努力學習的互不打擾,不過老班一個消息還是使班級熱鬧起來,這周上完后,28到30號要舉辦學校一年一屆的秋季運動會,然後接着就放3天國慶假;

作為高二后就沒什麼存在感的班幹部~體育委員,馮皓要趁著下午下課統計好班上同學的參加項目,

「馮皓,我要參加八百米!」

「皓哥,給我們四個報個接力賽……」

…….

運動會這種活動,雖然對於高三的班級,學校沒有強求要參加多少項目,但班上後排的男生還是很樂意參加的,,很快就有七八個項目有人報名了;身為體育委員,馮皓對於需要爆發力的短跑並沒有把握拿獎,畢竟學校還有體育生,但每次運動會需要耐力的五千米長跑項目,都可以進個前三。

「馮皓,這都最後一次運動會了,你和柳其顏不報名參加一千六百米男女接力?」馮皓正準備收起項目表上報體育辦公室,此時一道聲音插了進來:「你和柳其顏去年不是說要參加嗎,柳其顏也答應了,咋了,忘記了…」

說話的是柳其顏以前的初中同學,也就是現在班上曾經喜歡柳其顏的兩位之一;當時他憑着和柳其顏初中一個班,到高中后和柳其顏也玩的來,不過就壞在他自己喜歡柳其顏就算了,還自以為是的以為柳其顏也喜歡他;結果當然是勇敢的告白后被果斷拒絕了,但他卻嘴硬說柳其顏是暗地裏喜歡他,只是抹不開面子不接受自己….

雖然後面他明白自己是個地道的小丑了,但幼稚的青少年也由此因愛生恨了,後來見馮皓與柳其顏玩到一起了,常常在背後編排兩人。

「王博,那是馮皓說着玩的,」,柳其顏還不等馮皓開口,急忙開口道,

一般學校五千米這個項目結束后運動會也就跟着結束了,但馮皓這學校有點東西,在五千米結束后,還有個一千六百米男女接力;男女自由組合,自由參加,不限班級,不限年級;

這個項目每次運動會報名隊伍還是很多的,由於就一個操場,要比完所有的隊伍都要分幾輪,然後按成績決定排名;學校對於這個項目創立的初衷是為了看有那些大膽的男女搞早戀,畢竟少年時代,心底總會有點渴望浪漫,渴望在大家面前展示自己的戀愛,很多情侶一衝動下就報名了。

不過根據統計,報名參加的情侶,有百分之八十在兩個月內就分手了。小部分是由於參加比賽期間丟臉了…更大的一部分是一但成績下降,老師馬上呼叫家長,或者老師會在接下來的時間裏時時刻刻挑撥離間,與這個說有什麼缺點,和那個講你未來可能會遇到怎樣更好的……

但就是因為這樣,反而有更多的情侶報名參加表明態度,要證明自己的愛情固若金湯。

對於學校不反對積極早戀,馮皓覺得還是挺對的,只要早戀能相互提高成績,不亂搞,都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不然你學校就算再反對,偷偷早戀的學生你還是不知道……

當然,這項目也有不是情侶報名的,但很少。

「而且這項目就在馮皓跑了五千米后一二十分鐘就開始比賽……」柳其顏在內心裏其實很想和馮皓參加這項目,雖然不是情侶,但參加了,以後也是記憶里友誼長存的見證,但這項目和馮皓五千米挨的太近了……

「呵呵,原來去年說自己去參加可以帶柳其顏躺贏是吹牛逼哦,嘖嘖」黃博冷笑着,搖了搖頭回自己座位上了,

去年說過了什麼,馮皓早已記不清了,原本馮皓不想理這個記憶里沒點絲毫印象的黃博,畢竟前世自己都是要到三十歲的人了,

但轉念一想,自己都是重活一次了,為何不隨心所欲點,送上門的臉為何不順手打了,

「好了好了,還有沒要參加運動會的,沒有我就上報了哦」

大聲吆喝了一聲,見沒人回應,馮皓對着柳其顏輕聲道:

「那男女接力跑,我把我倆報上去了,你沒意見吧?」

「啊,我沒意見,但……」突然聽馮皓這樣一說,柳其顏倒是有點意外,心裏雖然很想參加,但一想到要實際上去參加,又有點害羞;雖然自己與馮皓是兄弟相稱,但參加比賽時的觀眾不這樣認為……

