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皇天滅魔斬妖技?”烏伏遂整個人微微一怔。

陰陽老叟發出陣陣感慨,緩聲說道:“乃是南華真人莊子所創……風華絕代,與日月同輝……同樣身爲道門中人,即便我今日與李長生爲敵,但這神技從他手中施展出來的這一刻,我也由衷敬佩……”

道門三十六神技,即便陰陽老叟不能做到全部通曉,也識得如此神通。

擁有這樣一門神通,足以睥睨天下世間修煉者,散仙之下無敵手。

在場數十名散仙,即便原先臉上帶着重重的傲然之意,但親眼目睹如此神技,一時之間也像是陷入了恍惚之中。

如此神技,倘若單打獨鬥,何人能擋李長生?

“只可惜……可惜……”

陰陽老叟搖了搖頭,無限惋惜之意。

是的,只可惜,即便李長生施展出“皇天滅魔斬妖技”,所能斬殺的,最多也僅僅只是現在身處在戰局之中的嵇澤與袁子恆罷了,兩名四世散仙,即便死去,對於謫仙盟來說,也無足輕重。

面對如此多的散仙,恐怕李長生就是傾其全力,將道門三十六神技統統施展出來,也毫無作用。

人數的優勢,已經遠遠佔了上風。

“李長生,殺一人,你能做到,殺兩人,你也能做到……可我們這裏,足足有二、三十人,憑你的能力,能殺這麼多嗎?”

陰陽老叟冷冷笑着,臉上神情古怪,說不出是感嘆,還是嘲諷。

“傾我之力……”

李長生震聲一喝,這一刻,面容之上,似是不屈,似是頑強。

即便在如此多的散仙注視之下,他依舊不卑不亢,堅持自我。

只見他身形一動,如鯤鵬展翅一般,直衝入一片絢爛的光華之中。

天際之上,瓊樓玉宇的力量,完全發散出來,似山河一般雄壯,似日月一般綿長。

萬千霞光,綻放八千里,震懾天地八荒。

七彩光芒顫動,天地驚詫,萬物跪拜。

長風呼嘯而來,穿林過境,破碎蒼宇虛空。

金光燦燦,直朝嵇澤與袁子恆狂涌而去,如浪潮一般,瞬間將他們兩人完全吞沒。

所有的人,在這一刻,都禁不住瞪大了眼睛。

眼前,一片絢爛之光,每一個人,似是都被這強大無匹的氣勢所震動。

這些散仙,雖然與李長生爲敵,但在這一刻,心中都涌現一股欽佩之意。

只有真正的強者,纔會惺惺相惜。

只有真正的對手,才知道彼此強大。

煌煌之威,蕩掃而過,淒冷的七彩神芒之中,只聽見嵇澤與袁子恆發出了淒厲的慘叫聲,直震得天地顫動。

這聲音,讓所有的人,都感覺到頭皮發麻,仿若地獄深淵之中,撕心裂肺的呻吟。

麥李澤三人,從未見過如此恐怖的激戰,已經完全癱軟在地。

天際之上,雲霧翻滾,無限的黑暗,似是不斷包裹而來,將所有的神芒籠罩住。

即便再強大的光,也像是照不透這人世之間的黑暗。 來一個,殺一個。

來兩個,死一雙。

一瞬之間,血灑長空,所有的人,禁不住瞳孔驟然一縮,倒吸了一口涼氣。

李長生傾全力而戰,兩名四世散仙,連掙扎打滾的機會都沒有。

瓊樓玉宇的神芒籠罩而來,只看見李長生徒手撕人,滾滾聲威暴漲而出,震懾八荒。

嵇澤整個人瞠目結舌,簡直不敢相信。

但在這一刻,滿場數十名散仙,都靜靜看着,沒有人想過要去解救嵇澤與袁子恆。

對於謫仙盟來說,兩名四世散仙的性命,都如同草芥一般,更何況,是這天下蒼生的命?

