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白益持着一根滿是尖刺,長足足超過一米的狼牙棒,朝王風狠狠砸落。

王風表情平靜,對方再怎麼歇斯底里也是敵人,是敵人就沒有放過的道理。

那根狼牙棒配合對方此刻瘋狂的表情,確實唬人,但依然掩蓋不了兩者間巨大的差距。

不過有羅生觀戰,他很給面子的多跟對方對練了一會兒,直到感覺差不多了,才將其梟首。

「源力+25」

。。 楊平凡也只能暫時停下講述,讓店小二進來上菜。

等店小二關門離開后,也不管沈書霞那一臉的疑惑,指著趙秋艷繼續說道:「首先,以趙秋艷這麼高的等級,繼續留在殭屍洞刷怪已經不是那麼合適了,但是她又沒有去到盟重省發展,我想應該是書霞姐的意思,不希望她去盟重省跟其他玩家爭鋒,對嗎?」

沈書霞點頭道:「是的,秋艷的等級算是我們這些姐妹中最高的一個了,而最低等級的姐妹才18級,大家現在良莠不齊的,我希望大家可以一起向著盟重省進發,因此才讓秋艷暫時留在這裏等待。」

楊平凡接着說道:「那你有沒有想過,為什麼兩者等級的差距會這麼大?」

見沈書霞皺眉苦思,楊平凡便開口猜到道:「我想,大家同在一個安全環境的情況下,有的人就會尋求上進,有的人卻會消極怠工,反正天塌下來,還有個高的頂着,沒有一點居安思危的想法,因此才會出現如此巨大的差距。

換言之,就是書霞姐過分地保護,促使了這種情況的發生。」

沈書霞這才恍然,但片刻后便又柳眉鎖緊,似乎在想着如何在讓大家在安全的情況下奮發圖強呢?苦相無果后,便看向楊平凡,求助道:「你有什麼好辦法能讓她們安全地晉陞嗎?」

楊平凡苦笑道:「天底下又怎麼會有這樣的好事呢?裝備和等級哪一樣不是需要拼了命地去爭取的?輪迴世界可不是什麼慈善機構,優勝劣汰,適者生存才這個世界的主旋律。

就算讓她們一直待在殭屍洞裏練級,確實可以達到安全晉陞的目的,但是輪迴世界所給出的終極副本任務,可不是那麼容易完成的。

據我了解,光是普通模式下的赤月老巢和惡魔祭壇就已經極難攻克,哪怕用人命去填,都不一定能拿下,而副本模式則會在原來的基礎上強出三到五倍,如果沒有一顆勇於拼搏的心,根本就不會有完成任務的可能。」

沈書霞聽后,確實被楊平凡的一番話給點醒了,心中不禁想到:難道自己真的做錯了么?還是楊會長的話,過於危言聳聽?總之,保護眾姐妹的決心,自己絕對不會改變。

過了片刻后,沈書霞感激地看向楊平凡,微笑道:「感謝楊會長地提點,確實是我過於天真了,今後我也會採取一定的手段,盡量做到兩全其美吧。」

在這種世道可能也確實需要像沈書霞這樣的聖母存在,否則這些弱勢的女性玩家群體就只能成為男性玩家的附庸,說得再難聽一點,那就是淪為男性玩家的玩物。

可書霞姐就真的只以為,光憑藉自己的一廂情願就能帶領這些女性玩家們安全返回現實世界嗎?

楊平凡對此依舊秉持着保留意見的態度,如果自己對輪迴世界即將施行末尾淘汰制的猜想是正確的話,那沈書霞所收留的這一批女性玩家,恐怕沒有幾人可以活着離開輪迴世界。

但是,這畢竟也只是自己一廂情願的猜測,還未能成為現實,僅憑雙方初次的會面,如果拿這點說事,似乎就真的是在危言聳聽了,對方也未必會領自己的人情啊,楊平凡此刻陷入了兩難的境地。

一直在一旁沉默觀察兩人對話的趙秋艷,見楊平凡面露為難之色,似乎有什麼難言之隱,於是開口道:「會長,你是在有什麼顧慮嗎?我馬上就要加入你的小隊,以後大家就是同生共死的隊友了,希望你有什麼話都能如實相告。」