「行,答應就行,就別管其他的了,到時候你正常發揮,我帶飛」聽到柳其顏同意了,馮皓擺了擺手,說完拿起報名單就去體育辦公室了。

……

一晃眼就晚自習下課了,馮皓和柳其顏、雲萌萌一起在人群中擠著向校門口走去,

不過雲萌萌和馮皓兩人完全不同路,出了校門就打招呼分開了,

「走,去吃點燒烤包豆皮?」

才走出幾步,馮皓就被不遠處的燒烤攤吸引住了,仔細一想,自己應該有兩三年沒吃過燒烤了。

「我不吃,太辛辣油膩了,會長痘痘的,」柳其顏輕輕擺手,「你去買吧,我等你,」

「那行,馬上就回來」

由於攤主在放學前就烤好了準備着,馮皓擠進去就買了三串,並沒有很費時間。

回到柳其顏身邊,端著小碗就品嘗起來,直接一口吃了一串,馮皓心底直呼舒服,前世為了還債,都好久沒碰過燒烤這東西了,

「來點不,真的好吃,」夾起第二串,馮皓見柳其顏靜靜地的盯着自己,不好意思道,

「那來一點點?就這麼多」看馮皓吃這麼香,不說鼻子,連眼睛都有點饞了,柳其顏聞言抱着嘗嘗味的想法兩根指頭比了比,

「行!」馮皓直接把第二串分開一半,筷子夾着就送到柳其顏嘴邊,

「啊,這麼大?」

「快點張嘴,這大么?要堅持不住了,快點我好塞進來」

這樣筷子夾着還是挺費力的,柳其顏只得張開嘴,任由馮皓塞進自己嘴裏,頓時便感覺自己嘴裏就被塞滿了,

「哈哈,讓你裝小仙女,多吃點」

看着柳其顏鼓著腮幫子慢慢費力的吞咽著,滿臉漲得通紅,看着還挺可愛的,馮皓不由得笑了。

等馮皓吃完最後一串,柳其顏也才細嚼慢咽完,

「辣到了么,你是不是江城人?」看着半天了還紅著臉的柳其顏,馮皓玩笑道,

「哼,你才不是江城人呢,你一下弄那麼多進我嘴裏,把我憋住了……」

當然這也不是理由,柳其顏不好意思說,臉紅是因為筷子沾了自己的口水后又被馮皓夾東西吃了,這算不算間接接吻啊,我的初吻……

打鬧了幾下,兩人一起來到停車場,不過可能是因為昨天的原因,柳其顏自己也騎電動車來了。

「電動車修好了?」

「嗯,這段時間麻煩你了,修好后我爸忘了去取了」聽到馮皓這樣問,柳其顏才恢復正常的臉色又變得通紅,

你這電動車從去年修到現在,可真夠久的,馮皓心底暗暗吐槽道,昨天回去后把QQ聊天記錄又向前面翻了翻,知道自己每天騎車帶柳其顏回家,是因為上學期她電動車壞了讓自己帶幾天……

雖然柳其顏自己騎車了,自己走她家門前過勉強算繞路,但馮皓還是決定騎車跟着她一路,因為見到她回頭望向自己,自己說出『你走前面,我斷後』時,柳其顏她的臉好像綻開的白蘭花,笑意寫在她的臉上,溢着滿足的愉悅…… 秦天終於吁了口氣。到現在,他的魂,似乎終於回來了。

「你想怎麼安排?」他含笑看着蘇酥問道。

蘇酥低聲道:「之前我想偷偷安排他去咱們一個供應商那裏上班。掙點錢,也好養家餬口。」

「現在既然你知道了,那我就明說吧。」

「公司非常缺人,我想讓文成去公司上班。」

「他可以從最基礎的崗位歷練。」

秦天含笑道:「只要你覺得好,那就好。」

「你答應了?」蘇酥一臉的驚喜。

秦天點了點頭,對蘇文成說道:「我還有話要跟你姐說。」

lixiangguo

想到這裡,白趙氏覺得自己現在還不能因為以前銀子和郭笑鬧翻,自己後面的計劃還需要用到郭笑。沒準到時候白孫氏還能把秘方交給她,那到時候要多少銀子沒有,根本不需要在計較這區區一錢銀子。

Previous article

顧舜華:“故事?”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