弱者,連存在的餘地都沒有。

而真正的強者,卻是越發變得冰冷無情。

無數光華照耀四方,淹沒了嵇澤與袁子恆。

片刻之後,只聽見虛空之中,傳出陣陣雷鳴巨響,李長生攜無上威勢而出,睥睨衆人,霸氣外露。

“好……好……不愧是李長生……”陰陽老叟似是看完了一場好戲,倍加歡喜的樣子,禁不住鼓掌說道:“道門之中,各大門派的後殿供奉之中,都有你的無字碑文,不過……我想今日之後,這些無字碑文之上,可以刻下你的名字了。”

李長生看向陰陽老叟,震聲說道:“當初你飛昇渡劫之後,音訊全無,道門中人誤以爲你身死道消在三界之中,也曾爲你立下碑文……以你爲榮……未曾想,今日道門大敵,會是昔日碑文上的人。”

陰陽老叟聽罷,冷冷一笑,說道:“即便我的名字,刻在碑文之上又能如何?兩千年歲月,我連自己的名字都忘了,更別提讓後世之輩記住我……而你李長生卻是不同,你不飛昇,看似爲斬盡天下妖邪,實則……你成爲了所有道門中人心裏頭的一座大山,只要有你在的一天,這世間,無人敢稱自己天下第一。”

李長生負手而立,說道:“第一隻是虛名,誰想要,誰拿去……”

陰陽老叟發出了“桀桀”的怪笑聲,說道:“至尊若是在此,想必也想與你一戰,只可惜……你沒有和至尊交手的機會。”

“至尊?”李長生眉頭微微一皺,說道:“至尊是何人?你們謫仙盟的散仙,都聽令於他?”

陰陽老叟深吸了一口氣,眼睛裏頭露出深深的忌憚,說道:“至尊將帶領我們,創造一個全新的世界,在人世之間,他就如同天上的老君一般,至高無上……”

李長生說道:“我可認得?”

“認得又如何?不認得又如何?今日之後,你便煙消雲散……”

陰陽老叟淡淡地說着,似是今日的結局,都已經在他的預料之中。

如此多名散仙在此,即便是真仙下凡,也要被滅,人世之間,已經無人能抗衡謫仙盟。

這天下,終究是散仙的天下,這時代,終究要成爲散仙爲尊的時代。

深山裏頭,陰兵發出了震天的怒吼聲,不斷邁步前行,整片大地,已經開始崩塌下沉,不用多久時間,陰兵借道的威勢,便會從這整座寧城之上踏過。

棄婦歸來:相公乖乖讓我欺 李長生神色凝重,望着山裏頭的數百萬陰兵,看了一眼,一步邁出,大喝道:“要戰便來……少說廢話……”

李長生沒有空閒的時間,與陰陽老叟聊天嘮嗑。

時間此時此刻,比黃金還要珍貴。

多浪費一秒,這整座寧城的危險,便會多一分。

“老叟,我去戰他。”

烏伏遂面露兇色,開聲請戰。

“不用……”陰陽老叟搖了搖頭,看着李長生,隨後眼神之中閃出殺意,惡狠狠地說道:“一起上……”