沈書霞也點頭道:「秋艷說得有道理,我們眾姐妹今後都要加入你的行會,以後也算是大家庭中的一員了,有什麼問題不妨請大膽直言。」

見這兩位美女都說到這種份上了,楊平凡也不再有所顧忌道:「是這樣,我有一個很大膽的猜想,可能會關係到輪迴世界中很多人的生死,但目前一點跡象都沒有,我也不是很有把握,你們就權當是飯局中一樂呵吧。」

說完,楊平凡便灌下一杯酒繼續道:「其實,我之前是一名徹頭徹尾的宅男,平常就喜歡宅在家中玩電腦,看影視,看小說。

其中,我看過很多關於無限流題材的作品……」

說到這裏,楊平凡頓了頓,想看看兩位美女地反應,結果卻大失所望,兩位美女依舊是一臉平淡地看着自己。

楊平凡所不知道的是,沈書霞是一名高學歷的醫學專家,治病救人、懸壺濟世那都是刻在骨子裏的精神,每天醉心於醫療事業,根本沒有時間去看什麼影視小說作品。

而趙秋艷還是一名在校大學生,從小對格鬥方面就特感興趣,家裏也花了不少金錢培養,說她醉心於武學是有點誇張了,不過也相差不大,唯一的愛好就是看各種偶像言情劇,不了解無限流也很正常。

見兩位美女完全沒有反應,楊平凡又喝了一口酒,理了理思路后開口繼續道:「無限流其實是指:現實世界裏普通人被某種意志帶入到其他空間或是位面之中,就是像是穿越了一樣,這一點,兩位可以理解嗎?」

沈書霞和趙秋艷都點了點頭,表示理解。

楊平凡接着說到:「好,如果只是簡單地穿越空間,某種意志不會逼着普通人發展,這種情況叫作穿越流。

相反,如果某種意志會發佈一定的任務,迫使普通人不得不發展,這種就屬於無限流的範疇,兩位認為,我們現在處於哪一種情況?」

沈書霞和趙秋艷毫不猶豫的異口同聲道:「無限流!」

楊平凡點頭道:「不錯,既然明確了我們身處在無限流的世界中,那麼我再說明一下無限流的特性。

無限流最大的特性,也是最恐怖的特性,就是不斷地逼着普通人向超人成長,通過發佈一些九死一生的任務,迫使你不得不進化,強大。

如果任務失敗或是消極怠工則會直接被某種意志抹殺!」

聽到這裏,兩位美女都是大吃一驚,特別是沈書霞,瞬間面色慘白,感覺有一股莫名的寒意從腳底板直通大腦,如墜冰窖。

等回過神來才發現自己的後背,手心都已被冷汗打濕。

沈書霞的雙眼死死盯着楊平凡的臉龐,似乎想找出楊平凡開玩笑嚇唬人的跡象,可是,良久之後,換來的卻是沉默。

通過楊平凡那嚴肅、認真的表情,眼神中似乎還充滿著對未來的迷茫,沈書霞終於認定,楊平凡所說的內容絕無半句虛言。

楊平凡見沈書霞臉色十分難看,也明白自己所講的內容太過於沉重,便開口勸慰道:「書霞姐,你也別太往心裏去,說不定系統君只會發佈這一個任務呢?就算髮布了其他任務,不是還有一定的緩衝時間嘛。」

沈書霞搖了搖頭,既然思路已經被打開,哪怕目前沒有任何不好的跡象,自己也不應該繼續無動於衷下去,再加上楊平凡最開始說的,居安思危、適者生存等這樣的詞語,都在透露著輪迴世界並沒有自己想像中的那麼簡單。

就在沈書霞彷徨之際,趙秋艷的一句話,一語點醒了夢中人。

趙秋艷飲下一杯酒,豪氣地拍了拍適中的胸脯說道:「我相信,以會長的實力和見識,一定可以帶領我們走出輪迴世界,我願意誓死追隨會長。」

楊平凡偷瞟了一眼,暗自想到:嗯,比小薇的要小了不少!

沈書霞也順勢看向了趙秋艷,心中明悟:是啊,像這樣一位能在輪迴世界中第一個建立行會的人,其本身就證明了很多問題,無論是個人或是團隊的實力還是對輪迴世界的了解,必定都是超人一等的。

自己將女子軍團交到楊平凡的手中也未嘗不可,女子軍團也確實不應該再如此安逸下去,一味的採用懷柔政策,是無法在輪迴世界中長久立足,自己也可以退居二線,讓會長進行管理。

不過,暫時還沒到生死存亡的時刻,還有充足的時間可以觀察會長的為人處事,到時候再下定奪也不遲。

既然決心已定,沈書霞神情嚴肅,扭頭看向楊平凡認真說道:「楊會長,請恕我直言,我原來只是想掛靠在你行會的名下,所有的事物都由我們女子軍團自己定奪。

可聽了你的一番言論之後,我發現我之前管理的手段實在太過理想化,所以我希望,楊會長可以與我一同管理女子軍團,等眾姐妹差不多都適應之後,我就會退居二線,女子軍團便交由楊會長全權掌管,不知道楊會長意下如何?」

卧槽!這女人怕不是瘋了吧?僅憑我幾句大膽的猜測,她就準備將自己一手建立的組織交給我管理?是這個世界太瘋狂還是特么的我喝醉了?

沈書霞到底只是試探一番還是真心實意,反正自己最初的目的本就只是趙秋艷一人而已,女子軍團,搞不好還是個麻煩,楊平凡也懶得繼續去深究。

待三人酒足飯飽后,入會的事情也差不多談妥,沈書霞和趙秋艷當即都申請加入了圓夢者行會,楊平凡還給兩人單獨創立了封號:女子軍團團長及女子軍團副團長,並教會兩人如何將自己的行會和封號展現出來。

等到兩人看見頭頂上的封號,感覺自己好像真的成為了軍隊中的女元帥和女將軍一樣,兩人臉上都笑開了花,看得楊平凡又是心神一盪,這御姐加青春美少女的組合,還真是養眼啊,關鍵還都穿着同款旗袍,特娘的!老子的口水都快流出來了。 翌日。

臨近午時。

從凌晨三點一直睡到現在的潘閑,睜開雙眼,就見狐族少女菲兒,滿心歡喜的跑到床邊。

「大人,您醒啦!」

「嗯,你小姨呢?」

潘閑起身伸了個懶腰,然後拾起一旁的獵人套裝,慢條斯理的穿在身上,菲兒看著他健碩身材,小臉蛋微微有些發紅。

「大人,昨晚營地犧牲了很多人,還有不少房子燒著了,小姨忙到現在都沒回來,一定很累了,我也好擔心她啊!」

「大戰告捷,確實有很多事情要做……」

潘閑打理好衣物,伸手揉了揉菲兒的小腦袋,微笑道:「菲兒,昨晚被鼠潮包圍的時候,你怕不怕?」

「一開始怕,不過後來大人您來了,我就不怕了。」

菲兒眯了眯眼,十分享受大人撫摸,說完,還主動蹭了蹭大人溫暖的手。

潘閑越看越覺得菲兒可愛,不禁暗嘆道:「可惜曙光營地被我守住了!不能帶菲兒離開。明天傍晚就要離開曙光營地,還真有些捨不得!」

人是感情動物,有愛有恨,有喜有悲,相處久了,總會發生感情。

尤其是菲兒那麼可愛,性格又好,不能帶走著實有些可惜。

納戒里的寵物契約,直到現在都沒用上,挺浪費的。

議會樓。

塗山嬌和王虎、朱大常忙活一夜,安排好所有清理、統計、及加固工作后,召集了一些有名望的獸族強者,臨時召開了一個會議。

議題是,如何回饋大人的恩情。

塗山嬌邀請對方助陣的時候,根本沒想過潘閑會起到決定性作用,不僅救下營地里的孩子,還拿出火箭炮滅掉大批異獸,甚至連『暴風巨猿』都是對方殺死的。

說句實在話。

抵禦獸潮的功勞,潘閑大人獨佔七成。

剩下三成功勞,才是他們大家的功勞。

塗山嬌率先開口道:「王哥,朱哥,還有各位長老,我邀請大人助陣的時候,曾答應過對方,事後給予重酬。當時只想著多個人多個幫手,完全沒想到潘閑大人,竟然會成為關鍵,他拯救了我們曙光營地,我們應該履行承諾。」