話音落下,數十名散仙聽令,同時震身飛躍而起。

一時之間,無限光輝閃爍,流光四溢,震撼人世。

凡仙之威,威不可擋,重重氣勢,凝聚而起,似是築造成金光高牆,危聳入雲,無數法則,從這些散仙的身軀之中綻放而出,閃爍恢宏。

這便是力量,無匹的力量,巍峨而磅礴,人世之間,至高無上。

麥李澤三人,癱軟在地,瑟瑟發抖,渺小如螻蟻一般,不敢仰頭直視。

三人心灰意冷,如同陷入絕境之中,再無生還的可能。

數十名散仙的威勢,即便是李長生傾力而戰,也難以抵擋。

死。

今日,李長生要死,麥李澤三人要死。

整座寧城,無數無辜之人,都將陷入死亡之中。

而對於他們來說,興許只會以爲,是一場天災浩劫。

殊不知,真正主宰着他們生死的力量,就掌握在這數十名散仙的手中。

殺。

李長生面色冷峻,率先動手,整個人化作一道神芒,直朝面前幾名散仙殺去,滾滾氣勢,排山倒海一般席捲而來,風雨雷電似是交織閃下。

萬千雲海之中,似是有巨龍怒吼,滔天威嚴。

幾名散仙甩手一揚,袖裏乾坤,無限銘文飛閃而出,綻放金光。

“嗡”的一聲。

一股氣勢震盪而出,直衝擊整座山林。

大地似是震響不斷,天地之間,陰暗漆黑,世界似是陷入惶恐之中。

另外幾名散仙,從李長生身後殺來,霸氣外露,虛空不斷震裂,強大的力量迸射而出,如火山噴發一樣,勢不可擋。

“轟隆”

光華四射,如火光般飛濺。

數十道身影,交織在高空之中,連綿不斷的殺機,蘊含在空氣之中,瀰漫在這片大地之上。

滾滾威能,如巨浪一般沖天而起,鷹擊長空,碧光傾瀉。

火光漫天而下,將大地完全焚燒,火海之中,似是一朵火蓮花怒放而出,一名散仙攜滾滾威勢,長嘯一聲,直朝李長生衝來。

銀白色短劍劈斬而下,寒光閃過。

李長生一劍刺出,陣陣虛空震裂,凝聚而來的焰火剎那之間四射飄落。

未等他喘息過來,威壓再次侵襲而來。

這數十名散仙,個個都身懷絕技,任何一人都擁有睥睨天下的氣勢,如今聯手,更是難以匹敵。

“今日即便戰死……我也要拉幾人同我陪葬……”

李長生面露狠色,大喝一聲。

身後頭,瓊樓玉宇在天際之中顯化而出,流光四溢飛舞。 天際之上,天人交戰,廝殺不斷,血戰千里。

滾滾威勢盡出,似蒼茫雲海,混沌一片,動盪不堪。

狂風呼嘯之中,“皇天滅魔斬妖技”以無匹的氣勢橫掃而過。

數十名散仙,心頭都微微一驚。

畢竟這門術法神通的威力,大家都親眼目睹,即便聯手一擊,也沒有人想身先士卒,硬撼這門神通。

絢麗的光華似是緊隨李長生周身一樣,踏長空而來,令空間都不斷扭曲,七彩神芒照耀四方,璀璨刺眼。

一名散仙臉色驟然一變,感受到無匹的吞噬力,將自己吸噬過去,心中一驚。

他雙臂一振,撐起一片防禦,光幕似是將他的籠罩住,想要抵抗瓊樓玉宇的威勢。

隱約之間,只感覺整個人似是不受控制一般,李長生那張令人恐懼的臉,已經離自己越來越近。

“救我……”

他話未說完,整個人“轟隆”一聲,身軀炸裂,鮮血飛灑。

即便數十名散仙聯手,天下無敵,但面對視死如歸的李長生,也足以讓人驚顫。

一個陷入瘋狂境地的李長生,如同困獸之鬥一般,必定會傾全力而戰,即便謫仙盟的人在人數之上佔據絕對優勢,也難以做到毫髮無傷將李長生擊殺。

如李長生所說這般,即便身死道消,也要拉幾名散仙陪葬。

滔天的威勢,似長風破萬里浪,連綿不絕,驚濤洶涌而起,劍光威勢全開,銀白色短劍化作數千光劍,寒芒畢露,將李長生完全包裹住,帶着凌冽的殺意,硬撼衆仙。

斬仙,斬仙,我有一劍,能斬凡仙。

這一刻,似是哥哥李耳曾經說過的話,在李長生的耳邊響徹。

天地之中,彷彿陷入一片轟鳴。

幾名散仙合力一擊,一記巨大的手掌印,出現在了高空之中,似是比天地廣闊,比山海磅礴,帶着無匹之威,渾渾鎮壓而下。

漫天光劍,在這記大手掌印的威勢之下,崩裂消失,不復存在,

李長生面色一變,感受到重重壓力鎮壓而下,一時之間也不敢抵擋,身形不斷向後退去。

處在他身後的幾名散仙見狀,趁此機會,藉機而動,絲毫不想給李長生喘息的空間。

神芒傾瀉而出,流光萬里,凝結成龍鳳之形,怒嘯而破虛空,震碎山河,乾坤搖晃。

李長生大吼,轉身一擊掌勢打出,無上法印似是威能暴漲,金光綻放,一瞬之間,似是混沌崩潰,龍鳳化作烏有。

滾滾威能壓近,幾名散仙心中一驚,連忙向後退去。

李長生身形一動,緊跟而上。

天際之中,那巨大掌印壓落,勁風掠動他的衣袖,驚險萬分,大地發出“轟隆隆”的巨響,塌沉下去一個巨大的窟窿,深不見底。

衆人心中一顫,都禁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

數十名散仙圍攻之勢,全然無懈可擊,但李長生仍舊能在轉瞬之間,將重重危險化作虛無,就憑這一點,足以讓人欽佩。

“青天已變,今日任憑你有無上道術,也扭轉不了這乾坤……”

幾名散仙高歌踏浪而來,面露猙獰之色,氣勢瘋漲。

他們伸手一抓,遠方的大山之上,滾滾巨石破空而來,瞬息殺到,直朝李長生轟擊而去。

漫天光華飛舞,七彩縈繞高空。

“破……”

李長生赤眼一瞪,氣勢不減。

似是從他的口中,射出一道道光束,瞬間擊沉滾滾山石。

就在這剎那之間,十來名散仙已近殺至,滔天威能鋪灑而下,眼看就要將李長生完全吞沒。

這如浪潮一般的攻勢,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非常人所能想象,一念之差,便足以讓人陷入險境之中,不可挽救。

衆仙心中歡喜,李長生被逼入險境之中,即便不死,也要身受重傷,這十數名散仙合力發威,鋒芒畢露,李長生何以能擋?

“致虛極守靜篤。萬物並作,吾以觀復。夫物芸芸各復歸其根。歸根曰靜,是謂覆命;覆命曰常,知常曰明。不知常,妄作兇。知常容,容乃公,公乃全,全乃天,天乃道,道乃久,沒身不殆。”

冥冥之中,似是有一個蒼老的聲音,緩緩開聲吟誦,如晨鐘暮鼓一般。

一瞬之間,紫氣東來,光耀四方浩土,綻放萬千華光,如夢如幻,如同雨過天晴之後,彩虹周邊飄灑的氤氳光霧一般。

磅礴的力量,從李長生的身軀之中傾瀉而出。

這一刻,蒼天大地震動,雲海沸騰,衆生齊鳴,天龍長嘯。

耀眼紫光璀璨,將整片大地完全照亮,仿若陰極生陽,於無盡黑暗深淵之中,綻放的一絲微光,破盡重重阻擋。

陰陽二氣,相互纏繞而起,如烘托萬物自然之境,飄灑於天地之間。

空間像是被扭曲,不斷重疊,時間像是在這一瞬之間截然而止。

亙古綿長的氣息,悠悠盪盪,千古不變,萬世迴響。

歷史的車輪滾滾向前,越過山海,穿過人世滄桑,鏽跡斑斑,留下無限大道法則的烙印。

衆仙臉色同時一變,呼吸也像是突然隨之而停。

“道門三十六神技之一,紫氣東來……”

lixiangguo

「那第二種方法呢?」趙子良再次問道。

Previous article

趙志天再次驚呼出聲,瞳孔緊緊縮在一起,滿臉都是不敢置信!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