「回報恩人應該的。」

一名模樣老邁、體格健碩的虎族獸人點頭道。

他的話,引起不少獸人附和。

「阿嬌,回報潘閑大人,我舉雙手贊成,只是……我們能拿出什麼回報大人?武器?大人不缺,而且比我們的武器還要強大,其他東西,又有些上不了檯面。」

王虎一臉為難。

經過昨天的並肩作戰,王虎對潘閑的態度,已經發生一百八十度轉變,張口一個大人閉口一個大人,叫誰比阿嬌都要親切。

朱大常摸了摸下巴,沉凝道:「不知道大人喜不喜歡美人?如果喜歡的話,我可以安排一些豬族美人服侍大人。」

「豬族哪有什麼美人?」

王虎不屑道:「大人若是喜歡美人,我會安排虎族少女服侍,大人哪輪得到你們豬族女人去服侍?」

「胡說八道,曙光營地誰不想娶我們豬族的女人?我豬族的女子才是最美最溫柔、最體貼、皮膚最白的?」朱大常說話聲音提高了好幾個分貝,滿臉不服氣。

豬族女性身形肥潤,膚白貌美,誰不愛啊!

哪像虎族,個個頂著一張毛茸茸的腦袋,虎頭虎腦,不像豬族獸人,有著漂亮豬鼻子和大耳朵,進化程度遠比虎族完美許多。

「你才胡說八道,你們豬族很多女性,皮膚都是黑不溜秋的……」

「那、那只是一部分。」

「夠了。」

塗山嬌一臉黑線的呵斥道:「談正事呢,你們鬧夠了沒有?」

王虎、朱大常:「……」

一陣沉默后。

一名狐族長老,提議道:「大人昨晚想收暴風巨猿做寵物,可惜暴風巨猿寧死不從,讓大人白費力氣,我們可以從這方面下手。」

「好主意,就這麼辦了。」

「可是我們怎麼知道大人喜歡什麼樣的寵物?」

「這的確是個難題。」

狐族長老的提議,很快得到眾人認同。

只不過在挑選寵物的時候,開始犯難了。

一般的異獸肯定入不了大人法眼,只能是暴風巨猿之類的稀有種,而已知的稀有種,極其稀少。

他們只知道夢幻森林最東邊的沼澤林,生活著一條通體雪白的蛇,體長四十幾米,實力不輸給曙光營地三位首領。

除此之外。

那就只有曙光營地了。

獸人都是稀有種,能夠通過獵殺升級變強……

一群獸人討論半天,也沒有討論出所以然,最終只能暫且擱置這個議題。

稍作沉默,朱大常提議道:「我看大人的飛刀品質一般,我家裡還有些不錯的材料,可以交給我三伯鍛造一套高品質飛刀。」

「這個提議不錯,快去辦吧!」

「……」

朱大常走後。

王虎、塗山嬌等人商討了一會,各自散去。

不一會。

塗山嬌帶著一身疲憊回到家中,發現潘閑帶著菲兒在自己廚房,用紫晶小麥粉揉面,一大一小相處的特別融洽,一個念頭驟然心底浮現。

於是。

她將菲兒叫到一旁,小聲詢問道:「菲兒,你願不願意永遠和大人在一起?」

「小姨,為什麼這麼問?」

小丫頭微微抬頭,大眼睛里透著不解。

塗山嬌揉了揉菲兒的頭,溫柔道:「因為大人想要一個信得過的夥伴,我覺得你非常合適,當然你要是不願意,也別勉強,小姨不會強迫你的。」

「小姨,我倒不是不願意,就是跟了大人,以後要離開曙光營地,再也看不到你了。」菲兒可不是真的傻,只是有些時候,表現的比較天真而已。

lixiangguo

他在下面耽擱的也不多,只有十來分鐘,但是陸洪他們都差點喪命在獨臂蟹手上。

Previous article

孔方的眼中有着說不出的羨慕,城裏,這個字眼,彷彿就是生命的保障。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